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09
魔王09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鉅額懸賞的好處是什麼?
    不是萬眾矚目,
    不是方便找人,
    是眾高手不希望土豪掛掉的絕對維安!
    請接受功用是狼煙、成份是便便的臭藥丸!
    收到各路高手贈丸的繼歡一家表示:……

    進入傳說的阿普陀狩獵區,
    竟出現退化為魔獸的羅伊姆族……
    阿瑾的仇人已經登陸!

    從前有位大魔王,名叫薩羅耶,
    他選擇羅伊姆族最強壯的姑娘,
    三頭魔獸深淵種。
    代表美貌、智慧、審判,
    魔王打造戒指要保護未來的新娘,
    而新娘變成了籠中囚……

  • 魔物們越來越多了。

    繼歡原本以為狩獵地只開放給收到邀請函的人,現在看來似乎不是,只要有能力,其他想來狩獵地試試身手的魔物也可以過來。

    以繼歡等人一早搭建的帳篷區為中心,附近漸漸多了很多簡陋的小帳篷,這些帳篷就屬於那些後來的魔物了。這些魔物大部分是獵手,對於他們來說,如果僥倖能夠在狩獵地獵到一頭值錢的魔獸,賣魔獸的錢搞不好就夠他們一年的吃喝了,阿普陀獵區的魔獸很好銷售,就算內區那些大人物們看不上眼,自己帶回去賣給普通的魔獸商人也能有不錯的價格。就算當真什麼也獵不到也……也不要緊,能從裡面帶點東西出來也很好。何況對於東北部、尤其是北部的年輕魔物來說,能夠到阿普陀獵區狩獵是具有非常重要意義的事情:無論多麼幼小的魔物,一旦他可以在阿普陀獵到獵物,哪怕是再一般的獵物,也標誌著他們可以「成年」了。所以每年專門過來舉行成年禮的北部魔物也有很多。

    除去這些獵手,周圍還起了一些稍大的帳篷,這些帳篷自然就是想方設法過來的魔獸商人的。雖然沒有邀請權,不過他們也知道阿普陀獵物的珍貴,內圈的大人物可不是什麼都看得上的,人家也不是什麼垃圾都收的,那些大人物們看不上的「垃圾」,自然就由他們笑納啦~

    咳咳──

    雖然說撿垃圾這個名頭不算好聽,可是外面的魔物可搞不太清楚這些彎彎繞繞,只要能拿出阿普陀的東西,外面自然認為這是有門路的魔物!

    短短兩天內,帳篷區就擴大了足足兩倍!

    然而這段時間內過來可不僅僅只有魔物。

    今天早上一大早繼歡是被外面魔物的驚叫聲吵醒的。屋很快就進來報告了:卻是外面營地的魔物被魔獸群攻擊了。

    知道阿普陀狩獵地即將開啟的並非只有魔物,魔獸們也通過某種方式意識到了這件事。就像魔物一樣,它們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我們住在內營地還好,官方會保護這片營地的安全,如果什麼都和外面的魔物一樣,那邀請函也就不值錢了。」聽到這個消息,尼耶只是淡定的喝著茶水。

    雖然一開始覺得這種名叫「茶葉」的飲料有些苦澀,可是喝多了就能品出這種水的好處。

    「不過,能夠住到內營地的魔物也不需要保護就是了。」又喝了一口茶水,尼耶先生拿出自己的小寵物,剩下那點茶水他就都分給「小綠」了。

    那天中午,繼歡他們就吃上了新鮮的魔獸肉──外面的魔物已經開始獵殺附近的魔獸來賣了。

    就像能夠抵達這裡的魔物本身就是能力在水準之上的魔物一樣,能夠抵達這裡的魔獸也是相當不錯的魔獸。除了獵殺之外,他們還捕獵這種魔獸,就算抓不到阿普陀獵區內部的魔獸也不要緊,能夠抓到外圍這些魔獸,回去掛個阿普陀的名頭也是很好賣的。

    內營地還沉寂的時候,外面的營區已經如火如荼的開始捕獵了!

