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書02:房號143
亡靈書02:房號143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918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陰錯陽差來到齊蘭高中的段林,
    因交通不便入住學生宿舍,
    卻住進讓人諱莫如深的禁忌房間143?
    還沒弄清楚這間房間為何不能住人,
    又在水房看到在洗頭髮的女生……
    但──齊蘭高中是男校啊!

    凌晨三點十五分,門外有誰在呼喚,
    被呼喚名字離開的學生,再也沒有回來!
    143號房、神祕戒指、集體失蹤的學生,
    齊蘭長年學生失蹤的鬧鬼事件背後,
    又隱藏了什麼恐怖的真相?

    鬼就是人,人就是鬼,
    每個人心裡都住了一隻鬼……

  • 序幕

    「那天,大家像往常一樣說完鬼故事洗漱完睡下以後,我哥哥卻沒睡著,他那人特膽小,最不喜歡聽鬼故事的,可是宿舍裡不得不聽……

    結果聽了他就睡不著了。

    半夜的時候,他忽然聽到外面好像有人說話的聲音,他沒敢動,他上鋪的人卻醒了,我哥問他幹什麼,那人說聽到外面有人叫他,說要去看看,我哥當時沒敢說話,那時候,凌晨三點十五啊,我哥記得特清楚,他看了錶的,那種時候哪有人出來喊人啊,我哥對他上鋪說別去,那人卻笑我哥膽小,出去了,然後……」

    「……」

    「……」

    說到這裡,說故事的人卻不說了,聽故事的人正興奮的要死,看那人不說急忙催促。

    「然後怎麼啦?你這人別吊別人胃口啊!」

    「然後……」黑洞洞的房間裡,一開始講話的那人忽然話音遲疑起來,原本總是不正經的臉上忽然變得異常嚴肅,僅有的手電筒光芒從下面打在他臉上,一時間還真有點詭異。半晌,那人忽然開口……

    「然後……」

    「143寢室快點關燈!再不關燈明天罰你們掃廁所!」門外忽然傳來樓管的怒吼聲,恐怖的靜寂瞬間被打斷,大叫幾聲之後,大夥兒關了燈,裝做睡覺的樣子,等到樓管過去,才有好奇的人問。

    「喂!你這故事的結局怎麼了?」
    「結局?哈哈,結局就是隔壁人半夜拉肚子,我哥的上鋪是那人的好朋友,找那人借止瀉藥來著,哈哈!」
    話音一落,一片唏噓聲。

    「什麼啊……」

    「虎頭蛇尾!」

    「睡啦睡啦~」

    不滿的同伴們發洩了一下,都睡了,可是卻有一個少年睡不著。

    他也是極膽小的人,就像那人的哥哥,雖然是那樣一個結果,可是……心裡意外的焦躁,少年無論如何睡不著。正想悄悄起來喝杯水,卻在一抬頭的剎那嚇得差點叫出聲來!

    「你……你不睡覺幹嘛坐著啊?」
    看著上鋪抱著被子一動不動坐在床上的男孩,少年低聲埋怨。
    聽到少年的聲音,那人卻彷彿如夢初醒一般,搖了搖頭,笑了。
    那是一種乾笑,靜謐的室內聽起來宛如耳語,讓人心裡聽了頗為緊張的笑。

