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蝸牛有愛情(共二冊)
如果蝸牛有愛情(共二冊)
  • 系列名:愛讀
  • ISBN13:9789865782139
  • 出版社:知翎文化
  • 作者:丁墨
  • 裝訂/頁數:平裝/576頁
  • 規格:21cm*14.8cm*3.5cm (高/寬/厚)
  • 本數:2
  • 版次:初版
  • 出版日:2016/11/1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 9432
  •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套書明細
  • 晉江文學城VIP金榜作者,
    三百萬點擊率,超過兩萬人收藏推薦!
    世上最美好的一種感情,便是兩情相悅,心有靈犀。

    她,許詡,外表纖細如少女,內心卻冷靜成熟,
    是一個擁有犯罪心理學專業的實習女警。
    她並不排斥愛情,只是過去總是錯過。

    他,季白,家世不凡卻走入警界,
    是整個大西南區破案率最高的刑警隊的副大隊長。
    在遇到這認真的小徒弟之前,他從不曾動過真心。

    她本以為這個看起來桀驁又毒舌的男人並不適合她,
    但卻發現私底下的季白,其實性感又體貼,
    她雖然善於分析別人,
    但……心理分析要如何分析愛情?

  • 晉江文學城超級作者,已出版《末夜2235》、《慈悲城》、《乖寵》、《江山不悔》、《獨家佔有》、《如果蝸牛有愛情》等多部言情作品,蟬聯晉江文學城積分月榜、季榜、年榜及銷售金榜前列。擅長講述大氣恢弘、精彩紛呈、情感動人的故事。
  •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霖市位於碧波江畔。
    每至春日,整座城彷彿籠罩在微涼的水氣裡,潮濕而清新。
    在這個最普通不過的陰天,市警察局裡,卻有一絲不同尋常的躁動,因為刑警大隊來了兩個年輕的見習女警。這本來不是什麼大事,然而兩個女孩在辦公室裡坐了一會兒,就引來不少警員在門外探頭。
    因為她們看起來很特別。
    年輕刑警趙寒,是這次的實習聯絡人。此刻,他也跟其他同僚一樣,看著面前的兩個女孩,有點發愣。
    一個很美,一個……很怪。
    坐在左邊的叫姚檬,警察大學犯罪心理學研究生,長髮大眼,穿著簡單的白襯衫牛仔褲,也像青春雜誌上走出來的模特兒。她的簡歷上還有一大堆榮譽:市級獎學金、優秀學生幹部、校園電視臺明星主播、演講比賽十佳選手……
    看著她甜美可人的笑容,趙寒預感,她會毫無懸念的成為霖市新的警花。
    而另一個叫許詡的……
    從簡歷看,許詡的成績很出色,年年穩居全院第一。
    可趙寒很懷疑,她是怎麼考上警校的。她有一米六嗎?那麼瘦小一個,即使端坐在椅子裡,也像個未成年少女。而且皮膚蒼白得沒有血色,五官也長得很「輕描淡寫」。乍一眼望去,像……對了,像美劇裡的吸血小殭屍。可她偏偏穿了非常正式的黑色長風衣,衣服的下襬都到了腳踝,跟稚嫩的長相一點都不搭,令她看起來有點怪,又有點可笑。
    還有她的名字,許詡,是念噓噓吧?
    噓噓?
    趙寒有點想笑,但他一向是個靦腆厚道的年輕人。於是保持溫和的表情,把目光從許詡身上移開。
    剛要說話,許詡卻抬頭望了他一眼。
    這一眼讓趙寒微微有點發愣。
    之前聊了幾分鐘,大多數時候是姚檬跟他在說話,許詡一直沉默著,甚至好像沒有正眼瞧過他這位前輩。可現在他才發覺,她的瞳仁特別的黑,黑得有點磣人,眼神非常平靜,不卑不亢。那感覺……彷彿她已經洞悉了他的想法,他心中對她的評判。
    然而一轉眼,她又微垂著頭,還是那副蒼白懨懨的樣子。
    趙寒輕咳一聲:「季隊這幾天請假不在,等他回來後,會確定妳們倆的見習老師。」
    姚檬眼睛一亮:「是整個大西南區,破案率最高的季白前輩?」
    趙寒笑著點頭。
    「他會是我們的老師嗎?」許詡忽然插嘴,她連聲音都是弱弱的細細的。
    趙寒:「這個要季隊回來決定。」
    年輕女警們私下有個說法——季白看起來溫文爾雅,可相處久了才知道,他人長得有多帥,心腸就有多硬,無論是對罪犯,還是對心儀他的女性。
    所以,儘管局長口頭交代過,要讓這兩位高材生,跟著刑警隊副大隊長季白,和另一位資深員警實習。但趙寒瞭解季白的性格,他怎麼可能有耐心帶見習生?還是柔弱的女見習生?
