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7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7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書名超血淚!」連日本編輯都嘖嘖稱奇的驚喜佳作。

    「闇黑眷屬們唷!作家女子力不足,
    可是會把女主角寫成人妖的唷──」

    《拿出妹控氣概吧!》暢銷作家 甜咖啡 最新超展開力作──
    書名太挑釁!尖端原創小說大賞禁止參賽作品(大誤)。

    ★令日本出版界也為之動容盛讚的特殊題材。
    ★八月漫博,簽名會炸裂式哈哈狂笑落幕!
    ★東森新聞、批踢踢、巴哈版、FB熱搜討論!
    ★前作短短五集,連霸蘋果暢銷榜20次!
    ★超新星繪師手刀葉首度商業插畫作。
    ★《我的朋友很少》平坂讀老師Twitter專文稱讚「希望日文化」!

    【內容簡介】
    「我有時會偷看你們,你們……好像很快樂。」
    九千九百九十九號遙望螢幕外的天空。

    「你們知道煉金術的『等價交換』是什麼嗎?」
    「嗯!雛雪用處女之身交換學長的處男之身,就是等價交換喔!」
    ……不是我大逆不道,但我真心覺得桓紫音老師錯了,
    鍛鍊文筆、強化架構、代入模擬都不重要,
    創作者真正需要懂的,是「社會化」啊啊啊啊……

    有鑑於最終戰將至,桓紫音老師端出補習全餐!
    愚人節增進幽默感、玩殺手遊戲練伏筆;
    去女僕咖啡廳提升女子力、水上樂園發福利。
    寓教於樂,學習、休閒兩不誤!
    但即使臉龐總是帶笑,我卻覺得心中缺了一角,
    好像遺忘了什麼、好像失去了什麼、好像──

    「我們過得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

  • 作者簡介 姓名:甜咖啡

    甜咖啡
    性別:我想咖啡只有分甜度吧?
    興趣:埋梗吐嘈、寫小說、慢跑。
    FB粉絲團:facebook.com/8523as

    作者是個明明幾乎不喝咖啡,卻取筆名為甜咖啡的奇妙生物,一切都是心血來潮,設好的大綱幾乎無時無刻都隨著靈感在改變,寫出來的小說內容常常連昨天的自己都會感到驚訝,「啊啊,竟然是這樣展開啊。」

    ——努力寫出最有趣的內容,這是我寫小說的宗旨。

    不會改變,也不想改變。

    相關著作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零)》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4)》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3)》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2)》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1)》

