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纜車
戀愛纜車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79277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名家推薦:
    【作家】小生 專文導讀!【作家】御姊愛、晨羽 真情推薦!●依姓名筆畫序排列

    東野圭吾:「戀」比「愛」更需要膽量和決心,
    我在寫這部作品時,再度深刻體會到這件事。

    東野圭吾首度挑戰愛情小說!
    出版5天旋即再版,熱賣突破25萬本!
    紀伊國屋書店、日販週間排行榜TOP 1!

    是巧合還是命定?是忠心還是偷情?
    如果愛情是一場命案,
    你會是兇手、偵探,還是屍體?

    舒適的天氣,絕佳的雪況,全新的滑雪裝備,
    以及最重要的──喜歡的女生桃實。
    一想到今明兩天都可以與她朝夕相處,廣太就心癢難耐。

    搭往山頂的纜車上,廣太與桃實開心地聊著天。
    鄰近兩人的是一群結伴滑雪的姊妹淘,她們正興奮地討論行程。
    就在此時,廣太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不祥的預感開始在他的內心擴散,他偷瞄了一眼附近的女人。
    沒想到,那不是別人,正是他論及婚嫁的同居女友──美雪。
    他騙美雪說,這次是因公出差。

    還沒回過神來,女人們的話題就從滑雪聊到了感情觀。
    「如果妳的男朋友劈腿,妳會怎麼樣?」
    廣太聽到美雪的朋友向她問道。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美雪竟轉向廣太,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整張臉都被雪鏡和圍脖遮住,照理說應該認不出來才對,
    但廣太還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纜車緩緩上升,這趟旅程的終點,
    將會通往天堂,還是墜入地獄?
  •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4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白金數據》、《虛像的丑角》、《戀愛纜車》、《雪煙追逐》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 名家推薦:
    【作家】小生 專文導讀!【作家】御姊愛、晨羽 真情推薦!●依姓名筆畫序排列


     

  • 愛情容不下一點意外
    作家/小生


    愛情容不下一點意外。

    喜歡東野圭吾作品的讀者,一定都知道他很擅長多主線敘事,最後再將這些人物全部串聯在一起。戀愛纜車這部作品,也延續了他最擅長的事,甚至發揮得更淋漓盡致,用一座雪場、一輛纜車、幾對男女,就說了一個「貴圈真亂」的故事。

    還好還好,這些故事不到驚世駭俗傷天害理的程度,最多就是茶餘飯後的八卦而已。

    但是,誰不愛八卦呢?

    原諒我不能在導讀裡劇透,哪怕是透露了一點,都會壞了讀者看八卦的興致。我只能換個方式說說自己的感想。

    我相信,每個人對於表達自己的愛,滿足自己的欲求,都會有一個計畫、一個定見,或是一個想像。我們可以預測天氣、我們可以安排時間、我們可以布置場地,但我們始終算不到人心。

    我們無法確定將要告白的對象到底愛不愛自己,我們更無法確定將要結婚的男友是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們最無法想像,跟一個人生活一輩子是怎樣的光景。

    故事裡的男女都在計畫,有的人是為了求婚,有的人是為了偷吃,每個人都看似透過完美的計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局,但最後卻抵不過一點點小意外。

    而我開始相信,意外的發生,常常反映我們內心真實的想法。很多時候,並不是意外可怕到會拆散兩個人,而是兩個人的愛情脆弱得容不下一點意外。什麼樣的人和心態,造就什麼樣的結局。

    如果男友摟著別的女人的腰逛街被你撞見,那是老天爺好心給你看清這男人的機會,趕快分手;如果跟心儀的女孩溜冰結果她不小心滑倒,那是老天爺給你牽手的機會,不要站在一旁笑她跌倒的樣子好蠢,蠢的是你。

