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夢
舊夢
  • 系列名:黑桃書系
  • ISBN13:9789862969496
  • 出版社:威向
  • 作者:困困-作;WEHIP-繪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1cm*13cm*1.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7/08/16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過去了這麼多年,經歷了這麼多事,
    林嘉睿怎麼也料不到,
    這男人仍對他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林易回來了。
    那曾經被趕出家門的男人,
    沒有血緣關係的叔叔,
    如今終是如願成為林氏集團掌權者。

    曾經溫柔體貼地寵溺自己,
    談笑風生的英俊男人,
    真是他所見過最好的演員。
    舊夢重來,
    最無防備的時候,一刀捅進胸口。
    沒什麼好害怕的。
    他該是早已習慣了。

    十年前,一句我愛你,
    林嘉睿的世界分崩離析;
    如今,這一句我愛你,
    難道真是要他拿命來償?

    ──你覺得愛情是什麼?
    就是明知道那傢伙是個混蛋,可你依舊愛他。

  • 楔子

    林家的大權易主了。
    一家子人擠在林宅的客廳裡,等著那個曾經被趕出家門,如今卻成為林氏集團掌權者的男人的出現。
    只有林嘉睿心不在焉。
    他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側著頭朝窗外望去,可以看見院子裡開得正豔的牡丹。他想像一雙美人的手撫過嬌嫩花瓣,手腕纖細白皙,手指根根如玉,被那豔紅色的牡丹襯得更具風情。鏡頭緩緩上移,往上是一截蓮藕似的手臂,再上去則是墨綠色的緞子旗袍……
    「嚓,嚓,嚓。」
    想像中的畫面被一陣腳步聲打斷,原本喧鬧不已的客廳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林嘉睿知道來的人是誰,但是他沒有回頭,照舊望住院子裡的那一叢牡丹,腦海中的場景飛快地轉換著。這次出現在眼前的是秦淮河邊的夜景,懷抱琵琶的古裝女子低眉垂眼、欲笑還顰,指尖輕輕一攏,一首動人心弦的曲子便傾瀉而出。
    「林嘉睿。」
    念出他名字的男性嗓音低沉悅耳,一下就蓋過了那首琵琶小曲。
    林嘉睿心頭一顫,瞬間回到了他所處的這個現實世界,緩緩轉過頭來,抬眼看向他闊別十年之久的熟悉容顏。
    英俊的眉眼一如往昔。
    林易臉上沒有留下多少歲月痕跡,無論何時何地,他嘴角總像噙著一抹笑,眼神卻永遠冰冷無情。
    林嘉睿的呼吸有一秒鐘的停頓。
    僅僅一秒而已。
    那麼多的愛恨情仇,那麼多的相思相忘,原來,也不過是這樣一秒。
    林嘉睿不由得微笑起來:「叔叔,好久不見。」

