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臉
碎臉
  • 系列名:Scary
  • ISBN13:9789869451192
  • 出版社:月之海
  • 作者:鬼古女
  • 裝訂/頁數:平裝/448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2.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7/06/01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65週年慶-79折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每年的同一天、同一時刻,
    就會有人在405宿舍跳樓自殺……

    ※享有「中國史蒂芬‧金」美譽、網路票選「最受歡迎十大恐怖小說家」鬼古女 經典之作
    ※結合歷史和醫學,開啟中國恐怖小說「新元年」!

    「如果是腦中的幻覺,為什麼除了我,還有其他人知道……」

    解剖樓裡不可逆的死亡宿命,幻象與真相的種種巧合,連醫學都無法解釋,留在那棟樓裡的,是曾被犧牲的冤魂,還是過去的歷史重演?

    無論如何,午夜過後都不要獨自去那棟樓!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常務理事  杜鵑窩人
    臺灣推理作家協會年輕學子委員會主委  余小芳
    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  喬齊安──驚悚推薦

    江京醫學院學生寢室405室,自1977年6月16日開始,一名年輕的女大學生從這裡跳樓身亡,之後每年同一天,就有一名女子在這裡墜樓,不管校方如何防範都無法避免,她們美麗卻破碎的臉龐成了全校恐怖的夢魘。

    新生葉馨發現自己符合歷屆自殺女生的特徵──住在405宿舍、去過解剖實驗室那棟樓,以及……好奇心重。

    她開始找尋墜樓事件的根源,渴望終結自殺的循環,她手中握有「月光」的祕密,並發現這些年來跳樓的唯一倖存者。真相好似離她越來越近,但付出的代價卻是摯友患病離校、父親猝死、輔導她的醫生自殺,甚至……被關進精神病院。而唯一在她身邊不離不棄的男友經常無故失蹤,學校裡竟沒有一個人看過他……

    難道這一切真的只是她腦中的幻覺?
     6月16日逐漸逼近,她逃得過這一劫嗎?


    【名人推薦】

    「以神祕未解的405謀殺案為核心謎團,運用鴻篇巨制描繪橫越時光之河的事件。全書行文流暢,飄散著詭譎怪誕的氣息,懸疑感密密層層,結局不落窠臼。」
    ──「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臺灣推理作家協會年輕學子委員會主委」 余小芳

    「中國特產「懸疑小說」的精彩代表!鬼氣逼人、魅力十足。從開場「引子」到結局「番外篇」都緊緊地吸引了我的目光,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以最引人入勝的校園鬼話作為設定主軸,青春美少女的連續自殺事件成功挑逗人性的變態偷窺慾,「碎臉」的形象打造出清晰的恐怖感。故事並融入文革時代悲劇的歷史縱深、纏綿溫馨的清純戀情與友情,作惡造孽的是人亦是鬼的驚奇佈局。有別日式妖怪推理的道地中國味,闔上書仍驚魂未定卻又浪漫旖旎的無上滿足。」
    ──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  喬齊安

  • 鬼古女
    中國懸疑大師,享有「中國的史蒂芬.金」之美譽,更受網路票選為「中國最受歡迎的十位恐怖小說家」之一。

    已出版作品:
    罪檔案系列《鎖命湖》
    罪檔案系列《失魂雪》
    罪檔案系列《斷指弦》
    《焚心祭》為「罪檔案」系列長篇懸疑小說的第四部。 

    一對神祕的黃金搭檔夫妻共同創作懸疑小說的筆名。
    兩人畢業於同一所醫科大學,
    九○年代末到美國留學,後在美國舊金山附近定居。
    妻子筆名余揚,是美國矽谷的一名資深軟體工程師,
    丈夫筆名易銘,是名公共衛生方面的研究員。
    兩人始終保持低調,除了對新書的宣傳推廣,
    很少在媒體曝光,所以至今沒有兩人真實姓名的公開資料。

  • 引子(一)      
    引子(二)      

