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侏儸紀
重返侏儸紀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與簡私奔的胡不歸,
    終於成為外星新……移民,
    住居證、社會融入課,
    連(準婆婆報的)育嬰課一次上齊,
    塔卡斯家熱切地想迎接新生命,
    但簡的反應卻讓媽媽科尼大為震驚……
    塔卡斯王子難道早×?陽×?

    這下誤會大啦!
    但胡不歸卻因此成為治療雄風的星球名手?
    老公神插曲!點讚!

    這下收入穩了、工作有了,
    夫夫滾滾生活也超和諧,
    胡不歸終於感覺自己準備好當爸,
    簡卻……

    上一集才盧要生孩子,
    這一集就翻臉說不要?
    莫非是×後不理的節奏?

    收錄番外《戀愛是個危險的遊戲》

  • 第一章 囧受與囧獸

    「姓名?」
    「胡不歸。」
    「性別?」
    「……雄性。」我長成這樣你難道看不出來我是男的嘛嘛嘛嘛嘛!胡不歸心裡吶喊著,然後在聽到旁邊一個高大粗壯的男子一臉羞怯對辦公人員說自己是雌性的時候,心裡的不平馬上沒了。
    「好了,接下來請你拿著這個單子去旁邊的屋子照相。」完全不理會胡不歸心裡的悲喜起伏,工作人員很是公事公辦。
    不過也多虧了對方這種平靜的態度,胡不歸才不至於很尷尬。拎著單子,胡不歸徑直走到旁邊的屋子。
    房間相當寬敞,房頂也相當的高,裡面卻什麼也沒有,只孤零零站了一個拿著相機的男人。
    雖然有點奇怪,不過心裡不斷告訴自己要適應的胡不歸還是面色如常的走了進去。將手裡的單子遞給男人,那人拿過單子只看了一眼就將單子放在了一邊,然後就開始招呼胡不歸,「先來這邊,正面朝向我,看這裡,微笑~好啦。」
    攝影師看起來挺開朗的,隨隨便便就把這張未來將伴隨胡不歸至少五年的身分證照片拍完了,害得看起來不在意其實挺注意面子問題的胡不歸心裡有點不樂意。
    喂!這樣就完啦?好歹應該讓客人看一眼調整一下微笑角度什麼的啊!
    某些地方,胡不歸同學其實挺龜毛的。
    正想著,那個攝影師又開口了,精神一振,胡不歸正準備過去看看照片,重新擺個pose之類的,誰知攝影師接下來的話讓他傻眼了。
    「接下來變成原形再來一張吧。」攝影師笑咪咪的看著胡不歸。
    胡不歸目瞪口呆盯著攝影師。
    「那個……這就是我的原形。」盡量語氣自然的說出這句話,胡不歸內心糾結了。
    這回輪到攝影師目瞪口呆了,飛快的抓過之前被自己放在一邊的寫著胡不歸資料的單子,看到原籍後面的一行字的時候,攝影師激動了,「啊啊啊啊~~~你是外星人啊!」
    胡不歸默然:作為一個從來沒有機會踏出國門的人,他曾經最大的希望就是去非洲體驗一下當外國人的感覺,沒想到外國人的感覺沒有體會到,他已經三級跳開始體驗當外星人的感覺了。
    他心裡想著,身體卻靈敏的在對方興奮撲過來抓住自己手腕之前,靈敏的倒退三步──問他為什麼要躲開?廢話!這地方可是恐龍星球,最小的恐龍都比他力氣大,艾格還不到一歲,已經能把他撞翻了。
    「這裡是外籍人員登錄中心,你應該天天都能見到外星人吧?」身體雖然避開了,不過胡不歸還是回應了對方的話。
    「哎呀呀~說是外星人,不過大部分都是一個星系的嘛,大家長得都大同小異,看久了就和看自己沒什麼兩樣了。你還是我見的第一個地球人呢!聽說你們是從猴子進化來的啊!為什麼不會變成猴子呢?喔!你喜歡香蕉嗎?聽去過你們那裡的人說你們什麼都吃啊!」
