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茶調卷一:神秘的西市茶館
懷茶調卷一:神秘的西市茶館
  • 定  價:NT$230元
  • 優惠價: 9207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很久很久以前,據說茶仙曾下到凡間,親自教導人類品茗,讓「茶」在神州大陸上得到普及,並且源遠流長。
      物換星移,幾千年過去了,來到了國力強盛、富饒安樂的大唐時代。
    在深宮裡被養得對茶十分挑剔的公主李蘭陵,耳聞西市新開的茶館有令人魂牽夢縈的極品好茶,耐不住心中好奇,當即決定──偷溜出宮喝茶去!
      李蘭陵換上男裝,背著皇帝哥哥偷鑽密道離宮,不料這一路波折不斷,先是迷路,又遇上滂沱大雨。幸好有一位胡人青年路過相助,將她帶進一間茶館。
  • 軡 欞

    常態DOC-ONLINE中,專長……寫小──玩遊戲,對、是玩遊戲。
    最近困擾的事情是乙女心多到滿出來、滯銷中。
    如果哪天看到我在廁所裡面,超過一小時沒有出來,一定是我在馬桶裡面撈我僅存的靈感。


    kiDChan

    來自馬來西亞的繪畫工作者,過去在歐美比較多人認識,現在努力在台灣接工作。
    愛吃壽司和蛋糕,喜歡畫圖,想存多點錢到處旅遊。

  • 【楔子 茶仙傳說】

    傳說在恆久亙古的年代裡,曾有位「茶仙」,顧名思義乃是掌管茶的神仙。
    經過長久的時間,茶仙忽然覺得日子索然無味,日復一日持續著同樣的生活。有一天,不知怎地心血來潮,他朝著下界瞥去,不瞥還好,這一瞥卻讓他從此深陷其中、欲罷不能。
    「呵……真的很好笑呢。」茶仙如此說著,眼裡瞅著下界的凡人們。
    從那天之後,觀察凡人這件事情成了茶仙唯一的樂趣。

    看著那些壽命有限的凡人為了生活汲汲營營,或者做著短如轉瞬的生命中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各種小事卻讓茶仙樂得呵呵大笑。
    某天,他突然發覺,為什麼他掌管的「茶」沒有出現在下界呢?
    不論從帝王到市井小民,他們的吃喝中從未出現過「茶」。
    原來在先前漫漫的神仙生活中,他未曾同其他神仙下凡,將自己掌管的事物化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信仰。
    於是乎,他的內心興起一個念頭,決定親自下凡。
    為了讓人們也能享受到「茶」這樣美好的東西,也為了打發自己的漫漫歲月,他化身為凡人,混入其中一起生活著。

    茶仙細心且耐心地教導人類如何品茗,過了許久努力,終於將「茶」在神州大陸上傳播流遠。
    久而久之,茶仙的存在深植於人們的心中,身受其恩惠的人們希望得知茶仙之名。
    但,茶仙只是淡淡地笑道:「名字?那種東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喝茶出現的幸福表情。」
    茶仙隨後於人們眼前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原地驚嘆的凡人們。
    後續的傳說中,曾有人說那不是茶仙,而是一位上古之帝,為了感激百姓曾經在賊軍叛亂之際挺身而出,特意將「茶」這項宮廷之物傳予市井。

    也有人說那不是上古之帝,是一名神醫偶然發現茶的存在,將之發揚光大。
    不論傳說的真相究竟是什麼,唯一可以確信的是,神州大陸上的人們自此開始品茗,並將之融入生活,晉升為不可或缺的事物,這種「信仰」一直流傳至現今的大唐帝國。

    時間的輪軸自茶仙離開了這塊神祐之地後,已經過了三千年之久。在這段期間裡,神州大陸多次改朝換代,但唯一不變的是,人們仍舊保有著品茗的習慣。
    如今,時間來到已有五百年國祚的大唐帝國,經歷這樣悠遠流長的歷史,想當然爾,對於品茗自然特別講究。

