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占有(上)
獨家占有(上)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丁墨 《他來了,請閉眼》《他與月光為鄰》《慈悲城》作者,
    獻上一段閃耀於幽黑太空中,宛如絢麗星河般的堅貞愛情。
    一個擁有獸族基因的外星王子,一個被綁架的人類少女。
    身體曾有過最親密的關係,但心靈卻處在最遙遠的距離。
    浩瀚宇宙中,他們將如何跨越藩籬,相守以望?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暢銷榜作者。

    內容簡介:
    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我只有十八歲。
    強迫我的,是擁有飛船和機器人的外星人。
    十八歲那年,華遙被一個會變身為獸的外星男人擄走一晚。
    事後對方雖放她回家,但不僅宣告將會再來接她,
    甚至還得寸進尺地要求她的忠貞。
    四年後,男人依約前來,
    無視華遙的堅決抵抗,再度帶走了她。
    穆弦是高等文明星球的指揮官,英俊、優雅,氣宇不凡。
    不僅承諾會彌補她,還送她一艘粉紅色飛船作為結婚禮物。
    但那又如何?
    對華遙來說,他只是隻強迫了自己的外星半獸!
    可即便華遙千般不願,萬般反感,
    這個以未婚夫自居的男人,都將束縛她今後的人生……

  • 女性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膽,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脈,被讀者讚譽:「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所著作品多次橫掃女性網路文學網站年度排行榜冠軍、銷售金榜冠軍,並被多家知名讀者論壇全民票選為年度十佳言情小說冠軍。
    代表作:《如果蝸牛有愛情》《他來了,請閉眼》《梟寵》《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
  •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夜裡十一點整,我脫了鞋,站上天臺的邊沿。
    從這個角度向下望,大廈筆直而暗黑的玻璃外牆,像傾斜的萬丈深淵,再往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感覺到小腿在發抖,我伸手扶住旁邊的廣告鐵架——畢竟不是真的想死。
    我只不過抱著僥倖的心理,想要逃過某個人的掌控。
    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我只有十八歲。
    我清楚的記得,那晚沒有月亮,天特別暗。我剛給一個初二的孩子做完家教,沿著路燈幽靜的小巷往家裡走。沒走幾步,就聽到身後響起急促的腳步聲。我疑心是歹徒,鼓起勇氣正要轉身,忽然感覺到一股奇異的熱流從後背竄至全身。我失去了意識。
    醒來的時候眼前很暗,只有一種朦朧的光,在周圍的空間裡浮動。隱約可以辨認出,這是間很大的屋子,我躺在唯一的床上。牆上沒有窗,摸著很硬,冰涼而細緻的質地,像是某種柔韌柔軟的金屬。
    這時,前方牆壁忽然開了一扇門,門的形狀很奇怪,是六邊形的,像是鑲在牆壁裡。外面的燈光透進來,一個高大的男人側身站在門口。因為隔得遠,我看不清他的樣子,但能聽到聲音。
    「衛隊長。」他說:「她還好嗎?」嗓音意外的溫和悅耳。
    另一個聲音答道:「指揮官,她很好,還是處女。祝您度過愉快的初夜。」
    我聽清了他們的對話,腦子裡一片空白。我感到很不安,也很茫然。
    那個男人低頭跨進了屋子,門在他身後徐徐關上。我看到他肩頭銀光一閃而過,像是軍人的肩章。他的手還戴著雪白的手套,那顏色在燈下格外醒目。
    我想看得更清楚,可是已經沒有光了。
    他朝我走來,腳步聲在黑暗裡沉穩而清晰。最後停在床邊,黑黝黝的身影一動不動。
    在他無聲的凝視裡,我的掌心沁出汗水,心臟彷彿都被人慢慢揪緊了——封閉陰暗的空間、裝扮成軍人的高大男人。現在我擔心的不是清白了,而是還有命活著出去嗎?