    攝影師還是一副激動的樣子,這下再也不忽視胡不歸的單子了,而是異常仔細的研究,對上面的每行信息唏噓不已不說,看完了還用更加仔細的目光開始打量胡不歸。
    被打量的遍體生寒,胡不歸哆嗦了一下,甩了甩後背的雞皮疙瘩,他再也不想修改照片的事情了,他現在只想盡快離開這個瘋子一樣的恐龍攝影師。
    「照片已經拍好了是吧,那我就先走──」
    話沒說完,胡不歸就被對方握住了雙手,看到對方閃著星星眼,嘴角還掛著可疑口水的樣子,胡不歸內心大驚,心中頓時打出了一個可怕的等式:外星人物=沒見過=沒吃過=好想吃吃看=口水……(這是簡的思維模式好不好!)
    「那個……我可不可以和你握握手?!」
    正要閉上眼睛等待自己小命休矣,耳邊卻傳來了那個攝影師超大音量的請求。
    「啊?」胡不歸愣住了,看看一臉通紅的攝影師,又看看對方握住自己的爪子,「那啥,你不是已經握住我的手了嗎?」
    「啊?!原來如此,哈哈哈~我摸到外星人啦,媽媽,我摸到外星人啦!安妮!我摸到外星人啦!地球人!軟軟的摸起來很像牛肉呢!彼得!你知道我摸到什麼了嗎?去你的!才不是大便!我摸到地球人……」
    布拉布拉布拉……趁熱血沸騰的外星攝影師還在激動地到處打電話的時候,胡不歸默默拎著自己的單子走人了。
    話說,外星真的好可怕,好想回地球去……
    再次遭受外星文化衝擊的胡不歸低著頭往前走著,等到他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一個有著大水池的房間。
    屋子裡分布著幾個造型美觀的水臺,那水臺看起來很像水池,材料看起來很像地球上的青瓷,上面有很有異域風情的花紋,整個池子的造型就像一片葉子,然後從池壁頂端的內部不斷有水流流淌,幾十道這樣的水流同時開通,構成了葉子上面的葉脈。
    「真好看,有創意……」前面幾行就提過了,胡不歸同學其實是個挺注意面子有點龜毛的人士,這種人一般內心也有點不為人知的在審美方面的自我認同,此刻,胡不歸同學就陷入了這種認同,忘了剛才的打擊。
    就在他打算更仔細的觀察水池,甚至打算掬一把池子裡帶著奇異味道的水,感受清涼的時候,門外匆匆跑進來一頭恐龍,反射性的胡不歸想大叫,不過他忍住了。
    他忍住了,對方卻沒忍住,他聽到對方長長地嚎叫。捂住耳朵吃力的對抗著那幾乎衝破自己耳鼓的音量,胡不歸慢半拍的理解了對方的話。
    「哪個混蛋!又上廁所後不沖水!」
    對方的聲音太過雄渾,最後三個字更是餘音不斷,胡不歸完全被對方那最後三個字震撼了,為那三個字的聲量,更為那三個字的內容。
    「欸?你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你是雄的吧?這裡是雌性專用廁所,你躲在這裡難道是妄想偷看?哼!我不會放過你的!」
    接下來到底怎麼被對方捏在指縫間拎出去再教育,又怎麼因為發現他是外星人而被寬大處理,最後怎麼被對方送出來……胡不歸全都不知道,他的內心已經亂的不能再亂了。
    看著手中象徵安碧絲星系主星正式居民身分的居留證,胡不歸內心滿是一把把它撕了然後被遣送回地球的陰暗想法。
    胡不歸覺得自己之前的人生完全白存在了。
    他會用中文寫論文,他能看懂日本A片,還熟練掌握了英文ABC,活到現在將近三十歲,他用其中的二十三年攻讀了幼稚園文憑、國小文憑、國中文憑、高中文憑、大學文憑以及一個碩士文憑和在讀的半個博士文憑。
    透過學習,他汲取著一切一個人應該掌握的常識,然而到了今天,他才發現那些常識是在地球上的常識,這裡完全用不上,他甚至連廁所和便池都不知道!
    好吧!就算那是神祕的他從來沒造訪過的女廁所……可是他確實犯了常識錯誤啊啊啊!
    抱著頭,胡不歸內心提前進入了二0一二年──末日了。

