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女神改造計畫02
邊緣女神改造計畫02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五天三刷,魅力難擋!

    邪教教主腹黑學長 X 被害信眾清純羔羊
    「凡花發展到現在,也該是給觀眾福利回了~」

    我絕對不是一個好人。
    再三強調過,我絕對不是一個好人。

    ★特別收錄:KAWORU濾鏡‧女神自拍
    ★連續四部作品當創下當日再版奇蹟
    ★全臺第一本輕小說改編電影成就達成
    ★《問答RPG 魔法使與黑貓維茲》手遊合作
    ★前作與《鎖鏈戰記ChainChronicle》手遊合作
    ★臺灣Google Play 2015、2016年度最佳圖書得主
    ★漫博會銷售屢創佳績,各大報刊專題報導
    ★人氣破表!!博客來、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
    ★蘋果暢銷排行冠軍作家,登上排行二十次

    「我賺的不是錢,而是夢想。」我昂首,一身銅臭。

    這個世界,所有夢想都建築在金錢之上──
    即將晉升十萬級前夕,粉絲團人氣卻驟然停頓!
    眼見離接案代言賺鈔票只差臨門一腳,
    渣男學長再施宗教洗腦,蠱惑千恩挑戰角色扮演,
    準備布下陷阱,歪招坑殺知名女神Coser,
    ──踩著別家女神的肩膀,一舉上位!

    「努力是千恩、艾蜜、璇子的責任,
    而我的責任是保證她們的努力被看見。」

    沒有配樂,有的只是此起彼落的快門聲;
    沒有舞臺,有的只是相機環繞的綠草地。
    正當萬宅簇擁,「凡花」驚豔動漫祭之時,
    現場竟爆發桃色糾紛,隊友艾蜜失控揍人!
    「全負評」女神,再一次黑上加黑……

  • 作者簡介 姓名:啞鳴

    啞鳴
    10月4日生,現居台北。
    雖然是熊卻有越老越愛貓的嚴重問題,奢望和貓一樣淡薄人生。
    facebook://facebook.com/Yamin1004
    個人網站://ya--ming.weebly.com

    相關著作
    《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04)》
    《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03)》
    《分手後,一起旅行好嗎》
    《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02)》
    《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01)》
    《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 設定集》
    繪者簡介 姓名:黑蛛白蛛

