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總論

    • 史地

    • 哲學

    • 總論

    • 思想學問

    • 中國哲學

    • 總論

    • 先秦哲學

    • 總論

    • 易經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名家

    • 法家

    • 其他家

    • 漢代哲學

    • 魏晉六朝哲學

    • 唐代哲學

    • 宋元哲學

    • 明代哲學

    • 清代哲學

    • 現代哲學

    • 東方哲學

    • 西方哲學總論

    • 論理學

    • 形上學

    • 心理學

    • 美學

    • 倫理學

    • 社會學

    • 政治/法律/軍事

    • 傳記

    • 新聞學

    • 圖書資訊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勇於不敢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
勇於不敢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
  • 系列名:美好生活
  • ISBN13:9789863983088
  • ISBN9:986398308
  • 出版社: 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
  • 作者:蔡璧名
  • 裝訂/頁數:平裝/376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2.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01/03
  • 中國圖書分類:道家
  • 書展優惠:新書特價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79356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哲學 > 中國哲學 > 先秦哲學 > 道家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情傷太重,才甘願,學習補強此心。
    職場乏了,才想聽,怎樣溝通才能不累?
    兩千多年的莊子智慧,一部超越時空的經典
    提供現代人求學、情路、職場,安頓心身的法則


    彼時迷途,求學阡陌縱使規矩昭然,卻沒有一條路能看見遠方。
    那年錯愛,蹉跎青春,只換來心碎。此刻紅塵,被職場的權力關係層層綑綁,動輒得咎。
    多少次,我們種瓜卻不得瓜,給愛卻不被愛,理直卻更難容身!
    置身人間世,要如何才能心身無傷、全身而退?

    有一種處人魅力,不慍不執,愛而無傷。
    有一種處世智慧,不卑不亢,勇於不敢。
    寂寞幽昧的人生,幸有莊子偕行。

    兩岸三地人士慕名聽課,臺大中文系蔡璧名老師,十九年來於課堂深入淺出講授《莊子》,《正是時候讀莊子》系列、《莊子,從心開始》、《穴道導引》等書,累銷逾二十萬冊,讓許多人找到安定的力量。本書延續《莊子,從心開始》,以淺白語言佐以生活事例,逐句解讀《莊子》〈人間世〉、〈德充符〉,引導你我應用莊子處人處世的智慧,鍊就將壞事翻轉成好事的能力。

    ▎愛了嗎?傷了嗎?掉進日益不見天光的黑洞了嗎?──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愛情不難。愛對人,最難。
    像是愛他、又好像不是。
    心動,就該行動了嗎?究竟該繼續緊握這雙手?還是該毫不留戀地往前走?
    莊子陶養你看人的眼光,點出:沒有器量,就沒有體諒。

    什麼樣的對待值得偕行一程?什麼樣的人值得共度一生?
    莊子說,是情深似海、愛厚如洋。原來相愛最關鍵的元素,是精神、是靈魂。

    想愛,卻愛得傷神,隨他而去的心要如何追回?凋零的人要如何回春?
    莊子提供一系列情傷急救設備,有「不以好惡內傷」疫苗、「用心若鏡」OK繃、「安之若命」止血劑、「心齋神凝」葉克膜,供君取用。

    向外探尋有待機緣,何不致力向內涵養,成為「理想情人」。原來,不敢奢求,竟源於自己的將就。從此偕行莊子,走上修鍊自己成具大洋一般遼闊胸襟的路。

    ▎如果職場盡是假面、虛言和壓力──-讀《莊子》,學會職場健心術

    活在必須小心翼翼才能保全己身的職場或複雜的人際網絡中,
    究竟該審時度勢迎合群意,抑或有所堅持敢於進言?
    還是懷抱老莊「勇於不敢」精神,尊重每個生命的特殊性,
    在錯綜複雜的人際網絡中試著設身處地,學習如何「用心」?

    莊子挑最艱困的時局、最難應付的對象,為我們具體說明有效溝通之道與心情安適之方。
    原來,真正讓一己不再日日開懷、夜夜好眠的,是欠缺主宰自己心身的能力。

    世界夠黑,人才懂得:可以把心點亮。
    情傷太重,人才甘願:學習補強此心。
    職場乏了,你才想聽:怎樣溝通才能不累?
    遠路才是近路,絕處才易逢春。──正是時候讀《莊子》!


    ▎真摯推薦

    葉海煙│成大哲學教授
    林明進│建中國文老師/作家
    侯文詠│作家     
    阿飛│作家     
    律師娘林靜如│作家 
    鄧惠文│榮格分析師 / 精神科醫師
    劉軒│心理學家與知名作家
    張國洋│「大人學」聯合創辦人

    「乍看之下,蔡教授彷彿是在說她自己的故事,抒發她深心之體悟,並再現一些發生在她身邊的有趣的生活現場(其中,自有真實的人物、真實的情節與真實的意義);其實,蔡教授說的是我們共同的故事,我們共同的遭遇,我們共同的人生,我們共同的理想。」
    ──葉海煙,成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哲學教授