    外營區的魔物自然是無法進入內營地的,然而無法進來也沒關係,他們自然有自己的管道得知內營區的消息,沒多久,阿瑾發布的巨額懸賞令便在外營地也「轟炸」了一回,懷著淘金夢的年輕獵手們目光熠熠,所有的魔獸商人也都期待著獵手們帶回更多的獵物……

    就在這種緊張、焦躁而又充滿期待的氛圍中,繼歡抵達狩獵區的第二天傍晚,正在吃晚飯的時候,外面忽然有一頭魔物過來了。

    「繼先生,通往阿普陀狩獵區的道路即將通行,接下來您有兩個選擇:留在營區等候,進入阿普陀獵區觀光狩獵。」這頭魔物的袍子一角上有個明顯的標識,證明他是來自最中央那個白色帳篷的工作人員:「如果你選擇進入狩獵區觀光狩獵的話,請帶上這個,這是我們為高額懸賞令發布者特製的保護裝置,遇到危險的情況下,您只需要點燃這個,獵區內的魔獸便會自動遠離,此外,最近的獵手也會立刻向您的方向奔去。」

    「當然,您要為此成功營救您的獵手支付一筆費用就是了。」那頭魔物說著,恭恭敬敬的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大盒子,他還打開盒子以示安全:裡面是一粒黑黝黝的圓珠子,看起來有點像中藥丸子。

    「進入獵區一般是為了在獵區內優先收購魔獸,如果是最高懸賞金發布者的您的話……我想您大可以在獵區外等候,所有魔物都會選擇將最好的獵物留給您的,請放心,在獵手們都離開營地的時候,我們會派專人保護營地,除此之外,營地內的餐飲設施和娛樂設施將照常營業。」

    將盒子再次闔好,魔物笑咪咪的將盒子遞給一旁明顯是護衛的屋,然後便行禮退下了。

    在他離開後,屋將盒子遞給了繼歡,繼歡忍不住拈起盒中的「丸子」,不是石頭,亦不是金屬,那東西更像泥巴捏成的,繼歡原本還想嗅一嗅,不過他餘光瞥見自己腿邊黑蛋驚恐的小表情。

    繼歡怔了怔,抬起頭看向四周的時候,周圍其他魔物的表情明顯也有點不對頭,阿瑾的表情算是最淡定的,不過繼歡注意到他也在自己打開盒子的時候後退了一步。

    心中燈泡一亮,他想他知道這玩意大概是什麼了。

    繼歡:=-=

    不就是糞便嗎?

    他們住在山上的時候,為了防止山上的野獸跑進院子,周圍的鄰居就經常想方設法弄點狼糞過來,他懂的。

    不過繼歡到底去洗了洗手。

    那個盒子最後被繼歡裝進黑蛋的包包裡了。

    背著一枚便便丸子的黑蛋看起來有點坐立不安,不過想到這是啾啾交給自己保存的東西,小魔物忍辱負重的憋住了!

    金錢的力量就是大,他們明明是跟著尼耶先生過來的從屬人員,可是巨額懸賞令一出,官方的工作人員居然是先通知的他們,在繼歡洗完手之後,隔壁的尼耶先生才過來。

    「狩獵地要開了!」尼耶先生的手裡還攥著一把肉串,顯然他也是在吃晚飯的時候得到通知的。

    「您去嗎?」繼歡先問他。

    尼耶先生搖了搖頭:「裡面太危險了,我雖然帶了護衛,不過還是想穩妥點,在外面等著就好了。」

    繼歡點點頭表示理解:尼耶先生原本就是為了他們才過來的,如果裡面真的危險的話,實在沒有必要去冒險的。

    倒是他們……

    他看向了阿瑾。

    不止他,屋子裡所有的魔物幾乎都看向了阿瑾──對於葉法爾的魔物來說,他們所有魔物出生後掌握的第一項必備技能幾乎都是捕獵,從小就聽說過阿普陀的傳說,這導致了他們幾乎沒有一頭魔物不想進去獵區一試身手的。

