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來發現小夥伴變成美少女02
早上醒來發現小夥伴變成美少女02
  • 定  價:NT$190元
  • 優惠價: 8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真的很有事』便條本(贈品)
贈品已送完!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襲來!惡劣模式升級!
    美食之神降臨
    我成了膨☼軟☼甜☼美☼的棉花糖女孩!還被監禁了呢~❤
    親愛的小夥伴──為了我的美麗而戰鬥吧!
    羞恥力max──

    (偽)辦公室戀情登場!

    再見了第一集,第二集你好!
    照理說,重回何家集團,富少爺=快樂的生活日常。
    但這一集,身為故事唯一男主角的何一年,
    卻對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感到絕望!!!
    因為這個那個種種難以言喻的原因,(詳情請看內文唷☆)
    陳婕妤從S號進化成了XXL號!
    ① 酥胸→H巨乳
    ② 長腿→蜜大腿
    ③ 美尻→超豐臀
    還發出了豪語──
    「為了那些深知我美麗與高貴的人,」
    「老子我這輩子就打算當個臉蛋正到爆的美少女(自稱)回報他們了!」
    比起這種展開,我比較想立死亡Flag……


  • 每個人的成長過程都是修建一座城府的歷程,
    我不一樣,我幫別人拆。
    不信看看我的書,讓你找回喪失的童心!
  • 第一章 逃跑
    第二章 變胖
    第三章 真相
    第四章 弟弟
    第五章  綁架
    第六章 破產
    第七章 決鬥
    第八章 主謀
  • 早上醒來發現小夥伴變成美少女02

    「你回來了?」何仲謀看著何一年說,手上的毛巾就這麼放在頭上,一副剛洗完澡的樣子。
    就這一個動作,流露出了常人無法看出來的和藹,也讓何一年深深的感覺到,眼前這個人並不是什麼大老闆,而是他父親。
    「這兩年過得怎麼樣?」何仲謀喝了一口茶,悠閒自適的問道。
    「普普通通。」何一年回答,沒料到會這麼快就進入正題。
    「你找到你想要的了嗎?」何仲謀淺笑的問,「你想做什麼?」
    「沒有。」何一年老實回答,「所以我回來了。在外面世界繞了一圈,還是沒找到任何答案。」
    「我就知道。」何仲謀樂呵呵的說,「你天生就是要來接掌我的事業的,我從你五歲的時候就看出來了。」
    「……」
    何一年當初離家的原因就是因為不想繼承家業,所以他跟何仲謀約定,如果他能找到一樣更具吸引力的事情做,他爸就會放手,讓他去過自己的人生。
    然而何一年失敗了,他什麼也沒做成,且什麼理想都沒找到。
    「我聽說你做了業務員。」何仲謀問,「好玩嗎?」
    「爸,我一直有個疑問。」何一年突然說,「你為什麼一定要我繼承?讓大哥繼承不是很好嗎?我又沒有他優秀。」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執意要你當繼承人嗎?」何仲謀突然問道。
    「為什麼?」何一年變得嚴肅。
    「你從小就會偷懶,而且愛投機取巧。」
    「啊?就這樣?」
    他忍不住說,「但這是小聰明吧,小聰明成不了大事的。」
    「沒有小聰明怎麼會有大聰明?」何仲謀說,「所謂的出社會,不過是一群人在說謊、欺騙、說假話、露假笑而已。更高階一點的出社會,就是兩個人在說謊、欺騙、說假話、露假笑,看誰比較高明。就這點,你大哥是不行的,他還太年輕了。」
    何一年啞口無言,實在不認為這是種讚美。
    何仲謀站了起來,瓦斯爐上的水燒得正開,嗡嗡嗡的叫著,再過一會兒就會變成惱人的尖響。
    看著何仲謀的身影消失在屏風後,何一年陷入沉思,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專注思考,好像那片壺上霧氣已經在他腦海裡轉換成尖叫一樣,讓他覺得焦慮。
    何仲謀走回來,手中卻只拿著一個茶杯,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請何一年喝茶。
    「其實,我有喜歡的女孩子了。」何一年突然說道。
    「誰?」何仲謀立刻轉頭問道。
    「祕密。」何一年回答,「但總之我不要繼承,我要去找她。」
    何仲謀訝異的笑道:「我為你安排了那麼多相親,你沒一個喜歡的,現在卻說有了心上人。她是誰?」
    「就說了,是祕密。」
    「好,那你走吧。」何仲謀龍心大悅的說,「你能帶個媳婦回來給我,我也滿足了。」
    何一年不敢相信,這樣隨口的一句話,竟然讓他恢復自由之身了!
