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委託人DOCTOR(全2冊)(簡體書)
委託人DOCTOR(全2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41151057
  • 出版社:四川文藝出版社
  • 作者:福祿丸子
  • 裝訂/頁數:平裝/464頁
  • 規格:21.4cm*15.6cm*4.8cm (高/寬/厚)
  • 本數:2
  • 出版日:2018/09/01
  • 促銷優惠:新書優惠
  • 人民幣定價:49.8元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 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她的驕傲,單純熾烈,如律袍無敵,直面黑與白的交鋒。
    他的執念,明亮純粹,如白袍無塵,超越生與死的界線。
    當驕傲敗給執念,她義無反顧,為他入刀山火海也無懼。
    當熾烈灼傷純粹,他披荊斬棘,為她對抗全世界也甘願。
    少年時期的莫瀾聰慧敏感,唯獨跟學霸程東相處融洽。大學畢業後莫瀾成了一名律師,和成為醫生的程東意外重逢,兩人墜入愛河,但因立場不同時常發生爭執。一次激烈的矛盾後,莫瀾傷心茫然,遠走國外留學療傷,回國後又遇上程東。兩個人都放不下過去的感情,在一樁樁醫療糾紛中不斷加深了對彼此的理解, 也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終於重新走在了一起。
    從青澀到濃烈,從甜蜜到疼痛,無論經歷多少風雨,我從未放棄過愛你。
  • 福祿丸子

    80後天秤女,畢業于上海財經大學,現為律師。一直篤信世間唯有真愛、書香與美酒不可辜負,因此在金融大熱的當下,仍沉迷閱讀,執著於以筆詮釋愛情悲歡,文風成熟婉約。
    已出版作品《願時光清淺,許你歡顏》《餘生太長,你太難忘》《我喜歡的樣子你都有》等。
  • (上)
    CHAPTER 1 枉念舊時
    CHAPTER 2 忍顧歸路
    CHAPTER 3 烈酒過喉
    CHAPTER 4 當年何年
    CHAPTER 5 今夕何夕
    CHAPTER 6 誰對誰錯
    CHAPTER 7 情難自禁
    CHAPTER 8 清風不解語
    CHAPTER 9 怎知風光戀
    CHAPTER 10 初心如一
    CHAPTER 11 歲月如馳

    (下)
    CHAPTER 12 傾我一生
    CHAPTER 13 木秀于林
    CHAPTER 14 獨看滄海
    CHAPTER 15 命中註定
    CHAPTER 16 笑看繁華
    CHAPTER 17 恍如一夢
    CHAPTER 18 心若懸刀
    CHAPTER 19 相逢若初
    番外 愛著愛著就永遠
    番外 錯了再錯
  • 程東從手術臺上下來,寫完手術記錄,一回頭就看到莫瀾倚在門邊看著他笑。
    他其實已經知道結果,所以不問,她也照例不問他手術做得怎麼樣,上來揪了揪他的衣襟道:“換衣服吧,請我吃飯。”
    做完手術或許是他最放鬆的時刻,她的笑容,她彎彎的眉眼,就像小刷子似的在他心上掃啊掃,掃得他癢癢的。
    她太懂得乘虛而入了,不給他一點反悔的空間,拉起他道:“快點,不要耍賴。”
    “我沒打算耍賴。”他跟著她走,“你想吃什麼,我先訂位子。”
    她喜歡他這種鄭重的態度,笑道:“是不是吃什麼都行?”
    “嗯。”
    “這可是你說的,到了地方可別後悔。”
    她開車一路風馳電掣,下車後把他推進超市,嘩啦拉過一輛購物車塞給他:“呐,買吧!”
    程東又皺起眉頭:“你要我做飯?”
