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04
魔王04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野外打獵、耕地畜禽勉強能自給自足,
    就算阿瑾給了一大袋金櫛不愁吃穿……
    繼歡少年決定工作肩養爺&蛋,
    這會還替大家製作簡歷而得到大地主阿丹的賞識,
    生存之道,正是安居後樂業啊!

    祕書勞拉焦急旁觀:
    老闆壕氣給力,送房送寶送戒指,
    老闆情商不給力,遠距離電話談情怎麼成!

    好景不常,好友小灰魔的失蹤,
    讓繼歡帶著眾人依線索潛入神祕格鬥場,
    草菅魔命、凶狠殘暴的賭命之地,
    繼歡卻在最高級的裡‧格鬥內見到賭客之一的阿瑾?

  • 第十五章 危機!灰被抓捕!


    雖然在夜晚才是最熱鬧時段的魔界,可是繼歡一家仍然秉承著之前的習慣,日出起床,日落就收拾洗漱準備睡覺。

    繼歡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凌晨兩點十分。

    他趕緊接起了電話。

    「你好?」繼歡輕聲道。

    他聽到了對面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還聽到了男人說話的聲音,一時間,繼歡有點拿不準這個電話到底是誰打來的了。

    直到他聽到了小灰魔的聲音。

    『你好。』一如既往的平靜。

    繼歡愣了一下。

    『我的名字,叫灰。』就在繼歡猜測小灰魔的來意的時候,他忽然這樣說道。

    繼歡又愣了。

    小灰魔的名字他一直不知道。繼歡沒有刻意詢問過,只是之前填寫簡歷的時候他曾經問過一次,那時候他才知道小灰魔是沒有名字的。

    這裡長大的小孩一般都沒有名字,在工作之前一般也用不到。就像阿布,他的名字也是在集市成了供貨大戶後,越來越多人需要知道他名字和他聯繫的時候才起的。

    對於自己的名字沒有想法,繼歡讓他回去自己好好想想。

    然後想到今天終於想出來了嗎?

    可是……

    這麼晚了,又忽然打個電話過來,就為了告訴自己他剛剛想好的名字?

    如果是阿布,如果是阿爺,如果是黑蛋,繼歡估計不會想太多。

    可是如今這樣做的是小灰魔。

    他不是一個會因為這種事忽然打電話的人──尤其是他知道繼歡一家人大致的作息習慣。

    「出事了?」繼歡小聲詢問了他一句。

    他仔細聽著小灰魔那邊的背景音。後面的人聲似乎又多了一個,似乎是在吼著『亞力』、『亞力』什麼的。

    小灰魔半晌沒有說話,繼歡全神貫注的聽著,他聽到了小灰魔細不可聞的呼吸聲。

    『我,要去遠方幹活了,要離開葉法爾,薪水很高,底薪是現在的一倍,不過要離開一段時間。』

    『可以……的話,我會帶禮物回來的。 』

    『再見。 』

    說完這句話,小灰魔立刻掛斷了電話。

    等到繼歡反應過來迅速再打回去的時候,電話已經關機了。

    不對!

    繼歡當即就撥通了阿布的電話,確定阿布現在正在外面喝酒沒有工作之後,繼歡說了剛剛收到小灰魔電話的事。

    『不對頭。 』聽到繼歡複述小灰魔之前的話之後,阿布立刻道。

    『所有用「底薪」來衡量的工作都是有一定危險性的工作。 』在搶匪這個行當裡混了幾個月,阿布如今已經不是剛入行的菜鳥了。

    『他今天有打工吧? 』阿布緊接著道。

    「有,他今天是給哈姆商店送貨到一家酒吧,酒吧的名字是……」繼歡回憶著:「他沒有說。」

    『那就麻煩了,哈姆商店供貨奢靡區的酒吧有好幾家,今天不知道他送的是哪一家啊。』

    繼歡於是沉默了。

    拚命回憶著之前小灰魔和自己說過的關於工作的所有句子,他腦中忽然一亮。

    「我不知道他今天送貨的是哪個酒吧,不過我知道那家酒吧有一種黑色的酒!有一次他送完貨後帶了一壺給我,知道阿爺喜歡喝之後,他就時不時打工之後帶一瓶,他說過那酒是那家酒吧自己做的!」

    繼歡想到了一條重要線索!