    「405謀殺案」   
    解剖室的腳步聲   
    屍謎     
    真與幻     
    生死之間    
    屍語     
    傳奇     
    訪問死者    
    月光,什麼是月光?  
    知音稀     
    玉碎和瓦全    
    精神病學診斷   
    亡命天涯    
    恐懼之源    
    疤臉女人和汪闌珊  
    月光、碎臉、入戲  
    念茲在茲    
    致命分析    
    是耶?非耶?   
    擒鬼記     
    迷情     
    玄音     
    溫柔的背叛    
    在劫難逃    
    依依     
    隱私大揭祕    
    夢遊驚魂    
    人禍     
    紅與黑     

    尾聲(一)     
    尾聲(二)     
    番外篇 枯樓魅影  

  • 試讀 解剖室的腳步聲

    秋月清,秋風涼。早已過了熄燈時間,葉馨翻轉了一番,終於睡去,心想,她難道又會來嗎?
    一曲天籟之音,依稀中分辨不清是出自什麼樂器,從遙遠的空間飄來,飄入宿舍微開的窗,舒暢著葉馨的身心。
    忽然,一道慘白的亮光閃起,耀眼的光暈中,一名身穿白袍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葉馨努力想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湊近一點,看見的卻是一張破碎的臉,臉上鮮血淋漓。妳又來了?妳想要什麼?血一滴一滴落下,落在葉馨的臉上,她只好無助地驚叫起來。
    又是這個夢。
    兩個月的軍訓轉瞬間過去,緊接著的繁重課程,確實讓葉馨覺得疲累,更何況她最近剛成為學校廣播站的幹部,採訪、編輯、播音,幾乎包下了所有的工作。
    但近日裡讓她輾轉反側的倒不全是因為過度疲勞,而是已經連續數日的這個夢境。
    她每每在此驚醒,回想起來,就怨歐陽倩道聼塗説來的那個「405謀殺案」的故事。自己一定是因為精神疲勞,讓恐怖的念頭乘虛而入。
    但她還是害怕入睡,害怕遭遇同樣的夢境。
    命運不是應該操縱在自己手裡嗎?她想起父親,原本是一個大廠的科室主管,退下來後卻整日泡在麻將桌上,墮落得無以復加;而母親,從一個普通紡織女工,自學苦練,做到了今天著名的服裝設計師。歐陽倩那天的話不對,人並不是天地間的一個小小灰塵,風一吹便迷失了方向,人是能戰勝自我的高級生物,神鬼不侵。
    她越想越覺得恐懼離自己越來越遠,逐漸又進入了夢鄉。
    可惜她還不是夢鄉的主宰。
    悠揚的樂聲飄飄蕩蕩,彷彿要將她托上雲端。雲卷雲舒之際,那道慘白的亮光忽然劃破天空,白袍女子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葉馨面前。
    「妳是誰?」葉馨似乎能聽見四周的回聲。
    那女子將手指輕放唇邊:「噓……」然後向葉馨伸出了手。
    小時候聽奶奶說過,河邊去不得,溺水鬼如果伸出手,會將岸上的人拖下水淹死,這女子如果是往日墜樓的魂靈,會不會也將我拉下樓去?
    但她覺得身不由己,緩緩伸出了手。終於和白衣女子的手觸及了,冰冷。
    葉馨睜大雙眼,想在離去之際看清這女子的面容,又怕再看到那血流滿面。
    這次卻不同,耀眼的光暈漸漸淡去,少女的臉龐漸漸清晰,是張蒼白但完整的臉。
    那是歐陽倩的臉!
    葉馨「啊!」的驚叫出聲,被歐陽倩飛快地伸手堵住了嘴。
    「小葉子,是我,別叫,別把別人吵醒了。」
    葉馨從夢中驚醒,在昏黑中看清了,果然是睡在她上鋪的歐陽倩坐在床邊,一張蒼白的臉就在眼前。
    「妳幹什麼呀?嚇死我了。」葉馨心有餘悸,見歐陽倩仍穿著白色睡袍,冰冷的手緊緊抓著自己的手。
    「我猜猜,是不是把我當成妳夢裡那個破頭碎臉的白衣女子了?妳的膽子,螞蟻般大大的。」歐陽倩得意地笑,讓葉馨好苦惱。
    「我膽子還算小?妳到秦蕾蕾的床邊坐坐看,她非把整座宿舍大樓的人都叫醒。」葉馨嘴上硬,心裡還是笑自己沒用。
    歐陽倩輕嘆了一聲:「不知怎麼,我今晚怎麼也睡不著。我在上鋪,聽妳在下面翻來覆去的,我想妳也沒有睡意,就想拉妳出去走走,誰知道妳已經做夢了。」
    「是啊,這不又被妳吵醒了?妳的目的是不是達到了?三更半夜的,我才不跟妳出去走呢,我可不是你們倩女幽魂一族的。」
    「小葉子,求求妳了。」歐陽倩期期艾艾的,料到葉馨心軟,一定會答應。葉馨此刻被那夢一嚇,一時再難入睡,心裡已經同意了。
    「可是,宿舍的大門早鎖了,怎麼出去呢?」
    歐陽倩壓低了聲音說:「我早就偵察好了。一樓和二樓之間的樓梯轉角處有扇大窗,窗上的鐵欄杆缺了一根,是那些熬夜讀書的學姐們作的貢獻,胖一點的人鑽不出去,妳我都是瘦子,一定沒問題。窗外是個大露臺,就是大門頂。我們可以從露臺爬到一樓公共浴室外的窗臺,窗臺離地面不過是一公尺五左右。」
    她又起身到周敏的床前立了片刻,轉回來說:「周老道睡熟了,我們可以出發了。」