    從何一年踏進家門,連十二小時都還不到呢!但他一點都不留念,他要走,現在就想離開這裡!

    ***

    何一年離開何家後整整玩了一個月,什麼也沒做,直到某天心血來潮,他才有了想回衛浴公司的念頭。
    何一年走進辦公室,在心裡預想了幾百種狀況,可能陳婕妤不在、可能陳婕妤趴在桌上睡覺,結果他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在那個熟悉的位置看到一個狂吃不停的身影。
    「卡滋卡滋卡滋卡滋~」吃洋芋片的聲音大聲傳來。
    陳婕妤的位置上坐著一個臃腫的背影,何一年揉了揉眼,還是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她有著金色的頭髮,頭髮上還有金色的隆起,除了身材太胖外,完全就和何一年印象中的陳婕妤一模一樣。
    辦公室內還有另外一個人,在馬組長原本的位置上,陳筱梅無精打采的坐著,見何一年進來也沒反應,就那樣撐著下巴看手機。
    「喂,現在是怎樣啊?」何一年出聲了。
    金色的胖身影抖了一下,然後緩緩的轉過來,手中的洋芋片也放下了。
    何一年差點吐血,她真的是陳婕妤,不管是睫毛很長的眼睛還是眉宇之間的氣質,都是陳婕妤。但她的臉頰卻長胖了一圈,身材更不用說,也長胖了一大圈,變成一個胖女人了!
    「現在是怎樣?」何一年傻眼的問道。
    「你……何一年,你怎麼回來了?!」陳婕妤差點噎到,「不是去當世界首富了?」
    「我才想問妳呢!妳怎麼變成『咕咪』了??」
    咕咕米是一種長得像狸貓,全身有金毛的寶貝萌,陳婕妤當初就是變成了咕咕咪,遊戲裡咕咕咪還有一個進化版本,進化後的咕咕咪改名叫「咕咪」,咕咪遠比咕咕咪還大上一圈,圓嘟嘟的,是肥版的咕咕咪,就和此時的陳婕妤一模一樣。
    「說啊,妳到底出了什麼事?為什麼變咕咪了?」何一年急問。
    「一大早的,誰的嘴巴這麼臭啊?」陳婕妤淡定的說道,拿出她的必備清香劑,朝何一年的臉噴去。
    「喂!咳咳咳!搞什麼啊!」
    遠在另一邊的陳筱梅說:「你走之後,她開始整天暴飲暴食,就變現在這個樣子啦!」
    「用不著妳多嘴!」陳婕妤也朝陳筱梅噴清香劑。
    何一年看了看陳婕妤,再看看她桌上那堆滿的零食,實在是哭笑不得。
    不過才一個月的時間,她竟然從一個窈窕淑女變成了一個胖妞,形象呢?尊嚴呢?
    「你為什麼回來?不是去當你的富少了嗎?」陳婕妤冷冷的說道。
    「妳倒先回答,妳為什麼胖了一圈,變成咕咪了?」
    「我不回答,你也不用回答了!」陳婕妤突然生氣起來,「你走吧!不要再來了!走開!」
    「不是啊,喂……」
    何一年被趕出了辦公室,他看著門砰的一聲關上,實在搞不清楚狀況。
    何一年在公司晃了一圈,最後又回到馬桶組門口。他實在很難想像,這麼愛美的陳婕妤竟然會任由自己變成胖子,他覺得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
    叩叩!
