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通往你的路(簡體書)
通往你的路(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19331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蟹總
  • 裝訂/頁數:平裝/336頁
  • 規格:22.8cm*15.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7/01/01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 87188
  • 庫存: 絕版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他以為,大理車站是初遇。
    她雙眸剪水,冷豔卓然;他居高臨下,毒舌挑逗。
    彼此吸引,這本應是旅程中一次不錯的“豔遇”。
    然而,兩人的命運線早在多年前便糾纏在一起。
    十七年前,兩個女孩身陷絕境,他選擇捨棄她,多年來,卻從未放棄尋找。
    相逢後,兩不相識。
    卻不知,早已陷入一場追逐遊戲。
  • 蟹總
    八零後,是個典型的巨蟹座女性,生性多愁善感,愛幻想,忠於愛情和家庭。喜好不多,大多數時間宅在家裏寫作跟畫畫。擅長現實向接地氣的小說類型,寫作風格精煉,注重細節描寫和人物之間感情張力的刻畫。
  • 荷爾蒙爆表糙漢PK清冷瀟灑女導遊
    如今霸道總裁小白兔已經不再流行,撩妹高手VS撩漢高手,男強女強勢均力敵的愛情才更帶勁。
    人設新穎,自帶看點
    男主外形高大威猛,說話做事單刀直入,談起戀愛簡單粗暴,man到爆炸,可說是“行走的荷爾蒙”,對冷豔女主卻細膩周到——這種男人對女性讀者殺傷力特別大。
    公路典範,大熱題材
    近一年多,《有生之年》《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這類現實向的公路冒險文十分吃香,本文是晉江公路文口碑之作,涉及拐賣兒童及打拐的邊緣題材,故事情節壓縮在短短幾天的旅程中,張力十足。新生代作者蟹總,引領旅愛文潮流。
    全文精修,新增番外
    全文精緻修訂+隨書附贈萬餘字獨家番外兩則【一粒種子】【狹路相逢】

    十七年前,他親手遺失了她。
    活在愧疚裏的他放棄學業,義無反顧隻身踏上尋找她的旅程。
    多年尋找,不曾一刻停歇。
    十七年後,兩人宿命般不期而遇——
    他曾經放棄她,於是用一生來尋找;
    她從小被拋棄,便用一輩子來期望。
    她像一束暖陽點亮他的世界,讓他沉淪的靈魂得到救贖;
    而他還給她渴望一生的,一個現世安穩的家。

  • 雲南,大理。
    站前廣場人潮如織,本地人、小商販、背包客比比皆是。
    也包括像餘男這樣的人。
    她坐在車站對面的護欄上,兩條腿懸在空中,嚼著口香糖,嘴唇慢慢蠕動,嘬出“噠噠”的聲音。
    天氣很好,明燦燦的太陽下,涼風縷縷吹拂,天空幽藍、深邃,沒有雲,偶爾有飛機從上方一掠而過。
    餘男眯眼看天,挪了挪屁股,欄杆太細,硌得肉疼。
    她調整完姿勢,繼續看來往人群,又一波行人從門口湧出,大多面孔洋溢著笑容,或興奮,或閒適。

    一對情侶在不遠處站定,背靠大理車站,舉起手機,尋找自拍角度。
    兩人拍了一會兒,湊著頭翻看之前的拍攝效果,女孩似乎不滿意,嘟起唇指著身後車站和男孩說了什麼,男孩為難,左顧右盼,最後目光鎖定餘男。
    他低頭安慰女孩幾句,向餘男走來,友好地問:“您好,可以幫我們拍張照嗎?”
    餘男跳下來:“可以。”
    她接過手機,他跑回她身邊站好,親密攬過對方肩膀。
    余男調整角度,陽光下看不清螢幕,她側頭,直接看向兩人。
    “一、二……”她喊。
    “三”即將脫口,男孩突然轉頭親上女孩發側。
    朗空明日,女孩笑靨如花,男孩深情斂眸,畫面在這一刻定格。
    余男微愣,女孩明顯也沒料到,驚詫中帶著嬌羞,雙眼小鹿般瞪一眼男孩。
    男孩撓撓頭,向餘男跑來。
    “謝謝。”他臉頰泛紅,低著頭,不敢看她。
    “不客氣。”
    餘男抿抿唇,伸手指向靠在圍欄旁的牌子:“有需要嗎?”
    男孩終於抬頭,看了看,又窘迫起來:“對不起,我們是窮遊。”
    餘男笑笑:“沒事。”
    目送兩人離開,餘男坐回原來位置,剛才的插曲像沒出現過,又恢復之前狀態,她這次坐了很久,沒人注意她。
    豔陽當空,烤灼在餘男身上,火辣辣的。
    陽光在地面打下一片小小陰影,輪廓清晰,更顯清瘦。餘男動了動,從兜裏掏出一塊紙巾,湊到唇邊,吐出口香糖,團了團,又塞回口袋。

