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課:戀人的五十道習題
戀愛課:戀人的五十道習題
  • 系列名:印刻文學叢書
  • ISBN13:9789865823719
  • 出版社:印刻
  • 作者:陳雪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4/04/02
  • 中國圖書分類:婚姻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給所有渴望戀愛、恐懼戀愛、正在戀愛,或正在失戀(失去愛)的你:愛情,是為了讓你∕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陳雪梳理愛情與關係的複雜與多變
    回應臉書上萬網友的真情提問
    戀人們笑淚與共的五十道關鍵習題
    由心動至磨合,討論同居或獨處
    經歷爭吵和冷戰,體會孤獨與成長
    不虛無、不逃走,不討好、不放棄
    學習愛情的路上,攜伴努力

    我們從一個人的孤獨,走向了複雜而多變,豐富卻難以掌握的兩人世界,是要使我們從習以為常的慣性裡走出來,有機會長成自己更喜愛的樣子。

    ※內頁收錄城市攝影師陳昭旨「愛情寫真」圖集

    *關於「戀人」:一起經歷困難,如果能堅強且堅定地度過它,某些事物,就會像淘金那麼樣,會被時間掏洗出來。

    *關於「相處」:在那互相看見,互相揭露,並從這照見對方的同時看見自己的過程,細緻而緩慢是必要的,耐性是前提,包容是秘訣,讓對方自由是要素。

    *關於「磨合」:在愛情裡,誰都是如履薄冰的,但在關係裡,伴侶可以給予的是休憩。

    *關於「無常」:我們透過這些看似傻笨的問題,透視自己內心隱密的惶恐,愛不是保障,但愛多麼美啊,正因為它不能保障什麼,所以我們才時時去呵護,所以失去時我們會悲傷,但也因為愛是會變化的,人也可以從死境裡再次體驗到愛。

    *關於「恐懼」:那些無能為力,那些狂風暴雨,那些靈魂碎裂以前萌生的幻覺,那些像是你又不是你,那些你一直努力避免偏又正巧摔落的陷阱,其實就是你正準備,或已經愛了的證明。
    走進暴風雨,然後活著走出來。
    別放棄。

    *關於「險境」:我們可以努力去愛,但愛無法拯救他人,愛是照亮自己的。

    *關於「爭吵」:我們把心交給對方不是因為可以有人保護,而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能真實地與他人的生命相遇,我們才會在一次又一次「不能保證」、「無法期待」、「不可避免受傷」、「難免失望」的過程裡,逐漸地學習堅強,認識生命的複雜,慢慢地體會愛的不可依靠,以及愛情最珍貴的不是要讓我們擁有對方,而是要讓我們理解自己。

    *關於「分手」:將來是哪種你忽然回想,發現自己歷盡滄桑啊,卻依然天真,你胸口彷彿還堵著痛,還可以觸摸那些故事的輪廓,眼淚的苦鹹,但你還是完整的,你以為破裂的還完整地存在。

    *關於「艱難」:我依然愛你,未來也想繼續愛你,但如果我的努力會使你為難,我會努力只把愛放在心裡。

    *關於「放手」:或許需要很久,或許只是一個念頭,你會突然明白,你可以有別的方式去愛,你可以把命運交到自己手上。

    *關於「傷害」:如果你在我身旁,我會給你一壺茶、一條溫暖的毯子,把客房布置好,帶你去散步,或者,你什麼都不要,你想哭就哭吧,想大聲喊出來也沒問題,想要靜靜地,就把貓抱在懷裡,想睡覺,就躲進溫暖的棉被裡。
    我們在這裡。

    *關於「離開」:但願即使到最後一刻,我都沒有違背愛你的初衷。

  • 陳雪

    一九七○年生。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蝴蝶的記號〉由香港導演麥婉欣改編拍攝成電影《蝴蝶》,二○○四年以長篇小說《橋上的孩子》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獎,二○○九年以長篇小說《附魔者》入圍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隔年同時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類年度之書與第三十四屆金鼎獎,二○一三年以長篇小說《迷宮中的戀人》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類年度之書。
    部分作品獲得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寫作計畫補助,並翻譯成英文與日文於海外發表。長篇小說《橋上的孩子》於二○一一年由日本現代企劃社發行日文版。著有《台妹時光》、《人妻日記》、《迷宮中的戀人》、《附魔者》、《她睡著時他最愛她》、《無人知曉的我》、《天使熱愛的生活》、《只愛陌生人》、《陳春天》、《惡女書》、《蝴蝶》、《橋上的孩子》、《愛上爵士樂女孩》、《惡魔的女兒》、《愛情酒店》、《鬼手》等。
  • 輯一
    關於「自我」
    關於「心動」
    關於「原諒 」
    關於「相處」
    關於「同居」I
    關於「同居」II
    關於「安定」
    關於「平淡」
    關於「不安」
    關於「前女友」
    關於「猜疑」
    關於「陪伴」I
    關於「陪伴」II
    關於「伴侶」
    關於「照顧」

