•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士兵的女兒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士兵的女兒I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為了愛書的人,獻給愛書的你!
    日本No. 1超人氣!瀏覽次數突破2億7千萬!!!

    ★全系列熱賣超過45萬本!
    ★日本Amazon奇幻小說排行榜第1名!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7年度TOP 5!
    ★「讀書Meter」書評網小說TOP 10!
    ★已改編漫畫和廣播劇!

    隨書附贈:「異世界的新生活」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沒有梅茵的日常風景〉、〈不變的日常風景〉!

    從小就是個超級書痴的女大學生麗乃,愛書愛到希望在書堆裡死去。該說是「夢想成真」嗎?好不容易應徵上圖書館工作的她,沒想到卻在地震時被掉落的書給活埋……
    當她再度醒過來,發現自己竟然轉生到了陌生的異世界,變成名叫梅茵的五歲小女孩,不但生在貧窮的士兵家,而且還體弱多病,但最讓她難以接受的是,這個世界完全找不到任何書店或圖書館,就算想看書,也是一般平民根本買不起的天價!
    於是梅茵下定決心:「既然買不到書,那我就自己動手做!」憑藉著對書的滿腔熱情,目標是成為圖書管理員。為了在異世界也能過著被書環繞的美好生活,就從做書開始努力吧!

  •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興趣是閱讀,現在則是寫作更開心。
    寫了這部作品以後,常常有人會提出這個問題:
    「妳愛書的程度也和梅茵一樣嗎?」
    我的確也愛看書,但沒有到那麼不正常的地步。
    絕對沒有。
  • 序章

     

    本須麗乃愛書。
    從心理學乃至宗教、歷史、地理、教育、民俗、數學、物理、地球科學、化學、生物、藝術、體育、語言甚至小說……只要是塞滿了人類知識的書籍,她都打從心底喜歡。
    每次看完彙總了各種知識的書,她就覺得自己得到了很多東西;透過書店和圖書館架上的攝影集去看自己未曾親眼看過的世界,也會陶醉在其中,覺得世界就攤展在自己眼前。
    就連外國的古老傳說,也能從中看見不同時代、不同國家的民俗風情,樂趣無窮;各個領域也都擁有各自的歷史,如果想要深入了解,往往讓麗乃看得忘記了時間。
    麗乃喜歡圖書館內網羅了陳舊書籍的書庫裡,那種古書特有的淡淡霉味和塵土氣味,所以每次去圖書館,都會特別跑進書庫。然後,在裡頭把帶有陳年氣味的空氣慢慢吸進肺裡,環顧歷史悠久的書本,光是這樣,就能讓麗乃開心又興奮。
    當然,她也對新紙和墨水的氣味無法抗拒。光是想像上頭寫了什麼,又有什麼樣的新知識,就會樂不可支。
    更重要的是,麗乃不看著文字就靜不下來。不論洗澡也好,上廁所也罷,甚至是移動途中,麗乃手上都得拿著書才能活下去。
    從童年一直到快要大學畢業的現在,麗乃都過著這樣的生活。身邊認識她的人,都形容麗乃是愛書的怪咖。是嚴重到對生活造成了妨礙的書痴。
    但是,麗乃完全不在乎他人怎麼說。只要有書,她就心滿意足了。