    談到大唐帝國,不得不提起其當今的皇帝「李江」。這位難得一見的賢君,具有強悍硬派的作風,但又不失圓滑的手腕,是個集聰明睿智於一身的男人。
    而在後世裡,與大唐皇帝同樣聲名遠播,甚至更加富有名氣的人,就屬大唐帝國的公主──「李蘭陵」。
    一位非為繼承帝位的公主,竟然能在後世比皇帝更加於歷史上出名,這全都拜她的事蹟所賜。
    若要談到這位李蘭陵公主的事蹟,或許得從皇帝李江即位的六年後開始說【第一章 一切的開始】

    01

    在五黃六月的午後,一切都令人悶熱煩躁,甚至連樹上鳴唱的蟬隻都顯得慵懶而毫無精神。
    在國都的長安城中,這難得一見的炙炎熱浪正毫無保留地肆虐。
    想當然爾,連處在宮廷深處的李蘭陵公主都被這陣熱浪影響。
    「皇兄,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呀?」
    少女吐著舌頭,捲起衣袖,半點端莊閨秀的模樣也沒有,實在叫人很難相信眼前的少女竟是當今大唐唐皇的親妹,李蘭陵公主。

    「不行,妳方才不是才休息過嗎?」李江板起臉,神色嚴肅地對著少女說。
    「從剛剛就一直讀這個,很無聊啊!」
    面對難得能夠來陪她讀書的大哥,李蘭陵也禁不住這天氣的折磨,心情變得毛毛躁躁。
    「身為皇族,妳一定得把這些唸完。」李江指了指放在一旁,疊得跟山一樣高的茶史。
    「可是茶史好無聊喔,與其閱讀茶史,不如去唸些詩啊賦的,還比較有趣!」李蘭陵嘟著嘴,半是撒嬌地對著李江說著。

    看著自己這個唯一血脈同源的妹妹,李江完全硬不下心逼她念書。況且,曾經讀過茶史的他也知道,茶史的確極其枯燥乏味……但不能因此而荒廢皇族應盡的義務啊!
    畢竟茶史融合了不只整個大唐五百年,還包含過往各朝的歷史,只要哪個朝代有品茗活動,他們的歷史就絕對會被記錄在茶史中,流傳後世。
    想歸想,當李江一看到李蘭陵那張垮下來的苦瓜臉時,整顆心都軟了。
    李江露出了投降的表情,摸了摸李蘭陵的頭,一副拿她沒輒的模樣,「好吧,讓妳休息一下,我先命人幫妳準備涼甜湯。等下我會拿過來,妳在這裡等我,不要到處亂跑,知道嗎?」
    「好的,皇兄。」

    李江在後半句加重了語氣,看到李蘭陵用力地點頭之後,才肯放心離去。
    不過,當李江消失在長廊彼端,李蘭陵立刻起身,將身上繁重的袍子脫下,露出原本穿在內裡的窄袖上衣與較短的片裙,裙裡又穿了長褲,再加上腳上的靴子,完完全全是方便行動的打扮。
    早料到皇兄會離開書房的李蘭陵,已經準備好溜走的打算。只見她推開窗戶,爬上窗櫺,一溜煙就朝著外頭跑走。
    「哼哼,皇兄老是要我看這個看那個,之前皇姐她們都沒有看啊……」
    一邊嘟囔著,一邊在花園內奔跑的李蘭陵,忽然向某面牆壁前的樹叢蹲下身,隨即撥開並鑽進其中,樹叢先是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又歸於平靜。

    在這個與朝代同樣歷經五百年的長安城,居於其中的宮殿,自然也經歷各式各樣的開發與建造。而李蘭陵鑽進的樹叢後牆壁上,正有座前人建造的小門,小門後連接著秘密通道。
    這類的秘密通道通常不是用來偷情,要不就是逃命,豈知竟會被堂堂的公主作為通往外面花花世界所用。
    這條密道是李蘭陵偶然發現的,她還是第一次從這裡直接溜到外頭去。
    李蘭陵剛爬出密道,伸了伸自己在狹小密道中蜷曲過久的四肢,活動筋骨,並拍拍身上沾到灰塵的衣服。
    密道外頭是不太起眼的荒林與破房子,因此不會有人注意到忽然冒出來的李蘭陵。而且荒林一走出來,就是條大路。