    * * *

    月光下,歐陽倩和葉馨繞著操場走了兩圈,談了些班上的事,又評論了班上幾名男生,嬉笑一番後,歐陽倩忽然指著前方:「我們再到那裡轉一圈,然後就回去,好不好?」
    如果歐陽倩之前說要去的是解剖樓,葉馨一定不會同意。她抗議的時候,已經晚了,兩人站在一座古老的歐式小樓前,盯著被月光洗得慘澹的灰壁發呆。
    「我好像穿少了衣服,覺得有些冷,我們回去吧。」不知為什麼,葉馨真的感覺到森森寒意。
    「這就是我們學校眾多鬼故事發源的聖地。」歐陽倩恍若不聞,仍癡癡地看著那樓,目光中竟帶出虔誠之色,讓葉馨一陣心驚。
    「該死,妳騙我來朝聖。下次真要和妳媽媽認真談談,妳這個女兒大有鬼氣!」葉馨已轉過了身,想往回走。
    歐陽倩一把拽住了葉馨:「傳說解剖實驗室裡發生的鬼故事都是在午夜之後,我們好不容易等到這麼晚了,妳難道不想去看個究竟?別怕,別怕,那麼多的鬼故事裡,也沒有哪個人是死在解剖實驗室了啊?我們今晚正好去解開這鬧鬼之謎,多半什麼都不會發生,我們也好向周老道彙報,一晚上將本校幾十年的古老迷信一掃而光,思想夠不夠先進?」
    葉馨仍不回頭:「妳這麼有興趣,自己進去好了,到時候,掃光迷信的功勞也都是妳一個人的,我可不要沾這個光。」
    「可是……可是……」歐陽倩不知該說什麼了,但仍是死死抓住葉馨的衣袖。
    葉馨忽然明白了:「原來妳葉公好龍,其實心裡也很害怕,對不對?」
    歐陽倩賭氣說:「我才不怕呢。妳這麼不夠朋友,算我白陪妳半夜三更出來閒逛一場。我自己進去了,妳不要攔我!」
    葉馨見歐陽倩的手仍不鬆開自己,覺得這個倒打一耙的頑劣好友又無賴又可愛,只好軟下來說:「好啦,也不知我前世積了什麼陰德,今生要遇見妳這個鬼精靈小妹。走吧,進去看看就出來。」
    兩個人互相扶持著,一步一步往前挪,輕手輕腳,生怕驚動了……這棟房子裡,又有什麼人會被驚動?
    總算到了大門前,葉馨輕聲說:「這個門檻為什麼要做得這麼高?」
    歐陽倩說:「有好多種說法,防暴雨後進水,防福馬林洩漏,比較可信的是,防止那些鬼跑出門。」
    葉馨輕輕啐了一口:「再亂講,以後我再也不相信妳的話了。」
    「妳先上好不好?」歐陽倩又止步不前。
    葉馨無可奈何地搖搖頭,率先邁上了臺階。兩個人又盯著那銅制的門把手發了一陣呆。
    「妳推開門好不好?」歐陽倩的身軀竟有些微微顫抖。
    葉馨又無奈地搖搖頭,扶著門把推開了門。
    眼前黑壓壓的一片。歐陽倩早有準備,按開了手電筒,但手電筒的光不強,只隱隱照出一條走廊來。兩人又站在門口發了一陣呆。
    「妳……」歐陽倩剛一開口,葉馨已接了嘴:「妳先進去好不好?」她一步邁了進去,抱怨道:「妳這個小倩,就知道妳不敢先走一步。」
    話音剛落,只見歐陽倩歡欣跳躍而入,全無剛才的畏懼神色,舉了手電筒在四下照,嘴裡叫著:「你們在哪兒?小妹我來拜訪,可別讓我失望。」
    葉馨這才知道又上了歐陽倩這古怪精靈的當,叫苦不迭,恨恨地說:「妳這般大吼大叫,就算有妳的同類在附近,也要被嚇得躲起來。」歐陽倩笑道:「好啊,那我就文靜點兒。」猛然熄了手電筒,四下頓時漆黑一片,她也再無聲息。
