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無調性文化瞬間(簡體書)
無調性文化瞬間(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66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從思想隨筆到時代觀察,從寫作理念到文本批評,從詩歌小說到音樂攝影,從漢語作品到西方經典,從小眾文學到大眾文化,《明德書系·潛望鏡文叢:無調性文化瞬間》匯集了楊小濱以詩人、攝影藝術家、評論家、理論家等多重身份的不同視角撰寫的短篇隨想、論述和演講詞等,以跨越了太平洋兩岸和海峽兩岸的宏觀視域,在形式、觀念、語言、心理等不同層次上對當代文化從20世紀80年代以降的諸多方面提供了豐富的感性觀察與理論剖析。
  • 楊小濱,生于上海,耶魯大學文學博士。歷任上海社會科學院、美國密西西比大學、臺灣“中央研究院”教授、研究員等職務。曾任臺灣《現代詩》、《現在詩》特約主編,《傾向》特約策劃,中國教育電視臺《藝術爭鳴》欄目主持人、策劃。有論著《否定的美學——法蘭克福學派的文藝理論和文化批評》、《歷史與修辭》、《The Chinese Postmodern》等,詩集《穿越陽光地帶》、《景色與情節》、《為女太陽干杯》等。近年在北京和臺北舉辦了個展“後攝影主義:涂抹與蹤跡”。
  • 第一輯 筆記/隨想
    副詞:筆記十二則
    音樂-政治-哲學斷想
    今日阿多諾關鍵詞
    語言的放逐
    恢恢互聯網
    後攝影主義關鍵詞
    穿越陽光地帶:經驗(與)批判的旅程
    我的名嘴生涯
    尋找見證者:“國際文壇尤利西斯報告文學獎”評獎側記
    李白與後殖民主義
    最漫長的演講
    臺北故宮亂彈
    詩人之交醉如酒:閑說芒克
    大隱隱于游:蔡天新印象
    君子漢子胡子痞子等等
    上海生煎吃法指南
    蟹黃蛋:一道精美修辭
    我的娛樂排行
    哦,你在吧里泡得那般沉溺,那般輕薄,那般曖昧
    聆聽《我的太陽》的十三種方式
    古稀之年的喜劇男高音

    第二輯 文化/影像
    (被擠出而暢飲的)酸酸乳女聲與看客的權力幻覺
    芙蓉/浮容:犬儒時代的崇高嘔像
    我們什么時候能夠不再怕惡搞?
    誰殺死了黛安娜?
    瘋子,狂人,真假魯迅
    作為真實域的挫敗
    滿篇盡見門修斯
    男子漢崇拜,法和奴性意識
    奧運開幕式:暴力美學與幻象政治
    一只後現代的戲謔饅頭噎住了現代的崇高喉嚨
    《紅高粱》:詩化的人性及其悖謬
    《英雄》:反諷及其不滿
    作為符號化超我的主流影像
    以快感的名義:超我露出崢嶸/猙獰面目
    陽光下的標本:張曉剛
    廢墟與啟示:吳山專
    革命/消費快感:王廣義
    咧笑的幽靈:岳敏君
    臉譜化的歡快:曾梵志
    吶喊或哈欠:方力鈞
    周墻陶藝的泥巴美學

    第三輯 詩學/詩論
    幽靈主義寫作
    階級的詩,革命的詩
    語言包裝或詩
    一邊秋後算賬,一邊暗送秋波
    關于詩歌的先鋒意識
    關于詩歌與身體
    關于60年代出生的詩人
    作為現代性幽靈的後現代:當代詩歌中的城市寓言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當代詩歌中的敘事與抒情
    有關兩岸詩的隨想
    論兩岸當代詩的幾個核心問題
    ……
    第四輯 文化/寫作
    第五輯 訪談/對話
  • 這樣的敘事策略體現為卡爾維諾提出的“晶體”寫作,亦即在貌似單一的敘事內折射出各異的敘事光譜,這個光譜所鋪展的已經不是一個孤立的畫面,而是將不同色域拼貼在一起,或者說,是把敘事的碎片組合成一個多面的立體。因此,卡爾維諾的敘事主體也不是單向、全知的現代主體,而是碎裂、多重、互為扦格、互相映像但又無法同一的後現代主體。《分成兩半的子爵》當然透過被炸彈炸成兩半的梅達爾多直接展示了“整一”個體的分裂面貌,一半是邪惡,一半是善良。不過,這并不是一次均衡的分割:善良所遭遇的困惑往往顯示了善舉的霸道、壓迫(甚至被說成“好人比壞人更糟”、“加重了別人的不幸”)以及純粹道德的脆弱虛幻、違反人性,而強大的邪惡反倒對于人性有更深入的認知。《不存在的騎士》則塑造了一個空缺的主體:阿季盧爾夫只有一具鎧甲,卻沒有肉身,甚至在沒有口舌的境遇下依舊認真地用刀叉擺弄面前的菜肴,在缺席的狀態下執行著主體的功能。
      小說《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主人公不再是具有某種自主性的人物個體,而是依賴于本篇文本的讀者,但卻因為本篇文本的殘缺,與女主人公(女讀者)不期而遇,并且糾結到其他的文本中去。也可以說,小說的男女主人公只在文本的網絡里產生意義,是被殘缺的文本牽引的人物。男讀者和女讀者在第二人稱“你”和第三人稱“他”或“她”之間游移不定,而在第一個故事《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里,“我”一開始就告訴讀者:“小說的主人公名字是'我',不過除此之外你還一無所知。”這個“我”究竟是誰,小說并未做出明確說明,或者說,這個敘事主體可以是隨意的任何人。而用“你”來指稱小說中的人物(男/女讀者),引發了卡爾維諾小說真正讀者的參與感,甚至不同讀者會以不同方式與作為小說人物的男女讀者產生認同。另一方面,敘事進程中的人稱變幻又顯示出主體在符號連環中的缺失、遞進和無常。實際上,既然人稱是可以更換的,主體的位置也就不再是固定不變的了。
      ……
    本週66折

      • 富士山富士五湖‧富士宮
      • 優惠價:238元
      • 德奧,這玩藝!:音樂、舞蹈&戲劇
      • 優惠價:257元
      •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三十封信
      • 優惠價:152元
      • 針灸腧穴定位
      • 優惠價:66元
      • 說地:中國人認識大地形狀的故事
      • 優惠價:73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