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振飛書信集
俞振飛書信集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9324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部近代崑曲的滄桑史

    崑曲泰斗俞振飛書信選
    原文呈現俞振飛與梅蘭芳、程硯秋、張君秋、馬連良等名家之交誼
    彙集諸多曲家前輩珍藏的俞振飛書信,以及中央大學戲曲研究室收藏的俞振飛給宋鐵錚的十三封信,是研究俞振飛及現代崑曲史與崑曲藝術的珍貴史料。

    本書收錄俞振飛先生與友人往還的書信,時間跨度從上世紀五十年代,歷經文革,直至八十年代後期。俞振飛於信中敘述了崑曲諸多劇目的唱腔、身段,在演出需要注意的要點及其藝術心得,並論及其與梅蘭芳、程硯秋、張君秋、馬連良等名人的交往掌故;最爲重要的是記錄了他數十年的個人生活,包含日常交遊、家庭變遷、從藝經歷等,真實呈現崑曲名家的真實面貌。

  • 編選 唐吉慧
    上海寶山人。崑曲業餘愛好者。十八歲學書法,二十歲學篆刻,二十五歲寫散文,二十六歲致力於近現代名人文獻的收集、研究。著有散文集《舊時月色》、《舊時相識》。現爲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上海青年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上海青年文聯理事、上海市作家協會會員。
  • 【自序】/唐吉慧
      痴迷名人信件的集藏不容易,入門之初見識淺薄,積累的過程磕磕跘跘,幾年下來雖然數量可觀,到底魚龍混雜:有的重書法,有的重史料,有的只為一張別致的小花箋。在這些信件中,最為珍貴的要數崑曲泰斗俞振飛的一批書信了。
      我是在二○○八年接觸崑曲的,緣由崑曲名票孫天申奶奶的厚愛,得以結識較多崑曲界資深曲友和老師,這幾年大家時常往來,我聽他們講關於崑曲的故事,和他們一起唱曲子看戲,在這棵六百年的老樹下享受著一片快樂的綠蔭。我是幸運的,在較短的時間裡便對崑曲有了較深的認識。有位老前輩與我打趣,誇我扮相好,不如學俞振飛,做個小生演員粉絲一定多。俞振飛票友下海能成名角,那是家裡有淵源,老先生又有學問,詩做的好,畫畫得好,字寫得好,崑曲泰斗當之無愧:「學戲太辛苦,我這一身骨頭都硬了,怕是經不住練腰腿、打把子了,不如收收他的書信,為俞老、為崑曲做點貢獻也好。」我對老前輩說。
      二○一○年,有好友告知海上某位老曲家有意轉讓一批俞振飛書信。在好友的安排下,有天晚上我們與老曲家見了面。三人圍坐在老曲家小客廳的茶几前,邊喝茶,邊聊崑曲,邊看書信。我粗粗看了看,這些信的書寫時間集中在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七年,共有一百多封。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七年,正值國內浩劫動蕩不安,老輩人惋惜,俞老的書信大部分毀在了「文革」,當然那個年代,對於文化,毀掉一些信根本算不上什麼。同為俞老學生的蔡正仁和岳美緹各有俞老寫給他們的信件一百多封,「文革」時,蔡正仁的全部上交文化局,岳美緹的部分自己燒毀,部分上交文化局。「文革」結束,兩位老師曾去文化局要過幾次,但毫無結果,只得作罷。如今已步入七十的正仁老師每每說起此事總有不甘,因為那些信裡多的是俞老對他的殷殷寄望、諄諄教誨,和對崑曲各齣戲細節的解讀。岳老師則滿懷傷感,說:「俞老師當年寫的許多信,已經化作一個個畫面,一個個鏡頭,時常回閃在我的眼前,把我帶回那充滿理想的青年時代……」現在這些信身在何處沒人知道。