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喇魔咒
哈喇魔咒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9270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源自於非洲最古老的巫術,傳統習俗的魔力不容小覷。
    ☆回教一夫多妻制檯面下的爭風吃醋、暗自較勁。
    ☆非洲電影之父的代表作之一,曾於1975改編成電影,並入圍第九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
    ☆南方家園繼《還魂者》、《乞丐的罷工》後,非洲小說第三發!

    新文化與舊傳統的衝突中,比古老巫術更可怕的,是人心……
    非洲電影之父──森奔.烏斯曼的代表作,曾改編並搬上大螢幕!

    事業正達顛峰,艾.哈基在迎娶第三個老婆的花燭之夜,竟然中了「哈喇」魔咒而「不舉」。遍訪名醫、求神問卜的他,除了想解咒,也想搞清楚到底是誰對他下咒。這期間親家對他的態度充滿陰謀和貪婪;妻子兒女對他無止盡的索求。無心於事業的他,生意江河日下,終至破產。而身旁的「朋友」由起初的同情到逐漸疏離,最後對他不屑一顧、落井下石。就連往來的銀行對他的求救也充耳不聞,一切都是因為「哈喇」魔咒。
    為了「重振雄風」,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超乎想像。

    故事序幕從主角商人艾.哈基和周遭一群國內獨立後的商業新貴夥伴,終於從白人手中奪回「工商協進會」的主導權開始。這些社會上的新興中產階級──新布爾喬亞,正是森奔.烏斯曼想要批判的對象。面臨新的商機與外來文化的侵入,傳統的價值良善是否就該淘汰?《哈喇魔咒》是1973年作者出版的第五本小說,兩年後由作者自己改編拍成電影。這是他繼《匯票》(Mandabi)之後,再次將非洲脫離殖民統治,獨立後各個社會階層的詳細刻畫,除了諷刺針貶,也對非洲文化風情與回教傳統習俗著墨甚多。

  • 森奔.烏斯曼 Sembene Ousmane (1923-2007)  
    西非塞內加爾人,漁夫之子。知名電影導演、作家,以筆和導演筒做為社會批判之聲。以法語寫作並出版多達十幾本作品,為非洲後殖民文學代表人物之一。除了寫作,更改編創作、執導,代表作如《匯票》(Mandabi)、《黑女孩》(La Noire de...)等,其中《黑女孩》為首部獲得國際電影大獎之非洲電影。烏斯曼之後電影作品多次獲得國際影展之肯定,並陸續受邀擔任評審。被喻為「非洲電影之父」。

    譯者  


    邱大環,巴黎第三大學語言學博士,曾任巴黎第七大學、比利時皇家翻譯學院、希臘國立雅典大學、塞內加爾高級管理學院等校之中文教師,在國內歷任台大、淡江及台師大副教授,亦曾擔任文建會駐巴黎台北文化中心主任及國家兩廳院藝術副總監。著有《塞內加爾的法語小說》,《法國文學小辭典》。曾翻譯《生命有如緊繃的絲弦》、《還魂者》、《乞丐的罷工》。

