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有靈魂嗎?:死亡不是真的,暖心靈媒大師的靈境導覽
我們真的有靈魂嗎?:死亡不是真的,暖心靈媒大師的靈境導覽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這是一本新時代的靈魂觀,
    帶你看見,肉體之外,靈魂真實的本質。

    靈魂,是你的內在之光,
    沒有靈魂,身體只是一具空的軀殼;
    聆聽祂微小的聲音,
    你將感受到無所不在的宇宙之愛。

    「當靈魂想到重返人世、回到肉身裡的生命時,他們是這麼想的:該回到學校去上課了。」──艾珂.波亭

    艾珂.波亭是美國廣受歡迎的通靈人暨靈療師,以慈悲關愛、獨到智慧與無畏的精神,解答許多人關於生死與靈界的大哉問。生來即具有特殊體質的艾珂.波亭,祈求神讓她更了解人死後的世界,三天後,她就踏上了一趟奇妙的旅程。靈魂離開身體,穿越生死,看見另外一邊等待著我們那個令人屏息的美麗世界。深知自己的天賦之後,她選擇走上服務的道路,透過通靈和療癒,讓人們了解靈魂的旅程和生命進展,能以更寬廣的心,活出這一生真實的意義與價值。

    這是一本傳遞溫暖並頗具啟發性的書。艾珂以簡潔的文字,柔聲細語帶領讀者認識那個我們尚未體驗過的存在領域。那裡的景象非常鼓舞人心,讓我們對生命的轉世與重逢充滿了期盼。艾珂將出生稱為「重回人間學校」,而死亡稱為「畢業」,是我們回到真正的家的時刻。她所呈現的靈魂觀不僅光明正面,也直指宇宙真理,讓人充滿希望與敬畏之心。

    這本書講的是靈魂的種種,以及靈魂從孕育、到完成任務這整段旅程的故事,
    艾珂並於書中回答了許多人心中的疑問:
    ◎靈魂在什麼時候進入我們的身體?
    ◎靈魂如何看待出生的經驗?
    ◎靈魂如何面對今生?
    ◎靈魂對肉體的死亡有何感受?
    ◎靈魂又會往哪裡去?
    ◎靈魂害怕死亡嗎?
    ◎肉體死亡後,靈魂會做些什麼事?
    ◎肉體死亡後,靈魂會不會和所愛的人相逢?
    ◎世上真的有地獄嗎?
    ◎輪迴又是怎麼回事?
    ◎真的有輪迴這種事嗎?靈魂如何看待轉世?
    ◎神是誰?祂是什麼?神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在我們眼中,生命可能是某個樣子,但我們的靈魂是從一個更高的視角看待生命,希望能從中學習與成長。」──艾珂.波亭

    【各界佳評】
    「艾珂是我讀過的靈媒作家中描述得最清楚的一位。她所呈現的世界讓我們可以超越尋常的視野,從一個無限寬廣的觀點―—也就是靈魂的觀點―—來看待生命。」―—馬克.艾倫(Marc Allen),《預見事業》和《充滿願景的生活》作者

    「你會更加了解你所從事的這趟旅程以及生命的真正目的,而你的心靈將會知道這便是真理。你會和艾珂一起進入靈性世界。而當你真正體認到世上根本沒有死亡,只有轉變時,你的心將會充滿希望與喜悅。」―—尼克.布尼克(Nick Bunick),《在神的真理中》作者

  • 作者簡介
    艾珂.波亭(Echo Bodine)
    艾珂.波亭是美國知名靈療師、通靈人和心靈導師,著有《當我們死後,靈魂去哪了?》(What Happens When We Die)、《禮物》(The Gift)、和《柔聲的呼喚》(A Still, Small Voice)等書。常在全美各地巡迴演講,並舉辦工作坊教導有關直覺、靈療和死後的生命等課程。此外,她是每兩個月播出一次的網路節目〈靈魂姊妹們〉(Sisters for the Soul)的主持人之一,也有廣受歡迎的部落格。目前居住於美國明尼阿波利市。
    艾珂.波亭的官網: www.echobodine.co

    譯者簡介
    蕭寶森
    台大外文系、輔大翻譯學研究所畢業,曾任報社編譯、大學講師。現專事翻譯工作,譯作包括《蘇菲的世界》、《天鵝賊》、《你就是自己的療癒師》、《當癌症發生了》、《當我們死後,靈魂去哪了?》、《森林祕境》和《種子的勝利》等十餘部。
    譯文賜教:pshaudrey@gmail.com

  • 推薦序 進入一場靈性世界的對話―—尼克.布尼克(Nick Bunick),《在神的真理中》作者
    在生命的旅程中,我們經常會有許多疑問,並且希望能得到解答。這些疑問都和我們存在的本質有關:世上真的有一個靈性世界嗎?抑或這只是詩人和神祕主義者所虛構的產物。如果真有一個靈性世界,我們和那個維度有什麼關係?我們是受限於地球經驗的凡俗之軀?還是已經蒙造物主賜予永生的不朽靈魂?

