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帝醫風華4:鳳凰展翅涅槃生(全二冊)(簡體書)
帝醫風華4:鳳凰展翅涅槃生(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當紅原創文學人氣作家
    中國移動“咪咕閱讀”徵文大賽導師阿彩代表作品


    她是被家族遺棄的孤女,又是屢破奇案的醫學奇才
    他是六扇門的當家人,又是背負血海深仇的皇長孫
    他為她鋪設大道,成就她驚才絕豔之名
    她為他謀算天下,助他走上帝王之路
    精彩大結局上市!


    顧千城被困長生島,秦寂言不顧老皇帝的威脅,帶兵前往長生門救人,最終卻只救出了他們的兒子。而顧千城則被逼前往火山,為長生門的人尋找長生藥……
    歷經千辛萬苦,秦寂言與顧千城尋得長生藥,從火山出來,可就在此刻,火山突然爆發,岩漿噴湧而出,千鈞一髮之際,顧千城將秦寂言推開,將生的機會留給他,自己則被埋在火山之下……
    三年後,顧千城走出火山,卻聽到秦寂言另立他人為后的消息。在前皇室後人景炎的脅迫下,顧千城舉兵殺進京城,只為問一句為什麼……
  • 阿彩
    中國作協網路文學委員會委員,江西省作協會員,新銳文學作家,中國移動“咪咕閱讀”明星名家,2015年中國移動“咪咕閱讀”徵文大賽導師之一。
    擅長愛情小說寫作,迄今已創作完成十餘部作品。她筆下的愛情千回百轉,盪氣迴腸,深受讀者喜愛。每部作品發佈都會引起讀者熱議,微信粉絲關注超十四萬。
  • 上冊
    第一章  賢明,待我長髮及腰
    第二章  勾引,不許遲到
    第三章  橫死,挑戰祖宗禮法
    第四章  夫君,朕不高興
    第五章  交易,我們陛下很仁厚
    第六章  恭敬,把它轟了
    第七章  救兵,比援軍快一步
    第八章  等待,後宮的女人不好做
    第九章  情字,誤人
    第十章  理智,斬草不除根
    第十一章  燒了,逐利乃是本性
    第十二章  解蠱,再大的事都不是事
    第十三章  心狠,根本就沒有選擇
    第十四章  弱點,毀了最大的優勢
    第十五章  忤逆,千城擁有太多
    第十六章  妥協,這人就是犯賤
    第十七章  優勢,以一敵萬
    第十八章  態度,毀了他的帝王路
    第十九章  離京,不相見
    第二十章  皇上,你抱抱我好不好
    下冊
    第二十一章  陷阱,不許去
    第二十二章  對賭,必須活著走出去
    第二十三章  皇上,你真不要臉
    第二十四章  坑人,老天爺太不給力
    第二十五章  嫉妒,沒有永遠不落的太陽
    第二十六章  震驚,自己來
    第二十七章  談判,不容拒絕
    第二十八章  賜座,聖後很狂
    第二十九章  尋找,不用算
    第三十章  到手,留她何用
    第三十一章  開戰,不得不戰
    第三十二章  計畫,主動進攻
    第三十三章  機會,直達聖地
    第三十四章  秘密,留一手
    第三十五章  怪物,地下火城現世
    第三十六章  你真的沒有死
    第三十七章  配合,顧千城造反
    第三十八章  立後,母儀天下的不是她
    第三十九章  相見,等待是最溫柔的懸念
    第四十章  相守,許你一世情深
    番外  我活成了你的樣子
    番外  龍寶的日常
    番外  傳奇女子

  • 三人來到書房,顧千城的侍女早已將她驗屍用的工具拿過來了。顧千城示意承意和承志在外面等她,她戴上手套與口罩,拎著工具箱就進去了。
    顧家大老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雙眼瞪得大大的,面容鐵青、扭曲、猙獰,死前似乎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身上的衣服被扯開了,地上有翻滾的痕跡,桌子看不出來,但椅子有移動的痕跡。
    顧千城解開顧家大老爺的上衣,看到身上的撞痕,脖子上還有幾道抓痕,經對比,是自己抓出來的。
    屋內除了大老爺外,沒有第二個人存在的痕跡,桌上的酒與菜已經涼透,無毒。
    顧千城初步猜測,大老爺的死因,應該與喉嚨處有關。不過從屍體表面來看,不是窒息而死,應該是別的原因。顧千城拿出刀子,直接切開大老爺的氣管……
    “果然不是窒息而死。”如顧千城所料,大老爺的喉嚨裏沒有東西,不存在窒息的問題。
    顧千城繼續往下切,然後看到一隻只螞蟻大小的白蟲,從顧家大老爺的喉嚨處爬出來。
    “這是……”顧千城臉色大變,後退數步,急切地大喊,“承意,快離開這裏!”