    “是啊,不行嗎?是你說吃什麼都行的,說話不算的是小狗。”她在他面前仰起頭,“千萬別掃興啊,今天是我生日。”
    生日兩個字說得很輕,他卻聽得很清楚。他沉默地看了她一會兒,推起車子道:“走吧。”
    兩人推著車子在超市裡邊走邊看,就像所有採買油鹽醬醋茶的普通夫妻。莫瀾胃口很大,翻翻切好的豬肉和肋排,拿一包裝好的雞翅,又指著魚缸裡游來遊去的活魚道:“再燒條魚,好不好?”
    程東還來不及回答,她已經叫人拿網兜撈了條魚殺好了。她拎著裝魚的袋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說:“看,魚殺好了,這樣就不會手忙腳亂了。”
    他們都還記得,高中文理分班前的那個暑假,班主任把同學都請到家裡去聚餐,飯菜得由他們自己來燒。女生們都嘰嘰喳喳圍著師母包蛋餃;莫瀾不合群,被分配到廚房去打雜,首要的任務就是把要用來燒湯的幾條活鯽魚開膛破肚。別人覺得她無父無母一個人生活了那麼久家務活早就不在話下,其實她自己開火就是隨便應付,凍魚都吃不起了,更別提殺活魚。她咬緊牙關伸手去抓,滑溜溜的魚撲騰兩下就又從她手中落回盆子裡,或者乾脆掉到地上。她得到靈感,先把它們一個個砸暈了再去鱗挖腮。
    可畢竟是女孩子,刀拎在手裡就像有千斤重,怎麼也下不去手。她就站在那裡跟一堆魚大眼瞪小眼,直到程東走過來說:“把刀給我,我來。”
    他穿著乾淨的白襯衫,很貴的運動鞋,卻毫不含糊地從她手裡把刀拿過來,蹲在地上殺魚。其實他也不得要領,鱗片刮得到處飛,挖魚鰓的時候魚大概醒了,甩了他們一臉又腥又黏的水珠子。然而學醫的人大概對解剖也有天賦,他漸漸摸到門道,刀子靈活地把魚內臟都去掉,而且很小心地沒有弄破苦膽。
    莫瀾看著他白襯衫被濺到的星星點點直皺眉,他卻說:“你的手流血了。”
    她低頭看自己的手指,不知什麼時候被魚鰭給刺到,這會兒才見血流出來。他拉過她的手指放到冷水下沖,她卻發現他手上被刺破的地方更多。
    那天那鍋魚湯真的不好喝,很腥很淡,但莫瀾卻一個人喝了兩大碗。
    結婚以後,程東已經能做一手好菜,切肉殺魚都難不倒他,動作麻利精准,像做精細的手術。有時莫瀾痛經不舒服,他就用鯽魚燒奶白色的魚湯給她喝,或者拿魚湯煮一點面,慢慢哄她吃掉。
    她開他玩笑,在床上或輕或重地吮吻他手指,問他說:“你幫我殺魚那次,看到我手指流血了,為什麼不含進嘴裡呀?”
    “不衛生。”
    她噘了噘嘴:“可電視裡都是這麼演的,聽說會像過電一樣。”
    他反客為主把她壓到身下,拉過她的手一個手指一個手指地吻過去,吻過掌心,最後把唇貼在她的手腕內側,喘息著說:“……像這樣?”
    她敗給他,在這種銷魂蝕骨的纏綿裡,在他們懵懵懂懂一路攜手走來的感情路上……她從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程東看了看購物車裡的東西,都太家常,不夠隆重,於是又去拿了些海鮮。莫瀾拍手道:“太好了,我們可以做西班牙海鮮飯。”
    “那個太花時間。”他買海鮮其實只是拿來白灼或爆炒。
    “花點時間怕什麼,你要是覺得累的話,我來幫忙好了。”時間越長越好,這樣他們才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啊!
    他不說話就是答應了,反正今天都聽她的,請客吃飯總要讓客人滿意。
    買齊了食材,快要付帳的時候,莫瀾哎呀一聲,說道:“還有鍋,我們還沒買鍋!”
    程東擰眉道:“什麼鍋?”
    “炒菜的鍋呀,還有做海鮮飯要用的燜燒鍋,要不買套雙立人?還有電飯煲也沒有,買哪種好?”