    「那個故事……我……我睡不著。」
    「……那個故事不是你要講的嗎?!」害的我也睡不著!
    後面那句話少年卻沒有說出聲,因為說出來顯得自己多膽小似的。
    「啊?嗯,是我要講的。」
    聽到少年埋怨的口氣,那人喃喃的說。
    今天是新生報到第一天,大家都是第一天見面,講故事原本是為了增加大家的熟悉度,這人原本是好意……
    想到此,少年也就不好說什麼了。反過來,少年安慰自己的上鋪。
    「不過是個故事而已嘛,而且……哈哈,故事的結尾很無厘頭嘛,沒什麼好怕的啊。」
    少年小聲說著,卻見自己的上鋪安靜了。
    半晌,上鋪的男孩忽然開口,
    「其實……這個故事……是真的。」
    「我之所以會想要說這個故事,是因為當年我哥進的寢室正好是143,和這裡一樣。」
    「而且……學校……也一樣。」
    看著床下帶著詫異的表情看向自己的少年,男孩輕輕點了點頭。
    「沒錯,這個故事的發生地點就是這裡,五年前的這裡。」
    「而且……」
    「我剛才說的結尾不是真的,我害怕了,當年……」
    屋子裡很黑,慘澹的月光透過窗外的樹葉灑在男孩臉上,斑駁陰影,少年一時看不清男孩的表情。
    黑暗中,少年聽到自己用力吞了一口口水的聲音。
    本能的,他知道接下來男孩說的不會是什麼好事情,他本能的希望知道事實,可是本能的又拒絕知道真相。
    沉默中,上鋪的男孩緩緩開口。
    「然後……那人出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再」也沒有喲,像消失了似的,我哥是最後見到他的人。」
    「我哥特害怕,和人說卻沒人信,最後那人被警方宣告失蹤,幾年後以死亡定案的。」
    「我哥說他後來有偷偷調查過,這個學校隔幾年就會有人失蹤,警察查也查不到什麼,最後就說是學生自己受不了升學壓力跑了,可是……」
    「我哥一般不和我們說他學校的事情的,有次喝多了才說出來,當時他的樣子要多詭異就多詭異,而且……說完之後我哥……就失蹤了。我本來不太相信,可是今天一來這裡就忽然害怕起來。」
    「太巧了,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寢室呢……」那人乾笑幾聲,隨即……
    再度變得安靜的室內一時間靜得可怕。
    「……那個……我就是說說,搞不好只是我哥想多了,別在意,我們睡吧,明天開始就正式上課了呢,別遲到。」男孩隨即拉下被子,躺下前對少年說。
    呆了半晌,看到男孩的動作這才解了禁,僵硬的動作著,少年乾笑一聲準備上床。
    他不想喝水了。
    他只想上床,然後睡覺,一覺到天明。
    重新躺在床上,少年卻還是睡不著,從家裡帶來的用了六年的老式小鬧鐘滴答的響著,指標上的微弱螢光指示著現在的時間,現在的時間:凌晨三點十三。
    忽然……
    「3:15」!
    這個時間莫名其妙的鑽入了少年的腦中。
    「……那時候,凌晨三點十五啊,我哥記得特清楚,他看了錶的……」
    自己上鋪的話莫名其妙的閃了出來,忽然的驚恐!
    上鋪傳來吱扭的聲音,那是上鋪在翻身。少年知道,他……也睡不著。
    「那個……快三點十五了。」不知為何,少年忽然低聲說,他知道,上面那人會回答自己。
    「……嗯。」
    「過了這個點我們就睡吧。」
    「嗯。」
    「……」
    兩個人的心跳中,分針終於指在【15】的位置。
    少年鬆了口氣,
    「那個……到時間了,我們睡吧。」
    半晌,卻不見回答。
    原本以為對方終於睡了,正要合眼,卻……
    床在顫抖!
    不是床在顫抖,是床上的人!
    不解中,少年重新爬起身來,向床上看去,卻再度被自己的上鋪嚇了一跳!
    黑暗的房間內,自己的上鋪表情好詭異!
    非常僵硬的表情,眼睛瞪的極大,身體止不住顫抖著,顫抖的幅度非常大,少年幾乎可以聽到對方牙關緊叩的聲音!
    「你……喂!你怎麼了?別嚇我啊~」看著這樣的男孩,少年有些惶恐,一時間只能輕輕呼喚,卻不敢接近對方。
    面無血色的臉孔慢慢轉過來,斑白的月光將男孩的表情清楚的映射在少年眼內,也將恐懼清楚的映射在了少年眼內!
    「我……我聽到了……」
    「啊?」少年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我聽到外面有人在叫我!」
    話音一落,一下子,臉色蒼白的人立刻多了一人!
    「不、不會吧?」顫抖著,少年想笑,可是卻笑不出。
    「沒錯,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你沒聽到嗎?聲音有點小,可是確實是在叫我。你仔細聽聽!仔細聽聽!」說到最後,男孩的聲音很是焦急,幾乎成了催促,催促少年去聽。
    顫抖著,側耳細細聽去,仔細的聽了又聽,然後,在上鋪期待的目光中,少年結結巴巴道,
    「沒、沒人啊……」
    「你仔細聽了嗎?」
    「嗯。」
    「……啊!我又聽到了!又聽到了!」空曠的眼神空洞的向前呆滯了一會兒,只是一會兒,男孩的表情隨即猙獰!
    緊緊抱著頭捂住耳朵,男孩將頭彎進了被子裡,床在吱扭吱扭的響動著,其他的室友卻彷彿聽不見一般,沒有醒。
    少年看著自己的上鋪,看看門外,眼裡不由的也恐懼了起來。
    盯著那扇門,少年心裡忽然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受不了了!我去看看!搞不好是有人搞鬼!」終於,再也承受不住,男孩猛地鬆開了自己的頭,然後敏捷的從上鋪踩著樓梯下來,經過少年的時候,少年看到男孩的眼睛。
    充滿恐懼的眼睛。
    少年想自己或許應該陪他去看看,男孩的眼睛裡面有祈求,可是他卻不敢,於是只好裝做自己看不懂……
    咬咬牙,少年看著男孩頭也不回的走向門,開了門,然後身體向外探去,然後……
    走出去……
    身影消失不見。
    走廊外響起清脆的拖鞋拖拉地板的聲音,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消失不見。