    「我是妳們的實習聯絡人,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趙寒說:「這是一份《實習須知》。」
    兩人接過,都看得很專心,眉宇間的書卷氣倒是同樣的明顯。趙寒等了一會兒,見她們沒有疑問,就好奇的問:「聊句題外話,妳們是學這個的,覺得心理分析在破案中用處大嗎?」
    他話音剛落,姚檬就答了:「我覺得有用啊。不過我們只掌握些理論,實際運用還差得遠呢。所以今後還要多多請教趙警官你,到時候別嫌麻煩。」
    趙寒頓時笑了:「別客氣,咱們互相學習。」
    他又看向許詡,可她只淡淡點頭:「我同意。」
    然後就閉嘴了,好像不願多講一句廢話。
    趙寒有些無奈,暗想這姑娘還真不會與人打交道,今後工作中只怕會碰壁。
    一旁的姚檬還是微笑著,像是已經習慣了許詡的冷漠,只是望向趙寒的目光,透出些無奈的歉意。
    不過趙寒也沒太在意,半開玩笑說:「妳們分析分析我,看說得準不準?」
    普通人總是把心理分析,看成跟算命一樣玄乎的東西,這位性格略為雞婆的年輕警官,也不能例外。
    姚檬眨了眨眼:「趙哥,這是個考題嗎?」
    「就當是妳們見習期間的第一個考題。」
    隊裡其他人都開會或者外出了,只有他們三個。午後蜜色的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辦公室裡明亮又空曠。
    趙寒被她們倆上上下下打量著,不禁有些侷促。
    許詡的目光首先回到他臉上,清清冷冷的,趙寒以為她要開口了,誰知她依舊沉默著,只將手搭上了膝蓋,彷彿習慣性的、輕輕的一下下敲著。
    小小的個子,卻做著大男人的動作。且那手指格外纖細蒼白,彷彿隨時會斷掉,讓趙寒有點說不出的不舒服。
    過了一會兒,姚檬的視線也回到他臉上,躍躍欲試的樣子。
    「誰先說?」他問。
    就在這時,許詡看了姚檬一眼,淡淡的樣子。
    姚檬似乎並沒注意到,只看著趙寒:「要不我先來吧。」
    趙寒看到這個細節,有點奇怪——大家第一次見面,能從他身上分析出來的東西,肯定有限。先說的人,自然占了優勢。
    她們雖然是同系學生,但看起來關係並不親密,許詡有意讓姚檬先說,為什麼?
    這時姚檬開口了:「首先,你是個看似隨意,實則有條理的人。你的桌面很凌亂,但仔細看,會發現所有文件是按時間順序排列,再按案件類別排列;還有你給我們的那些文件,也整理得相當清楚;其次,你很好相處、並且很能為對方著想。這一點不光從你的言行舉止看出來,我還注意到,你給我們的這份《實習須知》,不是官方文件,而是你專門為我們撰寫準備的。因為裡面用到很多口語,而且特意標明了女生宿舍、飯店,甚至還有購物商場……」
    她說到這裡,趙寒已經笑了,愉悅明朗的笑。
    姚檬彷彿受到鼓勵,語氣也變得輕快起來:「……第三,你有個女朋友,因為你戴了條很漂亮的項鍊。剛才跟我們說話的時候,你無意識的摸過幾次,並且表情變得明顯柔和;第四,你很好學,雖然你讓我們分析你是出於興趣,但當我開始講的時候,你聽得很專注,眼球轉速也明顯加快,說明你在思考;最後……」
    姚檬從桌上拿起一個相框,笑容燦爛:「你很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並且敬業度很高。這幾張警隊團隊活動的合影,整齊放在桌上最醒目的位置。暫時只能分析這麼多。說得不對的地方,你別見怪啊。」
    趙寒笑:「我沒妳說得那麼好。但是妳分析得很精彩。」
    姚檬的笑容更甜了,端起茶喝了一口,兩人同時看向一直沉默的許詡。
    許詡還是一副老僧入定模樣,沒有任何表情波動,只是手指停止了敲膝蓋,平平穩穩的放了下來。
    趙寒莫名的隨著她這個動作,鬆了口氣。但他很好奇,現在姚檬說得又全面又準確,許詡還能說出些什麼?