    「黑蛛白蛛」是一個雙人組合,
    代表 Hong 和 Reina 兩名繪師。

    二人均有獨自創作和合作繪圖,
    興趣同樣是吃喝玩樂和畫圖,常常四處旅遊參加同人展。
    曾從事遊戲開發相關美術工作,兼自由職。

  • ◎本故事發生於與現實世界極度相似的架空世界,劇情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凡花  80,000  ?」
    旭日高中,男子宿舍,我的寢室,唯一一道窗。
    透明的玻璃上被我用白板筆寫出這三組文字符號。
    象徵一個嚴重的問題。
    自從凡花的追蹤數來到八萬就卡住了,上升的速度趨於緩慢,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到達十萬。
    「簡單說,粉絲已經看膩妳的臉了。」
    「唔……粉絲太壞了吧。」端坐在床鋪的千恩苦著臉捏自己的黑色短髮,似乎已經對我的人身攻擊免疫。
    她令人厭惡的懦弱與保守到令人厭惡的制服相得益彰。
    不透光到像防彈衣的襯衫連脫掉都費力,長到可以蓋住腳踝的長裙之下,據聞還有整條黑色的褲襪。我真的很想去函建議崇高女中,何不規定學生必須穿著頭套上課,讓整個校區像恐怖分子訓練營不是更棒?
    「開會就開會,你不要欺負千恩好不好?」把我這當工作室的璇子,與那臺該死的縫紉機占掉最多的空間。
    在地下街女僕餐廳打工的她,專長是服裝設計與製作。
    但可悲的是,從她身上一點都看不出來發揮過這些專長,一套工作用的女僕裝、一件上學用的運動外套,沒了,就這樣,反正她等等脫掉外套就可以去上班。
    為什麼一家以「萌」為最大賣點的女僕餐廳,會接納這種毫不在乎美感的懶惰行徑?相信答案會是連我吐槽都找不出詞彙的程度。
    還好,最少她綁起的黑藍色長髮始終保持整潔順齊,維持著女孩子最基本的美好屬性。
    「學長,我們該怎麼辦?」不愧是我的學妹兼女友,總是在適當的時候出聲防止會議失控,把話題拉回正軌。
    但如果她可以收起那件輕飄飄的羽衣,然後把制服襯衫第一顆、第二顆釦子扣上,遮掩一下粉藍色的胸罩,再把原本應該低到膝蓋而現在高到大腿中間的裙子改回來,最後乖乖撿起左腳的膝上襪穿好,就更能提高會議主持人也就是我主持會議的專注度。
    嗯,如果可以,我也就不用廢話這麼多了,馬的。
    「凡花並非一人專制的團隊,我希望民主,大家都發表意見。」我展現身為隊長的泱泱大度。
    千恩立刻高高舉起手,興奮得像是看見飼料倉庫的羊。
    「來,艾蜜先說說看。」我指向坐在電競賽車椅玩電腦的艾蜜。
    「喔,我想一想喔……嗯嗯……聽說臺灣綜合格鬥武術大賽移師臺北開打。」
    「否決。」我厭惡地撥手。
    千恩再度高高舉起手,飛蛾撲火似的。
    「再來,換璇子發表意見。」我指向坐在牆邊刺繡的璇子。
    「隨便。」
    「好,採納,我們決定整隊前往只有男女混浴的溫泉旅館。」我點點頭,深諳粉絲期盼地說:「凡花發展到現在,也該是給觀眾福利回了。」
    「噁心,否決!」璇子紅著臉反悔。
    人這種生物很奇怪,同樣的詞彙,可是字典裡的「隨便」與女生嘴巴說出來的「隨便」,含義竟然不一樣。
    「隨便的意思就是『都可以我沒意見』,懂?」我強調。
    「我隨便啊,但不准去這種下流的地方。」她強辯。
    「那去妳家出任務吧。」
    「也不准去我家!」
    「妳家是什麼下流的地方嗎?」
    「……」
    「OK吧?」
    「反正不准啦!」
    「我、我我!」千恩積極地第三次舉手。
    「……」我終於明白古代專制的暴君們,為什麼動不動就想誅殺這些死老百姓了。
    「隊長,我、我我啦。」千恩的手一直高高舉起。