    「莊子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獨有的特質,一切喜樂求諸於己,璧名老師則是牽著我們的手,拉住莊子飄飄的衣角,從此不再為人所傷。『心莫若和』,即使外表的青春不再,但只要能永保內心平和,我們就能除卻一切煩惱,由內而外,有著童子童女般,不染塵的恆好快樂。」
    ──律師娘林靜如,作家

     

  •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用生活化、平易近人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到家經典,教學成果屢受學生與校方肯定,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

    她在臺大開放式課程OCW推出〈正是時候讀莊子〉,累積點閱人次逾六十七萬;她自二○一五年以來所著,包括《正是時候讀莊子》、《穴道導引》、《莊子,從心開始》、《人情:正是時候讀莊子二》等書,上市至今累銷超過二十萬本;二○一六年十月,臺大於國際線上教學平臺Coursera推出她的線上課程,目前已居「漢語(中國臺灣)學生學習的熱門課程」全臺之冠。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家學之外並師承清代御醫蕭龍友傳人周成清,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而父親蔡肇祺是太極宗師鄭曼青嫡傳弟子,為當代著名太極拳宗師。她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研究莊子的身心觀與身體工夫。這使她筆下的莊子超越哲學與文學所能詮釋的範疇,歸返具體生命,成為全人的身心法則。她本人曾依循莊子之道強化心身,進而走出癌症,也有學生藉此走出憂鬱。

    她講授《莊子》逾十九年,以獨特的家學背景,將深奧的國學與醫道相融合,解說深入淺出,觀點獨樹一幟,讓普羅大眾得以簡易不費時的方式,應用莊子治身心之道於日常,使中國傳統醫、道兩家精粹,能夠實踐於生活的時時刻刻。

  • 推薦序1 
    滾滾紅塵,得見幽谷清韻

    成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哲學教授  葉海煙

        莊子是奇人,《莊子》是奇書;千百年來,文人雅士們全心嚮往並衷心盼望,一路尋訪莊子,一頭探入《莊子》的字裡行間,而因此落下字字珠璣,句句晶瑩,篇篇玲瓏,終於在莊子的「道」所拓開來的高天后地之間,舖展成行行青翠,頁頁蓊鬱;其間,許多的人文異草和智慧奇花,和道家或多或少血脈相連,也幾乎和莊周同類同族。

        如今,蔡璧名教授一方面站上精詮《莊子》的學者高度,一方面則躍身進入冠上「現代」這頭銜的生活世界,而將其個人生命內在而深刻的體悟,融入於東方古老智慧,而彷彿以「翻轉」之姿與「飛舞」之態,順著莊子這個奇人的腳蹤,以及《莊子》這本奇書的脈絡,向前慢步行走,蔡教授不僅一方面呼應當代學術「再脈絡化」的研究典範,始終維繫住嚴謹的「經典詮釋」的論據,不說空話,不留贅辭;另一方面,她又以生花妙筆以及善說故事的本領,加上生動的智性之理與活潑的想像之力,鑄造出諸多文學的意象與形象,來和深刻的哲理持續地相互應和,於是蔡教授一系列以莊子為主題人物的著作,恰似朵朵奇葩從幽谷深澗裡,移栽於當代社會滾滾紅塵中,一次又一次地綻放出異樣的光采,同時又和我們周遭的人情與世故,對映出盎然的趣味。如此學者,如此文人,如此作家,實乃當代罕見。

        老子云:「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老子》七十三章)原來生死殊途,老子早已明言,蔡教授以「勇於不敢,愛而無傷」破題,確實有其高明之見。至於老子與莊子的思想是否同根同源,就讓那些好古之徒去考證了。當然,本書撰作的意圖,顯然比較集中在對「愛而無傷」的深刻剖析與自在揮灑,而這和莊子的精神旨趣若合符節,也相對地更能突出莊子思想所寓含的「人文療癒」的奇特療效,並又一次為「從心開始」這生命的大前提,奠定那不能輕易動搖的意義基石。

        乍看之下,蔡教授彷彿是在說她自己的故事,抒發她深心之體悟,並再現一些發生在她身邊的有趣的生活現場(其中,自有真實的人物、真實的情節與真實的意義);其實,蔡教授說的是我們共同的故事,我們共同的遭遇,我們共同的人生,我們共同的理想,如莊子當年於中國南方的水涘岸邊,抬頭看見的是自然,是人文,是人文與自然相間相雜而交參交融的無盡的美善、富饒、豐裕、厚實,壯闊以及無比的靜謐、安詳與謙和。莊子一句「心莫若和」,蔡教授接上這句「一定要守住心情的平和安樂」,不僅有其用心,而且是她涵詠有得的真摯懇切之言。顯然,蔡教授不只是為《莊子》做注腳,她是已經由「照著講」、「接著講」,來到「自己講」的高明境地,這纔是真見識、真學養、真工夫;不然,<德充符>裡那些「形不全」的人物,又如何能健健康康、自自在在地活出生命的光采?如同這世上曾經遭逢病痛與不幸的人們,所以能夠以柔軟又堅韌的心,不卑不亢、不怨不尤地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靠的又是什麼力道?什麼本事?莊子深知,蔡教授明白,而我們又如何能在已然是「莊子知交」的作者所落下的曼妙文字裡依然懵懂無知而不覺不悟?
        忝為蔡教授的同道,如蔡教授一般,同樣一心盼望莊子復活於當代,再現於我們生活的周遭,個人十分樂意為蔡教授這本滿溢古典芬芳又非常有現代感的佳構,向她已然數達百萬的粉絲們,做最強力的推薦,並向蔡教授道喜賀喜──人生時時有喜有慶,蔡教授近年來一再推出新作佳作,便是明證。

