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占有(下)
獨家占有(下)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丁墨 《他來了,請閉眼》《他與月光為鄰》《慈悲城》作者,
    獻上一段閃耀於幽黑太空中,宛如絢麗星河般的堅貞愛情。

    一個擁有獸族基因的外星王子,一個被綁架的人類少女。
    身體曾有過最親密的關係,但心靈卻處在最遙遠的距離。
    浩瀚宇宙中,他們將如何跨越藩籬,相守以望?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暢銷榜作者。

    內容簡介:
    一場滔天洪水,
    將華遙和穆弦,連同仇敵易浦城沖至另一個地方。
    乍看溫馨而又寧靜的此處,卻透著一絲詭異,
    而睡夢中突然出現的莫林的警告,
    讓華遙驚覺,這個變化多端的世界,竟有可能是假的!
    雖還未釐清事情真相,可開始崩毀消散的城堡,
    已讓三人發覺他們所處之地原來是一個虛擬空間,
    先前失憶的兩個男人,也因這場空間崩毀而恢復記憶。

    身邊這兩人,一個是愛人,一個是仇敵,
    創造出這個虛擬空間的,究竟是誰?
    「穆弦,這一次,我會保護你。
    我會帶著這個迷惘的、溫柔的、痛苦的你,回家。」

    本書收錄無刪節完整版番外〈機械年華〉、〈皓月之光〉、〈懵懂〉、〈裝扮〉、
    〈情敵〉、〈出差〉、〈應酬〉、〈夫妻性向五十問〉,以及小劇場十二篇。

  • 女性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膽,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脈,被讀者讚譽:「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所著作品多次橫掃女性網路文學網站年度排行榜冠軍、銷售金榜冠軍,並被多家知名讀者論壇全民票選為年度十佳言情小說冠軍。
    代表作:《如果蝸牛有愛情》《他來了,請閉眼》《梟寵》《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
  •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我們面前,是一個海濱村莊。
    草地就像絲絨,細細柔柔的蔓延到遠方;一座座精緻而顏色鮮豔的小屋,矗立其中;還有一條蜿蜒的小河,從房子周圍淌過。金色的陽光灑在河面上,閃閃發亮。
    而更遠的地方,是一片霧氣彌漫的森林,平坦而一望無際。大陸的另一端有什麼,根本看不清。
    這油畫般的一幕,叫我情不自禁的放鬆下來。剛想讚嘆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就聽到易浦城涼涼的聲音在旁邊響起:「又是個古怪的地方。」
    穆弦啞著嗓子答道:「嗯。」
    我愣住了。轉頭望去,易浦城就站在離我們幾步遠處,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直挺挺站著。下巴略略抬起,硬朗的線條透出幾分自然而然的傲慢。那雙墨黑而深邃的眼睛,微微瞇著,似笑非笑的狐狸樣子。
    穆弦站在我身旁,臉色已經恢復如常。頭髮剛乾,顯得亂糟糟的,衣服更是破破爛爛。可被海水沖刷過的皮膚,在陽光下卻像美玉一樣柔潤白皙,襯得眉目更加烏黑動人。他的目光銳利而沉靜,也望著這些房子。
    「怎麼回事?」我低聲問。
    他看我一眼:「沒有聲音,也沒有人的氣味。」
    我一怔:「你是說……這些房子都是空的?」
    他點點頭。
    我再次望去,果然十多幢房子周圍,沒有任何動靜,耳邊只有微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
    這……
    「老子聞到食物的香味了。」易浦城忽然改為雙手叉腰,伸出舌頭舔了舔下唇,「不管你們怎麼想,天塌下來,老子都要去找個房子吃一頓,睡一覺。明天見。」說完他竟邁開長腿,朝最近的一幢咖啡色小屋走去。
    看來我上次跟穆弦獨處過後,他也就不防備這個了。
    穆弦始終盯著易浦城的背影,直到他一腳踹開屋門,走了進去。我看著眼前的一切,疑竇叢生——同一個星球上,竟然有兩個相差這麼大的地方。而且居民都去了哪裡?