    一陣強烈的寒氣忽然罩住了葉馨,使她冷顫連連。原來黑暗可以讓人嚇成這個樣子。她深吸了一口氣,但寒氣並沒有散。而歐陽倩的聲音也徹底消失了。一段沉默後,她終於忍不住說:「小倩,別胡鬧了,快把手電筒打開。」
    歐陽倩卻沒有回答,四下一片死寂。
    「小倩,妳在嗎?不要搞鬼。」葉馨的聲音有些發顫。
    又是一陣無聲無息,葉馨被孤獨和恐懼攫住,度秒如年。
    葉馨正要大聲叫喊,一個輕微的聲音傳來:「噓,別出聲。」
    謝天謝地,正是歐陽倩的聲音。
    「妳別急著罵我,我一直在仔細聽……我好像聽到了腳步聲。」歐陽倩的聲音幾不可聞,但在葉馨的耳朵裡似雷一般炸響。
    什麼,腳步聲?
    葉馨屏住了呼吸傾聽,果然,一陣沉重的腳步聲似乎尚在房子外,但正由遠而近,向她們走來!
    「我也聽見了。」葉馨輕聲道,不知道自己還能在原地撐多久。
    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沉重,彷彿每一步都要在水泥路面上踩出一個腳印。葉馨的心狂跳不止,一般人,哪裡會有這麼重的腳步?如果不是一般人,那會是什麼?
    難道就這麼傻站著?
    「快,到最上面的那間房間裡躲起來!」歐陽倩拉起了葉馨,兩人奔到了走廊盡頭。歐陽倩再打開手電筒,只見走廊盡頭一左一右兩間小房間,都虛掩著門。
    「我們是不是該扔個硬幣,決定一下看躲哪間?」虧歐陽倩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
    葉馨顧不得和歐陽倩多囉嗦,緊緊抓著她躲進右手那間小房間。歐陽倩仍沒完沒了:「小葉子,雖說是二者選一的簡單決定,但也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後果。」
    屋裡有一股強烈難聞的刺鼻之氣,但葉馨此時完全被大門口的異樣腳步聲佔據,已顧不得其他。歐陽倩進屋後,立刻將門掩上。
    腳步聲到了大門前,忽然停下,似乎在猶豫,是否要進來。
    糟了!葉馨這時才想起兩人進走廊後,沒有把大門關上,這豈不是在暗示來者,解剖室裡有人嗎?
    難怪來者猶豫了,他顯然對這裡熟門熟路,看見午夜後大門敞開,覺得異常。誰會對這裡熟門熟路?還有著那樣古怪的沉重腳步?難道學校裡多年來流傳的鬼故事都是真的?難道這小樓真的是鬼魂異靈的聖地?
    越想越怕,葉馨本能地往後靠了靠,忽然覺得一隻冰冷僵硬的手從後面伸來,搭在了她臉旁。不對,這手毫無人氣,是爪子!
    「小倩,是妳嗎?」她絕望地輕聲問。當然不可能又是歐陽倩在作弄人,歐陽倩分明在葉馨身前。
    歐陽倩回頭詫異地看去,又打開手電筒照了一下,葉馨見她臉色驟變,忙用力咬緊牙關,又捂住自己的嘴,才沒有叫出聲來。但歐陽倩隨即又俏皮一笑,葉馨才知自己又中了她的圈套,回頭看時,還是嚇得靈魂出竅!
    一具完整的骷髏緊貼在自己身後!