    所有魔物的注視下,阿瑾點了點頭:「我會進去,不過不會全部都進入,一部分人手進去就好。」

    他笑了笑:「難得來一次,不進去一趟挺可惜的不是?」

    尼耶先生表示理解,將消息通知給繼歡等人,他很快就告辭了:「如果打算進去的話,就趕緊準備一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在尼耶先生離開後,繼歡迅速做好了出發的準備。

    繼歡一家連同那吉、小灰、阿西木先生是必然要進去的,除此之外就是以屋為首的護衛們了,阿布也被屋選中一同進去。

    在留守魔物羡慕的目光中,繼歡一行十八頭魔物離開了帳篷。

    外面已然是人山人海!

    原本休息在各個帳篷裡的魔物們全都出來了!周圍的帳篷少了好多,所有魔物都是一副整裝待發的樣子!

    他們周圍的都是內營區有邀請函的魔物,而在更遠一些的地方,繼歡看到了外營區魔物們湧動的人頭。

    繼歡一行人被引到了比較靠前的位置,一路上走過去,拜訪過他們的魔物紛紛向他們打招呼,除去招呼以外,繼歡還收到了各種各樣的「丸子」。

    「拿著吧,進去之後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遇到危險就點這個,如果我在附近的話,一定立刻跑過去救您!」

    幾乎所有獵手都送了「丸子」給他們,當然,除了那頭身形巨大的用刀魔物。就連看起來很高冷的黑也送了一枚黑丸子過來。

    看來巨額懸賞的好處真是多!有這樣一筆懸賞在那裡,估計在場的魔物都不希望他們掛了,某種程度上說……他們還真的是整個營區安全係數最高的魔物了。

    看來,在那次被所有魔物伏擊之後,阿瑾已經研究出了最高等級的「保命守則」了。

    將自己暴露在所有魔物的視線之下是一條,將自己的利益和所有魔物的利益聯繫起來是第二條。

    心裡想著,繼歡將所有「丸子」都拜託給黑蛋「保管」,他自己則是開始不著痕跡的觀察起一會兒要走的路。

    這裡是一片冰原。

    三面都是一望無際的白,只有一面不是陸地而是海。

    是的,是海。

    繼歡一開始沒有發現,因為海面都被凍住了,直到外營區有人搭帳篷的時候不小心捅破了堅冰掉了下去、進而被可怕的海底魔獸吃掉,他才發現其中一面是被凍住表層的海洋。

    可是那又怎麼樣?他並不算是想像力豐富的人,實在想不到接下來他們會怎樣。

    按照他們現在的站位來看,莫非是讓他們從海面上走過去?

    海上又沒有路,上面的冰層也不是十分堅固,不會吧?

    心中充滿了疑惑,不過繼歡也不是遇到什麼疑惑就發問的人。

    抱著對前往狩獵地路徑的疑惑,繼歡抱好黑蛋,靜靜的站在阿瑾身後。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的***口卡***嚓聲。

    然後第二聲、第三聲……

    「海面的堅冰裂開了。」彷彿知道他心裡的疑惑,屋小聲的將自己看到的情景報給繼歡聽。

    繼歡抬頭向前方的海面望過去,正如屋所說:海面的冰層忽然大塊大塊的裂開了,美麗的蔚藍色閃電一般出現在白色中間,然後那裂痕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漸漸地,海水全部露了出來!
    無數的海底魔獸趁機跳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看著那些海獸龐大的身軀與巨大的利齒,繼歡心中不寒而慄:不會……是要他們從這群海獸身上踩過去吧?

    不過顯然不是!

    海面重新出現之後,海水重新流淌起來,稍後沒過多久,不知道為何,海水忽然大面積的減退了起來,而就在海水減退到某個程度的時候,海水下方忽然出現了一條路!

    不算寬,也不算十分平坦,可是那卻真真切切是一條路!

    海底下方的路!

