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讀唐代傳奇:聶隱娘
教你讀唐代傳奇:聶隱娘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唐代傳奇上承六朝志怪小說,始創於初唐,大盛於中唐,衰落於宋代,內容有愛情、志怪、俠義、歷史四類。本書收錄裴鉶的〈聶隱娘〉、〈崑崙奴〉、〈孫恪〉、〈裴航〉,袁郊的〈紅線傳〉,李復言〈薛偉〉等篇。作者研究唐代傳奇有長達十年之久,曾於《中華文化復興月刊》發表過相關論文,對唐代傳奇之解讀頗有新意,是研究中國文學者不可不讀的作品。

    一次收錄唐代傳奇代表作〈聶隱娘〉等名篇佳製!
    逐篇解析故事來由 詳加注釋難解詞句
    提供完整故事說明 帶你真正讀懂唐代傳奇!

    本書特色 
    √ 作者研究唐代傳奇長達四十年之久,本書一次收錄唐代傳奇代表作〈聶隱娘〉等名篇佳製,是研究中國文學者的入門好書!

    √ 逐篇解析故事來由,詳加注釋難解詞句,提供完整故事說明,帶你真正讀懂唐代傳奇!

  • 劉瑛
    字慢卿,一字尚鴻,筆名漫輕,江西南昌人。
    台大法學士,南斐大學哲學所博士班研究生。
    任職外交部四十整年,由薦任科長、簡任司長,爬升至特任代表退休。
    平素愛好文史,兼愛寫作,畢生研究唐代傳奇。
    撰寫之散文、小說、論文等常在報章雜誌中刊出。
    退休後仍筆耕不休,不知老之將至。

    著有《俺是外交官》、《中華民國外交官列傳》、《外交生涯四十年--外交幹將劉瑛回憶錄》、《論語的故事》、《大學的故事》、《中庸的故事》、《教你讀唐代傳奇1》、《教你讀唐代傳奇--博異志〉等書。

  • 代序 短篇小說

    「小說」一詞,最早出現在《莊子》的〈外物〉篇中:「餙小說以干縣令,其於大道亦遠矣。」
    意思是說:「瑣屑之言,非道術所在。」(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一篇)。
    《論語》中,子夏說:「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漢書.藝文志》列小說十五家。並有下面一段解說:「小說家者流,蓋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塗說者之所造也。孔子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弗為也。』然亦弗滅也。閭里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綴而不忘。如或一言可採,此亦狂夫之所議也。」

    這十五家小說,一千三百八十篇,早已散佚。內容如何,無從可考。但從班固的註語,尚可知道梗概。班固說:「諸書大抵或託古人,記古事。託人者,似子而淺薄。記事者,近史而悠謬者也。」(悠謬,荒遠無稽也。)
    意思是說:這些「小說」的內容,不過是「一些議論,一些故事」而已。
    東漢桓譚的《新論》中說:「小說家合殘叢小語,近取譬喻,以作短書。治身理家,有可觀之辭。」
    大抵是說:小說不過說些忠孝節義的小故事,有益於治身理家者也。

    《隋書.經藉志》列經、史、子、集四部,而把小說歸入「子」中。計二十五部。合一百五十五卷。今日尚存的《世說》、《笑林》等,都列名其中。其後有注云:「小說者,街說巷語之說也。傳載輿人之誦,詩美詢于芻蕘。古者聖人在上,史為書,瞽為詩,工誦箴諫,大夫規誨,士傳言而庶人謗。孟春,徇木鐸以求歌謠,巡省觀人詩,以知風俗。過則正之,失則改之,道聽塗說,靡不畢紀。周官,誦訓『掌道方志以詔觀事,道方慝以詔辟忌,以知地俗』;而訓方氏『掌道四方之政事,與其上下之志,誦四方之傳道而觀衣物』,是也。孔子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

