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待放的元帥閣下
含苞待放的元帥閣下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79174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植物交流論壇的百花頭像之中,
    專家胡不適只注意到一點綠。
    當Bsuh(灌木)遇上蓮(變異樹?),
    一行簽名檔、
    一朵送到家還包過敏的豔紅花,
    他們情投趣合的網戀了!

    ──我想開一樹最美的鮮花,
    盛放在你面前。

    戰爭狂、元帥閣下、
    擁有55顆星球的豪華光棍、
    全宇宙僅此一棵別無分樹的蓮殿下,
    他網戀,還開花(發春)了……

    蓮想要Bush的種子,
    愛人卻寄給他一堆野種(盆栽無辜)?
    誤會超大!

    聽說地球人以家庭為單位,
    看來嫁樹隨樹能沒問題?

     

  • 第一章 倒楣的Bush.胡助教

    胡家有三個孩子,三個孩子的名字分別是歸、適、返。據說胡爸胡媽在生他們三個的那幾年一直在外地,特別想回家,於是三個孩子的名字迫切反映了他們的主觀欲望。
    光看字,這三個名字挺有意境的,雖然老二的名字貌似有點怪。
    問題出在他們名字的第二個字上。
    他們家的名字中間第二個字是按照祖訓傳下來的,用了很多輩都沒問題,大家普遍使用良好,可是到了他們這一代──出問題了,留給他們三個的字是「不」。於是他們三個的全名就是:胡不歸、胡不適、胡不返。(可憐的胡不適,如果去掉中間的不字,他本來是名字最好聽的一個)
    好吧,姓名的悲劇對於胡不歸和胡不返來說已經結束了,然而對於胡不適卻只是悲劇的開始。
    給他取名的時候胡爸想要賣弄一下,在古語詞典裡找「歸」的同義詞,結果找到了適就糊裡糊塗報上去了。
    小時候,胡爸對大哥解釋他名字的含義的時候總是搖頭晃腦道:
    式微,式微!胡不歸?
    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歸?
    微君之躬,胡為乎泥中!
    所以,阿大啊,你的名字出自《詩經.邶風.式微》,是個很有文化、很美好的名字吶~
    「可是書上說,這首詩表達的是當時顛連困苦的人民對統治者發出的不平怨恨以及對離人的思念,聽起來一點也不美好啊。」那時候已經識字的大哥抱著課本如是道。
    胡爸那時候只好蒙混過去。
    然後解釋自己的名字由來的時候,胡爸接受教訓不再賣弄,只是說自己的名字是大哥名字的同義;解釋自己妹妹名字的時候,更是簡單的只說了三個字:歸,返也。
    長大了,上學了,嘲笑自己名字的小朋友越來越多,不高興自己的名字被那麼多人叫「不舒服」,他本來是反駁了:「適就是歸,才不是舒服的意思。」
    小孩最愛較真,於是一幫小孩找到了老師,老師左看看,右看看,然後終於找到了適和歸相同的地方:
    歸,舊時指女子出嫁。女子出嫁何謂為「歸」?《易.漸》:「女歸,吉。」
    孔穎達疏:「女人……以夫為家,故謂嫁曰歸也。」
    《詩.周南.桃夭》:「之子於歸,宜其家室。」
    此外,女子出嫁亦稱「適」。
    《孔雀東南飛》:「貧賤有此女,始適還家門。」
    胡不適當時立刻風乾了。
    胡不適的外號很多:
    「不舒服」──喂!哪有這樣的……
    「肚子疼」──就算不舒服也不一定是肚子疼啊!
    「二胡」──可惡,為什麼他排名老二?
    過了這天,他的外號又多了一個──「嫁不出」。
    他覺得:比起嫁不出去,還不如不舒服好聽點。
    胡不適恨死了自己的名字,恨死了給自己起了這麼胡鬧的名字還堅決不承認錯誤並且堅決不改正錯誤的老爸,於是他反抗到了國外,然後,在那裡,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希望──
    在美國,沒有人再叫他胡不適了,大家通稱他為:Bush(布希).胡了。

