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10(完)
魔王10(完)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書摘/試閱
  • 他是世界唯一的「沌」,
    與薩羅耶共得魔王死後散在世界的魔力,
    長髮是他的力量與即將成年的印記,
    他的仇人斬斷了他的長髮,
    毀了他的心核,
    他受盡苦痛、永遠無法成年,
    以為活著只剩復仇,
    可黑暗的世界裡出現了他的光明──
    繼歡。

    被冰雪覆蓋的世界只剩混沌,
    領著魔物群起反擊敵人的黑髮魔王,
    心裡記掛著讓他的心柔軟而強大的愛,
    這一刻,黑髮魔王感覺自己無比強大。
    他活下來的目的,
    正是為了保護他的家人、他的繼歡……
    他唯一的世界,第四十八章
    ──284──

    繼歡醒過來的時候,陽光正暖暖的灑在他的眼皮上。

    陽光?暖?

    他?症了一下。

    隨即慢慢的睜開眼睛。

    這一睜眼,他隨即跌入了阿瑾烏沉沉的眼眸之中。

    阿瑾那雙烏黑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看到自己睜眼,他開口問:

    「還疼嗎?」

    阿瑾的聲音就像某種樂器一樣,繼歡說不好具體是那種樂器,可是他覺得很好聽。

    他隨即感到了冰涼手指在自己太陽穴位置的有力按壓,繼歡這才意識到阿瑾問的是這個。

    五感一回籠,他隨即感受到頭部劇烈的疼痛。

    繼歡皺緊了眉頭。

    阿瑾隨即按壓的更加用力一些。

    同時伴隨的還有陣陣涼風,待到自己適應這股疼痛適應的差不多,繼歡這才看到黑蛋著急的小臉蛋。

    趴在自己胸前,黑蛋正用力的朝自己的頭吹氣。

    一小股一小股的,別說,還挺涼的。

    嘴角不醒目的揚了起來,繼歡把黑蛋按在懷裡,制止了他。

    雖然陽光很溫暖,可是這小傢伙吹出來的冷風可是真的挺冷。

    抱著黑蛋,繼歡自個兒坐了起來,靠在椅背上,感受著列車「***口卡***?」「***口卡***?」顛簸的感覺,又看到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的窗外景象,繼歡這才想起來自己現在正在回家的路上了。

    回家。

    回到葉法爾。

    葉法爾已經是他的家了。

    「喝點水吧」看到繼歡自己坐了起來,阿瑾就打開了一個保溫杯,打開瓶蓋,裡面溫熱的水蒸氣就散發了出來。

    青蛙造型的保溫杯,一看就是黑蛋的杯子。

    列車上可沒有保溫杯這種東西,況且魔物們也沒有喝熱水的習慣,倒是黑蛋在啾啾和阿爺的教導下,從小就習慣喝溫熱一些的白開水,他是隨身攜帶保溫杯的。

    不用說,眼前這個保溫杯就是黑蛋為了心愛的啾啾「貢獻」出來的了。

    「啾啾,多喝熱水呀!」看,黑蛋把阿爺常對他說的話也學會了。

    看著小魔物像模像樣皺著小眉頭關懷自己的樣子,繼歡(內心)一樂,當即就拿起了杯子,黑蛋貼心的幫他托著杯子,繼歡喝了好幾口熱水,胃被溫水熨開,看到窗外的陽光,他的心終於從可怕的地方迷途而返。

    「你好像作了噩夢。」阿瑾在他旁邊說。

    又喝了一口熱水,繼歡將視線移向他,半晌又移開:「我說了什麼夢話嗎?」

    「並沒有,只是皺著眉頭,看起來很痛苦。」

    「……那我就不記得了。」繼歡說了一句一看就是謊話的謊話。

    好吧,隔了這麼多年,他仍然不善於說謊。

    「喲!小花你醒啦?」阿爺剛好從後面走過來,看到孫子醒了,老魔物高興得很,立刻樂顛顛跑到後面準備食物去了。

    和一般的家長不喜歡看到孩子賴床不同,阿爺最希望看到孫子賴床了。

    沒辦法:孫子太自律了,不管多辛苦,第二天一定會按時起來,他老人家看在眼裡,雖然欣慰又自豪,可是也心疼的緊,勸說無用的情況下,他只好努力學習熬補湯的方法了。

    繼歡一直過著非常自律的生活,黑蛋跟著啾啾睡覺,有樣學樣,也成了一頭非常自律的小魔物,從來不用大人叫的,到了點自己就爬起來了,如今全家偶爾有個人賴床的話,那個人多半是他老人家。

    真是不好意思啊!

