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來生(六):機械之心
沒有來生(六):機械之心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7919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沒有皇帝的帝國,並不平靜。

    陰謀栽贓,穆根被陷冤獄,
    要比拳頭大?
    一通電話,奧利準將替你打擊邪惡!

    躋身高官之列的奧利聚少離多,
    仍不忘趕在穆根生日私訂終身,
    還來個裸奔跳海?
    堪塔斯談戀愛都這麼熱情奔放的嗎!?

    成為政院偶像的穆根只因西瑟先生一句話,
    ──你願意成為奧利的後盾人嗎?
    準婆婆替兒子提親是怎麼拒絕喔!

    一切邁向正軌,
    外星勢力卻利用機器人全面入侵帝國,
    揮軍作戰的奧利能挽回頹勢,
    拯救穆根與家人附帶帝國嗎?

  • ──194──

    星光曆399年

    這一年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年。

    按照行動流程,警方當通知穆根家屬的同時也將這件事完整的通知了強森‧辛普樂的太太瑪麗夫人,心臟不好的瑪麗夫人在聽到丈夫去世的消息之後驟然病發,幸好由於警方聽從穆根的建議帶上了醫生,否則瑪麗夫人八成會當場心臟梗死。

    強森‧辛普樂的家位於白露星的一顆附屬星球上,這是個三口之家,如今老強森已死,太太瑪麗又重病昏迷,警方只好通知了在軍隊實習的老強森的兒子桑德拉斯,和他熱情的父親不同,這是個異常沉默寡言的年輕人,金髮碧眼,身材瘦削,比起父親他看起來更像他柔弱多病的母親。老強森用他駕駛太空懸浮車的工資供養這位年輕人上了軍校,可是這位小夥子的學業並不算出眾,和任何人都不親近,包括他的家人。比起他的專業,他更喜歡搗鼓一些奇怪的東西,認識他的人都認為這是個怪人。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年輕人,在警方通知他父親去世、母親重病的消息後,他當場暴力襲警,警方使用強制手段將他收押,帶他看望了現住在白露星上的母親時,他才安定了下來。

    「不要著急,年輕人,我是給你父親看過病的巴亞蒂,我會在這段時間負責看護你的母親。」他在病房內遇到了巴亞蒂太太。

    瑪麗太太並不是犯人,所以警方沒有辦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巴亞蒂太太自然不像其他鄰居那樣脾氣火爆,所以,除了小桃等未成年人以外,她是愛多里商業街上唯一一名沒有被關押的成年人。

    巴亞蒂太太天生擁有一種讓人安定的氣質。

    她從來不著急,穆根家出事、愛多里商業街的街坊們又一同進了局子,她先是將街坊們保釋出來,給他們一人熬了一副降壓藥,然後就自行找到瑪麗太太居住的醫院,向院方出示了瑪麗太太的病例和就診記錄之後,不知她還做了什麼,總之,等到桑德拉斯到來的時候,她已經安寧的坐在瑪麗太太床頭了。

    「我知道您的,父親……的病多虧您了。」聽到巴亞蒂太太亮明身分之後,這位一直沉默的年輕人終於說了第一句話。

    然後他就束手就擒了,乖乖跟隨警方回去受審。

    回答完和父親有關的一些問題,接下來的時間內他一言不發,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警方只能用暴力襲警的罪名將他暫時收押幾日。

    兩名涉案的年輕人──穆根和桑德拉斯,雖然被關在不同的兩間收押室內,不過他們卻共同選擇了以沉默應萬變。

    奧利維亞的支援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開發新星域是如今積累軍功最快的途徑,這位獲得了羅思塞元帥全部寵愛的年輕人在短短五年之間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晉升著,最近一個任務完成後,他肩膀終於出現了一顆隱隱約約的星──他已經是准將了。

    在帝國官僚系統內,成為准將意味著這個人從此正式進入了帝國高官的體系之中,他們以及他們的家人將享有一系列的特權。

    由於任務還沒有最終完成,奧利維亞還不能離開,不過他卻派出了最擅長處理這種事情的屬下沃格代替自己前來。

    機器人阿爾法只是給出了奧利維亞的名字和聯絡方式而已,連個姓氏都沒有,聯絡方式也是只有家人內部使用的通訊碼,收到這張紙條的警察只是隨手打了個電話,將這件事說了一下,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和誰說話。以致於穿著中校制服的沃格笑吟吟的出現在他家門口時,這位職務不高的小警察被嚇了個半死。