    男孩也就此消失不見,再也沒有回來。
    那扇門,只有那扇半啟的門,永遠留在了少年的心裡。
    第一章
    B市是沒有春天的,冬天過後就是夏天,天氣變化的厲害,這幾天更是連續的暴雨,昨天剛買的雨傘一出門就被吹散了,看了看成了光桿司令的傘骨,段林呆了呆,隨即拉緊衣服飛快的衝進雨裡,所幸樓下就有一家7-11,匆匆進去買了便當之後,便裹著衣服重新衝進雨簾,回到家的時候,便當還是熱的,然而段林卻從頭到尾冷冰冰了。

    「你的。」看著下鋪優雅半臥看書的男子,段林不顧自己渾身滴著雨水先將便當遞給男子。

    「……謝謝。」男子接過便當,放下後卻沒有打開,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看著男子端麗的側影,段林撇了撇嘴,隨即抓起自己的毛巾開始擦拭自己濕漉漉的頭髮。左手擦著頭髮,右手開始準備洗澡用的東西。

    男子名叫沐紫,年齡不明,工作不明,身分不明,唯一明白的大概只有性別……
    不……搞不好……
    看著沐紫精緻的臉孔,段林眼睛向上飄……
    搞不好是女人……
    當然,這個念頭剛剛浮現就消失。
    一個女人長到184cm的話……有點太恐怖。
    彷彿知曉了段林腦中的想法,段林看到原本看書的男子忽然抬起頭,危險的瞇眼看向自己。
    仔細的盯了自己半晌,男子忽然開口,
    「你去洗澡?」
    「嗯。」
    「先別去了,有人。」
    「啊?」
    「現在浴室有人用,你還是等到他出來再說吧。」
    「……好。」
    沒有抗拒,段林已經習慣聽從沐紫的話。
    比如……
    進門的同時一定要鎖好門,出門的時候也一定要鎖門,最好不要和別人一起搭乘電梯……