    幾個人從前面經過,沒走兩步就停下,有人退回來,在她面前站定,居高臨下地審視。
    頭頂日頭被遮住,她籠罩在一片陰影中。
    那男人體格十分健壯,肩膀寬厚,腿長腳長,雙手插在兜裏,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看。
    後面有幾人等著,惶惶恐恐,唯命是從的樣子。
    餘男目光熠熠,昂頭與他對視。

    男人終於開口:“我們見過?”
    是問句。

    許是日光晃眼,她微微眩暈,又突然處在陰暗地帶,淚腺刺激,眼睛竟有些發脹。餘男移開目光,笑說:“搭訕也該與時俱進。”
    男人一愣,勾個笑,走了。
    余男再次暴露在白光裏,她皺眉,低咒了句:鬼天氣,真是要命。
    男人沒走兩步又折回來,這次沒幫她擋住陽光,站在旁邊的位置,努努嘴:“什麼價?”

    她旁邊立一塊牌子,上面寫著“麗江古城-玉龍雪山-瀘沽湖,純玩五日遊,不進店不購物”,兩行大字寫得歪歪扭扭,像沒走心的寫法。
    最普通的旅遊路線,卻是雲南遊玩經典,首次過來的人,不去這些地方,也算一種遺憾。
    “三千。”她說。
    男人觸了觸額頭,吊著眼角:“值這個價?”
    “值。”
    對方要笑不笑:“怎麼值法?”
    餘男指指牌子:“純玩,不購物。”
    “別家也做得到。”
    她篤定:“做不到。”

    男人沒說話,複又低頭看餘男,目光筆直,絲毫不覺唐突、造次。
    由於工作原因,她裸露在外的肌膚透出淡淡的蜜色,但不是本地人那種黝黑油亮,她膚質細膩,蜜色均勻,更像一種健康的象徵。
    額頭飽滿,馬尾高高束起,發梢不長,編成麻花狀,更顯俏麗、陽光。

    男人又看了一會兒,問:“野導?”
    余男下意識去摸導遊證,這才憶起,前些日子和遊客起了衝突,衝動下,出手打了對方,被旅行社放大假,現在正等待最後處理方法。
    餘男點頭:“對。”
    對方像閑來無事逗逗她,似乎也沒什麼興趣,隨便聊了兩句便無下文,轉身上了一早停在路邊的商務車,揚長而去。

    遊松坐定,忍不住側目,窗外那女人仍舊坐在之前位置,低著頭,背微躬,不知在想什麼。
    目光下移,細細欄杆墊在腿根下,大腿微微凹陷。他的角度能看見對方臀部,牛仔熱褲包裹緊實,呈現圓潤、飽滿的弧度。
    上衣很短,腰很細,下擺流蘇襯著腰間肌膚,隱隱約約露出牛仔裏面的細帶,黑色的一條。
    遊松不動聲色收回目光。轎車加速,那抹單薄麗影被漸漸拋在腦後。

    商務車在路上高速行駛,後面還跟了一輛,是呂昌民的車。
    他閉眼小憩,沒多時,電話鈴響。
    遊松看一眼來電,接起來:“喂?”
    對方說:“游哥,到沒?”
    “嗯。”
    “呂昌民派人接的?”
    “對。”他答,又問,“你那邊的事辦完了?”
    “嗯,我在機場,晚上就能到大理。”
    “速度點兒。”他說完打算結束通話。
    對方興致盎然,連忙又問:“多年不坐火車,感覺如何?”