    一千六百多年來,各種宗教的導師一直試圖說服我們:我們只有這一世的生命,只有透過他們的組織才能得到救贖,而且如果你不遵守他們所宣揚的教條和教義,神就會讓你的靈魂永世受苦。然而,今日有一股靈性覺醒的潮流正逐漸蔓延,有越來越多人體認到他們的頭腦是通往心和靈魂的通道,而他們正打開這個通道,讓那些五年前尚不可得的資訊進入他們的心靈。

    相較於從前,如今人們更期盼了解自己與神的關係。我們是剛好有著靈魂的人類?還是正在體驗人世的靈魂?有些人天生就具有特別的天賦,得以成為傑出的歌手、舞者或世界知名的藝術家。有些人則具有靈性上的天賦,也就是說:神賜予他們特殊的能力,使他們不僅可以了解,也可以看見另一個維度―—那個神、耶穌和所有偉大的天神,以及我們的指導靈天使所居住的地方,
    也是我們所愛的人往生後靈魂轉化的地方。艾珂.波亭就是這樣一個人。

    我是在一次旅程中遇見艾珂的。當時我的著作《信使》(The Messengers)剛出版,而我正巡迴二十七座城市舉辦靈性研討會。在明尼阿波利市時,研討會的贊助者和主辦人告訴我他想介紹我認識一個很特別的人,一個被神賜予特殊天賦的人。當時我就感覺到她的能量和靈性力量。

    當她給我這本《我們真的有靈魂嗎?》初稿時,我分兩次就看完了。它符合了我為我自己的書和其他我所讀過的書籍所訂定的每一個標準,因為它的內容充滿愛心、用語清晰,且旨在幫助人們了解他們的生命目標,並享受這段生命的旅程。當你閱讀《我們真的有靈魂嗎?》一書時,你會感覺自己好像坐在一個美好、寧靜的空間,和艾珂面對面談話。你會感覺彷彿有一個好友坐在你對面,用溫和、慈愛的口氣和你聊天,和你分享她的經驗和洞見,讓你希望這一場談話可以一直持續下去,不要結束。她和你分享的資訊不僅很有道理,更重要的是:當你越來越了解自己所走的這趟旅程和你真正的生命目標時,你的心和靈魂會知道那是真理。你會和艾珂一起進入靈性的世界,而當你真正體悟世上並沒有死亡這回事,因為死亡只是一種「轉化」時,你的心將充滿希望與喜悅。你會了解生命的目標,得到生命的智慧,明白我們其實都在同一個旅程上。

    《我們真的有靈魂嗎?》會減輕你內心因失去所愛之人而感受到的痛苦。你將會體認到你和你所愛的人只是暫時在物質世界分離,但在靈性世界裡並非如此,而你這一世的生命只不過是一部宏偉壯麗的書冊當中的一個章節。艾珂.波亭在書中和你分享了她的天賦。這是一份禮物。一旦你翻開書頁,看到其中蘊含的美妙真理與希望時,你一定也會和別人分享。

    你的靈魂將因著她在書中和你分享的智慧,充滿喜悅與平安。願上天的祝福,陪伴你繼續走完這趟人生的旅程。
    序  運用通靈天賦,看見不一樣的生死觀點
    我在十七歲那年發現自己有靈通力和療癒的天分,而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住在美國中西部,和大多數人沒有什麼不同;或許除了我在童年時期所聽到的那些聲音之外,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我和我的家人具有超自然能力。

    一家四口都有靈通力
    事情是從一九六五年秋天的一個晚上開始的。當時我的一個弟弟剛開始學鼓,他到地下室練習。我和父母、妹妹和另一個弟弟剛吃完晚飯,正圍坐在桌子旁邊。

    我弟弟竭盡全力的打了大約五分鐘的鼓,聽起來並不怎麼熟練。但突然間,那噹啷噹啷的嘈雜聲就停止了,一陣美妙的樂音從地下室傳了上來。我們都看著父親,心想他應該知道其中原因。但父親說那一定是他買給弟弟的那張桑迪.尼爾森(Sandy Nelson)的唱片,不過我們看得出來父親其實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說法。

    然後,樂聲就停止了。這時只見弟弟慌慌張張跑上樓來,歇斯底里的說明剛才發生的事。他說,當他正閉著眼睛坐在鼓前練習一首曲子時,突然有一個白色的人影從門口飄了進來,飄到他身邊,把雙手放在他的手上,開始奏出我們之前聽到的那段美妙音樂。弟弟結結巴巴的告訴我們:他的眼睛雖然一直閉著,但還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那個人影。事後,那個像是幽靈一樣的東西就放開了他的雙手,越過房間,從門口飄出去了!

