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地球
落在地球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不輸給別人」──這種勝者生存的思想,
    成為落在地球的最大引力,讓我們把人間看得無比真實,
    而忘了人類、動物、植物、整個地球,都是一體的一部份。

    唯有不再被「競爭」鎖定,才能體會到什麼是「共生存」。
    醒覺過來自然會發現,
    一切都屬於完整而圓滿自足的系統,人人充滿善意與慈悲。

    「人類透過世間的聰明,以為遮蓋了一體意識,平常也就不知道一體意識的存在;還要透過一個額外的轉變(所謂的醒覺或開悟),才突然體會到一體,而能將觀察的立足點跳到一體意識,回頭來觀察一切。
    一個人徹底醒覺過來,會突然發現——人生故事的連貫性完全是虛構出來的,從來沒有存在過,根本是頭腦的投射。」──楊定一博士

    你我有多想醒覺?
    是不是還要一次次地延續這個夢,不斷地痛心,不斷地失望,不斷地昏迷?
    我們落在地球,一生全活在「人」的自我認同帶來的制約。只要認為任何現象是真的,也就不斷地強化我們的人類特質,加強所受到地球的吸引力。
    解脫,其實是打破「人」的制約,跳出「人」的處境和特質。
    本書與《我是誰》和《集體的失憶》站在同樣的立足點──從「空」看著「有」,從內心看著外在,從「在」看著「做」,從「心」看著「人」。
    楊定一博士深入解析,但願你我把文化帶來的束縛轉為解脫的工具,迎接這一大規模的醒覺。
    醒覺過來,從地球的束縛解脫,我們才真正愛護地球,而真正成為地球的住民。

    【楊定一書房】書系簡介
    人的健康,身、心、靈從來沒有分開過。「楊定一書房」系列,便是站在全人健康的角度,重新整合從古到今、世界各地的健康法門與哲學系統,用現代的語言重新表達,幫助你我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 楊定一博士著有《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螺旋舞》(DVD+書)、《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以及《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蛻變.重生》一日共修營實錄DVD,與《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音聲作品專輯。