    那是教學用的人體骨架標本,被釘在一個鐵架子上,入學時參觀這解剖樓時,她就見過一次,沒想到今晚在這裡遇上。
    腳步聲又響了起來,這次,已經響在了走廊裡。
    葉馨只好在心中不斷禱告,希望那腳步在到達走廊盡頭前就徹底停下。
    可腳步偏偏越走越近,每走一步,地面都要震一震,葉馨的心也跟著震一震。
    終於,那腳步到了走廊的盡頭,停了下來。
    歐陽倩忽然又拉起葉馨,在她耳邊輕聲說:「他一定在拋硬幣,決定進哪間房間。我們往裡躲!」
    兩人摸索到了房間的最裡面。原來歐陽倩剛才開手電筒時已看清,屋角有個碩大的櫥子,此時她伸手拉開了櫥門,飛快地用手電筒一掃,櫥裡掛了些物品,急切之間也看不清,但似乎有足夠的空間。兩人不再耽擱,一起鑽了進去。
    腳步聲真的進了屋!
    腳步停了下來,一瞬憋人的寂靜,隨即「砰」的一聲重響。
    櫥內一片漆黑,兩人都在心裡反覆權衡,是否要輕輕推開櫥門,看一眼屋子裡究竟是誰。恐懼最終征服了好奇心,兩人的呼吸都減到最小流量,哪裡敢輕舉妄動?
    兩人立刻慶幸自己做了明智的決定,因為那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這次的腳步聲不再那麼沉重,而是拖泥帶水,水泥地面上一片「嚓嚓」響。
    而這「嚓嚓」響正向兩人藏身的大櫥移近。
    黑暗中,歐陽倩向葉馨伸出手,葉馨感覺到了,將她的手拉住,像握住了一個小小的冰柱,才知道這個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倩,和自己一樣,在逼近的腳步聲中,有了絕望感。
    腳步聲在櫥櫃前停了下來,在櫥門被緩緩開啟時,兩人的絕望感到了頂點。沒有一絲光線透入,屋內顯然還黑著燈。是什麼人進了這黑暗房間卻不開燈?
    兩人緊縮在櫥角,見櫥門開後,卻遲遲沒有動靜,彷彿櫥外人在發呆。終於,一陣「簌簌」響,似乎有一隻手伸進了櫥子,摸索了一陣,取走了一些掛著的物品。櫥門又被緊緊關上。
    「嚓嚓」的腳步聲離開櫥邊,兩人將耳朵緊貼櫥壁,盼望著腳步聲的遠去,但那聲響仍在屋裡遊蕩。
    忽然,一陣輕微的嘆息聲傳來,兩人不約而同打了個寒顫。
    之後的片刻中,四下出奇地安靜。正是在這片沉寂中,葉馨才意識到屋裡那股刺鼻的味道正是用於浸製解剖標本的福馬林。福馬林的辛辣味道其實飄滿了整個解剖樓,一進大門來就能聞到,只不過在這間屋裡,刺鼻之味格外強烈,除了福馬林,似乎還夾有別種難聞的藥水味道。毋庸置疑,這屋裡或是儲藏了大量的福馬林藥水,更可能是有大量的死屍。
    又是一聲輕微的嘆息,但響在精神緊張到了崩潰邊緣的葉馨耳中,猶如雷鳴。緊接著是「嘰呀」一聲,似是門窗開啟。
    又是「嚓」地一聲輕響,稍後,葉馨嗅到了一縷熏香的味道。
    這人到底在幹什麼?什麼人在深夜的解剖樓裡點香?
    片刻後,一陣時而尖銳刺耳,時而滯鈍磨心的怪響徹底將寂靜打碎,這怪響繞在了葉馨的頸後,讓她毛骨悚然。
