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英國小說

    • 美國小說

    • 德國小說

    • 法國小說

    • 意國小說

    • 其他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刺客教條:啟示錄
刺客教條:啟示錄
  • 定  價:NT$420元
  • 優惠價:79332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西洋小說 > 美國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全球暢銷電玩《刺客教條》官方唯一授權繁體中文版
    ★電玩全新巨作《刺客教條:起源》,2017年10月27日隆重登場!

    最無畏的靈魂,最磅礡的刺客傳奇!

    守護光明,必先擁抱黑暗 成熟、睿智,歲月使埃齊歐成為更加致命的刺客。儘管投注多年心血,他始終無法擊潰聖殿騎士團,
    其勢力蔓延至君士坦丁堡,成為鄂圖曼帝國的頭號隱患。傳聞中,刺客大師阿泰爾擁有一間祕密圖書館,不僅收藏失落的知識,更守護著能夠掌控天下的強大祕寶。為了徹底剷除死敵,埃齊歐回到刺客教團的源起之地。然而聖殿騎士團野心勃勃、步步緊逼,
    這趟遠征成為分秒必爭的殊死決戰──埃齊歐追尋先祖幻影,橫闖暗潮洶湧的耶路撒冷諸城。兩名傳奇刺客的宿命交會,將揭開世界命運的終極真相!

  • 作者  奧利佛‧波登Oliver Bowden
    奧利佛‧波登  是英國作家安東‧吉爾(Anton Gill)的三個筆名之一,一九四八年出生,在倫敦長大,曾任舞臺劇演員和導演,撰寫並製作電視節目,從一九八四年起轉為全職作家,出版過各種古今歷史主題的三十幾本書。

    譯者  曾倚華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畢業。
    喜歡看書,喜歡寫作,走上翻譯的路是最大的驚喜。
    部落格 esther81828wwr.pixnet.net/blog

