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公案卷壹:黃大仙
張公案卷壹:黃大仙
  • 定  價:NT$99元
  • 優惠價:989
  •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張公案》延續作者一貫細膩優秀的文筆,真摯濃厚的情感描寫,賦予角色栩栩如生的生命力;詭奇案件之間,懸疑處處,卻偶安插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段落,即使身處撲朔迷離的黑暗中,仍能在結局前尋得光芒。

    晉江文學網神級作家 大風颳過
    耗費十二載,獨具匠心之作
    中國古風懸疑文學代表作,引領漫畫、影視改編熱潮的超級IP!

    究心佈局,縝密尋思。
    詭案,皆源自於人心――

    「我剛才來的時候,你只肯賣給我素麵,就是料定了我不會吃你的麵?」
    張屏沒有回話,拿著抹布擦拭桌面。
    蘭?袖手站在旁側,不由得想,這件事算是樁笑話,卻也因此見識到今科試子中一個有趣的後生⋯⋯

    京城清明,未得細雨。
    來自各地的試子紛紛赴京,準備參與科考,但來自西川的窮書生張屏還未進入試場,卻捲入了一樁戲班的謀殺案。一本與案情若合符節的新作戲本,牽扯出多年前黃大仙作祟的未解懸案,身為嫌疑人,張屏要如何透過蛛絲馬跡證明自己的清白?

    宦海浮沉,木訥少言的張屏與八面玲瓏的禮部侍郎蘭?相遇,這場從窮書生一路向上的斷案生涯,又會面臨何種考驗?時代的大風即將颳起,儘管出身如野草,最終也將成為心正不怕影斜的棟梁。

    內容收錄:〈黃大仙〉、〈鬼筆筒〉、〈番外.古剎夜話〉、〈番外.二世祖〉
    繁體版獨家收錄:〈張公案小花絮〉、〈給讀者的話〉

  • 大風颳過

    中國大陸作家,曾被「中國圖書商報」評為十大網紅作家,於晉江文學網連載時號稱「神級作家」,廣受讀者歡迎與關注,也是古言文學創作的領軍人物。
    大風颳過文筆出眾、文風大氣,人物感情描寫細膩,故事中情感真摯;她的懸疑、探案故事越是到了結尾處,越是讓人出乎意料,既震撼又顯得真實。
  • 《張公案 卷壹 黃大仙》