    「來嘗嘗,那吉給你做的煮麵條,放心,麵條是阿爺揉的。」最後一句阿爺是小小聲說的。

    那吉熱衷於學習做飯的方法,可是他很難控制力道,揉出來的麵條贏的不得了,一般魔物根本沒法下口,即使是好朋友,阿爺也不敢把他做的麵條端給自個孫子吃啊。

    這可是親孫子。

    不過除了?麵條揉麵皮等細緻活還做不好以外,那吉如今燒飯確實有模有樣了。

    繼歡吃了三碗才停口,剩下小半碗麵條實在吃不下了,黑蛋就自告奮勇幫他解決掉。

    「他也該餓了,你一直不醒,他就一直不好好吃飯。」當著正在埋頭吃麵條的黑蛋的面,阿瑾正大光明的告狀。

    黑蛋的小身子僵了一下,不過很快端起大飯碗,繼續呼嚕嚕的喝湯。

    估摸著這一小碗麵條不夠,繼歡和阿爺商量了一下,索性又給黑蛋弄了點其他的飯,小魔物直到吃到肚皮圓潤的鼓起來才停手。

    吐著氣,小魔物只能渾身軟軟的躺在啾啾身邊了。

    抱住啾啾修長的大手,小魔物滿足的想著:啾啾的手真好看呀~手指長長的,白白的,指甲乾乾淨淨的,永遠修剪的整整齊齊,真好看呀真好看~

    黑蛋的小爪爪什麼時候才能長成啾啾這樣的呢?

    其實啾母的手也很好看呢!

    他用短短的小手摸著啾啾的手指,由於他經常這樣摸來摸去,繼歡也不在意,就任由他摸。

    直到黑蛋小小的叫了一聲:「呀!」

    他才低下頭去。

    然後就看到小魔物看著自己手上的一截紅線,有點著急的在自己的袖子裡翻來翻去。

    「怎麼了?」繼歡不解的問。

    還是阿瑾回答他的:「他把星星串在紅繩上,做了手串給你戴上了,在你睡覺的時候。」

    黑蛋製作的星星,阿瑾在確認安全後就給他了,在大人們忙碌的時候,他則請屋幫他找了一些紅色繩線,守護小尼加迪睡覺的時候,小魔物在旁邊做起了手工。

    他給一家人一人做了一根手串,現在那些手串正綁在各人的手腕上,繼歡那條是他親手戴上去的,怎麼啾啾一覺醒來就沒了?

    他還沒有炫耀給啾啾看呢!

    小魔物有些著急了。

    想到阿瑾說的,那些「星」就是「力」,繼歡彷彿若有所感,有點心虛,他低頭看著著急的黑蛋,然後又看了看阿瑾。

    難怪自己可以進行的如此順利,現在想來,黑蛋送給自己的「星」應該居功甚偉吧?

    「把我這顆送給啾啾吧?」阿瑾就抬起手來,露出自己手腕上的紅線對黑蛋道。

    小魔物就癟了癟嘴可憐兮兮的看著他:「可是那就成了阿瑾送給啾啾的了,不是蛋蛋送的了。」

    阿瑾:……

    繼歡:……

    他們最終想出了解決方法,還是用阿瑾手上那顆星做原料,由黑蛋將它分成了兩顆較小的星星,然後再分別穿到阿瑾和繼歡手上的紅線上。這樣一來,阿瑾仍然有紅線,繼歡的星星也有了。

    雖然阿瑾的星星變小了很多,變得幾乎和黑蛋手腕上那顆一樣了,可是三個人的星星差不多大,看起來倒是一模一樣了。

    摸摸阿瑾手上的星星,又摸摸啾啾手腕上的,最後再摸摸自己的,小魔物抿著小嘴笑了。

    整個過程繼歡只看到黑蛋非常輕鬆的將「星星」分成了兩團,捏泥巴一樣把它捏成了兩顆星,而阿瑾看到的卻是黑蛋對力的收集整理乃至重新塑造。

    「很不錯。」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星,他沉聲道。

    繼歡不解的看了一眼他,阿瑾卻笑了,搖了搖手,他將手腕上的星星沉入了衣袖內。

    然後和繼歡說起他們離開後發生的事:

    「我們正要離開的時候,據說全城的魔物都作了噩夢。」

    「極端可怕的天氣,無比強大的魔獸……夢到什麼的都有,不過共同點就是作了非常可怕的噩夢。」

    「被嚇醒之後,所有魔物都開始預訂車票準備離開了。」

    「去勸說了半天,沒想到還沒有一個可怕的噩夢管用啊!」阿瑾笑著說。

    繼歡就摸了摸頭,然後抿了抿唇。

    「不過這樣一來,可能回去之後還需要你去優瑪城那裡住一段時間,我把我在優瑪城的地址留給當時去談話的魔物們了,他們中的一些搞不好會過來找我,我對這些事情不在行,需要你的幫助。」阿瑾接著說。

    「沒有問題。」繼歡點了點頭,沒有說任何其他的話,思緒已經轉到接下來可能面臨的情況需要如何處理上了。

    自己實在是一頭幸運的魔物呢。

    看著專注想事情的繼歡,黑髮魔物撐著下巴想到。

    雖然未來可能面臨非常可怕的事情,可是奇異的,他心中卻非常柔軟。

    柔軟卻強大。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無比強大。

    而此時的妙樂尼城內──

    雪正坐在一面巨大的圓桌旁邊,開會。

    他的對面是卡拉西,而周圍則是這城中舉足輕重的魔物們。

    溫泉協會和魔獸協會,這是北部兩大支柱產業的協會,此時坐在這裡的就是這兩大產業的共同所有者。

    為著城中的巨變,這群魔物正在憤怒的開會。

    一批魔物正在指責卡拉西,認為他不應該將深淵魔獸賣給外來魔物,他們應該通過「各種手段」將那魔獸「拿」回來。

    而卡拉西則是嬉皮笑臉著,只說誰能付出他滿意的價碼,那魔獸就是誰的,無可厚非。

    他們的爭執還沒有結束,溫泉協會的魔物們更大聲的咆哮聲隨即淹沒了整個房間。

    溫泉為何會忽然失溫,是否是有魔物吸收了泉水中剩餘的全部力所導致的。

    他們爭執個沒完沒了。

    然而卻沒有一頭魔物願意去尋找那吸收了所有力的魔物。

    雪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爭執不休的魔物,看著對面仍然嬉皮笑臉的卡拉西。

    然後──

    室內的氣溫忽然驟降。

    鋪天蓋地的寒流忽然湧進了這個房間似的,只短短一瞬間而已,下一秒,整個會議室忽然變得安安靜靜。

    正在爭吵的魔物們維持原樣被凍住了,整個會議室瞬間變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陳列室。

    「呼……終於安靜了。」卡拉西大笑道。

    這一刻,雪忽然感覺自己無比強大。

    強大卻孤單。

    ──285──

    「天氣真的越來越冷了。」雖然列車上只有包車的客人,然而列車的一切服務都是比照慣例進行,一大早,過來送盒飯的阿麗忽然說。

    身前身後各背一頭小魔物,阿麗身上衣物的厚度早已不夠,如今她家小魔物身上穿的衣服還是黑蛋覺得「小妹妹有點冷」而主動送出的自己的舊棉衣。

    黑蛋愛漂亮,阿瑾似乎也熱衷於支持他這個愛好,結果就是黑蛋在北部行之後多出了很多漂亮的小棉襖。

    發覺阿麗背上的兩頭小姑娘開始流鼻涕之後,黑蛋立刻送出去了兩件自己的花衣裳,這讓阿麗對他感激不盡,知道這頭小魔物愛喝熱水,在燃料已經很緊張的情況下,阿麗仍然在爐子邊給他煨了一壺熱水,黑蛋是頭大方的小魔物,阿麗給他熱水,他就拿出neinei粉,讓啾啾給他沖奶,然後和兩頭小姑娘一起喝。

    阿麗來的也就更勤了。

    老占這樣一頭小魔物的便宜怎麼聽也不像話,阿麗把之前收的他們的包車費全部退給他們了,然後用這筆錢從黑蛋這裡換了好多罐neinei粉。

    「這可是個好東西,我們家的孩子之所以長得這麼壯都是靠每天喝馱馱奶,也就是我們家是開列車的,每天都要去東部一趟,這才能買到孩子們喝的奶,這次之所以不願意載你們回來也是因為還沒有採購到足夠量的馱馱奶,不過我倒不知道有neinei粉這種東西,這可真是個好東西!有了它,我們以後也不用買了奶就趕緊喝完了,也能存放一段時間。」

