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03
魔王03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拍賣會上一擲千金、一夕成名,
    壕級頭條霸主的阿瑾更拍下價值千萬的黃金鳥,
    目的卻只是想拆了燉湯?
    未料這一拆不賠反還賺上滿鳥肚的古董精品,
    更帶動美食領域新流行,
    誰知背後真相只因看見辛苦持家的繼歡打鳥燉湯來著?

    苦尋不得的科爾馬斯之劍,
    阿瑾用盡方式仍無線索,
    而吸收力量導致一身見骨重傷,
    卻唯有繼歡從不害怕,甚至細心關懷。

    ──阿瑾,有沒去看醫生?

    唉呀!一語點醒夢中人!
    得到解謎方式的阿瑾大喜,
    就說這是幫夫運吧!

  • 第十二章

    「如果阿瑾也能泡到這麼好的溫泉就好了。」和阿爺還有黑蛋泡在一個池子裡,繼歡喃喃道。

    完全沒想到阿瑾現在已經擁有了一個面積為自家簡陋小池子一百倍的大湯池,他只是想把自己最好的東西回報給阿瑾。

    聽到舅舅話裡的「阿瑾」兩個字,繼歡瞬間感到一股熱流從掌間釋出。

    這──

    黑蛋又反射性噓噓了。

    =-=

    「奇怪,阿瑾明明是那麼溫和的人,黑蛋你怎麼偏偏就怕他呢?」泡在加了童子尿的溫泉裡,繼歡摸了摸黑蛋的頭,他的注意力瞬間從阿瑾身上轉移到了黑蛋身上。

    察覺黑蛋有點惶恐,繼歡於是從池子邊拿了一個雞蛋過來。

    「黑蛋,來給做個溫泉煮蛋。」

    看到雞蛋的黑蛋整個激動起來了,好像之前為了給王小川童子尿憋尿一樣,之間黑蛋一副很用力的樣子,小爪子攥得緊緊的,大眼睛也緊緊閉成一條縫,在黑蛋的努力下,水溫再次升高了,沒多久,溫泉煮蛋……就成了!

    看著用力完畢,像是完成了什麼大工程一般全身放鬆飄在水面上的黑蛋,繼歡好笑的摸了摸他的黑肚皮。

    對於忽然掌握新技能的黑蛋,繼歡和阿爺再次淡定接受了。

    泡澡的時候,阿爺開始經常用這個逗弄黑蛋,時不時說:「喲!黑蛋!水溫變低了,幫阿爺調高點溫度。」

    又或者:

    「黑蛋,夠啦夠啦!阿爺的尾巴尖被燙到了喲!」

    經過阿爺的嚴格訓練,中途犯過N次錯誤,阿爺的屁股都被燙禿了一塊,黑蛋終於成功成為了一名熟練的溫泉配水工。

    =-=

    溫泉煮蛋則是這個小技能的副產品。

    不知道是不是繼歡餵的異界蟲子太滋補了,家裡的五隻雞開始下蛋了,這五隻雞有一隻公雞,四隻母雞,有公雞好,證明家裡可以持續誕下小雞了,牠們最初下的蛋繼歡沒捨得吃,兩枚都是受精蛋,他就藏到被子下面準備孵小雞。結果兩顆蛋不知怎麼被黑蛋拿到了,當天還拿著去泡了溫泉,等到繼歡發現的時候,它們……

    已經變成溫泉蛋了orz

    小孩子要多誇獎,繼歡是在阿爺這樣的對待下長大的,所以如今他也自然而然的如此對待黑蛋。看著高興的將兩枚蛋蛋遞給阿爺和舅舅吃的黑蛋,繼歡認真表揚了他,不過,也和他說了家裡的蛋不能全部做成溫泉蛋,必須舅舅給的才能做,如果黑蛋有發現家裡的雞雞將蛋胡亂生在其他地方(比如被窩裡),黑蛋要幫舅舅把蛋蛋撿回來,然後交給舅舅。

    瞪著一雙白環眼聽了好幾遍,黑蛋聽懂了。

    別說,從此以後,繼歡就真的沒有發愁過撿雞蛋這件事。他們家的黑蛋明明只會爬,可是卻愣是能把每天那些雞下的蛋全部找出來,是真的全部找回來,沒有遺漏,繼歡有搜索過,外面一顆遺漏的雞蛋也沒有。

    對於黑蛋找雞蛋的這個技能,繼歡是百思不得其解,黑蛋不會走路啊,平時除了自己抱著、又輕易不帶他到院子裡去,黑蛋是如何將這些蛋全部撿回來的呢?

