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之秋:彩色插圖本
田園之秋:彩色插圖本
  • 定  價:NT$400元
  • 優惠價: 9360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千錘百鍊,台灣文學史上最光彩燦爛的散文經典
    《田園之秋》是一部三冊的散文集套書,以日記方式寫成,分為《初秋》、《仲秋》、《晚秋》三篇。描述著作者歸隱田園之後的生活實錄,透過農村四周景物的描寫,充分反映台灣本土所縕藏豐富的美,是作者對樸實生活的緬懷,和對昔日農村自然之美的謳歌。同時也是一本台灣少見的博物志,因為作者是一位「每事問」的農夫,他將所見所聞的野生動植物、生態環境、氣象景觀、農村的生活習性等面貌呈現出來。

      全書充滿了他對單純田園生活的熱愛,以細膩的觀察、凝鍊的文字,寫下人和自然之間的和諧,是作者對台灣田園生活的緬懷和讚歌,蘊含了許多人文的思考和觀照。初秋篇的九月七日,描述一場西北雨的開始到結束,從起雲、打雷、閃電、降雨到放晴的經過,正如一場大自然的戲劇饗宴──高潮起伏、結局圓滿。文中又以人的渺小,來托大自然力量的偉大,以欣賞的眼光來看待這個大自然的傑作。最後以貝多芬田園交響曲末樂章的牧羊人之歌來呈現雨過天晴的安詳、平和。這是知識份子重返自然、融於自然的真情結晶,它以樸拙凝練的田園日記式,描寫農家四周景物,充分反映台灣這塊美麗大地所孕育的內藏之美。

    名家推薦
    .林文月(台大中文系教授)
    《田園之秋》文筆自然,沒有造作,最可貴的是躬耕自持的精神。不只寫田園之美,也有很多人文思考和高層次的人文關照。
    .方 瑜(台大中文系教授)
    《田園之秋》以樸實內斂的情感和未經雕琢的文字,處理每日接觸的大自然景觀與生命,剪裁得體,不留濫情的痕跡。
    .顏元叔(台大外文系教授)
    陳冠學見聞廣博,常識豐富,文字不落俗套,文體自成一家,每一句都恰到好處,又有難以預期的驚訝。
    .何 欣(政大西語系教授)
    《田園之秋》似一首動人心弦的歌,敘述彈性,文字平實,真情寄於其間,如讀屠格涅夫散文詩,野莧羹飯,味若橄欖。
    .葉石濤(著名評論家、作家)
    《田園之秋》反映台灣這塊美麗土地所孕育的內藏之美,這是三十多年來散文中,獨樹一幟的極本土化散文佳構。
    .吳念真(著名媒體人、導演)
    《田園之秋》所提供的是一個能把慾望降到最低的人的生活境界,我常常透過《田園之秋》學習生活態度的改變。
    .亮軒(著名評論家、作家)
    一部書再好也無法說是非讀不可,一部好書真正的影響是讓讀過的人感覺到:「如果此生沒有讀過這部書,該是多麼大的遺憾!」《田園之秋》便是這樣的書。
    .范培松(蘇州大學教授)
    陳冠學純粹的返鄉實現了返鄉後的純粹,這種純粹打破了數千年,只有失意人能寫絕妙田園詩文的神話,在20世紀中國散文史上,空前絕後。
    .倪金華(泉州華僑大學中文系教授)
    陳冠學在自然田園的生活實踐中,表現自己,也表現人類熱戀大自然,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的願望,展示理想化的人生境界。
    .謝有順(中國評論家、一級作家)
    《田園之秋》讓我們摸到了作者的心,有了這隱密維度,精神空間才變得寬廣和深刻,消融於大地,又遍存於每一角落。
    .林文欽(前衛出版社社長)
    《田園之秋》是我的創業書之一,長久以來也是我的案頭書。當我情緒低落,讀一篇《田園之秋》,是我沉澱心情的萬靈丹;當我生活倦挫,想故鄉,讀一篇《田園之秋》,是我慰安療傷的貼心藥草。

  • 作者.陳冠學(1934-2011)

      屏東縣人,台灣師大國文系畢業,曾任教師和編輯。

      他具有傳統文人氣質,又有現代知識分子參與的入世之情。七○年代初,毅然辭去教職,重歸故鄉田園,晴耕雨讀,過著清貧樂道的書生農夫生活。

      退隱田園後,耕讀之餘,俯仰宇宙人間,寫下不朽散文名作《田園之秋》,成為台灣文學史上最光彩燦爛的散文經典。小說集《第三者》則是作者投注生命寫作的文學鉅著,立意謀篇、殫精竭慮。他同時專注於台灣拓荒史和台語的研究,著有《台語之古老與古典》、《老台灣》等書,並致力於編寫台語字典。教養散文《覺醒:字翁婆心集》是作者長期觀察社會,以悲憫關懷之情撰寫的苦口良藥。