    推薦序2 
    因為讀莊子而幸福
    作家/律師娘林靜如

      身為被定位為兩性作家的一位網路寫作者,我常常覺得身上背負的責任,就是把自己在關係中的所想所感,化做動人的文字,期許藉由自己的傳播力或影響力,能將提升自己心靈、生活更美好的經驗,分享給閱讀到我文字的人。

      而第一次接觸到璧名老師的作品,其實是在另一半的書櫃上。他難得閱讀女性作者的文章,或許是男人天生的硬骨子個性,對於接觸女人柔美呢喃的寫作風格,總帶著幾分羞澀的扭捏吧!但,璧名老師的書卻是他少數出版必購的女作家作品。

      也因為如此,我第一次閱讀到老師的作品時,是好奇的、是期盼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寫作風格與內容,能讓週週購書、日日讀書的外子,揚棄過去對性別取向的偏好,獨獨與老師有著穿越時空的共鳴?

      後來,我發現真相是,他與老師原來有著共同的一位情人――莊子。這幾年的國學熱,我們家的書櫃也追風躡景地換了門面,儼然是自家國學小文庫的景觀。然而,璧名老師的第一本作品《正是時候讀莊子》卻總是忽左忽右、或上或下,亮閃閃地占據在最顯眼的位置上。想來每當外子迷惘憂心時,莊子的文字,透過璧名老師淺白的解讀,似乎幫他指引了不少困惑中的迷津。

      老師這次的作品《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則最是契合我的需求。就一位嫁為人婦,遊走於家庭與工作間的職業女性而言,情路、求學路、職場之路,在在需要一位明師,站在每個人生的分岔點上,指出那條通往幸福美滿終點的道路。母親、師長、朋友、伴侶,或許能短暫扮演這樣的角色,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也有自己的責任要承擔,最後,我們在下決定時所需要的勇氣與智慧,還是得回歸自己的初心,而接受自己的選擇時,也得用心去體會與停留咀嚼,就像璧名老師想傳達的莊子思想,一切源於四個字――從心開始。

      像我這樣走到人生半途,正經歷相夫教子主婦生涯的女性,應該有不少的比例覺得情情愛愛似是昨日黃粱,此後該面對的,似乎只有家計、子女的現實考量,追求可靠的外在條件,才是確保後半生幸福的處世之道。
      莊子卻教我們向內追求,要我們成為一個懂愛的人。「對」的人,不見得是要遇見的,我們也可以試著跟伴侶一起自我陶養,一起值得被愛。怎樣的人值得被愛?常反省、懂包容、能釋懷、願體諒,陪伴對方面對自己的情感與怯懦,浪漫風情中不忘德性之育養,茫茫眾生中,他因為真心與你走過而有所不同。
      
    年過五十的璧名老師說:「我很想七歲起就跟莊子一起長大。」年將四十的我,暗自嗟歎,只能退一步奢求,願從不惑之年起,將過去人生的花花草草,藉由莊子的引領,修整成一片值得再三留戀的心靈花園。
      
    我不再為過去的執著而自慚形穢,因為遇見莊子,每一段回憶都逐漸清明,曾經每一個「給愛不被愛」的問號,都化成了逗號,陪伴著我往後尋愛的道路。

      原來,一個女人可以因為讀莊子而幸福。
      在愛情裡,妳會懂得怎麼讓自己享受濃淡適中的愛戀。
      在婚姻裡,妳會懂得怎麼讓自己遠離患得患失的擔憂。
      在學習時,妳放開胸襟,給自己無限遼闊的視野。
      在職場上,妳勇於不敢,戒慎實現自己的理想。

      莊子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獨有的特質,一切喜樂求諸於己,璧名老師則是牽著我們的手,拉住莊子飄飄的衣角,從此不再為人所傷。

      「心莫若和」,即使外表的青春不再,但只要能永保內心平和,我們就能除卻一切煩惱,由內而外,有著童子童女般,不染塵的恆好快樂。



     

  • 看見失敗裡的光:「若成若不成而後無患者,唯有德者能之」

    這一次,莊子把我們帶到人間世的現場。
    他的事君之道、處亂世之方──你我的求學路、情路、職場──莊子為我們張開古今一如、綿密煩擾如蛛絲的人情之網。置身人間世,莊子提供了隨時隨處都能將壞事翻轉成好事的能力,只需稍稍改變那麼點想法、只要悄悄下定那麼點決心。

