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畫仙(簡體書)
畫仙(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87192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講述了從畫軸中生出的女仙水墨,為了尋找因她被貶下凡的師傅赤霞真人,不惜散盡仙力突破禁制來到凡間,卻發現他已轉世成人間少年燕羽元,失去了對她的所有記憶。為了帶他重返天界,讓他記起一切,水墨開始尋找傳說中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羽衣,卻不想這時一個醞釀千年的陰謀正在她身上裂變蔓延。水墨此時才發現只要能和燕羽元無憂無慮地在一起,能夠回到天界根本就不重要。
  • 白少邪
    編劇,撰稿人,曾在《花火》《中國故事》《今古傳奇》《幻界》《少年偵探》《心跳小說》《推理世界》《男生女生金版》《映色》 《零度》《旋木》《許願草》《星期9》《幻火》等暢銷期刊發表數字過百萬,另出版長篇小說《青鳥的天空》《愛就是王道》《風塵亂》《愛我的人請舉手》,獲《許願草》年度優秀作家獎,電影作品有《盜墓追緝》。
  • 第一章桂市
    第二章女仙
    第三章羽衣
    第四章九宮
    第五章往事
    第六章騙局
    第七章畫皮
    第八章太歲
    第九章手環
    第十章銀河
    第十一章狐王
    第十二章心動
    第十三章入侵
    第十四章禁制
    第十五章化身
    第十六章揭秘
    第十七章天樹
    第十八章魔皇
    第十九章再會
    番外七夕
  • 轉眼一年已去。
      燕羽元走遍各地尋找讓水墨顯形的辦法,卻始終一無所獲。
      他知道她就在自己身邊,但他看不見,聽不見,聞不到,雖然水墨可以使用法器提示自己的位置,但她很固執地不肯讓燕羽元知道自己在哪裡。
      他以死人的身份穿上羽衣,雖能起死回生找回以前的記憶,卻不能昇仙去天界。即便到了天界,他也去不了九天之外,那是連元始天尊也不會踏足的地方。
      一年後,當他收到朱邪的飛信回到嫦娥鎮時,這裡的光景已經比一年之前的中秋節還要繁華。
      街道上游人如織,有的是衝著這裡的美景美食,有的則是衝著活傳奇來的。
      一些被妖怪破壞的道標建築被原樣保存下來,其中最出名的是大樹屋,雖說人們現在已經不能坐上去,但在下面圍觀的反而更多了。
      樹屋前立碑刻上了九宮掌門朱邪大敗魔皇蓬蒙的經過,燕羽元和玄寅的角色由他的兩個小道童代替。這樣做並不是朱邪想要出風頭,而是羽衣和太歲對凡人來說實在太打眼了,傳出去不知又要引來多少瘋狂覬覦。
      燕羽元經過樹屋時,嚮導正聲情並茂地描述朱邪如何以一敵萬、輕輕鬆松把蓬蒙打得灰頭土臉跪地求饒,朱邪十分感動,然後義正詞嚴地拒絕了他,徒手把他給撕了。
      “……”
      燕羽元覺得自己還是走遠點好。
      他飛上九宮浮地,找了一圈,最後在靈田島上看到了朱邪。
      他正和一群道童在灑聖水訣,沐浴靈田。
      燕羽元走過去的時候第一反應看了半天他的手,若有所思道:“徒手撕蓬蒙?”
      “……”朱邪臉一黑:“滾。”
      “你千辛萬苦地把我找來,就是為了讓我滾?”
      他看著他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忍不住問:“你在崑崙當赤霞真人的時候也是這樣?”
      燕羽元回憶了一下,說:“那時候還是神仙,必須無情無欲清冷孤高,就算後來心裡變了在玉帝面前也得偽裝,那死老頭比你還刻板偏執神經病……”
      “咳咳咳咳……”朱邪忽而一陣猛咳,打斷他的抱怨。
      他也收了口,看向田上的小蘿蔔頭們:“你打算就靠這群小孩復興九宮門?”
      “九宮門最早建立時不也是白手起家?別人不知道,我還不清楚普賢真人跟我們門派壓根兒扯不上關係,只是被我們抱了大腿嗎?”
