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女神改造計畫03
邊緣女神改造計畫03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桌遊化‧預備!

    臺灣新銳聲優全陣容!廣播劇化正式開跑──
    果然社群網站上,除了數字……
    一切都是假的,包括愛。

    邊緣女神改造計畫X納歐的動畫工房
    高甜慎入!輕小說廣播劇啟動~

    ★特別收錄:Riv濾鏡‧床戰直擊
    ★連續四部作品當創下當日再版奇蹟
    ★全臺第一本輕小說改編電影成就達成
    ★《問答RPG 魔法使與黑貓維茲》手遊合作
    ★前作與《鎖鏈戰記ChainChronicle》手遊合作
    ★臺灣Google Play 2015、2016年度最佳圖書得主
    ★漫博會銷售屢創佳績,各大報刊專題報導
    ★人氣破表!!博客來、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
    ★蘋果暢銷排行冠軍作家,登上排行二十次


    【內容簡介】
    「怕什麼!那只是咖啡色的小管子,
    再加一層薄霧馬賽克而已。」

    求交往、問茶價,甚至還傳露●照!
    人紅私訊多,面對各種怪人騷擾,
    待宰羔羊千恩,瑟瑟發抖毫無反抗之力。
    擁有「畜生當如余光磊」美名的渣男學長,
    突然奇想決定扮演告白狂魔,為千恩強化特訓……

    「妳的一顰一笑、認真努力,我全都看在眼裡。
    千恩,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交往看看?」

