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親愛的弗洛伊德(全二冊)(簡體書)
親愛的弗洛伊德(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725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1、 超人氣作者玖月晞經典推理言情,“親愛的”系列第二部
    讀者心中推理言情代表作品,晉江網連載期間積分超3億(365,375,584),“親愛的”系列第二部。 同名影視劇籌拍中。
    2、多動症×孤獨症。律政、心理學、懸疑
    3、這世上,我只喜歡兩樣東西:星空和甄意。一樣因為你,一樣就是你。
    4、封面由著名插畫家iiiis傾情繪製

    轟動K城的強姦案即將落幕,甄意在律師界嶄露頭角。
    “意外”與分別八年的言格相遇,第一面他說不記得她;第二面被他直接催眠——她見到十二年前的自己,驚天動地地追求他。
    再見面,他是協助警方的心理學專家。與她一同辦案,救她於危難,為護她幫她植入記憶。
    八年前他的不告而別,背後不為人知的真相開始顯露。
    潛藏多年的神秘組織逐漸浮出水面,而所有的案件,似乎都指向了甄意……

    “為什麼上公安?”
    “我想,當員警可以把你找出來麼……”
    “你為什麼做精神科醫生?”
    .
    因為我想和你在一起。

  • 玖月晞,天蠍座AB型,一路行走一路漂泊。認為迄今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活在真實的生活之中,不依賴他物和他人,保持著精神的獨立和自由,兀自成長。寫有推理言情小說《親愛的阿基米德》《親愛的佛洛德》《親愛的蘇格拉底》等,範圍涉及本格推理,古典推理,律政,行為分析;寫有旅行冒險小說《他知道風從哪個方向來》《因為風就在那裡》;寫有言情懸疑小說《少年的你,如此美麗》《小南風》等。
    微博:@玖月晞       公眾微信:jiuyuexi529
  • 玖月晞經典推理言情系列“親愛的”第二部,多動症×孤獨症。律政|懸疑|心理學。作者全新修訂版。這世上,我只喜歡兩樣東西:星空和甄意。一樣因為你,一樣就是你。

  • 第一卷 傷無所依
    第二卷 愛非其道
    第三卷 栩栩如生
    最終卷 此間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番外卷 對我微笑,一如當年

     

  • 第一卷 傷無所依

    K城的四月天,淅淅瀝瀝下起了雨。正值下午課,學生們舉著課本書包在校園裡飛躥。

    甄意踏著水窪快步跑到巷口的大樹下,抬頭望見嫩綠的樹芽和北方高高的天空。

    巷子盡頭一幢晚清民國的小樓,院子裡白櫻盛開,落英繽紛,靜謐典雅如桃花源,與周遭的教學樓相映成趣。

    春風拂過樹梢,樹葉間的雨珠簌簌落下,冰冰涼掉到脖子裡,甄意一個激靈,躥進雨幕,一鼓作氣跑進巷尾的小樓。

    木門吱呀,室內多是老木傢俱,溫馨而愜意。
    老式收音機裡,播音員念著新聞:“林子翼強姦案受害人唐某自殺後一星期,蘭亭區人民法院認定證據不足,駁回對林子翼等四
    人的強姦訴訟。昨天,受害人方表示服從判決。這場耗時三月的……”

    甄意脫下外套,抖了抖衣服上的花瓣和雨滴,見窗戶沒關,雨水全打進來,趕緊拿掛鉤鉤上木窗,鎖了插銷。

    房子只有爺爺住,他是K大哲學系的老教授,一生醉心研究,從來不修邊幅。別說關窗這種小事,連一日三餐都要提醒。拿現在的話講,是高智低能的老孩子。

    甄意這四個月忙得腳不沾地,沒時間來看爺爺。早年嫁入豪門的表姐請了保姆張嫂照顧爺爺。今天張嫂請假,甄意便過來。

    落地鐘指向兩點半,爺爺午睡該起了。甄意準備上樓,見紅木椅子上放著一個精緻的紙盒,美國寄來的。她才想起遠在華爾街的姐姐寄了禮物祝賀她人生第一個大案子宣告結束。的確是大案子,多少律師同行一輩子也遇不到。

    甄意拆開紙盒,鑲鑽露背短裙,蓬蓬白紗,外罩窗花裁剪設計,相當驚豔。細心的姐姐還替她搭配了手拎包、高跟鞋。

    客廳電話響,她接過來歪頭夾在耳邊:“你好?”

