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書01:慢聲細語
亡靈書01:慢聲細語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918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外公去世後,段林來到這遙遠的城市,
    前往任教補習班的第一天,
    就在搭電梯時遇到詭異的情況!?
    只開一班的補習班、僅有的十四名學生,
    有種不安的本能在警告。

    過分安靜的教室、來自學生的示警,
    冰冷的鏡面映照出空蕩蕩的教室,
    狹窄潮溼的黑暗中,身體在陷落,
    彷彿即將被未知吞噬──
    老師您快離開吧!這個地方很……
    恐怖。

    噓,不要驚動死去的人,
    永遠保持安靜,慢聲細語。

  • 第一章
     
    段林厭惡旅行。
     
    9個小時的火車顛簸已經讓他的腦袋暈暈呼呼,最後一個拎著行李從火車出來的時候,段林有些眩暈。
     
    按著指示牌摸到公車總站,掏出小紙條按照上面的記錄找出他要乘坐的公車,段林抱著行李坐了上去。首發站所以人很少,漸漸的人多了起來,煙油味、廉價的香水味慢慢的充斥了車廂,段林皺了皺眉拉開了一點車窗,還沒感到鼻子得到拯救,窗戶就被重重推上,抬頭一看:一個女人歉意的對他說「冷」。段林只好繼續忍受,好在車程不長,段林下車第一件事就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第二件才想到問路。
     
    「光彩大廈?喔~您拐個彎就到了,對!從前面拐,那棟高高的白樓就是。」路邊的警員熱情的指了路,這讓初到這個城市的男人感到一點溫暖,道了謝,段林拎著行李往警員說的方向走去。
     
    光彩大廈並不像它的名字那樣風光,只是普通的白樓,樓層倒還算高,大概30多層的樣子。段林要去的是16層,越過警衛來到中間的大廳,左右兩邊總共4部電梯,沒多想,段林索性把四部電梯同時按了一遍,哪一部先下來就搭哪一部。
     
    一天的旅途手上的行李變得沉重,對面的牆上是一面巨大的鏡子,大概是方便那些候梯的人們最後審視自己著裝用的,此時卻正好讓無聊的段林打發時間。白色的燈光照的對面鏡中的自己分外的憔悴,像鬼一樣,正在發呆,忽然「叮呤」一聲,沒有仔細看,段林匆忙進了右手第一臺電梯。
     
    進去之後按下16之後段林便開始盯著電梯上顯示樓層的液晶屏,這裡的電梯速度似乎比別處的快,段林有種暈眩的感覺。
     
    14……15……16……
     
    電梯門打開以後段林毫不猶豫的踏了出去,出了電梯的男人卻立刻愣住了。
     
    一片漆黑……
     
    察覺不對的段林正要轉身卻發現電梯門正好闔上,男人嘴巴張了張,卻不知道說什麼,拎著行李的手心變的潮溼,電梯平穩的運行著,段林拚命按了幾下電梯按鈕,便呆呆的站在了原地。黑暗中,只能看到電梯頂上的紅色數字,一級一級慢慢往下排去……
     
    氣氛一時非常的詭異。
     
    正在這時,段林忽然聽到前方有聲音,仔細聽去似乎是從左邊傳來的,想也不想段林開口就喊:
     
    「請問這是康德培訓中心嗎?」
     
    「……不是。」遠處傳來的男人的聲音還沒讓段林安心,下一秒段林就因為男人的回答而吃了一驚。
     
    「欸?這裡是16層嗎?你們這裡的16層不是一家名叫康德的培訓中心嗎?其實就是一家補習中心啦……」
     
    「這裡是16層,不過沒有什麼康的補習中心,小兄弟你找錯了,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趕緊回去吧……」
     
    「可是……」
     
    不等段林再次追問,男人的聲音越來越遠,正在發呆,忽然身後的電梯門緩緩開了。適應了黑暗的環境,電梯裡面的燈光此刻竟覺得刺眼起來,急忙走進電梯,段林想打量一下自己剛才待了半天的地方卻由於眼睛尚未適應而打量不過來,正在努力看……
     
    此時,電梯門緩緩的關上了。
     
    下一次電梯打開的時候是一樓的大廳,經過剛才的黑暗,原本覺得昏暗的地方此刻竟覺得無限明朗起來,只是手心的冷汗,讓段林莫明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來不及細想,對面的電梯剛好開了,伴隨著其他上電梯的人,段林大步踏進了電梯。
     
    只是電梯關上的時候,透過電梯門的縫隙看向對面自己剛跑出來的地方,段林忽然心裡一陣寒意……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回去……』
     