    直到繼歡發現有一天,有隻雞在黑蛋的白環眼注視下,非常艱難的下了一顆蛋。

    然後第二隻、第三隻……到後來,那些雞索性養成每天固定去黑蛋在的地方下蛋的習慣了。

    嗯……

    繼歡想了很久,最後得出一個結論。

    家裡這些雞見了黑蛋就下蛋,大概……

    和黑蛋見了阿瑾就尿尿是一個道理吧?

    心裡想著,繼歡拿起黑蛋遞過來的溫泉煮蛋,撥開雞蛋皮,撕開一小塊蛋清,露出裡面濃紅色的蛋黃,繼歡將液態的蛋黃湊到黑蛋的小嘴巴邊,黑蛋便開心的吸吸了起來。

    他也不吸完,吸了兩口就表示不要了,要阿爺和舅舅吸。

    這是個好品質,繼歡沒有拒絕,和阿爺兩個人意思意思吸了兩口,最終整顆溫泉蛋還是落入黑蛋的肚皮裡了。

    一家人在一起,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是身體健康,可以自食其力,此外豬雖然少了幾頭,不過卻新養了雞,想泡溫泉還有溫泉……

    這日子,和八德鎮上也沒有太大區別了!

    ***

    繼歡一家人在阿瑾後院的小浴池內快樂的泡著黑蛋牌溫泉的時候,阿瑾也在泡溫泉。

    獨自一個人泡在超大的豪華湯池中,坐在池中向下望,整個柯羅達市的夜景盡在眼底。

    如今他是柯羅達之星飯店的主人了,這家之前隸屬科勒先生名下的飯店,在完成財產轉移的同時成為阿瑾的私人財產,阿瑾沒有改變飯店的名字,也沒有改變裡面人員的配置,只是搬到了頂樓科勒的私人豪華套房居住而已。

    這座依山而建的飯店,其實最值得稱讚的地方是它借了山上的溫泉水,而頂樓正是泉水發源的地方,那源頭的泉水最先供應的就是科勒先生的私人溫泉池了。

    當然,如今,這是津‧墨菲特‧菲爾扎哈先生的私人溫泉池了。

    冷漠的目光注視著窗外星星點點的夜景,黑髮男子此刻不知正在想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裡無聲無息忽然出現了一位女子。

    那是一名穿著祕書制服的女子,嚴謹的套裝也遮不住她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當她出現在溫泉池旁的時候,整個房間內的氣氛瞬間變得曖昧起來。

    「老闆,我來了。」女人嬌聲說著,聲音帶著天然的嫵媚,讓人一聽骨頭都酥了。

    「嗯。」池中的男子淡淡應了一聲。

    「哎呀!老闆您身材還是這麼好,一點也沒有發福。」視線露骨的停頓在男子赤裸的背脊上,女人舔了舔嘴唇。

    「嗯。」男子又是淡淡一聲。

    「人家~人家還記得,人家小時候的願望是嫁給您呢!」伴隨著高跟鞋***口卡***噠噠的聲音,女子又向湯池接近了幾步。染著猩紅色蔻丹的手指輕輕摸上胸前的一粒釦子,輕輕一解,釦子開了,女人胸前波濤洶湧的位置瞬間被解放的力量弄得彈了一彈,幾乎要跳出來一般。

