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6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6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9180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拿出妹控氣概吧!》暢銷作家 甜咖啡 最新超展開力作──
    書名太挑釁!尖端原創小說大賞禁止參賽作品(大誤)。

    人皆如櫻花,終將隨風去──
    幻櫻‧最終戰!

    上課時或捷運間,
    請鎖緊淚腺小心閱讀。

    ★令日本出版界也為之動容盛讚的特殊題材。
    ★八月漫博,簽名會炸裂式哈哈狂笑落幕!
    ★東森新聞、批踢踢、巴哈版、FB熱搜討論!
    ★前作短短五集,連霸蘋果暢銷榜20次!
    ★超新星繪師手刀葉首度商業插畫作。
    ★《我的朋友很少》平坂讀老師Twitter專文稱讚「希望日文化」!

    「希望,你們所有人都會變得更幸福。」

    晨曦,象徵「嶄新的開始」;幻櫻,意味「虛幻之櫻」。
    ──嶄新的開始,虛幻的終結。
    少女將自身化為希望之火燃起,尋找救贖的一線曙光。
    怪人社的歡鬧中,存在感日漸薄弱的她,化為背地的影。
    獨自期盼著、希冀著,那未來的美好願景……

    櫻的家中庭院有一棵櫻花樹,名為「樹先生」。
    樹先生,已有三十年未開花。
    櫻花易謝,僅將最美好的畫面銘刻於回憶中,猶如人的一生。
    在最後的最後,少女帶著我重新來到樹下。
    迎著漫天飛舞的花瓣,她也將宿願藏在了風聲中。

    「樹先生,花開了呢。」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6》,治癒登場。
    真正的治癒,正式展開!

  • 作者簡介 姓名:甜咖啡

    甜咖啡
    性別:我想咖啡只有分甜度吧?
    興趣:埋梗吐嘈、寫小說、慢跑。

    作者是個明明幾乎不喝咖啡,卻取筆名為甜咖啡的奇妙生物,一切都是心血來潮,設好的大綱幾乎無時無刻都隨著靈感在改變,寫出來的小說內容常常連昨天的自己都會感到驚訝,「啊啊,竟然是這樣展開啊。」

    ——努力寫出最有趣的內容,這是我寫小說的宗旨。

    不會改變,也不想改變。

    相關著作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零)》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4)》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3)》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2)》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1)》

    繪者簡介 姓名:手刀葉

    想被ふなっしー壁咚。
    這次非常感激尖端給的機會,再接再厲。
    頑張るピョン♪ヾ( ゜.ω゜) ง

  • 無法理解。
    完全無法理解。
    我將身體呈大字狀靠著木質長椅,後腦順勢枕在椅背上。
    仰望著蔚藍的天空,無數問號在思緒中飄過。
    ──之所以會如此困惑,完全是因為桓紫音老師突如其來的吩咐。
    「零點一,理科教室內有一臺『轉轉遊樂園君』,那是晶星人的道具,可以製造出遊樂園,汝跟幻櫻去玩吧。對了,沒待滿兩天不准出來!」
    「什麼?去遊樂園玩!?」
    即使當下發出驚訝的叫聲,耳邊再次重複的命令也沒有絲毫改變。
    明明剩下短短幾天就要與A高中再次交手,現在正是大戰前夕,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珍貴,為什麼桓紫音老師卻下達「去玩」這種不合理的命令呢?
    但如同以往所認知的,桓紫音老師執行決策時十分霸道,一切抗議都無效,不久後我被趕到了理科教室。
    「……」
    理科教室裡,有一名少女。
    更準確的形容,是一名正值高中生年紀的美少女。
    無瑕的銀色長髮,幾乎只有在雜誌上才能看見的可愛長相,以蘿莉來形容絕對不誇張的嬌小身段——我名義上的師父,幻櫻。
    ──而幻櫻看見踏進教室的來客,像西部牛仔那樣,對我比出手槍的手勢。
    「弟子一號,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遲到!死刑!砰砰!」
    「……呃?」
    「你呃什麼呀!真的被人家打中了嗎?」
    「……」
    幻櫻沒有因為我遲到而生氣,反而笑得很開心。
    但是,她說話的方式與語氣,讓我產生強烈的違和感。
    還來不及探究違和感的根源,幻櫻就拉著我的手臂,走到理科教室正中央。
    那裡,有一張白色的實驗桌。
    實驗桌上放置著一個尺寸迷你、不斷發出藍光的遊樂園模型。
    「……?」
    這就是桓紫音老師所說的晶星人道具「轉轉遊樂園君」?
    「太小了吧!這要人怎麼進去玩啊!!」我搔了搔臉頰,忍不住吐槽
    「你別急。我看看,原來如此……伸出手指觸摸遊樂園的入口,玩家的身體會縮小,就可以順利進入『轉轉遊樂園君』當中。」
    幻櫻手上捏著一張像是道具說明書的紙片,朗讀出上面的文字。
    身體可以縮小啊……這東西居然這麼方便嗎?
    好吧,對於晶星人的科技力,其實我早就見怪不怪了。
    幻櫻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似乎充滿了遊玩的鬥志。
    「好!那我們走吧!!Go、Go、Go!!」
    「……」
    看見她興高采烈的表情,會使人誕生無法拒絕的軟弱想法。
    ……當然,這種軟弱並非通俗認知上的「弱點」,而是出於同伴關係的人情壓力。
    所以絕對──絕對不是因為幻櫻過人的美貌,我柳天雲才無法回絕,其他怪人社的成員若是以相同的方式開口,我肯定也會答應。
    「……」
    於是,胡思亂想的我,與幻櫻一起進入「轉轉遊樂園君」當中。