    “大姐姐,出什麼事了?”顧承意擔憂地問道,抬腿就要走進來,卻被顧千城阻止了:“快離開這裏,去請老太爺過來。”
    顧承意擔憂地看了顧千城一眼,飛快地朝正廳跑去……
    很快,老太爺和顧二叔、顧三叔就過來了。
    “千城,你發現了什麼?”老太爺問道。
    “老太爺,你看……”顧千城用匕首挑開顧家大老爺身上的衣服,就看到他身上佈滿了白色的蟲子,那些小蟲子正在啃食他的屍體。
    “千城,這是什麼?”顧三叔一臉震驚地問道。
    “應該是蠱蟲。”顧千城也不敢肯定。
    “蠱蟲?什麼人會用蠱蟲謀害你爹?”老太爺的眼中閃過一抹狠戾,右手青筋凸起。要知道,對老太爺來說,顧家大老爺的死不僅僅是折損一個兒子,還讓顧家失去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昨晚除夕宴後,滿京城誰不知皇上看重顧千城?就算顧千城不能為後,也絕對是皇貴妃之尊。老太爺昨晚都想好了顧家日後要如何發展、蒸蒸日上,可現在……
    顧家大老爺一死,顧千城便要守孝,這一切都將淪為夢幻泡影,這叫顧老太爺怎麼不恨?
    顧千城已經確定,她那渣爹是被人害死的,剩下的就是要查到底是什麼人動的手。
    “老太爺,這件事我會查清楚,你不用擔心。”如果確定這些小蟲是蠱蟲的話,不用查顧千城也可以肯定,下手的必是長生門之人。
    “這件事,我們要怎麼辦?”老太爺已經方寸大亂。
    “還能怎麼辦?要是意外死亡還能隱瞞,他殺根本瞞不住,也沒必要瞞。直接報官,然後準備發喪吧。”大年初一死人著實晦氣,可要是死於他殺,旁人只會同情。
    “好,我去報官。”顧三叔道。
    不過顧千城沒打算找刑部的人:“直接找六扇門,讓六扇門的人過來。”她與六扇門的人關係不錯,六扇門又是秦寂言直接管轄的地方,多少會賣她一點面子。
    “好,我這就去。”顧三叔親自去報官。
    秦寂言祭完祖,換了衣服就去見顧千城,卻被宮女告知,顧千城一早就回去了,原因還是她親爹死了。和顧千城一樣,秦寂言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反應就是有人弄死了顧千城的爹。
    “叫錦衣衛首領來見朕。”秦寂言想也不想就道。
    “是。”吳公公剛走到宮門口,就遇到收到消息準備進宮向秦寂言稟報的錦衣衛首領。吳公公喚道:“李統領,你來得正好,聖上正要宣你問顧家大老爺橫死的事。”
    “吳公公,我就是為此事而進宮的。”李統領客氣地拱拱手,便隨他去見秦寂言。
    秦寂言見錦衣衛首領來了,便問道:“顧家大老爺的死是怎麼回事?”
