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吃午餐:進擊的天體人冒險之旅
裸體吃午餐:進擊的天體人冒險之旅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9315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裸體吃午餐》一個男人深入了天體主義者的次文化,一段充滿過人機智、迷人、奇異又精彩的旅程。知名記者馬克.哈斯凱爾.史密斯不僅拜訪,還加入那些藉由脫衣來擺脫社會慣例的人,他赤裸裸地在阿爾卑斯山上漫步,穿著純天然皮衣在法國渡假村買長條麵包,他還見了西班牙稍微打扮了一下的市長,在他的城市裡穿不穿衣是自己的選擇。但這本書說的不只是裸體冒險和曬黑的生殖器,它還討論了20世紀西方文化和社會道德,紀錄了拒絕穿衣者的激進歷史和政治行為,衷心頌揚活著的單純愉悅,熱情地吶喊著重拾對身體的驕傲,拒絕讓我們感到羞恥的人。
  • 馬克•哈斯凱爾•史密斯(Mark Haskell Smith)

    現居在洛杉磯,愛吃墨西哥菜。作品曾刊登在《洛杉磯時報》、《洛杉磯書評》、《沙龍》、《禿鷹》等,現在是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棕櫚沙漠研究中心寫作及表演藝術寫作藝術碩士的助理教授。
    著作有非小說文學:《黑暗之心:地下植物學家、亡命農民和大麻盃比賽》(Heart of Dankness: Underground Botanists, Outlaw Farmers, and the Race for the Cannabis Cup)
    小說:潮濕 (Moist)、美味 (Delicious)、鹹味 (Salty)、烘烤 (Baked)、原始:一則愛情故事 (Raw: A Love Story) 

    譯者簡介:
    張斐喬

    「頭腦簡單,四肢不發達。第一部翻譯作品就是《裸體吃午餐》;而練習開放心態的首要目標,就是不帶害羞、大大方方地跟旁人分享這本書。希望未來真能有勇氣裸體吃午餐,享受空氣浴的美好時光。」 

  • 發行序:裸體的社會學意義
    顧忠華/沐風文化出版社發行人
    當初決定出版這本《裸體吃午餐:進擊的天體人冒險之旅》,是覺得這個議題在台灣可能還很新鮮,畢竟在我們的「社會化」過程中,通常將身體的裸露視作一種非常不雅的行為,而且馬上會激發出「羞恥感」,若是自己不小心裸露出敏感部位,更是會不知所措,真想一頭鑽到地底下。既然我們被傳統文化「制約」成這麼講究「禮法」,又該如何面對西方文化中對於「裸體」的開放態度呢?
    本書作者史密斯告訴我們,其實西方人也是經過了漫長的過程,才開始「習慣」周遭有群「天體主義者」毫無顧忌地展露自己的裸體。他從一趟參與天體郵輪的體驗談起,娓娓道來西方社會一樣有「裸體恐懼症」,卻在經過十分曲折的歷史長河後,逐漸發展出五花八門的「天體論述」,甚至在特定地區蔚成風氣,號召「大家一起來裸體」。到了今天,其實不只是國人到全世界旅遊,偶會遇到天體營等活動,即是在台灣,也有較隱密的俱樂部打著類似招牌,吸引觀念較為大膽開放的成員加入。看來,這也是「全球化」帶動的文化趨同現象,如果愈來愈普遍,或許有一天,大家就會「見慣不怪」了!
