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世界微塵裡(簡體書)
世界微塵裡(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08908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木浮生
  • 裝訂/頁數:平裝/302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4/04/30
  • 人民幣定價:29.8元
  • 定  價:NT$179元
  • 優惠價: 87156
  • 庫存: 絕版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書評
  • 傾注了青春期所有憧憬寫下的那封告白信,卻陰差陽錯地被另外一個人收到了。
    那一晚,一個越洋長途讓曾鯉深深記住了這個人——艾景初。
    自卑如塵埃的曾鯉,曾以為自己再也無法提起勇氣去愛一個人。
    所以面對兩個人之間的暗流,她無視,逃避,退讓。
    直到他逼迫她給他一個答案:“曾鯉,你的心還在嗎?”
    “如果還在,我要拿走它。”
    他愛她,憐她,惜她,懂她,包容她。
    世上只有一個艾景初,幸運的是,世界這麼大,她還是遇到了他。

     

  • 木浮生
    80後暢銷都市言情小說家,被業界譽為最具潛力的天后生力軍。
    生於蜀地,自小喜歡看書,只愛書中那些有關兒女情長的橋段。一直記得亦舒的那句話——做人凡事要靜:靜靜地來,靜靜地去;靜靜努力,靜靜收穫,切忌喧嘩。所以,惟願自己擁有一顆安靜的心。
    代表作《良言寫意》是讀者公選出的必讀十大言情之一,並已輸出影視版權。

    已出版作品:《獨家記憶》等
    敬請期待:《良言寫意》(珍藏紀念版)

  • ★2014年最愛的言情小說,木浮生的《世界微塵裡》,情節細膩,溫暖人心,喜歡那種字裡行間都是美好的感覺。

    ★我喜歡《世界微塵裡》那種日久生情的感情,最是溫暖而動人。不過像艾景初這樣的人,想必也只有日子久了才能讓他生情吧……

    ★艾景初這個人,初看時,會覺得他除了帥以外,性格其實是有點乏味的。慢慢看下來,會發現,他的性格其實很像《來自星星的你》裡面的都敏俊。兩個人都是教授,都醫術強大,都悶騷,都傲嬌,卻又都對自己愛的人溫柔得要死。初見是冰山,接觸過才發現是暖男,這樣的男人,大概也只有在韓劇和言情小說裡才能發現了。


    《世界微塵裡》經典段落:
    ☆那是曾鯉第一次知道艾景初。他的聲音沉穩而潤澤,有種獨特的質感,又夾雜著清淡和疏離,卻讓她的世界突然被染上了色彩。宛若天籟,終生難忘。

    ☆一個正常人除了那四顆偶爾出來惡作劇的智齒以外,會有二十八顆恒牙。
    中國古代人認為天上有二十八星宿。
    四個星期也恰恰等於二十八天。
    女性的生理週期和新陳代謝週期平均是二十八天。
    有時候電視廣告上的護膚品宣傳語經常會說“二十八天帶來徹底改變”之類的話。
    以前有部美國的文藝片,名字就是《28天》,女主角接受了一個時長二十八天的心理治療。更奇怪的是還有一部喪屍電影叫《驚變28天》,男主角車禍昏迷二十八天醒來後,發現這個世界改變了。
    可是,二十八天,也是曾鯉與艾景初見面的一個迴圈。

    ☆如果我說我愛你又會怎樣?
    就像在明亮的房間裡點燃了燭光。
    ☆愛情,可以多麼喜悅,也可以多麼不堪一擊。
    幸而,曾鯉最後遇見了艾景初。
    你遇見了另一個人。

     

  • 楔子
    第一章 命運的齒輪
    第二章 美人的範本
    第三章 雪夜偶遇
    第四章 鎖不住的過往
    第五章 那一盞茶的清香
    第六章 少女的初戀
    第七章 開滿桃花的春天
    第八章 明亮房間裡的燭火
    第九章 他想吻她
    第十章 可不可以一生只愛一個人
    第十一章 我要你的心
    第十二章 比心臟高的位置
    第十三章 誰更重要
    第十四章 我只是害怕
    第十五章 以心換心
    第十六章 你是我的宇宙
    番外 吾寧愛與憎
    後記