    一輛大卡車噴著廢氣,從麗乃身旁呼嘯而過。
    帶著熱氣的風撲捲上來,吹亂了麗乃的劉海。麗乃沒有留意到劉海的晃動,但看到書頁快被吹得掀起來,急急忙忙伸手按住。
    「麗乃,很危險耶,再走進來一點啦。」
    「嗯~」
    麗乃的雙眼繼續盯著視野裡的文字,推起眼鏡含糊應了聲。隨後,她才發現劉海亂得妨礙到了看書,用指尖草草撥正。
    無奈的嘆息從上方傳來,手臂被人用力一拉,麗乃皺起眉。
    「小修,很痛耶。」
    「妳還抱怨痛,總比被卡車撞死好吧?」
    「這倒是。因為我已經決定好了,要死在書堆裡。」
    麗乃希望一輩子都被書本包圍。如果可以,她想在沒有日照會損害到書本,但通風又良好的書庫裡度過一生。
    為了盡最大限度把時間都花在看書上,就算被人說自己的皮膚蒼白得教人發毛,或被人說運動量不足對身體不好,或因為忘了吃飯而被臭罵一頓,她想自己一輩子也不會放開書吧。
    早晚會死,她想在書堆裡死去。與其躺在榻榻米上嚥下最後一口氣,死的時候待在書堆裡更幸福。麗乃真心這麼認為。
    「我一天到晚都在提醒妳,至少走路的時候不要看書吧。像剛才那樣邊看書邊走路,妳總有一天會被車撞死喔。再多感謝我一點。」
    「我每次都有在聽喔,感激不盡~」
    「妳根本一點也不感激吧?」
    「有啦。可以在跑腿的時候順便看書,都是幸好有小修陪我。不過,我死了以後也一定要向神明許願,希望我可以投胎轉世繼續看書,很棒吧?唔呵呵。」
    「笨蛋,哪有那麼好的事。」
    聊著聊著,麗乃回到了家。修沒有走進隔壁自己家的房子,也跟著進了麗乃家。兩人是青梅竹馬,修也和麗乃家一樣是單親家庭,所以從小就像兄弟姊妹一樣一起長大。現在修還是會說:「我回來了。」麗乃的母親便回道:「你回來啦。」
    「媽媽,這是妳要我買的東西。那我會在書庫,要吃晚餐再叫我。」
    「是、是。小修,那你晚餐呢?今天你媽媽呢?」
    「她說要工作,所以晚餐和妳們一起吃。麗乃,遊戲借我。」
    「嗯,你自便。」
    麗乃快步走向在她小時候就去世的父親留下的書庫,抬高音量回答修,然後打開書庫的門,打開電燈。
    書庫有扇通風用的窗戶,但因為不想讓書曬到陽光,所以遮光窗簾密不透風地拉了起來。為數不少的書架上都擺滿了書,還有張桌子堆滿了因為麗乃不斷買書,已經塞不進書架的書。
    麗乃的視線沒有離開過書片刻,動作熟練地坐在椅子上,就這麼繼續看書。
    突然間,視野一陣搖晃。
    啊,有地震。麗乃心想,但照樣繼續看書。
    然而,晃動之大非比尋常,已經到了妨礙看書的地步。麗乃不悅地皺眉,對地震感到不耐,抬起頭來,卻發現視野裡滿滿都是書。
    「哇啊!」
    無數書本從傾倒的書架掉下來,接二連三朝著自己飛來。麗乃閃避不及,只能瞪大雙眼,茫然地望著漫天飛舞的書。

     

    新生活

     

    ……好熱,好難過,討厭啦……
    稚嫩的嗓音彷彿直接在我腦海裡說話,泣訴著不滿和痛苦。
    ……跟我抱怨有什麼用呢?
    就在這麼想的時候,稚嫩的話聲越來越微弱。
    咦?聽不見小孩子的聲音了呢。這樣心想的瞬間,感覺一直包覆著我的薄膜就彈開消失,意識緩慢地往上浮出。同時,像是得了流行性感冒的高燒和關節痠痛在全身蔓延開來,我於是向剛才的稚氣嗓音表示同意:「真的很熱又難過,我也不喜歡。」
    但是,年幼的嗓音並沒有回應我。