    “回聖上的話,顧家大老爺是被人害死的,六扇門已去顧家查看過,初步認定死於蠱蟲。”顧千城不擅長識蠱,但武毅擅長,在顧三叔跑去六扇門找人時,顧千城讓人把唐萬斤和武毅找來了。
    武毅對蠱頗有研究,看了一眼便認出那是一種食人蠱,一向附在生肉上。顧家大老爺怕是吃了什麼生東西,才會讓食人蠱有機可乘。食人蠱附在人體內,會將人從裏面吃空,速度很慢,一般情況下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把一具屍體吃空。
    “食人蠱?長生門的手筆?”和顧千城一樣,秦寂言一聽到是蠱,就猜到了長生門。
    錦衣衛首領沒有證據,不敢亂說,卻不敢不說,只道:“顧姑娘也說是長生門幹的。”
    “長生門?你們不是一直在追捕長生門的人嗎?怎麼還有漏網之魚?”秦寂言眼神一變,氣勢大漲,直把錦衣衛首領嚇得匍匐在地:“卑職失職,請聖上責罰。”
    秦寂言揚眉:“責罰?你不僅讓長生門的人逃脫,還讓他們下手害人,朕要怎麼責罰你才夠?”
    錦衣衛首領嚇得全身顫抖:“卑職罪該萬死,請聖上給卑職一次將功折罪的機會,卑職必將此人查出來。”
    “朕就給你一個機會,半個月內沒有查出兇手,你就不用來見朕了。”現在正值用人之際,秦寂言也不想在短時間內又換錦衣衛首領。
    “卑職謝主隆恩。”錦衣衛首領暗自松了口氣,隨即又為半個月之期而擔憂。
    錦衣衛首領一臉沉重地離開,出了宮門,立刻策馬趕往顧家。
    錦衣衛首領走後,秦寂言獨自坐了片刻,便讓人擺駕去太上皇那裏。
    秦寂言到的時候,太上皇正坐在屋內擺弄棋局,一副悠閒的樣子,見秦寂言進來,頭也不抬地說:“來了。”
    秦寂言原本只有七分猜測,見太上皇這樣,便十分肯定地說:“皇爺爺,是你下的手。”
    “朕說過,不會讓你立顧千城為後。”太上皇抬起頭,笑容滿面。
    自從秦寂言回京後,祖孫二人數次交手,他一次比一次敗得徹底,現在終於扳回了一局!而這只是開始,接下來他會讓秦寂言明白什麼叫“薑還是老的辣”!
    秦寂言看了一眼棋盤,只見黑子雖占盡上風,白子卻穩如磐石,不由得冷笑道:“皇爺爺,我一定會立顧千城為後!”留下這話,他轉身就走,身後傳來太上皇嘲諷的聲音:“朕拭目以待。”
    回到禦書房,秦寂言召來暗衛,冷著臉道:“查一查太上皇最近有什麼異動,他怎麼與外界聯絡的。”
    “是。”暗衛低頭領命。
    暗衛走後,秦寂言召來吳公公,讓他派人去請封似錦進宮。往年,大年初一下午,封大人與封似錦都會在家裏待客,今年卻把所有的客人都勸走了,一個不見。
    “顧家出事了,聖上怕是會召見我。”封大人很清楚顧千城父親之死帶來的影響。
    “聖上的立後之路怕是越來越難走了,也不知是何人出的手,這一招釜底抽薪確實夠損的,讓人想反擊都不成。”封似錦得知此事,心裏暗暗為顧千城心疼。
    “聖上要的太多,如果他肯平衡各方權勢納貴女入宮,那麼趕在百日熱孝內立後也不是什麼難事。”封大人心裏已經準備好說詞,打算勸說秦寂言。
    如果秦寂言非要立顧千城為後,就必須趕在百日熱孝內,絕不能等到三年後。
    為了準備勸說秦寂言的說詞,封大人獨自在書房裏琢磨了許久,將事情的利弊一一列出來,打算好好與秦寂言說道說道。封大人把一切都算好了,宮裏的人也如他所料來封家宣人,只是……皇上要見的不是封大人,而是封似錦。