  • 劉光能教授╱中央大學法語國家電影與文化研究室主持人
    《洛杉磯時報》曾評他:非洲最偉大的作家之一,更被譽為「非洲的電影之父」!
  • 一群「企業家」今天齊聚一堂,舉行盛大慶祝會,這可是頭一遭!因為在塞內加爾這個國家,從來沒有非洲人主導過「工商協進會」,現在終於由塞內加爾人擔任協會主席,這份榮耀是屬於他們的。企業家們花了十年的功夫才從白人對手掌握下,奪過這個殖民地時代留下的最後一個堡壘。
    這個由各個不同領域領導者所結合的「企業家聯盟」,就是為了對抗那些由外國人主導的企業。他們有野心和企圖心,想掌握國家的經濟命脈,建立一個新的社會階層,使他們變得有競爭力,而組織甚至有些仇外。藉著政治力的助長,幾年下來,他們已經掌握了零售商、小批發商和部分進、出口商。
    一些有本事的人,已經逐漸進入銀行的行政部門或者至少跟他們搭上關係。在一些聯盟的文宣上,都曾提到在國家重要經濟指標體系上的權力,例如:大批發、公共工程企業、藥局、私人診所、麵包供應廠、製衣工廠、出版社、電影院等 ;但是因為沒有銀行界加持,又受到「國家主義」感作祟,難免讓「成為中產階級」的這個夢想無法達成。
    自己的伙伴終於能被任命為「工商協進會」主席,是大家所企盼的。這次的聚會,有如一個承諾,像是致富之路或是通往經濟之門,已然為他們開啟,讓人可以昂首闊步,邁入致富境地。昨日之夢,今日即將實現,今天的行動將影響到未來,國家的獨立和解放,確有其重要性。
    聯盟的主席靜了下來,他閃爍著那雙帶有滿足感的眼神,注視在場的每位參與者:眼前是十幾位穿著體面而貴氣的紳士。一身剪裁考究的西服搭配平整的襯衫,恰當地呈現出他們的企圖心。

    主席帶著平靜而滿足的微笑說著:親愛的同僚,這確實是一個重要事件!自從外國人佔領我國以來,我們的祖父或父親輩,從來都沒能夠主導「協進會」(基於狂妄自大的心理,他們從不說「工商協進會」而只稱「協進會」 )。政府在這個變化多端、不景氣的環境下,為爭取經濟自主權,交付給我這項重大任務,這需要無比的勇氣。在此,我們見證這個歷史事實,更應該感激政府和它的領導人…………
    廳內充滿慶賀勝利及歡樂的如雷掌聲,接著一陣輕微的咳嗽和座椅移動的摩擦聲後靜了下來。
    我們是國內的第一代企業家,我們肩負重任,極大的重任!我們不能辜負政府對我們的期望。在這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結束之前,容我提醒各位,今天大家都受邀去參加我們同僚艾.哈基.貝的婚禮。就算我們都贊成現代化,但並不表示我們要拒絕非洲傳統。現在我們請艾.哈基說幾句話。
    坐在主席右手邊位子上的艾.哈基.貝站了起來,他看起來大約五十出頭,鬢角略微花白的頭髮修剪得十分整齊。
    「親愛的各位,」他一面看著手上的金錶,一面說:「就在這個時刻,婚禮正在清真寺裡認證 ,所以,我結婚了………… 」
    「再—再—婚…………第幾次?」冷面笑匠拉耶提出質疑。
    拉耶,我正要說呢!我現在娶的是第三位妻子 。俗話說,這是個小隊長。別忘了,我們是非洲人。主席先生和各位,請務必賞光。
    各位同僚,今天就這樣劃下美好的句點。趕快走吧,夫人們還在等我們呢。
    會議就此結束。
    門口一長串名車等候著。艾.哈基.貝把主席拉到一邊,說道:
    你先走吧,我還得去接另外兩個太太呢!
    好的!
    待會兒見!
    艾.哈基.貝一邊說著一邊上了他那輛黑色賓士轎車。司機莫杜發動車子。