有人抱怨,「文革」中不知換了多少批管理材料的人,現在去找誰,誰會對這事負責任?也有人猜測,信可能在一九七○年文化廣場的一場大火中燒掉了。老曲家有點得意,他的信是他在「文革」中偷偷藏下的。我細細讀了讀,信裡,俞老跟老朋友傾訴苦悶、斟酌劇情、鑽研演技,無疑是近代崑曲表演藝術史的稀世文獻。老曲家讓我留意一九七三年十一月的一封信,內容談到了俞振飛從藝的小掌故,信上說:「我所遇到的崑班老演員,只有沈月泉老師(傳芷之父),我所能表演的崑曲劇目,絕大多數是沈老師教給我的。當時他的年紀已六十左右,但不是『食古不化』的保守派,他自己有一定的創造。及至後來到北京拜了程繼先老師,他的表演藝術,有些是和沈老師異曲同工的,但程老師由於武工底子好,因此在表演上有他的獨特風格。而且程老師幼年在科班時,據說是先學崑曲,後學京戲,因此在『咬字』方面,崑味很濃,我能得到他的悉心教導,其原因也就在於此。」這是研究俞老不可或缺的珍貴記錄了。
      那晚老曲家沉浸在懷舊的氣氛中。幾分喜悅,說及小時候與梅蘭芳的交往,幾分自豪,說及第一次登臺唱戲,幾分惆悵,說及一位位昔日的友人。我望著八十好幾的老人家,往事漂浮在他年華轉眼消歇的臉上像煙像水:花事凋離,知己零落,經了兩次中風,他說他這副臭皮囊是再經不住折騰了。偶爾他和老伴閑話幾句,終究忘不了當年給俞振飛熬的那碗雞湯。那是文革末期,上海市文化局奉文化部指示,集中了一批京崑老藝人在泰興路文藝俱樂部(今上海市政協)拍攝傳統京崑影片,俞振飛拍攝的是崑劇「太白醉寫」。俞振飛在信上說:「泰興路又來催我把『太白醉寫』全齣詞句和樂譜寫給他們,他們馬上就要刻蠟紙分發給大家……由於『醉寫』是我把崑曲的『吟詩脫靴』作了一些增刪,這個劇本,任何曲譜裡沒有,必須由我一點一點想起來,因此更加費事。我從十日到十四日共五個晚上,雖然我怕失眠,每日工作到八點半,但這五個晚上都失眠了,今天上午劇本交去,可能精神可以鬆弛一下。這種情況我不講,別人是猜想不到的。」等到正式排練更辛苦,老先生極為焦慮,幾次信上都擔心自己左支右絀,要請老朋友為他打聽提神的藥品,「請您向醫生朋友瞭解一下,除了『ATP』、『輔酶A』之外,有沒有吃的藥片或者打的針,使我身體內部增加一點『能量』,問到後,請即日來函告知,切盼切盼!!」哪怕是有毒性的:「我要一種針藥,打一針,就能比較精神振作一點,這是臨時的,略有一點毒性,關係不大(屬於這些藥品,恐怕還要急診間配得到,也要懇託您代想辦法)。」老曲家心疼他的俞伯,為他問藥配藥送藥,還特意為他熬雞湯補身子。那天俞振飛正在排練,老曲家沒打擾他,留下一只盛滿了雞湯的保暖瓶悄悄走了。俞振飛排練完畢回到屋裡,見到那只保暖瓶,激動地沒說出話來,「我就認得是您家的!」他在信上寫,「我老實告訴您,這次的雞湯,我打開瓶蓋,撲鼻噴香,湯清味鮮,您加入一點青菜,不僅營養好,而且在淡黃色濃湯中漂著幾葉青菜,又漂亮,又好吃,可謂色、香、味俱全,這裡向您表示由衷地感謝!」那麼稀鬆平常的往事,兩代人的情誼,今晚顯得格外珍貴,格外溫暖。「這些信跟著我蹉跎到今天數十年,該做個了斷了。」望著沉沉的夜色,老先生淡淡地言語讓我頓感悲涼。我買下了這些信。
      文革結束不久,有回俞老到蘇州西山遊玩,在一塊寫著壽字的巨石前留影,沒多久巨石竟然滑落摔裂,蘇州人說,這石頭的壽是讓俞振飛帶走了。俞振飛果然長壽,一九九三年九十二歲辭世。老人家一生喜歡寫信,寫了多少無從計算。我陸陸續續收集了有兩百封了,寫給梅蘭芳的,寫給許姬傳的,寫給羅錦堂的,等等,原件、影印件都有,我想編一本《俞振飛書信集》,喜愛崑曲的陳佩秋先生、戴敦邦先生高興地先為我寫了書名題了字。陳佩秋先生寫了「俞振飛書信」,戴敦邦先生題了「瀟湘雁飛來」,字都認真,字都深情,是一份對俞老的致敬,更是一份對崑曲的致敬。我做不了小生演員,能為俞老、為崑曲做點貢獻,也好。
  • 崑曲叢書第三輯總序/洪惟助
    自序/唐吉慧