    臨一張身體的帖,更重要的是臨一張精神的帖。一個人會臨摹王羲之的帖,是因為肯定其千古獨步並遠優於自己。倘我們肯定莊子在忠君愛親之外、在熱衷追求愛情與事業的同時,注意不執迷於所見所聞,而能具備同理心地體諒更多人,精勤於放鬆心、身,不斷陶養開闊心胸與恢宏器度等,在一己生命、社群生活、乃至人類文明演進中的重要核心價值──如果你認同這樣的價值、肯定這樣的原則與實踐,那麼有生之年的每一天,理當都願意撥出一時半刻甚至更多時間,在心、身之上。

    在人情難對,工作繁重,好好吃睡已屬艱難的際遇裏,莊子親臨時局嚴峻的人間世現場,教導你我依然能在懷裏心田,留一方乾淨、光明的沃土,如此簡易之法,逐漸練習到嫻熟,心慣於靜定、真氣逐日長養,本此將愈來愈能乘御求學路、情場、職場、人際之網中,所有凶險如驚濤駭浪的苦患害傷!

    看見黃燈的幸福

    但是必須記住,自身一定能教化與護住的,只有自己的心,而不是外面的世界。用心、盡力之後,必須學習面對外在世界人情之網中的無可奈何。不分情路、職場,在莊子眼中,外在世界的不可掌握與無可奈何,盡都可以順其自然,樂觀、微笑或悲憫以對。

    若能把握人生亮起黃燈的機緣,珍惜這預警可能造就的幸福。於是情傷,反而是遺忘世界、內返心靈最好的契機;而大禍臨頭,更是促人內返的大好開始。外在世界愈是雨大風強,愈有助於你全神貫注於心地的晴日。因為內返,便是此心安處。

    你的資源,別人可以洗劫;你的榮譽,他人可以奪走;你的人格,世人可以詆毀。唯有心神,只要你全心固守,則普天之下、再無一人可以刑傷。而當他人「幫助」你把資源、榮譽洗劫一空,甚至僅存的清白也被誹謗潑染一地,無形中正助你放下本不易放下的、忘記原來無法輕易忘記的、看破本想極力辯駁與維護的,一無所餘,只剩下彷彿赤裸的自己,像初生人世的那天與面對死亡的那刻──讓你終於得緣只看著死的時候需要的東西去活──在寵辱若驚、得失辱罵隨人中學會:視死,如歸。

    才知絕望,是修鍊途中最佳的助力。毫無疑問的,它可以幫助你更無懸念──發現其實只要把他們從念頭中趕走,他們就不在了──因此容易把內斂的工夫作得更徹底。從此曉得當在絕望之前,先斷絕想望;沒有意料,就沒有出乎意料的攪擾與煩亂──莊子說:「彼且惡乎待哉!」

    舉頭,變幻莫測的風雲陽光與馬蹄般追打的飄風驟雨,像極難以迴避的人生。待到己心能禦之日,回顧爾來狂風暴雨,衣已乾、心已淨,對於昨日漫天風雨,逐漸已能等同看待人情之網中的光明與幽黯、厚愛與重傷。不再等待放晴。只要記得莊子,只要試著心齋,只要安之若命,相視而笑:隨時,隨遇,都是大晴天。仍想向已然過往那曾經以為無止無盡的幽黯與傷痛致謝──當發現重傷是生命中無上珍貴的禮物時,我不好意思只將這殘存的傷疤歸功於自己,而著實必須歸功於曾送給我傷痛的人──讓我擁有能夠蘊蓄再次超越往昔的堅強,讓我有十足的勇氣毫不戀著於滾滾紅塵地走向內心那更寬廣遼闊的世界。感謝中依舊能愛,因為能走到心身無掛斯境,不能沒有曾讓我傷痛至絕望的緣遇。

    雖然,莊子二十歲起只停步在我的案頭、握中,直到近十年才真真切切走進我的生命。生活中有莊子偕行,不自覺中常已微笑。但也不會因今生沒來得及趕上與莊子的七歲之約、求學之約、青春之約、初入職場之約而歎息,因為錯過而歎息,只會讓過更長、錯更多。錯過的意義在於從此懂得珍惜當下。現在的我,捨不得生活中有錯過莊子的時間。

    世界夠黑,人才懂得:可以把心點亮。
    情傷太重,人才甘願:學習補強此心。
    職場乏了,你才想聽:怎樣溝通才能不累?
      寂寞幽昧的旅程,恰是選擇開啟閉鎖已久心門、重拾滿室輝光的契機。
      遠路才是近路。絕處才易逢春。
      正是時候,讀《莊子》。

    上回,《莊子.逍遙遊》提出人生目標的設定,〈齊物論〉傳授如何泯除分別、平息攪擾的齊物攻略,〈養生主〉兼括身體技術、心靈工夫與用情原則的養生大要。這回,莊子帶領讀者親臨現場,面對複雜紛擾的人情,不復完好、支離破碎的世界,儒家的至聖與亞聖說:我們可以選擇逃離(「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巖牆之下」);莊子卻鼓勵我們熱情擁抱,當拯濟天下的大醫(「治國去之,亂國就之。醫門多疾」)。但這艱難的醫國行為,並非汲汲朝外奔走,而是從徹底療癒、強化自我心身開始──須先確立自己,才有能力樹立別人。〈人間世〉的七則小故事,無論是討論事君之道或處亂世之方,在在都寄寓了莊子學說最重要的心靈功課。能夠做到心情靜定,再佐以傳話、勸諫的原則以及人際網絡中的應對進退之方,才有機會達成溝通、教化的目的。