    難道又來一句,我同意她的觀點?
    他很疑惑,這姑娘到底是不愛表現,還是肚子裡其實沒貨?
    像是要印證趙寒心中所想,許詡開口了:「我同意她的觀點。」
    趙寒頓時有點不知道說什麼好。
    誰知這時許詡繼續說:「我再補充幾點。」
    趙寒還沒回神,就望見那雙冷冰冰黑漆漆的眼睛,抬起看著自己。
    只是,她似乎有點不太習慣跟人長時間對視,很快又垂下眼,避開趙寒的直視。不過她的語氣很沉靜,聽起來倒是有種與眾不同的低柔,頗為悅耳。
    「你的確有女朋友,但是確立關係不超過三個月。今天是她的生日,你送她的禮物,就放在右邊第一個抽屜裡;你的左臂近期受過傷;你有個姐姐,並且很漂亮……」
    聽到這裡,趙寒已經笑不出來了,腦子裡忽然冒出個念頭——難道她調查過他?
    這時許詡卻伸手,手指滑過桌面最左側的一個相框,停在旁邊的打火機上。低頭凝視了一會兒,似乎有了一絲笑意:「放在你桌上最醒目位置的,不是相框,而是這個限量版Zippo打火機。你跟季隊的私交不錯,你非常的尊敬他,這個打火機是他送你的,也許是你的生日,也許是你的某次晉升。後來,你找了個機會,回贈給他一雙價值不菲的球鞋。」說完這些,她抬眼看著趙寒:「趙警官,心理分析研究的是可能性,這些是我認為可能性最大的一些結論。」
    她的語氣依舊平淡冷靜,但望向趙寒的目光,還是流露出隱隱的期待和急切。彷彿在期盼趙寒揭曉答案的此刻,終於還是透出了幾分學生的青澀。
    趙寒瞪大眼:「這些……妳是怎麼知道的?」
    一旁的姚檬一直端著茶杯,這才輕輕放下,笑著說:「趙哥,許詡很棒的。」
    這時,許詡卻露出了淺淺的笑。原本老氣橫秋的眼睛裡,彷彿忽然生出些湛湛的波光。蒼白的臉頰,也染上一抹暈紅。
    而趙寒望著她今天第一個笑容,腦海裡忽然閃過個念頭——難怪她剛才讓姚檬先說。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若先開口了,姚檬才會無話可說。

    下班鈴響的時候,趙寒獨自坐在會議室裡沉思。
    若說姚檬的那些推斷有據可依,許詡的結論就完全是天馬行空了。可她偏偏都說對了,只除了一樣,他沒有親姐姐,只有個堂姐。堂姐確實漂亮,而且跟他關係很親近,跟親姐姐差不多了。
    後來,許詡詳細解釋了分析過程,趙寒的心情又有點無法形容——因為她的推斷過程竟然如此簡單。
    平復了一下心情,趙寒撥通了季白的手機:「頭兒。」
    季白是北京人,這次是回家探親。約莫是在外頭,電話那頭有很多人聲。過了一會兒,季白含笑的聲音才傳來:「說。」
    「隊裡分來兩個見習生,我今天見了,都特別優秀。已經把簡歷發給你了。對了,局長說,讓你帶一個。」
    季白聲音裡的笑意更深了,可他的回答卻涼薄得讓趙寒鬱悶:「我很閒嗎?沒興趣。」

    趙寒打來電話時,季白正跟一幫朋友小聚。
    濃濃的暮色從雕花窗櫺透進來,北京城蒼茫而燈火輝煌。房間裡每個人皆是衣冠楚楚,談笑風生,像一幅昂貴又空洞的畫。季白把手裡的牌給身旁人,含著根菸,拿起手機推門出去。
    他在走道裡一處沙發坐下,腳下是柔軟的羊毛毯,眼前是一排青翠的室內綠植,環繞著流水淙淙的白玉假山。立刻有會所服務人員迎過來,細聲細語的問是否需要服務。見他搖頭,立刻無聲的走開。
    撣了撣菸灰,那頭的趙寒還在憨憨的匯報:「局長說了,您必須帶一個見習生,記入您的年終考核……」
    季白往沙發一靠,閉上眼笑了:「也成。」
