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分類
    • 電腦書

中國圖書分類
一大事因緣:韓國頂峰無無禪師的不二慈悲與智慧開示(特別收錄禪師台灣行腳對談)
一大事因緣:韓國頂峰無無禪師的不二慈悲與智慧開示(特別收錄禪師台灣行腳對談)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佛教 > 佈教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特別收錄禪師台灣行腳對談)
    ★在韓國甫出版即受高度注目,創出十二刷佳績
    ★榮獲韓國佛教叢書最佳暢銷書
    ★入選韓國青少年優秀讀物選定及國家教育圖書選定

    這是一本講述佛法修行的佛教書籍
    這也是韓國智異山頂峰無無禪師的生活說法

    我們要和開悟的眾生結下因緣,這就是佛經所說的「一大事因緣」。──無無禪師

    【無無禪師】
     
    禪師在出家修行前,與你我一樣,歷經生活、工作、家庭上的各種困難與辛苦,他開公車養家糊口,每天下班要走半小時的路回家。有一晚,一如往常走在回家路上,卻突然湧現個想法:現在,我真的結束了我在這個世界要做的一切事了……。然後,他感到痛徹心扉,不斷流下懺悔和悔恨的淚水。那晚,他所有的眷戀、執著都完全消失了。
     
    從那天起,為了要驗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經驗,禪師特別到書店找了各種宗教類的書來讀,當他發現了自己的經驗竟然是跟佛陀的教導完全相應後,他馬上進入佛門,師父在那一段悟道的經驗後,帶著利益一切眾生的願力出家了。
     
    期間又經歷返回俗家照顧家人、三年的時間於海雲精舍向開悟大師學習、再三年於太白山上學習慈悲方便法門,然後是為期三年在麥田村的洞穴閉關修行,接著加入曹溪宗,甚至念大學,最後落腳返回智異山的日常生活,在一處不知名的茅蓬中專注修行和教導虔誠修行的人。

    【本書緣起】
     
    無無禪師曾於二0一四年及二0一六年兩度來到台灣,每年成行都是在禪師韓國閉關修行的期間,禪師一向慈悲,為了台灣弟子們的慧命成長,將他寶貴閉關修行的時間,留給台灣的弟子。且在韓國,禪師一年只開示五天,從五月到九月,每月一天;然而二0一六年台灣行,禪師也開示了五天,但是台灣的朋友不用舟車勞頓,只要每天到「無事生活」茶館報到即可。
     
    無無禪師依請法眾的根器而隨宜說法,給予不同的教導,有時前一刻如慈父般慈祥,下一刻卻像怒目金剛,棒喝聲幾乎快把屋頂給掀開了──在請法現場,有各式各樣的人,也有各種不同的問題,而在禪師伺機而教的方便指導中,看到了人們的愚癡,也看到了禪師的悲心和智慧。

    【關於內容】
     
    本書內容有四大部分──
     
    第一部分談的是頂峰無無禪師從開悟到出家修行的故事,第二部分談的則是禪師的兩位弟子:天真法師與玄玄法師,在智異山跟隨禪師修行的故事。
     
    這兩部分的內容翻譯自韓國《智異山法師們的執意修行故事》一書,由頂峰無無禪師的二位弟子天真法師及玄玄法師所著。此著作是韓國二00九年佛教叢書最佳暢銷書,同一年更入選青少年優秀讀物選定及國家教育圖書選定等三個獎項。
     
    第三部分是禪師台灣弟子們「如是我聞」的心得筆記。第四部分則是禪師到台灣行腳時,對會眾開示的內容摘要,無無禪師以韓文開示,弟子天真法師翻成英文,再由無事大姐曉慧翻成中文,讓提問者可以理解。

    細細的體會,我們會發現自己是幸運的。期盼透過此書出版,不僅認識這一位來自韓國智異山頂峰的開悟修行者無無禪師,更能一同領受禪師慈悲利眾的善巧開示,在你我心裡種下「一大事因緣」的種子。

  • 無無禪師、天真法師、玄玄法師

    無無禪師在出家修行前,與你我一樣,歷經生活、工作、家庭上的各種困難與辛苦,做過形形色色的工作,其中一項是公車司機。有一晚,他一如往常地把公車開回車庫後,在每天下班要走半小時才能回家的路程上,他卻突然湧現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想法:現在,我真的結束了我在這個世界要做的一切事了……。然後,他感到痛徹心扉,不斷流下懺悔和悔恨的淚水。那晚,他所有的眷戀、執著都完全消失了。