    那邊似乎略感意外,頓了一下,低緩道:“甄府?”男人的嗓音低沉溫潤,甄意直覺心中有根弦給這聲音撥動。甄府?這稱呼太
    尊雅古意。轉念想,爺爺書香門第,桃李滿天下,稱“甄府”算不得迂腐矯情。

    她納悶的片刻,那邊並不著急,不浮不躁地安靜等待。

    靜謐中,只聽木窗外,雨打芭蕉。

    甄意回神,趕緊放下衣服,握好電話:“是甄家,找哪位?”

    “我與甄教授約好三點拜訪,不知教授是否在家?”

    “在的。”

    “謝謝。”他淡雅致意,掛了電話。

    爺爺下樓,穿著皺皺的棉布長衫,白髮糟糟,像晚清的邋遢秀才。甄意說有人要拜訪,給爺爺梳了頭,苦口婆心半天,勸不了他換衣裳,無奈把長衫熨一遍了事。

    屋外雨水淅淅,調頻收音機低低播報:“……庭審現場,檢控官尹鐸與受害人律師甄意利用出其不意的法庭盤問將幾位被告的辯解駁斥得體無完膚,法律專家分析認為林子翼等四人將被判最低十年有期徒刑。可第二次庭審,辯護人提出有力證據表明受害人唐某本身為性工作者,隨後唐某不堪重壓跳樓自殺身……”

    啪!甄意面無表情,關掉收音機。

    雨停了,她重新打開木窗,一扇扇拿木棱支好。打掃完屋子,窗明几淨,又給書房裡煮好待客的茶,這才抱著衣服上樓。
    衣服量身定做,穿上飄逸出塵,甄意心情不錯,脫下短裙,忽聽爺爺驚嚷:“發大水啦!”

    甄意抓了件襯衣撲下樓,就見爺爺倒開水,潑了一桌。桌子上熱氣繚繞。她立即就近取下衣帽鉤上的風衣攔住水勢,不讓開水流去爺爺腳上。

    “老頭子別怕,沒事了!”她俏皮地安慰爺爺,卻聽身後有人關門,很輕很緩,似乎不想引人注意,但木門古舊,難免出聲。
    從樓上跑來,她雖然衣衫混亂,但也沒到“非禮勿視”的地步。這門關的,真讓人尷尬。

    她不痛快地上樓,沒多久,爺爺在樓下喊:“意兒,客人要走了。”

    甄意偏不去送,癟著嘴,不情不願地揚聲:“再見!”對方沒答。

    人走了,她才出來,地板的水漬已清理乾淨。她心中訝異,爺爺連拖把在哪兒都不知道。看來是客人做的,擔心老人不小心踩上去摔倒。桌上也擦乾淨了,垃圾簍裡一件大衣。

    甄意腦中電光火石,她拿客人的風衣撲火?翻出一看,她居然拿傑尼亞高級定制時裝當抹布。

    甄意哀號,抱著風衣飛也似的沖出門。

    巷子口停著輛黑色保時捷,有人恭敬地給他撐著黑傘,他西裝筆挺,彎身要上車。

    “請等一下!”她飛快跑,在水窪裡踢踢踏踏,泥水四濺。

    他直起身,微微側頭,卻沒回身。

    不知是因為車,還是因為人,路過的學生紛紛側目。

    她跑去他身後,發覺他個子很高,背著身,剪裁得體的西裝上沒有一絲褶皺。身旁的撐傘人看甄意一眼,目光涼淡。

    春風一吹,樹葉上雨珠墜落,砸在傘面劈裡啪啦響。甄意立在傘外,猛地縮脖子,聲音不卑不亢:“剛才不小心拿你的風衣擋水,我洗乾淨了還你?”

    “不用了。”他淡淡道,躬身要上車,卻稍稍一頓,“甄教授的指點遠比一件衣服珍貴。”

    爺爺現在的精神狀況還能搞研學?