    實在太熱了,我試圖翻身,想尋找棉被裡比較涼爽的地方。但大概是因為發燒,身體完全不聽使喚。不過,我還是磨磨蹭蹭地動著身體想要移動,就聽見自己身體底下傳來紙張或草那類東西摩擦的聲音。
    「……什麼聲音?」
    應該要因為發燒而沙啞才對,自己的嘴裡卻發出了小孩子的尖細嗓音。怎麼聽都不是自己平常熟悉的聲音,倒是和剛才在腦海裡聽見的年幼嗓音非常相似。
    高燒讓我全身有氣無力,很想繼續睡覺,但我忽視不了棉被那種陌生的觸感,和聽來不像是自己的尖細嗓音,緩慢地撐開了沉重的眼皮。看來發燒的溫度很高,我的視野溼潤地模糊成一片。眼淚似乎發揮了眼鏡的作用,視野比往常清晰。
    「咦?」
    接著出現在視野裡的,居然是一雙膚色很不健康、又瘦又細的小孩子的手。太奇怪了。記憶中我的手已經是大人的手了,才不是這種營養失調的小孩子的手。
    試著張握手心,小孩子的手竟然照著我的意志動起來。任我操控的身體也不是平常自己熟悉的身體,衝擊大到我開始口乾舌燥。
    「……這是、怎麼回事?」
    我小心著不讓眼淚從水汪汪的眼睛裡掉下來,只轉動眼珠子察看四周,立刻發現這裡很明顯不是自己出生長大的環境。
    躺著的床很硬,沒有床墊,還有刺得出奇的材料被拿來當作靠枕。蓋在身上的髒兮兮布料也飄出了詭異的臭味,說不定還有跳蚤或塵蟎,全身上下都很癢。
    「等一下……這裡、是哪裡?」
    我記憶中的最後一個畫面,就是有很多書掉在我身上,但看樣子不是被人救出來了。至少就我所知,整個日本應該都沒有這種髒亂到會讓傷患躺在骯髒臭布上的醫院。太匪夷所思了。
    「我的確是……死了吧?」
    應該是死了吧。還是被大量的書砸死。根據當時的搖晃程度,震度頂多只有三到四級,根本不是足以釀成傷亡的地震。電視之類的媒體肯定會報導這起消息,像是「即將畢業的女大學生在自家慘遭書架壓死」。
    ……好丟臉!一次是物理上,一次是社會大眾的觀感,我等於死了兩次!
    我丟臉得想在床上打滾,卻因為頭痛和身體太過沉重只好放棄,小手捧住腦袋。
    「慢著慢著,我的確是想過,早晚要死,我想死在書堆裡。與其躺在榻榻米上嚥下最後一口氣,死的時候待在書堆裡更幸福。」
    但是,跟這好像不太一樣。我的想像畫面,是一邊看書一邊幸福地結束一生啊。因為地震被書砸死,老實說不在我的預料範圍內。
    「好過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工作耶。噢嗚,我的大學圖書館……」
    在這個就業不易的時代,我剛應徵上了大學圖書館的工作。只要被書本包圍就感到幸福的我,憑著努力和毅力在筆試和面試上一路過關斬將,好不容易得到了這份工作。相較於其他工作,被書包圍的時間更長,還有大量古書和資料,是再理想不過的工作環境了。
    最擔心我的媽媽還掉著眼淚為我高興:「太好了。麗乃可以像普通人一樣工作,真是太好了。」結果居然變成了這樣。
    同時,腦海中浮現了為我的死哭泣著的媽媽。再也見不到面的媽媽肯定會大發雷霆,邊掉眼淚邊生氣地說:「所以我明明講了那麼多次,要妳把書減少!」
    「媽媽,對不起……」
    我抬起又重又無力的手,擦去眼角的淚水。然後,抬起沉甸甸的腦袋,撐著還在發燒的身體慢慢坐起來。為了蒐集更多情報,我沒理會汗溼的頭髮都黏在了脖子上,環顧整個房間。
    房內有兩張應該是床的架子,除此之外就只有蓋在床上的髒兮兮被單,和幾個用來裝東西的木箱。悲傷的是,沒有看到書櫃。
    「沒有書……是臨死前在作奇怪的夢……嗎?」
    如果神明真照我的期望讓我轉生,這裡應該有書。因為我的願望,就是「轉世後也想繼續看書」。
    我發著高燒迷迷糊糊的腦袋陷入苦惱,恍惚地注視著像被煤炭燻過的黑漆漆天花板上垂吊下來的蜘蛛絲。
    於是,大概是聽到了我移動的聲音或講話聲,從敞開著的房門口走進了一名女性。是位頭上綁著像三角巾的頭巾,年紀二十多歲的美女。五官很漂亮,但好髒。是如果在路上看到她,會離得遠遠的那種髒。
    ……不知道她是誰,但如果能洗洗衣服再洗洗臉,全身上下整理得乾乾淨淨就好了。枉費是位大美女。
    「梅茵,%&$#+@*+#%?」
    「……啊!」
    聽著女性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時,儘管不屬於我,但可以肯定是自己記憶的畫面就排山倒海湧入腦中。
    在眨了幾下眼睛的時間裡,名為梅茵的小女孩這幾年的記憶就灌進腦海,大腦不舒服得像正在被人用力攪動,我不由得按住頭。
    「梅茵,妳還好嗎?」
    不對,我不是梅茵!雖然想要這麼反駁,頭痛卻不允許,同時我發現自己開始對於小孩子瘦弱的小手和髒兮兮的陌生房間感到熟悉,禁不住毛骨悚然。剛才為止還聽不懂的語言現在卻聽懂了,也讓我不寒而慄。一下子接收了大量資訊的大腦明明非常混亂,但映在眼裡的所有東西卻都在告訴著我,妳已經不是麗乃,是梅茵了。
    「梅茵、梅茵?」
    擔心地呼喊著我的女性對我來說,也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但是,卻又沒來由地覺得認識她,不自覺間還產生了仰慕的心情。
    那份仰慕並不屬於自己,讓人很不愉快。即便認知上知道眼前的女性是母親,卻沒有辦法馬上坦然接受。
    就在仰慕與排斥互相拉鋸的時候,女性一直「梅茵、梅茵」地叫我。
    「……媽媽。」
    當我理所當然地這麼稱呼原本素昧平生的女性時,我不再是麗乃,變成了梅茵。