    從那天起,為了要驗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經驗,禪師特別到書店找了各種宗教類的書來讀,當他發現了自己的經驗竟然是跟佛陀的教導完全相應後,他馬上進入佛門,師父在那一段悟道的經驗後,帶著利益一切眾生的願力出家了。

    期間經歷返回俗家照顧家人、三年的時間於海雲精舍向開悟大師學習、再三年於太白山上學習慈悲方便法門,然後是為期三年在麥田村的洞穴閉關修行,接著加入曹溪宗,甚至念大學,最後落腳返回智異山的日常生活,在一處不知名的茅蓬中專注修行和教導虔誠修行的人。
     
    而天真法師及玄玄法師則是追隨無無禪師在智異山修行的弟子。她們記錄下無無禪師從開悟到出家修行的故事,以及她們的修行體悟,在韓國出版了《智異山法師們的執意修行故事》一書(本書即摘錄其中部分內容),此著作榮獲韓國二00九年佛教叢書最佳暢銷書,同一年更入選青少年優秀讀物選定及國家教育圖書選定等三個獎項。



    譯者:梅家仁

    是位學佛人,喜愛佛法的博大精深,最愛的佛經有《楞嚴經》、《六祖壇經》及《維摩詰經》。在美國工作十年,工作崗位上也是受到認證之領導管理課程的口譯師,經常翻譯教練與管理領導的文獻;時常替禪師口譯,這次第一次嘗試替禪師做文字的翻譯,深感惶恐與榮幸!

  • 推薦序 

    深山裡尋找大師/吳曉慧 無事生活活版印刷茶館主人

     十年前剛從歐洲壯遊兩年回台的我,迫切的想重新認識中華文化和老莊、禪宗思想,開始和妹妹們一頭鑽進茶道、花道、古琴的領域。

     學習了幾年始終不了解何謂「禪」,於是又踏上了旅程,到日本、韓國各大寺院找「禪」去。

     在韓國各大古剎(寺院)隨緣掛單參訪一個多月,終於在旅行的尾聲遇到當時在深山修行仍默默無名的頂峰無無禪師。

     一進到大殿,我和妹妹東張西望的,從來沒看過這麼小的寺院,席地而坐,五個人就暫滿了整個空間。

     其實,嚴格說起來根本不像寺院,外面看起來就是一般的民房,只是裡頭有一尊小佛像。

     禪師見到我們的第一句就問:你們來韓國做什麼?

     「尋找禪師(開悟者)!」 我也很直接的回覆

    禪師:見到禪師,你怎麼知道他是不是禪師?

    我說:禪師一定不是高高在上的,在大寺院裡被大家膜拜,一定是像普通人一樣的,很不起眼,而且內心很謙卑。

    禪師:你要如何看到他的心?

    就這樣開啟了我們的對話。

     三天二夜,除了午、晚課跟著作息,一天𥚃有二個時段我們可以請法問問題。我和妹妹很驚訝在這個最小的寺院,看到了持戒最嚴謹卻也是最快樂的法師們。

     那三天,禪師仔細的回答了我多年的疑問,豁然開朗,而有些當時聽不懂的,卻也在回台半年中,慢慢的發酵理解。

     離開前,禪師笑著問我:你覺得我是你要找的人嗎?

     我笑說:我不確定,因為我沒有開悟,所以我現在也不知道您有沒有開悟,但我會觀察您三年,才知道您是不是開悟的人。

     從那次後,我每年都到韓國拜訪禪師請法,也終於有機會在他們結束了三年的無門關後,於二0一五年底邀請他第一次到台灣弘法。

     我跟禪師說,上次幫一位外國法師辨畫展,十天的行程我們規劃了十一場活動,那您來台灣我們要辨幾個活動呢?

