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總論

    • 史地

    • 哲學

    • 社會學

    • 社會

    • 總論

    • 社會學各論

    • 社會問題

    • 社會調查報告/社會計劃

    • 家庭/族制

    • 社區

    • 社會群/團體

    • 社會工作

    • 社會病理/緩和

    • 社會改革論

    • 教育

    • 禮俗

    • 性關係

    • 政治/法律/軍事

    • 傳記

    • 新聞學

    • 圖書資訊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那一年我在西非
那一年我在西非
  • ISBN13:9789863585619
  • ISBN9:986358561
  • 出版社: 白象文化
  • 作者:鄭明豐
  • 裝訂/頁數:平裝/160頁
  • 規格:21cm*14.8cm (高/寬)
  • 出版日:2018/01/01
  • 中國圖書分類:社會工作;社會福利
  • 書展優惠:新書特價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79158
  • 可得紅利積點: 4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社會學 > 社會 > 社會工作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滿懷熱忱的婦產科醫師,為了圓夢勇敢踏上非洲大地,自我實現醫師最大的價值。
    ◎奇妙的非洲世界、動盪的世界局勢、親手迎來骨肉的喜悅,譜成人生中最華麗的樂章。
    ◎珍藏多年的照片全收錄,配合點滴在心頭的敘述,重現當年鄭醫師記憶中的西非。


    高空驕陽似火,腳下紅土一片,那是真正的赤地千里。
    1997年,為了圓夢,鄭醫師努力說服所有人,帶著倉促結婚的妻子來到西非幾內亞比索。
    在這塊黑暗大陸上,有著許多台灣難得一見的景象:
    荒野上散布著比人還高的蟻丘;
    缺乏組織、大家像遊魂般在街上亂晃的胡搞嘉年華;
    本該莊嚴肅穆的葬禮,在臨時加入的小鼓手努力敲打下,顯得熱鬧非常……

    台灣醫療團所在的卡松果醫院,儘管簡陋,卻是這個國家最好的治療單位,
    在資源、人力等等的限制下,居高不下的死亡率也讓這塊土地演化出自己的生死哲學。
    「這個國家最完善的產房,生產數目確實不少,但也有不少孕婦走不出這裡,來回產房之間,遊走於生死之際,悄悄地一個生命誕生,或悄悄地一團肉在我手間溜走,順著抽吸管的壓力,不知流到哪裡去,人們似乎也慢慢學習不會去追究……」

    1998年4月24日,幾內亞比索的總統夫人尚在台灣訪問,突然匆匆結束行程,飛機一升空就宣布斷交!原本連總統府都禮敬三分的醫療團,一夕之間風雲變幻,醫療團所在的四合院外頭總是黑影重重,在飢渴的眼神與迫不及待的掠奪下,展開斷交後的逃亡……

  • 鄭明豐

    婦產科醫師,屏東人,相信付出是最簡單的心靈回饋。
    喜好登山、旅行、攝影,曾經到尼泊爾及印度自助旅行。後來因為一份徵求自願婦產科醫師的公文,展開了一年的非洲之旅。
    目前診所執業中。
  • 【作者序】
    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我隨台灣醫療團到西非,進行為期一年的婦產科支援任務,雖然已經有一段時日,但是當時經歷的那麼多事,至今還是難以忘懷,常常還是在午夜夢迴時不經意的躍入眼簾。
    每個人都有些夢想,小的時候有科學家的夢,稍微大一點時有畫家、旅行家、甚至當總統的夢;如果人的一生可以活很多次,甚或知道有很多次輪迴的話,這些夢想或許可以在每一次的輪迴得以實現。
    再回到現實生活來,一個人到了三十歲也該有些覺悟,至少該知道節制一點夢想,為了一個浪漫的架構可以用個三十年,在面臨下半輩子的生老病死,夢想頓時也變得奢侈了。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一份國防部徵求自願婦產科醫師,前往西非從事醫療工作的公文,那剎那間直覺就只有一個念頭:終於等到你了;以前常到一些偏遠地區及國家旅行,也常有點開玩笑的對別人說,以後一定會到真正需要醫療的地方服務,沒想到真的就有這樣一個機會,其實連自己也感到非常訝異。
    決定得很迅速,但成行的過程卻是一波三折,醫院、老媽及女朋友都不放人。躊躇了許久才對母親提起,記得第一次向母親提起的時候,母親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什麼非洲,這輩子打娘胎開始都牽連不到的地方,很少見到老媽抓狂的鏡頭,這是我再對他確定一次時,是不是有許多老虎會吃人的地方,土著活祭的鏡頭,以前一些電視上可以看到的鏡頭,他的醫生兒子竟然要到那種地方。
    在家人的反彈中(心理學上這是遭遇重大事件的第一階段),私底下我還是默默的進行著遠行的準備,應該一年吧,但確切會有哪些變故、會待多久,自己也無法得到肯定的答案,毅力與決心戰勝一切,只是是否會真的有如母親所說的土著或老虎的出現,心理還是很疑惑,這不大像此往的遠行,我看不到目地的,就這樣一意孤行的要置身記憶中史懷哲的黑色大陸,想想還真有些茫然。
    到最後醫院熬不過我的堅持,老媽也漸漸妥協,只有女朋友死不同意,他可能想這一去,電話也聯絡不到人,九成九是要說拜拜了,口頭承諾不算數,搞不好娶了個黑女人回來,真的就是王寶釧白等寒窯了,妥協的結果就是送上戒指,拍完婚紗,匆忙辦完婚禮,就趕快一齊啟程,就算是到非洲度蜜月了。
  • 一、幾內亞比索
    二、卡松果醫院
    三、婦科診療室
    四、卡松果區的小漁港
    五、產房
    六、瘻管
    七、沙暴
    八、巴西修女
    九、腰果季節
    十、熱鬧吵雜的葬禮
    十一、邊界情事
    十二、嘉年華會
    十三、有鐵殼船的大河
    十四、逃亡日記
    十五、塞內加爾農團的日子
    十六、再回非洲
    十七、聖多美普林西比
    十八、聖多美的醫療工作
    十九、葡式咖啡店
    二十、夢的咖啡園︵Monde Café︶
    二十一、瘧疾
    二十二、第一個在聖多美出生的台灣嬰兒
    二十三、在台灣的非洲木雕展覽
  • 三、婦科診療室