    游松之前和呂昌民有過兩次很小的合作。
    他這次為了大平地二期而來,呂昌民同他見面較急,讓他務必在昨天傍晚前趕到,遊松和幾名員工剛好在成都,趕到機場時,無奈遇到空中管制,所有航班延後,衡量之後,叫張碩訂了幾張臥鋪。
    這樣便比呂昌民約定的時間晚了一天。
    臥鋪車廂住了一家三口,小孩兒剛剛滿月,半夜哭鬧不斷,火車慢慢悠悠,動盪不停,遊松幾乎沒合過眼。
    他轉轉脖子,忍不住笑駡:“別他媽提了,到現在頭還疼呢,腰也不太靈活。”
    張碩調侃:“這麼如花似玉的年紀,就不行了?”他加重咬字又幸災樂禍道,“你這狀態,別讓呂昌民給你繞進去。”
    游松冷哼,吐出三個字:“不能夠。”
    那邊繼續笑,遊松沒想理他,直接掐斷電話。

    又行半個小時,商務車在海東鎮東萊酒店停下,有人開車門,提行李。這裏他不是頭次來,輕車熟路,同接應的人拿了房卡,直奔樓上房間。
    進了門,先去沖澡。
    半刻鐘後,遊松赤著上身出來,腰間一條白色浴巾,將胯骨裹得凹凸、緊繃,臍下一溜暗戳戳的黑色絨毛,掛幾滴水珠,日光裏隱隱發著光。
    他抬手撥弄濕漉的頭髮,短硬頭茬在指尖跳動,水珠在空中劃出微小弧線,落在他胸膛、腹間及地毯上。
    他從煙盒裏抖出根煙叼上,在窗前站定。
    窗外洱海景色一覽無遺,湖水墨藍,藍得無邊無際,有微風卷起水波,泛著銀色漣漪。遠處蒼山輪廓朦朧,像是披著霧靄薄紗,似幻似真。
    側側頭,能看見大平地的一角,鋼筋、沙堆、廢料,施工中的高樓拔地而起,相反卻顯得荒蕪、蕭落。
    遊松看了一會兒,指頭的煙抽完,折身回去。
    他仰躺在沙發上,隨手打開電視,看了看,眼皮漸沉,不知何時竟睡了過去。

    他是被急促的門鈴吵醒的。
    睜開眼,夜幕四合。
    遊松心下咯噔,第一反應是先摸手機。並沒有未接來電,他用手抹了把臉,起身去開門。
    張碩怨念叨咕,神經兮兮往屋裏偷瞄:“幹什麼呢?這麼久。”
    遊松沒理,又坐回去看手機,調出電話,撥打。
    對方仍然關機。
    張碩問:“打給誰?”
    遊松說:“呂昌民。”
    “定的幾點?”
    “還沒聯繫上。”
    游松事前和呂昌民打過招呼,會晚到一天,對方表示理解,並問了車次,說派人去接。可從今天早晨開始,那邊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張碩:“搞什麼名堂?”
    遊松沒吭聲,目光定在手機上,若有所思。

    直到晚上8點,呂昌民的電話才終於打來,他連連抱歉:“游老弟,對不住,公司突然來個項目,挺急的脫不開身,我去了外地,一周後回來,你看……”
    遊松連忙道:“呂總的事情要緊,您那邊辦完了我們再約。”
    張碩夠著耳朵聽。
    那邊音樂震耳,人聲吵鬧,有女人嗓音隱約傳來,語調嬌膩,叫他快撂電話。
    張碩齜牙咧嘴,伸出中指沖遊松比畫。
    那邊大笑:“老弟說話爽快,我喜歡。這樣,回去我做東,好好款待款待你。”
    遊松咬牙,卻笑道:“呂總您客氣。”
    又寒暄幾句,掛斷電話。
    張碩憤憤:“這孫子搞什麼鬼,逗咱玩兒呢?”
    游松目光黑黢:“他想拿,先讓他拿著。”
    “你說,他是不是看出點什麼?”
    遊松冷笑:“他媽的虧心事做得多,難免小心謹慎。不過,我們是生意人,正經跟他談生意,問題不大。”
    張碩皺皺眉:“你說,他真知道津左的消息?”
    遊松沉吟:“劉大疤說雲南這邊的經手人是呂昌民,可過去了十七年,蔣津左……”他話說了一半,抵唇沉默。
    張碩大著膽子:“要是她已經死了呢?”
    遊松斜他一眼,張碩自動閉嘴,半刻後,聽到他說:“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回不了頭。”
    張碩沒話說了,撐著後腦靠在沙發上:“接下來怎麼做?空出一周時間,回濟南還是沂縣?”
    遊松說:“這是漫長計畫,急不來。”

