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芸汐傳奇:攜手共山河(全二冊)(簡體書)
芸汐傳奇:攜手共山河(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網絡原名《天才小毒妃》,第三部精心修訂版
    香網白金作家芥沫憑此封神
    網絡總點擊破10億,虐到極致的大女主古典言情作品
    據本書改編年度大劇《芸汐傳》火熱播出,鞠婧禕領銜主演

    韓芸汐與龍非夜聯手算計皇親國戚、王公大臣捐錢捐糧救災,為百姓謀福利。兩人攜手潛入黑市,親臨災區,趕赴漁州島,贏得天下姓敬重。

    聲名大震之時,龍非夜與韓芸汐的真實身份也終被彼此揭破, 兩個有情人,卻來自兩個世仇國度。
    龍非夜瞞盡一切,只為與韓芸汐雙宿雙棲;韓芸汐忍氣吞聲,只願與龍非夜生死相依。
    然而,這對背負了天下人情仇愛恨的人中龍鳳,又將面臨怎樣滿天風雨?

  • 芥沫

    新銳原創文學當紅作家,香網扛鼎大神。其首部作品《天才小毒妃》一經發表就引發巨大轟動,成為當年古典言情小說領軍作品。芥沫筆下人物生動立體,心思縝密,情節曲折多變,善於設置懸念,有像曹雪芹 一樣“草蛇灰線,伏筆千里”之能。
  • 第一章 那我豈不是賺到了 /001

    第二章 三日為限 /016

    第三章 府上的一切都由你做主 /033

    第四章 藥絹扇的秘密 /050

    第五章 北月,撐住! /067

    第六章 真不高興了 /081

    第七章 求藥?不,索藥 /094

    第八章 仰慕之情如江濤 /108

    第九章 秦王最壞 /121

    第十章 秦皇嬸 /133

    第十一章 關心則亂 /146

    第十二章 黑市史上第一亂 /169

    第十三章 那就動腳吧 /183

    第十四章 砍砍砍 /195

    第十五章 本王讓你禍害得起 /206

    第十六章 王妃娘娘威武 /219

    第十七章 啞婆婆 /240

    第十八章 願得一心人 /260

    第十九章 漁州島 /279

    第二十章 王的盛怒 /298

    第二十一章 你且寬心 /317

    第二十二章 秦王露出軟肋 /334

    第二十三章 伺候你一輩子 /350

    第二十四章 給你一片丹心 /367

    第二十五章 送佛送到西 /383

    第二十六章 韓芸汐栽了 /399

    第二十七章 意外還是人為 /415

    第二十八章 兄台與閣下 /431

    第二十九章 七貴族之後 /447

    第 三十 章 看到了什麼 /463

    第三十一章 鬼才留一手 /479

    第三十二章 你朝我而來 /494

    第三十三章 人心還有善意 /510

    第三十四章 交給啞婆婆 /525

    第三十五章 分量之爭 /541

    第三十六章 你要,我給便是 /557

    第三十七章 黑吃黑的節奏 /573

    第三十八章 神助攻小東西 /588

    第三十九章 誰住進秦王府 /604

    第 四十 章 古七刹,我求你 /620

    番   外 初見七哥哥 /632

  • 因為一顆蛇果,古七刹和龍非夜杠上了。

    古七刹記著被踹之仇,非得要踹龍非夜一腳,一邊挑釁一邊伸出一條腿。

    隔著褲子看不清楚他腿部的皮膚是不是和手一樣皺巴巴的,但是,就這骨骼來看,藥鬼老人可不太像是老人家。

    龍非夜冰冷的目光射過去:“如果,本王不樂意呢?”周遭頓時殺機四起。

    古七刹還是笑呵呵的:“滾!”

    龍非夜眼底的冷意驟然化作殺氣,他拔劍而起,二話不說沖古七刹直劈而去。

    古七刹立刻沖天而上,腳下他的屋舍已被龍非夜強大的劍氣搗毀大半。

    古七刹看了一眼,怒聲道:“龍非夜,你敢!”

    “耍本王是要付出代價的。”

    龍非夜森然的氣息足以震懾一切,他隨即沖天而上,逼近古七刹。

    古七刹又避開,他取出袖中的蛇果,高高舉起:“龍非夜,你再上前一步,本大人保證一定毀掉蛇果!”

    這時候龍非夜才落在屋頂停下來,他還未開口,古七刹就道:“秦王殿下的劍術師出劍宗宗主,確實了得。”

    “你還想廢話?”龍非夜耐心有限。

    “不,老人家我說的是很重要的話!”古七刹非常認真,“秦王,你身為劍宗宗主閉門弟子,找我這麼個只會三腳貓功夫的老人家單挑,會不會太不要臉了呢?”