    對了,他們一定是逃走躲避洪水了,過一段時間還會回來。
    「我們也去休息。」穆弦垂眸看著我。
    「嗯。」抓緊他的胳膊。
    他的嘴角浮現笑意,聲音低柔:「害怕?」
    是有一點不安,不過我答道:「當然不怕。這比之前的荒原強多了。」
    毫無疑問,穆弦挑了跟易浦城直線距離最遠的一幢褐色小屋。屋前的石階看起來很老舊,應該有了些年頭。但這裡跟之前的荒原一樣乾淨,屋內屋外一塵不染,可能原主人離開沒幾天。
    穆弦在地窖裡找到些燻肉、麵包、壓縮餅乾,還有酒,味道都還不錯。我們吃了一點,就找到了主臥。
    原本要在陌生人的臥室過夜,我心裡還有點排斥。穆弦肯定也不喜歡,因為推開房門的時候,他微微皺了皺眉。
    但當我們站在寬闊明亮的主臥裡時,我真的非常驚喜。
    很乾淨,也很溫馨。
    嫩黃色窗簾隨風飄動,褐色地板光潔柔實。白色的大床淨如初雪,甚至連床單都沒有一絲褶皺。穆弦拿起被子聞了聞,眉頭瞬間舒展:「很好,沒有任何異味。」
    衣櫃裡只有幾件男人的衣服,都有七八成新,看著很乾淨。我還找到兩套乾淨的男人睡袍,很寬大,看起來跟新的沒什麼兩樣。
    「這裡真不錯。」我對穆弦說:「獲救之後,我們好好感謝一下這裡的主人。希望他們別生氣。」
    穆弦點點頭:「去洗澡。」
    「你先去。你有潔癖。」
    他微微一怔:「原來如此。」
    我忍不住笑了,他眼中也閃過笑意:「等我。」
    我心頭一動,點點頭。他走進了浴室。
    淅淅瀝瀝的水聲傳來,我站在窗前,望著翠綠的村莊發呆。易浦城那幢房子看起來安安靜靜,估計那傢伙現在已經酣然大睡了吧。
    過了一會兒,浴室的門響了,我一轉身,就看到穆弦什麼也沒穿,高高大大的站在那裡。白皙的皮膚、勻稱的肌肉、平坦的小腹、暗色的叢林……而當他一步步靠近,那小獸彷彿無法自控,對著我一點點翹了起來。
    一如在荒蕪之地時,每個華燈初上的夜晚。在只有我們倆的房間,不許任何人打擾的世界裡,他洗淨那充滿力量的修長身軀,暗沉著雙眼,一步步朝我走來。
    我的心陣陣悸動,忍不住踮起腳,輕輕吻了吻他。他的眼神越發幽深,聲音也低啞了幾分:「華遙,我們……」
    「我先去洗澡。」剛邁出半步,手臂被他抓住,黑眸沉沉望著我。我被他瞧得臉頰有點發熱,他卻已經鬆開了我,臉上浮現淡淡的、若有所思的笑意:「去吧。」
    我覺得自己在男女關係上,臉皮已經變厚了不少。可此刻他一個簡單的表情,居然讓我心跳快得不可思議,低頭紅著臉,快步進了浴室。
    不過疲憊了幾天,泡一個熱水澡實在太舒服了。雖然明知他在等,我還是軟軟的不想動,熱氣氤氳間還打了瞌睡。清醒過來的時候,水都溫了。
    我趕緊起身,穿上一件睡袍,有些期待而激動的走出去。
    臥室裡安安靜靜,只有清風拂過窗櫺,發出輕微的聲響。穆弦赤條條的躺在床正中,雙手放在身側,烏黑的眼睛緊閉著,胸膛微微起伏,顯然已經陷入了沉睡。而那隻小獸,也乖巧的耷拉了下來。
    望著他安靜而俊美的容顏,我的胸腔慢慢被一種柔軟的情緒填滿。
    他其實……累壞了吧。
    給他蓋好被子,在他身旁躺下,把他的一隻胳膊拿過來,輕輕枕上去,閉上眼就是天昏地暗、香甜無邊。
    不知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感覺視野裡有光,很柔和的光。
    天亮了嗎?我睜開眼,卻看到暗黑的窗櫺。身邊的床已經空了,穆弦不在。光線是從床的另一頭傳來的。
    我迷濛的抬頭望過去,立刻僵住。
    穆弦不知何時搬了張椅子,赤身裸體坐在床尾。而我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時被他掀到膝蓋上,兩條腿光光的露在外頭。只是屋裡很溫暖,我才沒覺得冷。