     

  • 小時候,曾鯉夜裏回家,有一截必經的黑路,路上沒有燈也沒有人家,伸手不見五指,大人們都只能用手電筒。哪怕是一大群人一起走,曾鯉都必須要走在大家的中間。她膽子小,異常怕黑,每逢這種時候就幻想有什麼東西會從後面悄無聲息地把自己抓走,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不得不驚恐地跑到隊伍前面去。可是前面也害怕呀,因為說不定會從黑暗中迎面來個怪物,要是大家轉身一起都往回跑,那她又從第一個變成最後一個了……
    後來伍穎嚇唬她:“其實中間那個人最慘。要是來了個會吃人的東西,前面的走太快了,準備工作還沒做好,後面的又沒跟上來,而中間的人比較密集一撲一個准,一撲一個准。”
    可是如今,只有她和艾景初兩個人,她還是寧願選前面,將後背的安全交給他。
    走的是大道,雖然有積雪,但是還不算太難走。她在前,他打著手電筒走在後頭。那手電筒的光亮正好照在曾鯉的身後,在前行的雪地上拉出長長的影子。
    這是極靜的雪夜。
    好像除了他和她的呼吸,以及踩在雪上的嘎吱嘎吱聲,就只剩下雪落的聲音。
    忽然,曾鯉的耳朵捕捉到了樹林裏一點異樣,恐懼讓她僵住不動了。
    她說:“你聽。”有什麼聲音,聽起來嗚嗚的,好像有人在哭,一想到這個比喻,曾鯉的心裏就開始犯怵。
    艾景初也停下來。
    “什麼聲音?”
    艾景初分辨了下,“應該是貓頭鷹。”
    曾鯉將信將疑地繼續往前走,可是又覺得那聲音似乎就在前頭,走了幾步實在沒忍住,改走艾景初旁邊。
    以前她覺得害怕的時候,就小聲小聲地唱歌。但是介於艾景初在一旁,不能不注意下形象。
    曾鯉的手機嘀地響了一聲,她從兜裏摸出來,一看,是馬依依發的短信:我突然領悟了,你剛才肯定是旁邊有人。
    接著又來了一條,還是馬依依發的:明天我要來,但是趕不上去山頂看日出了。允許你先去看看,後天陪我再去看一次。
    曾鯉一邊看手機一邊瞄艾景初,就怕自己一個不留神,艾景初就把她甩後頭去了。
    “明天看不看得到日出?”她問。
    “能天晴就行。”
    曾鯉抬眼望了下四周,覺得要等天晴,希望真不大。這時,前方有一棵樹的枝丫斷在路中間,他們不得不繞過去。
    枝丫上積了厚厚的雪,曾鯉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捏在手裏。她隨著艾景初走了一大截,因為上坡的關係現在身上還有些出汗,此刻抓著雪不感到凍手,反倒覺得有意思。
    艾景初側目看到了她手中的小動作。
    她將那把雪在手裏捏來捏去,最後成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冰雪球。
    曾鯉拿到鼻前嗅了嗅,隨之張嘴咬了一口。
    那個東西將牙齒著實冰了一下,觸到舌尖就化開,冰涼冰涼的,沒有任何味道。
    艾景初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你……”
    她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
    他觀察了她兩三秒,然後轉頭繼續朝前走。
    曾鯉扔掉雪球之前,埋下頭,又偷偷地嘗了一口。邁了兩步,她突然聽到一絲很細微很細微的嘣的一聲。
    她有點奇怪,因為這聲音好像是從她腦子裏傳出來的,不是思緒,而是真的腦子裏。她停住,仔細回憶了下。那是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是一根弦斷了,或者,是一顆螺絲掉了。
    螺絲?
    她有點緊張地想起了嘴裏的牙套,用舌頭檢查了一遍。還好。可是又不放心地再檢查了一次,這才發現門牙的那個金屬釘松了。