    繪者簡介 姓名:手刀葉

    想被ふなっしー壁咚。
    這次非常感激尖端給的機會,再接再厲。
    頑張るピョン♪ヾ( ゜.ω゜) ง

  • 「主人您好,我是晶星人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為七六四二三四博士所製造,被命名的統稱代號為……櫻。」
    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的外表,是一名銀色長髮的少女。
    然而,她的顏容……她的話語……讓我全身上下都開始發抖,幾乎要腿軟坐倒在地。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震顫,即使我完全不明白原因,依舊無法停下顫抖。
    影像中的少女繼續開口說話:
    「人家所寄居的機器,名為『轉轉思念君』。根據博士的設定,第一次人家只能與您交談一分鐘,時間結束之後,必須等待三天,『轉轉思念君』才能再次開啟……隨著開啟次數增多,每一次的交談時間,也會逐漸延長。
    「限定的一分鐘已經快過去了,主人,您似乎十分驚訝,要利用剩下的時間來問人家問題嗎?」
    ……這個「轉轉思念君」,第一次竟然只能開啟一分鐘,要再開啟就必須等到三天後嗎?
    雖然只是來自螢幕中的影像,但這個人工AI……她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沒辦法保持平靜。
    劇烈到幾乎令人落淚的酸楚感,從心靈深處不斷湧出。
    彷彿來自非常非常極遙的過去,某種如碎片般的記憶殘像,也忽然自眼前竄過──在那個記憶殘像裡,「我」的身體在逐漸消散……然而,那個「我」即使聲嘶力竭,拚命伸出了手,也無法將話語傳達出來,僅能以強烈的意念表達己身訴願。
    「救救她──!!」
    簡短得要命的三個字,卻成了那個「我」不惜一切也必須傳達的內容。
    接著,「救救她」這三個字恍若也化成巨大的死神鐮刀,在把那個「我」的求救砍成兩半的同時,也將我所身處的世界……快樂的怪人社……無憂無慮的C高中所有人……斬得支離破碎。
    「主人,您似乎十分驚訝,要利用剩下的時間來問人家問題嗎?」
    被強烈的痛苦情緒所填充的腦海,在這時闖進了一句清脆的話語。
    「那個……已經快要沒有時間了唷。」
    ……是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在說話。
    明明只經過了很短暫的時間,剛剛那些令人迷惘的影像,卻給我帶來很大負擔。就像缺水的金魚一樣,我按著胸口大口喘氣。
    為什麼……看見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櫻……我會這麼痛苦……
    為什麼……那個來自記憶殘像的「我」,為了喊出一句「救救她」……會如此拚命與淒涼?
    為什麼……光是與這些困惑產生接觸,就好像現實即將破碎開來……就好像一切的快樂都只是假象那樣……心靈深處會不斷產生強烈的刺痛?
    我不明白。
    所有的疑惑,都找不出答案。
    但是,為了探尋一切謎題的真相,利用珍貴的剩餘時間……我對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櫻,將迫切的質詢喊出。
    「──妳是誰!?」
    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聽見問題後一頓。
    接著她露出可愛的微笑。

    「我是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櫻。
    「為了連接起過去、現在……還有無盡的未來,我於此地沉眠並等待。
    「為了顛覆虛假與真實……並將兩者合而為一,我於此地甦醒與承迎。
    「我是櫻……虛幻之櫻。」

    說完最後一句話後,轉轉思念君的螢幕畫面開始不停閃爍,接著「啪咻」一聲關閉,轉為開機前的墨黑色。
    ……一分鐘結束了。
    據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所言,必須等到三天後才能再次使用。
    ……
    周遭一片死寂,望著墨黑色的螢幕,心靈深處傳來的刺痛感越來越強烈。
    好奇怪。
    好奇怪啊……
    我感到不對勁。
    「為什麼……看到人工智慧九千九百九十九號……我會感到這麼茫然……內心深處……又為什麼會誕生痛楚……曾經封筆並再次復出,兩年後的我……歷經無數考驗的我,明明應該已經很堅強了……但此刻渾身湧起的無力感……源頭又來自哪裡……」
    我不瞭解。
    但是,我隱隱能察覺到,造就茫然、痛楚、無力等等痛苦情緒的,似乎來自於目前擁有的「巨大幸福」。
    現在的我……在擊敗了A高中之後,從原先眾人認知中「沽名釣譽的混蛋」,一躍成為眾人眼中的英雄。
    現在的我……與過去寂寞的獨行之路不同,已經有了一群可以信賴的夥伴,能夠進行喜歡的寫作活動,完成自己的訴願。
    現在的我……過得很幸福。原本缺乏的東西,我現在都有了。
    但是,也正是這份突如其來的幸福感,造就了無比的茫然。
    「我……過得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
    發自內心的遲疑,加深了對於現實的困惑。
    然而,在莫名湧起的痛苦中,這些困惑得不到任何解答。