    好一會兒沒說話。
    遊鬆手肘抵住膝蓋,望向窗外。
    附近居民不多,人煙稀少,湖水遠山仿佛沉睡,遙遙月色,照不亮整片夜,只見一縷波光飄飄蕩蕩,顯得冷靜、淡薄。
    他眼前忽然浮現一道身影,涼得好似窗外月光。
    遊松沒說回濟南還是沂縣,只笑了下:“先去吃飯。”

    2
    轉天,游松張碩去晨跑。
    晨間陽光和煦,輻照整個大地。

    他們繞湖慢跑,已經有遊客早起拍照,遊松望一眼人群,忽然問:“忙這些年累不累?”
    張碩愣兩秒,下意識說:“累……”說完又趕緊補充,“不過,找到劉大疤,心裏總算放下一塊石頭。”
    遊松說:“那正好,留這兒玩幾天。”
    張碩腳步不由慢下來,眼睛滴溜溜盯著他背影,反應了會兒,追上去:“你是說旅遊?”
    “不想去?”
    “去去。”張碩笑顏逐開,連忙點頭,“那待會兒我去找導遊。”
    “……不用。”

    吃過早飯,遊松讓這次的隨行人員先行返回沂縣,他和張碩開車往大理火車站去。
    呂昌民得知他們要留在大理,特意給派了輛別克商務。
    游松不好拒絕,只能順應他的“好意”。

    天氣依舊很棒,比昨天多了許多團雲,低低懸在空中,似乎觸手可得。
    一路上植被環繞,筆直公路橫亙在蒼山洱海之間,眼前一切仿佛是上天鐫刻的畫作,碧綠、湛藍、雪白、淺灰,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他們開著車,肆意在畫中徜徉。
    張碩心情極好,哼著歌,手指在方向盤上輕點節拍,不時從後視鏡裏偷瞄遊松。剛才他提出要來火車站,張碩本來摸不著頭腦,詫異之下,也沒多問。只見他閉眸靠著,眉目平闊,唇角微揚,神情也前所未有的放鬆。

    一路暢通,別克穩穩停在站前車道上。
    張碩側頭叫了聲。
    遊松睜眼,往窗外看去,只一眼,便瞧見了她。她還在昨天的位置,沒坐著,背對他們,正和面前的一男一女說著話。
    遊松搖下車窗,灰色身影染了鮮活的顏色,周遭一切都明亮起來。
    他眯了眯眼,不住地打量她,她還穿著昨天那身,很簡單,下擺點綴流蘇的白色T恤,牛仔超短褲和一雙運動鞋。
    她身材很好,脖頸修長,細如脆枝;衣擺流蘇下,窄腰若隱若現;還擁有一對美腿,修長、筆直、曲徑分明,大腿內側有個凹窩,細細的一條,能讓人產生無盡遐想。
    整體給人的感覺……很軟。
    只是……結在腦後的麻花辮,風吹不動,似乎帶著一股韌度。

    遊松從上到下看個遍,目光落在她的臀部,他用雙眼衡量她胯骨寬度,雙腿、臀部及上身比例。褲子太短,堪堪遮住腿根,大腿靠上的位置,橫著一條五公分的紅印,是剛才久坐留下的,顏色扎眼,區於別處,顯得更禁忌。
    好色是男人天性,感官最先接收的是女人身材、臉蛋兒,最後才是心靈。那些信誓旦旦,承諾至死不渝愛著靈魂的都是狗屁,男人眼中更多在意女人的下半身。
    而餘男,恰是可以滿足男人一切性幻想的女人。

    張碩眼神跟過去:“看什麼呢?”
    遊松沒答他。
    外面那男人已經掏出錢包,抽出一些紙幣,數了數,交給餘男。餘男手指飛快,最後點點頭,把錢塞進臀後的口袋裏。
    她轉身,拿起牌子,那一男一女相繼跟上。

    遊松目光筆直,看她帶著人往這邊兒來。
    十米距離,九米,八米,七米,六……
    一步步,越來越近。
    餘男側頭,目光似乎落在這邊,一晃神,又像沒看。
    幾人就要越過別克。
    遊鬆開車門,手掌撐著車頂站定。

