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醉紅顔:傲世臨川(全三冊)(簡體書)
醉紅顔:傲世臨川(全三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85元
  • 定  價:NT$510元
  • 優惠價:79403
  •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3600萬點擊,365天雄霸月票榜前三甲,讀者欲罷不能的熱血燃情之作。

    古風玄幻重量級作家蕁秣泱泱年度巨獻。

     

    他,腹黑傲嬌,神秘霸主,高不可攀,漠視一切;她,風流絕美,慕府爵爺,逆境崛起,耀眼如陽。

    一場盪氣迴腸的亂世奇戀,一曲氣勢磅礴的逐鹿狂歌。

     

    她要變強,我便助她展翅高飛;她若受傷,我便讓傷她之人屍骨無存;她願嫁我,我便以整個臨川為聘禮!

     

    他是出場率很低,存在感卻超強的男主。只因為,她對他來說,是傾盡所有也要的萬無一失。他對她而言,是遙不可及,卻又糾纏不清的宿命輪回。


    鮮衣怒馬少年郎,桃花林中美人膝…… 她以廢物爵爺的身份,逆境崛起,耀眼如陽,傾倒了多少才俊、嬌娘! ?偏偏,不把人人敬仰的他看在眼裏。鮮?如血的?色,他總是覺得?俗,偏偏落在她身上,?讓他覺得,原來這?俗的?色,也如此好看!都說,他是出場率很低,存在感?超?的男主。只因?,她對他來說,是傾盡所有也要的萬無一失。他對她而言,是遙不可及,?又糾纏不清的宿命輪回。直到,她看清自己的心後,甘願拼盡全力,只?走到他身邊,與他?肩而戰!

  • 蕁秣泱泱

    瀟湘書院超人氣銀牌作者。文字凝練簡潔,文風鏗鏘有力,不追求華麗美好的詞藻,只求擊中讀者的心。故事情節時而大氣引人入勝,時而又輕鬆自然,揮灑自如。《醉紅顔:傲世臨川》一經推出即被萬千讀者譽爲“熱血燃情”之作!
  • ◎ 古風玄幻重量級作家蕁秣泱泱年度巨獻。
    ◎ 他,腹黑傲嬌,神秘霸主,高不可攀,漠視一切;她,風流絕美,慕府爵爺,逆境崛起,耀眼如陽。
    ◎ 一場蕩氣迴腸的亂世奇戀,一曲氣勢磅礡的逐鹿狂歌。
    ◎ 3600萬點擊,365天雄霸月票榜前三甲,讀者欲罷不能的熱血燃情之作。
    ◎ 她要變強,我便助她展翅高飛;她若受傷,我便讓傷她之人尸骨無存;她願嫁我,我便以整個臨川為聘禮!
    ◎ 他是出場率很低,存在感卻超強的男主。只因為,她對他來說,是傾盡所有也要的萬無一失。他對她而言,是遙不可及,卻又糾纏不清的宿命輪回。

  • 上册
    第一章 初臨异世界,騰鞭祭英魂 1
    第二章 紈絝浪蕩子,一紙訂婚約 25
    第三章 生死鬥惡師,再遇傾城色 47
    第四章 宮宴辨人心,校場巧點兵 73
    第五章 醉臥美人膝,騎馬笑蒼穹 97
    第六章 暗礁風雲起,我自苦練兵 131
    第七章 千里救祖父,怒殺國舅爺 155
    第八章 借機退皇親,蟄伏邊疆城 184
    第九章 潜龍終飛天,暗中掌乾坤 212
    第十章 血夜宮中變,爲卿怒衝冠 242

    中册
    第十一章 慕家少年郎,揚名天下知 267
    第十二章 了事拂袖去,萬象鬥智勇 288
    第十三章 合謀探异火,白衣撩人心 321
    第十四章 低調入藥塔,天賦驚衆人 354
    第十五章 鬥丹驚四座,懵懂未知心 377
    第十六章 迷夢結友誼,齊心殺惡蛟 407
    第十七章 徒留空歡喜,情深來相伴 436
    第十八章 耀眼鬥丹台,乍聞家中難 458
    第十九章 貪欲迷人眼,熱血救親人 482
    第二十章 鐵腕定塵埃,初聞慕家秘 503