    《宋史.藝文志》只列經、史、子、集四大部。而在「史」中,有「故事類」和「傳記類」。如《列女傳》、《太真外傳》、《高士傳》、《貞觀政要》等書,都列在其中。
    宋朝耐得翁所撰的《都城紀勝》一書,其中所指出的「小說」,乃是當時市場中由「說話」人口中所講的「故事」。書中說:「說話有四家:一者『小說』,謂之『銀字兒』,如胭粉、靈怪、傳奇。『說公案』皆是朴刀、桿棒及發跡、變態之事。『說鐵騎兒』:謂士馬金鼓之事。『說經』,謂演說佛書。『說參請』,謂賓主參禪悟道等事。『講史書』,講說前代書史文傳興廢戰爭之事。……『合生』,興起今隨今相似,各占一事。」
    耐得翁所說,所謂「說話有四家」,有如今日的「說書」人。他所說的四家,卻提出五家:小說、說經、說參請、講史書和合生。實際上:說經和說參請合為一家。故仍算四家。
    宋代周密所著的《武林舊事》記載:「淳熙八年正月正日……上侍太上於欏木堂香閣內,說話宣押棊待詔并小說人孫奇等十四人,下棊兩局,分賜銀絹。」
    提出「小說人」的名稱。他書中又列出:「演史」喬萬卷等二十三人。「說經」長嘯和尚等十七人。「小說」孫奇等五十二人。「說諢話」蠻張四郎一人。
    宋吳自牧的《夢樑錄》中也說:「說話者謂之舌辯。雖有四家數,各有門庭。」他列出「小說」、「談經」、「講史」和「商謎」名。每一家下,也列出當時最出色的演說者。
    明郎瑛的《七修類稿》中說:「小說起宋仁宗時。蓋世太平盛久,國家閒暇,日欲進一奇怪之事以娛之。故小說得勝頭迴之後,即云:『話說趙宋某年。』若夫近時蘇刻幾十家小說者,乃文章家之一體。詩話傳記之流也。」
    似乎到了明代,以往「小說人」所「說」的,才編寫成書,成為「文章家之一體。」

    筆者十歲時離開故鄉逃難。記得離家以前,常到我們老家主屋第三進「新屋」樓上偷看祖父留下的整一層樓的書,包括二十四史、資治通鑑、古今圖書集成等大部頭書。都是線裝的。我也時常看到七字一句的「小說」,原來是「陶真」的唱詞。所謂「陶真」,明代田汝成的《西湖遊覽志餘》書中說:「杭州男女瞽者,多學琵琶,唱古今小說平話,以覓衣食。謂之『陶真』。」
    清代褚人穫的《堅瓠九集》中也有同樣的記載。清代瞿灝的《通俗編》中說:「《新論》:『小說家合殘叢小語,近取譬喻,以作短書。』按古凡雜說短記,不本經典者,概比小道。謂之小說。乃諸子雜家之流。《輟耕錄》言宋有諢詞小說,乃始指今小說矣。《水東日記》稱:書坊射利之徒,偽為小說雜書。農工商販,抄寫繪畫、家蓄而人有之。痴騃婦女,尤所酷好。因目為女《通鑑》。」
    清代梁章鉅的《歸田瑣記》中也說:「小說九百,本自虞初。此子部之支流也。而吾鄉村里,輙將故事編成七言,可彈可唱者,通謂之小說。據《七修類稿》云:『起於宋時宋仁宗朝。太平盛久,國家閒暇,日欲進一奇怪之事以娛之,故小說興。』」