    阿麗先是感歎了一番neinei粉這項偉大的發明,隨即臉色一沉:「普爾旺達已經有好久沒有新鮮的駝駝奶進店了,往常這邊應該已經比較暖和了,如今卻越來越冷,甚至鐵軌也開始凍住了,我現在真的相信你們和我說的北部出事是真的了。」

    怎麼著也算是老熟人,一上車水晶就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和阿麗說了一遍,可惜阿麗並不相信,然而隨著列車的行進,雙方交流增多,更主要的還是沿途環境的變化,阿麗已經開始將信將疑了。

    列車燃料的消耗量足足是之前的兩倍,如今甚至有往三倍發展的趨勢,鐵軌被冰封住了,阿麗不得不派出三分之一的家人到前頭提前清理鐵軌,燃料緊著動力裝置優先使用,如今列車上的取暖設備卻是已經停止了。

    好在沒有魔物比繼歡一行更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對此他們完全表示理解。

    就將他們即將進入沙漠旁邊那個邊陲小鎮之前,大約還差三百米左右的時候,任憑阿麗一家如何精心保養,鐵軌還是全部凍住了。

    列車停下了。

    「我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你們說的了。」阿麗的神色已經變得十分嚴肅了。

    「看!我們兩族可是老交情,我們雖然是騙子強盜,但是騙誰也不會騙你啊!」水晶立刻揚眉吐氣了起來,這頭在繼歡面前一向穩重的魔物,在阿麗這個看他長大的魔物阿姨面前也變得活潑了不少。

    「看你說的──」砂礫沉聲喝止了他,然後恭敬的向阿瑾和繼歡道:

    「歡迎你們回來,繼先生。」

    對此早有準備,砂礫一大早就派族人守在鐵軌的必經之地,一旦發現列車的身影就立刻通知自己過來。

    對於繼歡一行,他是衷心感激和信任的。

    水晶想辦法聯繫到他、將北部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他立刻相信了這件事,並且立刻開始安排接下來的事情了。

    他打算離開這片沙漠,到西部去。

    關於他的這項安排,他也請水晶提前和繼歡說了,他只是告知而已,其實並沒有想在這方面得到繼歡等魔物的幫助,在他看來,對方對自己一族的幫助已經足夠多了,然而「繼先生」卻再次寬容的表示他們可以一起走,一起到他居住的優瑪城去,他會為他們安排接下來居住的地方。

    這一刻,砂礫只有一個想法:「哦!魔王保佑,他們搶對魔物啦!」

    對於離開故鄉,馱獸一族是激動充滿期待的。

    畢竟他們其實早就想離開這裡到更適合居住的地方生活了,只是困於很多族人無法化形以及找不到好工作而已,如今有了好心魔物的安排,他們還怕什麼?當然是收拾細軟,大包小包的整裝待發了。

    早在繼歡一行抵達之前,他們早就變成了馱獸的姿態,互相幫忙把行李掛上去,就等著繼歡他們到達之後背人了。

    「阿麗,我們要離開這個生活了幾百年的地方了,到西部的城市去生活,北部發生了大事情,水晶已經和妳說了吧?這些天氣候變化非常大,想必妳也看出來了,妳接下來是怎麼打算的,要不要考慮搬家?」水晶在旁邊分配著馱獸和魔物的組合搭配,這段時間裡,砂礫繼續和阿麗說著話。

    砂礫是馱獸這一支的首領,而阿麗則是他們這個大族群的首領了,對於族群未來的安排,她毫無疑問是有最高決定權的。

    「你們可以跟著我們一起離開沙漠,論對這片沙漠的了解度,沒有魔物能超過我們了。」砂礫對她道。

    他們的對話並沒有避諱阿瑾與繼歡,他們說話的時候,阿瑾和繼歡就在一旁站著,聽著。

    在繼歡看來,這兩個族群的關係是真的不錯了,在逃難的時候還能想著拉對方一程,這是真的交情了。

    他以為阿麗一定會同意的。

    誰知──

    阿麗卻搖了搖頭。

    「謝謝你,砂礫。」

    「不過我不能就這麼離開。」

    阿麗拒絕了。

    「我們家祖祖輩輩留下來的這段鐵軌凍住了,列車也凍在上面了,我們說什麼也要把列車和鐵軌都修好才行,後面還有其他的旅客,雖然路上很艱難,可是我這邊已經收到一部分訂票了,我得回去一趟再出趟車才行。」

    「畢竟,做了這麼多年壟斷生意、收了這麼多年的高價列車票,這麼多年承蒙惠顧,總不能在這個時候自己跑路,其他線我管不了,起碼我們家這條線,我得把最後買票的這些乘客都載到目的地!」

    阿麗說著,忽然爽朗的笑了。

    繼歡的眼睛微微睜大了,這一刻,他覺得眼前這頭五大三粗的女魔物竟是充滿了魄力與氣勢。

    美麗無比!