    下册
    第二十一章 渡海入聖元,藥塔鬥天驕 521
    第二十二章 沼澤陷危機,震怒降毒雨 544
    第二十三章 幻境知心意,古巫結知己 568
    第二十四章 清理門中叛,獨身尋异火 603
    第二十五章 爲國臨天都,宮宴綻光華 628
    第二十六章 相見訴衷腸,嫉妒食人心 654
    第二十七章 殺機重重現,十死無一生 688
    第二十八章 萬年修爲喪,唯願卿安好 720
    第二十九章 我願爲君刃,生死終無悔 746
    第三十章   神策上卷顯,聖王親求娶 768

  • 第一章
    初臨异世界,騰鞭祭英魂
    臨川,是這片大陸之名。
    細沙卷過,荒原之上,刀劈斧削而成的溝壑,被鮮紅的血液灌滿。
    披著戰甲的尸骸,與黃沙交織爲一體。或許,他們在死的那一刻,就已經化爲荒原的一部分了。
    忽地,某處尸山上微微一動。
    縫隙裏,一隻被鮮血浸染、指甲縫裏滿是污垢的手掙扎著伸了出來,詭异而恐怖!
    那只手,暴露在尸山之外,被冷冽的風刮過,忍不住輕顫了一下。
    “呼——”
    悶悶的聲音隱約從縫隙中傳來。
    那聲音仿佛帶著一種終于得到釋放的感慨,又像蘊含著對疼痛的隱忍。
    尸山上,原本堆得高高的尸體被從縫隙中擠出的手推落,紛紛融入“尸海”。
    “喀喀……”她貪婪地猛吸了口新鮮的空氣,却導致了劇烈的咳嗽。
    一個清瘦而嬌小的身子坐在被她刨出的“洞穴”裏,背靠尸骸,仰望蒼穹上那輪血日。
    血液還有污垢擋住了她的容貌,只露出一雙清冽而澄澈、仿佛洞悉了世間一切的眼睛。
    她沉默著,原本紅色如烈焰的戰袍早已經破損不堪,不見當初的光彩。
    靠著尸骸,血腥之氣充斥鼻中,她却無絲毫不適,像早已習慣了。她動也不動,若不是清澈的雙目透著生氣,恐怕與四周的尸骸無异。
    “我死了,又活了?”
    “嘁!”幾不可察的不屑冷哼從她鼻中逸出。
    她抬起髒得不堪入目的手,極爲瀟灑地輕撩了一下掉落在額前、被血液浸染此刻已經乾涸的髮絲。
    此情此景,如此動作,由她來做,竟然有種賞心悅目、風流瀟灑的感覺。
    是的,她死而復生了。
    前世,有人形容她耀眼如月,群星爲伴。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導致了她的結局。
    人的嫉妒心啊,瘋狂起來能毀掉一個世界。
    不過此時,她還能够暢快呼吸,能够感受到血液在四肢百骸中流淌的感覺,甚至骨裂般的劇痛,都讓她清晰地體會到什麽叫活著的滋味。
    四周入目的一切,都在告訴她,這不是那個熟悉的世界。
    “呵!”狂狷的笑容從她的嘴角升起。
    雙手用力一推,借著這股力量,她從地面一躍而起,無視身體傳來的劇痛,大步邁出。
    她走出了掩蓋她的尸山,可依然站在一片尸海之中。
    “管它是陰曹地府還是神魔世界,我既然來了……有句話怎麽說來著,若我是佛,天下無魔;若我是魔,那就……佛奈我何!我命由我不由天!”
    伴隨著這句豪言壯語,那顆藏在胸腔中的心臟開始了更劇烈的跳動,强勁的心跳聲透著一種不屈,響徹在她耳邊,宛如雷鳴。
    深深地吸了口氣,冷冽的空氣沁入肺腑,帶來一種刺痛的快感。
    她驀然轉身,眼底再次映出那將她壓住的尸山。
    這些鎧甲統一的戰士,背後插滿了鋒利的箭,從他們十指緊扣撲向中心的身姿,她看出了他們那種爲了使命甘願付出生命的意志。
    他們鑄成了堡壘,護住了她這具身體!
    她從皮革所制的腰帶裏摸出了一支火摺子,瀟灑地拔出蓋子,燃起火星。
    火苗升起,在火摺子上興奮地跳躍著,她却看也不看,抬手一拋。
    火摺子在空中畫出半圓,最終落在了那尸山之上。
    轟!
    火光沖天,橘紅色的火光將她籠罩其中。
    “既然奪舍了你們要護之人的身體,我便不會讓你們暴尸荒野。這一把火,送你們一程,願你們從此安息。”那聲音却出奇地清冷。
