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動專區
地震拯救者
地震拯救者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9234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重力場轉換器開啟。」喀。
    「尋波電力系統確認啟動。」喀。
    「座標定址系統確認啟動。」喀。
    「備援安全電力系統啟動。」喀。
    「電力全開,五秒後全部啟動。」喀。
    最後一個開關按下,預備燈號閃爍,緩衝時間五秒過後,主機電源開始運作。隨著G力的慢慢增加,在一陣閃光之後,我和呂老師被傳送到過去,四百萬年前的台灣,還只是一片海洋。

    在一次意外中,我闖進呂老師的實驗室,得知他研發時光機的計畫,自願參與他的實驗計畫,,我們想盡各種辦法回到1999年921地震之前。在那場地震過後,我失去父母,住進育幼院,而呂老師失去妻子和女兒,孤單一人生活著,我們希望能回到過去,改變命運。

    之後接連嘗試了第二次、第三次,發現用來鎖定回到過去的歷史地震波段,在抓取使用之後,就會從大氣層中消失,我們這才發現,回到921前的機會只有一次,可能無法讓我們各自完成解救家人的任務,我到底該不該讓出機會,讓呂老師回去改變命運呢?

  • 張英珉

    台灣藝術大學應媒所畢業,曾讀過農校,學過視覺傳達設計,文學作品曾入選九歌童話選、散文選、小說選。影視作品《喀噠大作戰》曾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類劇本獎,入圍亞洲影視節最佳電視電影獎。

  • 李偉文:(作家)

    我相信不管是大人或孩子,內心一定浮現過:「假如那時候怎樣就好了!」的念頭,或許談不上「悔不當初」這樣強烈的懊悔,但是小小的遺憾總是不斷出現。
    或許這也是「穿越劇」之盛行的原因,我們總是希望,假如能夠回到過去,重新做一次選擇,那麼人生或許就完全不一樣了!

    九二一大地震造成許多人一輩子永難遺忘的創傷,「若是能夠回到當時,我會做什麼?」作者以這個記憶猶新的災難為故事,讓孩子能夠面對每個人生命中難免會有的遺憾,並且相信 ―― 從現在開始努力什麼,我就可以改變我的未來,讓未來往不同方向走去。

    張桂娥:(東吳大學日文系教授)

    因意外變故而痛失至親的遺族,有人選擇將椎心之痛埋藏記憶深處,走出悲情迎接未來,繼續開拓精彩而充實的人生;也有人選擇沉溺於悲傷情緒,擁抱過往回憶,拒絕為生命添新頁,讓美麗人生的幸福樂章畫上休止符;還有一些人會竭盡所能地嘗試逆轉時光,希望返回意外發生的關鍵時間點,奇蹟般地改變歷史的命運,只因不願放棄任何可與親人重逢的機會。本作品的關鍵人物就是選擇化悲憤為力量而長年埋首科學實驗的怪老師,帶著相同際遇的男孩,企圖憑藉超未來科學的神秘力量,策動一場終結悲劇的時光逆旅。雖然建構故事基樁的科學原理未能滿足正統科幻迷的期待,不過意外的結局卻讓人感到充滿希望的生命關懷,讓人鼓起勇氣揮別陰霾,燃起擁抱未來的熱情。

  • 第一章

    「啊──!」
    漆黑之間,我聽見坑道內突然傳來由遠而近的拍翅回聲,一隻蝙蝠朝我衝過來,我下意識反應向後退半步大叫,聲響迴盪在洞穴內。

    在我側身閃躲的一瞬間,手上手電筒光線正好照亮蝙蝠的臉,我知道這是台灣特有種──葉鼻蝠。這不是我第一次看見牠,但卻是第一次如此貼近看見牠的身形,在這慢動作的瞬間,我清楚看見牠略凸的眼睛、寬大圓耳、扁平的鼻子,和有著獠牙的嘴,像是從陰暗中竄出的一張鬼臉,讓我害怕閃躲,在慌亂之間手電筒沒握緊,匡噹一聲摔落地上,一束黃光隨著手電筒的彈跳而在坑道內亂竄,視線隨著手電筒彈跳觸碰到開關而瞬間消失,眨眼間進入黑暗。

