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輕小說家與異世界少女的純潔關係01
人氣輕小說家與異世界少女的純潔關係01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8517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 恥力全開色氣度100%,宅系新星作家實力派鉅獻
    ★ 新星作家 墮落的貓貓 ×  PIXIV海外榜畫家 浣狸

    破廉恥 超下品 曠世巨巨恥力全開!!!!!!!!!!!!!!!!!!!!!!!!
    為美好的宅宅獻上這個無節操的「邪惡」STORY
    拖稿=結束處男生涯?!-------------->這樣的懲罰,我可以。
    露出度50% +下流度20% +羞恥度10% +0.00001%的純潔關係
    ---
    (自稱)人氣作家,以成為曠世巨巨為目標的我,
    某天!竟遭遇N名異世界美少女的強勢來襲,
    結果,慢活生活變成超有事的擁擠後宮拯救請求,
    再加上一位成天催稿否則就強迫要「結.束你的處男生涯」的美豔御姐編輯大大────
    誒誒~雖然我的上半身一片黑暗,但我的下半身卻十分性(?)福!(喂喂喂這不是「純潔的關係」嗎)

    人物簡介:
    賀書瑋
    年齡:十六歲。
    身分:高二生,男性向人氣輕小說作家,筆名「墮落的貓貓」。
    介紹:因為父母長年在國外遊玩而一個人生活,朋友很少(基本上只有一個),習慣在內心進行各種吐槽,對突發狀況的接受度異於常人。
    夢想:因為實際上沒有值得一提或想努力達成的夢想或願望,所以硬擠出一個同年齡層動漫宅都曾妄想過的美麗夢想——「希望能夠成為坐擁美少女後宮的異世界救世主」,並將其寫在會順便用來撰寫人設的日記本上。

    伊萊緹卡.席藍
    年齡:十五歲。
    身分:來自異世界伊格斯特丹的美少女劍士。
    介紹:外表嬌小纖瘦,實則力大無窮,身體強度異於常人,擁有曲線明顯的纖細柳腰與蜜桃狀的嬌小翹臀,和微微隆起的貧乳。極度蠢萌,每經歷一場戰鬥就會領悟新殺招,故本身擁有的技能殺招無限多。口頭禪是:「啊啊啊。」
    夢想:消滅所有的魔族與魔物。

    黎雅.阿斯默德
    年齡:十五歲。
    身分:來自異世界伊格斯特丹的美少女魔法師。
    介紹:外表看似嬌小柔弱,內心卻各種腹黑狡詐。擁有傲人的巨乳,卻從不穿胸罩。長年穿著魔法袍,熱衷於魔法研究,對一切與超強魔法有關的東西皆願意付出代價換取。習慣戴著眼鏡,但似乎沒有近視。智商極高,精通伊格斯特丹所有種族的語言,並熟悉三十多種各種族的地方方言,甚至略懂龍語。有時會發出令人背脊發冷的「呵、呵、呵」笑聲。
    夢想:用魔法毀滅一整個世界。

    關玲玲
    年齡:芳齡保密。
    身分:出版社編輯。真實背景很不單純?
    介紹:身材一流的美麗御姐,是挖掘並讓賀書瑋正式出道的責任編輯,同時賀書瑋也是她進入出版界後所負責的第一個作家,因此與賀書瑋相互對彼此抱持著濃濃的「初夜情懷」。對待賀書瑋的態度分為:「責編模式」、「大姐姐模式」以及隱藏版的「大姐頭模式」。
    夢想:用錢砸出全世界最暢銷的小說。

    夏可
    年齡:十六歲。
    身分:高二生,賀書瑋隔壁班的同學,輕小說研究社社長。
    介紹:是「全校排行前十」、「全年級排行前五」、「全文藝類社團排名前三」的「本校男同學最想追到手的超正校園美少女」,但實際上卻是個擁有抖M體質+滿腦子色色思想的變態痴女。因為發現賀書瑋其實是男性向輕小說作家「墮落的貓貓」後,成為長期偷偷尾隨賀書瑋的跟蹤狂,希望成為賀書瑋的門下弟子。會在說話中不定時以自己的全名作為自稱。習慣使用「喲」作為語助詞。
    夢想:成為超暢銷的男性向輕小說作家,然後利用自己的作品將廣大的直男讀者扳彎成基友。

