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書03:背「面」
亡靈書03:背「面」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79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段林在回老家的火車上,
    偶然遇見大學時的學弟妹,
    喜歡攝影的他們口中的目的地,
    竟是段林老家諱莫如深的禁地?
    還未抵達村口便遇到喪車,
    不安在段林心頭揮之不去。

    村裡習俗人死後必須分開下葬,
    否則死去的人會再次回來……
    一切都跟那座詭譎的湖有關。
    已經分不出身邊的同伴究竟是人是鬼,
    打從來到這裡,每個人都隱藏了祕密。

    當你看著湖面,水下的亡靈也在看你。
    雨天,是亡靈回家的日子……

  • 「湖底下有什麼?」
    「有魚。」
    「還有什麼?」
    「有蝦米。」
    「還有呢?」
    「還有……有……有……」
    「水草……」
    男孩看著遠處平靜的湖面,湖面平靜無波,倒映著山色,湖水碧綠深幽。牽著長輩的手,從湖邊走過,男孩心裡忽然有種悲傷的感覺。
    非常非常的悲傷……
    第一章
    「嘿嘿!我贏了,來來來!快把事先說好的賭資拿來!」
    「討厭!你肯定耍老千!怎麼老贏?」
    「這車真慢,估計趕不上我老婆生孩子了……」
    「老王你明天記得來接我啊,我三點到站!」
    ……
    ……
    ……
    車廂裡到處都是喧囂的人聲,這就是火車,交通史上一種比較古老的交通工具,因為速度和舒適度的緣故已經被很多人拋棄,不過還是有些人會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乘坐,短程的旅途還好,大家會比較安靜地忍耐那不算長的旅程;倘若是長途就不好說了,行程一長,人就容易無聊,而人們一無聊就容易煩躁,於是火車裡現在充斥了各種各樣人們打發時間的聲音。吵鬧的場所,倘若忽然出現一處靜悄悄勢必非常引人注目,於是段林他們的位子便異常引人注目。
    靜悄悄……
    明明是六個人面對面的座位,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說話,在這車廂裡還真有些詭異。
    段林便是在這靜默中醒來的,他是那種一旦無聊就會睡覺的人,無論多吵都能睡著,可能是處在歸家途中的緣故,向來很少作夢的他似乎夢到了小時候的事情,小時候和外公經過湖邊的時候的對話……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古遠的事情忽然出現在了自己的夢裡,夢到已經過世很久的外公固然讓人欣慰,可是夢醒過後就是空虛的悵然。
    終究只剩自己一個人了,外公也不可能活轉過來。
    睜開眼睛段林瞇著眼向窗外看去:天亮著,火車慢悠悠的前進的速度和自己睡前沒有什麼不同,不過窗外的景色已經和自己睡前大為不同,看來自己這一覺睡得有夠長……
    緊接著印入眼簾的就是沐紫,坐在窗邊的位置,少年靜靜的看著手裡的書。沐紫似乎永遠都有看不完的書,每次見他基本上都在看書,他有包書皮的習慣,所以段林一直不知道他看的是什麼書。他會跟來是段林料想不到的事情。
    學校進入暑期,段林忽然興起了返鄉的念頭,只是口頭上禮貌的問了沐紫一句『你要不要來做客』一類的話,不想對方竟然答應了。
    『反正也沒有事情做。』沐紫當時是這樣說的。
    聽到對方這樣說,段林便沒有任何想法的答應了。
    沒有事情可做,沒有想要見的人……某種程度上,自己這位神祕的室友也是和自己一樣孤零零的人吧?
    帶他回去也好。
    終於適應了現在的光線,段林向對面看去,他這才發現,似乎在自己睡覺的期間自己對面換人了……
    頭轉向左邊才發現原來左邊的人也變了,自己睡得還真是熟!
    不過段林慶幸自己的「鄰居們」都很安靜,自己對面中間坐著是一個女孩,大概是自己睡熟的時候上站的,她的旁邊是兩個男子,那兩個人比自己上站還要早,從自己上車起就是靜坐,帽檐拉得極低,蓋住了面部看不清長相,而現在,那兩個人仍然是那樣一個姿勢,沒有任何變化。
    段林正想著,忽然發現來自對面的視線,詫異地將視線對過去,才發現對面的女孩求助的看著自己。
    「抱歉!先生,能和你換個座位嗎?」
    段林幾乎是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只是換個坐的地方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段林很快和女孩換了座位,女孩高興的坐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和自己道謝之後,開始和周圍的男人以及沐紫打招呼,喔?