    我深呼吸幾口氣,想著剛剛黑暗中,蝙蝠利用回聲音波來標定自己與其他物體的位置,這是人類永遠無法感受到的世界。不知道蝙蝠躲到哪裡去,又從哪裡飛出這個坑道?從小我就怕黑,儘管上國中身高是班上最高,但我還是怕黑,長大之後我才知道,這或許是我嬰兒時期的陰影造成。

    我還未習慣黑暗,手伸向冰涼山壁穩定身體,等眼睛終於習慣黑暗,才蹲下撿起手電筒,重新照亮這充滿水氣的老舊坑道,據說這是日本時代開鑿的軍方防空坑洞,早已被遺忘在我所居住的社區後山,要來到這裡,必須先走入山區,穿過一道掩蓋路徑的芒草區,才回看到山壁邊有個鐵門──

    我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後方依舊漆黑,此刻只有入口處鐵門縫隙有一絲光亮,彷彿成為一道以光作為輪廓的門,我再回過頭來看向前方,前方坑道遠遠間隔一個燈泡光點,我向前小心翼翼踏步,一隻以絲線垂下的蜘蛛讓我倒抽一口氣,我用手電筒照亮牠,我知道其實我們害怕著彼此,看著蜘蛛倉皇的吐出一條絲線,想從自己織的網上逃離,我小心翼翼繞過牠,迎向那光線緩緩向前而去,不自覺地想起自己為何會來到這坑道,那不過是六個月以前的事情,一想到過去,耳際便彷彿聽見最初那兩個字──

    ※(可選小圖取代)

    「垃圾!」
    回想起那日,當我聽到這一聲罵向我的聲音時,我被推一把而向後退,失去重心後仰著頭,先看到一朵雲,隨後從坡崁邊失去重心滾下去,翻滾幾圈在一顆樹邊停下來,一張臉被草尖給刮出許多血絲。滾到下坡而停下時,我抬頭看向藍天,天空好藍,一朵雲緩緩飄著,我這時才開始覺得委屈,不甘心的淚水模糊了視線。
    「歐正達,不要裝死,快點站起來!」帶頭對我大喊的那位同學是隔壁班的藍育澤,我只能啜泣從山坡下吃力撐起身體站起,看向他們逆著光的身影,我才能在短暫的時間內計數,大概有八人吧,雖然我們是國中同年級生,和他們相比我比較高,但是我實在太瘦弱,沒辦法,我在育幼院長大,雖然我能吃飽,也並不委屈,但或許是我有太多心事,有心事的人似乎很難變胖,我總是對自己這樣解釋。我不會打架,一個人都推不贏何況是八人,我只得低下頭,低聲說著:「對不起……」
    「歐正達,誰叫你去和老師打小報告的?」
    「我……」兩小時前,我看到他們聚在一起抽菸,想偷偷和老師說,卻被他們發現,下課時被帶到這邊來。
    「欸,歐正達,你之前就很不聽話耶,口袋裡連一百塊錢都沒有,還敢反抗!」
    「我沒有錢。」
    「很多人都給錢囉,你知道不給錢會怎樣嗎?」藍育澤快速衝下山坡,向前勒住我的衣領,我不敢講話,搖搖頭,鼻血流下來沾上他的手,他甩甩手把血甩掉。
    「歐正達,還流鼻血,髒死啦──你說啊,你要怎樣!」我低下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擠出幾個字。「我……不……不知………道,我真的沒有錢。」
    「沒錢怎麼可能會有這個?」藍育澤從我的背包拿出一顆有些髒污的簽名棒球,我一看就拜託著他:「這是……我爸爸給我的……」
    「別假啦,誰不知道你住在育幼院,怎麼會有爸爸!」一聽到這句話,我低下頭來,想辯駁卻開不了口。
    「我看是假的吧,你自己簽的吧,這寫什麼,陳金鋒,陳金鋒才不會幫你簽名,哈哈!」
    這幾個人彼此大叫著,我依舊想辯解,但看向他們時卻又沒有勇氣,忍住哭泣咬牙切齒。
    「那真的是……」
    「歐正達你還敢講!」藍育澤向前來勒住我的衣領,我又開始求情:「拜託你……我真的……」
    「哼!」藍育澤哼了口氣,隨即把那顆球用力丟向坡崁下,我看著球在空中劃出一個弧線,沙一聲就落到草叢中,一次彈跳後就失去蹤跡。「不──」我一看便大叫著,卻被其他同學勒住雙臂,我只能雙腳拼命掙扎踢著,隨後他們又放開手,我因為自己出力而再次失去重心跌倒,滾下山坡幾圈才停下來。
    「你想要就找回來吧──對啦,今天發生的事情,要是告訴老師你就死定了!」
    看著那幾人離去,我趴在地上皺著鼻子哭著,用衣袖把眼淚和鼻涕給擦掉,一下子整件衣服都被我的淚水沾濕。這不是我成長過程中哭得最慘的一次,成長之中我常憂鬱的哭泣,這次我哭了十多分鐘才平復情緒,我扶著大樹站起來,邊啜泣邊撥開芒草,試著深呼吸穩定情緒,再走在山邊看著地面,希望能找到那顆球。
    那顆球真的是陳金鋒的簽名球。