    賽琳娜.羅梅.斯圖爾特
    年齡:十六歲。
    身分:來自異世界伊格斯特丹的超級美少女。大預言師一族的後裔,奧特尼亞王國的大預言師預定接班人。
    介紹:擁有令人為之驚豔的傾國傾城容貌,以及比黎雅還要更加豐滿的巨乳。個性極易羞澀,是個溫柔嫻淑又端莊有禮的全方位氣質美人,但實際上卻有著非常可怕的另一面。會依照吃驚程度發出「咦——!」、「咦咦——!」、「咦咦咦——!」的可愛叫聲。
    夢想:成為幫助人類趨吉避凶的偉大預言師&成為凌駕所有人類之上的至高女王。

  • 墮落的貓貓

    流語:
    每一次挑戰都是一種自虐。
    我不是抖M,
    只是別無選擇。

    墮落的貓貓:
    記得第一次是在夢裡。

    流語=墮落的貓貓

    總結:新書八月發行

    墮落的貓貓作品集:
    《優雅刑事》01 (長鴻出版)
    《優雅刑事》02 (長鴻出版)
    《優雅刑事》03 (長鴻出版)
    《優雅刑事》04 (長鴻出版)
    《優雅刑事》05(完) (長鴻出版)
    《人氣輕小說家與異世界少女的純潔關係》01(長鴻出版)

  • 序章
    第一章 身為思想創作者,無論遇到什麼神展開都要處之泰然、淡定接受——才怪!
    第二章 師父可以指導徒弟寫作方向,卻無法改變徒弟的本性——尤其是變態本性。
    第三章 作者最擅長角色扮演,但有時候會看不懂別人的角色扮演——是經常。