    然而,這條線索還是不夠,雖然知道那個酒吧有一種別家沒有的酒,可是酒的名字乃至酒吧的名字他們還是不知道。

    小灰魔帶回來的酒從來都是用玻璃瓶打回來的。

    又沉默了片刻,半晌之後繼歡忽然開口道:「阿布,我今天……可以去奢靡區請你喝酒嗎?」

    心裡對小灰魔此刻的情況放不下,繼歡想要去看看,可是奢靡區那種地方他是根本去不得的,阿爺也去不了,他此刻唯一想到可以去那裡的人就是此時正在和他通話的阿布了,可是──

    『你那點工資能有多少?和你阿爺說一聲,還是我帶你過去喝酒吧! 』就在繼歡心中忐忑不知道能否從對方那裡得到幫助的時候,阿布忽然爽朗的笑了。

    心中稍定,繼歡和阿布約好了見面的地點,然後迅速將床上的黑蛋打包交給樓上的阿爺,他說自己要出門,當然,他沒有直接說小灰魔可能出事的事,而是說阿布要請自己喝酒。

    心裡知道這個時間正是年輕人們熱鬧的時候,有阿布在也沒什麼不放心的,阿爺說了一聲注意安全之後,就把黑蛋抱進去了。

    繼歡迅速穿好了衣服,手裡握著一把鑰匙,他到底打開了阿瑾的臥室門。

    阿瑾臨行前有放一袋金條給他,使用兩根金條度過了阿瑾離開後沒有找到生計的日子,後來他就再沒動用過袋子裡的金條了。

    如今卻是不得不動用了。

    繼歡從裡面取了十根金條,想了想,他又多拿了十根。

    將金條妥善貼身放好,他穿上斗篷朝門外跑去。

    他很快見到了阿布,他們就約在人力市場附近,也是他們平常聚會集合的地方。阿布還騎了一輛摩托車。

    搶劫的時候,被搶劫對象棄車跑了,他就把這輛車占為己有了,不過騎回來卻發現車子壞了,後來還是繼歡給他修好的,不但修好,繼歡還給這輛車刷了一層漆。

    原本破舊不堪的車看起來就相當不錯了。

    「上車。」長腿蹬在地上,阿布立刻扔給繼歡一頂安全帽。

    阿布的車上常年備著兩頂安全帽,一大一小,卻是繼歡和小灰魔用的。

    他自己是不用安全帽的,會有這個自然是繼歡準備的。

    看了一眼那頂小一些的安全帽,繼歡伸手接過,將帽子牢牢罩在頭上,他抱住了前方阿布緊實的腰。

    有了車子的緣故,他們很快就到了三號區。

    這是葉法爾區富人居住的地方,這條街的大佬絕大多數都在這裡居住,這裡人來人往,擁有數不清的品牌商店,基本上其他大城市會有的,這裡都有,看起來完全不像葉法爾這片被世人遺忘的區域了。

    他們將車子停在了已經放了好多車子的停車場。

    絕大多數都是看上去就很好的車子,摩托車也有,不過非常少。

    車子剛剛停妥,很快就有人過來收費了。

    聽到停車費居然是一百鎳幣(比骨幣更高一級的貨幣)的時候,他肉疼了一下,不過還是趕在繼歡掏口袋之前交了錢。

    這裡果然很貴,不知道他身上現在帶的錢夠不夠,天知道他把全部積蓄都帶在身上了!

    不過阿布並沒有將自己的擔心表現在臉上。

    一邊走,他一邊對繼歡普及著「常識」。

    「……我之前跟著之前的頭目的頭目過來過一次,不過去的不是什麼很貴的酒吧,就那種很普通的而已。來這裡的話,一定要凶,就是讓人怕你,來,學我。」在他看來,繼歡看起來太……弱了。起碼看起來太和氣,這讓他有點擔心。擺了一個凶神惡煞的臉色,阿布低頭朝繼歡望去。

    然而──

    當他低頭看向繼歡的時候,卻愣了一下。

    繼歡如今是面無表情著的。

    烏黑的眼眸深不見底,沒有人可以從他的眼中看到任何情緒。

    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條線,在紫色月光下,繼歡的臉色看起來極為蒼白。

    這樣的繼歡,和平時白天見到的繼歡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個人。

    看起來有點……可怕?!