    京城清明,未得細雨,天色微陰。禮部侍郎蘭?從小角門中踱出了府邸。
    蘭侍郎這幾日頗躁得慌,科考將近,攜著這個那個到他府中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但朝廷最近要清正吏治,御史台中的那些清流們寫的彈劾奏折中,本本皆有他的大名。不外乎說他收受賄賂,弄巧鑽營,貪贓枉法成性,以權謀私專精。倘若主持科考,必定會把那樣這樣對不起皇上和社稷的事情幹盡,腐朽國家的根本,蛀蝕朝廷的大梁。
    今上著人把其中幾份淋漓盡致的折子略去人名,謄寫一摞,送給蘭?,最上面壓著一張朱砂筆題字――「朕信蘭卿,定能為朝廷甄選賢才,辦好今科」。
    筆跡犀利,仍有一絲少年稚氣可尋,是皇上親筆。
    蘭?捧著這疊紙,只覺得手腕疼。
    彈劾折子上的這些罪狀,大略地說,他都沾上了,但往細裡說,又都誇大太過。
    但凡穿上官袍,誰沒有一點子這種事兒。即便那些自詡孤高的所謂清流,也不見得多麼乾淨。
    只是,拿到了這摞東西,本次科考,必定要清清寡寡,不可沾半點油腥了。
    小皇上年不過十五,手段已漸露端倪,今後越來越要打疊精神。
    蘭侍郎把御批供上案頭,右腦仁兒也開始疼。
    錢財珍玩,絡繹地送到眼跟前,卻拿不得。退了,還要賠上許多小心,折卻許多人情。
    蘭侍郎心中鬱結,便換了便服,獨自出門走走,散一散悶氣。
    出了長巷,蘭?瞥見街邊的一棵大樹下,站著一個人,正直勾勾地看著蘭府。
    那人約二十來歲,身量頗高,瘦骨嶙峋,穿著一身灰撲撲的破舊長衫,皮色黃黑,兩腮凹著,眉頭皺著,一雙餓鷲般的眼緊瞅著蘭大人的家門口。
    蘭大人覺得,這個人一定不是來給他送禮的。他立刻把做過的虧心事都想了一遍,沒想到有哪件能和這人對上。
    他又把自己早年幹過的風流事都想了一遍,即便算上他十六歲幹下的第一樁韻事,也跑不出一個這麼大的兒子。
    但那青年執著地望著蘭府的身姿實在讓蘭大人瘮得慌,恰見對面街邊走過三、四個書生。這幾人轉頭看見了那青年,頓時哂笑幾聲,低聲議論了幾句。
    蘭?繞路過去,那幾個書生走到一家茶肆外,正要彼此謙讓入內,蘭?舉步上前,拱了拱手:「幾位兄台也是今科的試子麼?」
    幾位書生與蘭?彼此寒暄一番,進了茶樓同桌共飲,閒話些科考之事。其中一個藍衣書生道:「聽聞今科有柳老太傅之孫參試,看來三甲已定下了一位,只有兩個位置可爭了。」
    另一個青衫書生道:「吾有自知之明,只要能進三甲內,哪怕末名都知足了,前三之位萬不敢想,隨他是哪個能中。」
    那藍衣書生似笑非笑道:「只可惜我們不會投胎,姓不了柳和王,也沒有萬貫的財勢,能邁得進蘭侍郎府的門檻。」
    蘭?順著他的話道:「那位蘭侍郎,說不定並非傳言中那麼勢利,方才我就見侍郎府門口站著一位黑瘦的仁兄,看打扮不像有財有勢。」
    幾位書生都笑了,藍衣書生道:「曹兄,你看到的莫不是一個穿破灰衫兒的瘦高個,有些山野鄉土氣的?」
    蘭?頷首:「是,是。」
    藍衣書生呵呵笑了兩聲:「他倒是想進侍郎府,只怕石頭獅子都不讓他進。看來曹兄真的是剛到京城,沒聽過該兄的大名。此人叫張屏,是西川郡來的試子,聽說無父無母,城隍廟裡長大,在鄉紳捐助的義學中念書,居然被他考進了西川郡舉薦進京的名錄之內。只可惜因一樁事壞了名聲,最可笑的是,竟在市集上擺攤賣麵,丟盡我們讀書人臉面。京中試子,就算和他同是西川郡來的,也沒幾個人與他往來。」
    蘭大人聽得這人慘澹的身世,心中些微發虛,又不禁回顧回顧那些背地裡幹下的事。
    應該沒有讓誰家破人亡過⋯⋯蘭大人不太肯定地琢磨。
    那藍衣書生見他愣神,接著道:「曹兄也覺得賣麵之事匪夷所思?」
    蘭?道:「的確是想不到竟去幹這個。」
    又一名褐衣書生便接著說,因為這張屏已經走投無路,據聞他剛到京城時,賃下一間破屋居住,屋主做米舖營生,覺得張屏忠厚老實,便不收他房錢,還周濟他三餐,只讓他在店舖內算帳。那店主只有一個女兒,與張屏同在店中進出,店主有意招張屏做個入贅女婿。誰料他執意不肯,那女子還差點尋了短見。
    蘭?道:「此事孰是孰非真不便說,固然屋主於張生有恩,但若張生不喜歡他家女兒,硬逼著娶也不大好。」
    藍衣書生道:「曹兄太厚道了,張屏是嫌那女子腿腳不太靈便,他念著自己倘有高中一日,有這麼位夫人不體面罷了。那女子尋了自盡,他也沒去探望。這事傳得十分廣,眾人從此都鄙薄張屏為人,他的名聲算是毀了。還有那好管閒事的,說他如果高中了,便把這件事捅到懷王面前去。只說他譏諷跛子,他今生就別想再有出頭之日。」
    蘭?含笑聽著,懷王乃是今上的皇叔,手握兵馬大權,暫攝朝政。懷王少年時,騎馬摔斷了腿,右腿微跛。
    試子之間,向來傾軋嚴重,看來這張屏是觸了甚麼人的晦氣,有意藉此打壓他。
    蘭?有意沉吟片刻,道:「或許,這位張兄有甚麼不得已的苦衷,不敢有家眷牽掛,也未可知。」
    幾位書生都又笑了:「看來曹兄愛看西山紅葉生之流寫的那些傳奇話本,猜出江湖懸疑來了。」
    與幾位書生作別出了茶樓,蘭?慢慢踱回府,思忖要不要著人查查這個張屏的來歷,又覺得這麼做未免過分多疑。
    他已不在蘭府外的樹下了,蘭?朝那棵樹瞧了瞧,決定先等一等。
    回到府中,蘭?隨便問了問內府管事最近有沒有甚麼可疑人物。管事的說,都是那些來送禮的人罷了,沒甚麼可疑的。
    這麼一說,蘭?倒覺得可疑了。
    他府上的門房一向謹慎,就算一隻蒼蠅在門前多繞幾圈,他們都要揣測是否蒼蠅腿上被刺客裝了毒針,沒道理留意不到張屏。
    管事的又道:「老爺你出去的時候,我們在後面跟著,看見過一個窮書生在門前站著,特別留意了一下,估計是個送不起禮的窮酸,站了一時,他就走了。」
    蘭?哦了一聲,不再提此事。