     

    不過胡不歸畢竟是堅強的成年人,很快收拾好了心情,胡不歸決定哪裡跌倒哪裡爬起來,所以他帶著兩個馬桶回家了。一個人類型號的馬桶,一個恐龍型號的馬桶,當然不是他扛回來的,賣馬桶的店老闆特意給他提供的送貨服務。
    那個老闆本來沒想到胡不歸住得如此偏僻的,所以才好心外加順便提供了這項服務,不過他很快就後悔了:他頭頂著那位據說腿部受傷無法變成原形的客人,外加兩個大小型號的馬桶,整整飛了十四個小時還沒到!
    途中的時候,那個老闆曾經好奇的問過對方為什麼選擇居住在這麼偏遠的環境,每天上下班多不方便啊,卻被對方告知對方的未婚夫每天從家裡飛到市中心最多兩小時,每天就指望這段路的運動量鍛鍊身體了。
    後來想起來,早在對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應該意識到什麼了的:速度比他快七倍的恐龍是什麼概念?
    天色完全黑下來,他才被那名中途睡了一覺的客人戳了戳頭頂示意可以降落,然後,他就小心翼翼的落在一片漆黑的野地裡,腦中浮現了無數第二天可能出現的新聞標題:
    「馬桶店老闆屍骨驚現野外!據腿骨上的齒印推斷凶手是……」
    「馬桶店老闆的哭訴!新婚一個月內被強暴,妻子要求離婚!」
    「先生……我、我剛剛結婚……我喜歡雌性……不要……不要嘛~」黑暗中看不到那名客人的長相,不過記得那名客人長得雖然普通不過氣質很特別,呀~仔細想想是一種讓龍心頭很癢的氣質呢~
    於是,頭頂馬桶,馬桶店老闆陷入了自己的臆想。
    「哦……恭賀新禧。」完全不理解對方在害羞什麼,胡不歸歪頭看了眼對方的方向便自行轉身大吼,「艾格!出來幫爸爸拿東西!」
    「啊~啊~」於是早就聽到聲音躲在門後的小恐龍便咕嚕滾過來了。
    吃力的抱住小炸彈一樣的艾格,胡不歸躲避著對方熱情在自己臉上舔來舔去的小舌頭,心裡納悶:恐龍和狗明明沒啥關係啊?怎麼大的小的習慣都這麼像狗?甚至還會進屋叼鞋子……
    放下艾格,他正打算招呼身後的老闆,卻發現對方呆住了。
    「布、布布~~~~布萊卡絲?」老闆驚恐著瞪大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用顫抖的聲音抖著那只有歷史書上才見過圖片的恐龍名字。
    「嗯,可以幫我把馬桶裝一下嗎?」
    拍拍艾格的小腦袋,胡不歸自行引著頭頂馬桶還在發呆的老闆,向自己居住的洞穴後面走去。
    看著老闆戰戰兢兢開工安裝那個巨大無比的馬桶,胡不歸習慣性的回頭看無論何時都會緊緊跟在自己身後的艾格,卻在看到艾格正頭頂人形用馬桶玩得開心的時候,伸手彈了一下小傢伙的腦門。