    「呼,還是外面的空氣新鮮點。」李蘭陵深深地大口吸氣,大剌剌的模樣令路上經過的行人無不盯著她瞧。
    李蘭陵倒也毫不在意,反正出了皇城,再加上這身打扮,絕對不可能有人認得出她是當今大唐那位尚未出嫁的公主。
    不過別說打扮,或許連氣質都沾不上公主這兩字吧?
    只見李蘭陵離了皇城,卻像隻無頭蒼蠅,站在原地發愣。
    真要說箇中緣由,大概是她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皇城外的哪裡。
    她的確有到皇城外的經驗沒錯,可那是在跟隨著大批侍從的情況。如今自己隻身待在皇城之外,身旁又沒有侍從在,而且溜出來的密道也是第一次使用,不像其它已經熟得徹底的密道,也難怪她會這般茫然。
    她這次偷溜出來,正是想要看看那些宮女口中所說的「西市」,聽說西市裡到處是胡人,而那兒也是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會聚集的市集,想要找尋一些來自西廊的稀奇玩意,絕對非去西市不可。
    可現在的她,別說西市了,連自己究竟身在何處都不曉得,更遑論是前往西市。
    「那個,大叔,我想問一下西市……」
    「去去,別礙著我趕路。」
    李蘭陵攔住附近經過的中年男人,卻換來一陣冷默的對待,頓時滿腹委屈,只不過想問個路而已,幹麻這麼無情?
    她可是大唐的公主,肯向他搭話已是莫大的光榮了!
    但此地不是皇宮,即便委屈,也只能摸摸鼻子。
    她又問了幾個過路人,但那些人不是毫無理睬之意,要不就是初來乍到的客人。
    當她猶豫著要不要回去皇宮接受皇兄的碎念攻擊時,一陣對話飄進她的耳裡。
    「梅,你要回去了?」
    「是啊,畢竟茶坊僅有梁夜顧著,我不放心,他再怎麼說都只是個孩子。」
    「呵呵,說的也是,而且你開在西市的茶坊名聲,都傳到這裡來了呢,那麼多的客人大概不是一個孩子能夠應付。」
    「妳也太抬舉我了,我先回去茶坊,下次再麻煩妳了,君待姑娘。」青年向女人揮揮手後,便抱著懷中那包女人交給他的東西,轉身離去。
    「西市?」
    看著離去的胡人青年,李蘭陵發覺對方似是前往西市,這不就跟自己的目的地一模一樣嗎?
    她當下打定主意,趕緊加快腳步,偷偷地跟在青年後面。

    一路上,李蘭陵一邊望著四周逐漸變化的風景,一邊看著前方悠悠哉哉在路上閒晃的青年。那名青年完全沒有任何緊張的神色,泰若自然地漫步,與他方才所言完全成了對比。
    通常放不下心的話,不是應該會走得又急又快嗎?
    看著青年的模樣,對方不急,李蘭陵可都快替他急死了。
    好吧,她只是想要早點到西市而已。
    不知不覺中,與李蘭陵擦身而過的路人們變得多了起來,週遭的聲音逐漸吵雜。
    「來喔!難得一見的珍品喔!」
    突然出現的吆喝聲吸引了李蘭陵的注意,一名在路邊擺攤的大叔晃著手中閃著光芒、似乎是飾品的東西。
    「大叔,這個怎麼賣?」李蘭陵不自覺地移步,指著一個放在攤上,以粉紅色花瓣為主體,周圍嵌上了小珠子的飾品。圖樣不是整個攤上最顯眼的商品,但卻吸引了李蘭陵的目光。
    「哎呀,小姑娘,妳真是好眼光,那個可是剛從回鶻帶回來的髮簪呢!不多說,算妳三兩白銀吧!」操著有些奇怪的口音,那名大叔熱情地說著。
    「三兩有些太貴了吧……大叔,好歹算我一兩嘛。」
    李蘭陵貴為深宮中的公主,但是常與宮中的宮女、侍從相處,因此知道一些市井之事。舉例來說,比方像現在這樣向大叔喊價。
    「三兩已經很便宜了,姑娘。」大叔感到為難地搓著雙手。
    的確,這支簪子的作工相當細緻,再加上素材比攤位上其他的華麗許多,即使跟李蘭陵自己在宮中擁有的簪子比起來,也絲毫不遜色。