    “召見似錦?公公,你確定沒有說錯嗎?”封大人著實愣了一下。
    “首輔大人說笑了,這種事奴才哪敢說錯?聖上宣的是封似錦封大人進宮。”太監好脾氣地重複道。
    “咳咳,沒錯就好。”封大人輕咳一聲,頗不自在地對下人道,“去請大公子過來。”
    封似錦進宮時,秦寂言仍舊在禦書房裏,面前擺著一盤棋局,一個人執黑白雙子在那兒擺局,見封似錦進來,便直接免了他的禮:“過來替朕看看這盤棋,誰贏誰輸。”
    封似錦一聽就明白,秦寂言問的不是棋局,而是在立後這件事上他的勝算。
    封似錦從容地上前查看棋局,這一看,臉色不由得凝重了幾分……
    秦寂言擺的正是太上皇的那盤棋——黑子占盡優勢,白子穩如磐石。而秦寂言與太上皇對弈,一向是執黑子。
    封似錦何等聰明,一眼就明白了棋局要表達的東西:“聖上,黑子占了天時、地利與人和,可是……關鍵一子被白子困住。好在黑子佔據了主動權,只要捨棄那一子,就能取勝。”那一子不用說也知是指顧千城。
    “捨棄這一子嗎?”秦寂言隨手將被困的黑子撚在手裏,在指間來回把玩,“如果朕執意不肯捨棄此子呢?”
    “那麼……”封似錦沉默片刻,閉上眼道,“黑子九輸一贏。”
    “九輸一贏嗎?你來與朕對上一局。”秦寂言示意封似錦在他對面坐下,將白子遞到他面前。
    封似錦苦笑道:“聖上,臣……的棋藝只能稱為一般。”
    秦寂言淡淡說道:“無妨,一局棋罷了。”
    封似錦聞言,施施然坐下,將棋局研究片刻後,閉上眼沉澱心神,想了許久才落子。許是考慮到這盤棋局代表的是太上皇與秦寂言之間的較量,封似錦並沒有按自己以往的套路下棋,而是將自己代入到太上皇的角色中,然後落子。
    兩人各有自己的下棋風格,封似錦沒有與太上皇下過棋,他只從封老爺子的嘴裏得知一二,此時要仿著太上皇的風格下,不免就難上三分。秦寂言也沒有催他,捧著杯子慢悠悠地喝著茶,讓封似錦慢慢想。
    封似錦想了半晌,謹慎落子,正準備端起手邊的茶喝一口,就見秦寂言已落子,又輪到他下了。無奈,封似錦只得將茶杯放回去,繼續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走。等到封似錦能抽空喝茶時,茶水早已涼透,異常苦澀。
    “給封大人換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臉上仍舊是輕鬆之色。
    封似錦看了一眼,心中暗道秦寂言越發深不可測了。這盤棋,他雖然下得艱難,可是勝算極大,秦寂言手中的優勢越來越少,要是不改變策略,必敗無疑。
    熱茶端來,溫溫的,正好入口,封似錦喝了一口,繼續思索棋局,每一子都落得分外小心,逐漸占了上風。
    秦寂言即使已露敗象,依舊不急不躁,堅守自己的策略,不放棄任何一顆棋子。
    秦寂言這是借棋局告訴封似錦,他不會放棄顧千城,可也不會因此犧牲封家、鳳家、焦家或者任何一家。凡是他的人,他都會護著,盡最大的能力。
    沒有意外,最後輸的是秦寂言,可是……縱觀整盤棋,封似錦卻感觸極深:“聖上英明,大秦之福。”
    秦寂言沒有放棄最開始的那顆棋子,可也沒有犧牲任何一顆棋子,即使他最後輸了,也只是輸了半子而已。
    “太上皇總說‘棋品如人品’,朕一直覺得這話不對。不過,今天朕認可這句話了。”秦寂言是在用這句話給封似錦承諾。