    趙寒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聽他慢悠悠的說:「趙兒,重新安排一下你今年的工作重點。好好帶見習生,記入你的年終考核。」
    趙寒那叫一個鬱悶,連忙說:「我帶不了,真帶不了。她們倆是專家,絕對只有你能駕馭啊!」
    為了證明這一點,趙寒向季白說了許詡的推理過程。
    一、趙寒幾次無意識的摸女朋友送的項鍊,不僅表情變得柔和,還用手指調整了項鍊的位置。這既表現出對項鍊的不適應,也表現出內心情緒的外洩欲望;這些表現,都更多出現在情侶熱戀之初;
    二、趙寒的目光幾次落在右側第一個抽屜上,表情亦是溫和的。由於是新交的女朋友,今天不會是紀念日,也不是任何節日,所以更可能是生日禮物;
    三、右臂受傷,是因為他寫字慣用右手,但是幾次拿東西時,動作有短暫停頓,多用左手;
    四、他的上衣是紀梵希新款休閒男裝,下身穿的卻是一條美特斯邦威的牛仔褲。一個自己會買紀梵希的男人,是絕對不會這麼搭配穿著的,所以上衣不是自己買的。
    新女友贈送的是海盜船銀飾項鍊,既然相處時間還不長,不太會贈送紀梵希這麼昂貴的男裝,所以可能是其他女性贈送的。
    與姐姐一起長大的男人,性格和行為大多會表現出一些共同性。與異性相處時,他們會比普通男人更自然、隨便,也更細緻。而趙寒身上恰好表現出這些特點。
    「另外,你看到姚檬美女,並沒有像其他警員,流露出應有的驚豔和興奮,你非常的平和。」許詡說:「所以這個給你買紀梵希的姐姐,長得應該不錯。」
    五、Zippo限量版打火機,更可能是年輕朋友贈送。而趙寒沒有把它隨手丟在桌上,或者放在更容易拿到的手邊,而是放在距離較遠的、跟相框平齊的位置,潛意識裡反映出對此人的尊敬。警隊裡年輕又讓趙寒尊敬的人,最可能是季白。
    而按照趙寒表現出的良好教養,接受了如此昂貴的禮物,必定會找機會回贈。趙寒雖然穿了條美特斯邦威牛仔褲,腳下卻是一雙價值不菲的戶外運動鞋,放在一旁的背包,也是同一戶外品牌。顯然他是這一品牌的熱衷者(不會是姐姐送的,姐姐要送也是送義大利手工皮鞋)。所以他回贈給季白的禮物,很可能是他認為最有價值的、一雙名牌戶外鞋。

    講完這些,趙寒信誓旦旦:「頭兒,你帶許詡吧,她絕對能繼承你的衣缽。」
    季白:「噓噓?」
    趙寒也笑。
    可季白卻斂了笑,淡淡的說:「劍走偏鋒,也有運氣的成分在裡面,如果像噓噓這麼辦案,風險也更大。姚檬的分析雖然淺顯,但條條穩妥。而且按你描述的,她比噓噓全面。」
    趙寒一時語塞,只得問:「那……咱們帶哪一個?」
    「我會考慮。」

    掛了電話,季白沒回包廂,坐在原處,拿著手機看兩人的簡歷。任細細長長的香菸,在指間靜靜燃燒殆盡。
    看得差不多的時候,有人從包廂出來,在他身旁坐下。是關係最近的一個髮小(註:青梅竹馬的童年玩伴之意),叫舒航,笑呵呵的說:「剛才還沒聊完,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抽菸?既然你也覺得新能源概念可以炒,我今年打算弄個公司,要不要一起做,算你一半股份?」
    季白把手機收起來,慢慢笑了:「我媽讓你來做說客?」
    舒航不答,算是默認,半真半假的問:「真打算一直待在基層刑警隊?」
    季白微瞇著眼,吐出口菸圈。
    舒航心想你可千萬別給我整一通專業的理論,噁心死我。誰知等了一會兒,季白卻文謅謅的答:「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舒航笑罵:「去你的!一個男多女少的地方,整天跟窮凶極惡之徒打交道,有意思嗎你?」