    「不許玩那個,你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胡不歸只是隨口一說,誰知艾格下一句話把他噎住了,
    「不知道,媽媽,這是吃的嗎?」
    好……好吧……原來不認識馬桶不是我一個人才會犯的錯。
    默默的收回手,胡不歸看向還在很傻很天真等著自己回答的艾格道,「艾格,那不是吃的,那是馬桶,噓噓用的,人形用的,所以你現在還用不到,叔叔現在正安裝的那個才是你和簡爸爸用的。」
    說出這句話之後,胡不歸內心唏噓不已:他居然直到現在才發現,這個屋子竟然是如此的原始!除了燈泡和電話這些科尼扔過來的東西以外,這裡竟然任何可以體現現代文明的事物都沒有……難怪他今天因為不認識馬桶出了大洋相!根本是他沒有獲得過任何這方面的有關常識嘛!
    想通了這點,胡不歸之前失去的自信一下子回來了,鼻孔重重噴了一口氣(胡不歸同學還沒發現,他的動作已經開始擬龍了囧),胡不歸心裡立刻開始敲打一份購物清單。
    示意艾格將頭頂的馬桶遞給一旁已經安裝完大馬桶的老闆,一方面艾格乖巧的樣子讓胡不歸滿意的笑了,而另一方面,那個老闆臉上的驚恐表情,卻讓胡不歸微微詫異了。
    剛才安裝大馬桶的時候他是龍形所以不明顯,如今等到他變成人形安裝這個小點的馬桶的時候,胡不歸才發現對方竟然是一邊流淚一邊幹活的,臉色白得和紙一樣,一副受到巨大驚嚇的樣子。
    奇怪了,艾格才這麼點就有這麼大的威懾能力了嗎?看起來明明很可愛啊(不得不說,胡不歸的審美觀已經不是地球人擁有的了)。
    心裡想著,胡不歸有點奇怪,完全不知道馬桶店老闆根本不是被艾格嚇的,而是被周圍越來越濃厚的、屬於簡的、星系頂級掠食者恐龍的味道嚇壞的。
    「裝……裝好了……」簡單操作了一下發現沒有漏水現象之後,小老闆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淚水站起身來。
    「辛苦了。」遞給對方一杯果汁,胡不歸看著對方戰戰兢兢將果汁一口氣喝完,道,「天已經很晚了,你飛回去還要十四小時吧?這麼晚不安全,也是我考慮不周,留下來過夜然後明早再走如何?」
    雖然現在大部分的恐龍都是晚上睡覺白天活動的日間動物,可是也難保這種荒郊野嶺再來一個跟簡一樣的傢伙:什麼時候餓了什麼時候就飛出去,飛著飛著碰到合適的恐龍就吃掉了。
    胡不歸說這話的本意其實很好,真的只是怕對方不安全,不過他不知道此刻在馬桶店老闆心裡,再也沒有比這位客人家裡更可怕的地方了。
    留到早上幹什麼?睡個美容覺保證肉質最佳狀態還可以省去冰箱保鮮用的電力第二天直接成為他們家的早飯裝盤嗎?
    想到可怕的地方,馬桶店老闆迅速變身,然後頭也不回「嗖」的一聲飛跑了。
    屋內,看著一大一小兩個馬桶,胡不歸滿意的笑了,然後開始認真教導艾格使用廁所。