  • 第一章 Earthbound
    第二章 醒覺,有多重要?
    第三章 沒有什麼叫做醒覺
    第四章 醒覺,是一個「在」的成就
    第五章 人生,下一個決心
    第六章 一定要清醒的受苦才能醒覺嗎?
    第七章 人的聰明
    第八章 華人的包袱
    第九章 華人的轉捩點
    第十章 人類的未來,走出生存,走出競爭
    第十一章 究竟的真實
    第十二章 身心的層次
    第十三章 最根本的平等心
    第十四章 意識擴大,作為一個路標
    第十五章 能量的轉變
    第十六章 微細的能量,跟你不相關
    第十七章 真心明白自己是誰
    第十八章 人生,沒有目的,也沒有目標
    第十九章 捨離
    第二十章 醒覺,只可能是突然的
    第二十一章 老師來找你
    第二十二章 醒覺,是註定的嗎?
    第二十三章 沒有什麼、沒有誰會害你
    第二十四章 什麼都沒有發生
    第二 十五章 一切都要否定
    第二十六章 喜樂,也只有喜樂,再加上喜樂
    第二十七章 我什麼都不是I’m no-body
  • 【序】
    這本書,和前兩本《我是誰》、《集體的失憶》一樣,主要的目的是作為「全部生命系列」的補充。我希望直接切入重點──解脫──也可以稱為「全部生命的潛能」。
    一步步地,你我從《真原醫》、《靜坐》、《等著你》、《重生》、《全部的你》、《你,在嗎?》、《神聖的你》、《我是誰》、《集體的失憶》一路走到這裡,也就是讓我們一起做好準備,走入生命更深的層面,共同接受生命帶來的恩典──意識徹底的轉變。
    我相信,一路下來讀到這本書的朋友,一定是感受到一種吸引力,非在這一生告個段落不可。至於什麼要告一段落,又要終結什麼,你我不見得清楚知道。只是,內心總有一個渴望。
    或許,在邏輯的層面上,你我不見得可以完全聽懂或讀懂這一系列作品所要表達的。但是,同時會發現──在心的層面,覺得很有道理。我們對這一個系列的作品,才會一直感興趣。
    彷彿百千年來,一次再一次地來,就是為了想找到一把鑰匙,解開這一系列作品所談的人生的謎題,為人生找到全面的解答。
    但是,這把鑰匙,最多也只是意識的徹底轉變。只是,這個轉變,一般人會認為不可思議。
    正因如此,我才會不斷地表達──這些作品所帶來的,也就是古人的法,加上我個人的體驗,不是一般的意識可以懂的。一個人要成熟再成熟,才可以不僅是聽懂這些話,還從中找到一把解開人生的鑰匙。
    按理來說,我不應該這麼一本接著一本寫下去。畢竟,我也只是一名醫師、科學家、教育家,有什麼資格用那麼多篇幅來分享人生最重要的問題──真實?
    但是,一次一次地,我感覺到時機已經成熟,甚至認為這一次,會是你我百千萬年來最大的解脫機會。
    所以,才從各式各樣的角度,希望把你我帶到一體。
    在這個過程,有些讀者會以為我一再地重複同一些觀念。其實,仔細觀察,會發現我只是借用不同的切入點,帶我們回到一體。表面看來的重複,其實是因為一體是我們這一旅程的終點,而這個終點,始終沒有變過。
    我最多也只是把人生最重要的這一堂課──回到一體──落實到生活中,希望能與你我的生命結合。
    我透過這一系列的作品,也希望你我可以一起徹底反思生命的基本價值觀念,甚至去檢討我們人生全部的價值觀。一個人要解脫,早晚都要放下這些觀念。
    你也可能注意到,我在業力方面特別去闡述與分享。這一點,很可能和你過去所讀到的靈性作品相當不一樣。
    一般人會避開因果業力這個人生的大課題。然而,假如不去碰觸因-果這個主題,嚴格講,我們也不可能完全理解真實。所以,儘管後來這幾本書相當精簡,我仍然透過不同的角度切入,不斷地回到因-果這個主題。
    我認為,只有直接面對因果業力的課題,透徹地了解,才能真正理解人間和時-空的來源,而可以徹底從中走出來。
    此外,這本書,是站在與《我是誰》和《集體的失憶》同樣的立足點,也就是──從「空」看著「有」,從「一體」看到「多體」,從內心看著外在,從未創生的看到已創生出來的,從「在」看著「做」,從「心」看著「人」。
    接下來的話,是從我最寧靜、最誠懇的心流露出來。唯一的用意是──幫助你我再進一步落入「心」的層面,甚至試試看可不可以一步把你我完全帶回到「心」。
    這裡所談的「心」,本身是反映人類最高的真理,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但通常都被頭腦和思考遮蓋住了。
    對現代忙碌的人而言,要從頭腦的世界解脫,這一系列作品所帶出來的「臣服」與「參」可說是最直接、最有效率可以得到真實領悟的方法。不僅如此,就我多年的觀察,對一個充滿煩惱的人,甚至,對於遭遇人生重大失落的人,是最有效的心理療癒。
    然而,這些作品是以我個人的語言來表達個人的理解,所以,我最多也只能再三提醒──不用相信這裡所說的任何話,大可拿自己來做實驗,推翻或證實我在這裡所說的一切。
    我相信,只要繼續走下去,你我的人生再也沒有回頭路。