    耳邊癢癢的,竟是歐陽倩貼著她的耳朵輕聲說:「一定是這人……或這鬼察覺出我們在附近,想用迷香把我們熏昏呢,也許想用這怪聲音將我們折磨至死呢,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至少,我想看看這人到底在搞什麼鬼,或者說,這鬼到底想怎麼害人。」
    說來也怪,極度恐懼後,葉馨倒真的想知道真相,即便這意味著冒極大的風險,或者,要體會更多的恐懼。於是她點了點頭。
    櫥門被輕輕推開一條縫,兩人一眼望去,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小屋不再是漆黑一片,西窗已被打開,月光如洗,照入屋來,照在一個佝僂的背影上。那佝僂者頂著一個碩大的光頭,頭低垂著,身前一張鐵床,床上橫躺著一個人……或許,只是一具屍體。那人手裡拿著一個電鋸,正在將床上的屍體分解割卸!
    葉馨和歐陽倩幾乎同時緊緊扶住了櫥門,才不至於嚇得跌出櫥去,喘息稍定,忽然覺得手上黏濕一片。在鼻下嗅了嗅,一股血腥之氣。沒錯,是鮮血!兩人對恐懼設的防線徹底崩潰,一起尖叫起來。
    佝僂人緩緩轉過身,歐陽倩極度驚懼下仍沒忘了將手電筒打開,正照在那人臉上。是個年過半百、面容猙獰的老頭,臉上略微帶了驚詫之色,嘶啞的聲音說:「真沒想到,是兩個小姑娘。你們能挺到現在,膽子真是不小!」
    仔細看去,駝背老頭身穿一套橡膠製的圍裙,手戴橡膠手套,看上去不過是個實驗室裡的技術員。
    「好了,不要怕了,我只是個技術員,正在把這具屍體製成標本。妳們也太不像話了,三更半夜到這裡來,躲在我的工具櫥裡,偷偷摸摸的,有什麼好玩兒的!好了,我也不問妳們是哪個班的,也不跟妳們要學生證看,也不去報告保衛科,妳們快回去睡覺吧!」駝背老頭因為怕再嚇著這兩個女孩子,開始柔聲和她們說話,但說到後來,又聲色俱厲,顯然對這兩個不速之客並無接納之意。
    歐陽倩小心翼翼地問:「難怪我們聽見那麼重的腳步聲,原來是您背著這具屍體來的。這屍體從哪兒來啊?」
    「廢話,當然是太平間,一附院的太平間。這麼點路,就這麼一具屍體,我就背過來了,要是屍體多了,我會用個三輪車。妳管得還挺寬,還不快回去!」
    「大爺,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們在樓裡?早猜到我們躲在您的工具櫥裡?您是不是個做事有條不紊的人?」
    駝背老頭本以為兩個女孩子會一溜煙跑個沒影,沒想到歐陽倩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又好氣又好笑:「當然……妳怎麼知道的?」
    歐陽倩說:「我猜您平日都把大門關得好好的,所以今晚看大門沒關就猜房子裡有人了,估計也猜到我們會往裡面躲,您到這房門前一看,本來這房門是虛掩的,我進來後,又不小心把門關上了,更讓您起了疑心,對不對?我們躲進您的工具櫥時,慌手忙腳的,將您以前規規矩矩放好的工作服和工具都碰亂了,所以您伸手進來一摸,就知道我們躲在裡面。您也料到我們多半會偷看,特意在櫥門口抹了血,就是打算把我們嚇出來。」