    「轉轉遊樂園君」裡是炎熱的夏天,空氣被太陽烤到有點扭曲,劇烈的蟬鳴在四處迴盪。
    身體縮小之後,本來以為抬頭會看到理科教室的天花板,落入視線中的卻是蔚藍的天空、熾熱的太陽,還有零零散散的雲朵。
    因為這裡太熱了,所以幻櫻先去買飲料。
    在等待期間,我枕在椅背上,望著天空整理思緒。
    然而,思考過後,我依舊想不通桓紫音老師讓我們來遊樂園玩的原因。
    「嗯,不過那個滿嘴吸血鬼闇黑教義的傢伙……本來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怪人,我如果能理解她的想法的話,我大概會變得很可悲吧。」
    ……雖然在常人眼裡看來,我本來就是個怪人。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夠與桓紫音老師互相理解,多半就會進化為怪人.MAX,連自己都無法忍受自己。
    ……怪人MAX啊,真可怕。那是在想像中稍微加以描繪,就令人想找個地洞鑽下去躲藏的遠景。
    ┬「哇啊!!」┬
    幻櫻的大叫聲從背後傳來。
    隨著聲音一起抵達的,是貼在後頸的冰涼觸感。
    「好、好冰!」
    我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叫出聲。
    轉頭一看,原來幻櫻偷偷從背後繞了過來,惡作劇地大叫一聲,還偷偷摸摸將飲料的杯身貼到我的後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反應好大!笑死我了!!」
    看到自己惡作劇成功,幻櫻誇張地大笑,湛藍的雙目笑得泛出淚水。
    我本來有點不爽,但看見這麼開朗的幻櫻,從踏進理科教室就開始有的違和感,悄悄沖散內心的怒氣。
    ……到底為什麼會有違和感呢?
    思考的同時,我伸手接過幻櫻遞給我的飲料,小小啜飲了一口。
    「嗚!」
    然後,我忍不住嘶一聲地噴出「好難喝」的埋怨氣音。
    該怎麼形容呢?這是一種酸酸鹹鹹甜甜又帶著碳酸氣泡、前所未見的奇妙飲品。舉個貼切點的比喻,就像把酸菜跟可樂還有大量糖分亂七八糟地攪拌之後的產物。
    「……難道很難喝?」
    幻櫻的表情很愉快。
    「呃……嗯,我很不想對一個在大熱天辛辛苦苦跑去買飲料回來的人這樣說,但是呢……坦白講,簡直難喝死了。這究竟是什麼飲料啊?」
    與她截然相反,我則露出了苦瓜臉。
    幻櫻盯著我手中的飲料,擺出思索的樣子。
    經過兩秒鐘後,她像是想通什麼似的朝我豎起食指。
    「啊!人家明白了!你沒有搖晃過再喝吧?很多飲料都要搖過再喝的唷。」
    啊……要先搖過嗎?
    我依言搖晃手中的飲料,然後再次喝了一口。
    「……這不是更難喝了嗎?」
    像是在極力忍耐大笑的衝動,幻櫻嘴角不斷勾起又放下。她的視線在我跟飲料中間游移了兩秒,接著像是觸動了某種機關,捧著肚子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竟然能喝這麼多,弟子一號,我真是服了你!」
    幻櫻笑到眼角都流出了眼淚。
    最後,她終於承認我喝的飲料是刻意向飲料店老闆購買的「地獄特調」,裡面加了酸菜汁、芹菜粉、九層塔碎末等許多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可樂中的可怕原料。
    所以最後我喝到了地獄特調。