    阿布忽然想到了之前執行任務的時候偶爾見過的幾頭大魔物。

    他們的身軀細瘦,長相也並不凶惡,可是卻讓人感覺很危險。

    繼歡現在給人的感覺就有點像那些大魔物了。

    「這樣……這樣行嗎?」就在阿布胡思亂想的時候,下方卻傳來繼歡細小的詢問聲。

    卻是繼歡在小聲詢問他的意見了。

    「啊?」阿布被他問的愣了愣。

    「你不是說第一次去酒吧,要裝的凶惡、有氣勢一點嗎?」繼歡的臉還是板著,不過說話的感覺卻和平時一樣了,還是那位普通的少年:「我只能做到這樣了。」

    呃……也就是說,如今這種氣勢竟然是裝的嗎?

    阿布摸了摸鼻子。

    「過關!」阿布給他點了個讚。

    繼歡於是也放心一些了。

    在老家的時候,他知道好多同學私下裡都說他長相凶惡之類,可是來到這裡才發現:基本上是個人都比他看著凶惡。

    =-=

    他對裝凶惡一點把握也沒有,不過氣勢的話……

    他只是忽然想到阿瑾了。

    來到這裡已經大半年了,雖然只在固定區域活動,可是繼歡畢竟也見了不少魔物,然而在他見過的人中,論起氣勢來,繼歡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阿瑾。

    只是坐在那裡,阿瑾周圍的空氣就和其他人不同了。

    明明阿瑾也不是什麼凶惡長相的人,可是,他看起來有氣勢極了。

    小灰魔也說阿瑾給人的感覺相當有氣勢,而且相當可怕,「可怕」這一點繼歡雖然沒有覺得,不過他到底贊同小灰魔的另一個感覺。

    於是他就稍稍模仿了一下阿瑾。

    阿布都覺得過關的話,那應該管用吧?

    繼歡心裡有點忐忑著,在阿布的開路陪伴中,兩個人踏進了酒吧區的第一家酒吧。

    酒吧裡坐著大大小小的魔物,在他們進入酒吧的瞬間,所有人的視線都朝他們轉來,看到阿布之後,有的人當即移開了視線,然而仍有人繼續看著,還有人越過阿布看他身後的繼歡。

    繼歡鎮定的跟在阿布身後,坐在了吧檯的空位上。

    裝做要點酒的樣子,阿布找酒保要了酒單,接過酒單後,他立刻將它遞給了繼歡,繼歡於是便細細看了起來。

    最後他們點了這家飯店全部黑色的酒。

    只有繼歡喝過一次這種酒,沒辦法,他只能硬著頭皮喝了。

    就算每一杯只喝一口,喝到最後他還是感覺有點多了。

    「有嗎?」阿布期待的看著他。

    繼歡緩緩搖了搖頭。

    在第一家酒吧沒有找到要找的酒,他們很快去了第二家酒吧。在第一家酒吧背下了自己喝過的酒的名字,這一次繼歡就避開了那些點過的酒,專找不認識名字的黑色酒漿點。

    不過仍然沒有找到。

    他們不是沒想過詢問店裡的人或者酒保,不過──

    考慮到小灰魔八成是在送貨的時候出了事情,他們沒有貿然詢問,以防打草驚蛇。

    兩個人喝的酒越來越多了,口袋裡的錢卻越來越少了。

    終於,在他們進入第五家酒吧的時候,繼歡用已經接近麻木的舌頭品嘗第四杯酒的時候,他忽然抬起了頭。

    「找到了?」阿布問。

    這回,繼歡點了點頭。

    坐在吧臺上,一高一矮的兩個人同時向身後望去──

    這裡,就是今天小灰魔送貨的酒吧了!