    什麼樣的人和心態,造就什麼樣的結局。

    希望讀完這本書的人,都懂得把危機變成轉機。

  • 滑了一陣子後回到箱形纜車站,發現纜車站前大排長龍。廣太在解開滑雪板上的固定器時,忍不住咂著嘴。
    「怎麼回事啊?為什麼突然這麼多人?」
    「可能遊覽車剛好送來一批客人。」
    桃實坐在雪地上解開固定器後,抱著滑雪板站了起來。她穿著粉紅色和白色格子滑雪衣,搭配綠色滑雪褲。她說是根據桃樹的意象搭配自己的服裝。
    「對喔,有可能。唉,運氣真差,好不容易滑在興頭上。」
    「別著急,別著急,沒關係啦,我們慢慢滑嘛。」
    聽了桃實這句話,廣太覺得有道理。這次的旅行並不是為了享受粉雪的樂趣,也沒有在壓雪的雪道上頻頻挑戰割雪滑行的野心,最大的目的,就是開心滑雪。
    「我並沒有著急,只是沒想到妳滑得這麼好,所以也就忍不住越滑越來勁了。」
    「有嗎?我滑得不好啊。廣太,你才是真的厲害,剛才看到你在倒滑,還漂亮地完成了一百八十度轉體。」
    聽了桃實的話,廣太有點得意。原來剛才炫技時,桃實都看到了。
    「那很簡單啦。」
    「是嗎?我覺得簡直是神技。」
    「妳太誇張了,這種小技巧誰都可以做到,妳只要稍微練習一下,馬上就學會了。」
    「是嗎?」
    「一定沒問題,那等一下馬上就去挑戰。」
    「啊?不行不行。」
    「沒什麼不行。凡事都要挑戰,在妳學會之前,都不可以休息。」
    「哇,簡直比斯巴達還嚴格。」桃實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臉上的表情顯得很開心。廣太當然也樂在其中。
    他們抱著滑雪板,才剛排在隊伍的最後方,立刻有幾個女人排在他們後方。那幾個女人嘰嘰喳喳聊個不停,但氣氛熱鬧一點也不壞。聽說來滑雪場滑雪的客人逐年減少,但今天似乎盛況空前。
    雖然人很多,幸好隊伍仍然緩緩向前移動。
    「今天的狀況很不錯,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桃實嘴角露出笑容說。整張臉只有嘴巴從鍍水銀的雪鏡和厚實的圍脖之間露了出來。
    「是啊,沒想到雪況這麼理想。幸好天氣預報不準,之前還預報說,可能會下雨。」
    「下雨最討厭了。」
    「就是啊,下雨就糟了。我這次從上到下的裝備都是新買的。」
    「是喔?那真的差一點就毀了。」
    「實在太幸運了。」
    廣太身上的深藍色滑雪衣和灰色滑雪褲,都是為了今天和桃實第一次滑雪約會特地購買的。不,不光是衣服而已,他的滑雪板、滑雪鞋,以及頭上戴的黃色針織帽,都是為了今天特地新買的。
    隊伍緩緩前進,他們來到階梯前,然後小心翼翼地一級一級向上移動。
    「聽說這裡有一家店的擔擔麵超有名。」桃實說。
    「是啊,擔擔麵裡還加了野澤菜,超好吃,我每次來都必吃。」
    「是喔,我好想去吃吃看。」
    「OK!那中午就去那裡吃飯,我們從日向雪道滑下去,應該就不遠了。」
    「廣太,你好厲害!好像對這個滑雪場很熟悉。」
    「因為這幾年,我每年都來報到。」
    「好厲害喔!」桃實再度說道。
    真開心啊。廣太深深體會著這份喜悅。單板滑雪是他每年冬天最大的樂趣,而且這次和喜歡的女生一起來,今、明兩天,都可以和她朝夕相處。晚上會一起住在滑雪場旁的飯店,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餘興節目。廣太的遐思無限膨脹,但想像力太豐富會無心滑雪,所以現在必須稍微克制一下。