    還記得奧利維亞曾經的競爭者沃格嗎?就是那個天天投餵大角,最終成了奧利維亞粉絲俱樂會會長的那一位?如今他已經是中校了,專門負責軍隊形象塑造以及宣傳工作,目前是奧利維亞的得力手下。

    事發之後,穆根被人以如此快的速度收押原本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其中必須牽扯到某些人利用了某些特權;沃格也用了同樣的方法,當天穆根就被沃格以「高官未婚妻擁有一定的刑事豁免權」的名義解除了關押,暫時回到了家中,而隔壁關押室的桑德拉斯也被他順手保釋了出來。

    愛多里商業街也被他調遣奧利維亞的私人護衛隊包圍了起來,機器人小a和石頭的買菜任務都被他們笑嘻嘻的認領了過去。

    「這件事不是老強森的錯誤,自己也沒有怠忽職守」穆根一直是這樣認為的,可是當別人強要將罪名按到自己和老強森頭上的時候,自己卻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進入社會第四年的某個夜裡,青年穆根沉默了一個晚上。

    原本已經蓋棺定論的一件事在奧利維亞插手之後發生了質的轉變!

    穆根回家的當天晚上,網路上出現了一段視頻,正是穆根對老強森進行檢測的那一段視頻。上傳視頻的人還把這段視頻與警方作為罪證收押穆根的音訊詳細做了對比,哪一份證據更為可靠已經是明顯擺在眼前的事了!

    接下來,網上又流出了紫陽花星系太空港負責人某一年接受賄賂的明細,和穆根同一屆考上公務員的兩名新人的名字赫然在列!行賄事件、地點、物品……全部清清楚楚!

    事情已經完全脫離紫陽花太空港的控制範圍了。

    第三個視頻在第三天,和之前兩個視頻同一時間發布。不得不說,這種定時定點發布證明視頻的方式迅速將民眾的追劇熱情調動了起來,一時間,帝國點播率最高的視頻就是紫陽花事件的視頻了。

    第三個視頻是另一段執法視頻,和穆根一樣的年輕交通指揮員,然而執法方式卻和穆根完全不一樣,面對熟識的運輸艙駕駛員,他只是做了最粗糙的檢查,然後就放任對方同行了。

    就是因為這一次疏忽,這輛運輸艙的艙體表面發生了脫落。

    最終被放出來的是第四個視頻。

    並沒有等到第四天同一時間播出,最後一個視頻在當天晚上就放出來了。

    那是以老強森駕駛艙為視角的視頻,這是一段沒有經過任何剪輯的一手視頻。從視頻上可以看出老強森是完全按照規則駕駛的。在和穆根的對話結束後,他開始吹口哨。那是一首老歌,他吹得好極了!如果年輕個幾十年,他幾乎可以去參加電視臺舉辦的新秀選拔大賽啦!除了哼歌,整個過程中唯一和駕駛無關的事情只有一件。

    駕駛臺旁邊有一個相框,那是一張全家福,駕駛途中,老強森拿起相框看了一次,然後就放下了。

    意外就是在這個時候發生的。

    駕駛艙的玻璃忽然破了,聲音非常小,然而仍被性能良好的攝影設備記錄了下來。是前方的運輸艙,沒有經過嚴格檢查,那輛運輸艙的某個零件脫落了下來,砸穿老強森的駕駛艙玻璃,之剛好命中了老強森的胸口!

    更可怕的是這裡是太空,駕駛艙迅速變成了真空!

    人們看不到老強森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沒有對自己的傷口做任何處理,他竟然仍然在堅持駕駛──

    人們這才想到老強森是一名駕駛員,他身後的太空船上有一百零三名乘客!

    在受傷的自己和全體乘客之間,老強森選擇了後者。

    一絲不苟的按照駕駛規則駕駛著,然而前方的運輸艙卻忽然停了下來,太空船不可避免的即將與運輸艙相撞了,在最後一刻,老強森做了唯一一個不符合駕駛規則的事情,他將船位甩出了航線的位置!

    這樣一來,乘客們就安全了,而他自己所在的駕駛艙卻不可避免的與運輸艙尾部撞了上去──

    這個視頻一出,所有觀看視頻的人先是沉默了,然後星網上炸開了鍋!