    我們聽得目瞪口呆。我們從小在長老教會長大,對所謂的「神祕學」(這是那個年代的說法)毫無所悉。除了在很小的時候,聽大人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位天使在天上看顧著我們之外,很少想到什麼鬼魂、指導靈或守護天使之類的事,因此完全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剛才發生的事情,只是呆坐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心裡卻充滿了疑問。我們知道弟弟絕不會捏造出這樣一個故
    事,而且剛才我們確實也都聽見了那些音樂。這代表了什麼呢? 這種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弟弟身上? 那白色的人影也會向家裡的其他人現身嗎?

    當時,我母親參加一個同禱會,那裡有一名婦女曾經去找過一個通靈人。於是,母親便打電話給這名婦女,希望她能夠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她卻給了母親那個通靈人的電話號碼。於是,母親立刻打電話過去。那個通靈人人毫不遲疑的告訴母親,她一直在等她打電話來。她說,那白色人影是我弟弟的指導靈,想讓他知道祂的存在;又說,那指導靈在世時是個鼓手(那是祂的許多身分之一),而且將教我的弟弟打鼓。通靈人還說道,母親和我們四個小孩都有靈異體質,她希望不久後我們能去找她通靈。

    這些訊息並沒有讓我們感到比較安心。一位會打鼓的指導靈?我們天生就有靈異體質?這是什麼意思?我請母親和通靈人約了時間,以便了解她話中的含意。一個星期之後,我便坐在伊芙.歐森(Eve Olson)的通靈室裡,準備迎接另一個即將改變我生命的經驗。

    伊芙.歐森年約五十多歲,待人非常親切。她原先住在英國,後來遷居到明尼蘇達州的聖保羅市。牆壁上掛著一張她在印第安納州某間大學通靈學系的畢業證書。我從來沒想過人們的靈通力是從哪裡來的,我很訝異居然會有一所學院在教授這類事情。一開始她告訴我,我生來就有靈視力(可以看到景象、人物或圖像)和超感聽力(可以聽到靈體說話的聲音),同時我還有與生俱來的靈性療癒能力,而且以後我會寫書、上廣播和電視、四處旅行,並且聞名全世界。當我年紀漸長,並且學會運用這些能力時,我就會開始教導他人如何開發他們的靈通力和療癒天賦。

    我告訴她,我並不認為我有那些能力,而且我只想結婚生子,過正常人的生活。她說,我從小就能夠察覺他人的感受,但因為這對我而言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因此我已經習慣了,並不覺得那有什麼特別或不尋常的地方。她說,我的身體會有這麼多毛病,是因為我非常敏感,但卻不知道如何處理那些一再出現的感受。日後我的人生道路將會和我從前想像的大不相同,但這是我的靈魂今生想要的。我覺得這種說法非常奇怪,因為我之前從沒想過自己的靈魂想要做什麼。

    伊芙告訴母親,她也有特殊的天賦,有一天會成為一個知名的通靈人,以幫助人們通靈為業。她還說,我的妹妹妮姬要到四十幾歲才會開發出通靈和療癒能力,弟弟麥可則將成為職業通靈人,至於那個打鼓的弟弟將會選擇不使用他的特殊能力。自從那天見到伊芙算起,至今已經過了三十三年,事實證明她那晚預測的每一件事情都實現了。

    和伊芙的會談結束前,她要我回家後把白色手帕放在我父親的頭上。這個通靈人知道他正因為偏頭痛而臥床休息。但在那之前,我和母親都不曾提起這件事。她叫我請求神透過我來工作,把療癒的能量灌進我父親的體內。這樣我就會明白她究竟在說什麼。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問母親:「為什麼是我呢?為什麼我會有這些怪異的天賦?為什麼我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一切究竟是什麼意思?」

    回到家後,我告訴父親通靈人說的話,並問他是否可以讓我試一試所謂的「靈性療癒」。他說他很願意,只要我不弄傷他的頭就好。我把兩條手帕整整齊齊的放在他的頭上,並將我的雙手放在手帕上,接著請求神透過我來工作,只不過我的語氣裡並沒有什麼信心。結果不到幾秒鐘,我的雙手就開始像電毯一樣發熱,可以感覺到有一股能量正從中通過,使雙手微微顫抖。過了大約五分鐘之後,我的手才逐漸冷卻下來。我緩緩的把手從父親的頭上移開。沒想到父親竟然表示他的頭已經不痛了!