    當然,從社會學的角度分析,人類行為的可塑性本來就很大,尤其現代文明常鼓勵人們追求各種新奇刺激的體驗,同時挑戰既有的規訓和禁忌。所以像「身體」(body)便成為社會學新興的研究領域,也應用各式各樣的理論觀點,賦予「身體」更豐富的社會意義,我們可以說,這本《裸體吃午餐》正提供了這樣一種考察視野,給予世人多一些對「天體主義」的理解和想像。
    猶記得,我在1980年由台灣負笈到西德求學的時候,剛住到學生宿舍中,就看到德國無論男女大學生,在陽光露臉的日子即會光溜溜地在宿舍院子中享受「日光浴」,這種「行徑」的確讓保守的我大吃一驚,但是待了幾年後,發現德國的陽光十分可貴,怪不得他們那麼喜歡曝曬在陽光下,而不是像我們只愛躲在樹蔭裡。很顯然文化的演進,多少也和不同種族生存的自然環境息息相關,當這類知識更充實,我們的包容力也隨之加深加廣,不再大驚小怪,對待裸體的態度如此,其他原來會令我們產生「文化震憾」(culture shock)的現象何嘗不能如是觀?
    世界之大,文化之多元,從來只欠一種互相理解的心態。史密斯幫我們打開了「天體主義者」的窗扉,隨著這趟「冒險之旅」,但願能夠消除一部份偏見或誤解,至少對於自己和他人的裸體可以減少一些「恐懼」吧!
  • 目錄 ❖ 天體郵輪出航去 0 1 0
    ❖ 與一位天體人的會談 0 1 5
    ❖ 自己的風險自己擔 0 2 6
    ❖ 裸體恐懼症 0 3 7
    ❖ 極簡版的早期非色情社交裸體史 0 5 2
    ❖ 我把屌環留在舊金山了 0 7 1
    ❖ 美國天體俱樂部的興起 0 8 3
    ❖ 維拉海灘 9 6
    ❖ 穿著網狀尿布的男人 1 1 1
    ❖ 歐洲天體健行之旅 1 2 7
    ❖ 單身天體族的情與慾 1 5 2
    ❖ 陰毛修剪流變史 1 6 2
    ❖ 佛州似屌有其因 1 6 9
    ❖ 天體海灘 1 7 7
    ❖ 莉莎.露茲的小祕密 1 9 4
    ❖ 天體俱樂部的衰落 2 0 1
    ❖ 大家一起來裸體 2 1 1
    ❖ 掃興大王 2 2 8
    ❖ 時尚達人 2 3 9
    ❖ 美麗裸世界 2 4 5
    ❖ 加勒比海天體假期 2 5 0
    ❖ 裸體吃午餐 2 6 9
    ⦿ 致謝 2 7 4
    ⦿ 參考書目 2 7 6
  • 天體郵輪出航去
        「我們已經駛出了一段安全距離,現在各位可以開始好好享受……」船長忽然停頓了一下,可能有點不知該使用什麼詞彙來形容即將發生的事。終於,他接著說:「……這個無拘無束的環境啦!」
        宣告的尾音都還迴盪在船身之間,就已經有人迫不及待讓陰囊出來透氣;短袖、短褲散落一地,男人們的陰莖就在南佛羅里達的豔陽下晃啊晃。天體令生效了,終於可以大搖大擺地光屁股走來走去,女人的雙峰也從罩衫和胸罩的監獄裡痛快地解放,享受著微風帶來的輕柔愛撫。1,866名天體主義者(Nudist)*,在這艘天體郵輪上,做著一場「反穿衣」(anti-textile)的夢。
    * Nudist又稱裸體主義者、天體族、裸體族、裸族
    不過,很多人在船長正式下令前,就幾乎已經是全裸的狀態,頂多披掛著一絲布料,只待一聲令下,即可全部脫光。有個八十多歲、瘦骨嶙峋的老翁,只穿著一件螢光色丁字褲。鬆垮的皮膚攀在骨頭上,就像布滿斑點的奶油糖霜。另一個身材壯碩、胸膛寬闊厚實的老人──看起來就像有個桶子裝在胸口──拄著堅實耐用的拐杖,晃到甲板游泳池旁,身上只圍了件遮羞布(loincloth)。有些人浸泡在按摩澡池內,偷偷摸摸地把泳衣在水裡解開;另外也有比較不叛逆的一群,孤孤單單地坐在池邊,等著活動開始。不過他們也稱得上是天體族,畢竟都已經砸大錢玩這種光屁股的遊戲了。只要命令一下,也是全部脫光,毫不猶豫。