    被稱為Bush.胡的日子還是挺美的,胡不適算是個植物學家,對於植物形態學和植物生理學都很有一套,從研究生開始就跟著導師做專題,於是畢業後也就順利留校當了助教。
    每次家人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來,胡不適總是遮遮掩掩推推擋擋,五年前他的理由是研究生沒畢業,兩年前的理由是博士生沒畢業,到現在已經成了則變成了沒下班。到現在,家人已經對他回不回來沒啥要求了,倒是對他每次拒絕的理由挺感興趣。
    最近工作很順利,空閒時間一多,胡不適在網上交了個網友,兩個人很有共同話題,令胡不適感覺生活更加美好了。
    他是在一個植物愛好者交流論壇的聊天室認識這個名叫「蓮」的人的,這個聊天室的人多半用植物名作ID,因為Bush的英文意思剛好是灌木,正好是植物,所以胡不適也就沒變名字。
    在一堆花花草草中,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那個叫蓮的人。
    這個聊天室的人ID往往和頭像是配套的,用什麼ID往往就用什麼植物作頭像,這種業餘愛好者的論壇,喜歡花的人相當多,於是論壇頭像一時百花怒放,唯獨兩個頭像挺綠,一個是名叫灌木叢的Bush,另一個就是那個名叫「蓮」的ID。
    那個ID用的是中文,一堆植物愛好者不認識那個字於是就看圖猜字,可是誰也沒有認出那人頭像、那團綠到底是什麼植物。
    其實胡不適一開始也沒有認出來,不過他認識中文,只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認出那到底是什麼屬科的蓮花──那看起來像是一棵樹,可是還有藤蔓,但那個人的ID卻是蓮。
    於是胡不適提出了自己的質疑,然後很快得到了那個一直沒吭聲的蓮的回應,才知道,那個ID是那個人的名字。胡不適於是進一步提出自己的問題: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頭像上那種植物……
    很快的,兩個人就單獨開房間(聊天室)一對一聊天去了,越聊越投機,兩個人交換了MSN,成了固定網友。
    蓮對植物的了解一點不比胡不適少,這讓胡不適大感除了得到一位益友,更得到了一位良師。
    於是,除了研究所幾位同事並不認識多少人的宅男胡不適激動了,幾乎把老底都交代給對方了,每天做了什麼、吃了什麼、看了什麼好書、路上看到什麼好笑的事情,統統倒給對方,有時候說的太多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可是對方還是笑咪咪的回答他:「^^」。
    對了,表情符號也是胡不適教給蓮的,蓮是外國人,英語也好漢語也罷,並不精通,於是胡不適就把自己肚子裡的存貨全倒給對方了,甚至為了不讓對方覺得自己是個落伍的傢伙,還特意跑到年輕人們經常待的地方學了一堆流行網路用語回來。
    現實中的胡不適並不是個愛說話的人,身為老二,這個位置本來就尷尬,一般來說,家中的老大是父母寄予厚望的孩子,老么則是最被嬌寵的孩子,於是夾在中間的夾心老二就成了缺乏愛的小孩兒,久而久之,胡不適就不愛說話了。
    不過認識蓮之後,胡不適發現自己原來是個潛在話匣子。不過蓮是個很包容的人,給人的感覺很像一位長者,他大度的包容了胡不適的各種小毛病,忍受胡不適的囉嗦,並且鼓勵胡不適對自己說更多一點。慢慢的,蓮在胡不適心中的地位越來越高了。
    在他們的交往過程中,胡不適換了好幾次頭像,他每次發現了自己喜歡的植物,就會拍照上傳成頭像和蓮分享,不過每次他拍花的時候,蓮的心情就不好,久而久之,他就專拍綠色植物了。
    直到有一天,蓮多了一句簽名:我想開一樹最美的鮮花,盛放在你面前。
    於是胡不適明白了:大概是蓮的那棵樹一直不開花,所以蓮才見不得別人開花。
    嘿嘿,原來這個老成的傢伙也有這麼小心眼的時候,胡不適心裡平衡了,對蓮也更親切了。
    然後忽然有一天,蓮的頭像變了,那株胡不適不認識的變異植物(胡不適自己認為的)開花了。
    那是胡不適從來沒有見過的花,很像蓮花,可是花瓣卻遠比任何一種蓮花都要多,層層疊疊異常雍容,顏色是深深淺淺的紅,美得異常妖嬈。
    「喜歡嗎?」一向很少提問的蓮破天荒用問號結尾了。
    「喜歡!太喜歡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花……」
    胡不適說的是真心話,他是研究植物的,漂亮的、奇形怪狀的植物看了不少,不過他始終對植物在民間最普遍的表現方式──花──沒多大興趣。他覺得花很女氣,是女人才喜歡的玩意,可是他現在看到的這棵開滿一樹的花朵,實在不能用女性的柔美來形容,這花開得……很軒昂。
    這是一種很驕傲很炫耀的怒放,華貴中隱隱帶著金戈鐵馬的肅殺感。
    這種感覺很詭異,可是在看到那花的瞬間,他確實是那麼想的。
    胡不適說著,把臉貼到了螢幕上,仔細的看著蓮的頭像,彷彿隔著螢幕可以嗅到花香,「一定很香……」
    喃喃的,胡不適把自己的心裡話打出來了。
    蓮:「^^」。