    甄意納悶,但她向來隨性,既然他說不值一提,她也不糾結,轉身要走,卻瞥見他俊逸秀美的側臉。

    好似不遠處落櫻花瓣隨風飛來,她有些怔愣。

    “言格?”她微微不確定,抱著他的風衣上前一步;看清楚後,大方笑道,“好久不見。”


    “抱歉,我不記得你。”他說罷,折身上了車。

    她知道他對人忘性快,毫不介意,還很高興在他鄉見到:“你忘啦,我是甄……”

    話沒完,撐傘人關上車門,甄意只瞥見他線條俐落的下巴,非常白皙。

    甄意望著車離去,不介意地聳聳肩。分離已有八年之久,以他寡淡的性格,早該把她忘乾淨了。如果她還像中學時那麼不知羞,定會故作嘴快,笑嘻嘻說:學長,我是和你早戀的女孩,看臉皮薄的他羞得耳朵紅。但她不似以前那麼瘋癲,他還似以前那般對她漠不關心,打招呼都沒必要。

    回屋,爺爺坐在餐桌前吃核桃布朗尼。

    甄意奪餐盤,故作瞠目:“你這老頭子又不聽話,這把年紀能吃甜食?”

    爺爺抓著叉子,十分委屈:“是木糖醇的。”

    “誒?”果然木糖醇特製,誰這麼有心?桌上還擺著幾罐堅果:核桃、腰果、榛子、夏威夷果……玻璃罐上貼了便簽,字跡清俊,寫著“每日3顆”。

    甄意把盤子還給爺爺,問:“剛才那人是誰?”爺爺早退休,不可能是他的老師。且他早年就出國了。

    爺爺抓抓頭:“蘇老師推薦的。”

    蘇教授和爺爺是同事,搞醫學的。爺爺搞哲學,在圈子裡久負盛名,即便退休,也常有小輩叨擾請教。

    記得那年在綠樹成蔭的深城,他說要出國學醫。現在看來,他搞哲學去了?這麼一想,和他那淡,很淡,非常淡的性格真是奇搭。初見,十二年;分別,八年;時光飛逝啊。

    甄意拿勺剜一小塊布朗尼,木糖醇口味,虧他想得出來。她戳著黑乎乎的蛋糕,忽而想起追他的那些年,看《呼嘯山莊》,二十年,凱薩琳變了鬼,也要在風雨交加的夜回希斯克裡夫身邊。那時她以為她有凱薩琳的深情。但漸漸她意識到,有幾個男人像希斯克裡夫那般愛到癲狂?

    女孩長大了,得知道什麼叫現實,什麼叫青春得意須盡歡,尤其是年輕女子的青春。

    舊時光一閃而過,甄意挑了挑眉,唯一遺憾的是:那麼漂亮的臉蛋不能為己所用。作為外貌協會會長,她痛心疾首。她笑自己的不正經,樂了,杵杵爺爺的手臂:“老頭子,哪天看到帥到掉渣的後生小輩,介紹一個給你孫女,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爺爺不理,乖乖吃蛋糕。甄意癟嘴瞪他。

    這些年,她再也沒有像那樣追一個男生了。

    還記得,她背著手跟在他身旁,認真地說:“言格,借我一樣東西吧。”

    他淡淡看她,眼神在問:什麼?

    “Kiss!”她咧嘴笑。

    “……”

    “別走……你放心,我會還你的。……哎,你別跑啊!……你以為你跑得掉嗎?”


    甄意約了大學同學司瑰吃甜品。畢業那年,兩人一同進警署,甄意工作幾個月後辭職重新讀研。幾年過去,司瑰已實現她從小到大的理想:刑警。

    司瑰在西北長大,特有北方的爽朗豪情,連自詡總攻的甄意偶爾也嬌滴滴地喚她死鬼。


    對“死鬼”這個大家都會叫的綽號,司瑰深知無力回天,可今天,她想抗爭:“甄,我要改名。”“名字和夢一樣是反的,你安全活了24年。”甄意安慰得敷衍,點了楊枝甘露和芒果西米撈,扭頭見司瑰不滿地眯眼,她立刻做出推心置腹樣,“反的,你看我叫甄意,其實我很假。”

    司瑰嘴角抽搐:“這倒是。”

    甄意搶先付了錢。司瑰仍深陷名字漩渦:“甄,我要改名。在警署成天被一幫爺們叫小廝(司),我本該是警署一枝花。”“讓他們別叫姓,叫名。”

    她黑臉:“你讓男人們曖昧地叫我小鬼(瑰)?”

    “取英文名吧,Rose。”“肉絲。”

    甄意哈哈大笑,司瑰知道被耍,從桌底下狠踢她一腳。

    “媽媽喜歡玫瑰,就叫我司瑰,她完全可以叫我司玫。”司瑰扼腕。

    “你希望剛進警署的毛頭小子叫你師(司)妹?”

