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宗罪10:殺人視頻
十宗罪10:殺人視頻
  • 系列名:SCARY
  • ISBN13:9789869451154
  • 出版社:月之海
  • 作者:蜘蛛
  • 裝訂/頁數:平裝/224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05/04
  • 中國圖書分類:短篇小說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放我走吧……求求你!」
    鏡頭裡,繩索緊緊纏繞她的脖子
    捆綁著她四肢的椅子逐漸懸空……

    真實命案改編──
    警政署無法偵破的重大刑案,由全國一百八十萬警備菁英中挑選出來的「四人小組」限期偵破!

    國際著名刑偵專家梁教授──擅長推理、思維縝密。
    熟知五國外語的駭客高手蘇眉──蒐羅資訊、網戰高強。
    全國武術冠軍及各類搏鬥大賽常勝者畫龍──武警教官,格鬥技能爆棚。
    嗅覺天才包斬──如犬一般的敏銳嗅覺,異於常人的偵查能力。
    四位成員,各懷絕技,揭露十宗駭人心魂的命案現場。

      ▁▁▁▁▁▁▁▁▁▁▁▁▁▁▁▁▁▁▁▁▁▁▁▁▁▁▁▁▁▁▁▁▁▁▁▁▁▁▁▁

    這是場華麗高調的殺人饗宴
    歡迎窺看我的世界

    全程錄下殺人過程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陰暗的畫面中,女人的手腳被緊緊綁在椅子上,放置在茶几的桌面。從天花板垂下的繩索纏繞她的脖子,她驚懼地苦苦哀求,不停掙扎,只見茶几緩慢抽離,椅腳逐漸懸空……

    有一戶人家在吃魚時,從魚嘴中挾出一顆圓形不明物體,仔細一看竟是顆人類眼珠!警方自水庫打撈到數塊屬於十二歲女童的人體組織,確認凶手有戀童傾向。然而偵查行動卻屢遭阻攔,凶手似乎總能早一步預測專案小組的行動?

    二戰電影的拍攝現場,一名身穿日本軍服的臨時演員被陷阱撕裂身軀,屍體一分為二,頭下腳上地掛在竹子上頭,凶手是擁有專業戰術的特種部隊,擅長隱匿狙擊,比警方技高一籌,緝捕行動危機重重,誰都不知道下一個在樹林裡慘死的是誰……

    受凌的靈魂孱弱悲泣,旁觀者的沉默,是助長殺意的最大幫凶。

  • 蜘蛛
    對於黑暗的探索,我從未放棄。為了學習飛翔,我拜魚為師。

    我寫作的時候,頭頂沒有太陽,所以我坐在黑暗之中,點燃了自己。藉著這點卑微之光,走進地獄深處。

    正如我在《罪全書》的序言裡所說的那樣:
    「嘗嘗天堂裡的蘋果有什麼了不起,我要嘗嘗地獄裡的蘋果。黑暗裡有黑色的火焰,只有目光敏銳的人才可以捕捉到。有時我們的眼睛可以看見宇宙,卻看不見社會底層最悲慘的世界。」

    多少個無眠的夜晚,一個巨人,站在街頭,牽著木馬,等待開花。

    我寫作,我就是上帝,我赦免一切人,一切罪。

    原名王黎偉,生於山東,知名驚悚作家,天涯「舞文弄墨」首席版主。

    著有《十宗罪》系列、《罪全書》、《秦書》等。

  • 、戀童癖者

    二、凋零之案

    三、黃河浮屍

    四、殺人影片

    短篇集
    (一)柳營

    後記

  • 驚悚影片

        白景玉急匆匆地走進專案小組辦公室,指揮工作人員抬進來一臺聲紋記錄儀,還有文件檢驗儀,牆上的液晶螢幕也更換成解析度更高的影像設備,這些都是刑偵實驗室裡的器材。
        梁教授和包斬正在下棋喝茶,兩個人抬起頭來,茫然地看著忙碌的工作人員。
        蘇眉問:「哇,老大,搬家嗎?」
        畫龍問:「又發生了什麼與眾不同的大案子?」
        白景玉說:「這件案子的奇怪之處在於我們不知道發生在什麼地方,不知道死者是誰,卻目睹了整個凶殺過程……有人將殺人過程錄製成了影片,然後發布到網上。」