    有靈通力該怎麼辦?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直輾轉反側,難以成眠,一個又一個問題在我腦海中浮現。我應該從高中輟學,走遍全世界去治療那些生病的人嗎?我是不是有義務要治療世上所有病患?這表示我很特別嗎?為什麼神選擇了我?我應不應該加入國內的和平部隊?我的朋友們會怎麼說呢?我開始懷疑父母幫我取「艾珂」(Echo)這個罕見的名字,真的是因為要紀念他們的一個朋友嗎?還是因為他們知道我與眾不同?我怎麼可能變成一個全球知名的人物呢?我該如何克服自己的害羞?要怎樣寫書呢?這一切會如何發生?我是不是應該更常上教堂?還是多讀一點《聖經》? 大學怎麼辦?我想起童年時一直聽到的那個男性聲音,每當我感到害怕或憂慮時,祂總是會安慰我。我心想是不是因為這樣,祂才一直要我上主日學,去了解有關耶穌的一切,因為耶穌是我的兄長,而祂來到世上就是為了要教我們如何活出生命。就這樣,那晚我一直躺著左思右想,試著理解那個通靈人說的話。當時我並不知道,我要花許多年的時間才能完全理解她的意思。

    和伊芙談話後不久,我和母親就開始向柏蒂學習如何開發靈通力。柏蒂是明尼阿波利市的一個通靈使者。她是很有天分的通靈人,也是很嚴格的老師,而這正是我所需要的。儘管這段期間我一直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不停提出各種問題,她都沒有放棄我。我並非故意要找碴,只是她當時教我們的東西(包括靈魂出體、輪迴、指導靈、天使、能量場、占卜、死後的生命,以及開發靈通力等)正迅速挑戰並改變我的實相。但我從頭到尾一直拚命的抗拒,我不希望我的實相和我的朋友們不同。我想融入他們的世界。柏蒂也經歷過這個階段,因此她很了解我和母親的心理。她持續教導了我們幾年,不斷向我們介紹新的觀念和看法,並協助我們開發靈通力。我和母親會拿朋友來練習。有時感覺很好玩,有時則很嚇人―當預見會有好事發生時,覺得挺好玩的;但看到未來會有困難或挑戰時,就會被嚇到。

    指導靈的指引
    開發靈通力課程的內容之一是認識我們的指導靈。這件事讓我既害怕又嚮往。我心想:我會不會像當時流行的電視影集《托普》(Topper)裡的主角一樣,有一些幽靈整天跟著我走來走去。托普有兩個已經死去的朋友喬治和瑪莉安,而他是唯一能夠看得到他們並且和他們溝通的人。想到我可能會有屬於自己的喬治和瑪莉安,我就覺得很有意思。柏蒂總是鼓勵我們設法去認識自己的指導靈。她說:「就算你看不到祂們,還是要跟祂們說話。告訴祂們,你想和祂們建立關係。祂們會在你的旅程中給你許多協助。」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害怕,認識指導靈的過程進展得非常緩慢。那段期間,我睡覺時總會把燈打開,因為這樣一來萬一祂們像我弟弟的指導靈從房間中飄過去,我至少不會被嚇個半死(應該說我希望自己不會被嚇個半死)。此外,我也一天到晚把收音機開著,因為我害怕安靜,擔心祂們可能會突然開始對我說話。不過,我也很好奇祂們的聲音聽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我第一次聽到我的指導靈說話時,正在洗盤子。有一個非常輕柔的聲音(就像是腦海中一個意念)對我說:「我叫做西爾多―但你可以叫我泰迪。」然後又有一個女性聲音出現:「我叫做安娜。」這些「聲音」聽起來和我內心自言自語的聲音並沒有太大的不同。我請祂們再多說一些,但祂們後來就沒有再出聲了。之前柏蒂曾經告訴我們:指導靈並不一定愛講話,祂們只會說一些我們必須知道的事情。從此以後,我無論是在家裡或在車子上,都不再把收音機打開。指導靈想要跟我說話的時候,我就可以聽得見。慢慢的,當我不再這麼畏懼祂們的時候,我們就開始溝通了。