    繼歡細長的眼睛微微睜大了。

    「就是現在!快點過海!」不知道是誰率先吼了一嗓子,魔物們忽然開始動了!

    最前方的魔物飛快的跑了起來,身上的袍子忽然被抓緊,繼歡發現自己亦被阿瑾拎了起來。

    慌忙抱緊懷裡的黑蛋,繼歡跟在一群魔物中踏上了通往狩獵地的海底小徑!

    ──250──

    那真是一段驚心動魄的路程!

    所有的魔物都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著!

    路並不算寬,僅容四頭左右標準體型魔物並排通行的樣子,可是魔物們會老老實實並排奔跑嗎?想當然不會!

    他們躍起的相當高,後排的魔物不斷向前排跳去,前方的魔物如果不想被他們踩壓到,只能跑得更快、或者移動到更前方的位置去。

    繼歡很快明白這是為什麼了:海水!

    經過短暫時間的退潮之後,海水居然又重新開始上漲了!

    雖然上漲的速度並不算慢,可是……

    向後望了一眼身後密密麻麻的魔物,這麼多的魔物,他們當真能在海水重新淹沒這條道路之前跑完這條路嗎?

    難怪魔物們奔跑的如此快!

    何況危險不僅如此──

    繼歡很快聽到了來自後方的吼聲!

    不是魔物、而是魔獸的吼聲!

    看到那頭碾壓著魔物狂奔而來的黑色魔獸,繼歡心中一顫:是了!還有這些魔獸!

    想要通過這條唯一的路到達彼岸的不只魔物、還有早已等候在帳篷區周圍的魔獸!

    除此之外……

    混亂中,有一頭年輕的魔物當即掉進了海裡。雖然海水距離道路有一段距離,雖然海水非常冰冷,不過這對魔物倒也沒什麼,他很快浮了上來,然而──

    就在他想要重新爬回上方的道路上時,海底忽然躍出一頭海獸,巨大的嘴巴完全張開,直直朝著正在向上攀爬的魔物咬去!

    剩下的魔物們跑的更快了!

    繼歡心中不寒而慄──

    現在海水距離道路還有十分遙遠的距離,這是海獸們躍不上來的距離,所以魔物們面對的危險只有陸地上的魔獸與其他魔物,一旦海水持續上漲,漲到那些海獸可以抵達的高度時,他們面臨的危險就成了三個,一旦海水重新將道路淹沒……

    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這個時候,阿瑾抓著他的手忽然一鬆,就在繼歡愣神的功夫,很快的,他感覺自己的腰被攬住、卻是阿瑾用胳膊攬住他的腰,把他攜在胳膊中,提速前進了。

    屋等魔物就在他們身後,呈扇形將他們包圍起來,後面的魔物根本無法衝過來,他們十分安全。

    注意到阿爺和小灰也跟得很好的時候,繼歡總算放了心。

    足足在這段凶險的道路上奔跑了十一分鐘,繼歡被放下來的時候頭重腳輕險些跌倒,幸好阿瑾的手沒有離開,在他身子不穩的時候有力的一托,繼歡這才站穩。

    他反射性的向身後的路上望去:絕大多數魔物已經成功抵達了岸邊,只有隊伍最後面的幾頭魔物和魔獸還沒有跑完,海水越漲越高,迅速漫過了路面,一個浪頭接一個浪頭不斷打過來,那些魔物、魔獸在海浪中繼續狂奔,又有兩頭魔物跑到了岸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他們身後兩米左右的地方,忽然打過一股巨浪──

    等到那兩頭魔物心有餘悸的向後查看的時候,身後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之前還在他們身後跑著的幾頭魔物、魔獸已經全部消失了。

    他們或者被剛才的巨浪捲走,或者是被巨浪裡的海獸叼走,總之,他們大概再也沒有機會上岸了。

    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路,僥倖抵達的魔物們迅速拍了拍膝蓋上的冰渣,挑了一個方向,他們轉眼便消失了。