    ……真是惡趣味啊,這傢伙。
    幻櫻坐在椅子上,晃著纖細的小腿,看似心情越來越好。
    「不過呢,飲料店老闆調的這杯地獄特調,也不是只有你喝到而已。」
    「啊?」
    「其實我手中這杯飲料,也是地獄特調喔!我怎麼忍心讓我好傻好可愛的徒弟一個人喝,獨自承擔那份痛苦呢。」
    「……」
    我斜眼看去,發現幻櫻手中的飲料已經快喝完了。
    但是我根本不相信幻櫻喝的也是地獄特調。雖然沒有切確的證據,不過幻櫻喝的絕對是普通的可樂。
    幻櫻瞄了我一眼。
    「誒?你好像不信呢?這『少騙我了』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我可沒這樣說。」
    「然而你的表情已經這樣說了,對於詐欺師來講,在許多細微處能讀出真正的實話。」
    「……」
    發現我不說話,幻櫻把喝到剩三分之一的飲料塞到我手中。
    「吶,不然這樣,你自己喝一口確認看看。」
    一邊這麼說,幻櫻又露出似笑非笑的招牌笑容。
    那笑容裡,帶著想看好戲的戲謔感。
    「……!」
    幻櫻的飲料,杯身上彷彿還殘留著她手心的溫度。
    我忽然想到,如果喝了這杯飲料,透過吸管的接觸,這樣似乎就成了間接接吻。
    但幻櫻好像毫不在意,只是保持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我會不會去證實這杯飲料究竟是否為「地獄特調」。
    這時候,我忽然恍然大悟。
    喝飲料 → 「誒?弟子一號,你真的喝了啊?這可是間接接吻哦,嘻嘻。」
    不喝飲料 → 「呼呣,真是多疑呢,所謂的獨行俠之王,只有這種程度的氣量嗎?」
    也就是說,不管怎樣都是她占上風,而我只能被牢牢壓制著。
    好奸詐。
    真是超級奸詐。
    不過,如果將埋怨宣之於口,大概也只會被身為詐欺師的幻櫻視為最棒的稱讚,然後成為下一個嘲弄我的藉口。
    我乾咳兩聲。
    「咳咳,話說飲料也喝夠了,我們趕緊去找東西來玩吧。」
    「……嗯?」
    看是看穿了我想要打破僵局的意圖,幻櫻曖昧地笑了。
    幸好,她大發慈悲地沒有繼續以言語進行追殺,而是保持沉默,與我一起站了起來。
    雲霄飛車的呼嘯聲、攤販的叫喊聲交互響起,還有許多看起來像是NPC的路人,占據了通往各大遊樂設施的通道,讓場面顯得十分熱鬧。
    我很久沒有來遊樂園了,內心深處也悄悄被熱鬧的氣氛所感染,思想忍不住雀躍了幾分。
    「那我們要先玩什麼?」我問。
    「旋轉木馬!」
    幻櫻毫不猶豫地回答我。
    ……旋轉木馬嗎?真是孩子氣啊。
    雖然以幻櫻嬌小的身材來說,就算混在戶外教學的小學生裡,可能也不會多麼突兀就是了……從這點來說,或許這是意外適合幻櫻的遊樂設施。
    旋轉木馬似乎在遊樂園的西邊。
    我們走了一陣子,陸續經過鬼屋、驚喜地心冒險等感官類的設施,卻始終走不到目的地。
    「……奇怪,旋轉木馬有這麼遠嗎?」
    眼看這個方向似乎快要走到底了,旋轉木馬卻遲遲沒有現身,我忍不住感到疑惑。
    然而,幻櫻尖銳的言語,卻刺得我全身一縮。
    「我說,弟子一號……你不會帶錯路了吧?剛剛可是參考過地圖導覽了喔?哎呀哎呀,你不會是那種看了地圖還會走錯方向的笨蛋吧。」
    就在幻櫻說完這番話後,我看見了遊樂園高高豎起的的圍牆。
    看到圍牆,代表走到底了。