    看看女孩旁邊兩位男性的長相,段林忽然明白為什麼女孩要找自己換座位了,畢竟,自己旁邊坐的是兩位女孩們眼裡的帥哥,所以自己這個長相平平的人自然毫不猶豫的被選擇換掉了。
    段林笑著,閉上眼睛決定繼續睡……
    忽然,
    「小子,你這玉哪裡得來的?」脖子一緊,段林猛地睜開眼睛,才發現原本在自己旁邊靜坐的兩個人居然都醒了過來,其中一個人還拉住了自己脖子上面的玉佛。
    「啊?」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段林皺眉打量著面前的人。
    亂糟糟的頭髮、黝黑的皮膚、精壯的身材,拉著段林的男人是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有著狼一樣的眼光,對上他的眼睛的時候,段林感到自己心裡一顫。
    「老趙你別嚇壞了小孩子!」自己的另一邊,另外一個聲音響起,段林慌不迭將視線轉移過去:這邊的人年紀和前面一個差不多,也是三十左右的年紀,細長的一張臉上,有著一雙細細的狐狸眼,是個一看就很精明的人,此刻正笑咪咪的看著自己,段林注意到了他嘴裡有顆金牙,陽光下閃著光,看著那人的笑容,段林大白天裡莫名其妙打了個寒顫。
    他們身上有自己討厭的味道。
    段林皺起眉頭,對方是活人,可是身上卻有腐敗的味道,怪不得那個女孩和自己換座位……
    「這個是老家婆婆給的。」淡淡地應對著,段林不著痕跡地掙開了那個壯漢的手掌。
    「小兄弟,你老家是哪裡啊?」狐狸眼卻仍然笑咪咪,和自己搭著話。
    「小地方而已。」
    「是哪裡啊?大家同行一場,旅途寂寞,多聊天可以打發時間嘛~」狐狸眼仍然笑咪咪,看他似乎得不到回覆死不甘休,段林歎了口氣。
    「是汾嶺,沒聽說過吧,只是一個很小的地方,地圖上根本找不到。」
    「哦?真的沒聽說過……」狐狸眼瞪著細細的小眼,揮揮手,段林右邊的壯漢竟然掏出了一張地圖,段林這才發現這兩個人搞不好是認識的,糟糕!自己怎麼被夾在兩個認識的人中間了?
    「小兄弟,你給我們說說,你老家在地圖哪個地方啊?」狐狸眼笑嘻嘻的攤開了地圖,眼裡卻堅定。無奈,段林看著地圖,在地圖上隨便指了一個點。
    「就是這裡,距周圍市區都很遠,沒有通車。」
    「啊~這裡離我們要去的地方很近呢~」狐狸眼得到了回答,卻不立刻收起地圖,反而繼續在旁邊指東指西問著問題。接下來的時間,只聽對方沒完沒了,只是笑嘻嘻地向自己東問西問。
    在三人「相談甚歡」的同時,對面的年輕男女卻是真的相談甚歡,等到火車到達下一站的時候,對方兩人的關係已經急速進展到可以手拉手地下車的地步,那兩個處處透著詭異的男人也按照段林虛指的地方下了火車,看著空出來的座位,段林鬆了一口氣,急忙坐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
    走了一批旅客,同樣,又上來了新的客人。
    新來的客人似乎也是結伴而來,穿著光鮮的年輕男女,有幾個坐在了自己背後,其他的則坐到了自己的旁邊和對面。原本還想繼續裝睡度過接下來的時光,不想頭還沒低下去忽然聽到有人呼喚自己的名字。
    「段林學長?!」
    年輕男子的聲音,有點耳熟……
    段林面帶詫異的抬起頭來:
    「楊志華!」
    對方的男子長相端正不花哨,身材健壯頗有幾分英俊瀟灑,看起來是非常整潔健康的青年,笑起來很有親和力。男子是段林大學裡面的風雲人物,他的攝影作品在國內頻頻獲獎,段林畢業那年這位學弟甚至在國際上拿了一個大獎項,這些事蹟見諸於媒體給了學校很大的面子,孤陋寡聞如段林,也聽過這位學弟的名字。
    「這是我老鄉──段林,也是你們的學長。」
    楊志華笑呵呵的將段林介紹給自己的學弟、學妹,聽到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段林本來就夠詫異,等到對方說出對自己的介紹的時候,段林不解地抬起了頭。
    「段學長當時畢業時候的同鄉聚會不是還請我們幾個學弟吃了一頓飯嗎?我記得很清楚啊!特別一提,段學長當時請客的那家店的川菜做得實在夠道地,我現在還常常請學弟們去那邊吃呢!」彷彿沒有看到段林的窘迫,楊志華仍舊面帶微笑的說著。
    段林怔了怔,半晌點了點頭。
    似乎是有那麼一回事。聚會想當然不是自己號召的,而那幾位同鄉其實也不算是同鄉,大多是段林住的地方附近的大城市的孩子,而自己卻是地地道道在鄉下長大的。自己居住的地方非常偏僻,原本以為沒有人知道,不想楊志華卻說他也是那地方的人。