    我的指導靈不但幫助我擔任通靈人的工作,也讓我明白我的療癒天分。在一九七○年代時,人們對靈性療癒師的接受度不像對通靈人那麼高,因此我只有在家人生病時才會著手療癒,偶爾也會幫忙療癒幾個信得過的朋友。在這樣的時刻,我憑著指導靈的指引和自己的本能,總是知道該把我的手放在哪裡、要放多久,以及應該對病人說些什麼。指導靈會教我一些技巧,並告訴我應該遵守哪些規範和界限。祂們讓我明白,死亡是一種療癒、一個開始,而不是結束。而且祂們總是一再告訴我要保持單純。

    這些年來,我的指導靈已經換了幾位。原先那幾位跑去幫助別人,由新的指導靈取代祂們的位置。這些指導靈中有幾位是美國原住民。祂們教我如何驅邪(幫助驅趕附在人們身上的鬼魂)、如何向大地之母致敬,以及如何運用大自然的產物作為療癒工具。有幾次,我碰到比較棘手的個案時,曾經請祂們來我的工作室幫忙舉行療癒儀式。祂們會圍著治療床又唱又跳,把藥草放在個案的身體上,並一步一步指示我要把手放在哪裡、要放多久等等。

    有許多次,耶穌也透過我的雙手工作。有一次,耶穌在我的個案睡著時,把他的靈魂從身體內提起來,帶著靈魂離開了房間。透過我的靈視力,我看見耶穌把那個靈魂帶到一條河邊,將他的消極思想清洗乾淨,再將他帶回來,輕輕放回那人的身體裡面。那個個案醒來後告訴我:他夢見耶穌帶他到一條河邊,洗淨了他的罪孽。當我的美國原住民指導靈、耶穌、楊大夫(一位古代中醫)或天使前來和我一同工作時,我的個案通常都可以感覺到祂們的存在。

    一九八三年,我的指導靈認為我有必要寫一本簡單的書,教導別人如何傳送療癒能量。我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寫書,祂們向我保證整個過程中都會助我一臂之力。後來祂們果然也信守承諾。於是,我的第一本書《療癒之手》(Hands That Heal)就在一九八五年由ACS出版社出版了,並且在一九九六年出了修訂版,加入一些我在初版發行後學到的訊息。一九八九年,我的指導靈認為我有必要再寫一本書,談論那些導致身體出現狀況的各種情緒問題。一九九三年,Nataraj出版社出版了《療癒的熱情》(Passion to Heal)一書。

    到了一九七○年代,我發現我也能看見鬼魂,而且我的弟弟麥可也有這種能力,於是我們姐弟倆在一九八○年代組成了一個「驅鬼」隊,幫人驅除不受歡迎的幽靈,一直到今天。我也因為這樣的能力而上了好幾個地方性和全國性的電視節目,包括《莎莉談話秀》(Sally Jessy Raphael)、《另一邊世界》(The Other Side)、《未解之謎》(The Un-Explained)、《相見與相逢》(Sightings and Encounters)、《不可思議的宇宙》(Strange Universe)和《超視界》(Looking Beyond)等。《超自然邊界》(Paranormal Borderline)也曾經報導我們一家人的故事,說我們是美國最具有靈通力的家族。

    這段旅程雖然偶有艱難困頓的時候,但整體而言,我還是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具有這樣的能力。一直以來,不僅有幾位很棒的指導靈教我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二十五年來我在明尼阿波利市所從事的通靈人和療癒工作也很成功。目前我正教授開發靈通力的初階和進階課程,並帶領相關的工作坊,同時也指導別人如何進行靈性療癒。

    這本書的緣起
    這本書原本是打算談論我驅鬼的故事,其中穿插一些資料,說明靈魂的種種以及靈魂對生命、死亡和死後生命的態度。出版社對這本書頗有興趣,但我的寫作過程很不順利,文思枯竭,寫不出什麼東西來,過了好幾個月都沒有進展。我不知道該怎麼寫下去。但我的指導靈教我要有耐心,因為時機很重要。

    一九九七年春天,我的經紀人一直打電話來詢問稿子的進度,但我卻一籌莫展。我請教一個懂得通靈的朋友華倫.安格(Warren Anger),請他幫我問問這本書還少些什麼。華倫告訴我,這本書的重點不對,又說我的生命中將會有一個女人幫我把這本書做個統整。

    接下來一個星期,我告訴我那一班開發靈通力進階課程的學生,我打算休息幾個月,停止所有的課程,也不再接任何個案,以便完成手上這本有關鬼魂的書。我向他們透露我在這方面遭遇到的挫折,並問他們當中是否有任何人可以接收到來自靈界的訊息,告訴我該怎麼做,如果有的話,請讓我知道。