    莊子並帶我們深刻反思,是否因過於重視世俗價值的「有用」,竟忽略更根本、重要的心與身?倘能由保全心身的立場,從「人,才是目的」的角度出發,便可發現看似「無用」、不幸的遭遇,其「大用」、幸運所在。
      〈德充符〉得見多位樹立一己之餘,已然可以帶給眾人美好影響的人。莊子先講了三個迷人男子的故事,他們正好有共通的心靈特質──明白事物本來就會遷化。他們不是放棄一切,而是放下成見,而注意、看重那隱藏在萬物生滅變化、離合聚散後的永恆存在¬¬──生命最根本、最重要的心靈。
    莊子再舉三位男主角的例子,他們雖然沒有權位、財富、學識,且相貌奇醜,但是為什麼受歡迎呢?原來,人活天地間最重要的才能,是在與外界交流溝通時心靈能不因此失去平和、喜樂。原來,人與人之間,最讓你想親近對方的理由,是性情、是精神、是心。都說,人在江湖。莊子卻說,人能自由。活在一人之力難以操控的人間世,只有心靈,經由不斷陶養、不斷進步是可以絕對自主的。一個心靈能維持平靜安和,德性又不彰顯於外的人,萬物都想與他親近,難以離開。

    二千餘年前,二千餘年後,人間世依舊〈人間世〉,倘冀望能樹己立人於其間,除效法〈德充符〉而「德充符」外,誠無他法。

    生命跌落谷底的時候,還真需要從高處垂落一根救命的繩索,把你拉回陽光燦爛的草原。而莊子在戰國的天空留下的,那根看似單純且簡易的平凡之繩,其實既堅韌且穩當。
    我不知道手捧此書的你,是否來得及讓莊子陪你穿越升學的窄門?走過即將與所愛相遇的青春?又是否來得及挽住你馳騁職場如沙場的僕僕衣袖、攔住你即將誤觸「人道之患」的勇敢?若是相見恨晚也切莫說恨,因為當你再次回首,莊子會陪你共賞苦難中才得以淬鍊的輝光、逆境中才得以成就的幸福。

    (本文摘自作者自序)

     

  • 推薦序
     滾滾紅塵,得見幽谷清韻──成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哲學教授  葉海煙
     因為讀莊子而幸福──作家 律師娘林靜如
    自序
     臨帖莊子──情路、職場、求學路上,那些需要莊子的時光

    〈人間世〉
    壹:顏回請行──改變世界,從樹立自己開始。
    貳:葉公子高──像關愛最愛的人、熱愛最愛的工作一樣,用心持恆地照看自己的心。
    叁:顏闔將傅──人際網絡中的應對進退之方。
    肆:匠石之齊──把自己、他人當作「物」還是「生命」?
    伍:南伯子綦──眾人看來缺憾的事,你是否能從保全心身的角度看到它的好處呢?
    陸:支離疏者──每件事情都有它乍看覺得不幸的那一面,也有它得見優勢的那一面,反之亦然。
    柒:楚狂接輿──什麼才叫「有用」?

    〈德充符〉
    壹:喪足遺土──明白事物本來就會變化,不是放棄一切,而是放下成見,去守護、長養置身變化中可以不變的,生命最根本、最重要的心靈吧!
    貳:形有所忘――隨著德性心靈一天天長養,外在執著也一天天減少。
    叁:所謂無情──如果你是個既深情、多情又敏感的人,別忘了好好讀《莊子》,看他怎麼面對自己易感細膩又豐富深刻的情感。

  • 內文摘錄1 
    摘錄自〈德充符〉形所有忘、所謂無情

    「仲尼曰:丘也嘗使於楚矣」,莊子筆下的孔子講了一個他自己經歷的故事。「使」是出遊,孔丘我曾到楚國出遊。「適見豘子食於其死母者」,「食」是飲食的飲,也是吸吮的意思。剛巧看到一群豬寶寶不知情地依偎在剛死的母豬身邊,還吸著豬媽媽的奶。「少焉眴若」,「少」唸ㄕㄠ,是一會兒的意思,「眴」意指驚訝。不一會兒,這些小豬仔突然非常地驚恐,「皆弃之而走」,全都拋下豬媽媽的遺體四散奔逃。這是為什麼?因為牠們發現豬媽媽過世了。莊子透過孔子之口,敘述了小孩面對母親生死交界時的反應。但他寫的不是人的小孩,是豬的小孩。那人的反應會怎麼樣呢?這輩子我們或多或少經歷過親人的死亡。在我們的經驗裏,不論是自己或其他親友,也許有人面對親人的遺體仍是有點害怕、不太敢靠近的。這反應無關乎道德,可能就是人的一種直覺。