    被他們認為是罪魁禍首的老強森根本不是罪犯而是英雄!

    犧牲了自己保全了其他一百零三乘客,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然堅守了自己的職業本分,他是真正的英雄!

    真正的犯人是誰?是怠忽職守的交通指揮員?是接受賄賂的紫陽花太空港管理員?是……

    這件事最終被鬧得相當大!

    太空港多名高官被開除接受調查,真正怠忽職守的交通指揮員被刑事處罰,老強森獲得了英雄表彰,而瑪麗太太則接受了政府的免費治療。之前往愛多里商業街扔垃圾的民眾們也羞愧了起來,這幾天總有人偷偷摸摸在商業街附近撿垃圾。

    老強森的葬禮非常盛大,很多民眾自發從各自的星球前來這顆偏遠星球,為的就是為老強森獻上一束鮮花。

    老強森的墓地變成了花的海洋。

    然而人沒了就是沒了,葬禮再盛大,也不能代替失去的親人。

    媒體和拜祭的民眾離開後,這片花海一般的墓地最終只剩下了桑德拉斯和穆根兩個人。

    「桑尼(桑德拉斯的暱稱,老強森這樣稱呼兒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穆根最終只叫了一聲桑德拉斯的小名。

    然後桑德拉斯就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拿出了一個盒子,然後遞給了穆根。

    「看。」他把那個東西塞給穆根。

    穆根的眼睛再認清那東西是什麼之後驟然睜大了──

    這東西,赫然是一枚炸彈!

    「不是普通的炸彈,這個大小的盒子,可以把整個紫陽花太空港炸爛掉。」桑德拉斯淡淡說著,彷彿只是一件小事。

    「難道,你是想……」穆根心裡有了個猜測。

    桑德拉斯點了點頭。

    「那個老頭子雖然會喝酒,不過他在母親生病後就開始減少飲酒量了,出發一天前更是滴酒不沾。他答應過的事情,一定會做到。那些人是冤枉他的,如果最後實在沒有辦法,我就把這裡都炸掉。」

    「那……現在呢?」

    「現在這個沒用了,給你。」桑德拉斯無所謂道。

    「嗯……」點點頭,就在穆根想要將這個危險的禮物收下時,手裡的盒子忽然被一隻大手拿走了。

    「這個東西,還是由我來保管吧。」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氣息,穆根抬起頭,然後一眼跌進了奧利維亞黃金一般的眼眸裡。

    金黃色的眼眸與金黃色的耳釘交相輝映,穆根一時變得有點呆呆的。

    「穆根,生日快樂。」奧利維亞卻笑吟吟的,然後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啾了一下。

    奧利維亞的嘴唇是冰冷的,可是落下後穆根的臉頰卻變得火熱起來。

    桑德拉斯蹲在地上呆呆的看著兩個出色的青年彼此注視著,他看了看穆根,最終視線了奧利維亞身上。

    這一年,桑德拉斯實習結束後正式加入了奧利維亞的戰艦隊,成為了一名普通的小兵。

    而在歷史上的同一年,父親蒙受冤屈的桑德拉斯在母親去世後轟炸了紫陽花太空港,從此下落不明,最終成為了歷史聞名的反人類恐怖分子。

    ──195──

    穆根和奧利維亞並排走著。

    如今兩個人的身高差已經十分巨大,少年時代搭著肩膀一起走的一幕註定無法重現,不過在奧利維亞特意放慢了腳步的情況下,兩個人還是可以並排前進。

    雖然屁股後面還跟著一個拖油瓶,雖然身後的場景是墳墓,不過奧利維亞的心情還是很好,對他來說,能和穆根一起在月光(←雖然是人造天體)下散步,周圍還鋪滿了鮮花(←雖然是墓地上獻給亡者的花),這已經是非常好的事情了。