     禪師說:我哪裡也不去,只待在掛單的地方

     「哪裹也不去?難得您來台灣一趟,怎麼可以白白浪費呢?我可是很多朋友都想見您呢!」

     禪師:我不做公開的開示,在電視網路上隨時可以看到各種大師的開示,我只見真正想修行的人,或對修行有興趣但遇到瓶頸的人,個別給予他們指導。

     就這樣的十七天,我用破英文負責溝通翻譯,大妹負責茶水接待,小妹負責餐點,我們約了大約近百位各行各業的朋友們分別一一向禪師請法。

     也因為翻譯的工作,讓我有機會整天和師父在一起作息,看到他如何觀機逗教,針對不同的請法眾,有不同的教導,有時前一刻如慈父般慈祥,下一刻就像怒目金剛,棒喝聲幾乎快把屋頂給掀開了,真的是大開眼界。

     各式各樣的人,各種不同的問題,我看到了自己的愚癡,也看到了師父的悲心和耐心。

     從清晨做早課,到出坡打掃,看到另一面的禪師。也才知道他們白天都沒有休息午睡的,清晨二點半就開始作早課,把掛單的地方當作自己的寺院,一樣出坡打掃,山上沒水了,就爬到屋頂的水塔修理清潔,樣樣都自己來。

     吃香板不是只在禪堂,即使在出坡時,隨時只要有機會禪師就會出招,無形的香板常打得我滿頭包。

     記得他們要進無門關前,我問禪師:您閉關都在做什麼?

     「跟現在一樣。」

     我反問:如果跟現在一樣,那您在這兒就好,為什麼要進去閉關?

    「因為如果沒有進去閉關,你會賴在我這𥚃不走。」禪師總是這麼幽默風趣的化解我的問題。

     我不甘示弱又繼續追問:您怎麼可以這麼自私,與其跑進去什麼事都沒做,還不如留在外面,讓我們這些有疑惑的世俗人請法。

     「一個持戒修行的人,就算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坐在那裹,也是在利益這個世界」這句話,我一直到近年才逐漸理解。

     很開心在認識禪師的第十年終於要出中文版的書了,而無名小卒如我,竟能在禪師的書𥚃寫序,真的是無上的榮幸啊!

     寫著序的此刻,我彷佛看到十年前那個背著古琴,用著身上僅有五千元台幣,在韓國各大深山裡尋師的女孩,延續著各種不可思議的因緣際遇。

     原來,這些都是早巳寫好的腳本。

     沒有巧合,其實,一切早巳註定。
     此刻正在閱讀的您,也是註定的因緣。
     願我們都能在這巳寫好的腳本裡,珍惜當下,找回自己的本來面目,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