    「我記得,妳小時候的願望是要打敗我,然後吃了我呢,呵呵。」這回,男子的回答總算不再只是一個輕描淡寫的「嗯」字了。

    「呵呵~」女子也只好笑了。

    「不過老闆您和之前真是沒有一點改變,看起來還是如此有魅力呢~」她說著奉承話。

    「嗯,妳也是,在我心裡,妳也沒有改變,一如我第一次見妳的時候那樣……」男子的聲音還是那樣慢條斯理。

    女人隨即嬌嗔起來:「討厭!老闆,你第一次見人家的時候,人家拖著兩管鼻涕,還穿開襠大褲衩的小屁孩呢!」

    「嗯,我對小屁孩沒興趣。」

    男子轉過頭來,和那雙死水般的黑眸對上的瞬間,女子心中忽然一顫,身子一直,瞬間正經起來。

    心裡卻大聲道:騙人!明明就從下界帶上來個超級幼齒,陪人家同居了好長一段時間不說,還又送房子又送金條,這不是感興趣是什麼?!

    心中八卦著,眼瞅著男子赤裸著身子要從池水中出來了,女人急忙背轉過身子,聽著身後窸窸窣窣的穿衣聲,她從懷裡掏出記事本大聲念道:

    「……十八號十九時四十三分,目標人物起床出門,花了十枚骨幣從路邊買了一個克比(類似麵包的主食),然後直接去了賭坊……二十三點三十一分,在賭坊贏了八十枚金櫛(比金條更大的貨幣單位),按理說這筆錢夠他揮霍一陣子了,然而他十九號又去了賭坊……」

    「他現在在哪兒裡?」將襯衫的釦子繫到最上方一顆,阿瑾慢慢問著。

    「被賭坊的打手打了一頓,關起來了。」女子將記事本翻到下一頁:「還有照片,要看嗎?」

    「不用。」阿瑾開始穿馬甲了。

    「要我們把他撈出來嗎?再這樣被人一日三次揍下去,他的身子可能就廢了。」

    「不用,身子廢了沒關係,腦袋沒壞就行。」扣上外套的最後一粒釦子,阿瑾最後調整了一下袖釦。

    「好。」翻過記事本的這一頁,女子逕自看向下一頁:「您接下來的行程安排是……」

    「定於今晚零點舉行的蘆耶爾達拍賣會。」

    「嗯。」

    「那還等什麼?」女子一下子闔起了手中的記事本,緊接著,在男子的注視下,她微微一笑,塗了蔻丹的雙手扯掉外衣的釦子,朱紅的嘴唇吐出誘惑的聲音:

    「老闆,正面上我。」

    女子眨了眨眼,然後──

    瞬間變成了一頭巨大的魔物!

    身上的鬃毛都是火焰般的顏色,一對雙眸亦是同樣的顏色,這是一頭彷彿在燃燒的魔物!

    她是那樣龐大,以致於作為坐騎,根本沒有下腳的地方!

    然而,面對腳下黑髮黑眼男子的漠然注視,高大的魔物忽然低下了頭,男子便抬起穿著精緻手工皮鞋的腳,「正面」踩著對方的爪子、頭,然後當真「上」去了。

    嘴裡發出一聲巨大的聲波,紅色魔物站了起來,四爪用力一蹬,火紅的身體向玻璃材質的牆體衝去,然而,沒有聽到任何破裂聲,紅色魔物的速度瞬間達到最快,就像變成了空氣一般,輕輕一躍,她從玻璃中跳出去了!

    ────

    魔物喜愛夜晚,尤其是強大的魔物。

    大部分地方最盛大的活動都會在午夜舉行,弱小的魔物在城中近乎絕跡,敢在這個時候出行的全是高階大魔物。

    「不得不說,那個科勒膽子很大,您拿到的這份請柬原本是他的,這種拍賣會他來了三次呢!作為全城中最弱小的魔物,他還敢光明正大走在大街上。嘖嘖!難怪他有錢了也一直胖不起來,壓力大啊!」

    紅髮的女魔物一邊說話一邊走在路上,周圍有不少人看向她,她顯然已經很習慣被人注視了,一邊接受他人的注視,她還朝路邊輕蔑的拋了個媚眼。

    「注意影響。」走在她前方的黑髮男子忽然道,他忽然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女魔物。