    他們終於來到階梯的最上方,旁邊有一個放雪板護套的籃子。廣太伸手拿了兩個,把其中一個交給桃實。桃實遲遲無法順利把雪板塞進護套,廣太協助她塞了進去。每次在滑雪場搭箱形纜車時,廣太都很納悶,為什麼雪板的護套這麼難用,難道設計不能再人性化一點嗎?
    搭乘處就在前方。
    「不好意思,麻煩大家共乘。」年輕的女性工作人員大聲說道。廣太很想和桃實單獨搭乘,所以不太滿意眼前的狀況,只不過排隊等著搭纜車的人這麼多,他也無法抱怨。這條路線的纜車很大,最多可以搭乘十二個人。
    輪到廣太他們了。空纜車轉到他們面前。他先讓桃實上了纜車,然後自己也跟了進去,在纜車靠內側的座位和桃實面對面坐了下來。
    後方那群人當然也一起走進纜車。那四個人都是女人,還沒有坐穩,就七嘴八舌地聊了起來。剛才在排隊的時候,這幾個女人的嘴就始終沒停過。廣太有點不悅,為什麼偏偏和這群人共乘,幸好才十幾分鐘,忍耐一下就過去了。
    纜車門關上,纜車加快了速度。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白雪的景象,身穿五彩繽紛滑雪裝的滑雪客在滑雪場上盡情地暢滑。
    「哇,好久沒這麼感動了。」四個女人中的其中一人興奮地叫了起來,她剛好坐在廣太的左側,「學生時代之後,就沒再滑過雪,我想想,所以有七年沒滑過雪了。」
    「惠利華,妳會滑雪嗎?我完全沒有自信。」坐在廣太斜左前方,穿著綠色滑雪衣的女人問。坐在廣太旁邊的女人原來叫惠利華。
    「勉強還可以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七年前算不算會滑,所以應該不會再差到哪裡去。」說完,她放聲大笑起來。
    廣太在腦海中計算起來。學生時代之後,七年沒滑過雪?關鍵在於最後一次去滑雪是幾年級的時候。如果是一年級的時候,這幾個人今年就是二十五歲。不,應該不可能,聽她們說話的語氣和感覺,不像是一年級的時候最後一次去滑雪。如果最後一次是在即將畢業的二十二歲,今年就是二十九歲。嗯,這樣應該差不多。他計算出自認為合理的答案。
    「我們四個人也好久沒有一起旅行了。」另一個女人用有點低沉的語氣說道,根據聲音傳來的方向判斷,應該是坐在廣太旁邊再旁邊的女人在說話。「對不起,還讓妳們都特地挪時間出來。」
    「咦?妳為什麼要道歉?老實說,我覺得超開心的啊!」坐在廣太身旁那個叫惠利華的女人說。
    「是啊,我們難得有機會聚在一起。千晴,妳也要玩得開心點。」身穿綠色滑雪衣的女人說。坐在廣太旁邊再旁邊的那個女人叫千晴。
    「這裡沒想像中那麼冷,我還以為會更冷呢。」惠利華說。
    「對啊,早知道裡面穿三件就夠了。」
    聽到綠色滑雪衣的女人這麼說,廣太忍不住看向她。三件就夠了?所以現在穿了幾件?
    就在這時,坐在綠色滑雪衣女人旁邊,剛才一直沒有吭氣的女人說話了,「我好像也穿太多了,這件滑雪衣比想像中更暖和。」她說完後,抓了抓紅色滑雪衣的袖子。
    廣太聽到這個聲音,忍不住有點緊張。因為那個聲音很像他熟識的人。他忍不住偷瞄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戴著雪鏡和圍脖,完全看不到她的臉。
    「妳說過是為了這次來滑雪特地買的?」惠利華指著紅色滑雪衣的女人問。
    「是啊,因為之前的滑雪衣已經穿了很多年,我正打算買新的。」
    果然很像,連說話的語氣也一模一樣。不祥的預感在內心擴散。他看了那個女人的滑雪板,那似乎是租來的。
    「妳買了一整套嗎?」那個叫千晴的女人問。
    「買了滑雪衣褲和手套,但早知道應該買新的雪鏡,這個很容易起霧。」紅色滑雪衣女人說話時,拿下了雪鏡,不小心把圍脖也拉了下來,整個臉都露了出來。
    廣太的心臟幾乎從喉嚨跳了出來。
    穿紅色滑雪衣的不是別人,而是美雪。
    美雪是廣太的同居人。