    何一年敲門。
    「是誰?」裡頭傳來陳筱梅的聲音。
    「開門吧,是我。」
    「你怎麼又回來了?」這次是陳婕妤回答。
    「來嘲笑妳胖。」
    門開了,陳婕妤走出來狠狠的踩了何一年一腳,然後又把門關上。
    「痛!妳的新絕招就對了!長胖以後踩人變成必殺技了!痛死我了!」
    「滾回去當你的富少!這裡不需要你了!」
    公司真的變了,下午四點開會時間一到,大家都準時坐好了,不像以前還會拖個幾分鐘。
    何一年最後才慢條斯理的走進會議室,跟以前一樣,雖然他現在已經不是員工了。
    「何一年!」魷魚一看到他就瞪大眼睛。
    全公司大概只剩他不知道何一年回來而已,然而他的反應和所有人一樣,一開始都很訝異,畢竟何一年的身分可是財團公子,沒人以為他還會再回來。
    「你回來做什麼?」魷魚問,「難不成……是要回來幫忙?」
    「你想得美喔。」何一年打斷他的話,「回來看看公司成什麼鬼樣子而已。」
    魷魚原本想發火,將何一年攆出去,卻忽然想起何一年的身分,因而露出扭曲的笑容。
    他果然還是老樣子,只要關乎拍馬屁,腦子動得極快。
    接下來的會議內容基本上和以前沒什麼差別,就是罵人罵得更可怕,氣氛更緊繃而已。倒是中途魷魚靈機一動的說了個笑話,整個會議室鬨堂大笑,有擦眼淚的,有敲桌子的,捧肚子滿地打滾的也有,就只有一個女職員沒笑。
    何一年滿頭不解的問她:「大家都在笑,妳怎麼不笑啊?」
    「我已經辭職了。」她淡定的回答,「早上遞了辭職書,專程等到現在就為了看我以前有多白痴。」
    「……」
    永久衛浴的現況大概就是這樣,每個人都在拍馬屁,奉承魷魚一個人,然後也沒人在做事,吃洋芋片的繼續吃洋芋片(陳婕妤)、拍照打卡的一樣拍照打卡(陳筱梅),會議照開。但顯然已經成了無政府狀態,魷魚根本沒能力管理好一間公司。
    下班時間一到,每個人都跑得不見蹤影。何一年在門口等了一會,陳婕妤總算走了出來。
    她依然是金髮飄逸、香水味撲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她變胖了,很胖,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胖妞。
    「為什麼你還在啊?」陳婕妤一看到他就愣住。
    「何必裝得不認識?」
    「你我已無瓜葛!」陳婕妤生氣的說,「從你走的那天我就看開了!」
    「看開?看什麼開!」
    「沒事!」陳婕妤哼的一聲走了。
    何一年原本以為她要回家,他想順道看看她現在住哪裡了,結果她卻與人約在一間咖啡廳,且一走進去就收起臭臉,笑吟吟的和那個人打了招呼。
    何一年看出來了,那個人是她的客戶,她在工作。他早該想到的,陳婕妤依然是陳婕妤,是個完美主義者,她不可能真的擺爛。
    陳婕妤知道何一年跟了進來,因此選了個最角落的位置和客戶聊。何一年沒什麼目的,就想看她表演而已,畢竟才一個月沒見面,她已經變得像陌生人一樣了,尤其是外表,他想知道她到底要怎麼拉客。
    「服務生。」何一年喊道,望向櫃檯那堆在痴痴傻笑,遲遲推不出一個人來為他點餐的女孩子們。
    終於有個女孩故作正經的走過來。
    「咳,請問你要點什麼?」她問,眼睛一直看著他的臉。
    「一杯咖啡就好。」何一年愉快的說,「對了,你們店外的盆栽叫什麼名字?」
    「咦?我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妳坐下來我給你講講吧。」
    get,搭訕成功!