    注意到他視線所及的方向和其他魔物一樣是自己的胸部,女魔物連忙嬌羞的雙手捂胸。

    「討厭,老闆,原來您也很在意人家的胸部……」

    「我確實很在意,妳的胸肌。」淡淡說完這句話,黑髮男子便重新轉過頭,目視前方繼續前行了。

    留下原地的女魔物忽然愣了愣,低頭一看,看清胸前應該是胸部的位置赫然是一大塊壯碩的胸肌時,她發出了一聲慘叫。

    「討厭!老闆,人家的胸肌沒變回去你怎麼也不提醒我一聲?還任由人家被人瞅了那麼久……」女人一邊抱怨一邊用力揉著自己的胸部,原本應該無比魅惑的動作因為她揉搓的位置乃是一大塊肌肉盤結的肌肉而導致無比怪異,旁邊的人還是不斷看過來,這下子,她也不拋媚眼了,誰敢看過來她就衝誰嚎一嗓子,沒多久,他們周圍就再也不敢有人看過來。

    「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胸肌變成胸部啊!」有點心疼的揉著自己的胸,在她不斷的努力下,兩塊胸肌終於重新變成了高聳的胸部,女魔物這才重新搖曳生姿的走起來。

    前方男子漠然走著,對她的話似乎充耳不聞。

    不過接下來的時間內,朝他們這邊飄過來的視線卻更多了。

    穿著緊身衣的肌肉女和穿著緊身衣的身材火辣女比起來,雖然招惹視線的程度不相上下,不過明顯眼神中投射的意味卻有大不同,

    等到他們走到會場外圍的時候,投向男子的視線已經全部是羡慕了。

    穿著一身黑色正裝,阿瑾用戴著手套的手將請柬遞給了門口高大壯碩的門衛。門衛的視線在他身邊小鳥依人的女人身上看了一圈,然後恭敬的請他們從自己身後的通道進去了。

    會場分為三個部分,可容納人數最多的是外會場,這一部分資產達到一定程度就有購票資格,像阿瑾如今持有的請柬就是外會場的,也是科勒先生留下來的資產之一,這個世界可比繼歡曾經居住的人類世界大得多!和柯羅達市規模差不多的城市在這個地方有成千上萬個,科勒又不是什麼有背景的大魔物,所以他能夠弄到的請柬只能是這種程度;

    比外會場的請柬高級點的就是內會場的請柬了,這種請柬的數目是固定的,每年只限量五十張,拿到這種請柬的主人是有資格上臺親手鑒定拍賣標的的;

    最後就是根本不對外發放的黑色請柬,然而這種請柬的發放時間和對象都十分神祕,以致於每一年持有黑色請柬的客人身分只有當他們拍得某種物品之後才會暴露。

    「今年一共有六個人拿到黑色請柬,一個是北方伊利比雅的領主法罕羅姆,據說他家裡現在十八個兒子在爭位置,他索性帶著新娶的第三十四位太太出來度假了;一個是西方羅耶城的城主克勞德,他是資深古董愛好者,這次是特意為了某件物品而來,具體哪一件,抱歉,我這邊還沒得到消息,不過下屬已經在進一步細查了,拍賣會正式開始前我應該會得到消息;第三個人則是鄰市的大富豪金小姐,她這次帶了兩個男朋友過來玩,聽說她之前和法罕羅姆有過一腿,這次競拍估計他倆可能會對上;再有就是……」

    親暱的挽住阿瑾的胳膊,紅髮的女魔物笑嘻嘻的貼在他耳邊細語著,幾乎要親上他的耳朵。在旁人看來非常香豔的一幕,實際上卻是女魔物在向老闆彙報調查結果。

    不過這份親密很快被人打斷了。

    「喲!這不是科勒那個下賤玩意的接班人嗎?」一個傲慢的聲音忽然從對面傳過來。

    阿瑾慢慢的轉過頭,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一個……大胖子。

    說是大胖子真是一點也不誇張,這頭魔物簡直像一座肉山,雖然勉強化了人類的模樣,不過看起來仍然人不人魔不魔的,他周圍還掛著兩位嬌滴滴的美人兒,此刻正依偎在胖子身邊,乖巧的為他擦著汗。