    克里斯多福是卡松果醫院唯一的黑人婦產科醫師,也是我的工作夥伴,台灣的醫院總是車水馬龍,醫師總是在避開醫療糾紛的前提下奮勇向前,開始看診的時候,總覺得怎麼事情老是慢半拍,這個骨盆腔膿腫的患者應該早就要住院,那個懷疑子宮外孕的患者應該要手術了吧,怎麼可以把進入產程的產婦放在產房下班去了……,如此總總,但是很詭異的是隔天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般?當然據我了解並不是每位患者都平安回家去了,也有死亡被抬回家的,只是終究醫院也沒什事,應該是我大題小作嗎?還是我還沒適應這裡的生死哲學。
    有次我看他正在診察一位婦人,他老兄耳朵掛上聽診器,右手持聽面,左手竟然就提著垂下的奶頭,如此聽診,真是服了他,但是還是有不少的患者不遠千里找他看診,開始的時候常聽到患者說克里斯多福醫師如何如何的厲害,甚至連開刀房的助理對我都有意見,對我這個新來的年輕台灣醫師似乎充滿了問號,但是還好我有一架超音波,也真感謝來非洲前一年,台南成大婦產科超音波室的進修,老師嚴格教導,讓我的超音波功力還有堪用狀態,這個國家只有兩個地方有超音波設備,在首都超音波要自費,對他們來說價格可不便宜,而在卡松果醫院就只有我會作超音波,重要的是沒有額外費用,所以漸漸的我的婦產科門診都擠破了頭,還得包括各種疑難雜症及內外科會診,團裡正好也缺外科醫師,所以一般外科病人的照顧也需費點心,很快的就把地頭蛇克里斯多福醫師給比了下去,那種感覺有點像台灣的名牌醫師,真沒想到在台灣沒當成,卻到非洲來圓怪醫秦博士的夢。
    在這個葡語系國家,葡語是正式的官方語言,如果你的葡語說得不錯,那還可以在這裡和上層人士溝通,但是真正的葡語在這偏遠的卡松果醫院可能就沒轍了。雖然我們都有學土話的課程,但是對這個沒有文法的西非土語,我們講的土話應該只有自己聽得懂,善良的患者大都會配合的點點頭,所以肢體語言就很重要了;月經在土話裡叫LavaLura(音譯),Lava是洗的意思,Lura是月亮,雙手搓一搓再比一比天空是診間最常用的語言,不過終究還是需要一個翻譯,我說英文再由翻譯說土話問診;但另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是,這裡的方言不少,如果不同種族的患者出現,這下可熱鬧了,大家忙著用不同土話詢問有誰幫得上忙的,於是小小診間就像聯合國,我就像綜藝節目裡傳話的第一個人,天曉得繞了一圈再回到我耳朵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答案。這種情況,物理檢查及超音波變成了我在語言障礙外的重要依據。
    實際上他們的字彙相當少,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生活得滿單純的,傢俱及日常生活用品
    並不多;比如說,他們並不用瓦斯爐的,所以瓦斯爐的細部結構名稱就都沒有,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個鍋子及炕,鍋子也就只有一百零一種,沒有什麼平底鍋、長柄鍋、大小圓鍋等等,所以廚房字彙加加減減也不到一頁,學起來是很有成就感的。我給自己取了個英文名字,這應該是個小玩笑的開始,一個很普通的英文名字「托馬斯」(Thomas),但是葡語發音是發D的音而且重音在後,同樣一個英文名字他們念起來就是完全不一樣,更有些尷尬的是,在他們的語音裡toma是「吃」或是「拿」的意思,而mas則是多一些的意思,所以嚴格來說就變成「要吃更多」或是拿多一點的意思,難怪開始介紹自己的時候,他們總是用原來就很大的大嘴巴誇張的笑得東倒西歪,但是後來應該有許多當地出生的嬰兒都叫Thomas,因為許多媽媽都跑來告訴我說,是否可以用我的名字為小朋友命名,我當然就都義不容遲的說,這是我的榮幸,但是也解決了他們苦惱的命名問題,因為大部分人沒受什麼教育,就像台灣五十年代,許多奇怪的名字就出來了,我們家的佣人有一個星期五也有一個叫星期六的。