    第一章
    每月十二日的下午三點,林嘉睿都會準時出現在街角的心理診所。
    診療室的窗臺上擺放著素雅的鮮花,音響裡播放著柔和的音樂,林嘉睿躺在窗邊舒適的長沙發上,半闔著一雙眼睛,繪聲繪色地描述自己的奇妙夢境:「……緊接著,那條鯊魚張開血盆大嘴,露出整排尖利的牙齒,而我要找的那把鑰匙,就藏在牠的牙齒裡。」
    「然後呢?」心理醫師徐遠邊聽邊頻頻點頭,偶爾在紙上記錄一些文字,問,「你找到寶藏的鑰匙了嗎?」
    「找到了,用我的一條手臂做交換。」
    「你打開寶藏的大門了?」
    「嗯,打開了。」
    「裡面有些什麼?」
    「有……」林嘉睿閉上眼睛,深深地歎一口氣,「一滴眼淚。」
    「眼淚?」
    「沒錯,那滴淚珠一落進我的掌心裡,就消失不見了。」
    「相當有趣的夢境。確切的說,你作的每一個夢都非常奇特,如果拍成電影的話,應該會很精彩。」
    「唔,有機會可以試試。」
    「不過除此之外,林先生你沒有其他想談的嗎?比如你的生活、你的事業、你的情感……我希望能幫你更多。」
    林嘉睿打了個哈欠,道:「你已經幫上大忙了。花大價錢來心理診所的人,有的喜歡傾訴自己的祕密,有的喜歡抱怨自己的煩惱,而我只是想說說昨天晚上作了個什麼樣的夢,難道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夢境也是現實生活的一種反映。」徐遠若有所思的轉了轉筆,突然問,「林先生,你有多久沒哭過了?」
    林嘉睿緊閉著雙眼,彷彿仍舊沉浸在虛幻的夢境當中,隔了好一會兒,才淡淡的說:「人一輩子能掉多少眼淚?十八歲的時候哭夠了,到了二十八歲的時候,當然就哭不出來了。」
    「該發洩的時候就要發洩,如果一味的壓抑情緒,對你的心理健康並無益處。」
    「徐醫師,一個鐘頭的診療時間已經超過了吧?我可不想另外加錢。下個月十二號,我再過來這邊喝茶。」林嘉睿伸了伸懶腰,慢騰騰的從沙發上坐起來,T恤配球鞋的打扮讓他那張娃娃臉顯得更為年輕。
    徐遠拿他毫無辦法,只好歎道:「希望你下次來的時候,能聊聊你真正想說的故事。」
    林嘉睿只當沒有聽見,隨意地揮了揮手,快走到門口時,忽然腳步一頓,回頭道:「對了,我有沒有跟你提過?我那個被趕出家門的叔叔,最近從國外回來了,而且還成了林氏集團的掌權人。」
    林嘉睿每次來診所接受治療,都只是滔滔不絕地講述他那些光怪陸離的夢境,很少提到其他的人或事,因此徐遠馬上意識到,這個所謂的叔叔絕不簡單,忙問:「哦?你們的關係應該不錯吧?」
    「他只比我大了幾歲,我們兩個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我記得他曾經說過,他恨林家的每一個人。」
    豪門世家就是如此,為了爭奪財產,父子兄弟之間也會反目成仇。
    徐遠知道林嘉睿的家庭背景,因此了然的點點頭,接著又問:「那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他?」林嘉睿皺一下眉,目光似穿過了重重疊疊的舊日時光,但很快就清醒過來,輕描淡寫地說,「嗯,他的床上功夫不錯。」
    「啊?」
    徐遠一陣愕然。
    而林嘉睿已經拎起他的背包,慢悠悠的晃出了門去。
    他出門一般都有司機接送,但唯有來診所的這一天,無論颳風下雨,都只是步行來去。一方面是不想讓多餘的人知道他的隱私,另一方面,也是想邊散步邊發發呆。不過他的思維跳躍得太快,腦海裡一會兒上演星球大戰,一會兒又變成了古裝大片,剛想靜下心來琢磨一下新戲的劇本,就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從後面開了上來。
    坐在車裡的男人戴一副大墨鏡,相貌英俊過他所知的任何一個電影明星,嘴角微微噙著笑,搖下車窗道:「上車。」
    簡單明瞭的命令式語句,態度十分霸道。
    林嘉睿沒有多想,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我剛從林家出來,正打算去吃晚飯,一起吧。」林易抬腳踩下油門,不等林嘉睿答應就發動了車子,「你出門怎麼不開車?」
    「沒考駕照。出門要嘛有人接送,要嘛靠兩條腿走路,反正我自己沒興趣開車。」
    「大少爺脾氣。」
    林易嗤的笑出聲來,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手敲出根菸來塞進嘴裡,然後把打火機扔給了林嘉睿。
    林嘉睿動作熟練的幫他點上菸。
    林易望他一眼,問:「聽說你現在當了導演?怎麼會跑去幹這一行?我記得你以前說想要學醫的。」
    「人總是會變的。」林嘉睿連眼睛也不眨一下,道,「而且我當導演,總比某人當流氓強得多。」
    林易聽得哈哈大笑,接著又跟林嘉睿閒聊了幾句,最後在一家飯店門口停下了車子。座位是早就訂好的,在頂樓的旋轉餐廳裡,從窗口望出去,能看見這個城市最美麗的夜景。
    林嘉睿靜靜欣賞了一下這動人的美景,忍不住問:「你原本打算帶誰過來吃飯?」
    「我一個人。」
    「林夫人沒和你一起回國?」
    「哪個林夫人?」
    林嘉睿看不出他是不是在裝傻,想了一想,還是解釋道:「跟你結婚的那個女人。」
    「啊,」林易這才恍然大悟,低聲道,「沒有這個人。」
    林嘉睿掃一眼他沒戴戒指的左手。「離婚了?」
    「原本就只是各取所需。這世上能夠利用的東西,就應該盡情利用,等到利用完了……」
    「當然是一腳踢開。」