  • 「雖然你正值青春,但是一次應付兩個也會吃不消的。就算是為了尋找靈感,還是發洩性慾什麼的,至少也得留點精力思索新作才行哦!」
    「是,玲玲姐教訓得是!」
    我跪坐在玲玲姐面前,將頭磕在地板上道歉。
    ──不對!我為什麼要低頭認錯啊?
    「不!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我確實很想要尋找靈感沒錯,但是我沒有想要發洩性慾啊……」
    「沒有想要發洩性慾?」
    玲玲姐凝起眼,眉頭微微一皺。
    「你這樣不行喔,身為一個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肯定整天精力旺盛,滿腦子都是色色的幻想,如果累積的性慾沒有找到發洩管道,是會出大問題的──這種事情我懂,我懂,誰都有過青春期嘛,都明白那種渾身慾火難耐、無處宣洩的難受,所以你不用在我面前裝模作樣說謊了,況且人都叫來了,不做白不做──還是說,你錢付得不夠?」
    「呃,這個……」
    「唉,也算是個人氣作家了,省這點錢做什麼?還是說,沒有感情的性愛你覺得不喜歡?算了,我今天就犧牲一點,幫你轉一下大人,讓你好好地發洩一次,然後重新將精力投入在寫作上。不過,我還是想勸你,像這樣的發洩方式終究不是長久之道,你最好找個喜歡的女生交往,那樣才是正常的解決之道。」
    什麼叫做「那樣才是正常的解決之道」啊!您的思想也未免太色了吧?況且──我還未成年耶!
    還有──
    「您為什麼要脫衣服啊?」
    「為什麼?難道你喜歡穿著衣服做?……真是怪癖,明明剛剛還脫光了……算了,既然決定犧牲了,就依你吧!不過,我今天穿套裝,不脫實在很不方便,你最少也讓我脫掉褲裙,可以吧?」
    玲玲姐轉而開始解開褲裙的鈕扣,嚇得我急忙大叫制止:
    「不!別脫褲裙!我沒要跟您做啊!」
    「沒要跟我做──?」
    玲玲姐愣愣地盯著我,然後先是轉頭看向一旁的伊萊緹卡與黎雅,接著豎起怒眉,回正頭瞪向我。
    「你現在的意思是──我比不上那兩個小女生了?」
    「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玲玲姐長得這麼美麗性感,身材曲線比專業模特兒還要棒,怎麼會比不上她們呢?」
    「那是──?」
    玲玲姐板起極是嚴肅的臉色,朝我望來的嚴厲眼神似乎正在說:你要是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回答,我保證會讓你死得非常難看!
    「是……是……是因為只有處男作家才寫得出處男和宅男們想看的內容啊!再換個角度講,一旦被宅男讀者們知道我已經不是處男了,那還有誰會想買我的書啊!」
    玲玲姐當場瞪大了雙眼,顯然對於我給出的這個「合理的回答」感到極大的衝擊與震驚。
    她隨即迅速地將褲裙的鈕扣扣回,挺直身,一板一眼地拉好身上的衣服後,向我鞠躬道歉。
    「是我疏忽了,貓貓老師教訓得是!請貓貓老師繼續維持處男之身三十年吧!」
    「三、三十年……?」
    「是的。」玲玲姐勾起了一抹笑。
    「我的職涯規劃是三十年後要從編輯的工作崗位退休。」
    ──拜託!那干我什麼事啊!如果真的維持處男之身三十年,那就不單單只是轉職成為魔法師而已,是質量躍升,升格成聖人魔導師了耶!
    「所以,貓貓老師請這兩位來,只是想看看、摸摸、揉揉、裸體貼貼這樣就滿足了嗎?」
    玲玲姐進入了以工作為重的「責編模式」,之前變換過的那個則是「就把我當成你的姐姐看待吧」的「大姐姐模式」。
    「就說不是您想的那樣了……我看起來像是那麼欲求不滿的人嗎?」
    玲玲姐盯著我,像是在評估般,一直看了我好一會才回答:
    「不好意思,貓貓老師,從您的作品內容來看,您就是那麼欲求不滿的人。」
    「不!我才不是!」
    ──我怎麼可能是那種人!我不信!絕對不相信!
    「請貓貓老師正視自己,都說作品一定程度地反應出作者本身的個性、慾望、幻想或人格什麼的──」
    「才才才才才不是那樣!我的作品才沒有反應出我本身的個性、慾望、幻想跟人格!這種以偏概全的話是誰說的?叫他出來負責!」
    「不就是貓貓老師您自己說過的嗎?」
    「才才才才才才才不是呢!我才沒有那樣說!不!是我才沒有那樣認為!那是因為大家都那麼說,所以我才跟著那樣說的!像我這種沒什麼朋友的弱勢學生,如果不跟著大家一起隨波逐流,是要怎樣才能在充滿豺狼虎豹的學校團體鬥爭中置身事外呢?」
    「貓貓老師幹嘛一直為作者找藉口?這其實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身為一個男人,而且還是一個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會像這樣天天欲求不滿、隨時隨地都想勃起,也是很正常的事──這一點,我非常可以理解的!」
    「等、等等!您剛剛說了什麼?……我在為誰找藉口?」
    「您說呢?就『那個作者』啊!」
    「我我我我我才沒有在替『那個作者』找藉口呢!好、好吧……我承認,事實上──所有的作者全都欲求不滿!」