    大火在尸山上蔓延。
    她已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唯一爲她送行的,只有身後那熊熊火光。
    死者已矣,而她,要活下去!
    荒原之外充滿了生機盎然的綠色,潺潺的溪流清澈見底。
    慕歌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小溪邊一處被蘆葦掩蓋的地方。
    此時,冷月早已爬上樹梢,四周一片寂靜,只偶爾有幾聲蟲鳴。
    低空飛行的螢火蟲發出的綠瑩瑩的光芒,讓她清冷的眸色柔和了幾分。
    她朝著小溪走去。
    從死人堆裏爬出來,身上實在是太臭了。
    清澈的溪水中倒映著夜色中的冷月。
    慕歌蹲在溪邊,雙手伸入溪水之中,感受著月下溪水的冰冷。
    嘩啦——
    流水聲響起,慕歌雙手捧起水,低頭想要洗掉自己臉上的髒污。
    倏地,她的動作停了。
    她的雙眸瞪得渾圓,直勾勾地盯著水中的倒影,連捧起的溪水從指縫間流走也毫無知覺。
    喂,誰能告訴她,水裏那忽男忽女的玩意是誰?!
    髒污的小臉看不清五官如何,更分不清男女,可是,暴露在衣衫之外的脖子上若隱若現的某物,却讓從尸山血海裏爬出來的慕歌第一次感到了驚慌。
    喉結,男女之分可見的最明顯的標志。
    她震驚了。爲什麽這種男人的東西會出現在她身上?
    慕歌倒吸了一口冷氣,驚得坐在濕潤的溪邊,顧不得身下的泥濘,一手撑著地面,一手不自覺地向自己的脖子上摸去。
    當手上的觸感傳來之時,她渾身一僵。
    難道一場穿越讓自己由女人變成了男人,又或是一個不男不女的怪物……
    “放心,這是女子的身體。”
    慕歌被震得差點兒石化時,一道凉颼颼的聲音突然從她身後響起。
    她迅速轉身,尋找開口之人,却也在心中詫异,爲何這突來的聲音幷未引起她的防備意識?
    然而,當看到說話之人時,她又楞住了。
    “人?鬼?神?”凝視著身前半米遠處那飄忽而透明的人影,慕歌十分鎮定地開口。
    嗯,她是見過世面的,眼前的“玩意”還不至于嚇到她。
    那半透明的“人”幽幽地看了她一眼,神情倨傲地撇開視綫,同樣冷冷淡淡地說了句:“鳩占鵲巢。”
    “……”慕歌的嘴角隱隱一抽,微眯著眼睛仔細打量對方。
    火焰般耀眼的紅袍,說不清材質的輕甲,如墨青絲被玉冠束起,稚氣未脫的五官清麗絕倫,靈氣逼人。
    “美,真美!”能讓慕歌在心中承認這一點不是件容易的事。
    只不過……慕歌目光微閃了一下,暗自惋惜:“可惜了,眉宇間陰鬱之氣太重,破壞
    了這難得的絕色。”
    慕歌毫不避諱的打量惹來了那半透明的“人”的譏笑,眼神越發地看不起:“遲鈍。真想不到,我的身體居然被你這樣的人占據。”
    呃!
    遲鈍?說的是她?
    慕歌眨了眨眼睛,再三確定後,青黛色的雙眉才緩緩地皺了起來。
    “你不甘心?”突然,慕歌冷笑了一聲。
    氣氛驟然緊張。
    如何能甘心?!
    原主之魂在聽到慕歌的話後露出掙扎之色,眼眸深處不甘之火熊熊燃燒,却又無聲熄滅。
    “不甘心又如何,我已經死了。”頽廢的情緒漸漸彌漫開來,那種不甘的哀傷惹得四周的螢火蟲都漸行漸遠,不敢靠近。
    悲傷幷未感染到慕歌,一切好似與她無關。
    慕歌點了點頭,贊同地道:“這話倒是不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的出現替你保護了這具身體不腐。”說完,還露出一副“不用太感激我”的神情。
    原主臉頰一抽,對如此不要臉的行爲,她只能用冷冷一哼來回應。
    “說吧,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是爲了什麽?若是期待我會因爲占據這具身體而對你産生愧意,從而對你許下亂七八糟的承諾之類的就免了。”知道自己沒有穿成男人後,慕歌又回到了之前那種天崩地裂我自巋然不動的樣子。