    她的停滯不前,讓艾景初疑惑著回首尋她。然後,他看到站在原地,用手摸著門牙的矯治器,一副大事不好的表情的曾鯉。
    他走了回去。
    “艾老師。”她一臉大難臨頭的樣子望著他。
    “哪一顆?”他剛才就想提醒她了,忽冷忽熱會讓鋼絲崩斷,果不其然。
    “門牙。”
    她穿的是平底的靴子,沒踩高跟,這麼站著一張嘴,艾景初還需要埋下頭來調整高度差。
    他將手電筒的光圈調了調,照著曾鯉的嘴,然後發現原本應該和牙齒黏在一起的左上1的矯治器托槽松了,和它相連的細鐵絲也崩斷了。
    “其他還有嗎?”他問。
    “不知道。”
    他沒法洗手消毒,也沒有一次性橡膠手套,所以不敢貿然碰她的嘴檢查口腔內的情況,只能借著手電筒的光線看看。他和她的高度不太合適,視線的角度和光線都有些偏差,他就是再移動手電筒也於事無補,又怕強光射著她的眼睛讓她不舒服。於是,他只好抬手用食指輕輕托起她的下巴,然後朝右上邊扶了一下,這才稍微好了一點。
    他的手指很燙,這是曾鯉除了覺得仰著脖子張著嘴難受以外,唯一的感覺。
    皮膚挨著皮膚,不是那種溫暖的觸覺,也不是爬山出汗的濕熱,而是體溫真的很燙,以至於曾鯉這才開始懷疑,莫非他在發高燒?
    “應該只掉了一顆。”他說。
    “怎麼辦?”
    “下次重新粘。”艾景初收回手,放開她。
    “你在發燒。”曾鯉遲疑著說。
    “嗯。”艾景初淡淡應了一聲,又將手電筒的光圈調散,照著前路,若無其事地繼續走。
    “要不要緊?”曾鯉跟上去問。
    “沒事。”他答。
    她每次感冒都是咳嗽流鼻涕,偶爾那麼一兩次很嚴重的時候才會發燒。一旦燒起來,頭暈腦漲,手腳酸痛,走路都像要隨時倒下去,那個感覺真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她有點擔心艾景初。但是礙於男女之別,他們又不熟,對於曾鯉的性格來說,要她問一句“要不要緊”,都已經是極限了。於是,她默不作聲起來,也沒有再拉著他說話,白白消耗他的精力。
    她放慢了步子,他也隨之配合地緩下來。
    所幸,轉了一個彎,曾鯉看到了前面酒店久違的燈光。
    “到了!”她的心情喜悅了起來。
    艾景初聞言,抬眸看了看那個有光亮的地方。
    兩個人走到大門口,那個值班的保安有點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們倆。
    東山酒店四個四合院,分東南西北,北樓是主樓。中間是個中庭花園和娛樂區,南樓後面是溫泉,再後面是獨棟別墅,別墅裏也有溫泉引進去。
    曾鯉問:“我們單位都住西樓,你住哪邊?”
    艾景初說:“去西樓吧。”
    他跟著她走到西樓的樓下門廳外面,一樓是酒吧娛樂室,裏面似乎還有不少人。正有一個三四十歲的矮胖男人到室外來,出門下樓梯時看到曾鯉,打招呼說:“小曾啊,剛才正聊到你呢,躲哪兒去了?”
    “李主任。”曾鯉笑了笑。
    “你趕緊啊,大家都在裏面打牌。”說完,男人朝另一邊去了。
    “那邊都是同事?”艾景初看著裏面來來往往的人影問。
    “是啊。”曾鯉著朝前走,走了幾步,發現艾景初沒有跟過來。
    “你到了,那我就回去了。”艾景初站在幾步之遙對她說。
    “謝謝你。”
    他點點頭,又原路返回。曾鯉看著他的背影,覺得他走的方向越來越不對,完全是朝酒店外面去的。
    “艾老師,你住哪兒呢?”曾鯉狐疑地追過去問。
    “東坪寺。”他說。
    這一刻,曾鯉錯愕了。
    她一直沒問過他開車上山要去哪兒,他住哪兒。因為那位大爺說他要回山上,整座東山景區走那條路的酒店,能夠供人住宿的,除了東山酒店,找不出第二家,所以他沒有提,她也沒有問,而且也不曾懷疑。
    何曾想過,他竟然不和她到同一個地方。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