    封似錦道:“聖上不信這話,是因為聖上之前一直在隱藏本性。”
    “你倒是大膽,什麼話都敢說。”這就是秦寂言召封似錦進宮的原因。他要是召首輔大人進宮,首輔大人必會跟他講一堆大道理、陳述一堆利弊,不僅給不了他一點幫助,還要逼他妥協。
    在公事上,秦寂言用封首輔用得很順手,在立後這件事情上,卻沒打算用封首輔。封首輔太公正了,他絕不會站出來立場鮮明地為顧千城說話。可是封似錦不同,在立後這件事情上,他必然是站在顧千城那邊的,而這才是秦寂言此刻想要的臣子……
    確定封似錦會出手後,秦寂言十分滿意,準備走第二步棋。太上皇有後手、有底牌,他也不弱,而且他手上還有一張太上皇不知也猜不到的王牌。
    第二日,秦寂言便召了鳳老將軍進宮見駕。與鳳老將軍一同進宮的,還有鳳于謙的叔叔。
    鳳于謙的叔叔之前一直鎮守北齊邊境,要不是鳳老將軍為了幫秦寂言開罪了太上皇,鳳小叔也不會被太上皇革除公職。秦寂言本打算等個一年半載,事情淡化後就給鳳小叔一個武職,讓他留在京城為官。現在情況有變,秦寂言不相信太上皇的人,只好再次把鳳小叔調回北齊邊境。
    “什……什麼?”鳳小叔原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掌兵權,突然聽到這麼一個消息,當即愣住。還是鳳老將軍回過神來,踢了他一腳,鳳小叔才慌忙跪下,道:“臣謝主隆恩。”鳳小叔謝完恩,便被秦寂言打發走了,讓他拿著任書去找吏部辦調令。於是,除了六扇門外,吏部、兵部和戶部的官員都結束休假,提前辦公。
    鳳小叔走後,鳳老將軍撲通一聲跪下:“聖上,老臣,老臣……”鳳老將軍說著說著就哽咽起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鳳家還會有這麼一天,他都做好鳳家要沉寂三代的準備了。
    “老將軍,快快請起。”秦寂言親自將鳳老將軍扶了起來,“鳳家滿門忠烈,朕與於謙打小一起長大,鳳家的忠心朕再明白不過。”既然給了兵權,這些話是必須要說的。
    鳳老將軍順著秦寂言的力道站了起來,激動地說道:“老臣多謝聖上的信任,請聖上放心,鳳家子孫絕不會讓聖上失望。我鳳家願為聖上馬前卒,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秦寂言點頭:“朕相信你們。”
    “老臣絕不辜負聖上的信任。”鳳老將軍作勢就要跪下去,卻被秦寂言一把扶住:“老將軍不必多禮。老將軍年紀大了,以後見朕可以不跪。”
    鳳老將軍想要拒絕,可看秦寂言臉上並無敷衍之色,便不再矯情,謝恩應下。
    秦寂言十分滿意,賜了一些東西,便讓鳳老將軍出宮,抓緊時間與鳳小叔多多相處,這一別,父子二人再相見,至少也得一兩年後。
    鳳老將軍謝恩出宮,心裏雖然惦記鳳小叔,不過想到秦寂言異常的舉動,心裏明白鳳家會被重用,除了聖上的信任外,怕是還有別的原因。
    鳳小叔比鳳老將軍早一步回來,把事情和鳳於謙說了,叔侄二人都不明白秦寂言是什麼意思。秦寂言之前表露出來的意思很明顯,他相信鳳家,但不打算重用鳳家。鳳家可以榮享富貴,卻不能再染指兵權。
    鳳家人也很識相,秦寂言登基後,他們一直謹言慎行,準備慢慢退出權力中心,不料秦寂言卻突然改變了決定。
    “爺爺,皇上這是什麼意思?”鳳老將軍一進來,鳳於謙就迎了上去。