    「沒事吧?妳好像頭很痛。」
    存在於記憶裡,認識卻又不認識的母親想碰我,但我感到抗拒,倒向發出臭味的棉被,避開了她伸來的手。然後順勢閉上眼睛,拒絕與她接觸。
    「……我頭還好痛,想睡覺。」
    「這樣啊,那妳好好休息。」
    等到母親走出只擺了兩張床就沒有其他空間的臥室,我努力地想要理解狀況。雖然發著高燒的腦袋昏昏沉沉,但情況這麼混亂,根本沒辦法好好睡覺。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我完全想不通。
    不過,與其思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更應該要思考以後要怎麼辦。如果不先從自己所知的梅茵記憶裡稍微了解四周的環境背景,家人就會對我起疑。我慢慢地開始回顧梅茵擁有的無數記憶。
    我竭盡所能地回想,但梅茵擁有的都是講話還口齒不清的小女孩記憶,所以很多畫面都不知所云,對父親和母親說的話也一知半解。想當然地能用的語彙也不多,大半記憶都是有看沒有懂。
    「嗚哇,等等,這是怎麼回事……」
    站在年幼梅茵的角度所看見的記憶中,可以肯定的是家庭成員共有四個人,除了母親伊娃,還有姊姊多莉和父親昆特。父親的職業是士兵。
    最讓我受到衝擊的,就是這裡不是我知道的世界。
    記憶中也有拿下了三角巾的母親,但頭髮居然是翡翠綠的綠色!還不是染髮那種不自然的顏色,是真的綠色。讓人想要拉拉頭髮,檢查看看是不是假髮的顏色。
    而多莉的頭髮是藍綠色,父親的頭髮是藍色。自己的頭髮則是藏青色。很接近自己熟悉的黑髮,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哀怨不是黑色。
    這個屋子裡好像沒有鏡子,不管我怎麼搜索記憶,除了髮色之外,完全不清楚自己的長相。從父母和多莉的五官來推測,應該長得還不錯吧。但其實只要能看書,自己的長相在生活上並不會造成什麼問題。上輩子是麗乃的時候也是相貌平平,但我也不覺得不可愛有什麼困擾。
    「唉,可是,好想看書喔。只要看了書,發燒一定一下子就退了。」
    無論身處何種環境,只要有書我就能忍耐,我會忍耐。所以,給我書吧,給我書。
    我用手指輕輕抵著腦袋,在記憶中尋找書本。來看看,究竟書架在屋內的哪個地方呢?
    「梅茵,妳醒了嗎?」
    像要阻撓我的思考,一個七歲左右的小女孩發出輕輕的腳步聲走進來。是姊姊多莉。
    隨手編成辮子的藍綠色頭髮粗糙到一看就知道沒在保養。真希望她也去清洗一下和母親一樣髒兮兮的臉蛋,太糟蹋這張可愛的小臉了。
    我會忍不住這麼想,都是因為我站在連外國人都說愛乾淨到簡直有病的日本人角度在檢視嗎?
    不過,這種事不重要。這世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現在這種情況下,最重要又最優先的事情只有一個。
    「多莉,去拿『書』給我吧?」
    既然有個年紀應該已經識字的姊姊,家裡肯定有十來本繪本吧。就算因為生病躺在床上,還是可以看書。既然轉生了,欣賞異世界的書籍自然是最重要的事。
    但是,面對可愛妹妹的要求,多莉卻是愣愣地歪過頭。