    在我十歲那年,院長打開一個外表焦黑的鐵盒給我看,鐵盒裡面有一顆裝在袋子內的棒球,一張父母親的照片,打開袋子,裡還有一張紙條。
    那是我唯一有著父親字跡的東西。
    看著紙張才知道,西元一九九七年五月,我還沒出生的前兩年,台北市立棒球場正在進行棒球亞洲盃競賽。那天,陳金鋒面對韓國投手打出右外野的界外球,這顆球落在我爸媽的座位中間,爸媽兩人為接球而撞在一起,這一撞讓兩人認識,開始聊天展開了緣份,所以當年我爸才趕緊一時興起,拿著球去找陳金鋒簽名。
    如果沒有這顆球,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我擔憂著四處找著那顆球,但是前方芒草比我高個幾十公分,一進入草叢我就什麼都看不見,我撥開草邊哭邊找,才發現突然竄出一隻黑白相間的蛇繞過我的腳邊,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到蛇,我驚訝轉頭跑著,一不小心踢到一根枯木向前摔一大跤,我扶著肩膀狼狽站起來,卻又隨即失去重心──山坡上竟然有個約直徑一米半的坑洞,洞口原本長滿著芒草覆蓋住,但我的體重超過芒草的支撐力,連「啊!」一聲都沒用力喊出,就隨即摔入一個洞內,慌亂之間我用手抓住一根懸垂下來的芒草莖,我垂在洞口,用雙腳撐住洞壁,手抓著草莖上的刺而痛苦著。
    「呼──」我不斷深呼吸,要自己不要緊張,一定可以爬上去,我的腳試著踩著洞壁,但是我的雙手卻因為剛剛摔痛而沒有力氣可以支撐自己。我不斷向下滑,那根芒草撐不住我的體重,一不小心,洞壁上的一顆石頭被我踢下,石頭喀啦喀啦彈跳幾下後落入坑道底部,傳出許久的回聲。
    黑暗的坑洞底不知道還有多遠,我深呼吸幾口氣,試著不要緊張,我不能掉下,掉下後一定沒人可以救我,一定會死在山洞中,我的腳小心翼翼尋找著凸出的壁石,一踩下去把石頭踢下,失去重心下滑,把芒草莖又給扯下一兩公尺,我雙手握著芒草莖,懸在洞的邊緣一撞讓肩膀更加疼痛,我咬著牙忍耐再度試著往上爬,卻突然聽見黑暗之間傳來未知生物的腳步聲,那是什麼恐怖的地底生物?我害怕地不斷向上拉著卻又沒辦法。