    那孔子所舉豬仔跟豬媽媽的故事說明了什麼?「不見己焉爾,不得類焉爾」,原來小豬仔們這麼地害怕,是因為牠們沒看到跟自己相近、相契的那個東西。好像原本在豬媽媽身上跟自己同類的東西不見了,因而覺得這屍體不再是自己的至親。「己」還有另一個解釋是「已」,在古文中已經的「已」跟所以的「以」常常是互通的,倘通用為所以的「以」字,就可以假借為相似的「似」,那麼「不見似焉爾」就是豬媽媽跟小豬最相契、最相近的那個元素不見了。

      這在告訴我們什麼?我想徐志摩最懂得。徐志摩在他的老師梁啟超去函反對他和林徽音在一起後,回信給老師說:「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找我永恆的靈魂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嗟夫吾師!」原來人與人之所以能相愛的那最重要、最關鍵的元素,是心神、是精神、是靈魂,這是莊子為我們指出來的生命的真實。可見小豬仔「所愛其母者」,原來小豬們所愛的母親「非愛其形也」,不是愛這具形體,「愛使其形者也」,而是愛那能夠驅使形體的靈魂。

    有一回我聽到兩個文學院男子的對話,甲問乙怎麼單身多年,乙答以上述徐志摩致恩師書信中的那段話。甲聽了就一副遇到蠢蛋的表情:「唉,找靈魂伴侶談何容易,我看你不如趁冬天來臨以前找個身體伴侶吧,不然你大概要打光棍一輩子了。」在成長的過程,我們多少看過幾部偶像劇、愛情文藝片,也許也談過幾場戀愛,那麼讓你羨慕的愛情為何?當你覺得深愛一個人,那個吸引你的特質是什麼?是對方的外表?或者某些才華、能力?一位中文系的好友告訴我,讀研究所的時代她最喜歡哲學系的男子,因為中文系的人浪漫,不在乎對象有沒有錢,在乎的是談天說地時快不快意,而哲學系的人講話就像個哲學家,忒迷人。可等到年紀再長一點那就不同了,年過三十,就漸漸覺得愛一個人最重要的不再是外貌、不再是才華、不再是聊不聊得來、講話是否像哲學家充滿了生命哲理,而是「生活的能力」。另一位好友跟我說,她很難了解為什麼這麼多女子喜歡某名男子。我說:「那男生條件很好呀,長得帥又有才,學術上的表現也非常卓越啊。」好友告訴我:「我偶然得緣看過他房間,那房間娶兩個老婆也整理不來呀!」年紀稍長的她看到年輕時的我毫不在意的角落。你跟什麼樣的人在一起,未來就注定過什麼樣的生活。所以決定在一起前最好找機會去看一次他的家,最好事前他不知道你要去。他的房間如果跟豬窩一樣,將來嫁給他的妳就是住在豬舍裏,不會錯的。如果他很會管理自己、照顧自己,代表將來或許有能力照顧妳及家人。反之亦然。

    那麼,究竟是要尋覓一個靈魂伴侶,還是一個身體伴侶?或者不遇二者得兼,便情願長年孤獨?這是一個值得一輩子用心思索的課題。想想看,如果有一齣文藝劇,或一部言情小說,從頭到尾都只在告訴你男主角有多帥、女主角有多美,那就太拙劣了、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對不?那麼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之所以打動人的究竟是什麼?是因為你透過它的影像、語言,看到一分不俗的、至誠的情感,不是嗎?你感動於一個人怎麼能夠這樣地愛著另一個人啊!所以莊子其實也是提醒我們這件事:到底是要找一個靈魂伴侶的人比較實際?還是要找一個身體伴侶的人比較實際?到底哪一個思維比較成熟、比較能使人得到幸福?

    莊子告訴我們:人與人之間,讓你最想親近對方的那個理由,是性情、是精神、是靈魂、是心。……

    无以好惡內傷其身──外在的追求,該都是要環繞「心靈」這最重要的核心目標而存在的。

    他說:「吾所謂无情者」,我說的「无情」是「言人之不以好惡內傷其身」,指的是人絕對不要因為太愛一個人,或是太討厭什麼事物,而產生過度的情緒傷害到自己的心身。

    你可能會想,這麼說太嚴重了,談戀愛,吵個架、哭一場,真的會傷心害身嗎?如果你真的這麼質疑,那我要說你認識的朋友太少,或者會對你吐露內心祕密的朋友太少。我在臺大擔任十九年的教授,我這麼多年來常聽到很多亂心、傷身的愛情故事。

    我有位癡情的學長,當年談戀愛,女朋友琵琶別抱,他一直哭,哭到後來眼睛竟哭出血來,沒有他的案例,我還不知道人的眼淚真可以是血淚斑斑。可血淚算什麼呀?曾經有一位學生,在我的課堂上跟另一個女孩相逢,他倆都跟我學寫詩,當那女孩寫第一首詩給他,男生收到詩以後想:「天啊,我如果跟她在一起,那以後的日子不就是每日一詩、每週一詩嗎?多浪漫啊!」後來真的在一起了,但那也是他收到過唯一的一首詩。故事的結局常常異於想像,他們在一起一年之後男生來找我,我看到他時嚇一跳:「你怎麼變成一隻一○一忠狗啊?全身都是紅斑點。」回想他大一時看起來好健康,單槓引體向上可以一百下,沒想到談了一年戀愛卻A、B、C型肝炎兼具,整個身體都垮了。我問他為什麼搞成這樣,他說:「因為我不好,我沒法讓我女朋友快樂。」他看女友不開心,就帶她去抓河豚、去淡海玩,還削這女生喜歡吃的水果,親自送到宿舍去。但她還是不開心,說:「這水果都氧化成咖啡色了,吃了也無法美白。」敢情是位不太好伺候的女朋友。我說:「她難伺候,你還是選擇跟她在一起?」這男生答:「老師,怎麼是她難伺候?是我不好,是我不會照顧人。」我很納悶,都把身體搞成這樣了,怎麼不考慮分手呢?他說:「老師妳不懂,這世界上跟她談過戀愛的人,不可能有人離得開她。」這男生就這樣任自己愛得愈久、病得愈重,九死而不悔。