  •  一隻鷹在清澈的天空中翱翔。
     旅人渾身塵土,因旅途而疲憊不堪;他將視線從鷹身上挪開,翻身越過一道粗糙的矮牆,然後在原地駐足,用銳利的雙眼掃視著周遭。白雪皚皚的山脈圍繞著高聳在山頂上的堡壘,將其保護在群山之間。堡壘高塔的圓頂和一旁較矮的監獄塔圓頂相互映照,鐵石像爪子般緊緊抓住光滑灰牆的底部。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這座堡壘--一天前的清晨,當他爬過西方一哩外的一座海峽時,他就瞥見過。堡壘座落的地理位置十分不可思議,彷彿是透過巫術搭建而成,岩石與峭壁成為了天然的屏障。
     他終於抵達自己的目的地--在十二個月的疲憊旅行之後,終於到了。這趟旅途實在太長了--更別說路途危險、氣候又嚴峻。
     為防萬一,他蹲下身,繼續保持靜止,並直覺地摸上他的武器。旅人繼續觀察周遭,留意任何動靜。任何一切。
     城垛上一個人影也沒有。雪花在強風中扭曲飛散,附近沒有任何人跡。這個地方像是早已廢棄。根據他讀到的資料,這也不出他的預料。不過人生早已教會他,凡事最好都再三確認過再下結論。他繼續保持不動。
     除了風聲之外,四周什麼聲響也沒有。接著--某種聲音出現了。是磨擦聲嗎?就在他的左前方,一把碎石沿著光裸的斜坡滾落。他繃緊身體,微微起身,在豎起的肩膀之間揚頭。接著一支箭穿過肩甲,插進他的右肩。
     他踉蹌著退了一步,另一手壓上箭身,表情因疼痛而扭曲。他抬起頭,看向石堆中的高臺--一小片峭壁豎立在堡壘前,或許有二十呎高,成為堡壘的天然屏障。一名男人的身影出現在岩臺頂端,身穿暗紅色袍子與灰色上衣,外頭罩著鎧甲。對方身上的徽章暗示著隊長身份,他的頭髮剃得極短,一條大疤劃過面孔,從右上延伸至左下。他的嘴巴微微張開,半嘲弄半勝利的微笑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顏色像亂葬崗上的墓碑般枯黃。
     旅人一拉箭桿。儘管銳利的箭頭卡在鎧甲上,不過只有尖端穿過金屬淺淺刺進了皮肉。他把箭桿折斷拋開。與此同時,他看見超過一百名身穿鎧甲的男人,打扮相似,全帶著長戟與利劍,在平頭隊長兩側的山脊上一字排開。帶著護鼻的頭盔遮住了他們的臉,但外袍上的黑色老鷹已經告訴旅人他們的身分,也知道自己如果被逮到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
     是因為他太老了才會落入這種簡單的陷阱嗎?但他已經夠小心了啊。
     不過這個陷阱還沒完全成功。
     他向後退,在對方蜂擁而上時做好準備。他們踩過凹凸不平的地面,四散包圍過來,用長戟在自己與獵物之間拉出距離。他可以感覺到,儘管對方人數眾多,他們仍然怕他。他的名聲十分響亮,所以對方理所當然會格外謹慎。
     他觀察戟頭,是雙重攻擊類型──斧與矛的組合。
     他翻轉雙臂,手腕前端彈出窄細卻致命的灰色袖劍。他穩住身形格開第一道攻擊,同時感受到對方的猶豫--他們想要活捉他嗎?接著敵軍舉著武器便從四面八方逼近,試著將他打倒。
     他一回身,用兩記簡潔的動作砍過距離最近的戟柄,並在其中半枝長戟落地前伸手抓住。他握住長戟的斷樁,將斧刃砍進它前任主人的胸口。
     敵軍逼近,他在一道長戟攻擊產生的勁風掠過時及時蹲低;戟頭僅以一寸之差從他的背上掃過。他猛烈轉身,左手暗刃刺進身後攻擊者的腿中。男人大叫一聲倒地。
     旅人抓緊前一刻差點殺死他的戟,往身旁一揮,砍下另一名敵人的雙手。兩隻斷手在空中劃出弧線,手指彎曲,像是在懇求開恩;血流在斷肢後方畫出鮮紅的彩虹。
     這景象讓敵軍的動作緩了一拍,但這些男人看過更恐怖的畫面,這只為旅人爭取了一秒的空檔。他再度揮起長戟,將戟頭深深砍進準備殺死他的敵方脖頸。旅人放開戟桿,手腕一翻收回袖劍,好空出雙手抓住一名手持寬劍的士兵。他奪下對方的武器,將人甩進他的同伙之中。他掂量寬劍的重量,在雙手握住劍柄時感受到上臂肌肉的緊繃。他及時舉起劍,砍進從左後方逼近、試圖偷襲的士兵的頭盔。
     這把劍很棒。比起他從旅途中得來後一直帶在身上的彎刀,寬劍在這場戰鬥中管用多了。而且他的袖劍適合近戰,它們從來沒讓他失望過。
     更多敵人從堡壘中湧出。到底要多少人才能制服這名孤軍?敵軍包圍住旅人,但是他急轉跳躍,分散對方的注意,接著撞向其中一名男人的後背,試著製造出逃脫的空檔。他站穩腳步,用左手堅硬的金屬護臂擋開砍來的一把劍,然後轉身將自己的劍刺入對方的身側。
     但是——突然間,周遭的一切靜止了。為什麼?旅人頓了頓,試圖找回呼吸的節奏。曾有那麼一段時間,他完全不需要花時間喘氣。他抬起眼。他仍然被身穿灰色鏈甲的士兵重重包圍。
     但是敵軍之間突然出現了另一個男人。
     另一個男人。他在士兵之間移動,無人察覺、從容不迫。那名青年身穿白衣,和旅人一樣裹著重重布料,頭上戴著同款兜帽,帽簷呈現尖角狀,就像老鷹的嘴喙。旅人訝異地張開嘴。四周的聲音消失了,彷彿除了漫步前行的男人之外,一切全都靜止下來。他的身影堅定、平靜,無所畏懼。
     青年橫越戰場,看上去彷彿行走在玉米田間——就好像周遭的紛亂無法觸及他、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他腰上繫著的是和旅人一樣的腰帶嗎?帶著同樣的紋章?那個烙印在旅人的意識和生命之中超過三十年——就如同許久之前烙印在他無名指上的相同紋章?
     旅人眨眨眼。當他再度睜開雙眼時,那個異象——如果那是個異象的話——已經消失無蹤,所有聲響、氣味與危險再度充斥四周,將他團團包圍,逐漸逼近。他知道,最後他將無力招架、也無法逃離一排又一排的敵人。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不再感到那麼孤獨了。
     現在不是思考的時候。對手逼近的速度太快,夾帶著恐懼及憤怒。攻擊如雨點落下,他無法一一格擋。旅人努力奮戰,再打倒五個士兵、然後是十個,但是這就像在和一頭有著千百顆腦袋的怪物對打。一名高大的劍士迎上前,用一把二十磅重的大劍劈向他。他舉起左臂的護臂格擋,一邊轉身一邊拋下手中沉重的寬劍,好彈出右手的袖劍。但這名攻擊者的運氣不錯,大劍的攻勢雖然被護臂緩衝,卻無法完全抵銷衝擊。劍刃滑向旅人的左腕,撞上袖劍,將劍刃砍飛。與此同時,失去重心的旅人被腳邊鬆脫的石頭絆了一下,腳踝向旁邊一扭。他無法阻止自己往前摔,面孔撞上粗糙的石地,然後他就這麼倒在地上。
     周圍的士兵和旅人之間仍然保持著一把長戟的距離,眾人仍然緊繃而恐懼,不敢輕易宣告勝利。但他們的戟頭壓在他的背上,輕舉妄動就會丟掉小命。
     他可還沒準備好去死。
     靴子在石礫上發出脆響,一名男子朝他靠近。旅人微轉過頭,看見平頭隊長正籠罩在他上方,臉上的刀疤呈現青灰色。他彎下腰,距離近得足以讓旅人聞到他的呼吸。
     隊長拉開旅人的兜帽好看清他的面孔。當他發現自己的猜測無誤時,便露出一絲微笑。
     「啊,刺客導師終於出現了。埃齊歐.奧迪托雷.達.佛羅倫斯。我們恭候很久了——我想你早就發現了吧。你一定很意外吧,從前屬於你們兄弟會的要塞,現在落入我們的手中了。但這是命中註定的,不管你們再怎麼努力,我們終將再度興盛。」
     他直起身,轉向包圍埃齊歐的兩百名壯漢吐出命令:「把他關到塔樓監牢裡,先把他牢牢綁起來。」
     他們拉起埃齊歐,緊張地迅速綁住他。
     「只是一小段路和一堆階梯而已。」隊長說。「然後你最好開始祈禱。我們一早就會吊死你。」

     在遙遠的上方,那隻鷹繼續搜尋著獵物。沒人注意到牠,沒人見到牠的優雅、牠的自由。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