    不過楊家早在一代前就搬離了那個地方,在城市裡長大的楊志華嚴格說來也不算自己的老鄉。
    「哈哈!學長,您真的只請學弟嗎?我看是經常請學妹吧?」
    忽然從段林背後發出的男聲嚇了段林一跳,不過段林所謂的嚇了一跳的反應,也無非是微微睜大眼睛抬頭向後面看去。
    說話的是一名年輕男子,燙了一個爆炸頭,眼睛小小的看起來很精靈狡猾的樣子,此刻正對對面的楊志華擠著眼睛。
    「別當著前輩的面胡說!對了,學長,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小子也是你的學弟,比我小一屆的陳漸東,和我一樣也是攝影系的。別看這小子說話這麼不正經,可是我們社團下屆社長內定人選呢!」
    陳漸東笑著從上面伸出手來,段林被動的伸手和對方握了握,隨即鬆開。
    接著,楊志華又介紹了其他的人給段林:
    「這位是張哲。你叫他大頭好了,呵呵,你看他的頭是不是很大?」指著一名身材高大、膚色黝黑的男子,楊志華笑呵呵介紹著。這名被稱為大頭的男子看起來脾氣有點暴躁,快人快語,和段林匆匆握手後便又開始和旁邊的女生打鬧。
    「這是高明遠,我們影協裡面最努力的人,就是運氣不太好,哈哈~」高明遠是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嘴角下斜,看上去非常的陰鶩,一看就是平時諸多抱怨的人。
    「看到那邊的大個子沒有?那是黃石,是我們的新晉社員,喂!大石!過來和學長打個招呼。」
    順著楊志華的手指看去,段林看到那名一來就靠著椅背睡著的男子,看著對方似乎很難受的樣子,段林匆忙阻止楊志華叫對方起來的行為。
    「你這傢伙有沒有點眼力啊?沒看到那傢伙不舒服嗎?」比段林更快的,是不知何時來到楊志華身後的一名女子。
    化著濃濃的妝,長相非常豔麗的女人。不過看起來有些輕佻,發覺段林正在打量自己,女人抹了藍色眼影的眼用力瞪了段林一下,段林匆忙訥訥收回眼不敢四處張望。
    「來介紹一下,這是安小楠大姐,很凶悍的,別招惹喲~」對著段林,楊志華擠了擠眼睛。
    「那傢伙有點暈車。」正在促狹,忽然從那邊過來一個女孩子,拿著毛巾,女孩似乎剛從洗手間弄溼毛巾過來,清秀的短髮,大大的眼睛,非常可愛。「我去弄塊溼毛巾給他。」
    這樣一個嬌弱的女子出現在男性為主的攝影協會有點不太協調,不過段林很快得到了答案。
    「嘿嘿,段學長不要看得太入迷喲,這是安小北,剛才那位安小楠大小姐的妹妹,如何?看起來完全不同吧?」楊志華說著,祕密似的湊到段林身前,「是最近令我著迷的女人。」
    楊志華的聲音雖小可是恰好讓所有人都聽到,話音剛落眾人便炸開了鍋。
    「什麼?!楊學長你拐學妹喔!」
    「啊?已經交往了嗎?」
    ……
    眾人似乎之前並不知情,女方的姐姐也不知道,眾人的反應尤其以安小楠為最,拉住妹妹,「妳什麼時候和那傢伙在一起的?」安小楠不可思議的問個不停,直到安小北通紅了臉半天支吾不出來。
    輕輕攬住女孩的肩頭,楊志華笑了,
    「不要嚇壞小北,大姐!」
    「媽的!你叫老娘大姐?」安小楠果然如同她的長相,是個潑辣人物,幾個人起鬨的起鬨,吵鬧的吵鬧,車廂裡很快亂成了一鍋粥。
    人來的很多,加上由於剛才那麼一鬧而被楊志華忘記介紹的角落裡的女孩,段林的學弟們總共是五男三女,幾個人都是段林母校攝影協會的,無法一次記住太多人的名字,段林只能硬著頭皮和對方一一握手。
    對於那個名聲太過響亮的社團,段林向來是沒有研究的。
    好不容易介紹完,攝影協會的部員們紛紛坐回原來的位置之後,段林總算鬆了一口氣。
    往常都是自己一個人回家,一路上一個人一本書,安安靜靜的上車,安安靜靜的下車,像今天這樣這麼多人一起還真是從來沒有過。段林隨手拿起一本書,剛剛開始看,背後影研部的討論卻不由自主的傳入耳中。
    「學長你是不是記錯了啊?這附近哪裡有湖啊!」
    「應該不會,我小時候回老家的時候見過的,印象裡非常雄偉,我上次翻小時候的照片忽然想起來的,記的小時候看到湖的那天剛下完雨,非常綺麗的湖呢!寬闊的水面,異常的寧靜,當時回憶起來第一個想法就是過來,有種衝動很想去拍照……」
    「學長你當真不是發夢?如果要真有那麼一座湖,地圖上怎麼會沒有記載?」