    沒想到的是,黑暗之中竟然伸出一雙粗糙的手抓住我的腳,我只能驚嚇大叫,聲響穿透洞穴迴盪。

    我瞇著眼,一道炫光刺得我眼睛睜不開。
    「小朋友。」一個白頭髮的中年男子打開頭燈照亮我的臉,疑惑地打量著我,我的身體因為驚訝而抽搐,牙齒也在打顫,呼吸與心跳還在,我還活著。
    中年男子抬頭看向坑洞的頂端,陽光透過洞口,隨著雲朵遮蔽不斷改變顏色:「唉,真沒想到。」
    「想……到……想到什麼。」我說出的話都在發抖,中年男子轉過頭來皺著眉頭看向我,口氣平淡說著:「我以為我已經將透氣孔都封成防墬落裝置,沒想到還是會有人掉下來啊……之後把這裡封起來吧,又有人掉下來就慘囉。」

    我撐起身體,看到身上的瘀青流血,扶著洞壁,順著男人的頭燈的光線,我看不清楚四周,不知道這個洞窟有多大,有多遠,我只覺得非常恐懼,眼前這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小朋友,走吧,我帶你出去。」些許的燈光照亮他的臉,那時候,我覺得這個男人好可怕,誰會在這個洞底下生活?所有的想像都從黑暗之中全逃竄出,我跟在後方走著,手偷偷拿起地上一顆石頭,如果他要攻擊我,那我也要攻擊他,這個人比那些欺負我的同學還要可怕太多太多。我刻意站得遠一些,不敢再靠得更近,但是他或許知道我在想什麼,停下腳步,低聲緩緩看著我。

    「小朋友,有什麼好怕的,我不會害你的,過來吧。」
    我吞口口水,要自己不要這麼緊張,深呼吸吐出幾口氣,向前走去,發現前方有著明亮的光源,再往前走,我才發現這個地下坑道內竟然有著許多器材,擺放著許多設備。
    「你……你……你是地下水道工人嗎?」我問向男人,他回過頭來。「不是喔。」
    「那你是……」
    男人淺笑著,讓我覺得有些陰森,他停下腳步,低頭從地下堆著的物品中抽出一根金屬棒以及一根鐵鎚。
    「我只不過是一個……想回到過去的人。」
    他說的這句話有什麼涵義,我並不知道,但我看著他手上拿著的鐵鎚開始緊張,他再比著前方。
    「從這邊走出去,推開那個門,你就可以回去。」
    「真的嗎?」
    「真的。」他頭也不抬處理著東西,讓我覺得更加詭異,又想感謝他救我,雖然那時我並不知道,其實我只離地面差兩公尺高而已,但是那時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是自己掉入是十公尺,二十公尺的高度,那我應該就會很慘,不管怎樣,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他的模樣卻讓我害怕不已。
    「那我……走……走了。」我看向鐵門,鐵門周圍有著光線輪廓,我知道那是門,但是看來又如此虛無,說不定那裡沒有出口,只是一道用燈光圈起的輪廓,是個騙局!我害怕轉頭看著奇怪的中年男子,他低著頭繼續處理東西。我鼓起勇氣向前走,漆黑之間,我覺得隧道變得好長好長,長得彷彿走不到盡頭,突然間一道拍翅聲音傳來穿過我的耳際,讓我嚇得跌在地上。