    輯二
    關於「理解」
    關於「體諒」
    關於「計較」
    關於「期望」
    關於「磨合」
    關於「強者」
    關於「無常」
    關於「恐懼」
    關於「爭吵」
    關於「討好」
    關於「險境」
    關於「占有」

    輯三
    關於「離開」
    關於「變心」
    關於「活著」
    關於「承諾」
    關於「分手」I
    關於「分手」II
    關於「放手」
    關於「艱難」
    關於「再相遇」
    關於「背叛」與「謊言」
    關於「選擇」
    關於「傷害」
    關於「結束」
    關於「失去」
    關於「不能沒有你」
    關於「友誼」

    【私語集】
    「戀人」
    「親密」
    「孤獨」
    「有時」
    「堅持」
    「冷戰」
    「成長」
    「付出」
    「結束」
    「等待」

  • 關於「自我」
    你在每一段愛情裡精疲力竭,後來終於發現問題並不總在對方的負心。所有愛情的問題都是「自我」的問題。
    一旦戀愛你就看不見自己,眼中只有愛人,世界圍繞著他打轉,能做的做了,沒能力做的也勉強做了,你以為這樣他會快樂,而他快樂你就會快樂。你以為愛情應該「相互扶持」,卻不知道你自己的行為叫做「單方面付出」⋯⋯因為在付出的行為裡,你才能感到安心,一旦愛情出錯,人生全盤毀滅。
    是該停止這樣的循環,獨立去解開自己人生的問題了,你對自己說,該從哪兒開始呢?你問自己,「我的人生究竟出了什麼差錯?我自己究竟想要怎樣的人生?我能如何為自己付出?除了戀愛,我真正熱愛的事物是什麼?如何在愛情裡,還能保有自我?⋯⋯」
    靜夜裡,你忍耐著不傳簡訊給他,卻寫下了成年之後第一篇日記。

    關於「心動」
    盡情地去愛,去愛那你原本愛上的部分,那最初使你心動的剎那,某一個難以言喻的瞬間,可能是某一個姿勢,表情,眼神,動作,一句話,一個傻氣的舉動⋯⋯
    就用這個支撐起所有愛情的核心吧,那最初的一眼是不會錯的,其他都是相處的技巧了。
    技巧可以學習,關係可以磨合,唯有最初使你心動的那個原因是學不來的,你可能會幻滅,可能會失望,但也有可能那其實就是這個人最珍貴的特質,你在第一眼已經辨認出來,後來才被現實生活的種種消磨損耗。
    很有可能你最初愛上的特質,其中也包含了許多後來你慢慢會不愛的特點。
    但如果那個使你心動的特質還存在,這個人還是那個人,那麼就一起把被磨損的部分打亮,學習理解人的不完美,相處的困難,人生的孤獨。
    是啊,相愛的人依然是孤獨的,愛情無法使你避免人生的困難,愛只是使你看見它,然後孤獨地去面對,因為愛不是靈藥,愛是即使在孤獨中依然可以付出力量,「愛」是:我珍愛你的脆弱孤獨,你的彆扭,你的生硬,你的艱難,愛是正因為我知道我可以穿透那些硬殼看見最脆弱的你,那無意間暴露在我眼前的,使我想要細心愛憐。愛也可以讓我穿透我自己堅硬的外殼,願意承認受傷。
    愛是兩個人都主動地想要改變自己,使自己更懂得去愛,於是沒有一方在抱怨。
    對不起,或許我也不知道愛是什麼,但我知道愛不是什麼,愛不是需要,愛不是依賴,愛不是抱怨,愛不是要求,當一切都困難得無法繼續時,可以反過來想著:「我有在愛你嗎」「我依然愛你嗎」「我這樣做是在愛嗎」。
    只問自己。
    只回答自己。
    你會有答案。
    因為最重要的也就是這樣,謝謝你讓我感受愛,謝謝你讓我學習與人親密,謝謝你曾經或往後還會有的陪伴,但願我真的愛到你了,但願我能使你感到幸福。