    「嗯……那就算了吧。」李蘭陵說完,做勢轉身要走。
    「欸!別走啊!別走啊,姑娘!」好不容易在這炎熱艷陽下,終於等到了今天的第一個客人,那老闆豈有放人之意,自然不希望第一筆生意飛了,「姑娘!好啦!一兩!就一兩了!」
    李蘭陵看著老闆臉上帶些哀怨的表情,可想而知,他對這價錢多麼嘔血。
    只見李蘭陵旋過身,笑盈盈地對著大叔拿出銀子,並接下髮簪,「謝謝你啦,大叔。」
    那名老闆陪著笑說了聲慢走之後,轉過身,李蘭陵就聽見重重的嘆氣。
    以第一次喊價來說,她挺滿意這樣的「戰果」,之前偷溜出宮,大多只是走馬看花,未曾真正下手。再說,她先前也沒準備錢財在身上,自然不可能去喊價。
    李蘭陵將髮簪收進懷中,正想繼續跟著剛才那位青年的步伐時,哪裡還有那人的身影。那名青年早在她跟大叔喊價的時候,走得不見人影,她總不可能叫人回來繼續帶她路吧?
    不得已,她又得向人問路:「那個,請問一下,西市要怎麼去呢?」
    「西市?這裡就是西市啊。」路人揚了揚眉,甚似奇怪怎會有人不知。
    那人邊咕咕噥噥「怎會有人連西市都不知道……」,隨後便離開了。
    西市……這裡就是西市?
    李蘭陵詫異地看著過往的人潮,不知不覺中,自己早已身在一處滿是活力、熱鬧氣氛的市場之中。
    喧鬧與吆喝聲從兩旁充滿生氣的攤商中毫不間斷地傳出,往來行人的談笑風聲與路上各色人種,更透出此處正是四方雲集的「西市」。

    「這裡便是西市啊!」李蘭陵瞪大著眼,活像沒見過世面的孩子般東瞧瞧、西看看。之前曾從宮裡溜出來幾次,可倒沒來過西市,這回真是開了眼界。
    與皇宮的金碧熒煌不同,西市呈現的是另一種華麗,是由各式各樣人事物堆砌而成的紛雜絢爛,看似雜亂卻有著異邦的美感。
    難得來到西市,李蘭陵完全忍不下雀躍不已的心情。
    好不容易才在皇宮裡,向那些在特定日子能夠出宮遊玩的宮女們打聽到,最近在西市出現一家茶館,而那家茶館據說擁有能夠讓離去的客人魂牽夢縈的極品好茶。
    雖然她討厭讀茶史,不過不代表她不喜歡喝茶,這也是她特地溜出皇宮也要到西市的原因。
    或許這在其他人眼中是一件不值得溜出皇宮的小事,只要她開口,不管是怎樣的東西,皇兄都能夠差人送到她的面前。

    但,那不是她想要的形式。
    在宮內,她就只是一名公主,必須受到皇族身分的拘束,可是在外面她不需要受到那樣的束縛。她在這裡就是個普通的女孩,想要的東西能夠用自己的手取得。
    目前當務之急是趕快找到那家茶館,要不然回去晚了,皇兄會更生氣啊!
    李蘭陵滿懷期待,邁開了步伐,再怎麼說,自己算是這大唐皇宮內數一數二的品茗好手,哪裡能夠錯過這樣的好茶。
    她沿路向人打聽茶館的位置,可光是在小小的西市內,就有著好幾家都相當有名氣的茶館,詢問路人也說不出究竟是哪家茶館先來後到,她只好一家一家找找看。
    今天搞不好會晚一點回去。
    李蘭陵心上浮出這樣的念頭,即便對不起皇兄,可是她實在是不願意放棄這次難得出門的機會,硬著頭皮也得一間間去找。
     