    等等等等。
    這個處處透著詭異的男子是他的室友,雖然冷漠,可是卻比較可靠;雖然神祕,不過目前倒沒害過自己,甚至還救過自己……雖然不是專門的……
    其實不光是自己的室友,自己住的這個地方也很詭異,比如室友一開始就給自己定下的規矩。
    鎖門的那個,一開始段林不太習慣,明明除了大門之外每個房間自己有另外的鎖嘛,幹什麼還要特意的鎖一趟?每次開門鎖門很是麻煩,不過經歷過一些事情,段林還是強迫自己習慣。
    可能大城市裡路不拾遺不太好實現吧?
    再有就是……這裡的房客。
    住了這麼久,段林從來沒有見過住在同一個套房的人,這固然和自己每天打工早出晚歸有關,可是一次也沒有遇到過未免也很詭異。每天只是能夠聽到牆壁另一邊零星的聲音,低聲的人語,沖馬桶的聲音,放音器的聲音……
    隔壁似乎是喜歡聽老歌的,每天段林都會聽著那些不知道幾十年代的流行歌曲醒來,漸漸的,段林開始覺得自己脫離了時代。
    曾幾何時,段林發現自己無意識的似乎避開了和其他房客見面的機會。
    想上廁所的話,敲敲門,有人回應就回到房間等待,等到馬桶沖洗的聲音響過,腳步聲走過,輕輕一聲關門聲後段林才出去。
    不知道別人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總之……
    段林至今沒有遇上過其他房客。
    不過段林只是一聲不吭接受了這個奇特的現象。
    經歷過上次那件事,段林忽然覺得世界很神奇,有太多事情自己不懂,所以適當的聽取別人的意見,何樂而不為呢?
    答應了一聲,放棄了還在滴水的頭髮,段林隨即打開剛剛買回的便當開始吃。
    今天買的是馬鈴薯燉牛肉,7-11的這道菜不錯,馬鈴薯沙沙的很好吃,肉也還可以……
    米飯開始有點涼了,段林於是加快了進食速度。
    吃完最後一粒米的時候,浴室的門響了,然後傳來了拖鞋的聲音,然後開門關門……那個人洗完了的樣子。
    拿起飯盒扔進垃圾桶,段林抹抹嘴拿起東西開門進了浴室。
    剛才人洗澡留下的熱氣還在,水蒸氣布滿衛生間內的鏡子,看不清鏡中人的長相,這裡的浴室和廁所是一起的,用一道玻璃門隔開,大概是為了隱私,有人在磨沙玻璃上面貼了一層報紙,花花綠綠的,正好遮掩住重點部分,那是很久以前的報紙,這是蹲馬桶的時候段林無聊的時候發現的。
    現在的報紙日期是最近的,不知道誰,大概是覺得報紙舊了,換了新的,一個明星頭像,從此每次段林上廁所的時候都覺得很不自在,就好像……
    自己上廁所有人偷窺似的。
    打開蓮蓬頭,段林閉上眼睛迎接水蓮蓬頭向自己面頰的時刻……
    男人洗澡總是很快的,段林也不例外。很快的沖洗完頭髮,然後是身體……用到才發現沐浴乳沒有了,懊惱的看著最後幾滴乳液從瓶子裡可憐巴巴的擠出來,段林打住了想叫沐紫的念頭,想了想,隨便沖了沖就打算出去。
    要買新的沐浴乳呢……
    又要花錢。然而自己現在每個月賺的好少。自從康德事件之後,段林就辭去了那裡的工作,原本就是為了那個工作前來自己全然陌生的城市,一點準備也沒有,辭掉工作之後重新尋找自然很是困難,很多證件沒有帶來,於是只能是打零工,這裡衣食住行很貴,這裡一直沒有人收房租這點一開始是自己覺得詭異的一點,如今卻成了自己感激的一點,這讓自己省了不少錢;再者自己是男人,不用特別在意穿的問題,不過即使是這樣自己的花銷仍然不少,吃東西是很貴的,自己住的地點不錯,周圍的店都是為辦公樓的白領服務的,自己承擔起來就有點困難,再加上打工時候的交通費用……工作時有時無的自己一個月下來剛剛糊口而已。
    果然,自己還是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啊……
    心裡想著,拿起噴頭,段林開始清洗浴室裡面自己留下的痕跡。
    這個算是大家默認的行為,洗完澡的人負責收拾自己留下的痕跡就好像用完水龍頭關水管一樣,這個是基本的禮儀。一向認真的段林更是遵守的嚴格,不過……看到一絲長髮的時候,段林怔了怔……
    是前面的人留下的吧?
    非常長,沒能沖走,那絲頭髮就那樣掛在了地漏上,順著自己手中蓮蓬頭的水流扭動著……
    房客中有女人嗎?
    心裡想著,段林將蓮蓬頭開大,強勁的水流衝擊,頭髮終於「倏地」鑽進了下水道。