    清代俞樾所著《九九消夏錄》中說:「《永樂大典》有平話一門,皆優人以前代軼事敷衍而口說之,見《四庫全書提要》雜史類附註。……疑明代通行小說平話。」
    明胡應麟所著《少室山房筆叢》,其〈九流諸論〉篇中有論及小說。他說:「小說家一類。又自分數種。一曰志怪。搜神、述異、宣室、酉陽之類是也。一曰傳奇。飛燕、太真、崔鶯、霍玉之類是也。一曰雜錄。世說、語林、瑣言、因話之類是也。一曰叢談。容齋、夢溪、東谷、道山之類是也。一曰辨訂。鼠璞、雞肋、資暇、辨疑之類是也。一曰箴規。家訓、世範、勸善、省心之類是也。談叢、雜錄二類。最易相紊。又往往兼有四家。而四家類多獨行。不可攙入二類者。至於志怪、傳奇。尤易出入。或一書之中。二事並載。一事之內。兩端具存。姑舉其重而已。」
    他所說的六類,只有傳奇一類近於今日的小說,他又說:「小說。子書流也。然談說理道。或近於經。又有類注疏者。紀述事迹。或通於史。又有類志傳者。他如孟本事。盧瓌抒情。例以詩話文評。附見集類。究其體製。實小說者流也。至於子類雜家。尤相出入。鄭氏謂古今書家所不能分有九。而不知最易混淆者小說也。必備見簡編。窮究底裡。庶幾得之。而冗碎迂誕。讀者往往涉獵。優伶遇之。故不能精。」
    他還論及唐代小說乃出諸文人之手。他說:「小說。唐人以前。紀述多虛。而藻繪可觀。宋人以後。論次多實。而彩豔殊乏。蓋唐以前出文人才士之手。而宋以後率俚儒野老之談故也。」

    清代紀昀編撰《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把小說分為三類:「一、敘述雜事,如《西京雜記》,《世說新語》等是。二、記錄異聞。如《山海經》、《穆天子傳》、《搜神記》等書是。三、綴緝瑣語。如《博物志》、《述異記》、《酉陽雜俎》等是。」
    似乎是把小說的範圍擴大到雜記、筆記,甚至考證等。今日的所謂「小說」,範圍要小得多。我們先以短篇小說來說。《大英簡明繪圖百科全書》對短篇小說的解釋謂:
    短篇小說不但是有趣的讀物,而且常引導讀者瞭解故事中的人物緣何而行動。為讀者敘出人生新奇的一面。或描寫生動的動作,或引起深切的感情印象,或敘述一個細微、但具有意義的瑣事。作者在日常生活中尋求題材,將人生的矛盾和毫無目的的小事,串連成一個井然有序、而易於瞭解的文字圖畫,若作者的文學修養有素,則他的作品可以稱之為藝術品。

    威廉氏《短篇小說作法研究》從各家對短篇小說的定義中,歸列出四點結論:
    (一)散體敘事文
    (二)產生一定的印象或效果。
    (三)所陳述的是一種,而且只是一種—境遇或事蹟。
    (四)必要有戲劇性的要素。(商務人人文庫、張志澄譯。)

    我們認為,一篇好的短篇小說:「第一,它必須有鮮明的主角。第二,它必須創造出有個性的人物。第三,它必須有戲劇性的場面。第四,它通常寫日常生活中所發生的事。第五,它必須是千錘百煉的文學作品。第六,它的情節必須感人。第七,假如是短篇小說,它傳達給讀者只有一個單一的印象。如悲、喜、憤怒、滑稽、恐怖。」這是我們對短篇小說的認識。
    本書中所蒐錄的幾篇傳奇,像〈聶隱娘〉、〈裴航〉、〈孫恪〉各篇,莫不有鮮明的主角,突出的人物,感人的情節,驚奇的場面,而且文字優美,詩歌華艷,雖稱之為精美的短篇小說,似乎也不過分。

  • 目次

    代序 短篇小說

    一、紅線傳
    二、聶隱娘
    三、崑崙奴
    四、薛偉
    五、張逢
    六、孫恪
    七、裴航
    八、崔護
    九、破鏡重圓
    十、三夢記
    十一、李謩
    十二、綠翹
    十三、盧涵

  • 二、聶隱娘/裴鉶
     
    語 譯

    聶隱娘是貞元年間魏博大將聶鋒的女兒。她十歲時,有一個尼姑到聶家討飯吃。見到隱娘,非常喜歡。她向聶鋒說:「請您把女兒交給我教。」
    聶鋒大怒,叱罵老尼。
    尼姑說:「那怕您把她鎖在鐵櫃子中,我也要偷走她。」
    到了晚上,果然不見了隱娘。
    聶鋒這才大吃一驚,令人搜尋,可連影子也不見。夫妻兩個想起愛女,只有相對流淚。