    ***

    繼歡腦中一下閃過好幾個念頭。

    可是哪一個都並不十分好。

    就在阿布開始挫起拳頭準備站起來的時候,繼歡拉住了他。

    將頭上的斗篷推下去,繼歡打了一個響指示意酒保過來。

    將手中的酒遞給一位客人,酒保很快注意到了這邊的聲響。

    「請問有什麼需求?」

    他微微笑著。

    不過一身鐵青色皮膚、體型和阿布差不多、長相凶神惡煞的酒保即使微笑看起來也很不友好。

    烏黑的眸子看向他,繼歡表情不變,只是淡淡道:「這酒不錯,我想帶一些回去。」

    那名酒保笑的更開了,露出了森白的獠牙。

    「您要多少?」他笑著問。

    「五桶。」繼歡平靜道。

    「這酒很貴哦,五桶要二十枚金櫛,優惠一枚也需要十九枚金櫛,您,買得起嗎?」視線掃過面前年輕魔物和他同伴的穿著,酒保很快就把阿布的身分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年紀不大,身體條件很好,八成是「搶匪」,搞不好還是先鋒,手裡有了幾個小錢就不自量力來奢靡區長見識來了。

    殊不知,他的老大都不敢在這邊的酒吧輕舉妄動。能在奢靡區開酒吧的魔物,又有哪一頭是好惹的?

    倒是這頭黑髮的年輕魔物,酒保猜不出對方的身分了:

    身材相當瘦小,亦察覺不到對方的魔力,然而本能卻又覺得對方很危險,一開始他坐在那裡的時候就覺得有些危險了,等他除下斗篷、和對方視線對上的一瞬間,酒保只覺心頭一顫。

    很多高階大魔物就是這樣,身材普通,體型也很普通,只是靜靜坐在那裡便氣勢驚人,給人帶來無窮的壓力。

    雖然臉上仍然表情凶惡,可是阿布到底有點心虛了,他身上的錢來之前是夠這個數目的,可是在之前的酒吧裡花了不少,如今已經不夠了啊!!!!

    糟糕!和繼歡拍胸脯說自己負責酒吧花銷,怎麼、怎麼……怎麼就不夠了呢!

    就在阿布開始考慮如何借錢的時候,繼歡卻忽然動了。

    蒼白修長的手指從斗篷裡拿出來,他先是將五枚金條放在了吧臺上,然後伸進去再拿出,又是五枚,再反覆兩次,一共二十枚金條便放在吧臺上了。

    周圍魔物們的視線一時便統統集中到了他這裡。

    「看起來有點奇怪。」酒保道。

    他抓起了一枚金條,仔細打量著上面的花紋,眉頭有點微微皺起。

    阿布的心瞬間提了起來:這、不、會、是、假、幣、吧?!

    而且,就算是真的,上面卻有了花紋,花紋越複雜,金的品質不就越少了嗎?不會被人說不夠吧!!!

    「……不過材質卻是是金沒錯。」就在阿布心臟高高懸起的時候,酒保已經抓起一枚金條咬了一下確認完畢了,視線落在金條上不明意義的花紋上,他嘴角的笑容不著痕跡的又大了些。

    果然是有來歷的魔物,聽說很多擁有大片領地的高階魔物會自行發行金櫛的,在那種金櫛上會雕刻各種花紋還有文字,代表徽章和所屬印記,有的魔物甚至會把自己的原型刻在上頭,這種金櫛更加值錢呢!

    這些金櫛上的花紋和文字他完全看不懂,可是看上面的魔物威風凜凜,極為凶惡,正是因為如此,這位年輕魔物一定大有來歷!