    實際上是鍋碗瓢盆都要買,她到現在也還是不開火,平時都在外面吃。家裡只有微波爐和一口奶鍋,頂多自己煮個面。
    “你是打算到你那兒去做飯?”
    “是啊,不然呢?”
    程東長籲一口氣,重新推起購物車道:“不用麻煩,跟我來。”
    莫瀾跟著他,再次回到兩人曾經共同生活的房子裡。她看著一應俱全的廚房,笑嘻嘻地說:“還是你厲害,一個人也天天做飯。”
    廚房裡的東西每一樣都很眼熟,她忍不住用手件件摸過來。
    程東一邊把食物拿出來,一邊說:“我也不是天天做,值班都在醫院裡吃,週末有時回家陪陪我媽。只有輪休的時候會做,比你好一點。”
    莫瀾完美got了他的鄙視,卻還是心情大好地說:“我是不能跟你比啦,不過我這幾年也還是學了幾個菜的,不信我做給你看啊!”
    程東像沒聽到,自顧自地說:“這裡我來就行,你出去等吧!”
    “我是說真的,我去留學這幾年也不是光吃炸魚薯條的,哎你別推我……喂喂喂……”
    她話沒說完已經被他推出廚房,門在眼前砰的一聲關上。
    她歎口氣,心裡卻泛著蜜一樣的甜。她撲進沙發,抱住一個靠枕,本來是想歡呼的,眼淚卻篩沙似的落下來。
    “傻子,哭什麼啊,他帶你回家,還給你做飯,哭什麼……笑,一定要笑!”她小聲自言自語,飛快地抹掉眼淚,開始裡裡外外地打轉。
    上回太匆忙,身體不舒服,還有不速之客,她都沒來得及好好看看他們的家。非黑即白的色調讓空蕩蕩的房子看起來就是單身男人的窩,但她還是特地拉開衣櫃,又跑進洗手間看了看。
    嗯,一把牙刷,也不見女式衣服,應該沒有女人在這裡過夜。
    臥室的梳粧檯上東西也少得可憐,所以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紅絲絨的盒子。她有些遲疑地打開,裡面果然是他們結婚時的對戒。
    她心跳快得厲害,不由自主地拿起其中一個,內側有他們姓氏的縮寫,是他們曾經戴的那對沒錯。
    她的那只也在這裡,跟程東的男戒並排放在一起,也就是說當初她還到程家去的東西已經回到了程東手裡。秦江月從一開始就反對他們的婚事,直到他們婚後也不喜歡她。但要不是上回因為飯卡的事引發誤會,莫瀾也不會想到最後交給程東的東西都被她扣在手裡。
    戒指在這裡,那其他的東西他也看到了吧?
    她把戒盒放回去,手心裡已經冒出汗,站在原地有些無措。
    她重新走到客廳去,拉開陽臺門想透透氣,發現這裡還有個花架,大大小小的多肉植物整齊地排著隊,最上面的是兩盆密密麻麻的綠色刺株。
    她蹲下來,伸手輕輕碰了碰長長的、有些駭人的刺,喃喃道:“是你們吧?原來在這裡……”
    難怪上回她沒看見,原來已經成了規模,客廳裡原本那個小花架放不下了,不得不搬了新家,挪到陽臺來。
    程東為她種的兩盆火龍果,居然長這麼大了。
    “你在幹什麼?”
    嘶……莫瀾手一抖,指尖被戳出一顆血珠,疼得倒吸一口氣。
    程東連忙上前抓住她的手,她正好抬眼對上他的目光,像是有所期待似的看著他。
    這是只有他們倆才懂的期待,她指尖的血珠子已經滾落下來。兩人這樣對峙著,他到了嘴邊的話硬是又咽了回去。
    他把她拉到水池邊沖洗傷口,拭幹後給她貼了個ok繃。
    “我從來都沒見過有人不幹活都能弄傷自己。”他還是忍不住諷刺她一句。
    “誰讓你突然出聲嚇唬我?”莫瀾吹了吹手指,很快又愉悅起來,“原來那兩盆火龍果還在啊,怎麼,捨不得扔?”