    但這個故事還不是最慘的。讀大學的時候,學校裏有位很有才、長相高帥的男子,當時有一個外校的女生在追他。那女生非常喜歡這男生,但這男生跟她的緣分很淡,在一起沒幾天就分手了。這女孩就不斷注意這男生後來愛上了誰,他下一任女朋友是中文系的,這女孩就馬上輔修中文,她覺得一定是她少了中文系人的什麼特質,這男生才不喜歡她。下一任女朋友如果是日文系的,她馬上去修日文。就是這樣的一個女生。

    你說「人不痴情枉少年」嘛。但你能想像嗎?二十年過去,我前些日子還接到這名女子的電話,因為讀大學時我跟那男生同一個社團,她想向我打聽還有沒有那男生的消息。我都在臺大教書十九年了,她卻還在找十九年前愛上的這個男生,還想知道她現下是該多讀點《詩經》,或者多讀點日本的俳句與和歌,才能得到這名男子的青睞,到後來精神已經有點瘋狂了。愛一個人到盡頭居然是這樣的,可是這樣的愛情還有美感嗎?這樣的美感不要也罷。這都是因其所「好」而傷心害身的例子。……

    內文試閱2 
    摘錄自〈人間世〉顏回請行、顏闔將傅

    一直到近年我才更深刻地了解,為什麼《莊子》能夠成為歷久彌新、指引無數生命的經典。在〈人間世〉中,莊子不只一次歸結勾勒出這些不同的不可理喻的人,他們其實都有著一副相同的嘴臉──莊子用非常簡單的四個字來講,叫做「不見其過」,就是對自己的過失既看不見、也聽不著。

    你可能困惑,這世界上怎麼有這樣的人?但無需因此而攪擾己心、憔悴己身,因為不只是活在當代的你有這樣的感覺。從古到今,不論是古代來自忠臣的諫言、或是當代已經匯聚成百十萬公民的吶喊,總不乏無動於衷的執政者。我們要向莊子請益的是:面對不可理喻如斯的巨大身影,渺小如你我,一介平民百姓究竟該如何自處?一個讀書人究竟該做到怎樣的程度?這是莊子在〈人間世〉首要解答的課題。……

    可不慎邪──不管是馬還是虎,都同樣有危險,你要注意的就只有用戒慎恐懼的心情來面對了。

    「虎之與人異類」,莊子說:老虎跟人雖然不同類,「而媚養己者」,但牠也會討好照顧、餵養自己的飼主。為什麼?「順也」,因為飼主能夠順著老虎的性子與牠相處。我的貓主動走來找我的時候,我都會問:「你有什麼事呀?」我就檢查看看還有沒有飼料、有沒有水,或者牠只是無聊想找玩伴,一旦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協助、配合牠,牠就會非常開心。

    「故其殺者,逆也」,這個「故」是「則」,如果老虎回過頭來撲殺你,一定是因為你違逆了老虎的性情。再拿我的貓舉例,我後來發現要讓牠別再來吵的最好方法,就是緊緊地抱住牠,牠本來是想找你玩,可是不想緊緊地被抱住,所以只要緊緊抱著牠,牠就會想掙脫、不一會兒就逃走了,這樣既滿足牠想跟我玩的欲望,又不會對牠太失禮,還可以節省時間。但如果今天你激怒了牠,讓牠想咬你,你肯定是觸犯、忤逆了貓性才會有這種結果。什麼叫「忤逆」?有個學生每次來就一把抓起我的貓,我的貓怕死我這學生了,他簡直就是萬獸之王,可以把我每一隻貓都馴養得非常乖。

    有一天這學生說:「老師,妳的貓為什麼不怕妳?因為妳怕牠們,妳要改掉妳的怕。比方妳跟Maruko說:『出來吃飯!』牠不出來,妳就一把抓住牠、拎牠起來。久了牠就知道主人不可欺。妳看牠多怕我!」他離開以後我決定試一次,我是個別人教我什麼、覺得有理便很容易照做的人,完全無視於我學生的身高多少、體重多少、臂力多少,我大概只有他一半的重量,我怎麼有辦法有這樣的威儀,可是我偏偏想要學。我叫:「Maruko!Maruko!」牠一樣在我書桌旁邊假裝沒聽見。我就想:「且看我怎麼樣制伏你。」我手一伸牠馬上一咬,我就馬上快跑下樓到附近耕莘醫院縫了四針。從此我就知道別人可以的你不一定可以,莊子教我們就是要這麼謹慎。