    渣男的隨口告白,卻被恰巧經過的艾蜜當真。
    為爭取社群網站的「最會穿搭女友獎」,團隊狂下猛藥,
    泳裝嬉戲、夜闖鬼屋,甚至勾搭夢迴樂團主唱,
    艾蜜卻因心情大受打擊,拍攝時不在狀況,頻頻掉鏈!
    一時間,美顏照拍得比身分證件照還糟……
  • 姓名:啞鳴
    啞鳴
    10月4日生,現居台北。
    雖然是熊卻有越老越愛貓的嚴重問題,奢望和貓一樣淡薄人生。
    facebook://facebook.com/Yamin1004
    個人網站://ya--ming.weebly.com
  • 親眼所見未必真實,親耳所聽未必真相。
    這麼簡單的道理人人都懂,但實際見證仍覺得不可思議。
    譬如說,凡花與果果兒的競賽。
    起因是艾蜜被赤駒搭訕,兩人發生衝突。我不樂見這樣的機會淪落為「你找多少人來嗆聲,我找多少人支援」的意氣之爭,乾脆和赤駒的女朋友,也就是曾經四十萬級的網路女神果果兒約定,既然是在同人場的衝突,那就用Cosplay的方式解決。
    能賺到好名聲又能博得眼球,自然雙方都很樂意直接對賭,要是我們輸就下跪道歉並且連發兩個月的道歉文,要是他們輸則是兩年不准更新粉絲團。
    比賽的方式很簡單,各拍攝一張最得意的角色扮演作品,放在公正第三方特偵組的專頁,晚間七點整,誰的按讚數多就是誰勝。
    那一個晚上,當我應艾蜜的呼喚衝進教室時,已經是七點零一分了。
    大布幕上的數字,清清楚楚顯示我們比起果果兒與赤駒的作品少三百二十七個讚。
    親眼所見的數字不可能造假。
    親耳所聽到千恩的啜泣聲證明我不是在夢中……
    真的輸了?我余光磊得去下跪道歉?
    在那個當下,我迷惘了……大概三秒鐘吧。
    立刻叫教室前面控制電腦與投影機的果果兒粉絲,倒轉果果兒的直播,到七點零零分的那一個瞬間。
    凡花:229,034。
    果果兒:228,952。
    我們在七點零一分的確是輸了。
    但在七點整是贏的,所以按照當初約定的規則……
    「我們險勝八十二票。」我用自身的例子來呼應開頭的主題,希望能說服身邊的執拗千恩。
    「是差八十二票就輸了!」她大聲強調,「隊長,你知道我連續作幾天的惡夢嗎?一直夢到凡花完蛋了,什麼都沒有了。」
    我們並肩坐在崇高女中的草皮,背靠著與旭日高中交界的圍牆,一如慣例面向崇高女中的方向,畢竟讓眼睛看著花團錦簇、綠意盎然的美好植栽造景,也比背後旭日高中呆板破舊的灰色水泥建築好。
    每當千恩有麻煩或問題,又不太方便抽身太久的時候,她就會約我在這見一面。
    「總之,妳的第一個麻煩解決了,請直接說第二個吧。」我挖挖耳朵。
    「不能這麼簡單就帶過去!」
    「贏了就贏了,不然妳想怎樣?」
    「隊長要檢討自己,並且發誓絕不再用凡花……」
    「好,第二件事呢?」我挖挖耳朵。
    「第二件事是情人節快到……咦?不對吧,第一件事就這樣解決了?」千恩憨憨的表情所展示的是與綿羊差不多的智慧。
    我最討厭無法舉一反三的人,勉強耐著性子解釋道:「妳說,最近有粉絲私訊來不堪入目的自拍性器官照,而且不停言語性騷擾……對吧?」
    「嗯……」她雙手揪在胸前,略略驚慌地點頭,崇高女中的保守制服外套袖子過長到遮住了手指,只露出一排指尖的樣子非常懦弱,「照片、照片……真的很恐怖,我只有在健教課本上看過示意圖而已……」
    「所以,我不是說了,親眼所見未必真實嗎?」
    「……」千恩難以置信地問:「變態粉絲傳來的相片是假的?」
    「是啊,根本就是一條咖啡色的小管子,只是用太久變得有點皺、有點黑、有點膨脹而已,專門唬妳這種沒社會經驗的少女。」
    「……」
    「不信我?」
    「隊、隊長……你真的確定嗎?」
    「廢話,變態粉絲傳的照片我統統看過,百分之百是假的。」
    「那……我可以確認一下嗎?」千恩垂下臉。
    「確認個屁,不要好的不學,淨學艾蜜這種公車少女的發言!」我輕敲她的後腦。