    五年後,老尼把隱娘送回聶家。她對聶鋒說:「您的女兒已經學成了,現在領回去吧。」說完話,歘然不見。
    一家人高興得又哭又笑。問隱娘「學了些什麼。」
    隱娘說:「開始時,讀經唸咒,別無其他。」
    聶鋒不信,再三追問。
    隱娘說:「說真的,只怕您不相信!」
    聶鋒說:「妳還是說真的吧!」
    於是隱娘說:「當初被老尼所攜,不知走了多少路,等到天亮了,我們來到一個大石洞,裡面挖空,縱橫數十步。其地寂無居人,但多猿猴。松蘿遍布,甚為深邃。已有兩女童在,也各十來歲。都很聰明溫婉,漂漂亮亮。不吃食物,卻能在懸崖峭壁上飛行,好似猿猴似的在樹木間飛走,毫無失腳踏空之虞。
    「老尼給我一粒丹藥服,又給我一口長約兩尺、十分鋒利、能吹毛斷髮的寶劍,令長執著,追逐在二女之後。漸漸覺得身輕如風。一年後,以劍刺猿猴,百發百中。而後刺殺虎豹,梟其首而歸。三年後能飛,在空中能刺殺老鷹隼鳥,劍無虛發。而後,劍刃減五寸,飛鳥遇見,不知劍從那方來,便被刺殺。第四年,有一天,老尼留兩女童守洞穴,攜我至一鬧市,不知何處。指著一個人,歷歷數他的過錯。然後對我說:『把他的頭給割下來,不要讓他警覺。鼓起勇氣來,像殺飛鳥樣容易!』她給我羊角形匕首,才三寸寬。於是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叢中取人性命。將人頭裝入囊中。返回老尼所居,以藥將人首化成水。
    「五年,某日,她對我說:『一位大官有罪,無故害死好些人。晚上去他家,取他頭來。』我帶了匕首,到了大僚家中,穿過門縫,毫不費力。躲在屋樑上。等到天黑了,才割下他的頭而回。老尼大怒,罵我:『怎麼弄到這樣晚?』我說:『因為看到他和一個可愛的小兒玩耍,不忍心立即下手。』老尼叱罵我:『下次碰到這種情形,先殺其所愛,然後再殺他。』我只能拜謝。
    「老尼對我說:『我為妳打開了後腦,把匕首藏在其中。用時便可抽出。』又說:『妳已經學成了,可以回家了。』於是送我回來。臨別說:『二十年後我們才能再一次見面。』」

    聶鋒聽了,很害怕。其後,隱娘經常晚間失蹤,天明才返回。聶鋒不敢問她。因此也不太鍾愛女兒了。
    有一天,一個磨鏡子的少年上門,隱娘對父親說:「這個男人可作我的丈夫。」父親不敢不答應。遂將女兒嫁與淬鏡少年。其人除淬鏡外,也別無本領。聶鋒給了女兒一大筆錢,讓他們住在外面。數年後,聶鋒病逝。魏帥稍稍知道隱娘的特異功能,給小兩口金錢布疋,派他們為左右吏。

    又過了幾年,到元和年間,魏帥和陳許節度使劉昌裔不和,他派聶隱娘去殺劉昌裔。於是隱娘辭別魏帥赴許州。
    劉昌裔能神算,他算出會有人來行刺。他召來一個衙將,對他說:「明天早上到城北,等候一男一女,男的騎黑驢,女的騎白驢,到達城門口時,遇見有喜鵲前噪。男人用弓彈打,打不中。妻子奪下弓,一彈而喜鵲喪命。你向他們行禮,告訴他們,我要見他們。所以派你恭敬等候。」
    衙將聽命前往,果然遇見了隱娘夫婦。
    隱娘夫妻說:「劉僕射果然是神人,不然,怎麼知道我們會來,我們願意見他。」
    於是劉昌裔對隱娘夫妻慰勞備至。隱娘夫妻拜謝。說:「對不起僕射,罪該萬死。」
    劉昌裔說:「不要那樣說。各為其主,人之常情。魏博和陳許沒有兩樣。願賢夫婦便留在陳許。不必見疑。」
    隱娘道謝。說:「僕射左右無人,願舍彼就此。我們實在佩服您的神明。」她知道魏帥不及劉帥。
    問其所須。對曰:「每日兩百文錢便足夠了。」於是便每日付給二百文。但兩匹驢子卻不知所在。
    劉使人尋找,不知去向。後偷偷翻他們的布口袋,見其中有兩個紙剪的驢子,一白、一黑。