    “皇上……怕是想催風遙早些回來,這是對我們鳳家的補償。”鳳老將軍在路上想了許久,終於想到了這個可能。
    “啊?為什麼?”鳳于謙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問了出來。
    鳳老將軍道:“風遙是鳳家子孫,我們鳳家不可能有兩位手握大權的將軍一西一北駐守邊境。你叔叔要去北齊,風遙就必須儘快交兵權回到大秦。至於皇上為什麼要催風遙回來……”
    鳳老將軍頓了一下,才道:“怕是和顧千城的事有關。聖上需要兵權,需要不世功績。”只有握住這些,聖上才有絕對的發言權,才能壓制那些亂蹦躂的文臣和心懷不軌的武將。
    “皇上不會是想在百日熱孝內立顧千城為後吧?”顧千城的親爹在大年初一被人害死的消息,昨天就傳遍了京城。
    鳳老將軍歎了口氣:“聖上恐怕真有這個打算。昨天封家小子進宮,在宮裏待了兩個多時辰。”
    剛平定下來的朝廷,怕是又要掀起風雨了……
    不管是召見封似錦,還是面見鳳老將軍與鳳家小叔,秦寂言都沒有瞞著誰,有心人只要稍稍關注就會知曉,可是秦寂言與他們說了什麼卻無人知曉。大部分人只知道,封似錦從宮裏回來後就閉門不出;至於鳳家小叔,消息靈通的人都知,他要在過年期間趕去北齊,接管駐守北齊的大軍。
    “聖上這是又要重用鳳家了?”許多人都不明白秦寂言這麼做到底有何深意。
    “怕是西北那裏……會出問題。”大秦有兩個敵人,一西一北。現在秦寂言讓鳳家人繼續鎮守邊關,就表明秦寂言想對西胡出手。
    平西郡王想到駐守西胡的兒子,不由得擔心起來:“真不希望大秦與西胡打起來。”
    這幾天,像平西郡王這般摸不清秦寂言舉動,哀聲歎氣的官員不在少數,可此時他們除了歎氣外,還真的什麼都不能做。
    得知鳳家又要派人去北齊,顧千城便知秦寂言這是要動風遙了。說“動”難聽了些,應該說“風遙的身份要昭告天下”了,風遙手上的兵馬與城池,將隨著風遙一起回歸大秦。
    風遙的回歸,絕對是秦寂言的一大功績,而風遙手上的兵馬,也是秦寂言的一大助力。至於秦寂言為何在過年期間調動鳳家小叔,顧千城也猜到了,應該與她父親的死有關。她那渣爹一死,立後一事就會麻煩很多,秦寂言若想趕在百日熱孝內立後,就必須儘快把權力攏在手上,讓底下的大臣不敢與他抗爭,而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過程。
    “唉……”顧千城輕輕歎了口氣,看了一眼站在下首的暗衛,說道,“告訴聖上,讓他別太累,我等得起。”
    “是。”暗衛雙手抱拳應道。
    顧千城交代了這一句,便問道:“長生門的事,查得如何了?”
    “長生門的活口全被下了忠心蠱,根本無法問出長生門的消息。至於大老爺的死,屬下對他們一一嚴刑逼供,所有人都說不知此事,也沒有人收到暗殺大老爺的命令。”暗衛說這事時,頭埋得極低。
    “沒有查出來並不表示這事不是他們做的,只能說京中還藏著長生門的人,而你們沒有找出來。繼續查,我會讓武毅幫你。”顧千城與六扇門的人一起查過渣爹出獄後遇到的人與事,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某個神秘人物。
    暗衛走後沒有多久,唐萬斤便跑來了,獻寶似的說道:“千城,千城,我問過藥王谷的穀主,他說有一種藥,中了蠱的人一吃就會面色發紫、口吐白沫,你說我們要不要試試?”