    “欸……”遊松叫了聲。
    他嗓音慵懶,帶著極具特色的沙啞,不惹人注意都難。
    路過的兩個女孩被聲音吸引,一回頭,見車邊靠著個高大男人,傲慢懶散,似笑非笑。在這裏,像遊松一樣人高馬大的漢子的確少見,更何況他自身屬性略痞,是那種粗獷的帥。
    女孩頻頻回頭,互相耳語,含羞帶怯地偷偷瞄他,甚至拿出手機拍照。
    遊松渾然不覺,目光始終定在別克斜前方的那人身上。

    餘男駐足,也抬頭看他。
    游松勾勾手指:“過來。”
    餘男沒動,側著身,沒什麼表情地回視他。
    遊松只好隔空說:“給你送錢,你不要?”
    餘男頓了下,抿抿唇,終是和那兩人交代了句,往這邊過來。

    遊松目光跟著她,眼前倏地閃過一道藍光,他微眯了下眼,又看過去。
    她衣擺流蘇下,有個藍色光點,隨她擺胯忽滅忽閃,是個臍環。

    游松視線被那抹藍光吸引,始終移不開眼,餘男已經走近:“什麼事?”
    半晌,他方抬眸,笑著說:“明知故問。”
    餘男皺皺眉,想轉身。
    他說:“怎麼,有錢不賺?”
    餘男目光研判,問:“哪天?”
    “今天。”
    “今天有人預定了,要等五天以後。”餘男抬抬下巴,意指前面那對情侶。

    張碩不知何時出來,高高的個子,手肘支在車頂上,小有興致地看著兩人。這架勢顯然不是第一次見面,他心中嘖嘖,忽然明白遊松趕過來的目的。
    張碩喜歡看熱鬧,正起勁兒,游松突然轉向他,抬抬下巴。
    張碩一驚,心思稍微轉了下,就知道他的用意,他站直:“等一下。”說完朝那兩人方向去。

    遊松轉回頭繼續看她。
    餘男不知他看什麼,懶得搭話,便低頭不吭聲,卻聽他問:“生意還好嗎?”
    餘男說:“湊合,就混口飯吃。”
    遊松問:“多久了?”
    “什麼?”
    “在這兒站多久了?”
    餘男沒說話,對上那雙深眸,她仰著頭,覺得頸部肌肉都繃緊了。

    兩人就站在路邊,身後是一溜地攤小販,燒烤攤、炸餌塊、梅菜餅,各種各樣的味道混合交融,空氣算不上好,卻也是人間煙火味兒。
    後面有紅薯車經過,餘男背對著,在想問題。
    遊松目光沒移開半分,卻忽然伸出手臂,頃刻間,餘男感覺後腰一緊,異於常溫的大掌透過腰間流蘇,貼在皮膚上。
    游松微微施力,把她往自己身前收了收,幾秒的時間,又規矩放下來,整個動作得體又紳士。他把手放回口袋,無意識搓了搓,那觸感滑膩溜手,就在摩擦輕捏她皮膚那一刻。
    如他想像,真的很軟。

     

    相關商品

      • 老舍小說全集:老張的哲學 趙子曰(簡體書)
      • 優惠價:141元
      • 讀庫·0704(簡體書)
      • 優惠價:157元
      • 后花園(簡體書)
      • 優惠價:146元
      • 投降吧!海盜閔扎克(簡體書)
      • 優惠價:104元
      • 最女生.純白年代(簡體書)
      • 優惠價:78元

    本週66折

      • 科學與歷史
      • 優惠價:403元
      • 靜物畫-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模糊的疆界:易宗唐手道創始人洪懿祥大師傳奇
      • 優惠價:330元
      • 人生最重要10年,決定你將成為誰:19個微甜微苦的大人味思考,幫你把心態轉大人
      • 優惠價:198元
      • 我和這個世界說好了(簡體書)
      • 優惠價:106元
      • 青森弘前‧津輕‧十和田
      • 優惠價:251元
      • 開店創業天時˙地利˙人和招財術
      • 優惠價:223元
      • 完全網銷手冊:提升你的網路行銷即戰力
      • 優惠價:284元
      • 心懷正向的信念(簡體書)
      • 優惠價:178元
      • 中國文學講話(增訂二版)─三民叢刊3
      • 優惠價:16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