    「這可是您說的,不關我的事。」
    「…………」
    ──我可以收回前言嗎?
    「所以,貓貓老師只要看看、摸摸、揉揉、裸體貼貼就可以滿足自身的慾望了?想不到貓貓老師居然是如此懂得節制的人。
    「不過,我還是得事先提醒貓貓老師,等您滿十八歲以後,千萬別再找像這樣年紀的女生來看看、摸摸、揉揉、裸體貼貼了,否則的話,就算只是看看、摸摸、揉揉、裸體貼貼,依然會觸犯法律,很可能會被抓去關喔!牢房裡的寫作環境可沒有外面這般自由方便呢!相信心情也會大受影響吧!
    「所以,請貓貓老師以後記得先熟知法律條文之後,再去做這些可能會觸法的事吧!可以嗎?」
    玲玲姐歪頭看著我,尋求我的同意。
    我是很想答應她,會先熟知法律條文後再去鑽漏洞做犯法的事──不!我沒有想要犯法的意思啊!
    「……玲玲姐,可以請您先聽我一次、完整、好好地把話說完嗎?」
    玲玲姐眨了眨眼,點頭。
    「事情是這樣的……」
    我將事情的經過娓娓地說了出來──按照作家的處理方式,這部分一句話就能夠帶過。
    「你是說──她們是被你從異世界召喚過來的?」
    玲玲姐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兩名美少女。
    雖然她用的是疑問句,但她的表情與眼睛裡閃爍著的驚喜卻顯示她已經完全相信了。
    附帶一提,現在的玲玲姐是「大姐姐模式」。
    「呃……我怎麼覺得您好像一點也不懷疑的樣子?」
    ──任誰聽到這種事都會認為我是寫小說寫到腦袋秀逗,所以產生嚴重的妄想症了吧?
    「不需要懷疑啊。」
    玲玲姐伸手往旁邊指去。
    我跟著撇頭看去,發現黎雅此時攤出的手掌上正懸浮著一顆燃燒的小火球,接著又變換成一小片微型的風雪,然後是劈里啪啦閃動的雷電、微型噴湧的水柱、聚成一團急速捲動的沙塵等等,各種超微型的神奇魔法。
    「與其浪費唇舌,不如直接用事實證明。聰明人不浪費時間。」
    黎雅回眼看著我。
    「就、就算事實擺在眼前,但您也接受得太快、太自然了吧?這時候不是應該先震驚、驚嚇、大叫、難以置信地表演過一輪表情符號後,再考慮要不要順勢接受,或是堅持拒絕接受吧?」
    「說什麼啊你──」玲玲姐露出一副「不明白我為何會這麼說」的表情,接著說道:
    「──身為思想創作者,無論遇到什麼神展開都要處之泰然、淡定接受啊!」
    「是、是嗎……」
    ──所以我之前才會接受得那麼快、那麼自然啊!果然我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人了!
    「當然是了!」
    玲玲姐用力點頭。
    「而且──這簡直是天大的好機會!這可是活生生的大好題材呢!」
    她如獲至寶地說完後,飛快地從公事包裡翻出筆與記事本,然後雙眼滿是星星閃爍地看向伊萊緹卡與黎雅。
    「快點快點快點!請快點把妳們那個世界的狀況詳細告訴我吧!如此獨家且絕無僅有的取材,絕對能夠讓貓貓老師寫出曠古絕今、超級真實、世界觀又嚴謹無誤的經典奇幻小說的!」
    「等等!我沒有說我要寫啊……」
    「說什麼!不然你想到新題材了嗎?」
    「那個……還沒有……」
    「所以──?」
    玲玲姐用「就把我當成你的姐姐看待吧」的大姐姐姿態,居高臨下地瞪著我。
    「就──寫吧。」
    我完全無法違抗她的威逼,就像我當初第一次跟她面對面談出版合約時,連合約的內容都還沒仔細看過,就被她硬牽著手簽下合約一樣。
    後來我才知道,那份很正常的合約,最後附註了一條很不正常的霸王條款──「關玲玲」擁有我往後三十年所有作品的「優先經理權」。
    像這樣明明是跟「一家公司」簽約,條款附註卻是在「個人」身上的情況,簡直就是見鬼的莫名其妙!
    我也因為那份合約,直接將自己往後三十年的作家生涯全部賣給了玲玲姐,而且是一毛不收地賣了──這簡直是詐欺行為!
    「那就快點開始取材吧!請連妳們吃什麼拉什麼都鉅細靡遺地告訴我吧!話說──妳們為什麼都穿這麼少啊?是跟妳們那個世界的人都喜歡做色色的事情有關嗎?」
    玲玲姐拿著記事本,興奮不已地往伊萊緹卡與黎雅靠去。
    那感覺就像她的眼前正矗立著一座巨大無比的金山,她正準備開挖土機過去大肆開採一般,充滿了貪得無厭的積極。
    「我們──」
    黎雅正要回答,被她抱在懷裡的魔導書突然脫離與她胸前巨乳緊貼的狀態,往上飛了起來──呃,我沒有要特別強調,因為畫面就是如此。
    接著,魔導書自己翻開書頁,一道燦爛的金光跟著向上照射,直衝上天花板後,擴大成一圈急速旋動的圓形光團。
    「「「「這、這是?」」」」
    我們全都愣愣地看向旋轉著金色光紋的光團。
    下一刻,一陣詭異的吼叫從光團深處響徹過來,叫聲中帶有一種叫做「憤怒」的情緒,隨即,一個黑色發亮的巨大物體從光團中急速穿了出來!
    「快避開!」
    砰然巨響中,光團裡急速穿出的巨大黑色生物一頭撞破了地板,後方長條狀的巨大身軀持續地從光團裡穿出來。
    「轟轟轟轟轟」的響聲中,整個屋子發出劇烈的震搖。
    「是鐵甲蟲王!」