    一個多月後,隱娘報告劉昌裔說:「魏博方面不知道住手,一定會再派人來行刺。今晚請您剪一束頭髮以紅綃繫上,我們會將頭髮放到魏帥枕前,表示我們不回去了。」
    劉帥聽從她。隱娘去了,四更時分才回來。報告說:「信已送到了。後天晚上,他們會派精精兒來殺我,並取僕射的首級。此時,我們也會想盡辦法殺他。請不必擔心。」
    劉昌裔豁達大度,也沒有害怕。
    當晚,高燒明燭。
    夜半之後,果有一紅一白兩桿旗子,此來彼往圍著床四週纏打。好一會兒,只見一人由空中跌落,身首異處。
    隱娘也現身。說:「精精兒已死了。」把屍體拖到堂下,用藥把屍身化成水,毛髮都不存在。
    隱娘又說:「後天晚上魏博方面當派妙手空空兒來。空空兒的神術,人看不見他的動作,鬼神都無法追蹤上他。他能從虛無中現身,也能從無形中而遁影。隱娘可沒能到達哪一種境界。這要看僕射的福命了。請用于闐玉圍在頸子上,蓋上被子。隱娘當化成小蟲子,潛入僕射腸中聽伺。其他別無法子了。」
    睡到三更時分,劉昌裔還只是閉著眼睛,還沒睡熟,只聽到頸子上發出鏗然的聲音。隱娘乃從他口中躍出,賀曰:「僕射不必擔心了。此人有如鷹隼鳥,一擊不中,即飄然遠走,以未中為恥。不到一更天,他可能已走了一千里路了。」劉昌裔把頸子上的玉拿下來看,果有匕首劃過的痕跡,深達數分。
    自此,劉昌裔對隱娘特別厚待。

    元和八年,昌裔回朝入覲,隱娘不願相從。她說:「從此遊山玩水,尋訪至人。只求給拙夫一個有薪給的虛職。」
    劉如約。隱娘不知去了哪裡。
    劉昌裔逝世,隱娘突然現身到靈前,慟哭祭拜,而後離開了。
    開成年間,昌裔的兒子劉縱任陵州刺史。在四川棧道上遇見隱娘,容貌完全沒變。甚至還是騎一匹白驢。見面都很高興。她對劉縱說:「郎君有大災,不適合來此地。」
    她拿出一顆藥給劉縱,要他服食。又說:「明年火速辭官離陵州回洛陽,才能免禍。我的藥力只能保平安一年。」
    縱不太相信。他送給隱娘繒綵,隱娘也不受,只是喝酒,喝醉了,才離去。
    後一年,劉縱沒聽隱娘的話休官,果卒於陵州。
    自後,沒有人再見到隱娘。

    相關商品

      • 蕩寇志(上/下)
      • 優惠價:391元
      • 豆棚閒話照世盃(合刊)(二版)
      • 優惠價:136元
      • 海上花列傳(二版)
      • 優惠價:196元
      • 七俠五義
      • 優惠價:162元
      • 劉公案
      • 優惠價:150元

    本週66折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德奧,這玩藝!:音樂、舞蹈&戲劇
      • 優惠價:257元
      • 清晰的模糊:藝術中的人與人
      • 優惠價:244元
      •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三十封信
      • 優惠價:152元
      • 文壇巨擘蘇東坡全傳
      • 優惠價:223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