    新的一個月開始,又過去了一個禮拜。
    像平常一樣,大家放學後在怪人社集合。
    桓紫音老師是最慢抵達社團教室的人,她用力拉開教室大門。
    「闇黑眷屬們唷!顫慄吧,欣喜吧,為了吾之降臨而激動吧──」
    老師似乎努力想營造吸血鬼皇女降臨的恐怖氣氛,但是大家早已經習慣她的中二病發言,所以沒有人給予回應。
    沁芷柔低頭在翻輕小說。
    風鈴在檢查鋼筆跟稿紙的庫存。
    雛雪在白紙上塗鴉。
    總而言之,就像失去了負責吐槽的夥伴的相聲主持人那樣,有一瞬間……桓紫音老師得不到回應的身影看起來非常寂寞。
    「……嗚啊,神祇走狗的魔爪……竟然已經沁透到這一步了嗎?」
    站在講臺前,焦躁地咬著自己的指甲,桓紫音老師自顧自地下了結論。
    「呿,看來有必要對這群眷屬進行反洗腦啊……」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這時候,教室角落傳來稀稀疏疏的掌聲。
    「……坦白說,妾身非常感動。」
    輝夜姬小小的手掌從和服的袖子伸出,在拍手的同時發言。
    「即使得不到他人的認可,也依舊秉持自己的身分、守護種族的驕傲,不愧是桓紫音大人。」
    ……
    「……!!」得到意料之外的認可,桓紫音老師明顯嚇了一跳,她遲疑片刻,接著眼角泛出淚水。
    「不愧是吾一族之盟友……輝夜姬啊!這些胸大無腦的眷屬一直以來都無法明白吾崇高的教義,但是……如果是汝的話,想必可以明白吧。」
    「……嗯,妾身可以明白。也常常有人質疑妾身『輝夜姬』的身分呢。」
    「嗚嗚嗚……汝……汝真好,自怪人社創立以來,吾終於找到可以談話的對象了。啊啊……多麼漫長的旅途啊……那是就連活了數萬年……時間概念無比淡薄的吾……都漫長到幾乎要絕望的『尋找知己之旅』啊!!」
    「……請您寬心,妾身可以理解您,從這一刻開始,妾身與您可以成為心靈之友。」
    桓紫音老師露出感動的表情,拿出手帕擦拭淚水。
    「嗚嗚……不愧是同為闇夜眷族的夥伴……汝……果然可以理解吾……」
    「桓紫音大人,請別流下淚水,武家出身的孩子,即使在友人面前也不能示弱。」
    輝夜姬點點頭,用溫柔的話語安慰桓紫音老師。經過短暫的交談,兩人「心靈之友」的交情似乎已經確立。
    「「「「……」」」」
    目睹兩名怪人惺惺相惜,我、雛雪、風鈴、沁芷柔都陷入沉默。
    不過,我們已經漸漸習慣輝夜姬的存在。
    從上次「斬鬼遊戲」之後,輝夜姬就常常來怪人社拜訪,與我們一起參加社團活動。
    「……」沁芷柔闔上看到一半的輕小說。
    對於輝夜姬與吸血鬼皇女的結盟行為,她很明顯提不起評論的幹勁,像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
    「啊~~那些名義上的東西隨便怎麼樣都好啦,今天社團活動要做什麼?寫輕小說嗎?還是用晶星人的機器來教學?」
    「──乳牛!!汝竟然把如此莊嚴隆重的心靈溝通儀式稱為『名義上的東西』,看來汝已經徹底墮落了!!」
    「是是是、本小姐墮落了,所以今天到底要做什麼?」
    沁芷柔依舊以敷衍的語氣進行回答,桓紫音老師滿臉不爽地瞪著她。
    「……哼,竟然連黑暗之力都無法領悟。算了,反正汝就是會在『○肉○食』的成語填空題裡、填入『燒肉定食』作為答案的胸大無腦類型吧,會做出這種舉動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哈啊?誰會填入燒肉定食呀,別小看我!!」
    同樣以非常不悅的語氣進行回答,沁芷柔瞪了回去。
    兩人爭執了片刻,最後才正式開始上課。
    順帶一提,「○肉○食」的真正答案是「弱肉強食」。