      “我就是擔心你太操勞沒時間修煉,一個不小心老了,門派還半死不活。再說這裡的靈脈都毀了,已經不適應修煉……”
      朱邪臉色一沉,燕羽元以為他又要發火,誰知他說:“普賢真人來過了,他說我們除蓬蒙有功,要幫我們修復靈脈。”
      燕羽元忽然意識到什麼,轉頭一看,只見一隻白鶴站在遠處的木屋頂上。
      白鶴和他對視了一眼後便飛走了。
      他這才明白朱邪剛才為什麼打斷他的話,又莫名其妙檢討起九宮門抱大腿的黑歷史。原來正主就在這兒。
      十三仙中他與普賢真人走得最近,後來在九宮門選擇培養朱邪上位,除了看中他性格堅毅不服輸,也有點原因是因為他是普賢身為凡人時的親族後代。他不確定這位仙友是否真的不記得他了,不過就算還記得,想必他也會裝作不知情。
      他們已經仙凡有別,如今這一眼已是最大的寬慰。
      燕羽元離開九宮山後,在路上見到了塗山狐妖和玄寅一行。
      朱邪為回應他們在滅蓬蒙時做出的貢獻,認可了修仙界討論多年的“良妖證”制度,經過驗證,對凡人無害的妖怪領證即可在凡間行走,不用再穿畫皮。證件防偽技術齊全,有效期一年,次年重新考核,負責考核的修士年年更換,不容人姦再次出現。
      此時塗寶珠正在向街上的男人拋媚眼,塗銀珠把大包子往玄寅嘴裡塞,塗金珠看他吃得滿臉油,掏出手絹給他擦。
      燕羽元會心一笑,沒有打擾他們的興致,而是去了思鄉酒館。
      他現在很想喝酒。
      老闆見到他,有些訝異:“七夕節居然到我這裡來喝悶酒?”
      “今天是七夕?”
      難怪外面這麼熱鬧。這一年來他東奔西走,都快忘了凡間的時日。
      他選了間安靜的廂房。小二端來酒菜,他想了想,多要了一副碗筷。
      等小二離開,房裡只剩下他一個。
      他吃了口牛肉,朝對面的座位一笑:“香噴噴的,只能看不能吃,很難受吧?”
      這一年裡他這樣自言自語的時間漸漸多了起來,雖然無論說多少都無法得到回應,但他害怕一旦水墨聽不到他的話就會賭氣跑遠。
      哪怕是放風箏手裡還牽著一根線,可他現在卻連風箏的影子都看不到。有時候他甚至會懷疑水墨是不是連仙靈也散掉了,如果她真的不在了,他又為什麼要重新回到這個世間?
      “在不在,給個反應吧?放心,我不會逼你穿羽衣,我也很怕死的。”
      過了許久,房門突然晃動了一下,然後被推開了。
      燕羽元屏息抬頭看去,已經不會跳動的心臟彷彿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個穿著素衣的女人撩開半截布簾走出來。
      不是水墨。
      他的內心被巨大的失望佔據,過了一會兒又重新看向女人的臉,忽然露出驚愕的表情。
      他認得這個女人,一個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嫦娥?你怎麼會在這兒!”
      來人正是月宮裡那個嫦娥,她淺淺一笑,一派小家碧玉的柔情:“這裡的老闆是我現在的夫君。”
      燕羽元這才想起她和玉帝的賭約,既然天樹已毀,她自然是贏了,能夠下凡了。
      不過居然這麼快就成親?還是跟酒坊老闆?說起來他倒是說過喜歡良家婦女型。可這也太快了!
      “我再下凡塵,一切已恍如隔世,直到看到酒坊的招牌,我就決定要留在這裡了。”嫦娥說。
      她在月宮多年,最苦的便是思鄉,回到故地後看到這兩個字頓時像是遇見了知音,沒多久便與老闆結為了連理。
      她仍舊沒有忘記后羿,只是漫長的時光熬乾了她的堅守,既已恢復自由,她不想辜負這份恩賜的成全。
      燕羽元錯愕之後露出了複雜的笑意:“恭喜。”
      嫦娥說:“我欠水墨一個人情,所以務必要還她一件東西。”
      她拿出了羽衣。
      拿出了……
      羽衣?!
      燕羽元渾身僵硬地看著她手中流轉著光華的薄衫。
      世間有兩件羽衣,除了他身上的這件,嫦娥也有一件,只是她在月宮軟禁多年,燕羽元絕沒有想到要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可現在她身在凡間,還把羽衣親手送到了他的面前。
      “玉帝沒把羽衣收走?”
      嫦娥道:“聽說是元始天尊發話,說既然當年天界已經將羽衣送給了我,就該交由我處置。”
      燕羽元忽而想起那隻飛走的白鶴。
      普賢真的沒發現他穿了羽衣?為什麼他沒有將他盜走的羽衣取回?
      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原來元始天尊一直是偏心他這個徒弟的,當初除去他的仙籍,恐怕也是為了不讓他成為眾矢之的。
      嫦娥放下羽衣,款款離去。
      燕羽元定定地凝望著前方,羽衣之下,水墨的身形一點點顯現出來。
      他的心情彷彿又回到當初打開畫軸時一樣,看著空白的紙頁上勾出水墨丹青,染上五彩斑斕……然後她睜開雙眼,對上他的目光。
      那張眉目如畫的臉上,露出了久別重逢的笑容。
      好久不見,我很想你。
      這一刻,燕羽元默默在心裡說。
      雖然你一直就在我身邊,但我還是很想你。
      ……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