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9180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把幻想女友寫入小說還暢銷熱賣,
    就是魯蛇作家的TOP境界!

    《拿出妹控氣概吧!》暢銷作家 甜咖啡 最新超展開力作──
    書名太挑釁!尖端原創小說大賞禁止參賽作品(大誤)。

    ★八月漫博,簽名會炸裂式哈哈狂笑落幕!
    ★金石堂、博客來總榜雙冠王!
    ★東森新聞、批踢踢、巴哈版、FB熱搜討論!
    ★前作短短五集,連霸蘋果暢銷榜20次!
    ★超新星繪師手刀葉首度商業插畫作。
    ★《我的朋友很少》平坂讀老師Twitter專文稱讚「希望日文化」!

    【內容簡介】
    就算中二病也想談戀愛,
    但別把個人愛好帶入教學啊!!

    怪人社的寫作修煉再次啟航,不過……
    到底跟玩美少女遊戲有什麼關係啊啊啊啊?
    弓箭部社長、年級偶像、校園人氣王……
    二次元化的大家,在遊戲中都高高在上,
    為什麼只有我還是受盡凌遲的零點一!?

    難道,我的人生就是款不能讀檔、不能課金的爛遊戲?

    痛著痛著就習慣了,被虐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新一輪的對決中,壓倒性的強敵前來襲擊!
    以所有學生的生命為賭,A高中發動道具「詛咒草人」,
    每一天都有九名學生隨機石化,怪人社也跟著淪陷……
     

  • 甜咖啡
    性別:我想咖啡只有分甜度吧?
    興趣:埋梗吐嘈、寫小說、慢跑。

    作者是個明明幾乎不喝咖啡,卻取筆名為甜咖啡的奇妙生物,一切都是心血來潮,設好的大綱幾乎無時無刻都隨著靈感在改變,寫出來的小說內容常常連昨天的自己都會感到驚訝,「啊啊,竟然是這樣展開啊。」

    ——努力寫出最有趣的內容,這是我寫小說的宗旨。

    不會改變,也不想改變。

    相關著作:《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零)》《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4)》《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3)》《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2)》《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1)》