    *****

    廣太在東京都內一家室內設計裝潢公司負責行銷和設計工作,工作剛好滿十年,雖然薪水並沒有很高,但每次看到客人面對脫胎換骨的房子,露出欣喜的表情時,就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個工作。
    三年前,美雪進入那家公司,但並不是正式錄用,而是派遣員工。她負責CAD,簡單地說,就是使用電腦繪圖,並用3D的方式呈現房子裝潢完成後的樣子。她的工作對廣太和其他設計師發揮了理想的輔佐功能,所以廣太在工作上,也經常有機會和她接觸。
    美雪的一對鳳眼令人印象深刻,但個性並不像外表這麼好勝,反而很懂得尊重對方,顧全別人的面子,經常對廣太的工作感到欽佩。天底下沒有男人聽到年輕女生的誇獎會感到不高興,更何況美雪長得很漂亮,所以廣太很快就對她產生了好感。
    他鼓起勇氣向美雪表白,發現美雪也很欣賞他,所以兩個人很順利地開始交往。
    他們的個性很合得來,三年來,幾乎沒有大吵過。交往不久之後,他們開始同居。雖然住的房子只有一房一廳,但他們都是有效利用空間的專家,所以並不覺得空間不夠用。
    去年秋天,他們同居滿一年時,美雪終於開了口。
    「你對將來有什麼打算?」
    吃完晚餐,兩個人一起喝著發泡酒,廣太拿起遙控器,正打算打開電視時,美雪問了這個問題。
    終於來了。廣太暗想。他內心一直害怕這一天的到來,有點後悔為什麼沒有早一點打開電視,但他也知道,遲早必須面對這個問題。
    「什麼將來?」他放下遙控器問。
    「我們的將來啊,」她說:「你看著我。」
    「好。」廣太抬起頭,和美雪四目相接。雖然他很想移開視線,但還是忍住了。
    「你有什麼打算?還是打算就這樣一直同居下去?」
    廣太抓著自己的頭髮,「不行嗎?」
    「那個怎麼辦?」
    「哪個?」
    美雪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環狀。
    「我覺得差不多不要再使用那個了。」
    廣太知道她在說保險套。
    「妳想要孩子?」
    「嗯。」美雪看著廣太的眼睛,點了點頭。
    「因為我已經二十九歲,明年就三十歲了,即使現在馬上開始做人,也不算早了。更何況即使現在不再避孕,也未必馬上就能懷孕。」
    她的意見完全正確,廣太只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不想有孩子,所以只能提出分手。但他無法作出這樣的選擇,因為他並不想和美雪分手。
    既然這樣,就只剩下一個選擇。
    「我知道了。」他小聲回答。
    「你知道什麼?」美雪問。這種時候,她的那對鳳眼看起來特別強勢。
    「就是,」廣太小聲地說:「就是保險套的事啊。」
    「你是說,你也同意不再使用嗎?」
    「嗯。」
    「太好了。」美雪的嘴唇露出笑容,「但這麼一來,就會衍生出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廣太明知故問。
    「因為一旦有了孩子,當然就要向父母報告,到時候總不能說,其實我們早就同居了?」美雪的眼中閃過一道冷光。
    廣太和美雪的老家都不在東京,所以並沒有告訴雙方的父母同居一事。幸好雙方的父母都無意特地跑來東京,確認三十歲左右的兒女獨自生活的狀況。
    美雪辯才無礙,簡直就像下將棋時將對方的軍一樣,接二連三地堵住了廣太所有的退路。
    「嗯,」他低吟一聲,「那倒是。」
    「可不是嗎?我希望得知懷孕時,可以正大光明向父母報告,也希望他們為我們感到高興,至少我希望這樣。」
    「當然,」廣太說,「我也一樣。」
    「對嘛。」
    所以你有什麼打算?別再負嵎頑抗了。美雪的眼神如此宣告。