    「總比你們這群酒囊飯袋有意思。」季白淡笑。
    舒航怔住了,半晌沉默後,卻沒生氣,反而點點頭。
    「是挺沒意思的。」他的表情變得漠然,「世上無難事,所以沒意思。人家一聽你是誰誰誰的孫子,誰誰的兒子,立馬屁顛屁顛給你張羅周全。只抬抬手蓋蓋章,就有人誇你商業奇才青出於藍;真的要靠自己幹出點啥,嘿,人家指不定背地裡說,有個屁本事,還不是因為他姓舒!」
    季白只淡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舒航也知道自己這話有點可笑,約莫是酒喝得太多吧,笑笑也就算了。
    兩人又抽了一會兒菸,舒航說:「你這人不厚道,當初幹嘛騙你媽,說進警隊是要從政?這次回來又跟你鬧了吧?不孝啊你!」
    其實不光是季媽,當初一起長大的所有朋友,都以為季白考警校,是不願跟父親一樣從商,要繼承爺爺季老將軍的衣缽,走上仕途。結果七年過去了,雖然業績出色提拔很快,但始終在危險的第一線。
    季白捻熄菸,笑笑:「我媽那邊,跟警務系統挺熟。不哄她,當初考警校指不定給我使絆子。這事兒你也別費神了。」
    舒航心想:得,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他也不再提了,話鋒一轉問:「看樣子你還單身呢?」
    季白點頭。
    舒航哂笑:「聽說你沒日沒夜衝鋒陷陣,熬夜傷腎啊兄弟!可別想用的時候,不好用了。」
    季白瞥他一眼:「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舒航頓時哭笑不得。
    兩人靜了一會兒,季白想起一事,眼中浮現笑意:「其實去年我相親了一次。」
    舒航吃驚:「你居然去相親?」
    季白點頭:「局長夫人的侄女,處了幾個星期,吹了。」
    舒航興奮:「怎麼說?」
    季白又點了根菸,懶洋洋的答道:「漂亮是挺漂亮,什麼響川縣之花。那段我特忙,總共也沒見幾次。結果後來人家火速跟了一個富二代,把我給踹了。」
    舒航樂不可支,又有點不信,盯著煙霧中季白英俊的側臉:「你好歹也是咱們大院之花,那女的也捨得?踹得這麼乾脆?」
    季白笑:「她倒是跑來找過我一回,說她做這個決定很痛苦。要是我三年內能在霖市給她買套房,她就甩了那個矮冬瓜跟我。」
    舒航特認真的想了想,答道:「你的身價就一套房啊?要求多低啊!你怎麼答的?」
    「我說我一個月工資六千,霖市房價,一坪三萬。」
    舒航哈哈大笑:「去你的!老子不信,怎麼會有女人這麼沒眼光?你身上這件大衣,嗯,八成新,起碼也值個幾萬吧?她會不認識?」
    季白含笑看他一眼:「她問過我,你這衣服是北京秀水街買的A貨吧?我說是,原來妳也知道秀水。」
    舒航又狠狠的笑了一陣,笑罷,拍拍季白肩膀:「這姑娘其實挺好,夠實在。」
    季白點頭:「是實在。感情也可以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這時包廂門推開,一群人湧出來。有人笑著指著另一人,說:「走,去他家喝酒,老爺子的珍藏。」
    舒航看向季白:「去嗎?」
    季白捏著菸頭深吸一口,丟進菸灰缸,懶懶答道:「去。為什麼不去?」
  • EAN 商品名稱 定價
    9789865782146如果蝸牛有愛情(上)240
    9789865782153如果蝸牛有愛情(下)240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