    麻麻的,段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次電梯門開的時候是個明亮的地方,大塊的粗石拼起的地板,透明的落地玻璃牆掩映著高高矮矮的綠色植物,是一個布置優雅的場所,看到牌子上標識的「康德」字樣,段林總算是鬆了口氣。
     
    「喲~段林你來了啊?好久不見……」走進辦公室說明來意,一位男老師笑呵呵的把自己引到窗戶旁的桌椅坐下。
     
    「我們原本的英文老師要出國定居了,這麼我們就少了一名英文老師,我就忽然想起你來了,你這孩子是我當年教過的學生裡面最老實的一個……」男人姓關,是個長相溫和的中年男子,溫文的臉,修剪整齊的頭髮,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他是段林大學時期選修課的老師,是個很受學生歡迎,特別是女學生歡迎的老師。後來似乎還是因為和女學生鬧出什麼不好的事情才自動辭職的,不過也難怪,聽說關老師原本是導演,是娛樂圈的人,那個圈子總是混亂的,當教師只是他的興趣,不過不管對方處於什麼原因做的教師,段林只記得他講的課非常有意思,自己著實學到了不少東西,這樣他就是一名好老師,這樣就足夠了。所以關老師的一個電話過來,段林毅然決定接受對方的好意,過來陌生的城市當一名老師,畢竟這對沒有工作的自己來說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自己沒有理由不接受不是?

     
    看了看時間自己是從明天開始上課,今天接下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住房問題。鄰居王婆婆在自己走前給了自己一個地址,說幫自己在這裡租到了房子,自己要是過來可以住在那裡,自己這次過來也是帶了那個地址的,不過自己初來對這裡的交通還不甚清楚……

    於是,段林摸出自己的本子,指著上面的地址詢問關老師:
     
    「請問您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從這裡過去大概多長時間?需要坐哪路車呢?」
     
    「啊?這裡……很近,離這裡步行十五分鐘吧,穿過那邊的大學,路過一條長街就是了,只有一條路,很好找,是個很大的住宅區。」說著,關老師伸出手臂向某個方向指了指。

    「真是太好了,謝謝您,那麼……我先告辭了。」談話間電話一直響個不停,不好意思再耽誤對方的時間,微微點頭,段林拎起自己的行李出門。


    ×××

     
    坐了電梯下了電梯,這次自己是從右手第2間電梯出來的,出來的時候旁邊的電梯正好有人出來,那人出來後匆匆走了,段林怔了怔,最後盯了一眼那電梯,電梯上的液晶數字慢慢挪動,1……5……10……最後到了16的位置,停下了。漫長的停留,然後數字又開始慢慢向下。16……10……5……
     
    數字停到了1的時候,段林彷彿剛從夢中清醒似的赫然瞪大了眼睛。
     
    甩了甩頭,不等電梯門打開,段林匆忙走了。
     
    段林死都不敢回頭看那電梯一樣,不敢看那電梯裡出來的人一眼!
     
     
    路上車水馬龍,初上的燈光照得車影朦朧,嘈雜的是城市的喧囂,段林卻像什麼也沒聽到似的直直前行!機械的照著地圖上的標識走著。
     
    穿過一扇破舊的鐵門,路過了一所外語大學,直到聽到來往的中國人、外國人說著嘟嘟囔囔的話,段林才如夢初醒的停住了腳步。
     
    呼……
     
    回頭看了看,熱鬧的,是大城市的夜晚。大家都是悠閒的散步,只有自己急行軍一樣……太好笑了~
     
    呼了口氣,段林乾乾笑了笑,終於放慢了步伐。
     
     
     
    繞來繞去終於在一位老大爺的指點下到了雅園,出人意料的是片高級住宅區,有花園有銀行還有一家設施齊全的幼稚園,這麼高級的地方……段林皺了皺眉開始想著王婆婆給自己的地址是否屬實,自己只是一個窮小子,王婆婆也只是一個鄉下老太太,怎麼可能……

     
    不過當他翻過紙張看到紙上寫的樓層是四單元四層的時候便忽然安心了。
     
    因為數字吧?這個時代人們忽然重新變的迷信起來,越是住這種高級住宅區的富貴人家越是如此。人們選手機號碼也好、車牌號也好、直到樓層號碼……都盡量避免4、13這樣的數字,有的地方就當它不在,有的地方換個名稱,不過事實還是在的,這種號碼的東西是人們避免的,所以價錢自然會低廉許多。康德正是因為這點才買了這種樓層的房子吧?反正不是己用。
     
    嘴角微微彎起,段林徑直走向掛著四單元標識的單元房。
     
    三個零,四零二,四個零……密碼驗證無誤,輕輕的白色的門打開,段林輕鬆的走了進去。自己不在乎這樣的,對於自己這種還靠家裡養的米蟲來說,便宜就是王道。
     
    過了小廳左轉就是電梯。
     
    又是電梯!
     