    【內文試閱1】
    01 Earthbound
    我用Earthbound 這個字,當作《落在地球》這本書的英文書名。由於bound 這個詞,在中文沒有現成的貼切翻譯,就先用「落在」這兩個字。
    會用Earthbound,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字帶著「我們和大地合一」的正向觀念。人類很紮實地活在這個地球,從來沒有和它分手過,也這麼活出我們人類最高的境界,創出最高的文明。
    然而,在本書Earthbound 則有另外一個負面的意涵,也就是陷落(trapped)、束縛(bondage)的觀念。
    我之前的作品,已經以許多篇幅來表達——人間的妄想是透過因-果所組合的,而且是集體加上個體的因-果,才可以建立我們的人間。
    集體的因-果是包括整個地球、人類共同的知覺(五官)再加上念頭的組合,讓我們得到一個看起來很客觀的現實。這個客觀的現實既堅固,又帶來絕對的感受,隨時塑造出獨立的存在感。
    我們不光是這一生身陷其中,人類的整個文明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幻覺。
    解脫,而不看穿這個幻覺,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要認為任何現象是真的,也就不斷地強化我們的人類特質,而不斷加強我們所受到地球的吸引力。正因如此,我才會用Earthbound 這個字作為書名。
    只要我們還認為眼前的現象是真的,自然就延續這因-果,並且不斷地透過我們的動作、行為和反應延續這因-果所帶來的世界。也就這樣子,不斷地帶來痛苦,延續這個人間的夢。
    我之前也再三提過——透過身體,乃至身心,一個人是不可能開悟的。
    這個身心本身不存在,只是因-果所帶來的念相的組合。它本身是局限(finite),從局限永遠不可能跳到無限(infinite)。
    The finite can never understand the infinite. 局限永遠無法理解無限。
    假如能夠理解、甚至跳得過去,它本身違反物理、數學、哲學最根本的道理。
    然而,有意思的是,我們每個人都透過有限的肉體和身心,在追求生命的無限。
    有些人拚命地練習瑜伽、氣功等等身體的功夫;也有人不斷地透過新時代(New Age)引入的法門,去追求微細的能量或微妙的境界變化,包括開啟脈輪、連結天使或天人的境界、追求神通,或特殊的加持。
    無論怎樣的追求,都是在期待這一生的追尋能有所突破,能告一段落,甚至可以跳出來,得到解脫或開悟。
    我這一系列的作品,其實也在大膽地說——這是不可能的。
    解脫和開悟是不費力的,跟我們任何的練習或作業不相關。因為我們每一個人早就是解脫,早就是開悟的,只是自己不知道。非但用頭腦和念頭遮住這個事實,還包裝出一個解脫和開悟的觀念。所以都在往外追求,甚至往內心去找——也還在找一個東西叫解脫,找一個東西叫開悟。
    正因為我們不斷尋找自己從未失落的解脫,才會從人類有史以來就建立一個個系統、一連串的方法,包括這一系列作品所表達的方法,隨時讓我們真正以為有一個東西叫解脫或開悟。
    只是,我們愈想解脫,愈想開悟,愈沒辦法解脫或開悟。
    到最後,一個人難免失望,認為這一生都是白費力氣。
    接下來,自然產生一個更大的萎縮,認為解脫或開悟是不可能的,從人間是絕對解脫不了的。最後,也就只好接受這個人間的現實,承認自己就是那麼渺小,只能延續人類過去以來的制約。
    這種演變,我認為相當可惜,也不忍心。
    正因如此,我才鼓起勇氣用我個人的語言和體驗,希望修正人類文明所帶來的錯覺。
    我這些作品想表達的是——沒有系統的系統、沒有原則的原則、沒有一切的一切、沒有體的整體、不費力的全部。
    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
    最多只是一個心境的轉變,這裡所談的,就變成了我們的真實。
    所以,我過去才會不斷地提這個問題——你我到底想不想醒覺過來?
    又有多想醒覺?
    是不是還要一次次回來,再延續這個夢,不斷地痛心,不斷地失望,不斷地昏迷?
    還是認為已經差不多了,累了,受夠了,不想再加入這人間的遊戲?
    假如你屬於最後這一群,就讓我講下去吧。