    「抱歉,民主的黑暗時代已經結束,現在是科技力最強的專制帝王時代。」我強制按下她那隻不和諧的手臂,「好了,沒人有意見的話,就由我來繼續報告。」
    把窗戶當成白板在用的我,擦掉先前的字,重新寫下一組數字「100,000」,代表粉絲追蹤數十萬;同時告訴她們只有跨過十萬,在社群網站上人家才會把我們當作一個角色,有些活動跟企劃才會收到邀請。比方說「年度網路女神人氣總決選」,參加的最低條件便是要有十萬的粉絲追蹤。
    「學長,你就直接說要怎麼做吧。」艾蜜拿出相機擦拭保養。
    「下禮拜六、日,公誠大學體育館將舉辦大型同人展『臺北動漫祭』,我們的目標就是二次元族群……艾蜜,打開電腦D槽。」我有圖片可供展示,打算省點口水,直接亮出來比較快。
    「喔喔,這個嗎?美術課四格漫畫作業,日本商業作品參考素材資料夾……」
    「不要亂點啊啊啊啊啊!」我來不及阻止。
    電腦螢幕顯示出幾張小孩子不適合欣賞的封面預覽圖。
    「原來學長的H漫都存在這呀,嗯嗯,第一本是《懷孕吧,我的同班女同學》、第二本是《同窗出嫁之後》、第三本是《同級生媚藥調教》……」艾蜜的語氣比鹽酸還酸,「哇,學長下賤、汙穢、骯髒的性癖好都一覽無遺了耶。」
    「……」璇子看我的眼神像是看到蛆,不,是看到蛆的排洩物。
    「這些漫畫是什麼?」千恩好奇地爬到床尾想看清楚,被我一把給推回去。
    「咳咳,這些是日本漫畫大師火龍金的手筆,請妳們不要用色情的眼光看待這些藝術作品好嗎?」我伸手要去拿滑鼠。
    艾蜜一掌撥開,冷冷地說:「都有這麼可愛的學妹當女朋友了,還看什麼同班同學呀,刪除。」
    「萬萬不可……」來不及了,已經連資源回收桶都清理了,我的珍藏就此消失。
    對不起,火龍金老師,下一次我會買正版實體書的。
    「同班同學……也沒什麼不對吧?」璇子突然開口,旋即垂下頭又開始刺手中的繡。
    先撇開她剛剛看我如看糞的眼神不論,難得她提出的見解與我相同。這不過是一種常見的題材而已,同學、同級生、女高中生、女高中生都是一樣的東西,並沒有任何暗示。
    倒是艾蜜不太認同,她的神色在反對之餘卻還多了幾分怪異,眼神不斷游移在我跟璇子身上。這副不觀察到什麼絕不罷休的堅決,大概撐沒多久就會得乾眼症了吧。
    最後不得不由我跳出來終結這場色情與藝術的爭論,繼續把會議主題導回重點。
    「好了。」我點開先前準備的資料夾,秀出兩張動漫人物的彩圖,「這就是我們參加臺北動漫祭所要展現的題目,Cospaly,角色扮演。」
    依我先前調查,在公誠大學體育館舉辦的臺北動漫祭,其實是有「場內」與「場外」之分。場內主要是販賣各式各樣二創的商品,漫畫、小說、遊戲、寫真集、周邊商品……等;而場外則是來自臺灣各地的Coser、攝影師、一般民眾聚集,形成一個巨大、熱鬧、自由的秀場。
    「我們的目標就是場外,讓千恩成為唯妙唯肖的動漫角色。」
    「所以學長挑這部作品?《愛徒養成有賺有賠,後果請參閱本書》?現在輕小說的書名未免太長了吧。」
    「是的,請看螢幕左半邊這個角色名為『剜』,是個性感的冷豔刺客,暴乳、緊身服、綁帶是她的特色,尤其印在乳溝旁的愛字更是吸睛,對於吸引男粉絲來說有強大的威力。」我介紹到一半……
    「否決。」
    「反對。」
    「太裸露了,人家不敢……」
    「……」我又產生弄死這些死老百姓的衝動了。
    「作者叫啞鳴耶,一聽也知道不是個好東西。」艾蜜只差沒吐口水。
    「就沒有嚴肅一點的作品嗎?」璇子搖搖頭。
    「不過……右半邊的女角色好可愛喔。」不愧是我這些日子來細心照料的畜……的千恩,果然還是喜歡我挑的作品。
    「右半邊這位角色名為『爾善』,是個怯弱膽小的魔法師。雖然是個巨乳,但全身上下包得緊緊,個性有幾分蠢笨善良,跟被主人呵護的小動物差不多。」