    段林的嘴角一下子塌了下來。半小時前的經歷仍然歷歷在目,現在想起來背後還是涼涼的,看著孤單一架的電梯,段林呆了半晌終於鐵下心按了按鈕。
     
    電梯慢慢朝自己接近……
     
    叮呤……
     
    門開了。
     
    看了眼身後,段林面無表情的走了進去。
     
    電梯壁上的鏡子映出男人蒼白的臉,咳了一聲,段林轉身面向電梯門按下4樓的按鈕,然後再不回頭。
     
    段林沒有注意,寫著「4」的按鈕和旁邊的按鈕比起來……異常的光滑嶄新,就好像從來沒有人用過似的……
     
    ×××
     
     
    不過這次電梯停下來卻是一個很正常的地方,窄小的方塊空間一面是逃生梯,一面是自己剛剛出來的電梯,兩邊則是對開的褐色房門。既然右手邊的房門上用銀色細體燙著401三個阿拉伯數字,那麼左手方向理所當然應該是自己要去的402吧。段林於是向左邊望去:
     
    深褐色的高大門板看起來材質很好,原本標識房門號的位置卻不倫不類的蓋了一張碩大的明星廣告。露出大塊腹肌的瞇瞇眼藝人,似乎是最近很受女孩子追捧的韓國藝人。看到此段林一直緊繃的心情忽然放鬆了下來:看來自己未來的室友還是有點時代感的,會追星的人雖然可能會鬧騰,不過總比自己印象裡那些終日板著臉的老教師好。正要敲門進去,忽然又是一聲:
     
    叮咚……
     
    聽到電梯到達的聲音,段林敲門的手瞬間僵硬,身子慢慢轉向後面。
     
    經過白天的事情,段林現在對電梯忽然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電梯好像一個巨大的密封籠子,總覺得打開會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出來。想著從光彩大廈出來的時候沒有膽量去看的自那臺電梯裡出來的人……段林吞了口口水。
     
    電梯門在段林神經質的注視下開了,裡面是個男子。
     
    黑色的褲子、黑色的靴子、深藍色的半長大衣裡面是質感很好的高領毛衣,也是黑色的,大衣的帽子蓋住了男子的臉也蓋住了他的表情,不過憑穿著可以感覺是很年輕的男人。
     
    段林於是鬆了口氣,放鬆的同時心下有點嘲笑自己的神經質。
     
    男子見到自己顯然有點詫異,不過這種詫異僅在男子略微緩慢了些的除帽動作上體現了兩秒鐘,轉瞬即逝,男子迅速的把帽子除下抬起了頭,這下輪到段林失態。
     
    段林有一瞬間的失神,在看到對方臉的那一刻。
     
    那是一張非常俊美的年輕男人的臉,俊美的幾乎可以稱作詭異。燈光下顯得異常蒼白的臉孔上端正的分布著對一個男人來說有點太過細緻的五官,細長的眉眼,髮色、瞳色均是最凝重的黑色,當然宛如一潭死水一般無機質的眸子對向自己的時刻,段林一時間只覺得毛骨悚然!
     
    烏黑的眸子沒有一絲活氣,只有看不到底的烏漆。男子的存在感很模糊,一時間段林開始懷疑自己面前的人是否真的是人類!不是他膽小,而是……
     
    段林這幾天一直心魂不定,那是一種沒有理由的惶恐,一種本能的惶恐。

    前幾天外公去世了。自己之所以會從鄉下坐那麼長的火車來到這裡正是為了給外公奔喪。不過自己本來回鄉下不是為了給外公奔喪的,只是因為一個夢而已。半個月前向來不作夢的段林作了一個夢,夢裡外公躺在陰暗冰冷的地方,臉上蓋著白布,對他說了很多很多他不能理解的話,要他好好照顧自己要他……段林和外公感情很好,他是由外公照顧長大的。當時他只是不明白一直對自己很好的外公躺在那麼冰冷的地方,為什麼不開燈,他想看清外公的臉,卻哭著醒來。
     
    這種惶恐一直持續,陪伴他惶恐的坐上火車奔回鄉下,直到他看到了外公的那一刻終於了悟,確切的說,見到外公的屍體。外公臉上被罩上同樣的白布,躺在鄉下簡陋的土房子,室內陰暗,就像他作的那個夢。