        大螢幕上開始播放這段殺人影片,畫面顯示的是一個陰暗雜亂的小房間。房間沒有開燈,只有電視機發出慘白的光,時間是傍晚七點,電視機上正在播放某電視臺的新聞。
        電視機前有個木質的舊茶几,灰濛濛的,掉了漆。茶几本應該是平行著擺在電視機前,畫面中的卻垂直於電視機擺放。茶几的一端正對著電視機,這在狹小的房間裡看起來異常古怪。
    更奇怪的是,茶几上放著一張木頭椅子,有個穿白色毛領羽絨衣的女人坐在椅子上,位於畫面的中間。
        確切地說,她是被綁在椅子上,雙手和椅子的扶手綁在一起,兩條腿也綁在椅腳上,眼睛蒙著黑布,因為背光,即使面對鏡頭也無法看清楚她的臉。
        女人端坐不動,像是一個展覽品,她被綁在椅子上,椅子下面是個茶几。茶几上的另一端放著幾樣菜,都用塑膠袋裝著,攤開在桌上,一小瓶高梁酒已經空了,旁邊還有幾支啤酒瓶,可以看到有一隻手正拿著免洗筷。
        很顯然,拍攝者巧妙地避開了鏡頭。
        從畫面上看,很像是用手機拍攝而成,鏡頭始終沒有動過,說明拍攝者可能將手機放置在某處,也許是茶几後面的沙發上方。
        這個人邊吃邊喝,看著電視機前被捆綁的女人。穿羽絨衣的女人扭動著身體,試圖脫開身上的繩子,然而掙扎是徒勞的,繩子綁得很緊。
        女人放棄了掙扎,開始不斷地哀求,她的話夾雜著電視機中的聲音:「觀眾朋友晚上好,歡迎收看《新聞聯播》……我家裡的人是不是得罪你了?你是想要錢還是想幹什麼?求你放我走吧,我保證不報案……今天的新聞快報……我和你又沒什麼仇,哪裡惹到你了?你倒是說話啊!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是要錢是吧,我給你……召開藝文工作座談會,強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求求你了,我是怎麼得罪你了?放我走吧!你到底想幹什麼啊?救命,救命啊!」
        女人大聲地喊叫起來,這時候,一個穿著皮夾克的強壯男人衝了上去,隨手拿起一塊抹布,跳上茶几,塞到女人嘴巴裡。
        女人試圖咬住他的手,但是接下來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那個男人很古怪,戴著一個安全帽,背對著鏡頭,他側身的時候,可以看到安全帽的擋風面罩半遮著臉,面目難辨。
    男人摸了摸女人的頭,女人嚇得瑟瑟發抖,看來之前挨過打。她肩膀抖動,嗚嗚地哭了。
    男人跳下茶几坐回原位,畫面裡可以看到他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又用筷子夾起一粒花生米。他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一直欣賞著面前受驚嚇的女人。
        《新聞聯播》依然在播放,女人被綁在茶几上的椅子上,抽抽噎噎地哭泣。過了一會兒,男人喝完最後一杯酒,用遙控器調小了電視音量,起身去關了窗,拉緊了窗簾。
    房間裡死寂一片,女人意識到什麼,驚恐地抬起頭,茫然失措。
        男人站上茶几,手裡多了一根扁形的繩子。電視機沒有聲音,畫面閃爍不定,螢幕的光線製造出特有的詭異氣氛。
        男人又拎起一張椅子,放在茶几上,然後踩上去,踮著腳,將繩子從屋頂的一個吊鉤穿過去,這種吊鉤在老式房屋裡很常見,多是用來安裝吊燈或者吊扇。
    男人穿好繩子,拉了幾下,將空椅子搬下去。
        男人站在女人身後,面對著鏡頭,慢條斯理地把繩子的一端在女人的脖頸處繞了一圈,女人劇烈地掙扎,雙手握拳,拚命搖頭,鼻腔裡發出瀕臨死亡時沉悶的喊叫。
    男人絲毫不理會女人,冷靜地勒緊女人的脖子,在她的腦後打了一個繩結。他向上提了一下繩子,測試鬆緊度,似乎感到不滿意,再一次調整了繩套。
        隨後,他跳下來,拍拍手,小心翼翼但又特別費勁地挪動茶几,因為摩擦地面而發出刺耳的聲音。
        椅子上的女人嘴巴被堵,眼睛蒙著黑布條,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她似乎感到絕望,放棄了掙扎。
        茶几一點點地被抽走,每一次響動都引發她身體的顫抖。椅子的一條腿懸空了,接著是第二條、第三條……男人猛地一拉,椅子懸在空中,繩索勒住女人的脖子。因為用力過大,茶几上的一個酒瓶倒了。
        終於,他將茶几拉回原位,那個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被吊死在空中。
        死亡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以接受,女人似乎很安詳,頸骨在突然下墜時立刻斷裂,器官閉塞停止呼吸,沒有任何掙扎,身體都沒有抖動一下。
        懸在空中的椅子輕微地搖晃著,最終靜止不動。持續了三分鐘後,就在大家以為畫面定格的時候,男人又出現了,手裡拿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警察你好。
        影片到此停止了,播放結束,全長七分鐘五十一秒。