    關於「安定」
    年輕時真是無法想像未來自己會變成什麼樣,活得那麼倉促,彷彿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可以靜下來,認真地,審慎地,做一個決定。
    那時我內心有巨大的空洞,我渴望一次又一次令人忘我的戀愛忘卻自己的空洞,當時我非常沒有自信,妄想透過「被愛」來得到自信,等到被愛的時候,卻又矛盾地,首先是感覺到窒息,接著為了掙脫窒息,於是背叛、脫逃,因為這樣的行為,看著愛我的人變得瘋狂、痛苦、憤怒,我非但沒有得到自信,反而對於自己感到更厭惡,你好像知道自己並不是那樣惡的人,但為何做出來的事卻都帶來傷害。奇怪的是,因為身上帶著傷口,我吸引的也都是有創傷的人,我們的愛無法互相療癒,即便在戀愛初期,我們是多麼天真單純地以為「可以做到」,我記得一開始是愛的,而最後卻只能逃走。
    那時,還沒有能力理解,一段愛情關係的啟動,除了愛的感受,還需要一連串的考驗,必須一關一關地推進,而中途會有多少阻礙,甚至,在發現無法同行時,還是可以用協議的方式,盡可能減少傷害,和平地解除關係。那時,總以為遇上一個人,必然要糊里糊塗栽進去,毫無道理地熱愛,甚至瘋狂迷戀,強烈如火的感情才叫做愛。那時,我還沒辦法好好地愛,似乎只是透過看見別人的深陷,感受到自己「可能是美好的」,也透過自己的深陷,感受到「我可能有能力去愛」。
    戀愛時你會感到自己變得美麗,充滿魅力,這世上有人待你這麼好,自己必然是有價值的,甚至沾沾自喜,變得嬌縱,好像那份嬌縱也是要為沒有自信的自己增添信心,要為自己根本還不了解、甚至也無法相信的愛情增加籌碼,無論是我,或對方,都把愛情進行的「沒有對方不行」,卻又因為這份緊迫,導致自己承受不住而逃走。
    彷彿什麼都來不及,要趕快,趕快。一直在企望,追求一份不一樣的生
    活,迎接都是重蹈覆轍。
    你說她背叛你已經三次了,你一次一次寬容,終於走到絕境,而她還是離開了你。
    我多想對你說,沒關係的,放下她,找回自己的生活。現在會很痛苦,會感到心被撕裂,價值被破壞,彷彿存在這世間的理由完全失去了,你會感到挫折,覺得自己一定不好,不配被愛,你無想像接下來的生命該怎麼走,沒有她的人生,不情願活。
    我在想,「她」或許也就像是當年那個只能靠著「背叛」來解決生命問題的我,她或許在進入穩定關係之前,還需要生命裡大幅度的探勘,她還要經歷自責、內疚、懊悔、歡快、得意、茫然、失落,還要在愛情裡經過一次又一次看似無望卻有意義的折磨,正如你一樣,儘管你是那個被留下來的人,感覺就像是被遺棄,但,或許這也是強迫你離開安全舒適的處境,將自己丟進荒野,重新學習求生,並且在孤獨裡認識自己的機會。
    人要走到可以從容地選擇,並對自己的選擇堅持不懈,進入所謂的「安定期」,需要的其實就是這一段打造自己,尋覓自己,養成自己的過程,無論你是背叛的這個,或是被遺棄的那位,愛情就是用這樣激烈的方式,叫我們認清,不能依靠愛情,必須找到自信,學會愛人,真正能夠獨立,於是你能不被「孤獨寂寞」所媚惑,你不會逃進愛人懷裡尋求肯定,你不會患得患失,那才是你有機會好好談一場可以克服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之間的差異、所進行的「長時間的愛情關係」。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安定下來了,我想我只是終於知道不要逃,靜定下來,面對一切困難,面對自己,無論多麼不堪的自己,無論曾有多麼難以告人的過去,真誠地面對,勇敢地擔負,並且除了愛情之外,充實自己的生命,看見世界的遼闊,我想,我就是從這艱難的學習中找到了一點點自信,並從而可以安定下來,堅持想要的生活。