    我第一反應是想問他是什麼人,但很快打消了這個愚蠢的念頭。
    「你能不能放了我?我可以把所有存款都給你。而且我沒有看到你們的相貌,可以放心……」儘管努力控制了,我的聲音還是抖得厲害,尾音甚至莫名其妙的揚起,聽起來就像被劃破的唱片走了音。
    「只要妳。」低而穩的聲音,簡潔有力。
    我的心重重一沉——完了。
    一隻冰冷的手,摸上了我的臉,柔軟的絲質手套輕輕摩挲著。我的皮膚變得空前的敏感,他輕微的觸碰,都令我緊繃。但我根本不敢動,任憑他摸著我的臉頰、眉毛、眼睛、鼻子,最後停在嘴唇上。他的大拇指沿著我的嘴輕輕滑動,奇癢無比。
    「妳很冷靜。」好聽卻陰森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似乎有一點好奇。
    其實我被他摸得心驚膽顫,整個人就像吊在鋼絲上,顫巍巍的發抖。
    但他聽起來心情似乎不錯,我鼓起勇氣顫聲說:「只要你放了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他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對不起。」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說對不起。但已經無暇深思了,因為他脫下白色手套放在床邊,然後抓住了我的肩膀。一股柔和卻不容拒絕的力量襲來,我倒在床上。
    怎麼辦?我昏昏沉沉的想,抗拒還是屈從?
    他看起來這樣高大,外面還有幫手,我根本不可能逃脫,反抗毫無意義。只有配合,才能少受點苦。這個認知像火焰灼燒著我的腦子,那麼清晰而殘酷。
    轉眼間,他的身體覆了上來,很沉,但沒有預想的沉,不會令我喘不過氣來。他身上的布料柔韌而冰涼,呼吸卻很溫熱,兩種陌生的氣息交織在一起,讓我渾身不自在。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很乾脆、目的明確。先是將我的雙手往上一折,固定在頭頂,然後捏住下巴,他的唇就落了下來。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的吻。
    我只在十六歲時,跟暗戀的班長接過一次吻。後來他就轉學了,初戀無疾而終。
    可這個男人的吻,跟男孩完全不同。他嘴裡有種清新的氣息,像一種沒有味道的水果,隱隱透著甘甜。他吻得很平和,也很溫柔。冰冷的鼻尖從我臉頰擦過,沒有預想的扎人鬍渣,也沒有迫不及待的饑渴。他先舔了舔我的嘴唇,然後伸進去找到了舌頭。我連舌頭都是僵硬的,任由他輕舔。
    很癢,陌生的癢,像是有絲絲的電流從舌尖傳到身體裡,有點不太舒服。
    過了一會兒,他就放過了舌頭,卻幾乎將我整個牙床、口腔都舔了一遍。這種親吻有點噁心,但我身體裡的電流感好像更強了。
    這時他鬆開了我,分開我的腿,跪坐在中間。
    意識到將要發生的事,我的胸口就像壓了塊稜角鋒利的石頭,堵得好痛。
    周圍很安靜,可我彷彿聽到無數個聲音在腦袋裡瘋狂嘶喊,壓都壓不住,就快要將我的腦子撕裂。理智瞬間被拋到九霄雲外,我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來,在他沉默的視線裡,手腳並用拚命往床下爬。可一隻腳剛剛下地,另一隻腳踝驟然一緊,就像被堅硬的鋼圈鎖住了。