    原本立在牆角的一盞落地燈,被他拿過來放在身旁。燈光照得床尾一片明亮。而他微垂著臉,目光專注的盯著我的雙腿中間。那白皙的臉龐在燈光中顯得明亮又英俊,臉頰微微泛起薄紅。
    不知他已經看了多久。
    我不知該好氣還是好笑,他居然半夜專門打著燈看我那裡……
    也許是看得太入神,他並沒有察覺到我已經甦醒。我也有些好奇,他到底想幹什麼,於是瞇著眼不動。
    這時他忽然無聲的伸出手,我感覺到他的手指輕輕把那裡分開,而他的頭也埋得更低,幾乎都要鑽進被子裡。
    然後,他就保持這個姿勢,一動不動的看著。不過,我能感覺到他的手指很輕很輕的翻動、挑開那裡的嫩肉,像是……翻來覆去在看。
    我只覺得臉如火燒,拚命忍著笑。過了一會兒,他忽然鬆開了那裡。我感覺到他的手輕輕托住了我的腰,緩緩把我轉成側臥姿勢。然後他跟燈光,都移動到我的背後。
    溫熱的手指,先是極輕的撫摸著臀瓣,還會忍不住輕捏上面的肉;過了一會兒,又沿著臀縫,一路輕輕的摸了下來。我實在癢得受不了,低聲笑了。
    他的手指明顯一僵,我已經被他翻轉過來。
    他雙腿還站在地上,身子趴下來,手臂撐在我身體兩側。黑眸銳利的盯著我,一聲不吭。
    「你怎麼不睡了?」我笑著問。
    「睡夠了。」他盯著我,眼神暗沉,臉頰緋紅,「妳呢?」
    問這話時,他高大的身軀已經完全籠罩在我上方,而那茁壯小獸,也在我的肚皮上方顯眼的矗立著。看起來跟他的氣質截然相反,顯得憨頭憨腦。
    也許是夜色太迷離,又也許是昨天的我被他撩撥得太厲害,下一秒,我居然做了個從未做過,自己都沒想過的動作。
    完全是下意識的,我抬起了一隻腿,伸到他的雙腿間,用腳心輕輕踩住他的小獸。然後我啞著嗓子回答他:「我也睡夠了。」
    他一把握住我的腳踝,黑眸緊盯著我,聲音明顯啞下來:「好。」說完他身子一沉,小獸就直接頂到了門口。
    久違的柔韌觸感,令我呼吸一滯。可他去沒有立刻探入,目光變得幽深而灼熱:「以前,我們都是怎麼做的?」
    我一怔——以前嗎?
    以前每一次,他的確有喜好的步驟和環節……
    我看著他白皙而緋紅的臉頰,只覺得口乾舌燥。而他看著我,那目光中不僅有情慾,還有隱隱的溫柔。
    我被那份溫柔深深打動了,如果按以前的流程做,也許他會更快想起我。而且……我其實也是很喜歡的。
    我大著膽子,把雙腿伸到他的肩膀上,勾住他的頭。他一怔,抓住我的大腿根,目光變得更熾烈。
    我覺得自己臉上都要燃起來了,乾脆閉著眼,用雙腿,一點點把他的臉往下壓:「這是第一步……」我的聲音小得像蚊子。
    我聽到了他嚥口水的輕微聲音。然後那裡一陣濕熱,被他整個含住了。
    靈活的舌頭快速攪動著,溫軟的氣息在那裡進出。他還是有些生澀,但非常用力。我甚至感覺到他的鼻子,都壓在柔軟的表面上。
    在某個瞬間,我被他狠狠拋上了雲端,低聲的無力的喘了起來。而他的唇舌動得更快,進得更深,彷彿要榨乾我的所有。
    「夠了!」我劇烈的顫抖著扭動著,他根本不理我,牢牢抓住我的腿,讓原本就瀕臨崩潰的感覺,徹底失控。
    終於,餘波褪去,我軟在床上,而他整個白皙的身體,居然跟我一樣,開始泛著微紅。他的臉看起來有點緊繃,眼神也暗得嚇人。
    「下面做什麼?」他啞著嗓子問,彷彿喉嚨裡也快著火了。
    我的臉也燙了起來,鬆開他的胳膊,緩緩轉身,趴在床上。我的聲音沙啞得像嗚咽:「穆弦,這是你最喜歡的姿勢。我們的第一夜,就是從這個姿勢開始。」
    身後沉默了片刻,我就感覺到一雙有力的手,上來卡住了我的腰。然後那灼熱硬物,就一點點擠了進來。完全合而為一的時候,他還沒動,我就感覺到整個甬道都在無聲的顫抖。
    而他沉默著,似乎也在回味其中的感覺。我忍不住問:「你有感覺了嗎?」
    「嗯。」略顯難耐的聲音。
    我心頭一喜,立刻扭頭看著他:「什麼感覺?」他是不是能想起什麼了?