    何況當他們走了大概兩百米後,隱藏在暗處的護衛就把沒有眼色繼續跟在兩人身後的桑德拉斯拖走了。

    世界靜悄悄的,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奧利維亞愜意的瞇了瞇眼。

    為了趕回白露星,他已經五天五夜沒有睡覺了,幸好他的身體比旁人健壯很多,否則一定撐不下來了。

    表面看起來非常自若,奧利維亞實際上卻在小心翼翼觀察穆根的一舉一動。

    穆根看起來相當不開心啊←奧利維亞心中的穆根感情接收天線挺了挺。

    想了想,奧利維亞忽然開始解釦子,脫下來的外套往穆根身上一罩,下一秒,他赫然變成了原型。

    奧利維亞的原型已經相當接近成年體了,柔軟的絨毛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鋼羽!初具規模的雙翼之下隱隱還有兩對副羽,這是一頭非常強壯的亞成年堪塔斯。

    不等穆根打量完畢,奧利維亞迅速將穆根扔到了自己的頸背之上,然後迅速的奔跑了起來。


    呃……沒錯,就是奔跑。

    即使發育得再好,看起來再像成年堪塔斯,奧利維亞始終是一頭年齡不足三十歲的亞成年,勉強能夠藉助風力飛幾下就很不錯了,長距離的飛行目前還是非分之想。

    不過即使是這樣,他奔跑起來的速度卻已經很快了,緊緊抓在奧利維亞的身上,穆根拚命壓低了身子,他不但要固定好自己還要想法固定好奧利的外套,幸好他的力氣挺大,否則光是風力就會把他掀翻出去。

    奧利維亞的速度幾乎趕上很多城際懸浮車的速度了,然而城際懸浮車沒有敞篷的,坐在裡面幾乎感受不到速度感,坐在奧利維亞身上卻不同,顛簸而又刺激,穆根心臟漸漸越跳越快了。而奧利維亞仍在不斷加速,他飛快的朝一個方向跑去,跑到某個臨界點的時候,他忽然高高躍起,與此同時,他背上的穆根也被他拋了出去……

    穆根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懸崖?他這才發現此時此刻,兩個人身下居然是漆黑一片的懸崖!

    驚訝之間,他再也抓不住奧利維亞的外套,那件質感很好的外套先是像一面吹飽了風的旗,最終嘩啦一下掙脫穆根的手而去了。

    懸浮在空氣中,穆根現在的姿勢剛好可以仰望星空。

    奧利的外套朝星河飛去了──一瞬間,穆根腦子裡忽然冒出了這句話。

    老強森的星球大部分都是莊稼,燈光很少,這樣的環境可以更好的將星河凸顯出來。大大小小的星子寶石一樣散落成一片,就像被貴婦人不小心打翻的梳妝盒,美極了。

    穆根忽然想起來,這樣的景色他在很小的時候曾經看過的,和爸爸小a以及叔叔們逃亡的時候見過一次,追逐一頭獨角龍獸最後爬到對方背上下不來、任由對方背著自己跑了一天一夜的時候也見過……

    穆根聽到了奧利維亞的吼聲。

    和小時候清脆的啾啾聲完全不同,奧利維亞現在的吼聲低沉而悠久,就像小說裡說過的龍吟。

    藉助於懸崖與海之間的風力,穆根看到奧利慢慢的飛了起來。

    有點笨拙,有點歪,不過他終究還是飛了起來。

    穆根雙眼亮晶晶的看著奧利維亞。

    然後奧利維亞就朝他「滑」過來了,巨大的翅膀緩慢而沉重的一揮,穆根頓時感到身下多了一層向上掀動的氣流,穆根忍不住張開了雙臂,奧利維亞再次揮動翅膀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居然向上「飛」了一小段。

    星河之下,山與海之間,清澈的、低沉的,交織著人類的笑聲和龍的嘶吼。

    風力越來越小,再也無法支持龐然大物的亞成年堪塔斯練習飛行的時候,奧利維亞緊緊用翅膀裹住了穆根,落入深海的時候,兩個人同時閉上了眼睛。

    穆根感覺自己的身體分解成了大大小小無數顆泡沫,在頭朝下墜入海中的瞬間他融入了海水之間。

    他用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身體。

    就像一朵沉浮在水中央的植物,他隨水漂流著,在找到可以紮根的地方時,穆根將自己纏繞了上去。

    然後……

    空氣。

    嘴裡吐出一口鹹腥的海水,穆根做了一個深深的深呼吸,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

    他這才發現剛才被自己纏繞的物體原來是奧利,奧利不知何時變回了人形,穆根現在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奧利左耳金色的耳釘。