    「欸?有湖嗎?人家想看……」
    …………
    攝影協會的人爭論個不休,他們似乎是來某地取景的,不過好像沒有找到目標。
    不過段林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剛才楊志華口裡的湖……
    段林是知道的。
    這裡的人家都是知道的,不過從來沒有地圖記載,那座湖是整個汾嶺的祕密。
    因為它是……
    「對了!段學長是本地土生土長的吧,我記得你知道這裡有這麼一座山嗎?」忽然,原本一直和學弟們討論的楊志華忽然轉過身子,被忽然的問話問住了,段林有些躊躇。
    他是從來不擅長說謊話的人,剛才已經撒過一次謊原本就心裡不安,如今……
    「是有那麼一座湖……」
    一言既出,眾人立刻歡呼。
    看到此,段林放在膝蓋上的手,悶出了薄薄一層汗。
    ×××
    接下來的事情的發展果然越發糟糕。
    攝影協會的眾人聽了段林的話之後果然決定前往該湖,於是段林要下車的時候便被楊志華拉住了,
    「學長,能不能給我們帶路一下?沒地方住不要緊的,我們帶著帳篷,你知道的,我很久沒有回鄉,如今就算回去看看也好……」學弟的請求,段林沒有辦法,只好點頭默允了對方。
    於是,一幫年輕人如釋重負的拎著行李和段林下了車,下了車之後便傻眼了。
    「你家可真夠鄉下的。」望著遠處田地綿延,甚至不時出現幾頭水牛的景象,一路上一句話沒說的沐紫終於開口了,嘴邊掛了一抹淺笑。
    不過也就是因為沐紫這抹淺笑,原本還要張口抱怨的女士們頓時收口。
    身為社長的楊志華拿著自己的和學妹的行李,他的學弟們也分擔了其他女孩的行李,看看他們的行李,段林苦笑了一下,不似自己和沐紫的行李只有幾件衣服和梳洗工具這樣的簡單,他們的行李可都是大傢伙,大包小包各種器具看起來專業也昂貴,女孩子們也是大包小包,不過裡面的內容段林就不敢保證了。看來接下來的路,段林不知道那些城市裡長大的孩子能不能堅持下來。
    而且,讓他們來到村子,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鄉下人對城裡人有種天然的排斥,自己那邊尤其嚴重。
    望著前方的道路,段林皺起了眉頭……
    ××××××
    「學、學長,天開始黑了啊。」攝影果然是鍛鍊體力的娛樂,長途跋涉下來,居然沒一個男生說累,不過女士們就不行了,一路喊停數次,竟然天黑了還沒有到達。
    看看天色,段林也有些著急。
    鄉下交通閉塞,別說公車了,連個馬車都很少有。沿途除了田地就是野路,根本沒有路燈這一說,鄉下行走最怕的就是夜路。眼看著天已經暗下來了,如果到不了村落會是件很麻煩的事情。
    到了晚上九點,這裡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段林皺著眉,看著身下墊著男生上衣坐在地上不肯起來的女生,有點不知所措。
    「喂,鄉下有很多鬼故事吧?」忽然,沐紫說話了。
    「啊?哦……」左右看了半天,才發現沐紫說話的對象是自己,段林點了點頭。鄉下人迷信,很多解釋不了的事情就推在神鬼身上,小地方的小孩子沒有娛樂,從小,每個夜裡就是聽著長輩的鬼故事睡覺的。
    「其實鄉下原本就是鬼魂容易聚集的地方,倒也不假。土葬盛行的地方很容易聚鬼。天黑的時候,那些傢伙最喜歡出來……」沐紫說著,忽然地上傳來女生的尖叫。
    「嚇死人了!沐紫你別說了!我們趕緊趕路吧!」看著拍著塵土站起來的女孩子們,段林忽然明白了沐紫的用意。
    原本一直藉口累不願意前進的女孩子們歇夠了走在了最前面,拎著行李的男生們緊隨其後,段林這才發現原本一直在前面的自己和沐紫竟然落在了後面。
    「你們不要走太快,大家離近一點!」匆忙喊了一聲,段林大步向前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前面黑暗中那些隱隱綽綽的人影,段林心裡就是不舒服。
    小時候聽過一個很可怕的鬼故事,內容就是關於趕路的,晚上的時候,看到前面的人影絕對不能隨便搭話,很有可能對方抬起頭來就是一張陰森的鬼臉……
    這樣的夜裡太黑暗,好像醞釀著什麼,讓段林本能的覺得不安。
    段林心裡祈禱,那種不安千萬只是自己的幻覺才好。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