        以前我從來沒搭過也沒興趣搭乘郵輪,但這可不是一般的郵輪,而是「大裸船」(Big Nude Boat),由首屈一指的天體度假(nakation)*旅行社「非裸不可」(Bare Necessities)所提供的特殊服務。不僅如此,這趟航程是在荷美線的高級郵輪新阿姆斯特丹號上進行的。也就是說,它不是走郊區天體房車度假村,或設在湖邊嬉皮空心公園(Hippie Hollow)的平價路線,而是奢華版的非情色社交裸體休閒活動(nonsexual social nude recreation)。這種活動稱作天體主義(nudism),或是天然主義(naturism),端視對話的對象為何。雖然有幾種不同的理論,探討著這兩個詞彙分別代表著什麼意思──以歷史的角度來講,兩者確實有不同之處──但現實就是,在這艘郵輪上,有將近2000人光溜溜地出現在我面前。
    * Nakation這個字是naked(天體)和vacation(度假)兩字的混合體,不過我想讀者可能自己就有發現了。
        次文化一直都很吸引我,包括像the Dead Heads、Juggalos這兩個樂團的粉絲們,在偶像巡迴演出時所帶出的特殊文化;素人電機工程師在車庫製造機器人;自家廚房私釀啤酒;饕客到私宅的地下餐廳用餐等等。人們或多或少都有些奇怪的嗜好,像是收集郵票、迷上鐵道文化、把寵物打扮成知名電影角色、把自己裝扮得像動畫角色、穿著獸服在「填充動物玩偶堆」中大玩群交。這些活動都有各自的文化,圈內人也都以一種外界無法理解的語彙交談。有些次文化挑戰道德或法律底線,只要參與其中就有可能被押進大牢,或受到社會的汙名化,但這又更令我著迷。沒辦法,我就是超愛這些虔誠的狂熱信徒。
        我的第一本紀實小說是在講大麻鑑賞家,以及蒐羅世界各地稀有種大麻的地下植物學家。大麻文化的歷史充滿著各種鮮活的角色,這些男男女女公然挑戰專制的反毒政策,完全不甩什麼他媽的社會規範。對我來說,被天體的世界吸引,跟之前比起來並不算反差太大。就像我老婆說的:「你一開始還呼麻呼到恍神,現在又要脫光光?幹麼不寫本關於起司的書?你不是挺愛吃起司的嗎?」
        擴音器傳來的聲音把大家啪地一聲打回現實,船長帶點警示意味地說道:「跟各位提醒一下,待會到用餐區時,麻煩務必披件外套。」
        不過其實沒什麼效果,很多人還是一樣光溜溜地穿梭在用餐區、酒吧,穿梭在所有你想得到的地方。既然在甲板上不穿衣服,到了放映室、圖書室、賭場、自助吧,也一樣不會穿衣服。他們光著身子擠在鋼琴酒吧,點艾爾頓.強(Elton John)和比利.喬(Billy Joel)的歌;上演舞臺劇的大型劇院也擠滿了裸體男女。肉色的身影充斥在電梯裡、走道上;他們在乒乓球室打球,在健身房舉重,在游泳池邊暢飲雞尾酒。
        健身中心內,有個人問了船上教課的瑜伽老師:「上課時需不需要穿衣服?」老師愣了一會兒,這個問題的現實面就讓她的臉扭曲變形。我所能想像的就是,她的腦海裡有個可怕的畫面一閃而過,整間教室的學員們,都一絲不掛地做著下犬式。好不容易她吐出了幾個字:「要!教室裡面…衣服…要穿衣服。」
    但看看瑜伽教室外面,到處都是陰囊跟雙乳隨著船身搖來晃去;軀幹上的贅肉也如波濤般晃動,垂擺的模樣簡直就像熔岩燈裡的蠟滴。人類的肉體,在此用再自然不過的方式展露無疑。
        第一天的晚上,我坐在海洋酒吧。當時聽到有位62歲銀髮且能言善道的男人在大聲抱怨說:「郵輪上也未免太多老人了,我猜平均年齡應該有65歲吧!」*
        聽到老人在抱怨老人太多的時候,就知道老人真的太多了。