    02

    「竟然又給我跑掉了……」
    回到書房,李江面對的是空無一人的空間,原本應該待在那兒的胞妹,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
    看著打開的窗戶,他不用想也知道,李蘭陵八成又從窗戶溜出去。
    李江皺著眉頭,開始慎重考慮下次連這樣陪伴她的兩人時間裡,也得暗中安排護衛,或是讓她待在完全沒有窗戶的房間。

    但眼下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刻,最優先的是李蘭陵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如果是在皇城內還好說,若跑出皇城,到了平民居住的里坊,那可就麻煩了!並非危險或是什麼,而是無法掌握人的行蹤。
    他對於整個長安的治安非常注重,況且有來自四面八方的胡族,國都若是混亂,豈不是給人看笑話?
    「唉……」平日沉穩的聲音,此刻僅剩無奈與焦躁,而這聲音的主人正環著臂,來回不止地徘徊,心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先前,李蘭陵也曾經私自出宮,但卻僅限於皇宮附近,並帶著部分隨從的情況,李江只需差人就能得知李蘭陵的位置。而現在,李江連李蘭陵跑到哪裡都不知道,更何況是差人將她帶回呢?
    皇城內早已派人找過,卻絲毫不見人影,這代表著她根本不在皇城內。目前他能夠做的,只有讓宮內一小部份的人去將李蘭陵帶回來。
    李江被窗影遮蔽的側臉顯得倦態與不安,望著窗外一點一點朝西方墜下的太陽,正緩慢地轉換成金黃色,甚至是接近橙色的光芒。
    李蘭陵不曾自行出宮這麼久過,往常就算偷跑出去一下,不到一個時辰又好端端地出現眼前。今日卻超過兩個時辰都不見人影,這叫人怎能不著急?
    「李江。」
    一聲簡潔有力的呼喚,將李江的注意力自窗外拉回至房內。
    不知何時,書房內出現一名有著白銀長髮、灰藍眼珠的侍衛,與漢人不同的外觀格外引人注目。

    顯得瘦削的臉頰,再配上那副宛如萬年寒冰般的表情,這名胡人侍衛給人的感覺有些冷漠無情,可是仔細專注於那雙灰藍眼珠,會發現那裡頭蘊含著些許溫柔。
    侍衛稍稍放鬆了緊繃的肩膀與面部表情,語氣平緩地道:「她又不見了?」
    沒有尊稱,也沒有應有的禮節,他如同閒話家常般,對著堂堂的一國之君隨意問著。
    柳映凌,唐皇李江唯一認可的御前帶刀侍衛,與李江的關係是從小結下的緣份,也是六年前那場謀反中支持著李江的人。
    正因為與李江的親密關係,柳映凌從未對李江用過敬語,但這只限於兩人單獨時,或者是與李蘭陵在一起的時候。
    李江瞥過一眼,又繼續望著窗外,沒有作聲,動作卻已默認。
    那皺著眉、嘴唇死硬下垂的模樣,令柳映凌不由得發笑。他微揚著笑容,順手倒了一杯茶,遞給眼巴巴望著窗外的李江,「你太愛操心了,人總是會長大,長大了自然得見見世面。」
    李江伸手接過茶杯,看著倒映在褐色茶水中的影子。
    是啊,不知何時,蘭陵也長大了,長大到能夠隨時離開他的歲數。
    李江啜飲著茶水,內心有些哀傷地想著。
    「不是我太愛操心,而是……」
    「而是『她是你阿娘唯一留給你的』,這句話我聽過幾百遍了。」柳映凌站在李江身旁,一同望著窗外被染成橘橙的景色,「可是,你是你、蘭陵是蘭陵,你不能苛求她過著你希望的人生。你們是不同的人,有著不一樣的人生,你怎能把她深鎖在偌大的皇宮?」
    「映凌……」
    「我話就說到這了,剩下的全看你。記得蘭陵回來的時候,別對她太兇。」柳映凌轉身揮揮手,一下子消失在書房的門口,來去如同空氣。

    「映凌,我這輩子幾乎是為蘭陵而生啊……」李江小聲咕噥,也不知柳映凌是否聽到。
    他又將視線轉回窗外,繼續地等待著。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