     

    八百公里以外的少年犯看守所內,恐龍簡正一臉落寞的吃著宵夜。
    呃……至於他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自然是因為他偷了母親的航母,偏偏那是軍方的航母,於是事情就大條了。
    本來這是重罪的,不過鑒於他未成年,鑒於他父母的強壓,他最終被判關入看守所直到他成年的生日那天。
    不管怎麼說,在胡不歸挑馬桶的時候,簡已經關在少年看守所了。
    「親愛的為什麼不來看我呢……啊嗚……也是,這麼晚了他又不會飛……啊嗚……」一邊吃宵夜,簡一邊歎氣。
    本來看守所是沒有宵夜這一說的,把這些犯了錯的傢伙關起來本身就是懲罰,怎麼可能會給他們宵夜?
    之前無數熱血沸騰的少年犯,半夜一餓紛紛砸門砸窗戶砸看守抗議,完全不被受理。然後簡一進來,不等他自己提,看守第二天晚上就開始加班給他送宵夜了。
    原因很簡單:進看守所第一天,在他幾位熱血過頭的室友再度奮起砸門砸窗戶砸看守抗議之前,他把自己的室友當作看守準備的宵夜吃了。
    附帶一提:他吃的是室友裡面肉質最鮮美的一隻,不愧是饕餮恐龍,失意的時候憑本能也能選擇最優品種果腹。
    那個夜裡,看守所的牢房分外安靜,只有簡一邊歎氣一邊啃骨頭的喀嚓聲分外怖人。
    第二天,簡以外所有的恐龍都神經衰弱了,包括看守。於是這天起看守所就有了提供宵夜的制度。
    不過除了簡以外,沒有任何恐龍碰那宵夜一下,並不是宵夜太難吃,畢竟能讓簡開口的食物已經搆得上一定級別,而是任何恐龍見了簡的吃相都會再無胃口了。
    而且更多的恐龍開始擔心自己吃了宵夜會發胖的問題,發胖之後娶不娶的到老婆還是小問題,如果胖到一定程度碰巧符合了簡的標準被對方一口啊嗚掉就完蛋了。於是,看守所的少年犯們開始了前所未有的節食減肥行動!
    這是發生在簡終於哀愁的吃完宵夜之後的事情。
    因為白天的時候在外面做工消耗了不少體力,所以晚餐宵夜,簡吃了比平時還要多的肉,因為只在中午在外面勞動的時候喝過一次水,所以,簡口渴了,喝完隨餐附贈的水之後還是很渴,於是他便起身去外面找水。
    找著找著,他來到了一個大房間,裡面整齊的擺放著十來個水臺,型號有大有小,樹葉造型,青色臺身。每個水臺裡有不斷下沖的水柱,那些水柱構成了每片「葉子」的葉脈,看起來相當優美。
    不過很明顯,簡是沒有那份審美觀去欣賞這份優美的,盯著不斷湧出的水,他心裡只是納悶:這是誰設計的水池?放那麼低讓他怎麼彎下身喝水啊!
    就在簡鬱悶怎麼彎腰的時候,旁邊進來另一頭恐龍,那頭恐龍見到裡面呆呆站立的簡時,第一反應是夾緊了兩條後腿,想要衝出去不過卻輸給了本能反應。
    「那個……晚……晚上好!」側著身子從簡旁邊擦過,小恐龍嗖的占據離簡最遠的位置的「水臺」,然後背過身開始「高山流水」。用完後,那頭恐龍伸爪踩了一腳葉柄的位置,於是更大的水流從水臺裡面噴了出來,將水臺內部重新沖洗的乾乾淨淨。
    「呼……真舒服~」
    然後,那隻恐龍便繼續側著身子無聲無息的從簡身邊飄過去了。
    留下簡一頭龍站在原地,呆呆的,簡想:原來……這個……就是……傳說中……的……馬桶……嗎?
    這個可憐的孩子,小時候和父母住的時候就特立獨行,堅持原始生活從來沒有使用過馬桶,後來上了學更是不合群的不良少年龍,從沒光顧過學校的廁所,乃至現在成了一頭明明生活在現代恐龍社會卻不認識馬桶的鄉巴佬。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簡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研究這個馬桶,然後一遍一遍的踩葉柄看它沖水,完全不知道等在外面有五頭恐龍尿溼了地面。
    同一時間,胡不歸也在一遍一遍的踩葉柄,因為他自己踩不動,艾格便在旁邊蹦蹦跳跳幫他一起踩,直到嘎嚓一聲葉柄斷掉。
    擦擦額頭的汗,胡不歸咳了一聲,「明天,找馬桶店老闆過來修馬桶吧,剛買就壞了,品質不行啊。」
    於是,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吧?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