    「嗯。」廣太抱著雙臂,「所以,只要去見一下雙方的父母,告訴他們,我們是這種關係。」
    「什麼關係?」
    「就是這種關係啊,」廣太清了清嗓子,「即使有孩子也沒問題的關係,告訴他們,我們正在努力做人。」
    美雪皺起眉頭,似乎感到心浮氣躁。
    廣太不再抵抗。因為他已經無路可逃了。
    「所以說,」廣太說,「只要結婚就解決了。只要這樣告訴雙方的父母,就沒有任何問題了。」他在說這句話時,內心充滿了挫敗。
    美雪立刻鬆開了皺起的眉頭,露出興奮的表情。
    「啊?什麼意思?你這是在向我求婚嗎?」
    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廣太一定膝蓋一軟,跌倒在地上。什麼求婚啊?根本是遭到誘供。當然,他死也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
    「嗯,是啊……」他垂頭喪氣地說。
    「太好了,好高興喔。」美雪站起來,抱住了廣太。
    廣太抱著她的身體時想,既然她這麼高興,那也算是好事一樁。其實,他更希望維持單身的輕鬆立場,持續目前的關係。一旦結婚,就必須背負起責任之類的東西,但考慮到美雪,就知道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他很清楚,也差不多該收心了。
    事情決定之後,女人的行動十分神速。她立刻安排了下個週末的兩天時間,去見雙方的父母。廣太帶美雪回到位在福井的老家隔天,就拜訪了她位在名古屋的老家。幸好雙方的父母都祝福他們,即使向他們坦承已經同居,也沒有挨罵。相反地,當美雪說,因為接下來會積極做人,所以婚禮上可能會挺著大肚子時,雙方的父母也都露出欣慰的表情。廣太的母親甚至還激勵他們說:「真是好主意,現在這個年代,先有後婚很正常,只要預約好婚禮的場地,就沒有任何問題。別擔心,別擔心,你們好好加油。」
    他們決定在五月舉行婚禮,廣太希望時間可以稍微延後,但美雪堅持不肯讓步。她六月生日,無論如何都希望在邁入三十大關之前穿上婚紗。
    美雪樂不可支,廣太的心情卻越來越沉重。雖然已經下定了決心,但總覺得一旦結了婚,就會失去很多東西,陷入了所謂的「婚前憂鬱症」。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老同學邀他參加聯誼。那個老同學知道廣太有女朋友,但並不知道他們已經決定結婚。因為廣太沒有告訴他,他當然不可能知道。
    廣太參加了聯誼當作散心。那是五對五的聯誼,女生都是百貨公司化妝品專櫃的櫃姐。
    廣太在那次聯誼時認識了桃實。桃實一雙杏眼和豐滿的嘴唇令人印象深刻,渾身散發出性感的味道。合身的針織衫襯托出她豐滿的胸部,她渾身上下都是廣太喜歡的類型。
    聊天之後,發現桃實的興趣是單板滑雪和看電影,這也和廣太的興趣不謀而合。他們立刻情投意合,當場交換了聯絡方式,約定改天單獨見面。
    聯誼的隔週,廣太就和桃實約會。他們一起吃飯、喝酒,聊得很投機,心情也很雀躍。廣太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廣太送一個人住的桃實回家,原本抱著一絲期待,以為桃實會邀他去家裡。雖然這份期待落了空,但成功地在桃實的公寓附近和她接了吻。
    那一天回到家時,美雪坐在電腦前工作。
    「你回來了,今天有點晚啊。」美雪說。
    「工作耽誤了,所以結束之後,大家就一起去吃飯。」
    「是喔。」
    美雪是派遣員工,一年前去了其他公司。那天晚上,廣太事先聯絡了她,說會吃完飯再回家。
    廣太在換衣服時,探頭看向美雪緊盯著的電腦螢幕,發現她正在看婚紗。
    開始倒數計時了。廣太深刻體會到這件事。
    之後,廣太曾經多次和桃實約會。他告訴自己,只能趁現在好好玩一玩。他打算和美雪結婚之後,就和桃實分手,所以更珍惜眼前的時光。