  •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這是師父在三十出頭的年紀接觸佛法時的一段故事。
     
     有一天他什麼也沒吃的在智異山走了一週,透過行禪,他細細地檢視自己的證悟,完全覺醒的觀察發生在心理和身體的一切,吸氣、呼氣,腳步的舉起與放下,手指的每個動作,一個也不放過的,他在寂靜中緩慢前進的走了一星期。
     那條山路通常是一天可以走完,但師父走了一星期,可以想見當時他是如何的自覺觀察。在雨中步行,晚上在樹下靜坐,像這樣的他完全自覺覺醒的修行了一週。他就是用這些不一樣的方法來檢視自己的證悟。
     結束一週的修行後,他問別人:「誰是韓國最偉大的大師?」聽說這位大師在海印寺白蓮庵裡,於是他動身前往。但當他抵達時,在門口看到一個「務必禁語」的牌子釘在松樹上,看到那個牌子,他改變主意,不去拜見大師了,而是在松樹下打坐一整個晚上,到天明時才走到海印寺的大殿。幸運的是,當時正好是結夏安居的最後一天,大殿上有很多人聚集聽聞法師說法,當他正要踏進大殿時,突然覺察到自己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漱洗刮鬍了,於是趕快到附近的小巷子清洗一番,然後再進入大殿。
     當時,慧庵禪師正在說法。師父對禪師的說法感到非常高興,想要和他單獨見面。他問別人「這是哪一位大師?」人家告訴他,這是願堂庵的慧庵禪師。於是師父前往願堂庵,在那兒等待。當禪師回來時,看到師父坐在門口,師父對禪師行了最恭敬的禮,接著說:
    「我的心是清淨的,完全沒有一點塵勞;然而為了他人,我清洗我的身體以及更衣來到這裡。」
     慧庵禪師露出大大的笑容說:「這是大乘的心」,然後他細心地寫了一些東西,放入一個信封,遞給師父,禪師說:「請好好地參究它!」
     在回程的公車上,師父打開信封,上面寫著:「父母未生前,什麼是我的本來面目?」看到這裡,師父唇邊露出笑意。回去後,他馬上寫下答案,立刻將之寄出去,但之後他隨即想到,這樣做對禪師不夠尊敬,於是下班後立刻又趕回寺廟。
     當時他是公車司機,在晚上下班時,最後一班車只通往馬山市,而不是往海印寺,然而他還是坐上公車,接著在馬山市換車往高靈郡。抵達高靈郡時,天色已經完全漆黑,沒有任何車班了,他開始走路。在途中一個檢查哨遇見警察,師父告訴警察要到海印寺,他們就攔了一部車請司機順載一程,司機把他送到海印寺附近的一個小鎮,師父開始在黑暗中步行,到達寺院山門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他用最虔誠的心在地上跪拜,發了這樣的願──
     諸佛菩薩啊,我見到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我個人虛假的生活已經在這時候結束了。從現在開始,每生每世,我只做回報佛陀恩德,以及救渡眾生脫離生死苦海的事情,諸佛菩薩啊,請證明我的願力是真誠的!
     就在那時,前面一棵大樹突然開始放出亮光,當他走向大樹給它一個擁抱時,樹上一片枯掉的樹皮掉了下來,師父把它放進布包,然後向願堂庵走去。那是接近黎明的時刻,慧庵禪師已經在庵前的橋頭等待。師父向禪師說:「我讀完您所寫的以後,已經寄了一封信給您,但我覺得那樣對禪師不夠恭敬,所以親自來一趟,向您報告。」在他向禪師報告完他的證悟後,禪師說:「我給你印可,你將永不退轉。不過,這件事請你隱藏一段很長的時間。」
     然後,慧庵禪師與師父一起在道場附近散步很久,互相交談,一直到過了早齋時間。大寮看到禪師很不尋常的情況,所以還特別幫他們兩人準備了早齋,禪師邀請師父同桌一起用餐,師父說:「謝謝,不用了,我已經飽足!」禪師就微笑的讓師父離開了。那是一九八六年的初秋。
     永嘉禪師在獲得六祖惠能的印可後,雖然六祖希望他多留一些時間,但他只待了一個晚上,所以人們稱他為「一宿覺」。但,師父離開慧庵禪師時,不要說一個晚上,連一餐也沒有吃。他為什麼這樣做呢?我想他應該是對韓國的佛教有一些較長遠的看法。
     回到家以後,他突然想到袋子裡還有一片樹皮,於是他叫太太過來,要給她看樹皮。令人驚訝的是,那片樹皮還在發光,但等她太太看到以後,光亮就消失了,好像是一直在等待她的樣子。太太感到神奇,也覺得害怕,在敬畏中,她決定讓先生走自己的路,於是很快的辦了離婚。終於,他可以昇華對菩薩的願力而出家。
     現在,二十年後,師父有時候會以這方便法門,向有因緣的人講述這一段故事,然而,有些人較難接受,像師父這樣平凡的人,既不是出家眾,也沒有受過什麼高等教育,只不過是個窮困的公車司機,竟然能夠了解沒有生死的偉大真理。這些人不了解的是,開悟是每個人都可能證得的,因為開悟是普遍與平等的。
     在談到證悟以及獲得印可這一段故事時,師父總會說起這一段話──
     這真是很不尋常!奇蹟發生在我身上,而我是一個沒有知識、沒有受教育,以及一無所有的人。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一個受過較好教育的人身上,那就更好了!從證悟那天以後,我所有的疑惑都消失了,我當時就領悟到,我將不會再度受生,我不會像眾生一樣死亡,我已經從生死獲得解脫了!
     師父就像古代的居士大德,例如:寒山與拾得、元曉大師與大安大師,普化與岩頭,龐居士與浮雪居士、慧月禪師與水月禪師(註1)。他就在人們可以輕易接近的地方,和大家分享歡喜與哀傷,在每一個人的心田種下成佛的因。
    註1:元曉大師、大安大師、浮雪居士、慧月禪師與水月禪師為韓國歷代的開悟者,其共同點為街頭行腳,隨緣教化渡眾。