    「鬆手!」我明明在吼,可聲音聽起來顫抖得厲害。
    回答我的是極為有力的一拽,我立刻被拖回他身下,手腕被緊扣,雙腿被壓制,完全動彈不得。
    他的臉就在離我很近的上方,朦朧陰黑,看不清晰。「聽話。」他啞著嗓子說:「給我。」
    他的聲音跟之前有些不同了,似乎帶了某種難耐的急切。而我十八年來,從沒像現在這一刻如此絕望。
    根本,不可能逃掉的。
    我難過得想哭。
    感覺到大腿一涼,他掀開了我的裙子,我的身體越來越僵硬。他將我翻了個身,捏住了我的膝蓋往前一推,我變成上身趴著,雙腿跪著的屈辱姿勢。
    他從背後覆了上來。
    第一次結束得很倉促潦草,我縮在床上,一點都不想動。他在床邊坐了一會兒,就又靠了過來。他正面壓著我,頭埋在我的長髮裡。他胸口的肌肉很硬,緊扣著我的腰的手,有薄而硬的繭。這一次時間很長,我一開始還是痛,後來卻不痛了,只是那種感覺比痛更讓人難受。
    當我第一次時,覺得很羞恥,也以為這樣就算結束。但他似乎完全沒有滿足的跡象,翻來覆去反反覆覆。一波又一波強烈的感覺襲遍全身,我一直迷迷糊糊,身體就像通著電,始終沉浸在某種顫抖的狂潮裡。
    如果我知道再次清醒時會看到什麼,我寧願閉著眼假裝昏迷,也不想面對這匪夷所思的噩夢。
    當我睜開眼,發現正趴在什麼毛茸茸的龐然大物上。黑黝黝的一團,幾乎占據了大半張床。我嚇了一跳,定了定神,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那個男人不見了,此刻躺在我身下的,是一頭巨大的野獸。兩隻沉重的爪子搭在我腰上,我甚至能感覺到牠指間硬而韌的肌肉,還有鋒利的指甲帶來的輕微刺痛感。而我正跨坐在牠腰上,背靠著牠兩條粗壯的後肢。
    周圍很暗,牠的眼睛卻很亮。那是一雙金黃的、圓形的獸眸,定定的望著我。
    我完全嚇懵了,眼前的獸,明明不是老虎,也不是獅子。我甚至從來沒見過這種動物,牠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想喊,但是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這時,牠的嗓子裡發出一聲近乎哀鳴的嘶叫,然後有什麼堅硬的東西,抵住了我。
    明白過來牠想幹什麼,我真的受不了了!那個男人根本是變態,竟然讓我跟一隻野獸……
    我拚命推牠,可牠的爪子牢牢抓住我的腰,往下一放!
    「啊!痛!」我喊道。我在幹什麼?對一隻野獸說話?
    可牠的動作忽然停住。難道牠能聽懂我的話?
    只是,明明痛的是我,難受的卻似乎是牠。牠又發出一聲嘶啞而壓抑的哀鳴,龐大的身體開始劇烈而難耐的顫抖,抓住我腰的爪子力氣逐漸加大。那原本明亮的獸眸,此時寫滿悲憤和瘋狂,是那樣無助和絕望。彷彿似乎下一秒,牠就會按捺不住,強行將我穿透撕裂。
    不,那樣我真的會死。
    我不想死。
    神差鬼使的,我顫抖的伸手,摸上了那張猙獰而恐怖的獸臉。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摸牠的臉,也許是因為牠看起來很難受,讓我覺得安撫牠,就是救自己。
    手掌傳來牠滾燙的溫度,我停住不動。牠卻似乎吃了一驚,側了側臉,舌頭輕輕在我掌心舔了舔。牠的舌頭也很燙,我的手卻很涼。是不是牠喜歡這樣的觸碰?