    「咦?『書』是什麼?」
    「居然問我是什麼……呃,就是有『字』和『圖畫』的『書』……」
    「梅茵,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講話再清楚一點?」
    「就是『書』啊!我想要『繪本』!」
    「那是什麼?我聽不懂喔。」
    似乎是梅茵記憶裡沒有的詞彙變成了日語發音,不論我怎麼絞盡腦汁說明,多莉都只是一臉不明所以地偏著腦袋瓜。
    「啊啊,討厭!『翻譯功能,發動』!」
    「梅茵,妳為什麼生氣?」
    「我沒生氣,只是頭很痛。」
    看來必須先仔細聽別人說話,盡可能多記住詞彙才行。有了梅茵如同海綿的年幼小孩大腦,再加上二十二歲已經大學畢業的我的理性與知性,要學會語言根本輕輕鬆鬆。希望很輕鬆就好了。
    之前是麗乃的時候,為了看懂國外書籍,我也不惜拿著辭典努力查單字。和那時候一樣,如果是為了看懂這世界的書而學習語言,一點也不覺得辛苦。我對書的愛與熱情,甚至會讓周遭的人倒退三步。
    「……因為還在發燒才生氣嗎?」
    是想量體溫吧,多莉的髒兮兮小手朝著我伸過來。我反射性地一把抓住她的手。
    「我還在發燒,會傳染給妳喔。」
    「也對,我會小心的。」
    安全過關。
    裝作擔心對方的樣子,實則避開自己討厭的事物。我用大人才懂得的技巧,避免了被多莉的髒兮兮小手觸摸。要是能洗乾淨,就是個好姊姊,但我現在不想被她摸到。才剛心想完,我低頭看著自己滿是汙垢的手臂,發出嘆息。
    「唉,真想『洗澡』,頭好癢喔。」
    嘀咕說完,梅茵的記憶就告訴了我事實。她只有非常偶爾才用水盆輕輕沖水,再拿抹布般的破布擦拭身體而已。
    ……什麼!這才不叫洗澡!還有,居然沒有廁所,用便盆?!饒了我吧……神啊,我想投胎重生到生活便利的地方啦。
    面對極度落後的環境,我真心感到想哭。身為麗乃的時候,我出生在非常平凡的家庭。洗澡、廁所、衣服、食物和書,什麼東西都非常方便,和現在的生活環境完全是天壤之別。
    ……日本真好,平常就隨處可見各種好東西,像是觸感柔軟的布、軟綿綿的床,還有書跟書跟書……
    再怎麼想念,我也只能在這裡生活下去。既然如此,就別再咳聲嘆氣,只能想辦法向家人灌輸衛生觀念了。
    就我擁有的記憶,梅茵似乎是個體弱多病的孩子,經常發燒臥病在床,躺在床上的記憶實在太多了。若不設法改善環境,我想我大概來日不多。就算生了病,我也不想動用到從現在的生活環境水平可聯想到的醫療行為。
    ……必須盡快想辦法打掃房間和洗澡。
    原本連使用日本的家電這麼簡單的家事都嫌麻煩,比起幫忙母親,更想把時間都花在讀書上的米蟲如我,真的能夠適應這裡的生活嗎?
    想到了這裡,我忙不迭搖頭。
    ……啊~不行不行。好不容易重生了,思考必須再正面一點。說不定可以看到麗乃時代沒有的書呢,太幸運了……好,湧起幹勁了。
    為了毫無顧忌地看書,首先要調養好身體。為了好好休息,我慢慢閉上眼睛。意識落入黑暗的期間,我滿腦子只想著一件事。
    ……怎樣都好,真想快點看書。啊啊,神啊,請給可憐的我一本書吧!雖然說順便有點厚臉皮,但我還希望有收藏了無數書籍的圖書館。