    我的房間不算小,但是不斷穿出的黑色巨大身軀卻幾乎占滿了整個房間,逼得我們四人只能靠在牆邊,看著那什麼「鐵甲蟲王」的身體持續地從召喚光團裡穿出。
    「牠肯定是循著伊萊緹卡的氣味追過來的!伊萊緹卡,這是妳自己惹來的禍端,妳自己解決!」
    「什麼叫做我自己惹來的禍端?明明是黎雅叫我去鐵甲蟲森林的!」
    「反正妳上就對了!妳自己解決!」
    「啊啊啊,好啊!我自己上就夠了!我來解決!喔喔喔喔喔喔──!」
    伊萊緹卡興奮地握拳大叫,一陣火紅光芒乍然從她身上熾亮而起──
    「我們到外面避一避吧!」
    「嗚啊啊啊啊啊────」
    根本不需要黎雅提醒並去行動,那隻什麼鐵甲蟲王在完全穿出召喚光團後,在二樓的地板下迴旋了一圈,然後往上直接撞破天花板,巨大的身軀更是將整棟屋子撞得崩碎解體。
    「啊啊啊啊啊──!我家的天花板──不!我家的房子────!」
    隨著被撞得支離破碎的房子,我、玲玲姐和黎雅同時都被那股巨大的衝擊力給拋出了房子外。
    落到屋外後,我總算看清那什麼鐵甲蟲王的樣子了──
    一言以蔽之,那就是一隻渾身上下閃爍著黑亮金屬光澤的巨大鐵甲蟲王。
    嗯,蟲如其名就對了。
    「嘶啊──吼吼吼吼吼吼────!」
    鐵甲蟲王發出莫名其妙的吼叫後,像是極端憤怒般甩動著巨大的身軀撞向我家。
    本來就已經幾乎全毀的房子在牠的衝擊下徹底變成了平地──嗯,鄰居家的房子剩下一半,幸好他們一家人一大早就外出旅遊去了──等等!鄰居家的房子之所以還能剩下一半,是因為有個火紅色的物體擋下了鐵甲蟲王的軀體撞擊──是伊萊緹卡!
    此刻的伊萊緹卡穿著一身火紅色的鎧甲,右手握著一把火紅色的大劍,左手則抵在鐵甲蟲王巨大的身軀上──如此嬌小的身體竟然能夠這樣輕描淡寫地只用單手就擋下鐵甲蟲王的巨大身體攻擊,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但是──
    「可惡卑鄙的人類,竟敢趁吾沉睡之際,殘殺吾一千個可愛的同胞,吾要讓汝為汝罪惡的行徑付出最嚴厲的代價!」
    ──咦,還會說話啊?
    「鐵甲蟲王是吸收了一千隻鐵甲蟲的智慧才成功進化的S級魔物,所以會說話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站在我旁邊的黎雅直接解釋了原因,但是──
    我沒開口問妳啊……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了。」
    黎雅用她漂亮的碧藍色眼睛看向我。
    「什麼S級的鐵甲蟲王,也不過如此而已!只是比那些小鐵甲蟲厲害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讓我用三天三夜裡在鐵甲蟲森林裡殺了九百九十九隻鐵甲蟲所領悟到的九百九十九鐵甲殺──咦,你剛剛說我殺了你一千個同胞?不是九百九十九個嗎?是我算錯了嗎?難道其實是一千隻?真的是一千隻?不可能!差了『一』這麼大的數字,我怎麼可能會記錯……」
    伊萊緹卡雖然迷惑地抓起了頭,但她思考的時間只有三秒──
    「算了,管它是九百九十九隻!還是一千隻!反正只要現在解決你,那就是很好記的一隻了!哈哈哈哈哈,我簡直太聰明了!」
    鐵甲蟲王像是被伊萊緹卡的笨蛋程度嚇到了一般,整隻蟲呆滯地僵在原地好一會,這才憤怒嘶吼:
    「無知小兒,膽敢接二連三戲弄吾,吾今日必教汝死無葬身之地!」
    ……古風小說?
    「小說沒有什麼古風不古風的,看得懂就好。」
    黎雅像是在自言自語,然後她看向我。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怎麼辦,我覺得好可怕喔……
    黎雅不理會我油然而生的害怕,逕自看向戰場。
    「受死吧!卑劣的螻蟻!」
    鐵甲蟲王怒吼著衝向伊萊緹卡,巨大的身軀速度竟是奇快──但我覺得牠說的話越來越有吐槽點……
    「九百九十九……一千殺!」
    面對殺氣騰騰朝她衝去的鐵甲蟲王,伊萊緹卡不閃不避,一個大幅度的凌空跳躍後,大劍砍在鐵甲蟲王的巨大身軀上。在「鏗」一聲的同時,數不清的紅光激烈地劈向鐵甲蟲王,瞬間交織出的光影形成一大片耀眼的紅芒。
    「貓貓老師,請容我向您提醒一下,這些房子,還有柏油路面以及電線桿等等建築、設備的損失,得由您負責賠償喔。」
    玲玲姐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忘記繼續進行實況轉播。
    「什麼?那又不是我弄壞的!」
    「但是怪物是從您家出現的,而且那兩個少女也是您從異世界把她們召喚過來的,若認真地追究責任源頭的話,當然您就是造成這一切破壞的罪魁禍首啊!」
    不──!為什麼您要分析得這麼合情合理啊?我不想聽!我不想聽──!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墮落的貓貓新書《人氣輕小說家與異世界少女的純潔關係01》中!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