    拍賣會規定要穿正裝,這可熱壞了這位平時因為體型問題每天打赤膊的老爺。

    「上次我就說了,要他好好享受拍賣時光,下一次,這種地方就不是他那種人可以進得來的了,呵呵,這次果然被你小子頂了。」他哈哈大笑著,從他由於大笑而大開的嘴巴裡,一股帶著硫磺味道的酸臭味從中冒出來,紅髮的女魔物皺了皺眉。

    「喲,菲爾扎哈先生,您還帶了一位美麗的女士來,這位是……」紅髮女魔物的美貌顯然讓這頭巨大的魔物起了興趣,帶了一絲曖昧,他向阿瑾問道。

    「這是……」

    生怕老闆說出「坐騎」兩個字,紅髮的女魔物急忙插了一嘴。

    「呵呵呵呵呵呵,我是菲爾扎哈先生的祕書勞拉,這是我的名片。」說著,她從胸口忽然掏出一張紙片遞了過去,肥胖的魔物原本想摸摸小手的,豈料卻只摸到了尖銳的名片一角。

    抱著想要得知美人信息的心思,魔物瞟了一眼手中的小紙片,卻在看到名片上頭銜的瞬間愣了愣:

    「星報業執行長:法拉‧勞拉小姐?」

    「是我是我~湯罕克先生也是我家小報的忠實讀者呢,一次訂了十年報紙,我可得謝謝您。」白皙的手指掩住口,紅髮的女魔物笑得花枝亂顫。

    被人一眼認出的肉山魔物‧湯罕克這下收起了獵豔的心思,再看向對面紅髮的女魔物時,眼中就多了一絲鄭重。

    擁有如今發行量全界第一的娛樂報,星報業可謂神祕又龐大,這世上彷彿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也沒有什麼新聞他們不敢報導的,報了這麼多料至今仍然健在,這本身就是一種實力,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後臺是誰,雖然早就聽聞老闆是位女魔物,不過卻少有人見過她,如今這人就這麼忽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湯罕克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不過也用不著他應對。

    紅髮的女魔物很快挽著那名新晉首富菲爾扎哈入座了。親密的靠在男人身上,女魔物又是叫飲料又是叫其他服務,那體貼柔順的姿態雖然和他周圍的女伴並沒有什麼不同,不過聯想到女魔物的身分,湯罕克愣是覺得周圍的女魔物再沒有人比得上對方一個手指尖!

    再次看向紅髮女魔物旁邊的男子時,湯罕克的眼中已經又是妒忌又是尖銳。

    咳了咳,當著周圍所有人的面,他惡意道:

    「菲爾扎哈先生還是好好享受這次拍賣會吧,下一次還能不能繼續坐在這裡,就難說了。當然,如果勞拉小姐還願意請你當她的男伴帶你來的話。」

    對於魔物來說,這是一句很侮辱的話了。

    上一次的科勒就是在湯罕克帶頭的戲謔下感到了深深的屈辱,最後花光了一年的所得拍了一個自己完全搞不清淵源的古董,最後含恨離去。

    黑髮的男子卻忽然看了他一眼,被那雙死水般的眼眸盯上的瞬間,湯罕克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剛剛就很好奇,湯罕克先生為了進入這個會場,到底花了幾張請柬的錢呢?」

    顯然,男子這個問題也是周圍人心裡想過的,這個問題一問出來,巨大的湯罕克瞬間成了外會場的焦點。

    場內頓時傳來一陣竊竊私語聲。

    該死──這個人居然公然嘲笑他的體型、這、這……

    「小道消息,湯罕克先生為了進入這個會場,足足花了九張請柬的價格哩!據說,他還試圖要主辦方給他打折,不過想當然的,被拒絕了。」其他人只是私下議論,而那紅髮的女魔物卻是大聲說的。

    火上澆油著,紅髮的女魔物笑吟吟的透露了一點內部消息,這下可好,原本還在小聲議論的人們再也忍不住了,場內傳來一陣笑聲。

    一瞬間,什麼毛骨悚然的感覺全都顧不上了,湯罕克只覺一股怒意瞬間從大腦炸開,他身旁的兩名女魔物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了,這位大人生起氣來可是什麼都吃的……

    好在他忍住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