     

    屋內探險

     

    自從我重生變成了梅茵,已經過了三天。這三天來真的是兵荒馬亂,若要說起我慘烈的奮戰,堪稱字字血淚。
    首先,為了尋找屋子裡的書,我瞞著母親想偷偷下床,就被罵到臭頭,強行遣返回床上。連續挑戰多次,皆以失敗告終。結果變成只要上廁所以外一下床,就會被強行送回床上,最後根本沒辦法出去找書。
    再來,唯一我可以下床使用的廁所,也是無比激烈的戰場。
    這裡的廁所都是在房內使用便盆,而且至今的梅茵都無法一個人使用廁所,每次都要有家人在旁陪同。任憑我怎麼哭喊:「我一個人也可以,不要看啦!」依然慘遭駁回,還會被罵:「要是尿床怎麼辦?!」
    與其在別人面前尿床……我哭著使用便盆後,就得到了多莉的大力稱讚:「嗚哇,梅茵,妳現在用得很好了呢。再過一陣子就可以一個人辦到了!」我明白妳高興妹妹成材的心情,但我身為人類應該要重視的自尊、尊嚴和體面已經支離破碎了。
    此外,家人不僅也在房內使用便盆,還把裡頭的東西直接往窗戶外面倒。太扯了。
    換衣服也是戰爭。在我看來,是一個不熟的父親幫我脫衣服、換衣服。讓父親替我脫衣服,讓我覺得非常難為情,打從心底百般不願意地哭喊:「我自己脫!」卻只被當成了在耍脾氣。太慘了。
    因為在麗乃時代,父親很早就過世了,我完全不懂要怎麼和父親相處。就算在梅茵的記憶裡非常喜歡爸爸,但在我眼裡看來,就只是個肌肉發達、長相又有點兇惡的大叔。被擔任士兵的父親的臂力一壓,我的抵抗兩三下就被摧毀殆盡。
    接連敗給了所有家人以後,經過這三天,我已經把少女心和羞恥心都拋在了腦後。我還是年幼的小女孩,讓家人照顧我也是應該的。
    ……不這麼想根本活不下去啊!
    在我死心之前,我一直心想:這種生活我受不了了!但也無可奈何。現在我這樣年幼的病人就算離家出走,也過不了自己期望中的生活。為了尋找廁所和洗澡就離家出走,也只能一邊尖叫一邊閃躲從天而降的糞便,最後慘死路邊吧。
    雖然乍看之下我完全慘敗,實則不然,我也有小小的勝利。
    總之,我再也忍受不了無法洗澡,每天都拜託多莉用溫熱的布替我擦拭身體。反正都被人脫掉再換衣服了,再進一步讓人家替我擦身體,又有什麼好抗拒的呢?
    每天多莉都露出了非常古怪的表情,我倒是神清氣爽。第一天水盆裡的熱水變得很髒,但最近已經不再那麼渾濁了。但是,頭還好癢。明知道沒有,但還是好想要洗髮精。
    此外,我還得到了一樣東西。
    就是用來綁頭髮的髮簪!我說了想要木棒,好盤起老是掉下來的頭髮以後,多莉就為我削了一根木簪。
    呃,其實我最先看上的木棒,是多莉的娃娃的腳,我還問她:「可以折斷嗎?」結果差點把她惹哭,這點我知道是自己的不對。可是,由父親削木頭、由母親縫衣服所做成的多莉的寶貝娃娃,橫看豎看都像是稻草人,只看一眼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鬼東西。
    還有,在我想用髮簪盤起頭髮的時候,多莉還糾正我:「只有大人可以把頭髮全部綁起來唷。」不得已之下,我只盤起了一半的頭髮。文化的差異還真大。