    魔物們陸陸續續離開了,名叫黑的魔物臨走前還特意繞到他們面前了一下。

    「記得,有事燒丸子。」居高臨下看著繼歡……胸前的黑蛋,黑用帶著手套的手指了指小魔物胸前的背包。

    黑蛋就緊張的點了點頭。

    黑這才甩頭離開了。

    「我們也走吧。」阿瑾隨手指了一個方向,繼歡一行人隨即向那個方向走去。

    大雪簌簌的下著,周圍魔物離開的最後痕跡迅速被掩蓋住,繼歡等人的痕跡也隨即被遮掩住了。

    「放輕鬆,接下來就是我們捕獵的時間了,我們只需要在這朵花的最後一枚花瓣落下之前趕回之前抵達的地點就好。」阿瑾說話的時候,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透明的小瓶子,瓶子裡有一朵花,那花瓣是藍色的,在有點昏暗的天色中彷彿發著瑩瑩的光。

    八成是在出發前「官方」的工作人員發下來的,那時候繼歡正忙著把便便丸子塞到黑蛋的包包裡。

    聽到雇主這麼說,屋等魔物卻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繼歡明顯覺得他們放鬆了下來。

    之前的緊張全部來自於對陌生地點、未知事件的小心謹慎與提防,一旦確定這種警報解除的時候,他們就會重新放鬆下來,哪怕周圍的環境其實更危險了。

    「這附近有小型魔獸,應該是群居的,體型大概……大概和奧比達差不多。」小心翼翼的將地表一層厚厚的浮雪吹去,露出下面堅冰上的幾枚腳印,屋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在他身邊,瘦小的奧比達無語的看著同伴們都朝自己的方向看過來。

    大概是想到了一群奧比達在一起奔跑的樣子,護衛們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水晶也湊到了腳印旁邊──三頭馱獸中只有他跟過來了。由於奔跑速度不夠快,一路上都是屋把他拽過來的,大概是路上和屋接觸比較多的緣故,他現在也不那麼害怕屋了。

    「這腳印看起來像一種名叫斐猞的珍貴魔獸,不過也不能完全認定,斐猞的腳印要比這邊的腳印小,而且……」

    水晶說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奧比達,然後謹慎說道:「斐猞的體型只有奧比達的三分之二。」

    奧比達於是再次接受了同伴們打量的目光。

    「斐猞長什麼樣子?它們的優勢和劣勢是什麼?說說看。」屋卻對水晶的話很感興趣,轉過頭,他擺出了一副聆聽的姿態。

    水晶就有點羞赧了。

    抓了抓頭,他小聲道:「斐猞的體型長得有點像莫爾特,不過卻是肉食魔獸,牙齒長得有點像諾八。」

    來自葉法爾的魔物們便滿頭問號了。

    沒辦法,這就是西北差異。

    兩地雖然語言一樣,可是好些叫法已經完全不同了,何況還有好些不同,水晶提到的斐猞西部魔物不認識,他提到的莫爾特和諾八同樣沒人知道。

    看著大眼瞪小眼的護衛們,阿瑾開口了:

    「莫爾特很像莫法特,而諾八則應該是諾爾八的變種。」

    使用西部的魔獸解釋,這下子,葉法爾的護衛們就全聽懂了。

    發覺繼歡還沒有懂,阿瑾於是又低聲向他單獨解釋了一次:「就是體型像山羊的貓。」

    繼歡秒懂。

    「斐猞的皮毛是白色的,眼睛是黑色的,遠遠看起來和雪地的顏色差不多,它們習慣用用爪和牙齒攻擊,弱點是尾巴,斐猞的臀部後方一般會有三到四股非常長的毛髮,看起來和尾巴差不多,那是為了保護它們脆弱尾巴的障眼法。」為繼歡解釋完,阿瑾就繼續為大家普及斐猞的知識。

    一路走來,阿瑾的熟稔與冷靜所有魔物都看在眼裡,明明都是第一次來,對方卻無論何時都遊刃有餘,可以說現在能這麼順利全是對方的功勞,自己這幫護衛倒顯得有些沒用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