    林嘉睿替他把剩下的話說完了。
    林易只是笑笑,一點也沒有反駁的意思。十年不見,他的性格完全沒變,就算壞也壞得理直氣壯。
    若是十八歲的林嘉睿,可能會罵他混蛋,大聲質問他那些被利用的人該怎麼辦?而現在二十八歲的林嘉睿,卻只是扯一扯嘴角,低頭去看菜單。
    等到紅酒送上來後,林嘉睿拿起酒杯跟林易碰了碰,道:「恭喜你成為林氏集團的新主席。」
    林易一口飲盡杯中的酒:「這是我應得的。」
    他為了重回林家,為了報復那些令他絕望令他瘋狂的人,連自己的婚姻也可當作籌碼,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林嘉睿能猜想到其中的曲折,但仍舊有些疑惑:「你是怎麼弄到那些股份的?」
    「你大哥喜歡賭博,你三哥喜歡冒險,至於你二姐……」林易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笑說,「你大概不知道吧?她在外面養了一個小白臉。」
    林嘉睿挑了挑眉,倒是一點也不覺驚訝:「每個人都有弱點,而你正好抓住了他們的把柄。」
    「嗯,接下來只剩下你了。」
    「我?我既不好賭,也不愛冒險,更不可能養小白臉……我很好奇,你認為我的弱點是什麼?」
    林易放下酒杯,似笑非笑的望了林嘉睿片刻,然後湊到他耳邊吹了口氣,輕輕吐出一個字來:「……我。」
    林嘉睿的身體一陣僵硬。
    太多的回憶在腦海裡閃現,他怎麼也料不到,過去了那麼多年,經歷了那麼多事,眼前這個男人仍會對自己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他要用力地攥緊拳頭,才能讓鎮定下來,冷笑道:「叔叔,你會不會太自作多情了?」
    林易好像早就料到他會有這個反應,不慌不忙的坐回位置上,另外起了一個話題:「我一直沒有搬回林家大宅,你猜我這幾天都住在哪裡?」
    不等林嘉睿去猜,他就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自己回答道:「就是這間飯店。」
    說罷,從上衣口袋裡取出一張房卡,慢慢推到了林嘉睿面前。
    這樣的邀請真是再明確不過了。
    林嘉睿睜大了眼睛瞪住那張房卡看。
    林易像安撫小動物似的摸摸他的頭,哄道:「你好好考慮一下吧,不用急,我等你一支菸的時間。」
    然後真的摸出打火機,旁若無人的抽起菸來,他夾菸的手勢很瀟灑,連吞雲吐霧的樣子也充滿了魅力。當繚繞的煙霧漸漸散去後,他隨手摁滅菸頭,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就走。
    林嘉睿沒有抬頭去看林易離去的背影,因為他知道他絕對不會回頭。說好了只等一支菸的時間,那麼,他就連一分一秒也不會多給。
    不是早就清楚那個男人的性格了嗎?
    林嘉睿苦笑一下,終於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房卡。
    是的,他承認。
    林易就是他的弱點。
    林嘉睿跟著林易進了電梯,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顯示幕上的數字一層層跳動。當那紅色數字變為「10」的時候,林嘉睿突然開口道:「報酬要怎麼算?按天數還是按次數?我名下林氏集團的股份總共有……」
    才說到一半,剩下的話就被林易的唇堵住了。
    帶著菸味的親吻既熟悉又陌生。
    林嘉睿閉上眼睛,任憑林易霸道地掌控自己的呼吸,一吻結束後,聽他在耳邊低笑著說:「我開玩笑的,你當真了?小睿,我很想你。」
    最後幾個字像一雙無形的手,一下子就攫住了林嘉睿的心。他慢慢睜開雙眼,伸手按下電梯按鈕,把剛打開的電梯門又關上了,然後扯住林易的領帶,主動吻了上去。
    第二次的吻更加熱切纏綿。
    林嘉睿的思緒變得有點模糊,記不清後來是怎麼走出電梯的,只知道那張房卡終於派上了用場了。他彷彿回到了某個夢境中──就像他曾經繪聲繪色地向心理醫生描述的那樣,他在冰涼海水中尋找寶藏的鑰匙,凶狠的鯊魚直撲過來,一下子將他撕得粉碎。
    他在洶湧的海浪中掙扎喘息,劇烈的疼痛令身體不斷顫抖,但隨之而來的強勁撞擊,又一次一次將他送上快感的巔峰。
    他恍恍惚惚的打開了寶庫的大門,裡面空蕩蕩的,僅有一滴透明的淚珠。
    林嘉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
    但那滴眼淚剛落進他的手裡,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林嘉睿從稀奇古怪的夢境中清醒過來時,天色已經大亮了。飯店的床大得出奇,林易正站在床的另一頭,對著鏡子打領帶。
    林嘉睿身上傳來陣陣痠疼,好不容易才擁被而起,與鏡子裡那個英俊男人對望,問:「這麼早就要出門?」
    「嗯,早上董事會要開個臨時會議,你也一起去?」
    「不用了,」林嘉睿擺擺手,立刻說,「我對公司的事沒興趣,就算你把林氏搞垮了,我也不會關心。」
    林易哈哈一笑,湊過來親了親他的臉。
    林嘉睿順手幫他整理一下西裝,從他袋裡摸出一張名片,掃過一眼後又重新放回去,道:「我以為你早就改名字了。」
    「還早。」林易仍舊在笑,只是眼睛裡多了幾分戾氣,「在我的心願達成之前,我是不會改掉『林』這個姓的。」
    林嘉睿便什麼都明白了。
    他的目標始終未變。
    他是……為了復仇而來。