    艾.哈基從前是位小學教師,因為在殖民時期熱衷工會活動而被解僱。離職後,他開始推銷食品、雜貨,然後又輾轉進入房屋仲介業,由於和黎巴嫩—敘利亞裔 居民熟稔,漸漸找到一些合夥人。過了幾個月或者一年後,他壟斷了塞國最重要的主食—白米的銷售。因為這個利基,他成為許多小批發商的首腦。
    塞國獨立了,他靠著獨自奮鬥所累積的小小財富和政商關係,開始向南方開展,由剛果進口乾魚貨。他遊走在塞內加爾與剛果之間,大發利市。接著他發現一項更有利的發財途徑,就是利用船隻貨運和他建立的人脈關係,於是決定另闢捷徑。他非常努力地將海鮮運到歐洲,不過由於銀行信用和資金不夠充足,只得重回原點。但是在這一行,他已經小有名氣,有些工業家們就利用他的名,借給他一些資金。他將計就計,一方面他也擔任當地三、四個公司的董事,幾個案子結束後,他也簽過幾張檢察官的調查報告書,看似合法,但大家心知肚明…………
    在他精緻的名片上,謙虛地印上他的職務和專長。雖然他不是一位熱心的回教徒,但是他
    還是像虔誠教徒似的,依照當地習俗,用他首次賺進來的大把鈔票,帶第一任妻子去麥加朝聖。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有個艾.哈基而他的妻子有阿嘉的稱號 ,同時他六個孩子中的大女兒,拉瑪也進了大學讀書。
    艾.哈基.阿布卡德貝可以說是兩種文化—非洲封建教育和歐洲中產階級訓練的整合。他和他的同夥都懂得如何利用這兩個截然不同環境中的最有利條件,夾縫求存。
    他第二個妻子名叫吳蜜.恩朵儀,替他生了五個孩子。艾.哈基現在已有兩位太太,一大堆孩子—11個:兩個家庭各有一棟別墅。他有一部小巴士專門載運佣人和到市區不同角落上學的孩子,非洲人的想法真是靈活、實用。
    迎娶第三位妻子,對他來說是傳統社會地位的提升,當然這也表示他在各方面都更上層樓。

    * * *
    依照傳統,第三個婚禮,要在女方家舉行。這兒一切都遵照習俗,甚至於讓最古老的傳統復活。一大早,家裡就擠滿了人;男、女葛里歐 都嚴陣以待,負責迎接至親好友,為他們奉上餐點、飲料。男女來賓都自稱是王公貴族的後裔,競相打賞,毫不吝嗇。在這種場合,他們各個都將自己最講究的服裝、最美的髮型、最珍貴的首飾穿戴上身。嵌銀絲或金線布料的大袍子、項鍊、金銀手鐲,都在陽光下閃爍發亮。女性低胸大領的袍子,露出如茄子般滑潤的肩膀。笑聲、擊掌聲、女性嬌柔和男性低沈的嗓音,交織成一幅歡愉的景象,鑼鼓聲也交錯地迴響。
    在屋子中間,有一張炫示財富的桌子,上頭擺滿了男方的聘禮,每組物品都是成打的:包括女性貼身內衣、盥洗用品、不同色調和型式的鞋子、由金黃到深黑不同顏色的假髮、細緻的手帕、香皂等。最耀眼的應該是那把汽車鑰匙,放在桌子正中間一個紅色襯底的盒子上。
    在這張擺滿訂情信物的桌子周圍,站著一些竊竊私語的好奇者,用那充滿羨慕的口吻評論著。手腕上戴著「一週金」 的一位年輕女士,對她旁邊的人說:
    「除了汽車以外,艾.哈基還允諾給她一萬公升的高級汽油呢。」
    「親愛的,那是有條件的。」這位鄰居一面把她那件佈滿刺繡、發亮布袍的寬大袖子翻到肩膀上,一面強調說。
    「管它是不是有條件,就算他長得一身鱷魚皮,我也願意嫁給這位艾.哈基先生。」
    「哼!親愛的,可惜你已經不是處女了!」
    「那又怎麼樣?」
    「還有妳那群孩子呢?」
    「那聖母瑪麗亞…………呢?
    「不要隨便褻瀆!」食指指向一臉不服氣的同伴鼻尖,兩人險些翻臉,一陣寂靜的對峙。
    最早開口的那位女士一副後悔的眼神說:「我開玩笑的啦。」
    「最好是這樣,」那位天主教徒說。
    她一面帶著勝利的微笑,一面伸出手臂指著那些飾物:「我可不喜歡作哈基的妾。」
    「可是,老砂鍋才能燉出好湯呀,」另一個嘟嘟囔囔地說,同時用手指搓揉著一塊布,看看是純棉還是混紡的。
    「但是,可不能用嫩洋芋去燉,」另一個回嘴說。
    兩人嘻哈地笑著往另一堆女賓處走去。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