    「總而言之,今天上課的主題是『練習幽默感』。哼哼哼……吾舉個例子吧,要把日常相處的輕小說劇情寫得輕鬆愉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如果是具有豐富幽默感的作家,再怎麼枯燥無味的段落,寫起來也會替作品大大加分。」
    桓紫音老師提出自己的見解。
    「好,那麼……零點一!由汝先開始展現幽默感!」
    「……為什麼從我先開始?」
    「因為汝是社長。」
    「……唔!」
    無話可說。
    雖然是強制性的,可是我確實身負怪人社社長的職位。
    不過,一時之間被要求展現出幽默感,還真的有點困難。
    「……」
    幽默感……
    幽默感嗎……?
    我雙手扠在胸前思考。
    「對了,提到幽默感的話,很容易就會聯想到愚人節吧?畢竟這種以愚人為宗旨的節日,當然需要豐富的幽默感……既然這樣,我就說一件以前愚人節的親身體驗吧。」
    聽到我要說故事,所有人都轉頭看向我。
    「——小學,班導師在上課的時候說:『今天是愚人節喔!覺得愚人節很有趣的小朋友請舉手!』當時除了我之外,班上其他同學都舉起了手。」
    風鈴是聽得最認真的人,她緊張地問:「然、然後呢?」
    我繼續說了下去。
    「然後,大概是因為特立獨行的關係,老師注意到我,開口又問:『柳天雲同學,請問你對於愚人節的看法是什麼呢?』
    「當時我這麼回答了:『愚人節嗎……像這種自說自話、以欺騙友人為目的的節日,其實我並不感興趣。』這是獨行俠的標準答案。可是班導師聽到我的回答後非常擔心,大概是為了讓我交到朋友吧,他溫和地建議我想一個愚人節謊言與大家分享。
    「哼……愚人節謊言嗎?雖然被當眾這麼要求了,但是身為必須獨自解決所有人生難題的獨行俠,這種小小的困境可難不倒我。於是我立刻想出了答案——那就是『其實我有中二病』。當時說出口後,班上的大家果然都沉默了,就連世故的老師也默認我這個笑話能夠過關。」
    「……!!」
    沁芷柔露出誇張的驚訝表情,整個人轉了過來。
    「等一下!剛剛那句話是謊言嗎?老師跟同學並不是因為覺得有趣才沉默吧!?」
    其他人也紛紛贊同沁芷柔的話。
    「……妾身也這麼認為。」
    「嗯,零點一的謊言真是隨便。對於其他絞盡腦汁想話題的闇黑眷屬來說,這是非常失禮的事啊……」
    連穿著麋鹿布偶裝的雛雪也舉起繪圖板,上面寫著:「學長遜斃了。」
    「那個……前輩已經很努力了哦,大家別這樣,吶?好嗎?」
    即使得到風鈴的安慰,可是引以為傲的「獨行俠笑話」被眾人拚命吐槽,我還是有點惱羞成怒。
    「哼!說穿了,這種只適合與朋友共同嬉鬧、完全不顧及沒有朋友的人之心情的自私節日,本來就不該存在吧!」
    「……嗤。」
    從雛雪的方向傳來嘲笑的氣音。
    連輝夜姬也舉起和服的袖子,蓋住嘴角的笑意。
    ……這些傢伙。
    就算我因為是個戰鬥力破萬的怪人,交不到朋友而無法順利進行愚人節活動,也輪不到這些傢伙嘲笑我。
    不如說,比起穿著麋鹿布偶裝的雙重人格癡女,或身著和服自稱輝夜姬的少女,我根本就是MAX程度的超級正常人。
    不甘的情緒湧起,於是我予以還擊。
    「那、那妳們呢?妳們倒是說說看呀!妳們之前的愚人節說了哪些謊言,又引起怎麼樣的迴響!」
    我可以肯定這些傢伙也沒有朋友,處境與我半斤八兩……即使用漂亮的言語加以掩飾,孤獨的事實也無法改變。
    ……也就是說,我已經確信能夠扯平局面,將她們拖入獨行俠早已習慣的尷尬節奏中。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