    「學長根本是看胸部大小在選角色的吧。」艾蜜嘲諷地說。
    「是妳們不明白男生的心理。」我簡單地解釋,「大部分男生都有一種很自私的心態,對於自己女朋友的打扮是越低調越保守越好,但如果是外面的女生,那就穿得越火辣越性感越好。所以,我們得利用這點,選擇左半邊的剜……」
    「歪理。」璇子立刻給我羅織罪名,「別趁機滿足自己的慾望。」
    「……」我啞巴吃黃蓮。
    「否決。」
    「我真的不敢穿……」
    「早就預料到妳們的反應,還好準備了另一個角色。」我逕自對這場會議作出結論,感嘆道:「我是沒機會見到『愛』字實體化了,唉。爾善就爾善吧,剛好我們四人分成兩組分工合作。」
    千恩、璇子、艾蜜終於沒其它意見。
    「千恩得先讀完《愛徒養成有賺有賠》整套,然後協助璇子完成角色扮演的服裝與道具。」
    「是的。」千恩大聲應諾。
    璇子沒反對就是答應。
    艾蜜還在疑神疑鬼地瞇眼。
    我們四人,平均不到十七歲的高中生,塞在一個不到五坪的房間,利用最簡陋的設備,運用最精簡的人力,透過一條網路線,進入名為「社群網站」的戰場中,對抗著小模、歌手、演員、電競選手、名嘴、運動員、兩性關係專家、算命師……挑戰諸多牛鬼蛇神與各立山頭的網路女神。
    在這個絕對結果論的社會。
    贏,青年才俊。
    輸,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
    我不敢預測未來會有怎樣的結局。
    不管,身為一個利益團體的掌舵手,她們的目標與願望都寄託在我身上,每個人都期待在付出之後可以回收些什麼、每個人都期待凡花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網路女神以後,可以帶來的好處……
    跟錢。
    所以。
    「先在臺北動漫祭,取得十萬級的資格吧。」