    「唔。」她雙手按頭,明顯鬆一口氣說:「原來是假的,害我噁心了好幾天,惡夢中都是按讚數跟……那個東西。」
    「當成惡作劇就好,其餘性騷擾的留言我會處理。」
    「嗯,那麼短小的東西,就比例上,好像真的不像人體的器官……我似乎是在自己嚇自己。」
    「知道就好,不過……」
    不過,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代表千恩沒有面對網路上各式各樣怪人的能力。
    凡花粉絲團的按讚數破了十萬大關之後,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私訊多到快看不完。這裡頭大部分是單純的問候與閒聊,但有一小部分擺明是不懷好意,告白的、詐騙的、謾罵的、嘲諷的、恐嚇的、性騷擾的都有,防不勝防,我也沒辦法一一過濾掉這些私訊。
    更別說萬一有一天,當凡花像臺北動漫祭那樣走出螢幕時,要是遭遇到面對面的騷擾甚至是攻擊,無法應對的千恩恐怕會徹底完蛋。
    得進行特訓。
    我想。
    或許,好久沒登場的廢物家裡蹲又要再現江湖了。
    「不過什麼呢?」她轉過頭好奇地打量我,那純真的眼神和綿羊一樣無害。
    「妳要打起精神,不要再被這些無謂的瑣事影響。」
    「嗯,好的。」
    「變態送來的私訊由我處理。可是這陣子如果妳遇到什麼突發狀況,得靠自己冷靜應對,有的時候要強硬、有的時候要圓融,最高原則是不可以得罪多數的粉絲,這樣懂嗎?」
    「好像有點難……我盡力。」
    「不要掉以輕心,意外總是在妳不經意的時候出現。」我苦口婆心地勸:「妳必須無時無刻思索著要是某某情況出現我該怎麼處理,等到真的出事就不會手足無措。」
    「謝謝隊長。」千恩一身崇高女中的保守制服就跟她之前的面容一樣死板,不過這個道謝總算比較有活力一些了。
    「這是我身為團隊的領導者該做的。」
    「那……我先回教室了,等等還有英文課。」千恩的雙手抓緊裙襬,準備熟練地跳下圍牆。
    「等一下。」我握住她的手掌。
    「……怎麼了嗎?」
    「妳現在……心裡應該沒有愛慕的男人吧。」我認真地問,這個問題非常關鍵。
    「……」千恩先是一愣,再低頭看向我們交疊的手,最後視線撇向不知何處的遠方,「應該……應該算是沒有……」
    「那太好了。」我鬆一口氣。
    她的手抽動一下,黑色的短髮搖曳,恍然大悟地睜大雙眼,酸澀地說:「我懂,凡花是很多人支持的網路女神,本來就不能交男朋友……」
    「可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妳的一顰一笑、妳的認真努力,我全部看在眼裡,一不、一不小心喜歡上妳了,該怎麼辦?」我溫柔地捏捏她的手,掏心掏肺的口吻。
    「……」
    「不能給我一個機會,交往看看嗎?」我皺眉。
    「……可以讓我考慮一會嗎?」千恩柔聲婉拒,不過手仍未掙脫,「等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會認真給你答覆。」
    「嗯……」我放開了她的手。
    「隊長……」千恩跳下圍牆,像是釋懷一般,綻開一個完整的笑容,在底下對我說:「這樣可以嗎?」
    「不錯,正確答案。要是在現實世界被變態粉絲堵到還被告白,一定不能當場拒絕,要先藉故拖延,趕緊離開現場免得危險。」我欣慰地點頭,像老師閱了一張九十分的考卷。
    「呵呵……我就知道。」她狀似欣喜地揮揮手,嘴角卻沒有上揚。
    「還不回去?不是有英文課嗎?」我敷衍地揮了幾下。
    「我猜,隊長這陣子一定會常常突襲我對不對?」千恩精明得像是一條得到腦袋改造的羊,「就跟上次扮演廢物家裡蹲,突襲直播中的我一樣。」
    「被妳猜到,真的是莫大的屈辱。」
    「應該換個方式才對。」
    「喔?什麼方式?」
    「由我突襲隊長,然後學習隊長的處理方式。」千恩站在草地上,迎著風屹立不搖,超乎羊類該有的自信。
    「可以,我本來就該以身作則。」我淡淡地說。