    我沿著牠的臉,一點點的摸。牠很快不再發抖了,原本昏沉的眸重新澄亮起來,定定的看著我,像人類一樣在打量我。
    跟牠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兒,我鼓起勇氣,俯低身軀,慢慢貼近牠的胸膛。
    「別這樣好嗎?」我輕輕的、一下下拍著牠堅硬得像是覆了一層鐵皮的胸口,「我真的很痛。」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牠能聽懂我說的話。
    牠沒有一點動靜。我試探性的抬起身子,慢慢讓牠退出來。
    牠還是沒有動,我鬆了口氣。
    「謝謝。」我說。忽然,下巴被牠的爪子頂了起來,然後我看到金黃獸眸閃過,嘴就被熱氣填滿。
    我嚇壞了,生怕牠直接咬死我,完全不敢動,任由牠粗大的舌頭在嘴裡攪動。牠先是舔了我的嘴唇,又舔舌頭,然後是牙床和整個口腔,牠嘴裡的氣味並不難聞,反而有些乾淨清新的氣息。我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但是這個吻實在恐怖而噁心,我已無暇深思。
    終於,牠放開了我,只是獸眸依舊盯著我。然後,我就聽到骨骼脆裂的聲音。我看到眼前的巨獸身體一點點縮小,變得修長,變得勻稱。牠蜷縮著身體,牠一直在嗚咽。
    我呆呆地看著,連之前強烈的屈辱、憤怒和恐懼,都暫時被丟到一旁,心裡只有震驚。
    最後,他完全恢復了人形,修韌結實的身軀與我之前的記憶完全一致。只有深邃的眼眸,隱隱有金黃色的光澤,就像兩盞柔和的燈,映照在黑暗裡。
    我全身僵硬,他卻伸手抱住我,讓我枕在他的胳膊上。
    他忽然說話了。
    「我來自斯坦星球。四年後的今天,華遙,我來接妳。」與在床上的強勢不同,他的嗓音很溫和低柔,帶著明顯的放鬆,就像安靜的水流淌過耳際。
    斯坦星球?那是什麼?他是什麼?為什麼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繼續說:「地球的磁場環境不合適,飛船每次只能停一天。那天妳什麼都不必做,等我來接妳。」
    「為什麼是我?」我問。我相信他是外星人,可為什麼是我?
    他還是不理我,站起來,拿過床邊的衣服,一件件穿戴整齊,最後戴上了手套。我一直跪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他。
    這時,他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臉,細密的吻輕輕落在我的唇上。我一動不動的承受著。過了一會兒他停下來,金黃的眼睛似乎正盯著我。「很抱歉對妳做了這些事。」他湊到我耳邊低聲說:「以後……我盡力彌補。」
    我不知道要怎麼應對,這一切實在太荒謬。一個會變身為獸的男人強了我,然後說要彌補。
    他鬆開我,走到之前的入口,不知做了什麼,門又打開了,光透了進來。這回,我有足夠的時間看清外面的走道。那絕不是一條普通的走道,因為銀色的金屬鋪滿了牆面、地板和天花板。一個跟正常人同樣高的機器人靜靜站在門邊,削瘦的金屬面頰、赤紅的晶體雙眼,穿著灰色的軍裝,朝他行了個軍禮——機器人的手也是銀白色的。
    「衛隊長,送她回家。」他對機器人說。
    「是。」那個機器人答道。我看著他刀削斧鑿般的面容,感覺呼吸都要停滯。
    男人在跨出門口前,停住了腳步。「會有士兵留下保護妳。此外,我要求妳的忠貞。可以辦到嗎?」他沒有回頭,還是看不到臉,我依然不知道他長得什麼模樣。但這次我看清了,他穿著淺灰色的軍裝,戴白色手套,肩膀很寬,腰身窄瘦,身體勻稱,雙腿筆直修長。