    這話一出,院子的溫度似乎突然降了好幾度,躲在一旁觀戰的楚西風都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雖然他是秦王殿下的隨身侍衛,但他都忍不住想叫古七刹趕緊逃了!

    “是嗎?”龍非夜冰冷的聲音變得冷邪起來,他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卻又邪惑迷人的弧度,“那本王就先瞧一瞧老人家你到底有多老!”

    聲落,劍起!

    刀刃折射出一道鋒芒恰好照射在古七刹的眼睛上,原本嘻嘻哈哈的古七刹終是戒備起來。

    他當然打不過龍非夜,否則早就跟他單挑了!

    所以,他轉身就逃。

    龍非夜原地站著,冷冷看著,黑漆漆的雙眸,深邃得瘮人。

    古七刹都逃遠了,他卻不急。

    他雙手舉劍,雙眸一眯,長劍陡然劈斬而下,劈天斬地的力量一下子爆發出來,隨著劍氣排山倒海般朝古七刹沖過去。

    古七刹正好被擊中,一襲黑袍四分五裂,只見他身著一身夜行衣,雙手依舊瘦骨嶙峋,撲在地上,看不到他的臉。

    楚西風看得都緊張了,急急沖過去想看一看古七刹的臉,然而,龍非夜卻淡定依舊,他身影一掠,先于楚西風落在古七刹身旁。

    他的劍刃抵在古七刹後背:“老人家,需要攙你嗎?”

    古七刹一動沒動,龍非夜嘴角勾起邪冷的輕蔑,正要一劍刺下,誰知古七刹突然轉身,撒了一把黑粉過來。

    龍非夜自有防備,他後退開來,卻見古七刹面戴黑色面具,依舊只露出一雙眼睛。

    “不需要!”他還是笑呵呵的,轉身就逃。

    龍非夜正要追,可誰知道突然雙眸一花,視線全模糊了。

    他明明避開了那黑粉,怎麼還會這樣?

    難不成是毒,可是,他也避開了呀?

    “楚西風,追!”龍非夜冷聲道。

    然而,古七刹卻在遠處大喊:“秦王殿下,一天之內不解毒的話,老人家我保證你一定會瞎掉的!”

    楚西風大驚:“他會毒術!”

    楚西風明明都看到主子躲開那些黑粉了呀,這樣還能中毒,足見古七刹下毒的能耐不一般。

    這個從醫學院出來的傢伙居然會毒術,如果醫學院的人知曉了,想必永遠都不會承認他了吧。

    龍非夜的眼睛已經開始刺痛了,他剛剛出手太慢了,一過來就該一劍刺傷古七刹的。

    “主子,咱們必須馬上回去找王妃娘娘!”楚西風急了。

    一天的時間以他們主僕倆的速度要趕回天寧帝都找韓芸汐解毒可夠嗆。

    龍非夜看著古七刹逃得越來越遠的背影,雙拳握得咯咯作響,眼古七刹的這筆賬本王記下了。

    主僕兩人不再耽擱,上馬疾馳向天寧帝都。

    古七刹一路偷偷跟到山谷口,他站在山坡上遠眺龍非夜他們遠去的背影,笑得咯咯作響,陰陽怪氣的。

    他喃喃自語道:“龍非夜,除非你把韓芸汐帶來,否則蛇果你一定帶不走。”

    第二日深夜,龍非夜趕回了秦王府。

    夜深人靜,就連韓芸汐閣樓上的燈都滅了。

    時間緊迫,龍非夜逾窗而入,心急的楚西風險些跟進去,到了窗口才意識到不能跟,急急退下來。

    “誰!”韓芸汐驚醒,一下子坐起來。

    “我。”

    龍非夜一邊回答,一邊點燃燈火,正要說中毒的事情,一見韓芸汐卻愣住了。

    雖然他的視力因為中毒而弱了很多,但這麼近的距離,他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只見韓芸汐長長的直發披散在肩上,她素顏清純,雙眸惺忪,她穿著純白的底衣,衣襟鬆鬆垮垮半敞著,一勾深深的春光若隱若現。

    清純和性感在這個睡意蒙矓的女人身上居然完美地融合了。

    龍非夜的目光變得炙熱起來,喉嚨微緊,一貫引以為自豪的克制力第一次有了瓦解的傾向。

    韓芸汐沒想到會是龍非夜闖進來,她震驚之餘,很快就收到解毒系統的提醒。

    這傢伙中毒了?

    她急了,急得都沒注意到龍非夜眼底的炙熱,急得又直呼他的姓名:“龍非夜,你的眼睛中毒了!”

    這時候,龍非夜才從沉迷中緩過神來,他心頭掠過一抹煩躁,始終不喜歡失控的感覺。

    “嗯,黑色粉末,我避開了,但還是沒逃過。”他言簡意賅地解釋,並沒打算讓韓芸汐知曉他去藥鬼穀的事情。

    “是鬼眼黑粉!”