    鄰居們告訴他,外公是三天前夜裡去世的,正好,是段林作夢的那個時間。
     
    段林從此相信了自己的惶恐。
     
    正在段林僵硬的連顫抖都做不到的時候,男子忽然說話了。
     
    「你新來的?」
     
    「啊……嗯。」段林回答的聲音仍舊僵硬,不過男子和他說話這點讓他稍微安心了些,想了想,段林又補充了一句,「我事先定下了這裡的房子,嗯……嗯,就是這個402。」
     
    段林指了指身後的門,他不知道男子是401的自己的「鄰居」還是住在402的自己未來的室友,不過本能告訴他,男子是住在這個貼著大幅海報的「402」的住客。
     
    果然,男子靜靜凝視了自己片刻,半晌大步上前擠開了自己,段林沒有抱怨對方不禮貌的舉動,因為他根本沒有心情,對方只比自己高半頭的身高卻帶給了自己無比的壓力,男子經過的時候夾帶的來自外面冬日的寒風更是讓段林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男子身周……似乎特別的冷……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男子站在大幅海報前,忽然對自己說。
     
    段林一下子有些氣惱!
     
    又是這句話!
     
    如果說這種對自己的絕對不歡迎的言辭第一次讓他感到的是驚悚,那麼現在就是氣憤。初到異地卻連著收到兩句這樣排斥的話,段林於是板著臉孔說:
     
    「我只能住這裡。」
     
    段林沒有退讓,直直盯進男子凝視自己的眼底。
     
    半晌男子率先移開了視線,從口袋掏出了鑰匙。
     
    「……那好吧,不過,你進來了,就不要後悔。」
     
    男子將鑰匙插入鑰匙孔,轉動之前微微轉頭,對段林露出了一抹微笑。
     
    勾魂攝魄!
     
    「這裡是不允許敲門的,只有有鑰匙的人才能進來,這點你要記住。」男子一邊開門一邊對段林說道。隨著咯喳一聲響,門打開了,段林忍不住越過男子的肩膀向裡面看去……
     
    屋裡有些昏暗,一進門就是一個小小的廳,地面鋪著和門板一樣厚重的褐色木地板,踏上去有輕微的嘎吱的聲音,進門處左邊是一臺飲水器,段林進去的時候正好做開,發出詭異的咕嘟聲。正前方靠著牆的是一臺洗衣機,上面亂七八糟扔了許多信件。
     
    「是原來房客的,不用理會。」男子說著,等到段林走進來便又關上房門,拿出鑰匙重新上鎖。「以後開了門一定要重新反鎖上,也是這裡不成文的規矩。」
     
    段林點了點頭,心頭忽然一陣發麻。強迫自己的視線離開男子上鎖的手重新轉向客廳:這裡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宿舍模樣而是一間很大的套房,右邊可以看到兩扇房門,左邊可以看到一扇。
     
    「不用和鄰居打招呼,他們很忙而且這裡客流量大,沒必要。這套房子一共有兩個衛生間,左邊盡頭有一間,不過沒有淋浴,右邊的可以洗澡,就是你要住的房間對面。這裡24小時熱水,倒是方便。」
     
    男子信手指了指,走到右邊衛生間對面的時候又掏出一把鑰匙開了房門,打開燈,原本黑暗的房子立刻撒滿了橙色的溫暖光芒。
     
    「喔!」一進屋便看到寬敞明亮的落地玻璃門讓段林滿意的感歎了一下。橙色的燈光照亮了屋子也照亮了段林陰霾了一天的心情。
     
    落地玻璃門是通向外面的陽臺的,現在天黑了看不到,不過白天視野應該不錯。屋子裡面東西少的可憐,一張長桌,三把椅子,兩個衣櫃,再有就是靠牆的上下兩層的床鋪。
     
    桌面乾乾淨淨,地面也是,若不是屋裡燈光的溫暖和下鋪上鋪整齊的床鋪段林幾乎以為這裡是空屋,不過學校效率真不錯,居然還幫自己把床鋪好了……
     
    段林鬆了口氣正想請男人出去,不料男人卻除下大衣坐在了下鋪的床上,指指上面空有一張床板的床位。
     
    「你睡這兒。」
     
    「啊?下鋪有人?」
     
    「嗯。」
     
    「誰?」段林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頭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果然……
     
    「我。」男子淡淡說。
     
    「我是沐紫,今天開始是你的室友,請不要給我添麻煩。 」
     
     
    一般人初次自我介紹,在報完名字之後往往會微笑的加一句「請多多關照」之類的客套話,而那個男人第一次就面無表情的直白表示要自己不要給他添麻煩……
     
    心裡的怪異感越發濃重,嗓子裡像堵了什麼東西,簡單的梳洗後段林和衣爬上了床。
     
    據說從人們介紹自己的方式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
     
    喜歡用我「叫」xx來介紹自己的是信心不足,謙和的人。而喜歡直接用我「是」xx來介紹自己的則是信心十足,覺得別人認識自己是理所應當的事的人。
     
    自己有了一個性格強勢且不歡迎自己的室友哩……
     
    段林想著想著慢慢閉上了眼睛。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