    手刀葉
    想被ふなっしー壁咚。
    這次非常感激尖端給的機會,再接再厲。
    頑張るピョン♪ヾ( ゜.ω゜) ง

  •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試閱

    「是的,我就是晨曦。」
    月光無法逃離烏雲的籠罩,怪人社裡一片黑暗,我只能模模糊糊看見風鈴的身影。
    同時,我也隱約察覺……風鈴的語氣似乎有些異樣。
    若是平常,她應該會用「風鈴」來自稱才對。
    ……不過。
    不過,此時的我將一切都拋諸腦後。
    ──多年以來追尋的晨曦,此時就在我的眼前,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
    我與晨曦從小學一直競爭到國中,既是勁敵也是戰友,兩人不斷參加寫作比賽,以數萬、數十萬、數百萬……乃至無窮無盡的文字構築兩人獨處的世界,同時也牽連起無法割捨的羈絆。
    ……如果是晨曦的話,說不定可以理解我吧?
    ……如果是晨曦的話,我即使繼續變強也沒有關係吧?
    曾經一度站在寫作界巔峰的我,比誰都更瞭解……居於高處的落寞。
    對於將寫作視為一切的人而言,那是會將眼中的世界……染為黑白的落寞。
    無比單調,亦無比孤寂。
    所以晨曦的存在,對於我來說,意義重大。
    沒有晨曦,我找不到自身的寫作意義;沒有自身的寫作意義,那我柳天雲就失去了僅有的價值。
    晨曦的出現,曾經讓我眼中的世界變得多采多姿。彷彿在黑白兩色的單調世界中,天際逐漸出現了彩虹。
    那彩虹,就像是我的世界中……唯一的光。
    只要追尋著那道彩虹,哪怕是身為獨行俠的我……也能露出幸福的笑容吧。
    只要追尋著那彩虹,就算是像我這種除了寫作之外一無所有、活在孤獨中的傢伙……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容身之地吧。
    然而。
    然而……如此卑微又渺小的冀望,卻被我自己親手摧毀。
    親手將光芒阻絕,以無情的筆鋒將彩虹斬為兩半──當年汲汲於勝利的我,將自己的希望根源徹底葬送後,內心亦成為罪惡感的泉源……於寫作之道上、於我的世界中──再也看不見半絲色彩。
    那是連黑白兩色……都不存在的混沌世界。
    在那樣的混沌中,我度過了兩年,直到晶星人降臨占領C高中,幻櫻出現為止。
    「你不像表面上裝出來的那麼愚蠢,現在表現出來的、傻子般的快樂,只是在掩飾你內心深處的孤獨。
    「我們見面到現在總共二十分鐘,你笑過很多次,眼眸深處,卻沒有出現過半點笑意。」
    初見面時,幻櫻曾經對我這樣說。
    那之後,幻櫻答應我,只要我再次復出,為她取得晶星人的願望……她就會告訴我,晨曦究竟是誰。
    雖然我被迫拜師,一次又一次遭到這個名義上的師父耍弄;為了找到晨曦,我攻略過沁芷柔、攻略過風鈴、加入了怪人社,度過了一生中最狼狽的時日。
    但是,幾個月後的今天,我終究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了晨曦。
    ──這也是我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贏過幻櫻,入手屬於自己的勝利。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過去的回憶在剛剛一口氣翻湧而出,瞬間流遍我的腦海。
    繼承了那份回憶,現在的我已經擁有面對難關的勇氣。
    四周很暗,我必須走近才能看清風鈴。我向前走去,將我跟風鈴之間的黑暗逐步縮減。
    我的腳步很沉重。
    彷彿正在跨越的,不止是單純的距離……更是包含「晨曦」、「風鈴」這兩層關係的無形隔閡。
    最終……我站到了風鈴面前。
    此刻的風鈴,沒有綁起平常慣用的雙馬尾,而是任由滑順的紫色長髮披散而下。那份氣質的出眾,將她襯托得如同畫中人物般耀眼。
    風鈴看起來非常可愛,楚楚可憐的氣質,令人有把她擁入懷中的衝動。
    我吞嚥一口緊張的口水。
    「風鈴……不,晨曦,妳願意原諒我嗎?」
    我指的是當年的事。
    風鈴以柔和的目光注視我,那眼神像水一般溫柔。不過,在那雙眸子的深處,似乎蘊含著一絲無比複雜、我無法讀懂的情緒。
    安靜了片刻後,風鈴對我微笑。
    「前輩……您願意原諒風鈴嗎?」
    「……」
    她並不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以相同的句子……對我進行提問。
    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了想。一般來說,會以這麼柔軟的態度詢問,應該就是選擇原諒對方了。
    但是為了取得對方真正的諒解,我依舊不斷地道歉。
    「當年的事真的很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那樣獲勝的。現在的我不一樣了,我們重新開始好嗎?在怪人社,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寫作,欣賞對方的作品……呃……雖然現在旁邊多了幾個怪人,不過她們也很有趣不是嗎?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像從前一樣相處哦!」
    一邊說明自己的想法,我以懷舊的語氣,向風鈴提起過去的事。
    我們兩人曾經一起參加過的比賽實在太多,發生過的趣事更是說也說不完。
    「啊,妳還記得之前有一次的作品題目是《我的朋友》嗎?那一次我在稿紙上寫下『獨行俠,是不需要朋友的』就交了過去,結果妳猜後來發生什麼事?」
    我陷入了回憶中。
    「過了一個禮拜,一個洋蔥頭髮型的總編輯忽然帶著兩個編輯來找我。也不知道是哪間月刊的人,他們竟然向我父母說,請柳天雲不要亂寫,這樣會造成他們審稿上的困難。
    「後來我才知道,似乎是因為我每次都拿冠軍,他們審稿起來很省事,所以特別喜歡我參賽……還真是偷懶呢。」
    風鈴只是靜靜聽著。
    我陷入回憶中:「還有還有,記得有一次妳的父親……隼先生,在『短篇小說中學生全國大賽』的頒獎典禮上跑來找我算帳。呃,那時候他是這麼說的:『竟敢在全國大賽上贏過我可愛的、天使般的、超萌的寶貝女兒,你小子好大的狗膽!』」
    剛說到隼先生,這時候……教室角落、沁芷柔用來放衣服的衣櫃,忽然傳出「瑟」的一聲輕響,就像什麼東西撞在櫃壁上一樣。
    ……老鼠嗎?
    注視衣櫃片刻後,我決定明天要提醒沁芷柔這件事。
    我繼續說了下去:「隼先生那時候竟然用了三個前綴詞來形容妳,真是誇張透頂。
    「然後他身旁跟著的女僕……是叫桃桃嗎?我小時候還以為那是妳的母親。桃桃她竟然面無表情地摀住隼先生的嘴巴,把『嗚嗚──嗚!』叫著的隼先生給拖走了……」
    我以極端懷念的口吻說著當年的事。有著鷹勾鼻的隼先生、以類似明王像的凶惡表情接近的模樣,我至今仍記憶深刻。
    不知不覺,我說了好多好多。
    風鈴依舊靜靜停著,不做任何回應。
    她微微垂下頭,臉孔藏在陰影之中,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那時候隼先生竟然掏出一件軍用的迷彩隱形斗篷,然後……」
    我本來還要說下去,風鈴卻忽然抓住我的手臂。
    「前、前輩,請您別說了……先別說了……拜託您。」
    「呃……好。」
    我不明白風鈴為什麼這麼說。此刻的她將前額抵在我的臂彎上,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溫度。
    過了一會,風鈴忽然抱住我的手臂並往外走,似乎想要離開這裡。
    在離開怪人社前,我拉上了教室大門。
    門關上的瞬間──透過被門板阻隔、不斷變得狹窄的視野,沁芷柔的衣櫃剛好是我看見的最後一樣事物。
    ……明天真的必須提醒老鼠的事呢,如果她心愛的衣服被咬壞就糟了。
    隨著我如此心想,教室大門也徹底關閉。
    但不管是老鼠還是河馬或鱷魚,此刻都無法攪亂我找到「晨曦」後的欣喜。
    來得比想像中還要輕易的巨大幸福,幾乎要沖暈了我。
    ……我跟風鈴慢慢前行。
    最後,我送她回到女生宿舍。
    「……」
    然而,在與風鈴道別之前,一路上都陷入沉默的她……忽然無聲地落淚了。
    我摸了摸風鈴的頭,有點搞不清楚她為什麼哭。
    是太過多愁善感的關係嗎?還是說……
    我替風鈴抹去眼淚,對她微笑。
    現在不是落淚的時候。
    畢竟。
    ──畢竟,這份眼淚,對此刻的我們來說……
    似乎,意義太過沉重。

