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浪人天涯(簡體書)
浪人天涯(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87167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琉璃夜 鬼魅影 鵑泣血  燕孤鳴              

    浪人的刀 究竟為誰而揮

     

    晉江年度超人氣作家 Twentine青春熱血之作

    要走多遠的路 才能去到該去的地方

    要回多少次頭 才能遇到該遇見的人

     

    Twentine 青春熱血武俠文古代版“這個殺手不太冷”

    一個不問世事的少女,在山林中撿了一個江湖浪人。

     

    他們在山上過了一段時間,在江湖過了一段時間。

    風天涯對燕孤鳴說:如果一個人不能控制自己,那麼力量對他來說便只是災難。

    酆都對燕孤鳴說:我斷你手臂只是一時興起,像你這種人的仇恨,還不配入我酆都的眼。

    葉淮山對燕孤鳴說:男兒鐵肩擔道義,不問蒼天枉皺眉。在這個世上,有很多事比性命更重要。

    而燕孤鳴說:是英雄還是小人,浪人不在意。我做的這一切,只不過是為了她而已。

     

  • Twentine,晉江文學網簽約作者,著有現代言情小說《打火機與公主裙》《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阿南》《有生之年》《忍冬》,古代言情小說《寂靜深處有人家》《浪人天涯》《一筆多情》《深山有鬼》(出版名《一山一浮生》),《我家二爺》《皇帝與野狗》(精悍短篇)。作者文筆犀利獨特,擅長用平實的語言刻畫現實中平淡的生活,於平淡的生活中寫出與眾不同極富魅力而又引人入勝的不平凡,觸動人心。
  • 第一章:隨手撿起個浪人來

     

    第二章:浪人的刀 為誰而揮

     

    第三章:壯士下山 風波不斷

     

    第四章:半山救個葉將軍

     

    第五章:為何是擒不是殺?

     

    第六章:三人一山一絕唱

     

    第七章:只見觀音樹 不見老師父 

     

    第八章:人間自是有情癡

     

    第九章:殺人人殺 這就是江湖

     

    第十章:君子不行杯中毒

     

    第十一章:你命對我很貴重

     

    第十二章:你若願意 浪人一世相隨

     

    第十三章:紅塵萬丈逃不過情關

     

    第十四章:琉璃夜 鬼魅影

     

    第十五章:情意都在紅巾裡

     

    第十六章:決戰煙雨坪

     

    第十七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第十八章:郎君何時歸?

     

    第十九章:浪人的苦有誰知?

     

    第二十章:忽有 “故人”來

     

    第二十一章:世上都是明白人

     

    第二十二章:風霜散盡見天涯                                                                                                

     

    後序一:   燕杳天涯路

     

    後序二:我和我的江湖夢

     

  • 第一章:隨手撿起個浪人來

    天朗日清,山碧水秀。

    午時的陽光照耀在靜謐的山谷中,映耀一片暖色。山谷中有一條小河,水流緩慢,清澈無比。河邊有堆積的碎石,還有高矮不一的樹木,陽光透過樹葉照下來,在地上形成了斑駁的影跡。

      在這些樹木中,有一棵樹格外地顯眼。它比周圍所有的樹木都要高大,樹幹極為粗壯,樹枝張開,猶如一把擎天巨傘,遮住天日。就在這棵大樹下,有一道人影,枕著粗壯的樹根睡覺。

      午時的氣息慵懶而散漫,山谷中微風吹動樹葉發出聲響。躺著的人似是睡實,全然放鬆。

      忽然,空氣中傳來一股不一般的氣味。躺著的人察覺,緩緩睜開眼睛。一雙輕靈的眼眸看著上方的層層樹葉,好似在仔細分辨什麼。“血腥味。”道出一句話,人站起身。

      站起身後可見,這是位少女,年紀不大,身穿著鵝黃色的衣衫,長發簡單束起。少女長相並非絕色,可是自帶著一分靈動的氣韻,為其增色不少。

      “哎呦,這裡怎麼會有血腥味?”少女拍拍手,將身上沾染的塵土清了清,向著一處走去。

      少女走進樹林,沒多幾步,便停了下來。就在她面前不遠,一個人倒在地上。

      少女撇撇嘴,摸了摸下巴。“離得這麼遠都聞到腥味,這人是流了多少血。”說了一句,少女走上前。

    地上的男人面朝著地,身材極為魁梧,一身漆黑的衣服也看不出染了血,可是右側肩膀處的斷痕,卻是讓人一眼看出傷勢的嚴重。少女背著手,彎下腰,仔細地看著那斷臂處。

    “哎呦,切得這麼平整,下手很快哦。”四周血腥味道飄散,少女卻沒半分皺眉。她直起身四下看了看,發現草叢中一直蜿蜒著一道血跡,想來是這人一路拖命來此。

      少女又看了看昏迷的人,他剩下的左手伸向前方,伸得筆直,像是在荊棘之中探尋著求生之路。

      “不想死。”少女一伸手,抓住了男子的左臂,再一用力,將他整個扛在了肩上。

      男子身材高大,即使被少女扛起,腿也拖在地上。也許是觸及了傷口,男子在昏迷之中身體本能地戰栗了幾下,他頭髮散亂,臉上烏黑一片,看不出模樣。少女扛著這麼個龐然巨物,卻沒有吃力的感覺,步伐依舊輕靈。她帶著這個黑衣人來到山峰之頂。這裡有處平坦的地面,立有一間小石屋,石屋外面有一圈簡單的小石欄,看著像是隨意堆砌著玩,起不到什麼阻礙作用。