        專案小組感到非常震驚,這個穿皮夾克的男人,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吊死了一個穿羽絨衣的女人,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只留下了四個字。
        他不僅錄下整個殺人過程,最後還挑釁警方。
        白景玉一臉凝重,說道:「我們專案小組成立起來,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挑戰,我之所以使用挑戰這個詞,是想告訴大家不要輕敵,這人看來不簡單,你們要儘快破案。」
        包斬說:「這人膽子太大了,錄製殺人影片還發到網路上,我們以往偵破的案件,凶手大多在犯案後會掩蓋罪行,銷聲匿跡,這人不一樣,與眾不同,反其道而行之。」
        梁教授點燃菸斗,抽了口菸,徐徐地說道:「我喜歡這樣的對手。」
        蘇眉說:「我注意到,那女人說根本就不認識他,如果是陌生人,那就太可怕了,他從哪裡抓來這個女人,大街上嗎?犯案動機又是什麼呢?」
        畫龍說:「隨機殺人,報復社會,我們以前也遇到過這樣的變態殺手。我不覺得這個人的膽子多大,他還戴著個安全帽,遮擋著臉,真有種的話,就把臉露出來啊!」
        包斬說:「案子很棘手,我們連案發地在哪裡都不知道,沒有屍體,沒有物證,要找到這個人如同大海撈針,真的很有挑戰性。」
        蘇眉說:「凶手挑釁警方是一種什麼樣的犯罪心理?」

        刑事案件中會遇到形形色色的犯罪凶手,有的凶手膽大妄為,犯案後會故意留下證據,他們的犯罪心理往往是自相矛盾的,既認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心存僥倖,不會落網,又渴望警方找到他,類似於一種捉迷藏的遊戲心理。
        摘錄幾則真實的案例,我們了解一下這種極為罕見的凶手。
    吉林發生過一起滅門慘案,凶手殺死陳某一家四口,用手指蘸著死者的鮮血在牆上寫下「我叫小山」。被捕後,他供認自己因為經濟糾紛而殺人,牆上寫字是一種英雄壯舉,如同《水滸傳》中的武松殺人後在牆上寫下「殺人者,打虎武松也」。
        武漢一名保全殺人分屍後給警方寫挑釁信,此人曾自製手槍遊走全國。他殺害無冤無仇的無辜者,逢年過節會給受害者所在的警察局寄賀卡和信件,在信件中會詳細描述自己殺人的過程,甚至向警方索取六千元賞金打算出賣同夥。他不斷以殺人挑戰警方,直到五年後被擒。
        安徽某城市交流道下有一拾荒女子被姦殺,第一報案人竟然就是凶手。
        此後,兩年時間裡,這名凶手不停向警方撥打報案電話。從報警到叫囂「我就是殺人凶手」、「人是我殺的」、「你們快來抓我啊」。此人極其狡猾,每次打電話都在不同的地點,警方調動大量警力,在九個縣市展開調查,最終將這名瘋狂挑釁的凶手逮捕歸案。

        梁教授說:「凶手是有預謀的,他先將一把椅子放在茶几上,然後把被害者捆綁在椅子上,用繩索拴住被害者的脖子,抽走下面的茶几,完成整個殺人過程。這個過程其實是一種簡易的絞刑,絞刑一般是指執行死刑。」
        白景玉問道:「什麼意思?」
        梁教授說:「凶手認為自己代表著正義。」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