    * 他有個很勁爆的癖好,就是喜歡拍攝女人的外陰部;他還向我保證,說自己在拍照之前都有先徵得對方同意。
        大多數乘客都是退休人員,而且多半是美國人。意思就是,放眼望去,大多是一些沒穿衣服的胖子在那邊昂首闊步。他們的表現是多麼自然;人類對於肉體神經質的執迷,造成了幾個世代的飲食問題,暴食、厭食、自我嫌棄,在他們身上卻一點跡象也沒有,我發覺這還真有點勵志。他們完全不引以為恥,不僅接受自己最真實的面貌,也如此看待他人。最棒的是,他們以此為樂。
        還是有尚未退休的人,像是我遇到的哈佛教授、放射科醫師、五金行銷售員,以及幾個在部隊服役的軍人,還有藥廠的銷售代表、賣場員工、攝影師、科學家、醫師、企業主管、老師、律師、律師助理,以及在這趟旅途中不太願意談到工作內容的旅客。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身上都掛著贅肉,我就有看到一大群符合BMI指數標準的LGBT*。另外有幾個才20幾歲,身上帶著刺青、外貌性感的年輕男女,緊緊依偎在一起,彷彿眼前那些裸體的退休人士,預示了某種駭人聽聞的世界末日。這些大概20幾歲的年輕人,盯著那些大概70幾歲的老年人,就像看到一道穿越時空的傳送門後面,有個反烏托邦的世界。那個世界裡的所有人,都在地心引力和久坐不動的生活型態催生之下,變得又肥又垮。多麼讓人心碎的現實啊!或許就是因為瞥見了這個深淵,使得一些年輕人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的英文字首縮寫
        這艘天體郵輪上,主要是以白種人居多,也有少數南非人、東亞人和非裔美洲人,一起組成這個「無衣自在」(clothes-free)的團體。他們來自各個角落,有些人可能來自被極地渦旋覆蓋的城市,像是芝加哥、密爾沃基、辛辛那提、費城和波士頓,只為躲避刺骨寒風和一再打破降雪紀錄的壞天氣;也有人來自比較溫暖的區域,像是坦帕、鳳凰城、洛杉磯、舊金山;或是來自心臟地帶的堪薩斯州、愛荷華州、奧克拉荷馬州和德州。另外也有看到外國的天體族,來自多倫多和魁北克的加拿大人,或是從更遙遠的地方,比如芬蘭、澳洲、德國和荷蘭。這些人大老遠聚集在此,都是為了一個明確的目的,就是要站在這艘郵輪的甲板游泳池,盡情放縱一番。
    有人手持螢光色雞尾酒杯享用特價調酒,有人在躺椅上休息,有人跟著砰通砰通的音樂起舞,有人跳進溫泉池裡;但絕大多數的人就純粹閒聊、開懷大笑,相處非常融洽。
        然後,沒有一個人穿著衣服。
        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這些看似正常的人,願意花上千元美金,看彼此的屌在那邊晃來晃去?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啊?這樣很好玩嗎?難道他們是貪戀暴露的快感?還是有偷窺的毛病?那位正在玩21點的上空女人,會因為裸露而感到女權高漲嗎?他們到底是怎麼了?
        為了找出真相,我現身於此。跟其他數百名赤身裸體的人,在郵輪上一起吃披薩、喝啤酒,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太詭異了,最後甚至開始覺得有點不太舒服──雖然我是真的很愛披薩和啤酒。但如果想過過看天體文化的生活,想了解這些人為什麼願意賭上自己的工作、人身自由,或是名譽來做這件事,這個嘛,我就得親上火線,跟別人一樣光溜溜的囉。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