    =-=

    魔物啊!你想多了,其實那些金條上寫的只是xxxx銀行金而已,阿瑾過來的時候,各大銀行的金條都帶了一些,留給繼歡的恰好是其中一家銀行,由於購買年分大概是龍年,上面的花樣剛好是龍紋……而已。

    不知道對面的魔物在剛剛的幾十秒鐘到底聯想到了多少東西,繼歡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然後沉聲道:「夠了嗎?」

    酒保抬起眼看向他:「不但夠了,還……多了一枚。」

    他指了指其中一枚金櫛。

    「那是給你的小費。」下巴微微揚起,繼歡將斗篷重新罩在了頭上。

    看看,還有給小費的習慣,果然財大氣粗!本地的魔物可是輕易不給小費的~

    「請跟我來。」將酒資還有小費收好,鐵青色皮膚的魔物叫了一位侍者過來接替自己的位置,然後便對繼歡還有阿布招了招手:「請隨我來。」

    帶著他們從吧檯後面的暗門通過,他們行走在一條長長的走廊裡。

    「我帶你們去庫房取酒。」酒保這樣解釋道。

    阿布的腦中忽然燈泡一亮:原來如此!

    小灰魔是在送貨的時候出事的,想要知道他身上到底出了什麼事,找到酒吧是沒用的,最好能去當時出事的地點看看,可是想也知道,酒吧的倉庫怎麼可能平白無故讓人進去!剛剛他發愁的正是這個,直接言明來意搞不好正好給了對方遮掩的機會,沒有出事還好,倘若小灰魔真的出事,搞不好他們兩個也得賠在這裡!

    還是繼歡聰明,一瞬間便想到了大宗買貨。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可能進入對方的倉庫呢?就算對方不同意也無所謂,他們還能以擔心對方摻假的理由強行要求進來。

    阿布瞬間想明白了,心下對繼歡更加佩服。

    難怪不長個子,全部用來長腦子了!

    走廊裡都是酒的味道,不過卻不是因為貯存的酒桶太多而傳到外面來的酒香,相反,像是什麼酒撒了的味道。

    發覺繼歡吸了吸鼻子,酒保也聞了聞空氣中的味道:「這是羅達酒的味道,唔……今天剛好有人過來送羅達酒過來,據說是灑了一點,我之前已經叫人清理了,怎麼還沒好?」

    說著,他提高嗓門叫了起來:「亞力!亞力!」

    這個名字喊出來的時候,繼歡和阿布的瞳孔同時一縮。

    就是這裡!

    緊接著,伴隨著「來了」、「來了」的應答聲和腳步聲,音樂聲從幾不可聞變成了震耳欲聾。

    卻是一個大腹便便的魔物扛著一臺播放機過來了,那音樂聲就是從他肩膀上的播放機內傳來的。

    就是這個人!音樂聲雖然有不同,不過確實也是類似風格的曲子!從接到小灰魔電話時聽到的背景音量來看,這個名叫亞力的人當時一定就在小灰魔身邊。

    「亞力,不是讓你清理了嗎?會來這裡的人除了我們還有大客戶,這樣的味道太失禮了……」

    「呃……報告老闆,再一會兒味道就該散沒了……」

    原來這個酒保就是這家酒吧的老闆來著。

    就在這個時候,繼歡看了阿布一眼,幾乎是瞬間領會到他的意思,阿布忽然動了。

    雖然在速度測試中沒有小灰魔的速度快,然而阿布的速度和一般魔物相比已經不算差,更何況他的力氣奇大無比,配合衝刺的速度,就像一陣風一樣,他在瞬間變成了虛影,等到酒保注意到他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那名名叫亞力的魔物已經和他的播放機一起落在了阿布手中。

    「別、別動我的播放機!求求你!」滿臉橫肉的亞力心疼的看著自己的播放機。

    不理會他的求饒,阿布將他的播放機一把摔在了地上。

    「這……又是怎麼回事?」鐵青色皮膚的魔物怔了怔,不過卻沒有太過詫異的樣子。

    「剛才我收到了朋友打來的電話,他今天的工作是往你們這裡送貨,我想他應該是在你們這裡出事了。」直到這個時候,繼歡才將自己的來意說了出來。

    「呵呵,怎麼會呢?」酒保、不,應該說是這家酒吧的老闆兼酒保就笑了:「我可是正經的生意人,不做人口販子的。」

    「哦?我朋友很機警,他不會平白無故打電話,而且也一定會留下線索。我要給我朋友打個電話,如果這裡有電話聲響起的話,他就一定是在你們這裡出事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