    可他望著我,繃緊的俊臉上,卻升起淡淡的笑意,緩慢而清晰的答道:「感覺……好緊。」
    我的臉騰的一熱,還沒來得及指責他的答非所問,他已經狠狠的撞了上來。
    雖然他的動作顯得稚嫩而粗狂,但身體的反應的確跟以前差不多。從背後進入,讓我又到了一次,但他愈發堅挺,跟往常一樣,並沒有得到釋放。這時我讓他退了出去,告訴他該進入第三步了。
    我躺在床上,他從正面抱住了我。這個姿勢他根本無師自通,吻住我的嘴,捏住我的雙峰,然後下身開始做激烈而持久的衝刺。
    同時抵達巔峰的時候,我的腦袋陣陣強烈的暈眩,心情無比激蕩,而身體更像猛烈戰慄在無邊的快感裡。而他緊緊抱著我,熾烈的雙眼盯著我的臉,那隻小獸,更是在我的身體裡劇烈的抽搐著。
    我們都沒有說話,平復了很久,他才緩緩抽出來,只是依舊把我抱在懷裡,柔聲問:「下面做什麼?」射出來之後,他整個人顯得眉目舒展、氣定神閒。
    我全身都快散架,可心裡卻舒服極了——因為再次跟他有了親密接觸,讓我比之前更有安全感了。
    不過他問下一步……
    我望著他烏黑漂亮的雙眼,答道:「下面你就會把我……全身舔一遍,然後就結束了。」
    他一怔,看著我,沒有馬上說話。那安靜的目光,讓我有點心虛。可不對啊,他沒有記憶,應該不記得下面的步驟。
    誰知他微蹙眉頭開口了:「不對,我感覺不是這麼快結束。」
    我一愣,強烈的喜悅湧上心頭,一把抱住他:「你有印象了!想起什麼了?」他遲疑片刻,點頭:「感覺時間應該更長。」
    我高興的點頭:「對!沒錯!你想起來了?時間是會更長!」
    他微蹙眉頭看著我不說話,我一呆,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話自相矛盾——剛告訴他舔一遍就結束,現在又跟他說,時間其實會更長。
    唉,沒辦法了。
    我只好抬起火辣的臉看著他:「的確沒有結束……你會把剛才所有的事,再重複兩遍。」
    他微微一怔,目光瞬間再度熾烈。然後他緊盯著我,緩緩的,愉悅的笑了。
    「嗯,我知道了。」

    嫩黃色的窗簾,被晨曦染成金燦燦的黃色。空氣中飄來花草和河水的氣味,這個早晨安靜美好得就像夢境。
    我側臥在床上,有點睏,可又睡不著。因為穆弦從背後捏著我的腰和臀,正細細緻緻、認認真真的舔咬著,完成「最後一步」。偶爾一陣戰慄傳來,我癢得不停的笑,又會被他扳過身子,舔我的臉。如此親暱了很久,他才抱著我不動了。
    「再睡會兒。」他含著我的耳朵說。
    「他怎麼辦?」易浦城說今天要會合。
    可穆弦大概以為我在擔心易浦城這個隱患,頭也不抬的淡淡答道:「今天找機會。」
    我明白他是要找機會殺了易浦城,沉默片刻,摟著他的脖子說:「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跟你活著離開這裡。你不要再讓自己受傷了。」
    他抬起烏黑的眉眼看著我,目光幽深,面頰微紅。我知道他是被我的話感動了,心裡一甜,也有些心跳加速——他是要跟我說什麼表白心志的話嗎?譬如那句話……
    「華遙。」他果然開口了,我臉上一熱,略有點緊張的看著他——
    「我們再做一遍。」他的嗓音低沉而溫柔。
    我一愣,哭笑不得——好吧,這是他表達感情的方式。
    「絕對不行!我累死了。」我立刻轉移話題,「對了,我跟你說過的,易浦城能夠模擬人的外貌。萬一他哪天恢復記憶,扮成你或者我怎麼辦?我們定個暗號。」
    「我不會被騙,我能聞出妳的氣味。」
    我想也是,於是說:「那萬一咱倆不小心走散又遇到,我就問你『我們能從這裡出去嗎』,你回答『天氣很好』。」
    他微微一怔,笑了,點點頭。我也笑,兩人安靜下來,一時都沒有說話。
    我想了想,覺得應該跟他說點以前的事,也許能幫助他恢復記憶。就柔聲說:「我十五歲的時候,你在一條小溪旁窺探我偷拍我。拍了一千五百多張照片。那條小溪又寬又清澈,旁邊還有一棵大樹……」
    他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第一次做是那時候?」
    「當然不是!」我覺得無語,「那時候我還沒成年呢。」
    「繼續說。」
    「嗯,你教我開過機甲,黑黑大大的一隻,足有五層樓高;你第一次陪我買衣服,是去荒蕪之地第一商廈……」
    我絮絮叨叨說了起來,他安安靜靜聽著。不知不覺,我在他懷裡睡著了。只是隱約感覺到他的吻一直在我臉頰上流連。

    「小姐、小姐,醒醒!快醒過來!」
    「唔……」我依稀辨認出那個聲音,嘟囔道:「莫林,讓我再睡會兒……好累……」
    這麼一說,莫林的聲音又模糊起來,只隱隱約約聽到些嘈雜聲。我不滿的睜開眼,赫然發覺自己還躺在昨天的床上,陽光已經把半個房間都照射成金黃色,穆弦還在身旁睡得正香。
    『假的……』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忽然又在我腦海裡清晰的響起來,『小姐……指揮官……』
    我悚然一驚,整個人都清醒過來——那是莫林的聲音!我到底是在做夢還是出現了幻覺?