    於是第三天的時候,胡不適收到了一份快遞。
    是一個包裝得異常嚴密的盒子,簽完名字、把郵差送走,胡不適小心的晃了晃包裹,包裹上並沒有署名,只寫了他的地址。
    胡不適把包裹拆開,包裝紙下面是一個非常華美的盒子,打開盒子的瞬間,他知道這個包裹是誰寄給他的了。
    「蓮!」胡不適驚喜的叫出聲。看著盒子裡紅得彷彿美人面上羞澀的花朵,胡不適覺得沒有比這個再讓他欣喜的意外禮物了!
    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見了花就拿起來,胡不適小心翼翼的觀賞著盒子中的「美人」,然後輕輕的嗅了嗅。
    「好好聞……」胡不適瞇了眼睛。
    抱著盒子來到電腦旁,胡不適立刻找上蓮,「我收到你的禮物了!真是太高興了!」
    他是很直爽的人,於是很直白的表達了自己的欣喜。
    「你喜歡就好^^。」蓮還是一如既往的微笑,不過這回他在話尾加了一個害羞的表情圖。
    第一次看到蓮用這種表情,胡不適忍不住在螢幕前哈哈大笑起來。
    「把它放在你床邊,睡覺的時候,那個味道會很好。」
    蓮的字一個一個出現在小小的對話框裡,胡不適心想這傢伙果然厲害,他怎麼知道我本來想把花供起來呢?這不,我說之前就提醒我不要那麼做了。
    「畢竟,花的本意,還是想給它喜歡的人欣賞。」
    這句話出現在胡不適眼前的時候,胡不適的臉詭異的熱了一下。
    那個晚上,胡不適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按照蓮的話──把那朵珍貴的紅色花朵放在了他的枕頭邊。
    碰觸到那柔軟的花瓣時,胡不適感覺花瓣在手中微妙顫抖的感覺,紅色的花粉沾了他一手,就像胭脂。捨不得將那花粉擦掉,胡不適拉好被子睡覺,夢中花香越來越濃,整個人被香氛籠罩的感覺,真的有種滅頂的舒服。
    他作了個春夢。
    夢中他被人壓在身下為所欲為,那種快感真實無比,他的皮膚敏感到被子的粗糙都無法負荷,醒過來的時候,被褥一塌糊塗。
    就在胡不適臉紅的時候,他眼一斜,心裡大驚:枕邊那朵紅色花不見了。

    接下來的日子,蓮經常會問胡不適花的情況。那麼珍貴的禮物,他不好告訴對方花消失了,於是只好回答:花很好,還沒有枯萎,很香。
    不知道蓮是不是察覺了什麼,他覺得蓮最近有些冷淡,語氣帶著若有若無的失望。
    可是他真的找了!仔細找了!花就那麼憑空消失了,他還猜是不是有賊來偷走的,可是他住的地方安全措施做得很好,根本進不來平常的小賊,而厲害的大盜也不至於破門而入只為採花吧?
    日子就在胡不適的愧疚感中過去了,等到兩個人的交談重新恢復到之前熱絡的時候,胡不適心情一輕鬆,發現了奇怪的事情──
    他開始不斷的打噴嚏,然後開始流眼淚,最後他的皮膚好像薄了三層,變得敏感無比,頭髮的騷動都能能讓胡不適難受半天……
    症狀持續到第二個星期的時候,胡不適終於確定:他花粉過敏了。