    ×××××

    擦著頭髮出來的時候,正要上床,忽然發現床上多了一封信。
    「啊?這個……」拆開信才發現意外地,這個是一張錄取通知書。
    「恭喜【段林】先生/小姐,您已被齊蘭高中錄取,歡迎您加入齊蘭,成為光榮的齊蘭教師……」
    客套的言語不多,末了給出了學校的地圖、電話還有郵箱,最後希望同意的人盡快前往赴任。
    這對段林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喜事,可是……
    「我有向這個地方投過簡歷嗎?」皺著眉,段林坐在了室內唯二的椅子上。
    「我幫你投的。」原本一聲不吭的沐紫卻開口了,而且一開口就是如此勁暴的話。
    「啊?」
    「你前陣子多出一份簡歷,我在網上看到齊蘭的招聘啟事就順手幫你投了,是正規學校,好像還頗有名氣,去了沒壞處。」
    「啊?」
    「你自己可以考慮看看。」說完這句,原本坐在床邊吃飯的男人忽然站起身,拿著半空的飯盒走向了垃圾桶,扔完東西之後拿起工具開門進了浴室。
    留下段林一個人,怔怔的看著手裡乾淨有著良好質感的錄取通知……
    去……還是……不去?
    盯著前方自己沒來得及扔掉的空空的沐浴乳瓶,三秒鐘之後,段林下了決心。
    於是,三天後,拎著一個小型行李箱的段林毅然站在了齊蘭高中的土地上。

    不過……這真是廣告上面說的「小學校」嗎?好大的面積……

    目瞪口呆的看著占地面積巨大的校園,段林感覺自己有點像個土包子,自己當年的大學好像都沒有這麼大。晃了晃頭,段林拿出一張小小的地圖,那是在齊蘭的網頁上下載來的地圖,看了看手上的白紙,段林歎了口氣。
    那只是標明齊蘭整體方位的地圖,不是齊蘭內部的,而自己現在要找的是齊蘭的大門。

    看著一望無際一般的圍牆,段林有些傻眼:校門……在哪裡?

    拎著行李,段林只能慢慢順著圍牆前進。

    一邊走著,段林一邊打量著四周:這裡方圓百里除了這所學校,基本上是荒山野嶺,把學校蓋在這種地方,估計是為了讓學生們沒機會接觸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吧?不過……

    走得雙腳發麻,肚子也開始咕咕叫的時候,段林發現這個校址蓋的真不是地方。

    走了多久呢?還是一個人也沒有遇見,段林開始認真的思考自己翻牆過去的可能。不過現在身上穿的可是自己那唯一一套西裝,準備一會兒會見學校領導的時候用的……

    段林注意到自己走進了一片樹林。

    非常茂密的樹林,這年頭很希罕的。不過……現在不是讓自己感歎稀罕的時候,走到這裡,意味著自己離校門更遠了吧?誰會把校門蓋在樹林裡?何況……這個在大白天也由於樹木茂盛而顯得陰森的樹林給了段林很不好的感覺。

    正要轉身離去,忽然……

    遠遠的樹影中……有人?