    「真拿妳沒辦法,這是我畫的地圖,你們辦完差事,如果還想走的話,就按著這張地圖走吧。」像是早就知道阿麗可能不會同意,砂礫從懷裡掏出了一份皮紙,然後交到了阿麗手上。

    「謝啦!砂礫。」阿麗爽朗的揮了揮手。

    列車家族繼續忙碌了起來,他們要清理鐵軌,補充燃料,蒸新的列車便當,然後返程回去接最後一批旅客。

    而繼歡等魔物則將在馱獸一族的背上重新進入沙漠,走過漫長的沙漠旅程,他們就可以抵達西部城市了!

    「她可真厲害。」阿麗等魔物的身影已經越來越遠了,繼歡這才對旁邊的阿瑾道。

    砂礫正走在他們身邊,聽到繼歡這句話便接口道:「這就是家族企業的堅持啊!作為短生種,我們單頭魔物註定積累不了太多的生存經驗,也達不到高階魔物那麼厲害的能力,但是我們依靠族群而居,祖祖輩輩所有魔物生活在一起,有長輩口耳相傳,我們才能生活的像現在這樣好。」

    「長輩為我們挑選的謀生行當也是非常重要的財產,既然做了,就要做好。」

    砂礫是這樣說的。

    繼歡和阿瑾都若有所思。

    直到他們重新坐在兩頭馱獸拉著的車上了,阿瑾才忽然開口道:「我喜歡這群魔物。」

    繼歡便側頭看向他。

    「長久以來,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活著除了報仇以外還有什麼其他意義,對力量的追求成了唯一的目標,我看很多的書,想在書中獲得的也大概是一類的東西。我接觸許多魔物,然而所接觸的亦是和我一樣的魔物。」

    「生命漫長而看不到盡頭,我們花費很多時間在思考上。」

    「然而很多時候,最重要的東西其實就是身邊觸手可及的魔物與事物。」

    阿瑾說著,烏黑的眼眸看向了繼歡。

    被他這樣看著,繼歡忽然覺得臉有些熱了起來。

    阿瑾隨即移開視線看向窗外,繼歡注意到,他的視線落處正是那些在沙漠中疾馳的馱獸。

    「在我們漫長的生命還沒有結束之前,這個界裡其他的生命已經繁衍了許多代了,可能沒有強大的力量,可能沒有長長的壽命,但是他們反倒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最珍貴的是什麼。」

    「他們已經不再是一團一團的魔氣,亦不是分散而可以回收的力,而是一個個完整的生命,一個個完整的意識體,亦是一個完整的家族了。」

    最後這段話繼歡聽得不是十分懂,他看不到阿瑾的表情,因為阿瑾現在正在向窗外看,留給他的只有黑色的後腦而已。

    他的視線最終和阿瑾的一起落在騎著小黃的黑蛋身上。

    注意到家長們的視線,黑蛋立刻「駕駕」的和小黃一起跑到他們所乘的車子邊上了。

    張開小爪子,小魔物要抱抱。

    然後阿瑾就把他抱進來了。

    溫和的視線落在攤在自己雙腿之間的小魔物身上,阿瑾道:

    「曾經我以為我的存在就是為了結束的那一刻,然而現在我卻不再這樣想了。」

    「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讓我們給黑蛋留下點什麼東西吧。」

    「就像阿麗女士的列車與鐵軌一樣,可以讓黑蛋在接下來的生命中驕傲的守護的東西吧。」

    他說著,抬起頭。

    然後,繼歡終於看清了阿瑾的表情。

    雖然仍然是黑髮黑眼外加一身黑色的斗篷。

    然而──

    這一刻的阿瑾,是閃閃發亮的。

    在繼歡眼裡閃閃發亮的。


    書腰
    ──若是我再次化為游離世界的意識呢?
    阿瑾,約好了,
    我一定會把你帶回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