    致蔡正仁
    致方家驥
    致顧篤璜
    致顧兆琪
    致陸兼之
    致羅錦堂
    致梅蘭芳
    致宋鐵錚
    致孫堃鎔
    致孫天申
    致王守泰
    致吳新雷
    致辛清華
    致徐希博
    致許姬傳
    致葉劍英
    致朱復
    致鄒家沅

  • 【致徐希博】

    希博弟:
      十日為了吃晚飯,累您到我家兩次,十一日為我精神欠佳,又到寒舍探望,盛情心感。我因昆明侄媳的表妹,在部隊參軍復員,一個月前來上海,由於她愛唱洋歌,親友們給她介紹了一位在「上海樂團」工作的老師教她唱歌,同時,她又要求我有沒有家裡有鋼琴的朋友,當時我就想到陳鋼,我答應她便中先徵求一下人家的意見,再通知她。一晃二十多天我也沒有去問。因此這位昆明姑娘於勞動節又到我家來問是否去問過?實際我這幾天確實感到脫力,尤其腿一點力氣也沒有,由於泰興路的工作逐步在推動加快。我更害怕的,擔心自己不要再出現北京咯血的情況。因此星期日我們一同晚飯後,我到陳鋼家去了一趟,結果陳鋼非常熱情,叫昆明姑娘每日上午他們上班之後,儘管到他們家去用鋼琴吊嗓子(小姑娘略微能彈一點鋼琴)。同時也談到外面謠傳華香琳的事,陳鋼夫婦和華香琳都認為中間有人在放野火,這樣一來,聊到了九點鐘才從華家走出,陳鋼特地送我到四八路車站,等了將近二十分鐘才乘到車子,到家已經快十點了。吃中藥,洗腳等完畢,將近十一點,以致服了鎮靜藥片也不起作用,同時,泰興路又來催我把「太白醉寫」全出詞句和樂譜寫給他們,他們馬上就要刻蠟紙分發給大家。電影廠導演和工作人員,要求於本月二十六日就要彩排一次,所以那天陳義家吃晚飯,無論如何我去不了。由於「醉寫」是我把崑曲的「吟詩脫靴」作了一些增刪,這個劇本,任何曲譜裡沒有,必須由我一點一點想起來,因此更加費事。現在,總算於昨天(十四)晚上完成。我從十日到十四日共五個晚上,雖然我怕失眠,每日工作到八點半,但這五個晚上都失眠了,今天上午劇本交去,可能精神可以鬆弛一下。這種情況我不講,別人是猜想不到的,陳義、振雄等如果見到,請轉言,同時,也希望您對我諒解是幸!
      博海(十一日)不知戲校去了沒有?我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明天(十六)是星期天,唐文林同志可能在值班,我準備通個電話問一下,如果有什麼情況,我會寫信告訴您的。
      在一個月前,「言子」問我,她娘寄骨灰的公墓裡有否來信?我說沒有(寄骨灰的一張證,他要,我已給他)。今天上午,娘娘見他踏了車子回來,捧了一隻「匣子」,放在他睡的地方一隻小手提箱裡,估計是骨灰匣子。現在看來,大概他準備把骨灰匣子埋葬在草地裡,作為以後不能搬出華園十一號的「理由」。據您看他這一手,起得了作用嗎?明日我也準備彙報一下戲校。
      這幾天排戲在加油,您也不必來,我有時間,抽空會到您家來的。您想到什麼問題,望函告。順候
    儷綏!

    知手啟 五‧十五.下午

    相關商品

      • 兩地(三版)
      • 優惠價:213元
      • 小歷史─歷史的邊陲(增訂二版)
      • 優惠價:272元
      • 兄弟行
      • 優惠價:255元
      • 似是閒雲(二版)
      • 優惠價:298元
      • 父女對話(二版)
      • 優惠價:238元

    本週66折

      • 心理學辭典
      • 優惠價:495元
      • 圖解NLP擺脫大腦控制,改變心態立刻行動!
      • 優惠價:185元
      • 誰在搞飛機:黑五機長瘋狂詹姆士的苦勞奴記
      • 優惠價:211元
      • 大業風雲:隋唐之際的英雄們
      • 優惠價:297元
      • 抗暖化,我也可以: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
      • 優惠價:251元
      • 韓星狂練!打造零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腰臀腿全都瘦,視覺減少7公斤!
      • 優惠價:257元
      • 跟誰聊天都盡興:不失言、不失禮、不失落的魅力說話術
      • 優惠價:158元
      • 我有預感,明日陽光燦爛(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創意水彩-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與時間賽跑:擺脫瞎忙的40個法則
      • 優惠價:158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