    「哈啊?本小姐的衣櫃裡面怎麼可能有老鼠!?」
    我向沁芷柔提到昨晚的發現,卻被對方狠狠質疑。
    沁芷柔調整了一下頭上的髮飾,語氣隨意地說:「我的衣櫃有用特殊的『文字鎖』來鎖上喔。必須用拼音打出文字,然後按下確認鍵,如果文字正確的話,鎖才會打開。假如輸入錯誤一次,文字鎖就會徹底卡死,這樣我隔天肯定會發現的。而且,老鼠怎麼可能會輸入文字鎖。」
    沁芷柔說到這裡,像是想起什麼,忽然瞇起眼睛盯著我。
    「柳天雲,你該不會想是偷走人家的衣服,所以在套我的話吧?」
    「才不是!」
    真是的,我明明這麼好心,卻被這樣懷疑。
    說好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沁芷柔戳戳我的肩膀,嘴角忽然掛上得意的笑容。
    「『文字鎖』這種東西,跟一般的數字鎖可是不一樣的哦──就算我告訴你提示,你也猜不出來,畢竟這個答案全天下只有我跟媽咪知道。」
    「?」
    「消除緊張的小魔法──猜一個字。」
    「啥?」
    「你真笨!謎題的答案,就是文字鎖的密碼啦!」
    「……好吧。」
    確實是相當嚴密的防範措施。
    即使沁芷柔把「消除緊張的小魔法──猜一個字」這麼關鍵的提示告訴我了,我依舊猜不出答案。
    畢竟只要輸入錯誤一次就會上鎖,而且沁芷柔大概也是第一次把提示說出來……就算老鼠有超乎人類的智商,要打開衣櫃而不被發現,也是不可能的事。
    這麼說來,那天晚上聽到的聲響,應該就是我的錯覺。
    這時候,怪人社還只有我跟沁芷柔,其他人還沒到。
    沁芷柔像是忽然想到某件事,猶豫了一下,然後像小偷一樣東張西望,彷彿在確認附近有沒有人偷聽。
    「那、那個……柳天雲?」
    我看向她。
    一被我注視,沁芷柔便慌慌張張地揮了揮手。
    「接、接下來本小姐要說的話,你可不要誤會喔。只是因為本小姐是個大好人,所以才勉為其難地跟你說的喔。」
    「?」這傢伙究竟想說什麼。
    沁芷柔扭扭捏捏地湊近我,壓低了音量。
    「那、那個!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我的衣物,給、給你一兩件也不是不可以。」
    「……」
    「就說過不是這個目的了啊!!!!」