    既然走到底了,前面當然不會有旋轉木馬。
    ——所以說,我大概真的走錯路了。
    而幻櫻環抱著胸,尾隨在我的身後,用高高在上的語氣,繼續對我進行打擊。
    「人家可是很厲害的呢,超級厲害的。這麼厲害的我,應該不會有一個笨蛋徒弟吧?嘻嘻。想想也是嘛,俗話說名師出高徒,一個『高徒』怎麼會連地圖都看錯呢?」
    ……唔!!
    糟糕。
    從一進遊樂園開始,我始終被幻櫻壓得死死的,導致心中的氣燄也跟著低迷。
    必須改變情況。
    如果是強大的獨行俠,即使陷入這種困窘的場面,也能找出方法來化解危局。
    「……」
    我低頭思考。
    我柳天雲當然是一個強大的獨行俠,很快的……從令人煩惱的困境迷宮中,我尋找到唯一的出口。
    ——這麼做就行了吧!!
    於是我停下腳步,並將雙手插進口袋裡。
    然後半回過頭,以側臉對著幻櫻,用極為鄭重的語調執行計畫。
    「哼……難道到了這個地步……妳還不懂嗎?」
    「……?」
    幻櫻疑惑地歪著頭。
    我繼續把話說下去。
    「身處黑暗之人,是沒有回頭路可走的。」
    「……」
    沒錯,這就是文字的奧妙之處。
    以迷路來說,「啊、我不小心走錯路了」這種話一聽就有失水準,但是如果將臺詞巧妙地替換成「身處黑暗之人,是沒有回頭路可走的」這種充滿格調的發言,即使是與前者相同的舉止,也必將被視為尊爵不凡的高尚舉動。
    果然,幻櫻聽見我的話後,哪怕她是傳說中的天才詐欺師,依舊被我的格調震懾了短短一瞬間,並露出微小的破綻。
    如孤狼般的獨行俠當然不會放過那個破綻,於是趁著幻櫻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我立刻把話題接了下去。
    「但是呢,現在的我,不是獨自一人……身後,還有人在追隨我的腳步。
    「——所以了,哪怕背叛過去的自己,斬斷曾經立下的誓約,我也將承擔那份苦痛,將其化為嶄新的力量,在無盡的黑暗中,找尋那一線曙光……最後,藉此建立新的理想!」
    經過替換詞彙後,單純的迷路變成「換條路走」,格調頓時增加了一百倍。
    而幻櫻聽完我的臺詞後,眼睛睜得圓圓的,露出震驚的模樣。
    一口氣說完臺詞後,我放緩腳步,往我認定的新方向走去。
    「……」
    幻櫻默默跟在我的身後。
    過了一會,我聽見身後傳來幻櫻拖長音調的朗讀聲。
    「呣呣呣……身處黑暗之人………是沒有回頭路可走的……」
    就像在念課本一樣的平板語氣,讓剛剛充滿格調的話聽起來變得十分怪異。
    「呣呣呣……哪怕背叛過去的自己,斬斷曾經立下的誓約,我也將承擔那份苦痛,將其化為嶄新的力量……!!」
    念到後來,幻櫻的語調裡偷偷帶上了想笑的感覺。
    我努力裝作沒聽見。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糖尿病中醫論治
      • 優惠價:145元
      • 流浪地球(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江川往事(簡體書)
      • 優惠價:146元
      • 這樣吃防治腎臟泌尿疾病:抗衰防老,告別腰酸背痛,提振精氣神
      • 優惠價:165元
      • 情商(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