    不是在做夢。剛剛我已經醒了,分明清清楚楚聽到他的聲音,就在我腦子裡。
    「莫林!莫林!」我大聲喊道,穆弦驟然睜開眼,坐起來抱著我:「怎麼了?」
    我仔仔細細聽著周圍,可只剩下窗外的風聲和溪流聲。
    「你剛才聽到莫林的聲音了嗎?」我看著穆弦。
    他盯著我:「沒有,一直很安靜。」
    我把剛剛的一切告訴了他,他微蹙眉頭:「假的?」
    就在這時,窗外傳來一道洪亮而漫不經心的聲音:「下來。出發。」是易浦城。
    穆弦起身穿衣服,遞給我一個安撫的眼色。我點了點頭。而後他打開窗,淡淡對樓下道:「稍等。」
    我剛穿好長褲,一抬頭,就看到穆弦靜靜站在床邊,陽光把他的臉塗成淡淡的金黃色,俊秀的眉目就像墨筆畫上去一樣精緻。而他的目光是那樣清冷而平靜,隱隱透著冰霜般的寒氣,令人無法直視。
    我心裡忽然就詭異的咯登了一下。莫林斷續的話語再次在腦海中浮現。
    『假的……小姐……指揮官……』假的……指揮官?
    「好了嗎?」淡淡的嗓音忽然響起,穆弦轉身看著我,黑眸中升起些許溫存。
    我瞬間回神,在想什麼呢。穆弦怎麼可能是假的?那麼熟悉的身體感覺,那讓我怦然心動的言行舉止,誰也不能模仿取代。
    我連忙把衣服也穿好,笑望著他:「走吧。」
    他臉上也浮現淡淡的笑意,走過來牽著我的手。冰冷的指尖剛剛觸到我的,我沒來由微微一抖。他側眸看著我:「怎麼了?」
    「沒事,有點冷。」
    他腳步一頓,把我摟進懷裡。我再沒去想那匪夷所思的念頭,緊緊偎在他懷裡,下了樓。
    穆弦跟易浦城在樓下討論了幾分鐘,定下了計策。他們決定暫時在這個村子住下來——既然我們對這個星球一無所知,留在哪個位置,獲救機率都是一樣的。而且這裡的條件實在不錯。
    不過今天要去森林裡弄點木材回來,這樣一旦有救援機進入大氣層,我們就可以燃放煙霧示警。
    過了河,就是霧氣彌漫的森林。土壤深黑而潮濕,一棵棵灰白色的大樹像柱子一樣筆直。正午的陽光從繁密的樹冠投射下來,把那霧氣都鍍成淡淡的金色。
    易浦城走在最前頭,高大的背影像一塊門板,線條卻顯得修長有力。穆弦牽著我步伐不急不緩,面色平靜,似乎在沉思。林子裡安安靜靜,只有我們踏在厚厚樹葉上的聲音,沙沙作響。
    我沒辦法平靜下來,腦子裡一直想著莫林的聲音。
    有兩個可能:一、那根本就是我的幻聽,畢竟以前也出現過。那也就沒有深究的必要;二、的確是他在對我說話,通過某種我不得而知的神祕方式。
    如果是第二種,他到底要說什麼是假的?穆弦肯定不是假的,那麼易浦城是假的?
    亦或是……我腦子裡一個激靈——這個世界,是假的?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