      少女走進屋子。屋內也是簡單乾淨,少有飾品。她將黑衣人安置在床上,出門準備了一盆水。

      手中拿著浸濕的手巾,少女道一句 “得罪”後,另一隻手探出,將黑衣人的衣服解開。衣衫掉落,一身健壯的軀體上,滿是傷痕,血跡乾涸,結成血痂,紅得發黑。

      而最深的傷一定是右側的斷臂,切口平整,似是刀傷。這一刀下得果斷,下手之人毫無猶豫,幾乎削掉小半肩膀,肩胛處的骨頭混著碎肉,黏在衣服上。少女取來一把小刀,將衣服與皮肉割開。雖是盡力放輕動作,可這傷實在太過嚴重,在少女清理傷口途中,昏迷的黑衣人身子不住地戰栗抖動。

      清理過後,少女又從床下翻出碎布,將黑衣人的斷臂包紮好。

      “喲?”在為黑衣人清理左臂的時候,少女眉毛一挑。她拾起黑衣人的左手,輕輕一翻,將手心朝上。就在黑衣人的左手手腕處,有一道細微的傷痕。“一點餘地也不留。砍了右臂,又斷了左手的手筋,這是惹到了什麼樣的仇家。”少女嘴裡碎碎念,手上不停,將黑衣人全身的傷口一一處理。擦乾臉上的污漬,一張冷峻的面孔露了出來。“長得又冷又硬。”這樣一折騰,時間已至深夜。“床給你睡了,我只能睡桌子了。”

      夜晚山頂風極大,少女將屋子門關好,仍能聽見外面嗚嗚的聲響。她也不脫衣,也不蓋被,將木桌上的東西拿到一邊,直接躺了上去。木桌並不大,少女的體型也是玲瓏,身子一蜷,剛好夠睡。

      屋子裡一個陌生的男人,少女半分害怕都沒有,很快就進入夢鄉。

      翌日,男子從昏迷中清醒。少女似是算準了他清醒的時間,坐在旁邊看著他。

      男子睜開眼睛,起初尤帶一絲迷茫。不過這迷茫之時眨眼一瞬,頃刻間,他的眼神便銳利起來。

      “醒得蠻快。”聽到身邊的聲音,男子側過頭,左肘微彎,就要支撐著身子坐起來。

      “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地好。我可是餵了你疏筋散幫你調理身體,現在起不來的。”

      男子本身膚色黝黑,但是身受重創,內息不足,黝黑的皮膚也帶了一分蒼白。他嘴唇乾裂,毫無血色。聽見少女的話,他也未回,動作仍是未停。雖然艱難又緩慢,可他仍舊撐著身體坐了起來。

      “哦?”少女看著眼前一幕,眉毛輕輕一挑。雖是極力克制,可男子的身體仍舊微微地抖動。那是忍受不了的虛弱與疼痛。

      少女嘴角一彎。“你不錯。”

      男子側過頭,他的五官凌厲,側臉看著尤為突出。“你救了我?”男子的聲音渾厚低沉。

      “顯而易見。”

      “多謝。”

      “你是什麼人?”

      “浪人燕孤鳴。”江湖之中,以錢財為生,不入組織不結同伴,無籍無家獨來獨往者,視為浪人。

      “浪人……那你為何會受這麼重的傷,又為何會來到雲雨山?”

      燕孤鳴道: “江湖尋仇。”

      江湖尋仇,殺人人殺。只這四個字,已經可以概括一切。

      “原來如此。”少女也不多問,站起身準備出屋。剛剛動作,便發覺床上之人也要起身。

      少女扭頭道: “你要做什麼?”

      只是轉個身的輕微動作,已經讓燕孤鳴流出一身冷汗。臉色也越發地蒼白。“離開。”

      少女一笑,道: “這個樣子你想去哪?”

      燕孤鳴不語。

      少女道: “你現在走不了。”

      燕孤鳴仍舊不說話,可是身體卻緩緩地動作。也許是剛失了手臂,左手的手筋也斷掉,無法借力,燕孤鳴很難掌握平衡,只有手腕撐著身體一點點地移動。

      少女道: “哦,浪人的脾性都是這般倔強?”