    懶洋洋地丟下這句話,她直接斜躺在草地上,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子,單腿曲起,瀟灑肆意。
    她雙眸微眯,好似假寐,嘴角噙著的淡淡笑容令她還未來得及清洗的五官都煥發出生機,賞心悅目,看不出半點狼狽。
    原主呆呆地看著慕歌,心中閃過羡慕,還有嫉妒。
    她活得好瀟灑,似乎這個世間沒有什麽能够拘住她。肆意而爲的生活,自己嚮往過,却不敢奢望,不敢,也不能。因爲,稍有不慎,迎接自己的將是覆滅!
    “我也不知爲何能現身與你相見。”原主的視綫從慕歌身上離開,看向遠方,“但我知道,七七四十九天之後,我便會徹底消失。”
    徹底消失嗎?這倒是個好消息。
    慕歌的視綫透過半眯的雙眸淡淡掃過原主。
    這一眼,原主好似完全不覺。她透明的雙唇緊抿了一下,望著遠方的黑暗自顧自說了起來:“慕輕歌,秦國護國金吾大將軍,永寧公嫡孫,世襲爵位繼承人。現年十五歲。性格乖張,喜怒難測,洛都一霸。家中只有爺爺慕雄。拼死護我的五百護衛是我的貼身近衛,這次我們會遠離洛都,來到落日荒原的戰場,是因爲……”
    慕歌沒有打斷原主的話,而是仔細地聽著。
    她重生後幷未接收到原主的任何記憶,此刻原主做的事倒是省去了她的不少麻煩。
    聽完原主的叙述之後,慕歌撑起身體,盤膝坐在草地上。
    將隨意拔出的野草在手上拈碎,她道:“這麽說來,你這矜貴之軀,之所以出現在這戰場上,是受到了那個誰的惡意挑撥,衝動之下的行爲?”
    原主緊抿著唇,點了點頭,却沒有注意到慕歌漸冷的眸色。
    心臟的位置突然迅速積蓄起一股怒氣,這對慕歌本就劇痛的身子骨來說,如同火上澆油一般。前世,她是一名軍人,知道什麽叫軍人的天職,可是,她無法接受,那五百名將士之死,是因爲這個紈絝子弟的一時意氣。
    “我欠他們的,恐怕再也還不清了,但,那用心險惡之人,我請求你不要放過。”似乎是因爲之前慕歌的警告,原主幷未說出什麽“你占了我的身子,就要幫我”這種話,而是直接懇請。
    慕歌身上的戾氣漸漸散去。
    雖然那五百人保護的不是她,但她因此受益。試想,若是沒有這五百人不顧性命的保護,她奪舍的這具身體早就被射成了馬蜂窩,她又何來重生?
    也罷,這個人情還了便是。
    如此想著,慕歌點了點頭,算是應承下來。
    “那人爲何要陷害你?你忽男忽女又是怎麽回事?”慕歌曲指敲了敲草地,挑眉問道。
    原主悵然一笑,有些失落,骨子裏的傲氣也在這一刻消散。
    “只因我貪戀了不該奢望之人,別人看不慣,自然要教訓一番,却不想,這一番教訓要的是我的命。若此時此刻,他知道我已經身死,不知可會……”
    “喂!我沒時間聽你那些情情愛愛。”慕歌出聲打斷,嘴中却嘀咕了一句,“小小年紀,居然早戀。難不成剛穿過來,就要面對爛桃花嗎?”
    被慕歌打斷,原主只得道:“我本爲女子之身,可是爲了爺爺,爲了慕家,我不得不扮作男兒。我能掩飾身份,幷非我扮得惟妙惟肖,而是因爲一件母親留下的幻器,便是你左耳上那枚紫色耳釘。”說完,她的目光落在了慕歌左耳上。
    “幻器?”慕歌抬手,摸到了那枚紫色耳釘。就是這小東西,讓自己忽男忽女?
    原主又道:“你左耳上的這件幻器,恐怕整個臨川大陸也是獨一份。我不知道母親從何得來,只知道,這件幻器能够改變宿主性別,猶如障眼法,令人難分真假。此刻,幻器受損,導致了身體變化。不過,只要過了這一夜,幻器自會修復,明日清晨,你便是慕府的少主,永寧公的世子,世襲的小爵爺。”
    原主說完,半透明的身體竟然越來越模糊。
    “喂!”慕歌一驚,倏地站起來。
    “今夜說得太多,我有些累了。這四十九天裏,我會跟在你身邊,需要時,喚我便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