    駝背老頭冷笑一聲:「沒看出來,妳這小丫頭還真是個人精兒。妳猜的都對,只不過,我最初以為是幾個渾小子,怎麼也沒想到是兩個女學生。這九○年代,世道是不一樣了,小姑娘的膽子都那麼大。」
    「您過獎了,都是愛葛莎•克麗絲蒂老師的教誨。還能請問您,您為啥三更半夜幹活啊?這屋裡這麼黑,怎麼不開燈啊?幹麼要點香啊,這棟房子裡……」
    「妳有完沒完?」駝背老頭打斷道:「才剛誇妳是人精兒,也不用腦子想想,這棟房子裡人來人往的,又沒個地下室,我大白天在這兒分割屍體,很雅觀嗎?好好的我幹麼想半夜幹活?和學校申請多少次了,想要個比較安靜封閉的工作場所,但學校裡缺空間又缺錢,這裡的設施,還都是四十年前的。至於我幹活不愛開燈……純屬個人偏好,我也不用和妳們多廢話了,妳們快走吧。」
    「您不說,倒等於是招了,我猜您是怕燈太亮了,讓那些屍體認出您來,從此對您陰魂不散,點香也是辟邪之意。我是不是又猜對了?」歐陽倩得寸進尺,咄咄逼人。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駝背老頭忽然站起身來,眼露凶光,握著電鋸的手似乎因為氣憤而顫抖:「我今天不和妳們計較,妳們出去,可不能這麼胡說八道?知道嗎?我是為妳們好。快走!」
    葉馨也覺得歐陽倩有些過分,拉著她的手說:「走吧。」
    快要走出房間,歐陽倩又轉過頭:「大爺,真的是最後一個問題了,傳說這棟房子裡鬧鬼,是真的嗎?」
    駝背老頭忽然把電鋸發動了,大叫起來,吼聲壓過了電鋸聲:「千真萬確,我今晚就是見鬼了,碰到妳這麼個沒完沒了的小丫頭,滾!」
    兩人一路小跑,快到大門處,葉馨腳下一絆,跌一跤,在倒地的刹那,眼前雪亮的白光一閃,夢中常見的那個白衣女子的身影一晃而過,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兩個字:「月光。」
    歐陽倩扶起葉馨,葉馨忽然緊緊抓住了歐陽倩,茫然地問道:「什麼是月光?」歐陽倩一樣茫然:「妳說什麼?」
    拖泥帶水的腳步聲在身後又響起,走廊的燈驟然亮起,只見那駝背老頭快步走來,雙目如欲噴出眼眶,來到葉馨面前,雙手扳住她的雙肩:「小姑娘,妳在嘮叨什麼?」
    葉馨彷彿頓時從夢裡醒來,搖了搖頭:「什麼?我什麼也沒說啊?」
    歐陽倩說:「妳剛才說……」一隻粗糙的大手已將她的小嘴堵上。她見駝背老頭一張溝壑縱橫的老臉上掛滿了嚴峻,將話嚥了回去。
    駝背老頭一字一頓地對葉馨說:「無論哪天,午夜過後,妳千萬不能到這裡來,記住了嗎?」
    葉馨點了點頭。
    歐陽倩說:「您的意思是,小葉子不能來,但我可以常來?」
    「廢話,妳也不行。」駝背老頭將兩人推到大門。歐陽倩又起一念:「我聽說,有這高高的門檻在,鬼就出不了這樓,我們出了門,就安全了,對不對?」
    駝背老頭索性不再回答,等兩人走了三四十步,才在後面冷冷地說:「作孽最多的從來是人,而不是鬼。」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