    「怕什麼,不過是蝙蝠,牠比較怕你啊。」
    我聽著這男人聲音從黑暗中傳來,他的身後有燈光,我看著他逆光的身影慢慢走向我,手上拿根鐵槌,我緊張爬起身向著出口快速跑過去,直到門邊,真的有個門,但是門上了鎖。我看著他慢慢走靠近,我腦中開始有著一百萬種猜想,這個人會不會是在藏屍體,還是掩埋什麼污染廢棄物,新聞都有說過,育幼院院長也耳提面命,說道現在壞人很多很多,我看著他手上拿著的那根鐵鎚來到我的面前,我知道他一定會攻擊我,心跳快跳到極限──
    他從口袋拿出鑰匙打開厚重的鐵門。「嘰──」鐵門的摩擦聲響刺耳,我瞇著眼,一道黃昏光線打亮我的臉。
    「走吧。」男人對我緩緩說著,我從自然光中看著這個人,似乎就不覺得恐怖,然而他只帶著我走到一條山路路口就停下,看著我喊著:「你自己走吧──記得,當作你沒來過。」
    「是……我知道了……」
    我緊張地向前快步走,走著一段路後開始跑著,隨即又走入草叢中。在這個比自己高的草叢中,我開始回想著剛剛在坑道中遇到的一切,好像做夢般不真實。那瞬間,我有個奇妙的預感,或許是他所說的:「我只不過是一個……想回到過去的人。」勾起了我的注意力。我想離開,卻又從這個男人的眼神中讀到了憂愁,加上要是去外頭會遇到藍育澤一夥人的話,我又該怎麼辦?我想了想,只好轉回身來,透過草叢小心翼翼走著,這時我找不到他,直到聽到敲打聲才發現他在樹上,我透過樹葉縫隙,看他在樹上架設太陽能板與天線,裝設結束後他牽著電線下樹時發現我還在,從樹上低頭看著我:「小鬼,你還不走喔。」
    我膽怯地囁嚅著,抬頭看向他:「我……不知道要怎麼離開這裡。」
    「你可以打手機給你的爸媽,叫他們到前面山路邊接你。」
    「我沒有……手機……」
    「我可以借你手機。」
    「不行……」
    「為什麼不行……」
    「我沒有爸媽。」一說出口,我就哭泣。「我只有院長……」
    男人轉過頭來,邊接線邊看向我。
    「別哭了,告訴我為什麼沒有爸媽?」
    「因為他們都死了,地震死了……」
    男人停下手邊動作轉頭認真看著我,這時空氣一片寧靜,我抬起頭來看著他,才發現他的眼眶竟然濕潤著。他爬下樹拉著一條褐色的電線,釘在樹幹上,又在地上挖長條的洞,用來埋著塑膠管,讓電線藏在塑膠管裡,好牽到坑道內,他一邊做,一邊問著我。
    「小朋友,你爸媽死在哪場地震?」
    「院長說……是九二一大地震。」
    那天下午,男人接好太陽能板,轉身看向我:「想進來看看嗎?」我有些猶豫,他再看向我說道:「我是附近高中的老師,叫呂佑德,你放心吧。」
    就算知道名字,我也無法確認他是好人,我猶豫好久,站在洞口看他低頭拉著電線,與剛剛接好的太陽能板接上,確認能夠儲電後,我看著坑道內幾顆燈泡亮起來,空間變得明亮許多,坑道也變得沒這麼可怕,他的臉也變得不可怕。
    「要進來嘛?」
    我小心翼翼走入,看著呂老師似乎非常忙碌,一直勞動工作,我好奇問著他:「老師,你在忙什麼?是不是要躲避地震?就是地震發生後躲進來這裡,恩……類似防空洞對不對?」
    「不是喔。」
    「那你在幹嘛?」
    「你看不出來嗎?」他轉頭,笑著看我:「我正在打造時光機啊。」

  • ★ 第22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推薦獎。
    ★ 少兒文學名家李偉文、張桂娥推薦。
    相關商品

      • 小獅子的鬃毛
      • 優惠價:224元
      • 毛毛蟲男孩
      • 優惠價:210元
      • 書中有一道牆
      • 優惠價:247元
      • 木蘭辭
      • 優惠價:263元
      • 海上的潘妮(Penélope en el mar)
      • 優惠價:247元

    本週66折

      • 青森弘前‧津輕‧十和田
      • 優惠價:251元
      • 開店創業天時˙地利˙人和招財術
      • 優惠價:223元
      • 心懷正向的信念(簡體書)
      • 優惠價:178元
      • 金牌助理(簡體書)
      • 優惠價:75元
      • 香氛聖經:調香師的祕密配方
      • 優惠價:461元
      • 我和這個世界說好了(簡體書)
      • 優惠價:106元
      • 科學與歷史
      • 優惠價:403元
      • 靜物畫-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我的回憶(三版)─三民叢刊284
      • 優惠價:125元
      • 中國文學講話(增訂二版)─三民叢刊3
      • 優惠價:16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