    韓芸汐即便不啟動解毒系統,都知道龍非夜中的是什麼毒。

    鬼眼黑粉的毒素藏在非常細的粉末顆粒中,看似避開了,實際上還是會中毒的。但是,要中這種毒得近距離。韓芸汐狐疑,龍非夜怎麼中毒的,這毒是什麼人下的呢?

    當然,她現在無暇多問,再過一會兒如果毒素沒全清除掉,龍非夜會瞎掉的。

    她急急下榻,都忘了自己只穿了一件睡袍,也不見一貫的從容冷靜。

    “趕緊躺下,我馬上施針。”她急了,生怕龍非夜有一點點閃失。

    龍非夜躺在榻上,緩緩閉上眼睛,全世界,也就只有這個女人可以讓他完全放鬆戒備,將最脆弱的眼睛交給她吧!

    韓芸汐雖然急,但是更加小心翼翼,隨著她一針針在眼眶周遭的穴位刺入,類似淚水的黑色液體便緩緩從龍非夜兩眼眼角流出來了。

    見狀,韓芸汐才暗暗松了一口氣,總算是安心了:“沒事了……”

    一聽這話,龍非夜便要睜眼,韓芸汐連忙捂住:“別……”

    她的手很柔軟,因為剛睡醒還熱乎乎的,他英俊的眉目一如他的性子冰涼涼的。

    她的手輕輕覆在他眉目上,一熱一冷,給予彼此想忽視都忽視不了的觸碰感。

    一時間兩人都沉默了,兩人也都沒動。

    韓芸汐手心裡的溫度溫暖著龍非夜冰涼的眼眶,血液循環,原本的緊繃感漸漸鬆弛,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他貪戀這種舒適,索性不動了。

    韓芸汐坐在他身旁,大半的身體前傾在他身上,難得這麼近距離看他,還不用被他看。

    她喜歡這種感覺!

    她的手很酸,卻一點兒都不想移開,她看著看著,另一手居然不自覺覆過來,輕輕地……輕輕撫摸他微蹙的眉頭,想將他的煩惱撫平。

    一室寂靜,一室溫馨。

    龍非夜察覺到她在眉宇上的小動作,卻沒有阻止,他只覺得整個腦袋都放鬆了,在這一刻,十多年來所有的擔當、責任、顧忌、隱忍全都暫時放下了……

    龍非夜正沉溺于韓芸汐手法極好的按摩中,這時候,腰邊突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動靜,他像是壓著什麼東西了?

    雖然他很享受韓芸汐的指腹在眉宇間溫柔的摩挲,並不想打斷這份難得的寧靜。

    可是,腰邊的東西著實討厭。

    動一下就罷了,一動就扭個不停,這讓龍非夜實在躺不住,極度潔癖的他對床榻的要求可是非常高的。

    “你床上有東西?”

    龍非夜不悅的聲音打破了一室溫馨,他大手一伸手立刻就揪住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除了小東西,還會是什麼東西呢?

    小東西這些天都沒怎麼睡,三更半夜偷溜到皇宮裡偷東西,這會兒正睡得天昏地暗呢,即便龍非夜來了,即便被龍非夜壓著了,它也都迷迷糊糊地沒清醒。

    當被龍非夜高高提起的時候,它才慵懶地睜開一隻睡眼,惺惺忪忪的,瞧見一張俊臉。

    咦,芸汐媽媽的臉怎麼變了。

    小東西又睜開另一隻眼,認真一看立刻看清楚龍非夜那張冷臉了!

    “吱……”一聲尖叫,響徹了整個秦王府。

    小東西那睡得全耷拉的皮毛一時間全都豎起來,太恐怖了!

    龍非夜的冰山臉本來就非常可怕,此時他正閉著眼睛,兩眼流黑血。

    嚇死鼠寶寶我了!

    小東西尖叫聲的尾聲還沒停呢,龍非夜就隨手將它朝窗戶方向甩了出去。

    很不巧,韓芸汐的窗戶太小,龍非夜又閉著眼,沒甩中!

    小東西撞在窗臺上,撲通一聲落地。

    但是,它一落地就立刻爬起來,非常自覺地爬上窗臺,跳下去!

    韓芸汐都看傻眼了。

    這小東西怎麼就這麼沒出息呢,它怕龍非夜做什麼呀?

    它就不會變身成超級大松鼠嗎?看看龍非夜要怎樣把它甩出去。

    唉,有這種寵物,當主人的也夠丟臉的。

    韓芸汐還在抱怨,龍非夜的質問就來了:“什麼東西都往榻上放,不嫌髒?”

    “哪有什麼東西都放上來呀?這張床就你和小東西躺過……”

    幸好韓芸汐嘀咕得很小聲,否則讓龍非夜知道他的這個女人居然拿他和一隻鼠類相提並論,估計小東西要遭殃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