    “你說藥王有能夠辨別是否中蠱的藥?”顧千城一驚,直接站了起來。
    唐萬斤見顧千城高興,重重地點頭:“是的,我剛問出來的,穀主說他可以配出來,而且藥也不難找,不過他有一個條件,要見了你才說。”
    “見我?藥王谷穀主知道我?”顧千城倒是挺意外的,她不認為藥王谷穀主會打聽她這個小人物。
    “不知道,反正他說要見你。”唐萬斤搖頭。
    “行,見就見吧。”顧千城示意唐萬斤帶路。
    藥王谷主被秦寂言關在六扇門的地牢裏,平時由武家人、唐萬斤和六扇門的人看守。
    顧千城隨著唐萬斤來到六扇門的地牢,見藥王穀主癱坐在地上,身上髒汙、全身無力。
    顧千城還沒有問,唐萬斤就一臉歡樂地說:“千城,怕他逃掉,我給他喂了藥,就是他以前經常給我吃的那種藥。我一吃就全身沒有力氣,動不了,穀主吃了也動不了,這樣他就逃不掉了。”
    “真聰明,穀主的藥不能停。”連唐萬斤都扛不住的藥,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你們當著我的面討論這些,會不會太無恥了?”藥王穀主開口,視線落在顧千城身上,“你就是顧千城?就是你救了唐萬斤,並唆使他帶兵滅我藥王穀的?”
    唐萬斤本能地一哆嗦,急忙解釋道:“不是我說的,千城……我什麼也沒說。”
    顧千城上前一步,擋在唐萬斤面前:“知道不是你,就算是你也沒關係,本來就是我讓你去滅了藥王穀的,這又不是不能說的事。”
    顧千城怕唐萬斤待在牢裏會受藥王穀主的影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先出去。”
    “你一個人沒事吧?”唐萬斤確實不願意面對藥王穀主,他被穀主囚禁多年,面對穀主,會本能地膽怯。
    顧千城道:“他這個樣子,能對我出手嗎?”
    唐萬斤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那我去外面等你。你有事就叫我,我很快就會進來。”丟下這話,唐萬斤跑得和兔子一樣快。
    隨手拉過一把椅子,顧千城在藥王穀主面前坐下:“穀主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在我的能力範圍內,一定會幫谷主達成所願。”
    顧千城十分乾脆,藥王穀主卻沒有說條件,而是冷冷地審視著顧千城:“你的膽子可真不小,你就不怕我藥王穀的人報復嗎?”
    顧千城問道:“你是說你嗎?憑現在的你,能對我下手嗎?”
    “我還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徒弟在外面。難不成你以為,他們聽到藥王穀被滅的消息,不會找你麻煩嗎?”藥王穀主繼續恐嚇道。可惜顧千城還真沒將他的話放在心上:“你說君亦安和季諾?憑他們能動得了我嗎?”
    “動不了你,那你身邊的人呢?你有那個自信防得住無孔不入的暗殺嗎?”藥王穀主意有所指地說道。
    顧千城表情一冷:“你威脅我?”
    藥王穀主道:“不,我只是告訴你,別太自信了。我的女兒和徒弟動不了你,可要動你身邊的人,易如反掌。”
    “只要你在我手上一天,你的女兒、徒弟就不敢動我身邊的人。”敢觸她的逆鱗,她就敢把藥王谷主切成十大塊,再縫起來,還能讓他活到終老。
    藥王穀主聽到這話,不僅沒有憤怒,反而笑了:“所以說,你不敢殺我。”他想要的,就是顧千城不敢殺他的承諾。
    顧千城道:“不需要你提醒,我也不會殺你。你死了,除了這一具皮囊能當肥料外,還有什麼用處?”
    相關商品

      • 這輩子 幹革命(簡體書)
      • 優惠價:198元
      • 古船(簡體書)
      • 優惠價:136元
      • 野貓王子變身記(簡體書)
      • 優惠價:104元
      • 女鎮長(簡體書)
      • 優惠價:136元
      • 靈魂是用來流浪的(簡體書)
      • 優惠價:115元

    本週66折

      • 現代實用日本語文法
      • 優惠價:205元
      • 團扇
      • 優惠價:132元
      • 劉伯溫:燒餅歌與推背圖
      • 優惠價:211元
      • Still Stuck
      • 優惠價:299元
      • 楚狂人投資致富SOP2
      • 優惠價:310元
      • 輕井澤
      • 優惠價:238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任性與優雅:解密法國女人令全世界憧憬的法式魅力
      • 優惠價:198元
      • 石頭裡的巨人:米開蘭基羅傳奇(二版)
      • 優惠價:139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