    怔了怔,段林隨即拎著行李向那邊走去……

    「請問……」扒開草葉,段林向那人看去……

    「啊?!」對方聽到聲音轉身,似乎被草叢裡忽然冒出的人影嚇了一跳,半晌呵呵笑了,

    「不要忽然出來嚇人啊,老頭子年紀大了心臟不好……」
    那是一個年紀不小的老人,穿著校工的服裝,手裡拿著草剪,似乎正在修剪草枝。

    「抱歉,我看到這邊有人,我……迷路了……」嘴角勾出一抹僵硬的笑意,段林向對方賠禮。
    「算啦算啦,我帶你離開吧,這裡就是不好走,明明是學校的樹林卻像原始森林一樣,所以我才每個月過來修剪雜草啊……糟糕糟糕!老頭子又跑題了,對了,小兄弟你是什麼人喲?不像是蹺課出來的學生啊?」
    「那個……我剛剛收到齊蘭的錄取通知……」
    「是老師嗎?」
    「啊?嗯。」不過……我還沒說,他怎麼知道我的錄取通知是老師的呢?
    嘴裡答應著,段林心裡卻泛起了嘀咕。
    「想我怎麼知道嗎?呵呵,齊蘭看著大其實學生不多啊,老師也不多,多一個少一個一清二楚的,昨天才下了通知要來一名新老師的……」
    「哦,原來如此……」
    老者在前面帶著路,段林跟在後面,一路上只是聽老人嘮嘮叨叨,段林沒有開口,他本來就不是喜歡聊天的人,對於人際交往也感到很是辛苦……
    人員少……對自己而言會輕鬆許多吧?
    看著老人步伐勁健完全不似老者的樣子,段林跟在後面想著自己的心事……
    「啊?」忽然,雙手一拍,這才發現自己忘了什麼的段林匆忙喊住老人,「抱歉,先生我的提包忘了拿!」
    和對方說過,段林匆忙回到原地,自己的行李就在原地。

    「呼……」拎起行李,段林拍了拍提包下面的土,忽然……

    提包下面一個圓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正想看仔細,遠方老者的呼喚卻傳了過來,這才想起自己還讓對方一個老人家在原地乾等著,這麼失禮……
    心裡抱歉著,顧不上打量手裡的東西,段林匆匆將它放入口袋後變跟了上去。

    走了很久才到了校門,段林這才發現自己剛才方向走反了,兜了那麼大的圈子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不過進來看,齊蘭還是很壯觀:安靜的校園綠化的非常好,聽說這裡的校園建築絕大多數是在原來本有的建築基礎上加固改建的,所以看上去古樸悠久,若不是還有兩座後來校友投資建造的新式建築,還很有點時光倒錯的味道。
    這裡學生不多,四百名左右,不過校園還真是不小,可能是郊外的地皮便宜還是怎地,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地面竟然都是齊蘭的土地,一時間,段林感慨著。
    「小夥子,你來這裡住哪裡呢?」老者忽然的問話打斷了段林的遐思。
    「啊?」
    「這裡,你也看到了,荒山野嶺的,周圍可沒有房子讓你租借喲,其他的老師都是自己開車上下班的,不過……」
    看著老者的目光,段林點了點頭,自己這樣子的一看就沒錢買車,老者的顧慮倒也不是看低自己的意思。
    「我和後勤部門申請過了,請他們讓我住在學生公寓裡面,對方給我留了一個位置。」
    「啊?這樣啊,那就好,這樣好了,我直接帶你去公寓吧,把行李放下再去做別的事情。」
    段林看了看錶,這次自己來的很早,似乎有時間讓自己先去放下行李,於是便欣然同意了老者的建議。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