    那天晚上下課後,我開車回家的路上,我的助教雪瑞.葛拉西(Sheryl Grassie)大膽的向我提出一個很棒的建議。她說,我們可以一起合作完成這本書,寫出經紀人想要的內容。雪瑞是在作家群之中長大的,對編輯作業非常熟悉。這時我立刻想到華倫所說的話:我的生命中會有一個女人幫助我看出這本書欠缺的地方。我把初稿給了雪瑞。一個星期後,她打電話來說:「我知道這本書哪裡不對勁了。它的重點不對。」一時之間,我渾身冒出雞皮疙瘩。我知道我所需要的就是她這種洞察力。

    後來,我們約好了一起喝咖啡。雪瑞想問我一個問題:對我來說,哪一件事情比較重要?是告訴人們有關鬼魂的故事,還是讓人們認識靈魂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她,對我而言,靈魂是最重要的;但我之前所上的電視節目都把重點放在鬼魂身上,我以為人們想看的就是這類內容。雪瑞覺得我必須把重點放在靈魂的旅程,而非鬼故事上面,還幫我把原先的章節重新編排、做了一些更動,並補足了許多遺漏之處,把整本書的大綱都擬好了。在她的協助之下,我把書中的重點做了一番調整,把那些鬼故事拿掉,留待日後使用,但保留了原先的大部分內容。

    我的學生們總是說他們很喜歡我的故事,因此我決定留下合適的部分,大致以故事的形式和讀者分享我要傳達的訊息。書中的故事都盡可能忠於真實的事件,但為了保護有關人士,其中若干細節已經做了更動,人名也大多不是真的。

    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們一直想不出合適的英文書名。但我們知道要有耐性,等待書名自動浮現,不要隨便取一個不合適的書名。有一天,雪瑞告訴我,她在靜坐時有一個聲音告訴她,必須把我的名字放在書名裡,而且還給了她幾個選項。她把這些書名都記在日誌後,才打電話告訴我。我說:「是喔!把我的名字放在英文書名裡?我可不這麼想。難不成要取名為《Echoes of the
    Soul》嗎?雪瑞,我看妳是發神經了。妳還是待會兒打電話給我,告訴我那幾個出現的書名吧。」大約兩個小時之後,她打電話給我,說她寫在日誌裡的英文書名就是《Echoes of the Soul》。但把我的名字放在英文書名裡的做法實在是太誇張了,後來兩天,我一直試著忘掉它,但它卻在我腦海中縈繞不去。我的一個指導靈要我在字典裡檢索「echo」這個字。結果我發現上面寫著:「重複、反覆。」而這正是靈魂所做的事。靈魂一再重複轉世,反覆體驗人生,直到達到完美為止。

    這本書講的是靈魂的種種,以及從任務形成到完成整段旅程的故事。書中回答了許多人心中的疑問:靈魂在什麼時候進入我們的身體?靈魂如何看待出生的經驗?靈魂如何面對在地球的這一生?靈魂對肉體的死亡有何感受?靈魂又會往哪裡去?靈魂害怕死亡嗎?肉體死亡後,靈魂會做些什麼事?死後靈魂會不會和所愛的人相逢?世上真的有地獄嗎?輪迴又是怎麼回事?真的有輪迴存在嗎?靈魂如何看待輪迴?還有,神是誰?祂是什麼?祂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人絕不只有肉體而已。我希望你在讀完這本書之後,會對你自己、對他人、對神有更多的愛、敬重與了解。