    科考臨近,司部衙門平添許多公務,朝中又接連要辦幾件大事,懷王即將娶妃,太后快過壽辰,蘭?連接幾天忙到天黑才回府。
    這天傍晚,他回府稍早,脫去官服,又換上一件半舊衣衫,踱出了府。
    街道上,來來往往多是儒巾長衫,一派臨考氣象。蘭?繞到一條小街口,一面老牆下,四根竹竿挑著個簡陋的棚子,爐灶在棚下升騰著迷離的白煙。
    一個瘦削的青年正掀開鍋蓋,拿著一把大鐵勺在鍋中攪拌,灰布長衫外繫著一條破圍裙,好像從鬼故事中爬出來的孤魂。
    蘭?走到攤前:「攤主,一碗麵。」
    青年掀起眼皮:「只有素麵了。」
    蘭?向那攤位上一掃,只見案桌上放著一個淺簍,裡面分明還睡著四、五枚雞蛋。
    「再加一顆荷包蛋罷,煮老一些。」
    青年嗯了一聲,一臉很不想加蛋的模樣,但沒多說甚麼。
    一旁的矮桌都空空如也,可見這麵攤的生意並不算好。蘭?隨便在一張桌邊坐下,桌上放著醋壺、辣椒碟兒,還有一個小碟中放了幾頭糖蒜。
    蘭?道:「攤主是西北一帶的人罷,那裡吃麵好放醋,京城倒是少有這種吃法。」
    青年嗯了一聲,抓了把麵粉撒在案板上:「西川郡南池縣人。」
    蘭?微微笑了笑:「南池縣,可是產大葉茶的地方?聽說那茶擱在牛乳中煮了加鹽巴最好喝,早先一些胡人愛的喝法。」
    青年掄著一根擀麵杖埋頭擀麵,乾巴巴道:「那邊冬天冷,風比刀硬,喝這種胡茶能禦寒。最冷的時候,還要再加兩滴酒。」
    蘭?道:「對,西邊的酒,也烈得好,不像京城的,只管香綿了。」
    青年沒接話,埋頭切麵,刀在案板上咚咚作響。
    麵剛下鍋,一個書生匆匆撞到攤前,一迭聲叫:「我的張屏兄呦,你怎麼還賣麵呢?早說了今天有好事介紹給你,趕緊收拾回去,再有半個時辰,人家就到了。」
    張屏抓起青菜絲下到鍋裡,在圍裙上擦擦手:「正好先賣完這一份。」
    那書生哎呀嘆了一聲:「你就是連半文錢也捨不得少掙。」
    張屏慢吞吞道:「不掙,就沒得吃。」
    書生唉聲嘆氣地拖了一張小板凳坐下:「你要是因這幾文錢,讓真正大好的生計飛了,才叫得不償失。」
    蘭?在一旁瞧著,待那書生坐定,與他搭話道:「這位仁兄⋯⋯」
    那書生一副喜好結交的模樣,立刻拱了拱手:「承蒙垂問,小弟陳籌,敢問兄台貴姓,可也是今科試子?」
    蘭?含笑道:「正是,小弟曹玉,是南郡來的,剛到京城不久。」
    蘭大人其實已不算年輕了,但自恃保養得當,朝中同僚亦常讚他翩翩好似二八年少,故而與這些小後生論交攀談,自稱一聲小弟,老臉不紅大氣不喘。
    陳籌果然毫不生疑,興興頭頭道:「真是巧遇,不知曹兄在何處居住。小弟與這位張兄是西川郡的試子,日後多多親近,討論些文章道理。」
    蘭?訝然地道:「啊?原來這位攤主兄竟也是試子麼?」
    陳籌頓了頓,望向張屏,露出慚愧慌亂的神色:「啊⋯⋯是,是⋯⋯張兄他家中貧困,權且為之,其實他學問很好,我們西川試選,他考了第三名,有些人時常誹謗他,曹兄不要聽信。」
    蘭?道:「士農工商,都是社稷的根本,本無高低貴賤。聽說朝中的大員們,早年未發跡時,亦有過臨街賣字、破廟存身之事。賣麵與賣字,有甚麼差別?許多人都寫得一手好字,卻不能像張兄這樣,做得一手好麵。」
    蘭?說這話,多半出自真心,因為早年臨街賣字的人中,就有他。蘭侍郎年輕的時候苦過,特別能體恤這些窮苦的小青年們。可惜現在大都說他勢利,實在是世人的誤解。
    陳籌又笑起來:「是了是了,曹兄這才是真正道地的見解,可惜不是人人都像曹兄這麼通情達理。」
    蘭?更加通情達理地說:「就連廟裡的神仙還有人罵,何況我等凡夫。說便任他說,做就由我做,所謂各人顧各人。」
    陳籌搓著手連連點頭:「曹兄說得太好了!」見張屏端著熱騰騰的麵碗過來,側身讓開路。「可惜今天小弟與張兄有要事,不能與曹兄盡情暢談,曹兄要得空,就去小耗子巷,我和張兄就在最裡頭門朝北那小院裡住。」
    蘭?頷首,挑起一筷子麵,自然不會入口。
    陳籌站起身,搓搓手:「張兄,時辰真的不早了,要不然我先去等著,就是巷口朝東那家茶樓裡頭,二樓包間兒已經訂下了。你回去之後換換衣裳就趕緊過去。」
    張屏埋頭收菜板,應了一聲。
    陳籌又歉然向蘭?道:「曹兄,對不住,真不是催你的意思,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了,你要是覺得這麵好,以後多光顧光顧張兄的生意⋯⋯」連聲道了別,走了。
    蘭?起身相送,坐下時假裝沒留意,啪的一聲,將麵碗掃落,湯麵潑了一地,連麵碗也碎了,那枚荷包蛋沾著泥污,躺在殘湯碗渣上。
    蘭?嘆了口氣:「怎麼就手滑了,糟蹋了張兄的好麵,連帶打破了你的碗,實在慚愧。」從袖中取出錢袋,隨便抓了一把銅板丟在桌上。
    張屏面無表情地走到桌邊,垂眼看地面,緩緩蹲下身,撿起那顆荷包蛋。
    他托著荷包蛋走到放淨水的木桶邊,舀了一瓢水,將蛋仔細洗淨,放進一個碗中,拿了掃帚,把麵和碎瓷掃進簸箕。
    蘭?正要離開,張屏端著簸箕起身,忽然道:「蘭大人,這碗麵裡沒有毒。」
    蘭?停住了腳步,轉過身,暮色之中,張屏拄著掃帚站著,如同荒野墳頭邊,一棵孤獨的酸棗樹,帶著幽幽的蒼茫,直視著蘭?。
    「蘭大人,我去你家門口,不是跟你有仇。你家門房吃了我的麵,沒給錢,我那天是去要帳。」