    「只有一個耳洞了。」伸出手去,穆根仔細摸了摸奧利維亞的耳朵。記得兩個人認識之初,奧利維亞的耳朵上有好多耳洞的,可如今只剩下一個了。

    「本來都長上了,收到這個耳釘之後我特意去打的。」奧利維亞的聲音也變得低沉了,微微有點沙啞,聽起來……怪怪的。

    然後,穆根就感到自己右邊的耳垂被捏住了。

    那一小塊肉被奧利濕漉漉的手指肚輕輕的揉搓著,穆根背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然而奧利卻始終沒放過他。

    然後就是一陣刺痛,下一秒,穆根感覺自己的耳朵上多了個硬硬的東西。

    「這個……」

    「是耳釘。」奧利維亞淡淡道:「今年終於弄到了一顆足夠大小的黃金眼,我可沒有你的好運氣,為了這塊黃金眼花光了一年的薪水呢!」

    這句話奧利維亞是貼在穆根耳邊說的,明明是在冰冷的海水中,穆根卻忽然覺得自己的身子從耳畔開始發熱起來。

    「下個月開始,我就可以拿准將銜的薪水了,啊……在帝國,准將以上才可以勉強算是高官,不過,准將也很多啊,壓在我上面的老頭老太太還是一大堆,好在我有自己的戰艦了。不過脫脫蘭海達星系的蟲子已經消滅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想要積累軍功就沒有以前那麼容易,不過過兩天軍部要召開高管會議,似乎有什麼事情要說明……」

    奧利維亞慢悠悠的念叨著自己的事情,穆根漸漸被他的話語內容吸引了。

    「紫陽花太空港的管理人是財政部長的人,近年來,財政部長的權利漸漸擴大,似乎對西瑟先生的位置躍躍欲試呢……」緊接著,奧利維亞又把話題拐向了這一次的事件。

    「西瑟先生之前一直與軍部是對抗狀態,自從星門開發計畫之後,他的立場在政務院看來似乎有些改變,這讓其中有些人看不順眼了。」

    「沒有了皇帝的帝國,其實並不平靜──」

    奧利維亞講了很多自己這幾年陸續知道的小道消息給穆根聽,穆根認真的聽著。直到穆根打了個噴嚏,奧利維亞這才扯著他,兩個人一起朝岸邊遊去。

    落下來只是幾分鐘的工夫,游回去卻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

    老強森的故鄉雖然是顆鄉下星球,不過鄉下星球的少年少女們也是要談戀愛的,在這個缺乏娛樂的地方,小情侶們最喜歡在海邊一邊看星河一邊談情說愛了,於是當奧利維亞和穆根水鬼一樣從海裡爬出來的時候,可是驚起了海邊一堆鴛鴦。

    沃格找到兩個人的時候非常貼心的準備了全套的衣裳。

    他現在可是越來越佩服自己的這位上司了!談個戀愛動靜都這麼驚天動地,軍官制服可是不能到處亂扔的,從奧利維亞變身的那一刻開始,周圍的暗衛就開始沿途收集奧利維亞脫落的衣裳,他老人家是堪塔斯跑的巨快無比完全不顧其他人的速度也就罷了,事後居然還玩了個浪漫跳崖!

    打撈那件帶著准將肩章的制服打撈真是費了老勁啦!

    好容易收集玩准將閣下的制服,誰知准將閣下的未婚妻開始脫了(←穆小根一路掉下去,衣服被吹掉好幾件o(╯□╰)o)!

    話說,未婚妻閣下到底是什麼品種啊?

    沃格心中越來越好奇了。

    穿好衣物,奧利維亞將穆根送回了白露星的家中,連在家吃頓飯的時間也沒有,他又匆匆離開了。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早就安排好了穆根的慶生事宜,來自帝都伊法迪亞老字號蛋糕房的特大生日蛋糕準時準點被送了過來,和蛋糕一起送來的還有一大鍋豬腳麵線。

    「祛霉運。」奧利維亞可是連地球上一些偏門的小知識都了解的一清二楚的。

    就在穆根一家和愛多里商業街的街坊們享用美味蛋糕和豬腳麵線的時候,紫陽花太空港的負責人親自過來慰問了,而在他到來之後沒有多久,一位更讓人意想不到的大人物親自帶著禮物到來了。

    「穆根,生日快樂。」卻是西瑟先生帶著普倫古力過來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