    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殿下最近有些詭異。
    這位外號戰爭狂的閣下最近每天鬼鬼祟祟的時常對著光腦,這讓好不容易以為可以休息一下的士兵們很緊張,以為他們的元帥又在計畫下一個攻打目標了。
    古剎和巴斯星系,位於大宇宙聯盟黃金地帶,也是最早的文明發源地之一,擁有燦爛的文明和豐富的物產,為其他政權體敬仰的對象,而等到古剎和巴斯星系陷入戰亂的時候,也就成了其他政權體磨刀霍霍的對象了。
    生於憂患之中,炮火時節在邊緣星球參軍的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用帝國建立以來最快的速度從列兵爬到了少將的位置,每一次晉級都是建立在無數敵人血淋淋的屍體之上。
    對於帝國的敵人來說,他是當之無愧的頭號劊子手;不過對於本國人民來說,他卻是英雄。
    在他的率領下,古剎和巴斯星系的軍隊踏平了本星系的全部土地不說,還把所有將觸手伸向他們的政權國家全部收入囊中,成為了和宇宙遙遠的另一端的安碧絲星系聯盟並肩而立的兩大強權政體。
    而立下如此赫赫戰功的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閣下,當年寫下的參軍理由只是:「想要到陽光更加充足的地方曬太陽。」
    這句話已經被列入古剎和巴斯帝國國小教科書課本第一頁,成為最受追捧的名人格言。
    是啊,對於植物來說,有什麼比燦爛的陽光更令人嚮往的?有什麼比安全的在原地曬太陽更讓植物開心的?
    戰火籠蓋了整個星系,硝煙遮住了太陽,植物們的生存權利受到了威脅!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閣下是多麼仁慈的一棵樹啊!
    他用如此平和的語氣寫下了如此有哲理的話,這句話看起來只是想要曬太陽,可實際上,結合當時背景環境分析,這句話暗示了當時岌岌可危的政治環境,暗示了元帥閣下當時挺身而出,想為人民謀利益的偉大情操!他的願望是多麼偉大的願望:想要為普天之下所有的植物提供一寸燦爛的陽光!
    布拉布拉布拉……以上,是帝國大儒對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元帥那句話口沫橫飛的分析,已經被列入課本,成為國小生必考的格言分析。
    而實際上,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當時真的只是想要換個地方曬太陽而已。
    徵兵處正好在他扎根的地盤,遮住了他應該享受的太陽光,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問了問,聽說新兵訓練營當地陽光不錯,於是就順便報名參軍了。
    所以說,歷史的真相永遠是殘酷的。
    讓它們掩蓋在華麗的謊言之後吧,阿門。
    看到現在,可能有人迷惘了:陽光……植物……扎根?
    嗯嗯,是這樣的,這個星系,是植物的星系。這個星系上的「人」,是植物進化來的。
    地球上所謂的「人」,就是指能製造工具、並能熟練使用工具進行勞動的高等動物。這個定義太狹隘了,起碼要把動物換成生物才勉強合格。
    作為這個星系中自然的本我存在;作為這個星系中超越萬物的靈長,這個星系上的植物就是人!
    不過眾所周知,植物是不能動的,為了打架……咳,打仗方便,這裡的植物篩選了現有智慧生物的形態,最終選擇進化出了近似地球人類的外表,不過說穿了,他們並不是地球上的人類,打一槍,不會流血的喲~~

    好吧,現在,這個星系最高執行者地位的「人」們,正在開會。
    蓮.卡爾.布拉西維斯.路德法拉閣下理所當然的坐在長長會議桌的頂端,面前對著光腦,面無表情。
    最高長官不開口,其他人也只好坐在原地喝水,喝化肥……
    對,喝化肥(囧)。
    「喂!堪比斯閣下,您能不能不要喝那個東西,臭死了!」小聲開口抱怨的是正好坐在這位喝化肥的堪比斯閣下對面的那路多中將,身為環保主義者,他一向很反感這些東西。
    「報……告……長……官……我……喝……的……是……天……然……無……汙……染……產……品……」
    堪比斯少將本體是一棵杏仁桉樹,算是植物裡的超高身材,個子長、脖子長、聲帶也長,所以說話傳聲也比較慢。附帶一提,古剎和巴斯星系徵兵處已經註明:傳令官不收杏仁桉樹種的士兵。
    「可是那個飲料真的好臭!該死!我要建議把這個飲料撤下軍部的飲品單!」堪比斯少將一開口,那路多中將就後悔了:聽這個傢伙說話好累,聽完了也就忘了抱怨了。
    「與其說堪比斯閣下的飲料,我覺得您身上的香水味倒是應該換換了,就不能換個除蟲劑牌子嗎?這個聞起來簡直就像毒藥!」坐在那路多中將旁邊一直捂著鼻子的阿爾中將終於忍不住開口。
    「……這個牌子就叫毒藥!很有名的牌子,我把它噴到腰下的位置,要不是你個子太矮,你聞到的應該是一種類似玫瑰的花香!」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