     

  • 推薦序一 花開隨行(林其豪)
    推薦序二 深山裡尋找大師(吳曉慧)
    推薦序三 穩定的力量(吳思慧)
    推薦序一 空性的震憾(謝淑品)
    譯者序 不二的慈悲(梅家仁)
    無無禪師序 出版此書的因緣(無無禪師)

    前言

    第一部:智異山頂峰無無禪師修行故事
    當一個真正的修行者出家
    回向的人生
    關於洞穴的故事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第二部:智異山法師們的修行故事
    通往快樂的秘密鑰匙
    禪定的體驗
    你可以看到虛空嗎?
    老鼠朋友
    往生淨土,先發願往生地獄
    田裡的菜蟲專區
    善待足,如禮佛
    毒菇變藥草
    蜈蚣喜歡毯子
    你想得到清淨的能量嗎?
    供養我的指甲給螞蟻
    我學習微笑
    開悟的人也有果報嗎?
    沒有執著就沒有生死
    殺生只要念咒語就可以了嗎?
    父母臨終時最好的孝道
    假如你到一個什麼都是金子的小島
    開悟的人會獲得神通嗎?

    第三部:如是我聞
    那年在韓國被棒喝的日子──香板降伏妄心
    坐著不動也能慈悲?
    如何發起大悲心?
    不二的慈悲
    無我教練
    花開隨行

    第四部:台灣行腳開示
    單翼如何飛翔?-談慈悲
    煩惱妄想是開悟最好的材料
    我們已經在圓滿的禪定中
    空與慈悲不二
    溫暖帽,溫暖心
    對你壓榨的主管也是幻相
    無量心即是吾心
    你是電影明星?
    魔術師創造了你
    什麼是「大人」
    更大的願望
    學佛的好處
    一大事因緣
    內在的珍貴
    開啟第三隻眼
    找到自己最好的法門
    夢裡的祝福
    擔心與正向思維
    如何有智慧的選擇
    如何體驗空性
    「身處當下」不是佛陀的教誨
    煩惱轉菩提
    如何真正助人
    佛法談多元成家
    佛陀生氣法
    不殺生
    身體還是你的嗎
    生命的意義:一心
    行深般若波羅蜜
    司機還是車需要油?
    溫水煮青蛙
    我是笨蛋
    為什麼要學習空性?