      陳冠學筆鋒常帶摯愛這塊土地的一股熱情,獲獎無數,為當代散文大家。筆鋒如行雲流水,見解深刻獨到,教人心情激動、掩卷嘆息。

    繪者.何華仁

      國內鳥類繪畫專家,版畫創作者,曾多次舉辦畫展及版畫展,曾任台灣猛禽研究會會長,台北市野鳥學會理事長。

  • 自序

      《田園之秋》出書已經二十多年了,這期間,獲得許多讀的喜愛,作感到十二萬分的安慰。讀們喜愛作藉着臺灣南部的一角田園爲樣本,讓他們觀照到臺灣土地之美,進而衷心熱愛臺灣這塊在太平洋西陲的土地;其中還有不少有心之士,更進而提早廻歸田園,實現他們愛這塊土地的決心。作的感銘是無可言的。作者寫作《田園之秋》的動機,就是取南臺灣的一角田園,盡個人可能有的筆力,一點一滴,一筆一劃,描繪出它的美,以期喚起全臺灣居民對土地的關切與愛護,如斯而已。而絕大部分的讀者,果然不曾令作者失望,廻向了作者這份心情。作者除了感激,還能說些什麼呢!但也有極小部分的讀者,乖離了作者的寫作動機,失之亳釐,差以千里,居然當起南北海之帝,鑿起中央之帝渾沌的七竅來,把渾沌鑿死了,實在太不相值了。
      這本插圖本,或將進一步將讀群的年齡向下廻降,如此,則臺灣土地之愛,將成為一個老幼居民普遍的欲求,這就更有希望了。但願我們的田園,我們的土地,不至於死去,在居民普遍欲求下,日益復活,作者正馨香祝禱。
     陳冠學 二○○七、一、二十九

  • 初秋篇
    九月一日

     置身在這綠意盎滿的土地上,屈指算來也有足足的兩年了。這兩年的時光已充分將我生命的激盪歸於完全的平靜,可謂得到了十分的沈澱和澄清。在過往的日子裏便蠢蠢欲動,想拿起筆來記下這至福的生涯,但是正沈浸間,生命吸飽了這田園的喜悅,反而如醉如癡般,幾度拿起筆來,幾度無法寫出一個字。可是不能一味如此感激下去,起碼得勾出幾筆素描。我得振奮起這一枝筆來寫,在一天裏,雖即不能從這整個生涯的喜悅裏完全清醒,也得半醒半醉地抽出幾分鐘時間盡力寫一點兒。
      真巧今天是秋季來臨的第一日,事前也不選擇,卻在秋季剛到的同一日開始了這本田園日記。秋,本就合人喜愛;秋,緊接在炎夏之後來到,有誰能不愛?何況秋季是成熟的季節,這田園裏的住民,更是愛秋過於春了。
      人們總是等季節來到已有些日子之後纔注意到新的季節來了,而也在此時纔覺察到上一季節早走了。那廣闊田園裏的莊稼,那原野中、田埂間、道路旁和前庭後院裏的草木,都是在人們一場好睡的夜裏偷偷萌了芽,茁壯了,結實了的啊!而人們一覺醒來,綠的黃了,黃的綠了;並且人生自幼而少,自少而壯,自壯而老,不也正是這般地在不知不覺間變換着的嗎?在自然裏,在田園裏,人和物畢竟是一氣共流轉,顯現着和諧的步調,這和諧的步調不就叫做自然嗎?這是一件生命的感覺,在自然裏或田園裏待過一段時日以後,這是一種極其親切的感覺,何等的諧順啊!
      怪不得今日天高氣爽,淺藍的天上抹着幾絲薄紗也似的白雲,空氣如此澄澈而清涼。如今回想起來,早在十多天前無怪早晚已彷彿有了秋意,甚至中午日光遍照之時,也一樣帶着清泉似的氣息。一禮拜前,竹蔀裏,在暮色蒼茫中,已聽見伯勞聒噪,原來秋是到了。要不是今天拿起筆來寫這日記,怕要再等幾番秋雨纔覺得着罷!
      我愛秋,不僅愛它成熟,愛它在炎夏之後帶來涼意,更愛它是候鳥的季節,尤其是冬留鳥來的季節。當五月春將去,夏逼來時,幾次揮手別了客鳥北歸,接着炎夏一到,不僅在炎熱的氣溫下懨懨無聊賴,不僅沒有了春花爛漫,尤其不見那多彩的好影,豐美的好音。夏,於是更顯得索然無俚。然而當秋一到,這一切又回來了,花圃裏有着記不清的菊科的花開放;道路旁一樣有着它繁多的族類,在人腳邊靜靜展蕊。那北來的鳴客,更是令人覺得此地纔是牠的故鄉似的,到處是蹤影,是歌聲。秋,是個豐盛的季節。
      今天一早吃過早飯,眼看着明淨的晨光揭開的是這麼好的一個天地,任怎樣鐵定的習慣,也不能把我留在書桌前坐下來好好地看書。我生命內裏不由產生出一股力量,非得把我推出去,在這一大片田園間巡行一遭,似不肯罷休;尤其那晨的空氣,給朝陽透過,好像起了什麼物理化學作用,我得出去,像一尾魚游入一泓泉,我得游進這空氣中。我又覺得,強烈地覺得,非得去點檢一下,那初到的鳥,初開的秋的野花,好像那是我的莊稼似的;真是個奇異的感應力。於是,我出去了,轉了一大圈,把這一帶的田園,及田園間的大小路,甚至小徑,乃至田埂田壠,當然走不遍,但是卻像非得每一條去造訪不可。於是我挑了平時最常走的路徑,著著實實地轉了一圈。一路上相照面的一切,包括有生命的和無生命的,就像遇見了好友一樣,和牠們打招呼。雖然旁人也許不能理解,但是我自己卻是那麼親切地感到這一切有着人格的真實。在一所纔經營了兩年的果園邊,見到了一隻伯勞,瞟了我幾眼,停在籬柱上;見了不由心喜:

      嘿!這兒挺不錯嘛!是不是?別再往南去!何必呢?這裏是世界上最最好的過冬地啊!

      伯勞聽見我跟牠講話,又瞟了我幾眼,沒有飛去。真的,我的不希望牠再辛勞飛越重洋到赤道上去,我以東道主的身份,十二萬分誠懇,希望牠留下來。一羣烏嘴觱鳥,大約五、六隻,在田路的那一頭浮沈而過。一隻草鶺鴒在草尖上抽動着牠的長尾,脊令脊令連珠似的鳴囀着。差點兒被一隻鵪鶉嚇着,這小東西噗地從腳邊草叢裏飛起。牠總以為人家沒發現牠,可是直挨到行人的腳趾要踩到牠那不滿半寸長的尾羽,這纔著慌擲出來,要是不熟悉牠這脾氣,準要被嚇着。單看那些路邊徑旁的花,就令人深深覺得秋季畢竟是樸素的,雖即一樣點綴着漫山遍野的花色,比起春來,可真是顯得多嫻雅啊!菊科紅花屬的一點紅,正舉着一束束待放的紅蕊,有的已是弄過花,逬開棉也似的絮。另有蓬屬的草,也輕輕揚起近乎粉紅的花絮,只要有一陣輕風過,那些花絮就會乘風飄去。一、兩株小本含羞草,靜靜地在僻處舉着胭脂絨球也似的花,探出了矮草的頭頂。草蜘蛛披在草尖上離地不及一寸的網,綴滿了露珠,映着朝暉,晶瑩的給大地添了一項富麗的裝飾。大自然畢竟是無限的富有,這裏不啻是千萬顆真珠!當然我最富有,這一切是上天贈給詩人的,若我也算得上是詩人的話。其實,人間也只有像我這樣置身在這晶瑩的晨野裏的人,纔配稱爲詩人,你說是不是?總之,那催我出去的感應力,果然發於這一片靈秀,轉了這麼一圈,我的生命更加晶瑩了。
      回來踏勘屋前八分地的番薯,有一半早已成熟。上月下旬,忙着給另甲二地的番麥施肥培土,照顧不到這一邊。這一、兩天內總得犂了這四分地的番薯,最遲不能拖過一星期。
      下午在家修理農具,清理內外,不覺暮色生於籬根屋角,纔知道時間對於獨居的人,不論工作休息都是一樣的快慢。給牛放了夜草,灌了十幾竹管的潘水,天色已完全暗下來了。
      藉着燈光給撐開了一角夜色,讀了幾頁書,發覺有幾本書有些破解,兀兀地給做了一番修補。寂靜極了,彷彿聽見時間的腳步聲從身邊過去。但是一定神,這纔聽見田野裏傳來土蜢的夜鳴。此刻是九點,此物自黃昏六點起,足足振動了三個半鐘頭的薄翅,真有那份勁兒,可也真迷人!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