    所以若想讓自己的心情隨時保持良好,就別一直自找罪受;如果不想找罪受,就要在最適當的時機做最適當的事,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我有個學生喜歡上一個女孩,追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才交往,可是後來他女朋友卻離開了,為什麼?他們兩個都是我學生,女生剛巧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她有一天跑來找我告狀:「他明明知道我是基督徒,可是每天看到我就說:『傻子,妳不知道上帝死了嗎?』」他這不是故意要捋虎鬚嗎?這女生很生氣,不久就離開這名男子了。離開後,這男子肝腸寸斷啊,雖然因失戀賺得了幾首好詩,可是他卻不知道自己老講不該講的話。所以我們學習莊子,無形中也學會了如何應對進退。

    或許你說:「哎呀老師,我運氣好,我的上司、朋友、情人都不是老虎,而是性情溫馴的馬。」那養馬人平常怎麼伺候他心愛的馬?莊子描述得非常具體生動,「夫愛馬者,以筐盛矢」,養馬人愛惜馬的程度到了特地拿竹製的籮筐來盛接馬的糞便。那馬尿呢?「以蜄盛溺」,也要拿一個巨大的蚌殼來盛接,我的天啊!我小時候有搜集蚌殼的興趣,這大蚌殼可以讓你聽到海潮的聲音,非常珍貴,但這愛馬的人卻拿來接馬尿!莊子以此讓人知道這個人愛馬的程度。可是就算你如此愛護珍惜、無微不至地伺候牠那麼久了,「適有蚉虻僕緣」,「僕」是附著,有一隻蚊子、虻蟲停附在馬身上要叮咬、吸血。這個人想要幫馬拍掉蚊子、虻蟲,「而拊之不時」,卻拍得不是時候,馬兒因為不知道這傢伙是要幫牠拍掉吸血蟲,反而受到驚嚇,「則缺銜、毀首碎胸」,嚇得發怒了,就咬斷銜勒、跳騰掙脫了束縛,馬蹄也就跟著踢過來了,踢踏、撞破養馬人的頭、踩碎他的胸膛。我們看到這一幕不覺得很冤枉嗎?你想想一個你原以為個性非常好的人,如果有一天他忽然暴跳起來,你一定格外震驚。這當然是以動物來譬喻,告訴讀者:你要有所警惕,當你哪壺不開提哪壺、白目去捋虎鬚或者拍馬腿的時候,這有可能就是你的下場。

    最後,「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意」是怒意,在非常生氣的時候,不管平常主人有多照顧疼愛,剎那間完完全全忘記了。各位,當我們讀完老虎跟馬的故事,因為牠是老虎、是馬,我們會覺得這些故事都挺正常,那為什麼換作是人就覺得不正常了呢?有人認為人隨時隨地都是百分之百理性的動物嗎?如果不是,那麼人有類似馬或老虎這樣的言行,不也是很自然的嗎?人一旦動了不好的念頭、有了不舒服的感覺或是誤會,產生種種負面情緒,你過去種種的美意、疼愛、照顧,你對他所有的恩義剎那間完完全全被丟在一旁。

    請注意,何止是生氣的時候?就連傷心的時候也一樣。大家回想自己傷心的時候,是不是曾經覺得到了世界末日了?我曾對一位有點憂鬱症的學生說,你怎麼忍心上吊?怎麼忍心跳河?你有這麼愛你的女朋友,跟你這麼好的哥兒們。他回答:「老師妳不知道,一旦陷入一個黑洞,你就會不斷地想、不斷地想,當煩惱像有數千隻螞蟻在爬、越來越無解的時候,就顧不了那麼多了。」這就是「愛有所亡」,過去種種前恩舊義都忘了、不在乎了。現在講的是那匹溫馴的馬,但我們回想看看自己的上司、朋友、情人,是溫馴如馬還是兇猛如虎呢?

    不管是馬還是虎,都同樣有危險,當破局的時候,這樣想自然就能夠體諒。若能體諒,你要注意的就只有自己要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了――戒慎恐懼。所以〈顏闔將傅〉這一段可以說是補足了〈人間世〉和〈應帝王〉的兩個心學論述,不只是「心齋」、不只是「用心若鏡」,而且要「形莫若就,心莫若和」,再加一個錦囊,再提醒一次怎麼樣跟別人相處,要會看時機,不要在別人生氣的時候去觸怒他。所以你要擁有莊子的心靈,那隨時安和靜定的心靈。安和靜定的心靈可以讓你的智慧達到可以達到的最高點,一旦有問題需要溝通了,就不容易心慌意亂以致表錯情、說錯話。因為一個人心情越失控、負面情緒越多,就會變笨、更容易出錯,人際關係也將因此越來越差。所以「可不慎邪!」〈顏闔將傅〉的最後告訴我們,這哪能不戒慎恐懼啊?在人間世處事就是如此艱難,但如果你能臨淵履薄、戒慎恐懼,同時又隨時注意修養自己的心靈,就不會太難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