    何一年看到陳婕妤翻了個白眼,他一個人喝茶也是喝茶,不如找個人一起喝,再看看陳婕妤如何談生意。
    陳婕妤拿出了一百分的笑容,飯都沒吃幾口就和她的客戶談起來。當何一年看到她從包包裡抽出那份萬年不變的馬桶型錄時,他忍不住笑出來。
    「怎麼了?」陪何一年吃飯的女孩問道。
    「沒事,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何一年興致勃勃的說。
    「好啊!」女孩嘻嘻笑。
    「對女生來說,變胖和變黑的話,妳們會選哪個?」
    「嗯,這問題比要愛情還是要麵包要難選呢。」
    何一年愣了幾秒,然後噗哧笑出來:「妳也挺幽默的啊!」
    「對呀。」女孩呵呵呵的說。
    陳婕妤聽不下去了,拍桌就說:「服務生!這裡太熱了,冷氣開強一點!」
    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何一年那邊的對話她都聽得到,好像在諷刺她一樣。
    順道一提,冷氣口就在何一年的頭頂上方,不出三分鐘他就冷得打噴嚏,瞬間明白陳婕妤的惡意。
    「服務生。」何一年舉手,「幫我送一份起司捲給那邊那位美女,就說我請她吃的。」
    「好的。」
    陳婕妤最討厭的東西就是起司,一看到服務生端上來,她立刻驚得捂住鼻子。
    「服務生,我不是說很熱了嗎,你們到底有沒有開冷氣!」陳婕妤瞪著何一年說。
    「服務生,再替我送十份起司捲過去。」
    「服務生,把電風扇搬出來對著門口吹。對,就是那一桌那裡。」
    「服務生,再幫我送二十杯紅茶過去,錢我付,把她桌子佔滿就好。」
    「你們可不可以自己談清楚!」店經理終於受不了的說,「你們是不是認識!桌子併在一起就好啦!」
    全場愣住,所有客人都看著他們。
    何一年莞爾一笑,站起來說道:「說的也是呢,那就併桌好了。」
    「何一年,你到底要做什麼!」陳婕妤也站起來了。
    「噓,在客戶面前不要失態唷。」何一年說,對著陳婕妤的客戶就伸手,「妳好,我是她的同事,妳要買馬桶,我這邊也能協助唷!對了,有人說妳長得很像林志玲嗎?」
    「咦咦?我這個年紀了,怎麼會……?」
    「氣質很像。如果進一步認識,想必會發現更多相似之處。」
    「哎呀,呵呵呵,你怎麼這麼會說話~」
    陳婕妤簡直氣炸了,無奈何一年已經鉤住了她客戶的心,鉤得對方眼睛冒愛心,七魂六魄都跑了。此刻在併桌的狀況下,有她、她的客戶、何一年以及一個莫名其妙的服務生,四人坐在一起。她再不甘願也得忍受,因為她需要這筆訂單。

    晚上六點半,人來人往的咖啡廳門口,談完訂單的何一年和陳婕妤走了出來。
    然後兩人都沉默了,就這麼在路口等九十幾秒的紅綠燈。
    等到變了綠燈,兩人卻也沒有往前走,很有默契的就這樣停在原地。
    「說吧,你到底為什麼回來?」陳婕妤問。
    「說吧,妳到底為什麼把自己搞得這麼胖?」何一年也問。
    兩人又沉默了一下,然後就開始吵架:「我胖干你屁事!」
    「我回來也不是為了找妳,妳少臭美!」
    「你不是去過有錢人的逍遙日子了嗎!怎樣?被遊艇夾到屁股?還是吃金子吃到下巴脫臼?」
    「妳肥成這樣就不怕衣服被撐破,尊嚴呢?形象呢?妳不是女神嗎?」
    「你們瘦是為了遮醜,我不用!」陳婕妤怒道。
    綠燈又變紅燈,兩人又再等了九十秒,然後跨出步伐,走上斑馬線。
    不遠的一段路程,陳婕妤的家終於到了,位在一處窄小的巷弄裡,看她拿出鑰匙來,何一年抬頭才正想猜她是住在幾樓,就被陳婕妤用鑰匙指著。
    「你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她不耐煩的問。
    「我無處可去哦。」
    「無處可去?是家裡被鑽石堆滿了嗎?」
    「不用一直諷刺我,我已經懶得再說妳胖了。」
    「好啊,那你就站在那裡吧。」陳婕妤哼的一聲推開門。
    「等等!」何一年拉住她,認真的說,「我們需要聊聊,而且我今晚真的無處可去。」
    陳婕妤轉過身來,看著何一年,然後語重心長的說:「你要記住,無論我們因為什麼問題、什麼事而疏遠到什麼地步,一包『樂咕咕』就能回到當初。」
    「樂咕咕?」
    「你沒聽過嗎?最好吃的那家洋芋片的牌子啊,剛好是咕咕米代言的。」
    「洋芋片?」何一年皺眉,「妳早上吃的那個?」
    「沒錯。」
    「什麼啊!」何一年哭笑不得,「妳真的成了貪吃鬼啊!」
    陳婕妤被氣到了,轉身就不理他,好險何一年機智的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幾包洋芋片回來,全都是「樂咕咕」。他一交到陳婕妤手上,陳婕妤還真的樂開懷了,臭臉一下子舒展開來。
    何一年很無言,怎麼好像有種哄女朋友的感覺。而且陳婕妤這是怎麼回事,等級一下子倒退得太多了吧?現在只要幾包洋芋片就能搞定?