  •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這是師父在三十出頭的年紀接觸佛法時的一段故事。
     
     有一天他什麼也沒吃的在智異山走了一週,透過行禪,他細細地檢視自己的證悟,完全覺醒的觀察發生在心理和身體的一切,吸氣、呼氣,腳步的舉起與放下,手指的每個動作,一個也不放過的,他在寂靜中緩慢前進的走了一星期。
     那條山路通常是一天可以走完,但師父走了一星期,可以想見當時他是如何的自覺觀察。在雨中步行,晚上在樹下靜坐,像這樣的他完全自覺覺醒的修行了一週。他就是用這些不一樣的方法來檢視自己的證悟。
     結束一週的修行後,他問別人:「誰是韓國最偉大的大師?」聽說這位大師在海印寺白蓮庵裡,於是他動身前往。但當他抵達時,在門口看到一個「務必禁語」的牌子釘在松樹上,看到那個牌子,他改變主意,不去拜見大師了,而是在松樹下打坐一整個晚上,到天明時才走到海印寺的大殿。幸運的是,當時正好是結夏安居的最後一天,大殿上有很多人聚集聽聞法師說法,當他正要踏進大殿時,突然覺察到自己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漱洗刮鬍了,於是趕快到附近的小巷子清洗一番,然後再進入大殿。
     當時,慧庵禪師正在說法。師父對禪師的說法感到非常高興,想要和他單獨見面。他問別人「這是哪一位大師?」人家告訴他,這是願堂庵的慧庵禪師。於是師父前往願堂庵,在那兒等待。當禪師回來時,看到師父坐在門口,師父對禪師行了最恭敬的禮,接著說:
    「我的心是清淨的,完全沒有一點塵勞;然而為了他人,我清洗我的身體以及更衣來到這裡。」
     慧庵禪師露出大大的笑容說:「這是大乘的心」,然後他細心地寫了一些東西,放入一個信封,遞給師父,禪師說:「請好好地參究它!」
     在回程的公車上,師父打開信封,上面寫著:「父母未生前,什麼是我的本來面目?」看到這裡,師父唇邊露出笑意。回去後,他馬上寫下答案,立刻將之寄出去,但之後他隨即想到,這樣做對禪師不夠尊敬,於是下班後立刻又趕回寺廟。
     當時他是公車司機,在晚上下班時,最後一班車只通往馬山市,而不是往海印寺,然而他還是坐上公車,接著在馬山市換車往高靈郡。抵達高靈郡時,天色已經完全漆黑,沒有任何車班了,他開始走路。在途中一個檢查哨遇見警察,師父告訴警察要到海印寺,他們就攔了一部車請司機順載一程,司機把他送到海印寺附近的一個小鎮,師父開始在黑暗中步行,到達寺院山門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他用最虔誠的心在地上跪拜,發了這樣的願──
     諸佛菩薩啊,我見到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我個人虛假的生活已經在這時候結束了。從現在開始,每生每世,我只做回報佛陀恩德,以及救渡眾生脫離生死苦海的事情,諸佛菩薩啊,請證明我的願力是真誠的!
     就在那時,前面一棵大樹突然開始放出亮光,當他走向大樹給它一個擁抱時,樹上一片枯掉的樹皮掉了下來,師父把它放進布包,然後向願堂庵走去。那是接近黎明的時刻,慧庵禪師已經在庵前的橋頭等待。師父向禪師說:「我讀完您所寫的以後,已經寄了一封信給您,但我覺得那樣對禪師不夠恭敬,所以親自來一趟,向您報告。」在他向禪師報告完他的證悟後,禪師說:「我給你印可,你將永不退轉。不過,這件事請你隱藏一段很長的時間。」
     然後,慧庵禪師與師父一起在道場附近散步很久,互相交談,一直到過了早齋時間。大寮看到禪師很不尋常的情況,所以還特別幫他們兩人準備了早齋,禪師邀請師父同桌一起用餐,師父說:「謝謝,不用了,我已經飽足!」禪師就微笑的讓師父離開了。那是一九八六年的初秋。
     永嘉禪師在獲得六祖惠能的印可後,雖然六祖希望他多留一些時間,但他只待了一個晚上,所以人們稱他為「一宿覺」。但,師父離開慧庵禪師時,不要說一個晚上,連一餐也沒有吃。他為什麼這樣做呢?我想他應該是對韓國的佛教有一些較長遠的看法。
     回到家以後,他突然想到袋子裡還有一片樹皮,於是他叫太太過來,要給她看樹皮。令人驚訝的是,那片樹皮還在發光,但等她太太看到以後,光亮就消失了,好像是一直在等待她的樣子。太太感到神奇,也覺得害怕,在敬畏中,她決定讓先生走自己的路,於是很快的辦了離婚。終於,他可以昇華對菩薩的願力而出家。
     現在,二十年後,師父有時候會以這方便法門,向有因緣的人講述這一段故事,然而,有些人較難接受,像師父這樣平凡的人,既不是出家眾,也沒有受過什麼高等教育,只不過是個窮困的公車司機,竟然能夠了解沒有生死的偉大真理。這些人不了解的是,開悟是每個人都可能證得的,因為開悟是普遍與平等的。
     在談到證悟以及獲得印可這一段故事時,師父總會說起這一段話──
     這真是很不尋常!奇蹟發生在我身上,而我是一個沒有知識、沒有受教育,以及一無所有的人。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一個受過較好教育的人身上,那就更好了!從證悟那天以後,我所有的疑惑都消失了,我當時就領悟到,我將不會再度受生,我不會像眾生一樣死亡,我已經從生死獲得解脫了!
     師父就像古代的居士大德,例如:寒山與拾得、元曉大師與大安大師,普化與岩頭,龐居士與浮雪居士、慧月禪師與水月禪師(註1)。他就在人們可以輕易接近的地方,和大家分享歡喜與哀傷,在每一個人的心田種下成佛的因。
    註1:元曉大師、大安大師、浮雪居士、慧月禪師與水月禪師為韓國歷代的開悟者,其共同點為街頭行腳,隨緣教化渡眾。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