    ┬(宇宙主宰的視角)┬
    整個旭日高中女子宿舍中最整潔的寢室。
    剛洗好澡的艾蜜腦袋瓜子內亂成一團,走出浴室,順手拎起毛巾把身子擦乾,再把亞麻色的溼潤長髮盤在頭頂,拿起放在床鋪的淺藍色內褲穿上,然後食指勾起原本放在內褲邊的成對胸罩,苦惱地走到衣櫃前面。
    情人節快到了,該怎麼辦?
    已經思考了整整三天,卻沒有半點答案。
    雖然她無法碰觸異性的心理疾病,透過光磊的亂七八糟療法不可思議地克服了,不過原本女朋友的身分也就隨之結束,害得她不知道要用什麼藉口邀約。
    艾蜜雙手捧胸,早已經習慣這樣的沉甸甸,於是這個動作沒有妨礙任何思考。
    「如果再拖下去,學長一定會被約走的……嘖,該怎麼辦才好……」
    她無力地後仰摔在床上,讓四十幾公斤的身體隨彈簧墊的彈性跳起、落下、跳起、落下,直到被地心引力完全捕獲,再也動彈不得,連抬起手指頭的動力都失去為止。
    一向不擅長思考的艾蜜,過往遇到問題就跑去詢問學長的習慣,無法在這一次產生效果。
    害她不得不翻身,在床上以蛙式動作滑了幾下,伸手拿到枕頭邊的手機,播出「遇到問題就找他」排行榜第二名的人……
    「喂,是老師嗎?有沒有空幫幫我。」
    婠老師那有如癡漢的低沉嗓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妳先傳一張裸臀的自拍照過來。」
    「不要開玩笑啦,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艾蜜埋怨,把長髮撥到胸前,遮住害羞的兩點。
    「又是那個傢伙?」
    「嗯……」
    「OK,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都還沒講問題欸。」
    「放心吧。」
    「到底是要放心什麼啊。」
    「當妳露出飽滿的胸部,所有的男人都得倒下。」
    「不要亂改一些奇怪的臺詞啦!」
    「傻瓜,我並不是在開玩笑喔,男人都很單純的,只要看到胸部就會點頭,包括余光磊也是一樣。」
    「學長才不是我們以前在街上遇到的那種變態。」
    「一樣,都一樣,只是差在會不會表現出來而已。」婠老師說得格外懇切,「不要胸罩,再選一件最低胸的衣服,萬事OK。」
    「這樣、這樣……我未免太吃虧,犧牲太大了吧,都給學長看光光的話……以後我該怎麼辦。」艾蜜趕快坐起來,乖乖穿上內衣。
    「請問一下,以前在公園遇見把雞雞露出來給我們看的暴露狂,妳會覺得他太吃虧、犧牲太大嗎?」婠老師困惑地問。
    「不一樣,這根本就兩碼子事。」
    「為什麼兩邊性別倒置,就立刻變得不一樣呢?」
    「……」艾蜜知道不對,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妳要有自信嘛,我們家的小艾蜜可是有超級可愛的臉蛋與令我沉溺無可自拔的身材,應該要更直接地傳達出自己的心意。」
    「我覺得……已經很直接了,是學長一直要、要維持那個什麼極端理性之證,超智障的。」艾蜜煩躁地用額頭撞枕頭,「別的女孩子都是在等男生主動告白,而我暗示到這種程度,學長還在裝死。」
    「這樣想就不對了,喜歡就去追,為什麼女生就一定要這麼被動呢?」
    「可是、可是老師,我跟妳講喔……」
    「好了啦,再抱怨下去那傢伙就會被別人叼走了喔,快點打扮得漂漂亮亮,用最性感撩人的姿態去捕獲獵物吧。」
    「今天要上學,只能穿……」
    嘟嘟嘟……
    艾蜜話沒說完,準備帶隊進入深山之中的婠老師已經掛掉電話。
    現在天才剛亮,寧靜的女子宿舍內絕大部分的人都在睡覺,她站在衣櫃前,看著整層摺疊整齊的各式衣物發愣,最後不得不遺憾地關上櫃子,乖乖地拿出平凡無奇的女高中生制服,繼續猶豫……
    「算了啦,我不管了,反正璇子也常常這樣穿。」
    艾蜜套上制服窄裙,但是沒穿規定的白色襯衫與暗紅的領帶,而直接拿出運動外套換上。
    在整條直線的拉鍊內,是整片鎖骨直達肚臍的嫩白,其中唯一的阻礙就是淺藍色胸罩前扣與深邃的溝。
    她緩緩地將運動外套的拉鍊拉高三分之二,把焦點更集中於一處。
    「好,再來是替學長準備超棒的愛妻早餐!」
    一切準備就緒的艾蜜,揹起書包就要前往女舍的公用廚房,可是在打開房門的前一刻,又再度苦著一張臉,左右為難地跺跺腳,最後依然乖乖拉高拉鍊直到遮蔽掉所有美好的景色。
    這個愛妻早餐是她早就計畫好的,就算廚藝平平,但靠著認真努力,還是成功地煎好兩塊發出濃郁香味的肉鬆蛋餅,並且整整齊齊地擺在便當盒內,再用番茄醬畫了一大一小相連的愛心,不只增加酸甜的口感,更是增積滿滿的心意。
    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讓學長正視自己,在情人節這樣美妙的日子,從假女友變成真女友。
    外頭的上課鐘聲響起。
    艾蜜小心翼翼捧著便當盒,一路小碎步離開女舍,直接朝高二的教室去。
    但是到了光磊的班級,她只看到正在讀書準備考試的璇子,以及幾位不相干的學長,不免感到有幾分失望,而且肉鬆蛋餅一旦冷掉就不好吃了,心裡開始急著要找到光磊。
    找了兩個光磊常待的地點都撲空,特地繞到男舍去也沒找到人。
    第一節課差不多要開始了,艾蜜的小碎步已經升級成快步。
    皇天不負苦心人,她終於在崇高女中與旭日高中的交界圍牆看見心心念念的人。
    光磊坐在圍牆上,艾蜜遠遠就看到了,突然想稍稍惡作劇一下,斂起腳步聲,跟貓咪一樣無聲無息地前進,直到目標物的身後……

    「妳現在……心裡應該沒有愛慕的男人吧。」
    「應該……應該算是沒有……」
    「那太好了。」
    「我懂,凡花是很多人支持的網路女神,本來就不能交男朋友……」
    「可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妳的一顰一笑、妳的認真努力,我全部都看在眼裡,一不、一不小心喜歡上妳了,該怎麼辦?」
    「……」
    「不能給我一個機會,交往看看嗎?」

    一面圍牆。
    千恩、光磊、艾蜜。
    隔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徐徐的風絲毫不能掩蓋清晰傳遞的話語,明明是爽朗的氣象卻有幾分愁雲慘霧的氣息蔓延。
    艾蜜光是靠耳朵就知道牆的另外一邊是誰,短短幾句的對話都無法聽完,就默默地離開了。
    來的時候,雀躍的快步,走的時候,沉重的大步,就連原來捧在掌中的便當盒都被輕率地提在手中搖晃。
    便當盒內的肉鬆蛋餅就跟艾蜜心裡某塊最柔軟的地方一樣,已經爛得看不出原狀。
    「學長……怎麼可以這樣……」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