    【內文試閱2】
    12 身心的層次
    我們一般會提到心與身要同步,帶來一個和諧的觀念。它本身是透過身體的練習,讓身心合一,瑜伽(yoga)也是這樣來的。
    身心同步是相當重要的。一個人只有身心同步,才會帶來生理上的健康。我過去才會在各種作品中談共振、諧振的觀念,並在不同的場合透過聲音和其他能量的工具來示範。
    雖然如此,我們想不到,假如有個優先順序好談,其實心是排在前面。
    有了心,才有身。
    我指的「心」就是意識,更正確的說法是——一體意識。
    也就是佛陀所稱的「空」,或是耶穌談的「天國」。
    只有一體意識是真的。
    這裡稱為「真」,意思是——它是永恆或是無限,而且包括一切。
    從一體,本來什麼都沒有。
    突然,一體觀察到自己。也就是翻了一個身,觀察到自己,才發現有一個客體好觀察。
    也就從自己,一體延伸出個體。
    接下來,又從這個一體可以注意到一個局限的部位。
    也就這樣子,延伸出來宇宙——各式各樣的體、各式各樣的形態、各式各樣的生命。
    一體本身在每個角落都存在,所以,任何客體,最多只是它的延伸,或一個可能,不可能長久存在。
    早晚,也自然會回到它。
    就好像一體既然包含一切(all inclusive),自然沒有空間讓另外一個一體或永恆體得以存在。
    所以才會講,意識在任何體之前。
    正因如此,身心的同步或合一,這種說法最多只是比喻。其實,是心帶著身走。
    是心承認身,身才存在。
    反過來,假如心否定身,身也自然消失。
    這一點,我們一般人相當難以理解。我們看著身體和世界,隨時認為它們是再真實不過的存在。而我們的邏輯也是顛倒的,認為是透過生物遺傳的資料,有了DNA,產生生物的架構,有了細胞,有了腦,才產生意識,而這個意識讓我們得以表達人類的聰明。
    也就是說,一般的看法是假如沒有身體,也沒有意識、更沒有心好談的。
    我在過去和這個作品想表達的,反而和這個一般的認識剛好顛倒。
    我們的頭腦最多只能衍生出二元的對立。我們一般所稱的聰明,最多也只是個比、分別、二元對立的聰明。
    這種聰明本身還是局限、有限,受到制約的調控。
    這種聰明的邏輯需要有個開始,有個結束。有個因,接下來要有個果,全是以一種單向線性的方式展開。
    就像射箭一樣,要有箭、有射的動力、還要有一個射箭的目標。
    一個目標,再接一個目標,就變成下下一個目標的根源。
    這麼延續下去。
    延伸得有頭有尾,串起來就變成我們人生的故事。
    最不可思議的是,到最後,竟然要透過人類的聰明,我們才可以和一體意識接軌。也就好像一體意識透過我們要流出來。所以,我們透過頭腦除了聰明, 還可以體會到一體意識。這是人類最了不起的部份。
    任何生命,包括動物、植物、礦物,本身就在活出一體意識,從來沒有跟它分手過,只是沒有世間的聰明或智力來做個區隔。它雖然跟著一體意識走,但它不知道什麼是一體意識。
    人類的不同之處在於——透過世間的聰明,以為遮蓋了一體意識,平常也就不知道一體意識的存在;還要透過一個額外的轉變(所謂的醒覺或開悟),才突然體會到一體,而能將觀察的立足點跳到一體意識,回頭來觀察一切。
    跳過去,站在一體意識,才會突然發現——之前在人間所體驗,而認為真實的一切,都是由一體意識轉出來的。所轉出來的一切,又透過因果法不斷地形成連結。從一個因制約出一個果,這個果再設定下一個因。一連串的關係,讓我們認為這個世界不僅存在,而且還相當堅實。也就這麼把自己騙了一輩子。
    我們更想不到的是,假如人生的故事真的存在,它其實沒有一個開始,也沒有一個結束。
    也就是說,這個故事沒有一個頭,也沒有一個尾。它全部在同時發生。
    只是透過因果法和頭腦的聰明,我們才排出一個優先順序,讓我們產生一個好像有連貫,有頭、有尾的印象,甚至還有一個精彩的過程或快或慢地一點點展開,好像故事一集集分階段地走下去。
    一個人徹底醒覺過來,會突然發現——人生故事的連貫性完全是虛構出來的,從來沒有存在過,根本是頭腦的投射。
    人生的故事從來沒有存在,更不用講裡面的角色。
    沒有角色,也沒有故事,什麼都沒有。
    明明什麼都沒有,一般人卻稱為人生。
    這時候一個人會大哭,透過他流不完的眼淚,彷彿在洗清這個人間。他不曉得能和誰分享。也就好像一個人突然發現自己生活在一間瘋人院,所有人都是瘋子,沒有一個人正常。
    然而,現實的看法剛好相反——每個人都認為他是瘋子。
    認為他瘋,是因為他把人間看穿,不讓任何人間的變化騙走。
    當然,前面也提過,也有少數人反而是大笑一場,而且怎麼笑都笑不完。
    笑,也只是發現——原來自己不只這一生,包括過去多生多世都一直被騙,而且被騙了不知多少次。
    笑,也只是突然記得一切。他的意識瀰漫在每一個角落。就連其實不真實存在的前世,種種記憶也一個個回到腦海。他完全記得自己怎麼組合出這一生,怎麼遇到某些人,而這些人與自己的關係是怎麼回事,甚至宇宙怎麼來的,所有知識都清清楚楚。只是,他又能跟誰說?
    接下來,遇到過去很親近的生命,他最多是微笑一下,心想「喔,認得了,又遇到了。」但是,連跟這個人分享的動機都沒有。
    畢竟,這種過去的因緣說是真的,也徹底知道它其實不存在。說它是虛構的,但因為還有這個身體,還受到因-果的運作,也不能說是虛的。
    人生,最多是濃縮成一個神聖的遊戲,讓它自己展開。因為充分知道——連這個神聖的遊戲也還是虛構的,還是因-果業力的組合,本身沒有存在過。
    假如很認真和這個遊戲玩下去,也就等於又被因-果綁住,又被人生綁住了。
    我常常開玩笑,把這裡所談的神聖的遊戲,也稱為神聖的鬧劇(divine comedy),甚至,是神聖的兩難(divine dilemma)。
    其實沒有什麼兩難,兩難是頭腦的投射。
    這是太有趣的一個題目。
    到最後,最多像一個人走在海灘,走到最後,連人都沒有,只留下腳印,甚至有一天,連腳印都消失。
    這種孤獨, 是一種全宇宙的孤獨(cosmic loneliness), 同時也是一種突然的超脫(radical transcendence),無法跟任何人分享,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理解。
    最多,只能在內心跟古今最偉大的聖人一起共鳴。內心一片寧靜,外在選擇沉默,而度過一生。
    這時候,如果一個人還想與人分享。這本身其實是無條件的慈悲,無條件的愛。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