    不久之後,期待已久的滑雪季節終於到來,他也很自然地和桃實聊到這個話題。桃實說,想和他一起去滑雪。
    「好啊,但要去哪裡?里澤溫泉怎麼樣?」
    桃實聽了廣太的提議,在胸前拍著手說:「啊,我好想去!」
    「那裡超讚,但如果當天來回,路程似乎有點遠。」廣太微微偏著頭說完這句話,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問:「不能住一晚嗎?」
    他們還沒有發生肉體關係。廣太認為這是關鍵「性」的一刻。
    桃實微微收起下巴,一雙杏眼眨了兩次。廣太看到她嚴肅的表情,已經放棄希望時,她張開豐滿的雙唇說:
    「那就住一晚吧。」
    因為她回答得太乾脆,廣太一時以為自己聽錯了,但她接下來的這句話,顯示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機會難得,想要連續滑兩天。」
    「對啊!」廣太忍不住大聲說道,「那我來安排住宿和其他的事。」
    「嗯,拜託你了。」桃實嫣然一笑。
    廣太的心一下子飛到了空中。
    兩個人討論之後,決定了日期。因為週六、週日人很多,所以雙方都請了年假,星期五就出發。
    和桃實兩天一夜的滑雪旅行,簡直就像在作夢。他覺得終於能夠跨過最後一道防線了。
    但是,還有必須解決的問題。當然就是美雪。
    有一天,廣太下班回家,一進家門,就對美雪說:
    「真傷腦筋,我下個星期要去輕井澤。」
    「輕井澤?為什麼?」
    「裝潢別墅的案子,交屋時,我也要一起去。之後好像會舉行新居落成派對,客戶希望我務必參加,所以我只好答應了。」
    「是嗎?真辛苦啊。嗯,好啊。剛好,那天我朋友要在家舉行派對,朋友說,我可以住在她家。」
    「是嗎?機會難得,妳就好好玩一玩。」
    「嗯,我知道。」
    美雪完全沒有懷疑,廣太順利突破了第一道難關,但還有新的問題。
    滑雪是廣太多年的興趣,也曾經和美雪一起去過好幾次。唯一的問題,就是滑雪用品體積都很大,最後決定把兩個人的滑雪用品都放在床下的空間。床底下至今仍然有齊全的滑雪用品。
    如果把廣太的滑雪板、滑雪鞋和滑雪衣褲拿出來,會怎麼樣?萬一被美雪發現,就百口莫辯了。
    廣太煩惱了很久,最後決定全部買新的。
    他利用工作的空檔去了滑雪用品店,除了滑雪板、滑雪鞋和固定器以外,還買了滑雪衣褲、雪鏡和帽子。雖然總金額超過十萬圓,但錢的事不重要,問題在於要把買來的東西藏在哪裡。
    最後,廣太決定找朋友幫忙。就是當初找他去聯誼的老同學,廣太向他說明情況後,對方二話不說地答應了。
    「瞞著正牌女友去劈腿旅行嗎?真讓人羨慕啊。沒問題,你把東西都寄來我家,但到時候要告訴我劈腿旅行的始末。」真慶幸這位朋友心胸很寬大。
    星期五清晨,廣太穿著西裝出了門。美雪躺在床上目送他出門。廣太雖然有點愧疚,但看到放在枕邊的婚禮情報雜誌,就覺得這是自己單身時代最後的豔遇。
    他在朋友家換上了旅行的衣服,同時付了五千圓給朋友做為補償。
    「唉,劈腿也很辛苦啊。既然新女友這麼好,不如乾脆和正牌女友分手啊。」老同學揉著惺忪的睡眼說。
    「問題就在於沒辦法這麼做啊,現在已經無路可退了。」
    「無路可退?什麼意思?」
    「……沒什麼啦。」
    他無法告訴老同學,已經和正牌女友談婚論嫁了。老同學聽了,一定覺得很有趣,東問西問一大堆,但對廣太來說,是極其嚴重的問題。
    準備就緒後,他扛著行李前往東京車站。來到八重洲站中央出口,看到桃實穿了一件可愛的連帽滑雪衣站在那裡。她一看到廣太,立刻笑著向他揮手。
    廣太跑了過去,覺得置身天堂的時刻拉開了序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