    關於「理解」
    熱戀的時候,心心相印,即使對方講的是外國語言,你似乎也能聽得懂,即使你們比手畫腳,甚至以圖畫溝通,好像文字語言也都不是障礙。
    但那樣的時間只要一進入相處,就露出原形。
    愛是需要溝通的。
    以前,覺得自己不理解別人,別人也無法理解我,除卻熱戀的一瞬間,之外全是孤島,於是特別喜愛熱戀,不斷追求開始,彷彿那短暫而魔術的瞬間,你真正與另一個人相互碰觸過對方生命的核心。
    那是真的,也是幻覺。
    戀愛最初,都在講故事,像猛烈燃燒的蠟燭,用彼此過去的快樂痛苦獎賞傷痕做成燃料,一整夜一整夜地放亮,那時還稱不上溝通,也不算是理解,可以說,是在建立資料庫。但那時真美,那時柴米油鹽,甚至交通距離等都不是問題,那時,戀人們只求時間永不停止,你們說整夜的話,寫整夜的信,那時還沒有哀鳳,不怕手指抽筋地一封一封發著簡訊,那時,每次見面都像是最後一次,生命裡有那麼多想讓對方知道的,想知道對方的,綿綿話語,春蠶吐絲,無盡無期,那時嘴巴多忙碌,一會接吻,一會講話,有時接吻與講話也會碰在一起。
    有時是深夜,輾轉夢裡,醒來,兩人像想起什麼似地,又纏著對方傾訴了一番。有時是清晨,因為睡眠將兩人分開,便要快快補足距離那樣,把夢境說出來,一夜不見,如隔三秋。
    因為是那麼想要理解對方啊,於是,一日一日增加見面次數,於是,漸漸漸漸,住到了一起。
    隨著相處時日的增加,你赫然發現自己並不那麼理解對方,「理解」變成一個奇怪的字眼,特別容易在爭吵時出現,過往的心電感應,心心相映,很容易變成「各說各話」、「雞同鴨講」,過往來不及似的互相體諒,體諒到把人生都重疊起來也不夠的地步,如今,多餘的體諒變成「內心戲」,多上演五分鐘就會導致爭執。
    不是相處摧毀了愛情,是愛情才要從相處開始。
    熱戀期的電光石火,那些無言自明,不言可喻,甚至不可理喻的,兩人像前世戀人,像失散的雙胞胎,像遺失的一角遇到你才會完整,這些比喻都不誇張,都是真的,但那只是開始,有的考驗久一點才會到達,有的,還沒經過考驗,下台燈光就亮起來了。
    「如何耐心耐性不緊張不過度想像地聽懂對方的話語」、「如何不卑不亢不怕對方生氣不怕自己難堪地讓對方理解自己的話」、「如何說出應該說出的句子」、「什麼是該說的」、「要如何說」、「如何聽」⋯⋯有時內心如雷敲打,咚咚咚咚,那些這些以為她都聽得見,當然沒辦法,不好好說出來誰也不能理解。
    「理解」的敵人是想像,尤其是受傷的想像,「誤解」的幫凶是上錯檔的內心戲,是自以為是的體諒,是不夠完整的推理,「理解」,除了放下成見,放下自尊、自私、恐懼、面子,甚至是放下對她既有的理解,是帶著「同理心」,但又不要帶著「先同理她然後又突然同理起自己,接著又抱怨為什麼她不能這樣同理我」的複雜心情,要他人理解自己,手續也差不多,最忌諱的是心裡想著:「其實我知道你不可能理解我」、「果然你又誤解我了吧!」
    「理解」,是關係裡一條長河,要時時疏通,隨意飄下幾片落葉碎石就會淤塞,「理解」可以隨著時間累積,但只要一把怒火(或妒火)就足以瓦解。「理解」,在學習理解他人的同時,你驚訝發現最難理解的是自己,你目瞪口呆對於新發現的這個自我,這個張口結舌企圖理解,企圖說
    明,企圖於關係裡尋找溝通的人,這個自己,如此陌生。
    不要害怕,那就是理解的第一步了。
    「理解」總是伴隨著恐懼,伴隨著失落,伴隨著可能的失去,伴隨著爭執,伴隨著誤解,伴隨著孤寂,伴隨著無能為力。
    「企圖使人理解」則可能伴隨著「羞愧」、「不安」、「內疚」、「丟臉」、「憤怒」、「無能為力」。
    都一樣,理解的過程本就不是為了舒適而設計,「自我」經常都是布滿傷痕,一觸即發的彈藥庫。
    然而,即使如此,那樣努力地想要理解戀人,也使對方理解自己的,那份惶惶的心意,其實比熱戀時的心意相通,電光石火,更接近愛,因為那需要更多的耐心、等待、付出、自信,那簡直需要透過檢視自己的一生,過往遭遇,身上傷痕,才有可能真實到達,當我們準備開始理解,當我們正在遭逢理解的問題,或許那所謂的「魔幻熱戀期」已經結束了,但曾經有的他心通,那些純粹又難以形容的靈魂的碰觸,依然存在著。
    要讓這些變成通向「理解」的基石,而不是造成「幻滅」的原因。
    愛總是不可理喻,毫無道理地來了,而我們能做的,也只是讓它「可以理喻」,「可以講理」,有一條「可以繼續」的道路。
    繼續前進吧,戀人們!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