  • 推薦序 進入一場靈性世界的對話            尼克.布尼克
    序 運用通靈天賦,看見不一樣的生死觀點

    第一章 關於靈魂的二三事
    遇見靈魂
    神創造靈魂
    靈魂旅行
    靈魂失落與靈魂復元術

    第二章 天堂那邊的模樣
    靈魂出體,前往天堂
    更高層的天堂
    靈魂的七個層級

    第三章 嬰兒誕生:靈魂重回人間學校
    誕生的時機
    夭折、墮胎和流產的意義
    生日餞別會

    第四章 前世今生:不斷學習的功課
    選修課程
    輪迴
    指導靈
    前世的問題,今生的學習
    業力觀不是消極的無作為

    第五章 肉身死亡:這一世的畢業日
    欣然迎接過渡期
    靈魂回家的時程
    自殺者的靈魂
    靈魂的記憶
    死亡的時間點

    第六章 死後的生命:返家時刻
    靈魂回家
    生命回顧
    關於地府
    關於「那邊」一些常見的疑問
    與已故的親友溝通

    第七章 神與我們內在低微柔和的聲音
    神是什麼?
    我尋找神的經過
    低微柔和的聲音

  • 第一章 關於靈魂的二三事
    神創造靈魂
      每一個人都有靈魂。大家都以為靈魂是和我們分離的,但事實並非如此。
      我們的靈魂是由能量形成的,是光的存有(beings of light),可以隨心所欲變成任何一種形狀。我溝通過的靈魂中,絕大多數都以人形出現,但我也曾看過以光束或能量團的形式出現的靈魂。無論靈魂以什麼形狀顯現,都是會思考、有感覺的存有,具有記憶和本身尚未解決的問題,也有幽默感,是非常活潑的能量。
      神創造我們時,是創造我們的靈魂,然後再把祂自己(或稱為「聖靈」)的一部分放進我們的靈魂裡面,使我們具有生命的氣息。這就是「較高自我」(Higher Self)這個名稱的由來。較高自我就是我們靈魂中充滿聖靈的那個部分。在那個部分(或稱為「光」),有一個聲音會在人生當中給予我們各種指引,經常被稱為「內在低微柔和的聲音」。
      我們的靈魂被創造出來後,與神一起住在「那邊」,接受我們所需要的教養,以便為我們奠定良好的基礎。但在我們發展的過程中(就像嬰兒的發育一樣),到了某個時刻,我們想要開始學習與成長。這時,生命的循環就開始了。
      由於「那邊」已經很完美了,因此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就像我們離家求學的學校一樣,地球就是讓我們前來學習的地方。我們的目標是要讓我們自己和這個世界都能發揮最大的潛能。我們擁有無限多的時間可以做這件事。必要時,我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來到人世,盡可能學習,讓我們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潛能。
      如果我們真正了解這當中的含意,我們的生活將會變得大不相同。神是根據祂自己的形象來創造我們,因此我們具有無限的潛能!神在創造我們的靈魂時,給了我們充分的授權;這意味著我們有充分的權力可以成為最好的自己。
      每當我在演講中談到這個主題時,人們往往會以為我指的是他們的肉體。他們會說:「我可不行,我的腿太短,永遠沒辦法成為籃球選手。」或「我不行,我讀高中的時候就因為成績不好而被退學,到現在還找不到一份像樣的工作。」或「神可沒賦予我無限的潛能,因為我有肢體障礙……我太笨了……」等等。
      我講的並不是肉體(儘管我們的肉體也有不可思議的潛能),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的靈魂,也就是我們內在那個真正的自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肉體,肉體裡面則有靈魂,而靈魂裡面包含著聖靈(或神)。我們的生命就是我們靈魂內的聖靈所賦予的。如果沒有那「神聖火花」,我們的靈魂就只是能量而已。就像我們的身體如果沒有靈魂,頂多只是一具空空的軀殼而已。
    至於神是在同一時間(百億年前之遠)創造出那麼多靈魂,還是祂後來繼續不斷創造新的靈魂?關於這點,各方的看法不同。我的內在直覺告訴我:神一直不斷創造新的靈魂,因此地球人口才會不斷增加。你會聽到人們提到「老靈魂」和「新靈魂」。老靈魂經歷過許多世的生活,已經獲得了不少智慧;但新靈魂還沒有這麼多世的經驗,還在汲取智慧。我只要注視一個新生兒的眼睛,就可以看出他是老靈魂或新靈魂。老靈魂有一種世故的神情,彷彿在說:「我回來了。」而新靈魂則沒有那麼世故。無論如何,嬰兒的體內都有一個靈魂,而那個靈魂來到世上是有目的的。