    既然已經對羞恥的生活死了心,只能快點恢復健康,整頓生活環境。
    為此,我需要書。整頓生活環境的第一步,我需要書。只要有書,在床上要躺多久就能躺多久,也能忍耐各種不愉快的事情。應該說,我會忍耐的。
    所以,我決定今天一定要在家裡探險。由於太長時間沒有看書,好像都快出現戒斷症狀了。可能很快就會忍不住咆哮、低吼,哭喊:「書!給我書,嗚嘎──!」
    「梅茵,妳有躺著嗎?」
    多莉打開房門,輕巧地探進頭來。見我乖乖躺在床上,心滿意足地點了下頭。因為這三天來,我一醒來就會溜下床,想在屋裡走來走去找書,卻馬上就昏倒,所以不只母親,連負責看護的多莉也對我嚴加戒備。
    在白天要出門工作的母親請託下,擔任保母的多莉竭盡所能地不讓我下床半步。就算我想要逃走,身材嬌小的我也贏不了多莉。
    「有朝一日我絕對要『以下犯上』。」
    「梅茵,妳說什麼?」
    「……嗯?我是說我好想長高喔。」
    當然不可能察覺到我包裹在糖衣底下的話語真意,多莉傷腦筋地笑了。
    「等梅茵病好了,就會長高了。因為妳老是生病,也吃不下飯,才會都已經五歲了,還會被人以為才三歲。」
    「多莉算高嗎?」
    「我六歲,但常常被人以為已經七歲或八歲了,所以算高吧?」
    才差一歲,體格卻差這麼多嗎?那要以下犯上可能有點困難。不過,絕不能輕言放棄。我會小心飲食和環境衛生,然後恢復健康。
    「媽媽去工作了,那我去洗碗。絕對不可以下床喔,要乖乖躺著,病才會好,病不好就長不高了。」
    由於有溜下床的前科,為了解除多莉的戒心,我從昨晚開始就扮演著聽話的乖寶寶,靜靜地等著多莉出門的時刻來臨。
    「那我出去了。要乖乖等我回來喔。」
    「好~」
    老實又乖巧地回應後,多莉「啪噹」地關上臥室房門。
    ……呵呵呵……好了,快點出門吧。
    我就這麼安靜地等著多莉抱著放有碗盤的籃子出門。雖然不知道她都去哪裡洗碗,但每次都是出去三十分鐘左右。看來不是家家戶戶都有自來水,而是外頭有公用的用水區吧。
    先聽到了上鎖的喀鏘聲,然後是多莉走下樓梯的腳步聲越來越小。
    ……好,動手吧。
    因為有多莉這個姊姊在,只要翻遍整間屋子,起碼會有十本繪本吧。一定有,不可能有人家裡沒有書。雖然找到了書,現在的我也還不識字,但還是可以看著圖畫進行聯想,推敲出文字吧。
    確定已經完全聽不見多莉的腳步聲以後,我才輕輕地把雙腳放在地板上。地板帶有著泥沙的粗糙觸感,我稍稍皺起了臉。家人不喜歡光著腳走在大家穿鞋走著的地板上,覺得很髒,但為了不讓我到處亂跑,多莉拿走了像是歐洲農民穿的木鞋,所以我也別無他法。
    ……比起腳髒了,找書更優先嘛。
    還沒完全退燒的我只能一直躺在臥室床上,床邊擺有籃子,但裡面只有用木頭和稻草做成的小孩子玩具,沒有書。
    「要是這裡有書,就能省點力氣了……」
    每走一步,小小的泥沙就在腳掌底下沙沙滾動。這裡的生活習慣是連在室內也穿鞋,所以我知道抱怨也沒用。雖然知道沒用,但還是忍不住大喊:「快來人給我掃把和抹布吧──」
    家裡沒有半個人,所以當然無人回應,也沒有出現掃把和抹布。
    「唔,馬上就遇到難關了嗎?」
    對我來說,屋內探險的第一道關卡就是臥室房門。雖然拚命踮起腳尖後不是碰不到,但要轉動勉強可以碰到的門把卻比預期中困難。
    我環顧房間,尋找可以當作踏板的東西,看見了裝衣服的木箱。
    「唔唔……」
    如果是麗乃的身體,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移動這個木箱,但不管我怎麼用現在這雙小手又推又拉,木箱依舊不動如山。本來也想過既然體格這麼嬌小,乾脆把放有玩具的籃子倒過來站上去,但依我的體重,很可能會一腳踩破。
    「再不快點長高,現在這副身體不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掃視了房內一圈,考慮過各種自己搬得動的東西以後,我決定把父母的棉被疊起來當作踏板。要把自己的棉被放在穿鞋走著的地板上,我死也不要,但如果是可以若無其事地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的父母的棉被,那就沒關係,應該吧。
    ……爸爸、媽媽,對不起喔。
    為了找到書,就算會惹父母生氣,也阻擋不了我。
    「嘿咻。」
    我站上疊起的棉被踮起腳尖,整個人掛在門把上,好不容易轉動了門把。「嘰」的一聲,門開了!但是,是往內側。
    「嗚哇?!」
    因為整個人都掛在門把上,猛然彈開的門眼看就要打中我的頭,我慌忙鬆手,但還是晚了一步。我就這麼往後翻倒,還「咕咚咕咚……咚!」地發出滔天巨響,從棉被上滾下來,撞到了頭。
    「好痛……」
    我按著頭坐起來,發現房門打開了一條細縫。頭上的傷可說是光榮的負傷。
    我一骨碌跳起來,把手伸進門縫裡頭,用力打開門。父母的棉被沙沙沙地在地板上滑行,那一部分的地板好像變乾淨了,但我裝作沒有看見,我無意弄得這麼髒的。
    ……真的很對不起。