    我只想快點離開這裡,胡亂點頭。他沒有轉身,卻好像看到了,沉默的邁著大步離開。門在他身後關上,室內重新恢復了黑暗。

    當我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在家裡的床上,手機顯示是次日中午。
    陽光從窗戶照進來,安靜的浮塵在視線中飛舞。我看著熟悉而溫馨的房間,只覺得一切就像一場光怪陸離的夢。
    掀開被子坐起來,昨晚濕漉漉的不適感沒有了,那裡也不再腫痛,只是被狠狠塞滿的腫脹感彷彿還沒褪盡。胸口和大腿根的痕跡最多,青的紅的密密麻麻。我看著這些吻痕,覺得眼前根本是另一個女人的身體,那麼飽滿、荒糜、陌生。
    我足足發了四個小時的呆,又洗了兩小時的澡。穿好衣服下樓,在最近的藥店買了緊急藥物服下。
    接下來幾天,我沒出門也沒上學,每天吃泡麵,或者什麼也不吃。大部分時間我在發呆,然後就是睡覺。父母在我五歲時就去世了,三個月前我剛離開外婆來這裡讀大學,住的是父母留下的房子。我不能去問外婆:一個十八歲的女孩被強暴後該怎麼辦?而且強迫我的,是擁有飛船和機器人的外星人。
    我變得有點精神衰弱,總覺得被窺探,吃飯時、睡覺時、洗澡時……每當我猛地轉身,背後空空如也,而我驚魂未定。
    我知道這樣不對,也知道生活一定要繼續。可我就是不太想面對任何人,面對生活。
    事情的轉機發生在五天後。
    我至今還記得,那是夜裡八點多,月光從陽臺灑進來,樹葉在風中沙沙響動。我蜷在房間的角落發呆,突然響起清脆的電話鈴聲。
    是外婆。
    『遙遙,妳還好嗎?』她慈祥的聲音如在耳際,『這個星期,妳怎麼沒有給外婆打電話……』
    我瞬間哽咽。『對不起,我忘了。』我說得很慢很用力,這樣才不會被她聽出端倪。我還想笑,但喉嚨裡堵得厲害,實在笑不出來。
    外婆的耳朵早就不太好了,或許她根本聽不清我說什麼,但她依然非常非常溫柔的問:『孩子,是不是……遇到什麼委屈了?』
    我原本覺得自己已經麻木了。可她的話卻像一隻溫柔的手,輕輕揉著我的心窩。我突然感到非常委屈,一下子哭了出來。我努力咬牙想忍回去——怎麼能當著外婆哭,讓她擔心?可淚水止不住,憋了這麼多天的酸楚,全哭了出來。
    『外婆,沒事。』我抽泣著說:『我只是想妳,很想妳,想回家。』
    那晚,我們倆隔著千山萬水,對著電話哭了很久。外婆邊哭邊說,她在敬老院過得很好,每天都很開心,讓我要堅強,好好生活。而我握緊聽筒,一遍遍在心裡說,不能再頹唐墮落,不能再困在那個噩夢般的夜裡。
    不能,讓唯一的親人失望。我已經成年了,現在應該是我照顧外婆,而不是讓她為我操心。
    在這個清冷的秋夜,我的心奇異的平靜下來,那些污濁晦澀的情緒,彷彿都被外婆溫柔的嗓音抹去。我覺得自己不再難過了,一點也不了。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收拾得乾淨爽利去上課。之後大學四年,我過得順風順水,畢業後也被心儀的公司錄用。若說那段經歷對我帶來的影響,一是我似乎落下輕微的神經衰弱的毛病,總覺得有人在背後看我;二是我沒有交男朋友。
    而那個男人說留下保護我的士兵,從未出現過。
    上週末我休假回了老家,陪了外婆好幾天,並把所有錢偷偷留給她;我去拜訪每一位親戚,請求他們好好照顧她,然後我孤身一人回到了這個城市。
    這天終於到了,我有些緊張,但一點也不害怕。因為我早下定決心,不管將來發生什麼,我都會盡力讓自己活得更好。
    今天是週六,我在熱鬧的中關村晃了一整天。我猜想白天他不會出現——因為他來過地球,卻沒驚動官方,說明不想被發現。