    第三章 嬰兒誕生:靈魂重回人間學校(節錄)
    誕生的時機
      我們總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孩子生下來,尤其是在孕期第九個月的時候。
      這時,孕婦已經很不舒服了。她無論坐著、走路、睡覺、呼吸或做任何事情,都感覺疲累。親友經常打電話來關心,問她「有沒有什麼跡象」。老闆想知道她什麼時候可以回去上班。準母親派對、育兒室、嬰兒床、奶瓶和尿布,一切都準備妥當了。每個星期做一次產檢。就這樣一天又過了一天。大家心裡都有一個疑問:小寶貝什麼時候報到呀? 大家都把重心放在生產的一個很小的面向上。
      關於如何催生,民間有許多說法,也有許多無稽之談,例如:吸地毯、做愛、在樓梯間跑上跑下、吃中國菜、洗熱水澡、騎腳踏車,以及喝一些奇怪的混合飲料等等,不可勝數,但根據我的經驗,這些方法一點都不管用!靈魂準備好之後,自然就會降生,絕不會提前。儘管我們自以為可以用種種方法決定嬰兒出生的時間,但事實上,嬰兒(肉身)必須等到靈魂做好準備才會出生。胎兒過了預產期還沒出生,是因為靈魂並不急著前來人世報到。早產的寶寶,是因為靈魂迫不及待想要早點降臨。準時出生,則是因為靈魂已經準備好了。如果實施引產或剖腹產,靈魂在必要時自然會進入肉身。
      我的兒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懷他時,預產期是在十月六日。到了十月十三日時,開始陣痛,但子宮頸口開到四公分之後陣痛就停止了。醫師叫我回家,估計我當天晚上應該就會回到醫院。但一直到十一月二十日(也就是五個星期之後),我的兒子才出生,而且還經過引產。是的,當時我的肚子非常大,但無論醫師和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肯出生,直到他不得不來為止。直到今天,他的個性還是很強,不喜歡人家逼他做任何事情。對於他的人生和做事的時機,他自有一套想法。他喜歡依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並且要等到他做好準備後才肯動手。因此在出生時,他的靈魂自然也必須依照自己的時程降臨,不會受到別人的左右。
      曾經有一個個案來找我,要我和她那尚未出生的兒子的靈魂溝通。她想知道分娩過程會如何,也想了解嬰兒的個性。我運用我的靈視力,看到嬰兒的靈魂正在「那邊」閱讀。他的前面堆了好幾本書,一點也不急著到人世來。他說他已經有好幾世不在人間了,目前正在閱讀各種相關的書籍,以做準備。他告訴我:他生性沉默,出生後也是如此。他知道因為他即將出生,他未來的哥哥在心情上頗為矛盾。他希望讓大家知道他不會製造什麼麻煩,請大家放心。他並請我告訴他的母親,不用擔心她沒有和他的父親結婚,又說她將來會遇到一個人,而他寧可讓這個人來當他的父親。
      當我問到分娩的過程時,他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告訴我到時將會有一些困難。他的體型會很大,而且非到必要的時候他不會降生。他對「那邊」的生活很滿意,並沒有很期待這次轉世。不過他也知道出生後,對於「那邊」的記憶就會慢慢消退,逐漸適應人世的生活。
      後來,他過了預產期四週才出生。在前面三個星期中,醫師開了好幾種藥物給孕婦,希望能夠引產,但都不管用。現在他已經好幾歲了,而他的母親告訴我:他的個性就和我在通靈時所描述的一模一樣。
      我之前曾提到:我曾經有幸參與好幾個嬰兒出生的過程。在大多數例子當中,靈魂都站在產房裡,等著肉身來到這個世界。有兩次我看到靈魂和一、兩名守護天使站在一起,和祂們討論著一些事情。我聽不到對話,但有一次我聽到一個靈魂在進入肉身之前對著天使說道:「請時常和我聯絡。」
      在其中幾次分娩過程中,靈魂並不是在產房等候,而是直接飛進來,在嬰兒生出後立刻進入身體。有兩、三次,當分娩的過程遇到困難時,我看到靈魂進入母親的身體,去幫忙把嬰兒帶出來。我的侄子出生前不久,護士曾檢查了我弟媳的狀況,預言她還有好一陣子才會生產,因為她的子宮頸口只有稍微擴張而已。後來,我把雙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把療癒的能量傳送給她,希望能減少她生產過程的痛苦。這時,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說道:「小心!」,然後就看到一個男性靈魂從我身邊衝過去,跳進她的肚子裡。她的身體猛然動了一下,她請我立刻去把護士找來,因為她感覺有些狀況。護士說小孩不可能那麼快就生出來,但我請她無論如何還是再來看一下,因為我弟媳的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那位護士過來後,結果出乎大家意料的,我弟媳幾乎已經可以生了。
      不到半小時後,布雷基就出生了。
      不久後,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布雷基哭了好一陣子,誰也安撫不了他。護士將他帶到育嬰室去,好讓我的弟媳可以睡一下。我心想或許我可以和他的靈魂溝通,看看他需要什麼。我走到育嬰室外,站在窗戶旁邊。這時我的指導靈約翰出現了。祂說:「妳要叫他『丹尼爾』,因為這是他的靈魂習慣的名字。」於是我用心電感應的方式把意念傳送給嬰兒。我叫他「丹尼爾」,問他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他也傳送訊息給我,說他來到人世感覺很驚慌,想回到「那邊」去。這時,我的指導靈告訴我,他只是需要哭出來,過段時間就好了。結果那小傢伙哭了整整一個小時才睡著。在他出生後的那幾個星期,我每次抱他的時候都會看著他的眼睛,叫他「丹尼爾」,歡迎他來到這一世。這時他那熱切的小眼睛就會深深凝視著我,彷彿在謝謝我和他打招呼。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