      燕孤鳴低聲道: “恩公救命之恩,來日必定回報。”

      “哎呦,你以為我是貪圖你的欠恩才留你的。”少女歪了歪頭,“我沒說你不能走,只是說你走不了。如果你有能力離開,我絕不阻攔。至於救命之恩,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隨手撿起你罷了。”

      “你……”少女說完便離開,燕孤鳴僅剩的五指不能自主活動,手臂拖著手腕平衡身子,一點點靠著牆站起來。剛剛站起的瞬間,一陣眩暈。燕孤鳴毫無意外地倒在地上。只是那麼一顫,右臂的傷口猛地一緊,燕孤鳴額頭上瞬間滴下冷汗。

      可這高大的男人似是不知何為放棄,他又一次從地上爬起來,背靠著牆,借力歇息。他微微低頭,眼睛透過臉上的層層薄汗,看到自己無力的左手,目光不喜不悲。這樣的手,還能握劍麼?

      燕孤鳴一掌推開屋門。冷風貫入,吹起他散落的頭髮。他扶著門框,向外走了幾步。

      再一抬眼,他頓住了。遠處,沒有樹,沒有山,目力所及,皆是翻滾飄渺的雲層,這一處山崖似是天上宮闕,獨處於群山之巔。山崖範圍不大,沒有下山的路。“怎樣?”燕孤鳴轉頭,看見少女坐在屋頂上,懶懶地看著他。“我說過,你有能力走的話,我絕不阻攔。”

      燕孤鳴拖著殘缺的身子,背仍直不起來。“你是什麼人?”

      少女道: “我叫風天涯。”她環顧四周,揮了揮手,像是介紹一般,“這裡是我的住處,我叫它天涯峰。”

      燕孤鳴道: “怎麼下山?”

      風天涯道: “隨便嘍,想怎麼下就怎麼下,你沒有手了,想跳下去也行。”普普通通的言語裡,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挑釁。燕孤鳴不再與她多說,拖著身子來到懸崖邊。

      風天涯看著他。懸崖邊的風更大了,浪人魁梧的身體晃晃蕩盪,像是一個不穩就要掉下去。冷風吹著燕孤鳴的臉,刀割一般。他左手搭著一塊青石,向懸崖邊探身。

      “你找死麼?”風天涯盤腿坐在屋頂上,隨手從身旁撿了塊碎石,指頭輕輕一彈,石頭啪的一下打在了燕孤鳴的膝蓋處。

      燕孤鳴本就站不穩,經這一打,更是難以保持平衡,整個人朝著崖下倒去。他的眼睛已經看到崖下霧濛濛的深淵。生死就在一瞬!燕孤鳴沒了手,無法扳住石頭,就在他倒下的一瞬,腰上一用力,猛然一個轉身,臉朝著上方,腿一彎,倒勾住懸崖絕壁,整個人掛在了懸崖邊上。

      人在重傷之中,哪受得了這樣折騰。燕孤鳴渾身顫抖,右肩更是疼到了極致,灰白的臉上青筋暴露。

      但是即便如此,他一聲都沒出。沒有疼痛的嗚咽,更沒有求救。

      風天涯依舊懶懶地坐在屋頂上,看著求生的男人。

      穩住身體,燕孤鳴用左臂搭在懸崖邊緣,藉由腰腹的力量一點一點往上爬,一刻的時間,終於爬了上來。此時,他已經耗盡氣力。他狼狽地倒在地上,不停地喘息,地面上滿滿的全是汗跡。

      風天涯道: “你不問我為何要打你?”

      燕孤鳴不語。

      風天涯: “你反應不夠快已經死了。”

      這時,燕孤鳴似是攢了些力氣,又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經過這樣一番,右臂的傷口又一次裂開,布條上滲出血跡。

      風天涯: “我救你一次,又殺你一次,這恩仇兩消了,你不欠我了。”

      燕孤鳴抬頭,看著風天涯。

      浪人的目光中平平淡淡,沒有被人暗算的氣憤,也沒有死裡逃生的喜悅。有的,只是滿目的風霜。

      “你的救命之恩,燕孤鳴必會回報。”氣力不足,可聲音仍然低沉有力。

      “我剛剛可是殺你了。”

       “殺過我的人很多,救過的卻寥寥可數。”

      風天涯歪了歪頭: “你真有趣。”燕孤鳴不語,他靠在青石上緩緩坐下,閉目調息。風天涯從房頂上一躍而下,鵝黃色的衣衫在空中刷刷地飄動,就像一隻活潑的小黃鸝。她來到燕孤鳴身邊,這才發現這男子真的很高大,坐著幾乎同風天涯站著一樣高,將她整個人都裝了進去。“我不同你玩笑了,你現在這個情況無法離開,安心在這養傷吧,不管你有多麼重要的事情,現在這樣也做不了。”

      燕孤鳴睜開眼睛,看著面前晃悠悠的少女。

      “胳膊斷了,手筋挑了,內臟也受到創傷,肋骨裂了兩根,這麼重的傷也能拖命活下來,不容易。”

      “我命硬。”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