    但當夜幕緩緩降臨,人流變得稀少,我清楚意識到情況會變得糟糕。他可以在任何一個黑暗的角落,將我擄走且不驚動任何人。所以我決定站到樓頂上。這樣每個人都能看到我——除非他決定暴露行蹤,否則不能讓我憑空消失。當然,萬一他做出攻擊行為,我跟地面的遙遠距離,也能盡量避免誤傷無辜。
    我又低頭看了看錶,二十三點四十分。
    最後的、決定命運的二十分鐘啊。也許他擄掠成性,現在正在火星上跟某個女怪獸做活塞運動,早把我忘了呢!這麼想著,我又輕鬆起來。
    地面上已經聚集了很多圍觀的人。身後十多公尺遠的地方,站著兩個大廈保全,他們足足勸了我二十分鐘。我覺得很抱歉,反覆向他們保證不會跳,但他們還是很焦慮。
    這時,一個保全接了電話,然後略顯高興的說:「員警馬上就到了!小姐,妳千萬別衝動!」
    我沒太在意,繼續緊張地等待時間的緩緩流逝。
    過了一會兒,樓道裡響起匆忙的腳步聲,兩個高大的員警探身上了天臺。前面稍矮的那個朝我的方向看了看,對保全說:「你們先下去,這裡交給我們。」他的聲音有點耳熟,但我想不起在哪裡聽過了。
    保全求之不得,立刻走了。
    這個員警關上了通向天臺的小門,然後矗在門口不動。我想他大概是怕閒雜人等上來。
    高個員警上前兩步,盯著我沒說話。
    「警官,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我對他說:「請不要過來。」
    月光像清淡的霧氣,灑在幽暗的天臺上。比起保全的驚慌焦急,這個員警顯得沉穩許多。他安安靜靜站在哪裡,雙手都插進褲子口袋,很隨意放鬆的姿勢,身影卻顯得十分料峭挺拔。寬大的帽簷壓得很低,我站在高處,完全看不見他的臉。我感覺他應該很年輕,但看起來是兩個員警中更有分量那個。
    這時,守門那個員警忽然開口了:「小姐,請不要跳下去。如果妳真的跳了,我會失去工作。」
    我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也許我應該安撫一下他。於是我柔聲說:「放心,我不會自殺的。你們看我也不像要自殺的樣子對不對?我還帶了宵夜……」我指了指腳邊的麵包,這樣更有說服力。「再待一會兒,過十二點我就下來。但請你們馬上離開,因為我看到你們就緊張,說不定腿軟就掉下去了。」我這麼說,是因為這裡不安全,我不想兩個無辜的員警牽連進來。
    沒想到剛說完,高個子員警忽然毫無徵兆的朝我走來。
    我立刻阻止:「別過來!再過來我可真跳了!」
    他完全不理我,一直走到天臺邊緣,跟我隔得很近。
    我索性雙手抱著身旁鐵欄杆不理他,他總不能把我強拽下去。我覺得有點心酸,自己在用這種危險的方法抵抗外星人的擄掠,可沒人會信、會懂。
    「指揮官,時間不多了。」守在天臺入口的員警忽然說。
    我不為所動。
    過了幾秒鐘,我忽然反應過來——指揮官?時間不多了?
    磣人的寒意爬上後背,我抬起有些僵硬的脖子看過去,遠處那個員警正好也抬頭。我看不清他的臉,卻看到眼窩的位置,並非漆黑一片。而是兩塊圓形的、純紅剔透的晶體,在夜色中發出恐怖而耀眼的光澤。如果是平時,我會以為有人戴著閃光眼鏡在惡作劇。可是現在……
    我忽然想起在哪裡聽過他的聲音了。
    『她很好……她還是處女……愉快的初夜……』
    那根本不是人類的瞳仁,他是機器人衛隊長。他偽裝成了人類。
    那我身旁的員警難道是……
    我的腳踝忽然一緊,已經被人抓住了。
    我覺得全身像灌了鉛一樣沉重,艱難的低頭,果然看到戴著雪白手套的修長的手,緊扣我的腳踝。帽簷遮住了他的臉,似曾相識的低沉嗓音,像陰森夜色裡流水淌過:「是我。妳的未婚夫。」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