    司瑰表情有如灰飛煙滅,額頭栽到桌上:“我這麼倒楣?怎麼叫都不對!我就是為論文《論名字的重要性》而生。”甄意笑個不停。

    見她這樣,司瑰才默默舒了一口氣。唐裳和林子翼的案子牽絆甄意太久,唐裳跳樓後,司瑰怕她情緒有差,今天試探一番,才挑明:“最近情緒還好吧?”

    甄意自然明白:“嗯,依舊淡定。”

    司瑰鼓勵:“你在庭上表現驚豔,這場官司讓你一戰成名。要不是唐裳自殺,或許是另一種結果。”“你們結的案,她真的是自殺?”“你懷疑什麼?”

    “沒,隨便一問。”甄意認為唐裳不至於尋短見,可她也不能挽回什麼。

    司瑰:“坊間傳言,你賣了證據為唐家爭取到300萬的私了費?”

    甄意挑眉:“員警小姐,你要審問我?”

    司瑰不追問了,她沒站在甄意的位置,無法評論她的選擇。那段時間,甄意作為唐裳的代理律師,協助檢控方打官司,比檢控團的人還拼命。她大概猜得到甄意做了什麼交換,這或許是系統內有些人希望的。她並不認同,她認為懲惡是社會的必須。但她也知道這個案子因為四個被告的強大背景進行得有多艱難,檢控團舉證不力,壓力反而落在代理律師身上。她知道甄意這幾個月是怎麼熬過來的,每天只睡兩個小時,到處搜集證據找證人,天天遭受威脅,撐著自己,撐著風口浪尖上情緒不穩的唐裳。她比所有人更想把那四人送進監獄,但最終……

    甄意低下眼眸,想起唐裳妹妹唐羽的話:“坐牢有什麼用?甄律師,能判死刑嗎,能讓他們死嗎?不能吧,十年?以他們的背景,關三年我都懷疑。到時再讓媒體渲染我們的悲劇?那我們家的痛苦算什麼,我姐的死算什麼?笑話還是鬧劇?如果是這樣,就當我姐是炒作,網友不都這麼說嗎。我寧願拿300萬彌補給爸爸媽媽。人都死了,要狗屁的正義有什麼用?不要跟我說把他們繩之於法,讓其他人免遭傷害,我沒那麼高尚。”

    不經意間,甄意笑得寂寞。

    司瑰見了,暗怪自己多嘴,岔開話題:“楊姿怎麼沒來?”

    “補覺。”楊姿是甄意在深城的高中同學,高考一起來K城,如今在一個事務所工作。

    甄意含著芒果,幾句話概括一段恩怨情仇,“楊姿跟了個離婚案,男的找小三,轉移財產,說女的閒職做太太吃他住他用他的,沒資格要錢,給她幾萬分手費不錯了。有個兒子,男的不放,說女方沒本事撫養。女方不肯離,天天哭訴當年如何恩愛。聽說吵得昏天暗地,楊姿累得胸都瘦了。”

    司瑰撲哧一聲,同情地點頭:“我見過這種時刻的女人,一肚子可憐苦水。哎,全往楊姿身上倒,估計她聽多了對人生要失去希望。”

    甄意瞪她:“楊姿是男方的代理律師。”

    “……”司瑰翻白眼。

    “所以說女人不自立自強,變成男人的依附,沒有主動權,就註定毀滅。你看,打個官司連好律師都請不起。”甄意幾分鐘搞定楊枝甘露,轉戰西米撈,又咕噥,“女人啊,過去的事有什麼好講的,再痛苦,聽的人也不會感同身受,說了別人只當一齣戲。有個詞叫時過境遷,專為男人量身定做。”

    司瑰敏覺:“喲,美人,哪位公子傷過你的心?”

    甄意呲她:“一直傷人心,從未被傷過。”

    司瑰咯咯笑。

    “甄律師?”身後有人叫她。是個高高瘦瘦的美女,戴著墨鏡,很有氣質。

    “宋依?”

    司瑰抬頭,演員宋依?宋依和唐裳一樣是模特出身。唐裳沒名氣,宋依卻發展得好,因為演技精湛,已躋身為螢幕小花旦。要不是這個商場太高端沒人來,早被圍堵了。

    她和唐裳不和,但這次唐裳案,她做了唐裳的證人,結果被斥為炒作。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