    第二章
    林易走後,林嘉睿又倒回床上睡了一覺,直到快中午時才起來洗漱一番,照舊穿著T恤球鞋出了門。他在樓下餐廳吃過午飯,走出飯店大廳時,一個穿黑西裝的高大男人迎了上來,頗為恭敬地衝他喊:「小少爺。」
    這男人相貌普通,只是臉上的一道傷疤格外顯眼,令人印象深刻。
    林嘉睿怔了怔,想起他是林易身邊的一個跟班,許多年前就跟著林易混了,有個外號叫做刀疤。他於是應了一聲,問:「有事?」
    刀疤搓了搓手,笑道:「老大聽說小少爺你沒考駕照,怕你出門不方便,所以派我過來當個司機。」
    林嘉睿天生就是少爺脾氣,林易既然送了這個人情,他當然也不會客氣,點頭道:「正好我今天約了人喝茶,就麻煩你送我過去吧。」
    刀疤忙去把車開了過來。
    林易倒挺大方,連自己的座駕都留給了林嘉睿,也不知他早上是怎麼去公司的。林嘉睿坐進車內,報過地址後,忽然開口問道:「他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車內的兩個人都知道這個「他」指的是誰。
    刀疤一邊開車一邊答:「還能怎麼樣?幹我們這一行的,過得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今天不知道明天事。偏偏老大又是個不要命的人,有一次他受了重傷,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三夜,差點就醒不過來了。」
    「他不是娶了個黑幫大佬的女兒嗎?難道幫不上忙?」
    「哈哈,能在道上站住腳跟的,哪個不是真刀真槍拚出來的?要是沒有點真本事,隨便娶誰都沒用!好在老大現在已經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我們這些當小弟的,也能跟著他過幾天安穩日子。我老婆前不久剛給我生了個女兒,我要還像以前那麼打打殺殺的,萬一出了什麼意外……」
    刀疤一打開話匣子,就滔滔不絕地說了下去。
    林嘉睿沒再出聲,眼睛不知不覺看向窗外,開始一門心思地構思他的新電影。
    他從小立志要當醫生,後來卻因為一些變故退了學,改念電影系後,竟然跑去當上了導演。他究竟有沒有才華還不好說,但林家的財力勢力是毋庸置疑的,投資一筆一筆的砸下去,果然砸出了幾部風格獨特的文藝片。再加上幾個影評人一吹捧,林嘉睿漸漸在圈內混出了點名氣,不少人都聽說過林公子的大名。
    林嘉睿這次約了喝茶的,就是他新劇的男主角人選。對方名叫顧言,是圈內出了名的花瓶演員,雖然臉長得很漂亮,可惜卻毫無演技。好在林嘉睿對這個並不介意,只要符合劇中的人物形象,能拍出他心目中的故事,就算男主角是只真花瓶也無所謂。
    汽車開得飛快,沒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林嘉睿跟顧言約在仿古街的一家茶樓碰面。茶樓臨河而築,從裡到外的裝修都是古色古香的,踏上窄窄的木質樓梯時,還能聽見咯吱咯吱的聲響。窗子一打開,就能看見河岸兩邊柳樹的搖曳身姿,下午三、四點鐘的時候,落下的夕陽把樓房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彷彿連時光也變得悠閒而漫長了。
    這一頓茶喝得還算愜意。
    顧言的相貌當然無可挑剔,而且性格也很對林嘉睿的胃口,一點沒有大明星的架子,聽林嘉睿說完劇本後,坦白說自己沒有演技,比較適合演花瓶類的角色。
    既識進退,又懂分寸──林嘉睿最欣賞他這一點,當即拍板道:「我不管你是本色出演,還是用的演技,甚至完全不會演戲也無所謂,只要能演好我的電影就行了。」
    「林導對我這麼有信心?」
    「錯了,我是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林嘉睿乾脆俐落的結束了話題,也不管顧言答不答應,反正認定了顧言會接這部戲,留下聯繫電話後就告辭了。
    他這麼快就選定了新劇的男主角,心情自然不錯,走出茶樓一看,發現刀疤竟然還在門外等著,看來是打定主意要給他當司機了。
    林嘉睿也沒發表意見,徑直開了車門坐上去,道:「回飯店。」
    剛才跟顧言喝茶的時候,林易早發了簡訊過來,要他回去陪自己吃飯。林嘉睿沒回簡訊,但也沒打算再去別處,回飯店房間洗了澡換了衣服,出來後卻不見林易的蹤影。他確實覺得有點餓了,便四下裡找了一圈,最後終於在飯店附設的室內泳池找到了林易。
    這個時間沒什麼人游泳,清澈的水面泛著粼粼的光。
    林易在水中的姿態十分優美。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