    「啊,是廚房。」
    走出臥室,就是廚房。但不是時髦現代的那種廚房,感覺更適合用灶房或炊事房來稱呼。
    房中央有張一般大小的桌子和兩張三腳椅,以及應該也做為椅子使用的一個木箱。右手邊那是餐具櫃吧,有個附有把手的木櫃。
    靠近臥室的這面牆上設有爐灶,金屬鍋、勺子和看似為平底鍋的廚具就掛在牆上的釘子上。一條繩子從一面牆延伸到另一面牆,上頭披著應該是抹布的髒兮兮布料。要是用那種布擦東西,感覺會變得更髒。
    「嗚啊,我開始覺得難怪這副身體會體弱多病。」
    爐灶對面的角落放有偌大的水缸,和看似可以讓水往外流的流理臺。果然沒有自來水吧。此外還有一個大籃子,裡頭堆滿了長得像馬鈴薯和洋蔥的食材。其他還有很多顏色和形狀我都沒看過的食物,所以就算我覺得那是馬鈴薯,也有可能其實是其他東西。
    「嗯?這個……跟酪梨好像?不知道能不能榨油呢。」
    看了籃子裡的食材,我留意到了某樣蔬果。如果能用這樣蔬果榨油,說不定就能處理這顆好癢的頭。
    麗乃的母親擁有一個換過一個地迷上怪東西的老毛病。只要碰到新的東西就會一頭栽進去,像是文藝學習中心、電視的節儉節目、雜誌特輯介紹的自然派生活。她常常都說:「麗乃也要學著對書以外的東西感興趣。」但我很清楚,我絕不會去碰自己提不起興趣的事情。雖然每次都被母親拖下水,讓我很受不了,但託母親的福,搞不好洗髮精的問題這下子就解決了。
    ……媽媽,謝謝妳。我好像能在這裡活下去了。
    發現了戰利品讓我的心情激動,環視廚房,臥室以外還有兩扇門。
    「唔呵呵~哪一扇門才是對的呢?」
    眼前的廚房怎麼看都不像會有書櫃的樣子。我看見從廚房通往另一間房的房門半掩著,立刻用力打開。
    「嗯……儲藏室?猜錯了呢。」
    不知道用途是什麼,房間裡雜亂無章地塞滿了我難以理解的東西。大多都放在架子上,但擺得很凌亂,不像是會有書櫃的房間。
    我死了心,想打開另一扇門,但是喀嚓一聲,發現門鎖上了。我喀嚓喀嚓地好幾次轉動門把,門卻完全沒有打開的跡象。
    「……奇怪了?難道這就是多莉走出去的那扇門?咦?這樣就沒了?」
    如果這扇門通往屋外,那就表示這間屋子沒浴室、沒廁所、沒自來水、沒書櫃,什麼都沒有,看起來也沒有其他房間。
    ……等等,神啊,祢跟我有仇嗎?
    麗乃那時候,我向神明許的願望分明是:「轉世後也想看書。」才不是像現在這樣重生之後,還有著日本人的記憶、觀感和常識,自己居住的房子裡卻沒有浴室、廁所和自來水。我一直深信自己會投胎到身邊理所當然有書的環境。
    「……莫非書很貴?」
    就我知道的歷史,直到有印刷機可以大量生產之前,書本確實是非常昂貴的物品。如果不是上流階級,幾乎沒有機會看到書。這裡的環境大概也不像麗乃那時候,公所機關會因為有寶寶出生就送上繪本當賀禮。
    「嗚,沒辦法。既然沒有書,就先從文字開始找起吧。」
    沒有書,不代表就完全沒辦法學習文字。像是折疊廣告單、報紙、社區傳閱板、說明書和日曆等等,有很多東西都會寫字。至少在日本是這樣。
    「……沒有。完全沒有!一個字也沒有!」
    我走來走去,翻遍了廚房的餐具櫃和儲藏室的架子,但這間屋子裡別說書了,也完全找不到印有文字的東西。找不到文字,當然也看不到紙張。
    「這是怎麼回事?」
    像是體溫一口氣飆高,頭開始痛了起來。心臟撲通撲通劇烈狂跳,耳朵裡頭傳來「嘰──」的耳鳴。就好像緊繃的絲線突然斷了,我當場蹲下。
    眼眶深處好熱。
    被書壓死……嗯,也是沒辦法的事,只是希望在書堆裡死去這個願望有些偏離了原本的預期而已。而且,希望能投胎轉世的人,也是我自己。
    ……可是,這裡沒有書耶?也沒有文字喔?還沒有紙?我真的要在這裡活下去嗎?要做什麼活下去?
    一滴眼淚掉了下來。
    我的大腦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個世界完全沒有書。想不出自己以梅茵的身分在這裡活下去有什麼意義,我覺得自己成了一具空殼。
    眼淚停不下來。
    「梅茵!妳怎麼沒有躺在床上?也沒有穿鞋子,怎麼可以下床!」
    多莉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發現癱坐在廚房地板上的我,一雙藍色眼睛立刻氣得冒火,音量跟著提高。
    「……多莉,這裡沒有『書』。」
    「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多莉,我想要『書』。我想看『書』。我明明這麼想看『書』,這裡卻沒有『書』!」
    我失魂落魄,眼淚一顆顆不停地掉下來,多莉擔心地喊著我的名字。但是,再怎麼向沒有書也不覺得有哪裡奇怪的多莉訴說自己的心情,她也不會明白。
    ……要告訴誰才會明白呢?要去哪裡,才會有書呢?誰快來告訴我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