我有一個得力的黑人助手,那是我的翻譯迪雷諾(Denaenu),這是團長的美意,一方面也希望能幫助我們早日熟悉這個環境,更重要的是在門診幫忙溝通,我的土話似乎也只有他願意努力裝出聽得懂的樣子,有陣子團裡甚至請他來教我們葡語發音,但是我覺得他雖然是翻譯,卻缺乏語言天分,他的葡語式英文就像日本人講英文一樣,那種口音令大家都受不了。
    雖然土語不在行,但是患者的意思比手劃腳還是可以領悟個十之七八,常常我倒反而覺得他翻得有些離譜,可能是我的台式英文跟他的葡式英文有些差距,他也急得用我有些聽得來不及的土話對患者叫了起來,似乎是因為病人不誠實回答問題一樣,最後我乾脆設計了一個基本問卷,讓他問每一個患者,免得每天為了發音的問題和他在門診爭執半天。
    婦科診間裡除了我的翻譯外,另一個很重要的人物是馬利亞,這位五十多歲的可愛胖歐巴桑,每天總是自以為將診間打掃得乾乾淨淨,並且忠心的一大早就診間的門後,站得直挺挺的等待我的嘉許,雖然骯髒的角落還是髒,地板也老是弄得濕碌碌的,但是我們還是會稱讚他,並且希望他老人家不要每天站在這裡等我們進門,打掃結束就可以走人了,因為馬利亞的噸位也不輕,站在門口的確會對我們及進門的患者造成壓力,另一方面,他們的體味在寬衣解帶間的確令這一個小小的婦科診間六味雜陳,尤其在冷氣失靈時,真會令人抓狂,當然這冷氣也可能是馬利亞一直喜歡待在診間的原因。
    有次診間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他突然拿著掃把出現,我們幾乎必須停止看診讓他打掃,只因為他說阿福團長要來檢查環境,真是服了他。但是診間的確也真少不了他,馬利亞會說不少種的土話,有時候其他族的患者出現時,他也會適時的出現在診間充當翻譯及超級衛教師,他也會在忙亂的診間維持秩序,雖然大部分時間會越幫越忙,一方面是他的超級體型,一方面他也會雞婆的充當起媽媽的角色罵起人來。
    原本懷疑馬利亞領的應該不只是清潔工的薪資,但是在三查證,其實他領的薪水實在是不高,實在是很納悶為什麼他老是這樣不計酬勞的神出鬼沒,後來才發現他家就在醫院隔壁,平常沒事就愛躺在自家門前的地板上,看看來往醫院的患者,醫院的大小事通常也會有比他「雞婆」的人趕快跑去向他通報,看他悠閒的躺在地上,覺得時間真的是為他而設的。
    在這裡看病是一件慎重的事,患者通常都盛裝千里迢迢遠道卡松果醫院來求診,每個人都必須是前一天預約掛號,通常他們也是好不容易才排到門診,我們通常都限制一天掛三十位,自己手上有另外十張綠色小木排看診牌預備臨時狀況可以釋出,表示醫師允許加掛或優先看病,但是通常也都發光了,所以每天都有近四十位的患者,九點開診看完為止,所以一般都已經到了下午將近兩點的時間門診才會結束,迪雷諾最大的優越感應該也是來自這裡吧,每天看診前他會央求我給他一兩面小木排,「托馬斯醫師,我的親戚從很遠很遠的地方來,麻煩給我一面排子」等等,我當然會義不容辭的就拿給他,但是後來我發現原來他竟然拿去當「黃牛票」賣了,我就看到他和患者在數鈔票當場人贓俱獲百口莫辯,難怪他老是好意的安排某位「親戚」來看我的診,不過為了顯現我的寬容,我沒有扣他的薪水,反而將屬於我權限的十張特級木排交給他保管,一方面管理發出木排實在有點麻煩,有的黑人是要省掛號時間,有的是真正需要,這種事交給迪雷諾應該是很恰當的,他自己也相當的高興。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