    走在出校的路上。
    防止空氣中偶現的霾害,我漸漸習慣戴起口罩。倒是身邊的艾蜜不太明白,一副厭惡我杞人憂天的樣子,大概是覺得明明天氣晴朗、一點灰濛都沒,幹麼弄得像搶匪。
    她完全不能體會什麼叫「習慣」,什麼叫「戴著戴著就一直戴下去了」,沒有理由,與扮演變態家裡蹲一樣,習慣就好。沒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週六的旭日高中沒多少學生,我們崇尚自由學習的校風更是不可能舉辦校方強制的課後輔導,所以一到假日,操場打籃球的人都比教室內的人多。
    於是乎,校外也沒多少人。
    這條栽種著整排木棉花的人行道,此時只有我跟艾蜜。
    我們之間,靜得彷彿能聽見落葉聲。
    但我並不覺得尷尬。
    反而是她硬是要打破難得的寧靜。
    「學長,為什麼要挑臺北動漫祭?」
    「因為千恩需要訓練。」
    「訓練什麼?」
    「訓練面對人、面對粉絲、面對一大群男生。」我很坦白。
    艾蜜苦著一張臉,亞麻色的長髮似乎更毛躁了,「可以先從簡單的訓練起吧……」
    「我覺得臺北動漫祭就是最簡單的挑戰。首先,主要參與者是學生族群,與我們年紀差不多;再來,大部分都是業餘玩家,壓力比較小;最後,有一大群人畜無害的宅男,他們可是最珍貴的粉絲來源。」我簡單解釋,「千恩從這裡起步,一定是最安全、最適當的。」
    「每個地方都有好人,每個地方……也都有壞人。」她輕聲提醒。
    「面對壞人,也是訓練的一環。成為網路女神之路,一定會遇到一狗票壞人的。」
    「嗯……」
    她應了聲,我們兩個繼續並肩走著,宛若閒庭信步的觀光客。
    「學長,我們不是情侶嗎?」
    「是喔。」
    「這、這種時候……應該牽手吧。」
    「可是附近沒人,演戲也沒人看。」
    「平常不先練習,關鍵時刻一定會穿幫的。」艾蜜說得有幾分道理。
    我攤開手掌,猶豫,然後收回,面無表情地說:「約好不碰妳就是不碰,不能毀約。」
    「學長真沒種……」
    「欸,怎麼突然人身攻擊啊。」
    「已經拖太久了,不、不能再慢。」艾蜜難得沒有立刻退讓。
    「有什麼特殊原因得急於一時嗎?」
    「學長是笨蛋,就算我講清楚你也不會懂。」
    「當時我跟千恩到淡水,妳中途不就……」我婉轉地提醒。
    「戴手套試試看……呢?」艾蜜雖然在問,但問的對象不是我,而是有幾分掙扎的自己,「不行,戴手套,是用來揍學長的,牽手根本沒意義。」
    「妳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可怕的比喻啊。」
    「這是事實。」
    「那不是更可怕了嗎!」
    我皺眉煩惱,卻沒想到她的眉皺得更深,比我更加地煩惱。
    橙紅色的厚重花朵一片一片墜落,整條人行道彷彿是命案現場,東一塊、西一塊被踩爛或被壓扁的血肉,讓我的腳底始終感到滑,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摔跤。
    「啊啊!」艾蜜找到解答,眉頭一下子舒展開了,「學長,不然跟我同班吧?」
    「我跟妳?」
    「沒錯,我們同班的話就有更多時間相處。」
    「為了牽手,讓我留級?」
    「除了牽手之外,說、說不定還有更棒的喔。」
    「牽手都要命了,還有更棒的豈不是粉身碎骨?」我柔聲勸道:「艾蜜,妳別想太多,我維持整整十七年的極端理性之證代表我不可能破壞約定。安心吧,既然我是假扮的男友,那牽不牽手都沒關係,萬一有人質疑,自然有另外的辦法對付。」
    「我還是想當學長的同班同學。」艾蜜有些氣餒,「而且,一想到那什麼該死的處男之證還沒被徹底銷燬,就覺得好沮喪喔……」
    「不愧是公車型的少女吶。」
    「為什麼連學長都不行呢?明明……過去,過去……跟學長相處這麼久的日子,也只有一個……也只有學長願意幫助我……幫助我這麼多啊……為什麼不行呢?」
    「別再說了。」
    「我真是沒用……好廢物……」艾蜜猶如陷在過去的回憶中,一番話說來支離破碎。
    我並不清楚她要表達的含意,可是對於這位學妹的過往,我有一定程度上的瞭解,而且這種瞭解總是會讓心情變得很糟糕,覺得不瞭解反而更好。
    她突然清醒過來,嗔道:「不管啦,請學長犧牲一點嘛。」
    「請不要動不動就犧牲我啊。」
    「拜託~」艾蜜漾起小狗般的和善笑容。
    「這招對我沒用。」我沒好氣地說:「最近要期中考了,實在不能浪費時間陪妳玩,抱歉。」
    「哼,學長一定很臭。」她翻臉比翻臉書還快。
    「喂,說清楚是哪邊臭啊,我每天都會洗的好不好。」
    「全部都很臭!」
    此時的天空也翻臉無情,我沒再理會艾蜜的脾氣,反正在下雨之前此行的目標地已經到了。
    距離學校步行二十分鐘左右,眼前出現了遼闊的倉儲中心。任何人只要花點錢就可以租一間兩坪大的倉庫堆放東西,對於我這種住校而且寢室還被占據的人來說相當方便,更別說有的時候需要露宿街頭時,可以偷偷躲在這過夜。
    這一大片沿河濱建立、由貨櫃屋隔成的私人倉庫,占地非常遼闊,管理人員相較之下少得可憐,收費又低廉連個保險都沒有,剛好合乎隱私、低調、方便的原則,對我來說恰恰好完美。
    「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第二基地,妳要記得編號三零三。」我交代,掀開貨櫃的門。
    「喔……學長錢真多呢。」艾蜜走進第二基地,環視一圈,嫌棄地咂舌。
    「沒辦法,璇子的東西一直搬到我那,如果我不想被布海或道具土石流淹沒,只能乖乖找地方擺。」我拎起放在角落的整套輕小說,「東西到手,可以撤退。」
    「嗯……原來是長這樣,嗯嗯……」她環視且沉吟著,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害我有些不安。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