    程東道:“拜託你有點兒常識好不好?植物也是有生命週期的,你都離開多長時間了,還指望它們在這裡等你?”
    “可它們明明就還在啊……”
    “那不是火龍果,是犀牛角。火龍果在那邊,”他隨手一指,“是新的,以前的死了,後來吃火龍果的時候就留了新的種子又種的。”
    包括其他那些大大小小的多肉,都在她不在的時候跟他做伴。
    莫瀾的眸色微微一黯:“是嗎?”
    空氣裡彌漫著食物的香氣,她抽了抽鼻子,終於又歡欣雀躍起來:“可以吃飯了?”
    “哪有那麼快?”程東抱著手看她:“不是說會做菜嗎?現在輪到你了。”
    烤箱裡炙烤著刷好了燒烤醬料的雞翅,海鮮飯悶在鍋子裡咕嚕嚕加熱,鋪好了薑片和蔥段的鱖魚和浸在佐料中醃漬的小排正留待下鍋……莫瀾看了一圈,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只能硬著頭皮說:“那……我來做糖醋小排吧?”
    能有多難呢,她也是看過《舌尖上的中國》的,燒菜不也就那麼兩下子嗎?
    程東站在一旁作壁上觀,完全不打算幫忙,也不給提示。好在她還知道排骨要先炸,起了油鍋要等油熱。只不過他還是太樂觀了,油熱之後她毫不猶豫把所有排骨都倒進去,油鍋裡劈啪亂響,她啊地驚叫一聲拿著鍋鏟跳開一丈遠。
    程東搖頭,不得不提醒她:“翻動,把小排一塊塊分開,現在不會再炸了。”
    她驚魂未定地照做,那些排骨卻完全不聽她使喚,在鍋裡亂竄。油還在劈裡啪啦往外濺,她手背上挨了幾下,咬緊牙才沒丟開鍋鏟。
    程東終於看不下去了,走過去直接握住她的手揮動鍋鏟:“我來吧!”
    這樣可以哎!莫瀾偷笑,握緊了鍋鏟不肯放開手。一盤排骨炸得有的焦有的生,炒糖色他就說什麼都不讓她來了,麻利地下料、翻炒、大火收汁。
    “你怎麼這麼會做菜呢?真的都是邱夜教你的嗎?”她拿著筷子一邊嘗菜一邊問。
    …………
    其實這個問題以前她就問過他的,她大概不信那個答案,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
    他的女人對烹飪一竅不通,他不做,誰做?
    程東最後把魚從蒸鍋端出來,一桌飯菜就齊全了。莫瀾拿出一支白葡萄酒,他看了問道:“哪兒來的?”
    他不記得家裡有這樣的酒,他們在超市也並沒有買酒,只有做西班牙海鮮飯的那一瓶,是用的他自己的存貨。
    “我車裡的,一瓶白一瓶紅,看今天的菜色好像還是白酒更搭一些。當然,如果你想兩瓶都喝完,我也奉陪。”她不打無準備之仗。生日嘛,不醉不歸。
    程東蹙起眉:“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腸胃炎剛好就喝酒?”
    “都那麼久了,不要緊的。”看了看程東臉色,她意識到這種問題上還是不要跟醫生討價還價的好,於是笑道,“好吧,那就一杯,意思一下就好。”
    美酒配佳餚,對面的人也是那個人,然而莫瀾端起酒杯卻不知該說什麼,只好打哈哈地說:“啊,有酒有菜,要是有生日蛋糕就更好了。”
    “你還是小孩子嗎?”
    她嘿嘿一笑,不說話了。
    還是程東言簡意賅:“生日快樂。”
    “嗯,生日快樂。”
    兩隻水晶杯輕輕碰到一起,就像她和他的生日也緊挨在一起……願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