    「你不懂!」陳婕妤指著他的鼻子說,「在我人生低潮的時候,多虧發現了這美味的東西讓我走出陰霾!」
    「人生低潮?妳會有什麼低潮?」
    「你還敢說!」陳婕妤爆發了,不再顧面子的說,「你和馬組長,你們兩個都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和魷魚對看,好像我成了最大輸家一樣!也不知道其他同事是怎麼看我的!我承認,我被你們擺了一道了!你們這兩個混蛋!」
    「所以……」何一年弱弱的說,「這就是妳狂吃的原因嗎?」
    「不然呢?」陳婕妤握緊手中的鑰匙,氣到發抖,「我突然發現人生好無奈,自己這麼努力不曉得是為了什麼,好像被耍了一樣。不如及時行樂,以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然後妳就肆無忌憚的吃,吃成這樣嗎?」
    「當我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陳婕妤說,「我剛變成咕咕咪的時候也一樣狂吃,但沒像現在胖的這麼誇張。反正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吃。」
    「女人不都這樣?」何一年回答,「但妳他媽明明是男的吧!」
    「老子現在是女的!」
    「管妳是男是女,是個人都要注意體型吧!妳知道妳現在長得像咕咪嗎?就是進化後的咕咕咪,整個人肥了一圈。」
    「我知道咕咪是什麼好嗎?」陳婕妤翻白眼,「但算了,反正我沒差,我又不交男朋友,老子愛的是女人!」
    「說到這個我才想問,妳他媽為什麼還沒變回男人?為什麼還是這個蠢樣子?」何一年問。
    「別提那個了,我已經不玩《寶貝萌》了。」陳婕妤消沉的說道。
    「啥?!為什麼?」
    「妳不抓怪妳要怎麼變回男人?妳不是立志要成為抓怪大師,還一度把這視為人生第一大事?」
    「那是以前。」
    「以前?現在這樣就沒關係了?」何一年鐵著臉說,「妳現在可是女的啊!」
    「我說了,沒差,我就是覺得沒差,才會把遊戲刪了!」她惡狠狠的瞪了何一年一眼,然後變得沮喪,「反正現在的我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有洋芋片吃就好。其實我最近一直在認真考慮,就算一輩子用女孩子的身體活下去,好像也沒什麼問題。」
    「醒醒啊!」何一年激動的搖著她的肩膀,「妳吃錯什麼藥了,竟然消沉成這樣!變胖就不說了,現在連是男是女都沒關係了嗎!?」
    「你呢?」陳婕妤突然問,「才一個月而已,你怎麼又回來了?」
    「能上去說嗎?」
    「你要去我家?」陳婕妤皺眉。
    「不然呢?妳以為我為什麼站在這裡?我不是說我無家可歸嗎?」
    「你不是富二代嗎!無家你個頭!」陳婕妤不客氣的說道,「而且剛剛是誰在咖啡廳裡出手大方,一次點那麼多菜?」
    「就是因為剛剛點太多,把錢都花光了。」何一年吐舌頭,「提款卡什麼的也沒帶。」
    「……有錢人果然就是任性,出門都不用帶錢的!」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瓶新書《早上醒來發現小夥伴變成美少女02》中!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鳳凰錯3:諸神之戰震洪荒(全二冊)(簡體書)
      • 優惠價:257元
      • 義大利,這玩藝!:視覺藝術&建築
      • 優惠價:211元
      • 心有靈犀
      • 優惠價:264元
      • 繪畫色彩學
      • 優惠價:165元
      • 京都大步帖
      • 優惠價:16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