    蘭?沉默地站了半晌,開口問:「你怎麼知道我看見了你?」
    張屏道:「蘭大人看得見我,我就看得見你。」
    蘭?再問:「你又怎麼猜得到我是誰?」
    張屏道:「蘭大人最近被彈劾了,不敢收禮。你穿著家常衣服從蘭府出來,又不像家丁管事。」
    蘭?愣了一愣,不知怎地,竟有些想笑:「你那天既然猜到了我是誰,為甚麼不把這事和我說?」
    張屏垂下眼皮:「本來也沒多大的事,一點小錢,是我跟門房的帳目,與蘭大人無關。再說,我要因為這點事,告訴了蘭大人,他們不忿,也要修理修理我,我做的是小買賣。」
    蘭?揚起了眉,一時竟不知道說些甚麼好。
    張屏放下簸箕又回到桌邊,從桌面上拿了八枚銅板:「麵三文,碗六文錢一個,舊的,算五文。」
    手指瘦而長,聲音板板正正。
    蘭?看著他把錢收進衣袋,道:「我剛才來的時候,你只肯賣給我素麵,就是料定了我不會吃你的麵?」
    張屏沒有回話,拿著抹布擦拭桌面。
    蘭?袖手站在旁側,不由得想,這件事,算是樁笑話,因此卻見識到今科的試子中一個有趣的後生,倒也不壞。
    每次科考,是天下求功名的讀書人的頭等大事,也是朝中諸官的一件趣事。尤其是像蘭大人這種憑借科舉晉身的官兒,用林中老鳥的雙眼看著這些拚命想擠進林子的青澀小雛們,揣度著他們的將來,有一種過來人的怡然。
    這麼多年看了這麼多人,蘭大人對自己的眼光尚有幾分把握。
    看這張屏的言行舉止,倘若能榜上有名,進了朝廷,清正廉潔的黨林中,會發出一根崢嶸的新杈吧。
    他笑了笑,轉身離去,臨行前道:「也罷,這場誤會,的確是我一時多心。你叫張屏?若是在學問上也像你的眼神這般好,說不定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與本官同殿為臣。在此之前,如有機會,我再來嚐嚐你的麵。」
    張屏堆好板凳,蘭?的身影已轉過街角,餘下一抹長長的背影,在舊磚牆上拖曳而過。
    張屏收起棚子,推起板車,往家中行去。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張公案 卷壹 黃大仙》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