    那之後,我與風鈴之間的關係,似乎沒有太大變化。
    風鈴依舊那麼溫柔,我依舊忙於寫作,偶爾在風鈴湊上來時,摸摸她的頭。
    怪人社整體的氣氛,表面上,似乎也沒有因為我知曉「風鈴就是晨曦」而有所變化。
    ……也是。
    幻想世界繞著自己轉動,發生一件事就改變所有人,只有狂妄的笨蛋會那樣認為。
    「……」
    不過,比起我跟風鈴的牽扯,另一件事讓我比較頭疼。
    ……那就是幻櫻。
    以晨曦的真實身分作為誘餌,幻櫻出現在我面前,逼迫弟子一號緊隨她的腳步,發生一連串事件後,我加入了怪人社。
    但是現在──我自己找到晨曦了。
    雖然我不會再次失去寫作的動力,可是與幻櫻之間的關係,頓時變得有點尷尬。
    失去了「晨曦」這一層關係作為誘因……再次相見的我們,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呢?
    不再以利益維繫關係的我們……會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在對方面前呢?
    一切都是疑問。
    隨著心中的疑問句累積得越來越多,我有點緊張。
    但這份緊張終究將被時間所消除,畢竟幻櫻會來怪人社上課,我們的碰面無法避免。
    怪人社現在只有我跟沁芷柔,其他人都還沒到。
    「……」
    心不在焉地想著心事,我在稿紙上畫了一杯空的咖啡杯,接著無意識地用黑色鉛筆將杯面塗滿。
    完整的咖啡成形了。
    此刻這杯咖啡,看起來……很像苦澀的黑咖啡。
    隨著「喀啦」聲響,怪人社的大門被推開。雛雪跟風鈴一起走了進來,風鈴對我微笑。又過了一陣子,桓紫音老師也走了進來。
    「吾之眷屬唷!很好,大家都到齊……咦?」她左右張望,「……幻櫻人呢?零點一。」
    「呃,為什麼問我?」
    「少囉唆!少了一個學生,本皇女還怎麼開課!快去找!」
    我幾乎是被桓紫音老師趕出教室。
    「……」我站在走廊上發愣了一會。
    ……說是找,但是要去哪裡找呢?
    想了想,最後我往頂樓陽臺走去。那裡是幻櫻收我為「弟子一號」的地方。
    我很快就抵達了陽臺附近,視線透過半段螺旋狀的階梯,看向最上方一扇生滿鏽斑的鐵門。
    那扇鐵門之後,就是陽臺了。
    平常鐵門都是緊緊關起,此刻卻在海風中搖晃,發出「嘰……嘰……」的刺耳聲響。
    我爬上階梯,然後推開鐵門。
    「!!」
    幻櫻果然在這裡,我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她。
    她逆著海風,手搭著欄杆,面向大海的方向,長髮隨風飄起,如精靈般在風中輕快地搖曳。
    在推開門的剎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陽光太過刺眼,我眼前一花,將幻櫻的頭髮看成了粉櫻色。
    在這一瞬間,我的內心忽然湧上一股強烈的不協調感。
    那不協調感非常怪異,彷彿在半夢半醒間,無法分清眼前所見究竟是事實,抑或是虛幻……那種感受。
    這種情況,好像晶星人女皇初次降臨C高中……宇宙船的紅光把幻櫻的頭髮映成淡淡的粉紅色時,也曾經出現過。
    但是,這種感受極為短暫,在開門的下一瞬間,我的視覺就恢復了正常,眼前出現的依舊是銀白髮色的幻櫻。
    我跨入頂樓陽臺。
    陽臺上空蕩蕩的,除了幻櫻,只有刺眼的太陽光,與染上腥鹹之氣的海風。
    盯著她的背影,我陷入了沉默。
    ……彷彿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尷尬,化為繩索捆縛了我,使我像木頭人一樣無法動彈。
    幻櫻在這時轉過身,向我看來。
    「……」
    「弟子一號。」
    僅僅一句普通的呼喚,卻讓我感到壓力更加巨大。
    因為幻櫻明明在微笑,身上卻帶著不知從何而來的濃厚哀傷。
    ……是因為發現我已經知道晨曦的身分了嗎?
    ……不愧是我名義上的師父,每次都料中一切,只有這次被我贏過了。
    想起自己難得的勝利,加上為了掙脫身上尷尬的重壓,我按著臉,開始哼哼哼地笑。
    「哼哼哼哼哼……」
    我將五指戟張蓋在臉上,視線透過指縫望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恍若笑聲帶給了我勇氣。
    我終於掙脫無形的束縛,一邊笑,一邊往前走。
    「名義上的師父唷,給我聽好了──是我柳天雲贏了!我柳天……」
    我仰起臉,正準備把尊爵不凡的獨行俠臺詞傾瀉而出,幻櫻卻從我身旁輕輕擦過,離開了頂樓。
    「……」
    我原本準備好的言語,被沉默所中斷。
    在沉默中,我腦海唯一剩下的……是幻櫻離開之前,嘴角那抹複雜的微笑。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德奧,這玩藝!:音樂、舞蹈&戲劇
      • 優惠價:257元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清晰的模糊:藝術中的人與人
      • 優惠價:244元
      • 阿富汗史:文明的碰撞和融合(增訂三版)
      • 優惠價:198元
      •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三十封信
      • 優惠價:152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